读书摘录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桃核承气汤治疗鼻衄时作案

Post by dreamsxin » Mon Apr 23, 2018 8:42 pm

曹(右住林荫路)

初诊 (十月二十二日) 经事六七月不来,鼻衄时作,腹中有块,却不拒按,所以然者,鼻衄宣泄于上故也。阙上痛,周身骨节烘热而咳,此病欲作干血,以其体实,宜桃核承气汤加味,上者下之也。

川桂枝(二钱) 制川军(三钱) 枳实(二钱) 桃仁泥(四钱) 生甘草(钱半) 牛膝(二钱) 全当归(二钱) 大白芍(二钱)

【按】桃核承气汤亦余所惯用而得效之方也。广益中医院中,每多藜藿之妇女,经停腹痛而乞诊。其甚者更见鼻衄或吐血,所谓倒经是也。余苟察其非孕,悉以本方加减投之,必下黑污之物而愈,本案特其一例耳。

曹右约三十余岁,面目黧黑,一望而知为劳苦之妇人也。妇诉其苦,备如案述:干咳不得痰。其块在少腹之左,久据不移,腹中痛,却喜按。假令腹中有块而拒按,此为本汤的证,绝无可疑者。今却喜按,则本汤之中否,实须细考。余以其鼻衄之宣泄为亡血家,法当导之使下,乃径与本方,盖处方之前,未尝不踌躇审顾也!

二诊 (十月二十三日) 骨节烘热已减,咳嗽亦除,症块已能移动,不如向之占据一方矣。服药半日,见效如此,非经方孰能致之?

川桂枝(三钱) 枳实(三钱) 当归(三钱) 制川军(四钱) 牛膝(三钱) 白芍(三钱) 桃仁(四钱) 甘草(三钱)

【按】服药半日云者,盖妇于昨日下午五时服药,迄今日下午五时,方为一

日,而今日上午九时妇即来二诊故也。妇谓其块自原处略向上中方向移动,大便畅而未察其色,咳与烘热均减,而夜寐以安。夫不治其咳而咳差,不治其骨蒸而骨蒸减者,何也?所谓治病必求其本,今主病去,而客病随除也。

三日,妇未来。四日,续来,曰:服二诊方后,饭量增,体随舒快。其块更向上中方向移动,渐在腹之中道矣。余曰:若是甚佳,中道犹通衢,其块易下矣。曰:昨以便故,丐他医施诊,顾服药后,今日反觉不舒,块亦不动。阅其案,曰:“经闭,腹中痞块,日晡潮热,宿瘀内阻,胞脉不利,宜祛瘀为治。”药为桃仁泥六钱,花槟榔三钱,两头尖二钱,大白芍三钱,青陈皮各钱半,川桂枝一钱,醋炒三棱莪术各三钱,紫丹参二钱,泽兰叶三钱。余曰:案甚佳,方亦合,量又不轻,安得无效?妇坚请疏方。余曰:服二诊之方可矣,安用多事为?五日,妇竟不复来。阅者将虞其殆乎?余则敢必其向愈。

顾本汤之用,必以病者之体实为前提,假令其人体虚,粗率投之,将得不偿失,而贻后悔。阅者请检前述黄耆建中汤一案,容续陈其经过。其案病者王女士自服治肺之药乏效,坚请设法根治。余曰:根在干血,当下之。姑试以最轻之量,计桃仁泥二钱,制川军一钱半,元明粉钱半分二次冲,加其它和平扶正之品。二剂后,果下黑如河泥之物。依理,此为病根之拔,正为佳兆,然而病者因是不能起床,胃纳转呆,精神又颓。虽云可用补益之药以善其后,然而病家恐惧,医更难于措手。所谓得不偿失者是也,阅者鉴之。

曹颖甫曰:桃核承气作用正在能攻下耳。二诊后他医所立方治攻而不下,安能奏效?时医畏大黄若蛇蝎,真是不治之痼疾。若王女士既下如污泥之恶物,病根已拔,虽胃呆神倦,不妨再用小建中以调之。即不服药,亦断不至死,可以片言决也!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抵当汤治疗少腹胀硬,重按痛益甚案

Post by dreamsxin » Mon Apr 23, 2018 8:43 pm

余尝诊一周姓少女,住小南门,年约十八九,经事三月未行,面色萎黄,少腹微胀,证似干血劳初起。因嘱其吞服大黄庶虫丸,每服三钱,日三次,尽月可愈。自是之后,遂不复来,意其差矣。越三月,忽一中年妇人扶一女子来请医。顾视此女,面颊以下几瘦不成人,背驼腹胀,两手自按,呻吟不绝。余怪而问之,病已至此,何不早治?妇泣而告曰:此吾女也,三月之前,曾就诊于先生,先生令服丸药,今腹胀加,四肢日削,背骨突出,经仍不行,故再求诊!余闻而骇然,深悔前药之误。然病已奄奄,尤不能不一尽心力。第察其情状,皮骨仅存,少腹胀硬,重按痛益甚。此瘀积内结,不攻其瘀,病焉能除?又虑其元气已伤,恐不胜攻,思先补之。然补能恋邪,尤为不可。于是决以抵当汤予之。

虻虫(一钱) 水蛭(一钱) 大黄(五钱) 桃仁(五十粒)

明日母女复偕来,知女下黑瘀甚多,胀减痛平。惟脉虚甚,不宜再下,乃以生地、黄耆、当归、潞党、川芎、白芍、陈皮、茺蔚子活血行气,导其瘀积。一剂之后,遂不复来。后六年,值于途,已生子,年四五岁矣。

【按】丸药之效否,与其原料之是否地道,修合之是否如法,储藏之是否妥善,在在有关,故服大黄庶麻虫丸而未效者,不能即谓此丸竟无用也。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眩晕的中医诊治精华(1)

Post by dreamsxin » Tue May 01, 2018 12:45 pm

眩晕的中医诊治精华

眩晕由于风、火、痰、虚、淤引起清窍失养,临床上以头晕、眼花为主症的一类病症为眩晕。
眩即眼花,晕是头晕,两者常同时并见,故统称为“眩晕”。其轻者闭目可止;重者如坐车船,旋转不定,不能站立,或伴有恶心、呕吐、汗出、面色苍白等症状;严重者可突然仆倒。
(1)病因病机:本病起因常与忧思恼怒、肝肾亏虚、恣食肥甘、气血不足、劳伤过度、淤血阻窍有关。紊体阳盛,恼怒焦虑,气郁化火,灼伤肝阴,阴不制阳,风阳上扰清窍;久病伤肾、禀赋不足、年老肾亏、房事不节,可致肾精亏虚,脑失所养;若过服温燥劫阴之晶,伤及肝肾之阴,则脑目失养;久病不愈或失血之后,或脾胃虚弱,化源不充,气血不足,可致清阳不升,脑诲失充;恣食肥甘、饥饱无度,伤及脾胃,健运失司,生湿生瘀,可致浊阴难降而上蒙清窍;头颅外伤,气滞血瘀,气虚血滞,痰淤阻痹脑络等,皆可引起眩晕。
(2)诊断要点:
①头晕目眩,视物旋转,闭目即止或如坐车船,甚则仆倒;
②可伴有恶心D区吐,眼球震颤,耳鸣耳聋,汗出,面色苍白,
③慢性起病.逐渐加重或反复发作;
④查血常规、测血压、电测听、脑诱发电位,眼震电图及X线摄片,头颅CT,MRI等以明确诊断。
(3)鉴别诊断
①卒中:卒中昏仆与眩晕有相似之处,但卒中昏倒、不省人事,伴有半身不遂、口占嘴斜,或不经昏仆,仪有口舌嘴斜、舌强语謇。眩晕则神志清楚,无半身不遂及口舌嘴斜等。
②厥证:厥证以突然昏仆,不省人事,或伴有四肢厥冷为特点,发作后一般在短时间内逐渐苏醒,醒后无偏瘫、失语、口眼嘴斜等后遗症。严重者也可一蹶不复而死亡。眩晕发作严重者也有欲仆或晕旋仆倒表现,与厥证相似,但一般无昏迷不省人事的表现。
③痛证:痫证昏仆,必有昏迷不省人事,或伴口吐涎津、抽搐等;重症眩晕虽可昏倒,但神志清楚。
(4)辨证论治
①肝阳上亢:主症:眩晕耳鸣.头痛且胀,每因烦劳或恼怒加剧,面时潮红,急躁易怒,少寐多梦,口苦咽干。舌红苔黄,脉弦细数。治法:平肝潜阳,滋肾熄风。方药:天麻钩藤饮含天麻、钩藤、石决明、栀于、黄芩、川牛膝、杜仲、益母草、桑寄生、夜交藤、茯苓。肝阴不足者,加生地、女贞子;偏火盛者,加龙胆草、夏枯草。
②气血亏虚:主症:头晕眼花,动则加剧,面色苍白,唇甲不华,神疲懒言,心悸失眠,饮食减少。舌淡脉细弱。治法:补气养血,健运脾胃。方药:归脾汤加减含党参、白术、黄芪、茯神、远志、当归、甘草、酸枣仁、木香、龙眼肉、生姜、大枣。腹痛加肉桂,便溏加砂仁、麦芽。
③肾精不足:主症:眩晕,神疲健忘,腰膝酸软,遗精耳鸣,失眠多梦。偏于阳虚者,见四肢不温,形寒肢冷,舌质淡,脉沉细;偏于阴虚者,五心烦热.舌红少苔,脉细或细数。治法:偏阳虚者,补肾助阳,偏阴虚者,补肾滋阴。方药:补肾滋阴用左归丸,补肾助阳用右归丸。左归丸含熟地黄、山药、枸杞子、山茱萸、川牛膝、菟丝子、鹿胶、龟胶.右归丸含熟地黄、山药,山莱萸、枸杞子、杜仲、菟丝子、熟附子、肉桂、当归、鹿角胶。
④痰浊中阻:主证:眩晕,头重如蒙,视物旋转,胸闷恶心,少食多寐。苔白腻,脉弦滑。治法:燥湿化痰,健脾和胃。方药: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制半夏、天麻、茯苓、橘红、白术、泽泻、代赭石、甘草。

八珍汤加味1

[药物组成]人参10g,川芎10g,黄芪15g,茯苓15g,白术12g,当归12g,白芍12g,熟地黄12g,生苓15g,生姜3片,大枣3枚。
[随症加减)记忆力减退者加郁金、石莒蒲、益智仁;精神抑郁者加柏子仁、酸枣仁、远志;肢体震颤者加全蝎、蜈蚣;头痛者加细辛、藁本;四肢不温者加桂枝、川牛膝、附子、巴戟天。
[治疗方法]每日l剂,水煎服。15天为1个疗程,疗程间隔3~5天。
[功效主治]补益气血。高某,女,38岁。患者1年前曾一氧化碳中毒,治疗后好转,但嗣后经常感眩晕,动则尤甚,伴乏力,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精神抑郁。曾多方治疗效果不佳。诊见患者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证属气血两虚.给予基本方加郁金15s,石菖蒲log,益智仁10g,远志10g,柏子仁25g,酸枣仁25e。每日1剂,水煎服,7剂后眩晕减轻;3个疗程后症状完全消失而愈,随访半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一氧化碳中毒为冬季常见病,经及时抢救治疗,患者多无生命危险;但常遗留眩晕、乏力、注意力不集中等症状。根据其中毒时出现眩晕,头痛、无力,动则气急,恶心、呕吐等症状的临床特点,认为本病乃为中毒后正气损伤、气血亏虚、气机逆乱所致,故治疗以补益气血为原则。方中人参、黄芪、熟地黄益气养血;当归、白芍养血和营;茯苓、白术、炙甘草健脾益气;川芎活血行气;生姜、大枣调和脾胃之气。诸药合用共奏补益气血之效,经临床观察,其疗效满意。

八珍汤加味2

[药物组成]白术25g,葛根、茯苓各30g,当归、川芎各15g,熟地黄、白芍、天麻、鸡血藤、丹参各20g,泽泻40g,人参、炙甘草、水蛭各10g。
[治疗方法]水煎分6次服,2天I剂。2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养血,熄风通络,化瘀活血。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眩晕40例,治愈陆某,女,63岁,眩晕反复发作5年余.曾在省级多家医院求诊,经头颅CT诊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选服中西药未效,近期发作频繁而求诊。症见:眩晕发作,头转动眩晕加重,高枕或恰当位置眩晕消失,伴恶心呕吐,心悸气短,面色苍白,神倦乏力,失眠多梦,舌淡,苔白,脉细弱。颈椎片,颈1~5椎轻度骨质增生。辨证为气血两虚眩晕。方用八珍汤加味治疗。药物及用法如前述.连服15剂而症状消失,又用5剂巩固疗效.随访1年未再复发.
[经验心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的眩晕,是中老年人的常见病,多为之隐袭发病.《灵枢》所载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景岳全书,眩晕一证,虚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一二……无虚不作眩.说明眩晕以虚症为多。中老年人脏腑功能渐衰退,脾胃虚弱,不能运化水精微,气血生化之源不足.或大病久病,或长期劳倦,或用颈不当,耗伤气血,气随血耗,气虚则清阳不升,血虚则肝失所养而虚风内动,气血不足则脑失所养而眩晕。气血不足,血行艰涩,脉络失养,虚淤共存,影响气血运行,脑部供血不足而致眩晕,治以补养气血,健脾益胃,熄风化瘀为主。方中四君药益气补中、健脾和胃;四物补血凋血。丹参、水蛭扩张血管,减少血管阻力,化瘀行血,增加脑血流量,改善微循环,改善脑部供血不足;天麻为养阴滋液,熄风之要药;葛根入脾胃以升清气,鼓舞胃气上行以行津液,改善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引气血上行以供脑;鸡血藤补血而通经络;泽泻、白术合用利水渗湿化饮。诸药合用,共奏益气养血、熄风通络、化瘀活血之功。从而改善血流量,气血充足,脑部供血不足情况得到缓解,而眩晕消失。

白芍木瓜汤

[药物组成]白芍20g,木瓜10g,葛根15g,丹参15g,川芎8g,当归10g,鸡血藤20g,红花6g,法半夏10g,泽泻15g,威灵仙10g.粉甘草6g。
[随症加减]上肢麻木者加桂枝6g;恶心呕吐者加苏梗6g,法半夏改为姜半夏6g;大便稀薄者加炒山药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1个月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燥湿化痰,活血化瘀,舒筋通络。
[经验心得]白芍木瓜汤中,白芍柔肝养血,现代药理学研究提示其具有扩张血管的作用;木瓜具有缓急舒筋的作用;葛根有升津解痉作用,它含有葛根素及葛根黄酮有扩张动脉血管,增加血流量的作用;丹参、川芎、红花,当归、鸡血藤有养血活血、祛瘀通络作用;半夏、泽泻燥湿化痰,泽泻还具有降低血压,降低血清胆固醇的作用。全方共奏燥湿化痰、活血化瘀、舒筋通络之功。痰瘀化,气机畅,脑窍得养,眩晕亦止。另外,在治疗的同时,应适当锻炼,增强体质,劳逸结合,避免剧烈突然的头部运动,发作期间,少做或不做颈部旋转及抬头动作,保持心情乐观,饮食清淡。

半夏白术天麻加味方

[药物组成]半夏15g,白术15g,天麻15g,葛根18g,陈皮12g,茯苓12g,泽泻9g,生甘草9g,桑枝9g,秦艽9g,钩藤9g,丹参12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10天为1个疗程,连服3个疗程。
[功效主治]熄风化痰,健脾祛湿。
[经验心得]《黄帝内经》曰:“诸风掉眩,皆属于肝。”颈性眩晕症仍是由于脾湿生痰,肝风内动所致。治宜化痰熄风,健脾祛湿,故以半夏白术天麻加味方治之。方用半夏燥湿化痰,天麻熄风又止眩晕,二者合用,为治风痰眩晕症之要药。更以自术、茯苓健脾祛湿,治生痰之源而为辅,佐以陈皮理气化痰,泽泻渗湿利水,用葛根之解肌,加钩藤而熄风,桑枝能燥湿宣痹,丹参可活血而入肝,又以甘草调和诸药,全方全用,熄风化痰,健脾祛湿。更兼施以手法放松其肌筋又可安神,则眩晕之症当可豁然而愈。

半夏白术天麻加味汤

[药物组成]半夏12g,白术15g,天麻12g,钩藤18g,茯苓15g,陈皮10g,甘草6g,生姜3片,大枣10枚,葛根30g,川芎15g。
[随症加减]痰湿盛者加生薏苡仁、竹茹、制胆南星、白芥子;湿热盛者加蒲公英、川黄连、黄芩、佩兰;脾胃虚弱者加党参、黄芪、薏苡仁、山药;耳鸣者加郁金、石菖蒲;血淤明显者加三棱、莪术、地龙、蜈蚣。
[治疗方法]水煎,每日1剂,分2次服。治疗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燥湿祛痰,健脾和胃,活血化瘀。
[临床运用]治疗68例中,痊愈
(眩晕、恶心欲呕,倦怠乏力、多寐、纳差等临床症状消失)53例;显效
(临床症状好转或改善)10例;无效
(临床症状无明显改善)5例。总有效率为92.5%。
[经验心得]眩晕多见于耳源性,颈椎病变、心脑血管病变引起的疾病。临床主要表现为:眩晕,恶心欲呕,倦怠乏力,多寐,纳差,舌淡红、苔白腻,脉细滑。中医认为,眩晕可由肝阳上亢、气血亏虚,肾精不足、痰湿中阻等所致,以痰湿中阻型眩晕较多见,究其病机多由饮食失节,恣食肥计厚味;或忧思劳倦而肝失疏泄,损伤脾胃;或先天禀赋不足,脾胃虚弱,脾失健运,致痰湿内生,痰湿中阻,清阳不升,浊阴不降.蒙蔽清窍而致。病程日久,痰湿郁久化热,致气滞血瘀,出现痰湿热瘀互结,病情缠绵难愈。方中半夏,陈皮燥湿祛痰;白术、茯苓健脾祛湿;天麻、钩薜平肝熄风;大枣、甘草、生姜健脾和中;重用升津舒筋之葛根及活血化瘀之川芎,以改善脑部血供。诸药共奏燥湿祛痰、健脾和胃、活血化瘀之效。

半夏白术天麻汤1

[药物组成]制半夏10g,白术20g,天麻10g,茯苓30g,胆南星10g,钩藤15g,菊花12g,泽泻10g,陈皮10g,石菖蒲10g,甘草6g
[随症加减]久病者加蜈蚣2条;气虚者加炙北黄芪30g;失眠者加酸枣仁15g,夜交藤15g;苔黄脉数者加黄芩log,耳鸣,耳聋者加枸杞子20g,菊花15g;呕吐重者加代赭石30g,竹茹10g,生姜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复渣,共煎2次药液混合分2次服.诸症减轻者可隔日服l剂,而后停药。天麻宜姜汁炮制另炖加入上药液混合后服,服药期间注意休息,少食辛辣、低盐饮食。
[功效主治]燥湿祛痰,熄风止眩。王某,男,40岁.3天前劳累后突发眩晕,视物旋转如坐车船,恶心、呕吐,耳鸣、耳聋、闭目静卧、不敢活动,活动睁眼则眩晕、恶心,呕吐加重、出汗。曾在当地卫生所给予20%甘露醇、山莨菪碱等药物治疗无效,而来医院就诊,要求改用中药治疗.诊见:闭目静卧,泛漾欲吐,眼球震颤,神志清楚,听力检查呈感音性障碍.血压14/10kPa,心肺无异常,舌质红、苔白腻,脉弦滑,诊断为耳源性眩晕。中医辨证为,痰湿内阻,风痰上犯.治以健脾祛湿,化痰熄风。处方:制半夏10g,白术20g,天麻10g
(另炖),茯苓30g,胆南星10g,钩藤15g,菊花12g,泽泻10g,陈皮10g,石菖蒲10g,甘草6g。水煎服,每日1剂,共服3剂。复诊:恶心、呕吐消失,能睁眼起床,但仍眩晕,视物旋转,不敢转头。上方去竹茹,加钩藤10g,蜈蚣2条,连服6剂,诸症悉除,耳检无异常,随访至今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耳源性眩晕属中医学“眩晕”范畴。主要由风、痰、火、虚、瘀或兼外感为患.病机上表现为虚实夹杂。本组,病例以脾湿生痰,兼并肝风内动者居多。痰浊蒙蔽清阳,风痰上扰清窍,故发眩晕、耳鸣、听觉减退;痰湿中阻,故胸中泛漾欲吐。选用半夏燥湿化痰、降逆止呕;天麻、胆南星、钩藤、菊花化痰熄风而止眩晕;白术健脾燥湿,助天麻法半夏止眩;茯苓、泽泻健脾渗湿,治痰之本:陈皮理气化痰;石菖蒲宣窍祛痰湿;甘草和中调和渚药。全方配合,相得益彰,共奏燥湿祛痰,熄风止眩之功效。经临床验证.本方随症适当加减治疗耳源性眩晕疗效较好。

半夏白术天麻汤2

[药物组成]半夏9g,天麻10g,白术9g,茯苓15g,橘红6g,甘草3g,生姜3g,大枣6g。
[随症加减]眩晕较甚、呕吐频作者加代赭石、泽泻;脘闷不适者加砂仁;耳鸣者加石菖蒲。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取,日服2次。
[功效主治]健脾除湿,祛痰熄风。
[临床运用]治疗内耳眩晕病。
[经验心得]内耳眩晕病属于祖国医学“眩晕”范畴,发病时患者感觉周围事物或自身空间旋转,不能站立;常被迫闭目侧卧,目不能睁,头不能动;常伴有恶心,呕吐、耳鸣等症状。这些症状与中医脾湿生痰、肝风内动所致的风痰眩晕相吻合。治疗宜健脾除湿、祛痰熄风,采用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治之。方中半夏燥湿化痰、降逆止呕;天麻平肝熄风,镇痉定眩,二者合用,为治风痰眩晕之要药。白术、茯苓健脾祛湿;陈皮理气化痰;姜枣调和脾胃;甘草和中而调药。诸药相配,标本兼顾,可获良效。

半夏白术天麻汤3

[药物组成]法半夏、胆南星、姜竹茹各12g,白术、党参各30g,天麻15g,茯苓20g,石菖蒲9g,刺蒺藜18g。
[随症加减]面色淡白、气短懒言者加黄芪45g;胸脘痞闷者加砂仁6g;颈项不适者加葛根3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分2次服。
[功效主治]熄风通络,止晕。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动脉供血不足眩晕。
[经验心得]方巾天麻熄风、通络、止晕。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谓:“天麻乃定风草,故为治风之神药。”李东垣《兰室秘藏》谓:“眼黑头眩,虚风内作,非天麻不能除。”法半夏、姜竹茹降逆止呕;刺蒺藜、石菖蒲、胆南星熄风涤痰、醒神;党参、白术、茯苓益气健脾去除生痰之源。现代药理学研究认为,天麻可增加脑血流量,降低脑血管阻力,提高机体耐缺血、缺氧能力;法半夏对呕吐中枢有抑制作用;白术降血糖、抗血凝,延长凝血酶元及凝血时间:茯苓降血脂、血糖;川芎嗪能通过血脑屏障抑制血管平滑肌收缩,扩张脑血管,且降低血黏滞度,改善血流变性,降低耗氧量,增加机体耐缺氧能力,常规应用于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的治疗;川芎嗪具有改善椎基动脉血流的作用。

半夏白术天麻汤4

[药物组成]半夏12g,白术12g,天麻15g,茯苓12g,紫苏叶12g,生姜3片,陈皮6g。
[随症加减]若呕吐较重者加旋覆花、代赭石;纳差者加神曲、麦芽、莱菔子;脑梗死肢体活动不灵者加桃仁、红花;心烦失眠者加酸枣仁、远志;便秘者加大黄。
[治疗方法]每日1剂。疗程为4—7天。
[功效主治]化痰降逆,健脾燥湿。
[临床运用]治疗眩晕恶心呕吐35例中,治愈24例
(眩晕,恶心、呕吐等症消失),有效10例
(头晕、恶心呕吐等症减轻),无效1例
(患者自感头晕无明显改变,给予大承气汤后头晕症状消失),总有效率为97.1%。段某,男,52岁。因晨起眩晕,恶心呕吐1小时入院。患者感头晕、目眩,不能坐起,转头时感头晕加重,恶心呕吐,呕吐为胃内容物,呕吐为非喷射性.舌质红苔黄厚腻,脉滑数。颈椎拍片或CT检查提示颈椎增生。诊断为颈椎病。中医辨证为眩晕,痰浊中阻。给予半夏白术天麻汤治疗,1剂后感眩晕减轻,恶心呕吐好转,继服6剂后诸症消失,随访1年再未发作。
[经验心得]脾湿生痰,肝风内动,痰浊蒙蔽清阳,风痰上扰清窍,故眩晕而头重痫。痰气交阻,浊阴不降,故胸闷呕吐。《素问·至真要大论》篇曰:“诸风掉眩,皆属于肝。”《丹溪心法·头眩》曰:“头眩,痰挟气虚并火,治痰为主,挟补气药及降火药。无痰则不作眩,痰因火动,又有湿痰者,有火痰者。”半夏白术天麻汤为治风痰之眩晕、头痛之常用方。方中,以半夏燥湿化痰,降逆止呕;以天麻化痰熄风,而止头眩,二者合用,为治风痰眩晕头痛之要药。李杲云:“足太阴痰厥头痛,非半夏不能疗,眼黑头旋,风虚内作,非天麻不能除。”故本方以此二味为君药。臣以白术健脾燥湿,与半夏、天麻配伍,祛湿化痰,止眩之功益佳。佐以茯苓健脾渗湿浊,与白术相合,尤为治痰之本;陈皮理气化痰,姜枣调和脾胃,使以甘草调和药性。

半夏白术天麻汤5

[药物组成]法半夏、炒白术、天麻各12g,茯苓20g,陈皮10g,川芎15g,丹参30g,石菖蒲12g,葛根30g,甘草10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生石决明30g先煎,钩藤12g后下;肝肾阴虚者加生地黄20g,枸杞子10g,女贞子10g;痰热重者加黄芩10g,胆南星10g,天竺黄10g;气虚者加生黄芪20g,党参15g等。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日服2次。14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健脾祛湿,化痰熄风。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50例,经2
[经验心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引起的眩晕是中老年人的常见病。其发病原因主要由于脑动脉粥样硬化、血液黏稠度增加、颈椎退行性改变引起椎动脉受压,或颈部交感神经受刺激造成椎—基底动脉血管痉挛等,使椎—基底动脉管腔变窄、扭曲、血流缓慢、微血栓形成,供应前庭系统、脑干、小脑等部位的动脉一过性缺血或可逆性卒中所致。由于脑动脉硬化,血管弹性较差,单纯使用血管扩张药难以取得满意疗效,而且只能暂时缓解症状,疗效不巩固。我们在静脉滴注血栓通的基础上,辅以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味口服取得了较好的疗效,比选用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合活血化瘀药治疗本病的疗效略高。《丹溪心法·头眩》中有“无痰不作眩”及“治痰为先”之说,说明了“痰”在眩晕发病中的重要性以及治痰为本病的治疗要点。然而痰浊内阻日久,气血运行不畅,淤血内停,致使眩晕反复发作,故又有人认为“无瘀不作眩”。本组有2l例患者具有舌质暗红或有瘀斑征象,说明除缘于痰浊之外,尚兼有淤血内阻之象。根据《脾胃论》中“足太阴痰厥头痛,非半夏不能疗;眼黑头旋,虚风内作,非天麻不能除”之说,选半夏、天麻化痰熄风,作为治眩晕之主药;白术、茯苓健脾祛湿;陈皮燥湿化浊祛痰为治痰之辅药;原方中加入川芎,丹参活血化瘀,石菖蒲理气化痰为佐药;葛根升举清阳直达病所.甘草调和诸药与葛根共为使药,共成健脾祛湿、化痰熄风之剂。

半夏泻心汤合针灸

[药物组成]半夏泻心汤:半夏12g,黄芩15g,黄连6g,党参15g,干姜6g,泽泻20g,白术10g,甘草10g。针灸:主穴取足三里、丰隆、内关、太冲,均双侧,用泻法。
[随症加减]半夏泻心汤:肝阳上亢型加天麻15g,龙胆草12g;气血亏虚型加当归10g,黄芪60g,大枣数枚;肾精不足型加熟地黄30g,山茱萸15g,鹿角胶6g;痰浊中阻型加制胆南星10g,云苓12g。针灸:肝阳上亢型加曲泉(双)用泻法;气血亏虚型加太白(双)、合谷(双)用补法及灸神阙;肾梢不足型灸肾俞、神阙;痰浊中阻型加中脘用泻法。
[治疗方法]半夏泻心汤:水煎服,每日1剂,分3次服用.针灸:每日1次,每次40分钟,行捻转补泻手法。
[功效主治]和胃降逆,镇肝熄风。患者,女,58岁。自述素患眩晕,前天突然发作,自觉天旋地转。如坐舟车,眼花耳鸣,平卧晕轻,动则加重,且见呕吐,大便4天未行。舌质红,舌苔滑腻,脉弦滑。此为久病气血不足,秽浊中阻,肝气化风,夹浊上逆,闭阻清窍而发病。属痰浊中阻型眩晕。治疗用半夏泻心汤加制胆南星10g,云苓12g,每日l剂,水煎服,10剂为1个疗程。针灸取足三里、丰隆、内关、太冲、中脘,用泻法,每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该患者服药3剂及针灸治疗3次后眩晕明显减轻,呕吐止,大便通。5次治疗后眩晕完全消失,巩固治疗3次后诸症状完全消失,痊愈出院。1个月后随访无复发。
(经验心得]眩晕一证,虽颇复杂,但归纳起来不外风、火、痰,虚4个方面。治法有从本从标之异,缓者多偏虚,当用补养气血、益肾养肝健脾等法以治其本为主,急者多偏实,一般以熄风潜阳、清火化痰等法以治其标为主。眩晕虽有肝风上旋,但胃气不降、浊湿不化、中焦升降失常、肝风夹痰上行、蒙蔽清窍乃为本证的重点,故在治法上不治肝而治胃,胃气降则眩晕止,故投半夏泻心汤和胃降逆,辛开苦降而奏效;针灸取足三里、丰隆、内关、太冲为主穴。足三里为足阳明经合穴,“合主内腑”取之可和胃气;丰隆为足阳明经络穴,为“治痰要穴”,取之可燥湿祛痰;内关为手厥阴经络穴,与少阳三焦经相表里,取之可通利三焦;太冲为足厥阴肝经所注为“输”,又为原穴.取之可降逆平冲,镇肝熄风。四穴合用可和胃降逆祛痰,清潜肝阳而治眩晕,针药并重则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朴气活血方

[药物组成]黄芪30~100g,丹参15~30g,桃仁10g,川芎12g,泽泻10g,赤芍12g,牛膝10g,当归10g,生甘草6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天麻,钩藤、白蒺藜、菊花;肝肾不足者加枸杞子,熟地黄、山药;气血亏虚者加太子参、白术;痰浊中阻者加陈皮、制半夏;伴有恶心呕吐者加姜竹茹、干姜。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早、晚分服。
[功效主治]补气、活血、化瘀。李某,男,7l岁。患脑血栓病10年,经治疗病情稳定,生活尚能自理。近日患外感,经治虽愈,但经常眩晕,不能起床,起则眩晕.欲仆,需人扶掖持杖而行。只能俯视,否则感觉天旋地转。面色萎黄,倦怠乏力,纳呆气短,脉细而涩,舌质淡紫,舌苔薄白。查血压20/14kPa。证属气虚血淤眩晕,治宜补气活血。处方:生黄芪50g,丹参20g,桃仁10g,川芎12g,赤芍10g,泽泻10g,牛膝10g,当归10g,太子参15g,白术12g,甘草6g。5剂,水煎2次,分早、晚服。药后头晕目眩较前好转,亦能起坐,纳呆,脉细涩。原方加鸡内金12s、焦三仙20e,继服5剂,诸症明显好转。后以原方进退,共服药25剂,症状全部消失,随访3个月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眩是眼花,晕是头晕,二者常同时井见,故统称为“眩晕”。轻者闭目即止;重者如坐车船,旋转不定,不能站立,或伴有恶心、呕吐、汗出等症状,甚则昏倒。老年人五脏功能衰退,正气不足,气血亏虚,不能上供于脑,脑失营养,故老年人发生本病,屈虚者居多。正如《景岳全书·眩运》指出:“眩运一证,虚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强调了“无虚不能作眩”,在治疗上认为“当以治虚”为主。因颈椎病引起之眩晕占大多数,老年人有不同程度的颈椎肥大,压迫椎动脉,而老年人脑动脉多呈不同程度的粥样硬化、血管狭窄、血流缓慢。久之则血脉瘀滞,气血不能上供于脑,而出现眩晕。因此,采用补气活血化瘀治疗此病,颇合病机,故疗效较为满意。

朴肾定眩颗粒

[药物组成]熟地黄20g,山茱萸12g,枸杞子12g,杜仲15g,何首乌20g,菊花12g,天麻12g,钩藤20g,当归15g,川芎20g,牛膝15g,丹参20g,葛根20g,甘草5g。
[治疗方法]每日l剂,分2次冲服。
[功效主治]补肾,熄风,活血。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50例,临
[经验心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好发于老年入,常伴有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冠心病等病史。脑动脉硬化、椎—基底供血不足导致前庭神经系统缺血是其主要原因。肝肾亏虚、髓海不足是其主要根源。肝肾不足,水不涵木,则阳亢风动;脏腑亏虚,阴阳失调,气血津液代谢紊乱,必致痰、瘀滞留,痰瘀互结,血脉不畅,脑失所荣,乃发为眩晕。证属本虚标实,虚实夹杂。治当标本同治,攻补兼施。方中以熟地黄、山茱萸、枸杞子、杜仲、何首乌滋补肝肾,以治其本;当归』I芎、牛膝、丹参活血通络,以治其标‘菊花、天麻、钩藤制阳亢之风;g.草以调和药性。上药合用,熔补肾、熄风、活血于一炉,标本同治,攻补兼施,切合病机,故收到较好的效果。

补肾化痰逐淤方

[药物组成]何首乌、熟地黄各12g,枸杞子、胆南星、陈皮、石菖蒲、天麻、桃仁、红花、僵蚕各10g,茯苓、法半夏、白芍、川芎各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口服。1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滋补肝肾,化痰开窍,活血通络。
[经验心得]颈性眩晕属于祖国医学“眩晕”范畴。以肝肾亏虚,脾失健运为本,风、火、痰、瘀为标,故治疗当补肾生髓,化痰逐瘀并进,宜滋补肝肾,化痰开窍,活血通络。方中何首乌、地黄、枸杞子滋补肝肾,填精补髓;白芍养阴柔肝;陈皮、法半夏、茯苓健脾化痰;石菖蒲、胆南星豁痰开窍;天麻平肝熄风;枳实调畅气机,以助化痰祛瘀,与二成汤合用,可抑制何首乌、地黄之腻性,使之补而不腻;川芎上行头巅,活血行气开郁;桃仁、红花、僵蚕活血化瘀通络。而丹参注射液具有活血养血,扩张血管,增加动脉血流量的作用,故诸药合用,使肝肾得补,脾健痰除,风熄络通,气行血活淤逐,气畅血和,清窍得养,则眩晕自除。

补肾化淤汤

[药物组成]山茱萸、鹿角霜、巴戟天,仙灵脾、熟地黄各15g,当归、川芎、土鳖虫、水蛭、丹参各12g,黄芪、半夏、石菖蒲、天麻各9g。
[随症加减]血压高者加钩藤、夏枯草、生石决明各30g;血压低者加桂枝、麻黄各6s;颈椎病者加威灵仙、煅牡蛎各20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l剂,早、晚分2次服。2周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滋补肾精,化瘀通络。
[经验心得]眩晕有耳性眩晕、脑动脉硬化性眩晕、颈性眩晕、血压异常性眩晕、贫血性眩晕及更年期眩晕等。这些疾病的发生多有一个共同的病理机制,与肾精亏损、督脉失养、血行不畅、淤血内停等有密切关系。因此,治疗重点应滋补肾精、化瘀通络。同时考虑到眩晕多与风、痰有关,因此在补肾化瘀的同时,佐以化痰清浊,熄风开窍之品,使肾精得补,痰消瘀散,脑髓得充,督脉得养,而眩晕自消。治疗中还要十分重视患者的心理调节和饮食护理。情绪不稳定可直接影响血压的变化,对治疗有害;心情不畅,不能保证休息,就无法保证疗效。要让患者做必要的户外活动,休闲娱乐活动。饮食要加强营养,多食新鲜蔬菜,少食辛辣刺激品,戒食油腻等不易消化之食物,以减少化湿生痰。

补肾活血方1

[药物组成]熟地黄30g,山药15g,山茱萸10g,枸杞子15g,党参15g,当归10g,杜仲10g,丹参20g,川芎15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石决明、钩藤;气血亏虚者加重党参、当归用量;痰浊中阻者加陈皮、法半夏。
[治疗方法]每日l剂。3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填补肾阴,活血祛瘀。
[临床运用]治疗颈椎病眩晕47例,显效35例,有效11梁某,女,49岁。因反复出现头晕半年,加剧伴呕吐1天,来我院急诊科就诊。患者就诊时自觉头晕、眼花,睁眼时有天旋地转感,站立不稳,恶心呕吐,舌红、少苔,脉细无力。经急诊科对症处理后,行X线摄片提示颈椎骨质轻度增生。经颅多普勒检查提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诊断:眩晕。辨证分型:肾精不足。治宜补肾填精,活血祛瘀。给予大补元煎加丹参、川芎、陈皮、法半夏,服药2剂后头晕症状消失;去陈皮、法半夏,续服28剂后复查经颅多普勒正常,眩晕症状消失。
[经验心得]颈椎病眩晕属中医“眩晕”范畴。中医理论认为肾主骨,《素问·解精微论》说:“髓者,骨之充。”颈椎骨质增生是由于肾精虚少,骨髓的化源不足,不能营养骨骼所致。同时,肾藏精、生髓,脑为髓诲,肾虚精髓不能上营于脑;脑海空虚,故发眩晕。正如《灵枢·海论》所云:“脑为髓之海,髓海有余,则轻劲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治病必求于本,故在颈椎病眩晕的治疗上,抓住肾虚这一疾病的“本”,用补肾活血方填补肾阴。本方出《景岳全书》,主治气血大虚,肾虚精亏,精神失守之症,故以本方为基本方加减,治疗颈椎病眩晕可达到补肾填精以益髓海的目的,髓海满则眩晕自止。现代医学认为,颈椎病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可导致延髓背外侧及内听动脉缺血缺氧而引起眩晕。根据这一发病机制,我们在中医传统的辨证施治基础上,结合现代医学的研究成果,加用了具有扩张血管、改善血液循环、提高机体耐缺氧能力的川芎和丹参。

补肾活血方2

[药物组成]熟地黄15g,山药15g,赤芍15g,白芍15g,茯苓15g,山茱萸15g,泽泻12g,丹参20g,川芎10g,菟丝子12g,天麻12g,钩藤15g,葛根30g,石决明30g,鸡血藤20g。
[随症加减]视物昏花者加枸杞子15g,菊花15g;心悸失眠者加酸枣仁15g,远志10g;恶心呕吐者加旋覆花10g,代赭石15g;眩晕重者加磁石20g,龙齿20g;血压高者加石决明30g,牛膝15g。
[治疗方法]每日l剂,水煎服,每日2次。
[功效主治]补益肝肾,活血化瘀。
[经验心得l方中熟地黄、山药、山茱萸、菟丝子、白芍滋养肝肾,补精益髓;川芎、赤芍、丹参,鸡血藤活血行气,通达清窍,载药入脑,直达病所;葛根解肌祛邪,舒缓痉挛;天麻、钩藤、石决明平肝熄风;茯苓、泽泻健脾除饮、降浊以升清。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川芎能改善脑膜和外周的微循环、增加脑血流量;丹参有扩张血管、降低血液黏稠度、改善微循环的功能;钩藤有明显的镇静作用.能扩。张周围血管、降低血压;葛根含有黄酮苷,能扩张脑血管和心血管,增大脑血管与冠状动脉的血流量。诸药合用,能起到补益肝肾、化瘀通络等作用,使脑通利、髓海充盈,故眩晕可愈。

补肾活血汤1

[药物组成]枸杞子、女贞子、山茱萸各10~15g,桑椹子、丹参、葛根各15~30g,制何首乌10~30g,赤芍、当归各10~12g,川芎、天麻各6~10g。
[随症加减]气虚者加党参、黄芪,痰湿者加二陈、白术、泽泻;肝阳上亢者加生白芍、菊花;痰火者加竹茹、胆南星、黄连;肾阳虚加肉苁蓉、菟丝子。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早、晚分服。
[功效主治]补肾填精,活血祛瘀。
[临床运用]治疗老年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22
[经验心得]老年性眩晕是临床常见病之一,由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所致者较常见。高年肾虚,精血亏耗,髓海不足,上下俱虚则发生眩晕。由于本病反复发作,经久不愈,又可导致久病人络,淤血内阻。补肾活血汤以枸杞子、桑椹子、制何首乌,山茱萸、女贞子补肾填精;赤芍、当归、丹参、川芎活血祛瘀,增加脑动脉血流量;葛根升发津液,濡润经脉,能治疗颈项部拘急,并且现代药理学研究证明还有改善脑循环之作用;天麻为治疗眩晕之要药。诸药合用,共奏补肾活血之功,且滋补而不留滞、祛邪而不伤正,故疗效较好。

补肾活血汤2

[药物组成]制何首乌20g,女贞子30g,枸杞子20g,黄芪20g,丹参30g,川芎12g,地龙15g,赤芍10g,葛根30g,炙全蝎10g。
[随症加减]体质肥胖者加生山楂,石决明各15g;湿重纳呆加法半夏10g,砂仁6g,石菖蒲15g;肢体麻木者加天麻12g,鸡血藤40g:头痛甚者加白芷10g,延胡索15g;肝阳上亢者加生石决明
(先煎)30g,钩藤
(后下)25g;痰阻胸阳者加瓜蒌15g,薤白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早、晚2次服。3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肾益气,活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脑动脉硬化性眩晕。
[经验心得]补肾活血汤方中制何首乌、女贞子、枸杞子滋肝肾养精血,实验研究表明3味药有降脂作用。其中何首乌尚有抗氧化作用;枸杞子还可使血液中一些反映机体功能状态的客观指标向年轻化方向逆转,有抗衰老作用。黄芪、丹参、当归益气活血;全蝎、地龙活血通脉;川芎行气活血,为血中气药,又能引药直达病所。黄芪与丹参配伍,能更好地改善血液流变学异常指标,明显抑制血小板聚集功能,较之单用活血化瘀药作用明显。葛根内含葛根素,有扩张血管,解除血管痉挛作用,对由脑动脉硬化、血液循环障碍引起的眩晕有明显改善作用。诸药合用,共奏补肾益气活血之效,使血脉通畅,气血周流,心脑得养,而眩晕止矣。

补阳还五汤1

[药物组成]党参15g,黄芪15g,熟地黄15g,当归10g,白芍30g,桃仁10g,红花9g,丹参15g,香附10g,生地黄15g,黄芩9g,地龙9g,威灵仙3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连用6剂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养气血,益气通络,活血化瘀。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30例,基本治愈24例
(眩晕消失,上肢麻木缓解,颈部酸痛解除),有效4例
(眩晕明显减轻,颈部肢体麻木改善),无效2例
(眩晕症状无改变,肢体麻木存在)。李某,男,53岁。间断发作眩晕3月,视物动荡,伴有颈部及上肢麻木。2周前做牵引、输液治疗后,症状反而加重,眩晕发作频繁,有时恶心呕吐,卧床不起,颈部活动时症状明显。颈椎X片示:5、6、7节椎体明显增生,下缘呈“杯口样”改变,椎间孔受压。停止牵引、输液.服用该中药6剂,眩晕及肢体麻木明显减轻,服药2月后诸症完全消失,随访5年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颈椎病是由于椎动脉及颈神经受压,造成脑供血不足而发为眩晕,肢体麻木。祖国医学认为这属气血亏虚所致,气血不足,脑失所养,故头晕眼花,动则加剧。本方是以补阳还五汤加减,其中党参、黄芪补气除虚,补血生血;当归,熟地黄、白芍补益血虚;丹参、桃仁、红花活血祛瘀,养血安神;生地黄、黄芩凉血热,除神昏:威灵仙、地龙祛风通络。诸药合用有补养气血,益气通络,活血化瘀之效。

补阳还五汤2

[药物组成]生黄芪50g,赤芍、川芎、当归、地龙、桃仁、红花各10g,鸡血藤30g。
[随症加减]痰湿重者加泽泻20g,白术10g;呕吐者加姜半夏10g或竹茹10g;风阳上扰者加生牡蛎30g,天麻10g;颈项酸胀者加葛根30g;病久者加水蛭6g
[治疗方法]每日l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补气行血,活血散瘀。患者,男,73岁,患眩晕已10余年。经某医院TCD检查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查血清总胆固醇8.2mmol儿,甘油三酯2.01mmol/L诊断为脑动脉硬化症。曾间断服用肠溶阿司匹林、西比灵、地芬尼多
(眩晕停)及中药治疗,但眩晕经常发作,症状时轻时重。2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眩晕发作,服用西比灵、眩晕停、倍他司汀
(培他啶)不见好转。家人扶持而来,闭目懒言不欲视物,述头晕如坐车船,动则心悸。查:舌淡稍胖,边有瘀斑、苔薄白腻,脉弦涩,血压16/10kPa。诊断为眩晕,证属气虚血瘀。治以补气活血通络。方选补阳还五汤加味,药用生黄芪50g,赤芍、川芎、当归、地龙、桃仁、红花各10g,鸡血藤30g,天麻10g,生牡蛎30g,水蛭6g。水煎服,每日1剂。3剂后眩晕症状减轻,能自己行走,但仍乏力懒言。效不更方,上方加减再服15剂,眩晕发作停止。为巩固疗效,又按上方继服6剂,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老年性眩晕以虚居多,因常兼有风、火、痰、瘀,故有时以实掩虚。年老则五脏之气渐表,气虚血阻,脉道不畅,血不上荣,脑失所养,故发眩晕。补阳还五汤加味,以补气为主,养血活血为辅。重用黄芪,补气以行血,血行则风自灭;赤芍、川芎、当归、桃仁、红花活血散瘀,寓通于补;鸡血藤补血活血,并助地龙通行经络。再据兼证,辨证选药,使元气畅旺,血运通达,脑有所养,邪祛正复,眩晕则止,故眩晕不论新久,只要见气虚血瘀之候,均可用之。现代药理研究证实,补阳还五汤可改善血液黏度,对红细胞聚积指数、血浆纤维蛋白原均有明显改善,对红细胞电泳和细胞压积也有明显改善,从而改善了血液流动性,实现其活血化瘀的作用。

补阳还五汤3

[药物组成]黄芪30g,当归15g,赤芍12g,川芎15g,桃仁10g,红花10g,地龙10g。
[随症加减]眩晕明显者加天麻15g,刺蒺藜10g;淤滞重者加丹参15g,水蛭6g;伴恶心呕吐者加姜半夏10g,云苓15g,竹茹10g;有肢体麻木者加全蝎6g,蜈蚣3条;视物昏花者加枸杞子15g,菊花10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3次。
[功效主治]气旺血行,瘀祛络通。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症62例,李某,男,68岁。反复发作性眩晕3年,加重2周。3年前出现发作性眩晕,眩晕发作常与颈部活动位置有关。用西比灵治疗,效不明显。2周前头后仰时,眩晕突然发作,伴恶心呕吐和右下肢麻木。舌淡紫,舌边有瘀斑,血压:18.1/11.2kPa
(136/84mmHe)。脑血流图检查诊断为右侧椎动脉血流速度减慢、基底动脉血流速度减慢。颈椎X片示颈3~5椎体骨质增生。西医诊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中医诊为风眩。治宜益气活血通络法。补阳还五汤加丹参15g,天麻12g,羌活12g,云苓20g,法半夏12g,刺蒺藜12g,三七粉9g
(分次吞服)。每日1剂,水煎,早、中、晚3次服。同时用5%葡萄糖液300mi十葛根素注射液400mg静脉滴注,每日1次。治疗1个疗程后,眩晕、恶心未再发作。继续再治疗1个疗程,头部自由转侧活动亦无眩晕发作。复查脑血流图示:波幅较前增高,重搏波隐约可见。半年后随访,体位性眩晕未再发作。
[经验心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症,属祖国医学的“眩晕”范畴。西医认为其原因是老年人椎—基底动脉硬化引起血管狭窄,或因颈椎增生,压迫椎动脉,或颈部交感神经受刺激引起椎—基底动脉痉挛,使脑系血流不畅,造成供血不足,前庭系统缺血,导致脑功能障碍,发生眩晕等症。中医认为老年人素体亏虚,阴阳失调,气血不足,血行不畅,血脉瘀阻,脑脉失充,致机体平衡功能失调而眩晕。辨证为气虚血瘀。治宜益气活血、祛瘀通络法。补阳还五汤黄芪重用,取其补气力专而性走,使气旺血行,气血周行全身。辅以当归、赤芍、川芎、桃仁、红花活血化瘀,地龙通经活络。使全方共达气旺血行、瘀祛络通之功,眩晕等症则可获愈。

补阳还五汤4

[药物组成]黄芪40g,赤芍15g,川芎15g,当归10g,地龙
[随症加减]眩晕伴呕吐者加天麻12g,竹茹12g;骨质增生严重者加鹿角胶15g,骨碎补12g;麻木甚者加全蝎6g,木瓜15g;颈项强痛加葛根15g;腰膝酸软加续断158,菟丝子15s。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疗程4周。
[功效主治]益气活血,通经活络。
[运用]治疗中老年颈椎病伴眩晕6s例,治愈20例,
[经验心得]方中重用黄芪取其大补脾胃之元气,使气旺以促血行,去瘀而不伤正;当归活血通络,补血养血、川芎、赤芍、桃仁、红花活血祛瘀;地龙通经活络。诸药合用,使气旺血行,瘀祛络通,诸症自可渐愈。现代医学临床观察和药理学实验研究表明,补阳还五汤具有降血脂、抑制血小板黏附聚集和防止血栓形成、扩血管等作用,即可使局部血液循环加快,椎—基底动脉血流速增加,增加冠脉血流量,减少脑缺血。

补阳还伍汤5

[药物组成]生黄芪30g,桃仁10g,红花10g,当归12g,川芎6g,赤芍12g,地龙15g,天麻10g,刺蒺藜15g。
[随症加减]痰湿重者加泽泻30g,白术10g¨区吐重者加姜半夏10g或竹茹10g;风阳上扰者加生牡蛎30g;颈项酸胀者加葛根10g。
[治疗方法l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气活血,祛瘀通络。徐某]女,45岁。因眩晕1周而就诊。TCD检查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头颅CT及颈椎X线片均未见异常。有类似发作史2年,无高血压、糖尿病史。家人扶持来诊,精神欠佳,头晕如坐车船,闭目懒言不欲视物,动则心悸,舌淡稍胖,苔薄白腻,脉弦细。血压16/1lkPa
(120/82,5mmHg)。诊断为眩晕
(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证属气虚血瘀,瘀阻脑络,清阳不升,脑失所养。治宜补气活血,通络熄风。处方:生黄芪30g,桃仁、当归、白芍、红花各10g,地龙15g,川芎6s,刺蒺藜、天麻各15g。水煎服,每日l剂。3剂后已能独自来诊,诉头晕减半,仍乏力,头目昏胀。效不更方,生黄芪改50g,上方加减再治15日,诸症悉除,随访半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景岳全书·眩运》曰:“眩运一证,虚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眩晕一证,以虚居多,常夹瘀、痰、风、火,以实掩虚。补阳还伍汤加味以补气为主,养血活血祛瘀通络为辅。重用黄芪,补气行血,血行则风自灭;辅以活血通络之品,更配以天麻、刺蒺藜以熄虚风,使气血运行通达,脑有所养而眩晕止。现代药理学研究也证实补阳还伍汤具有降低血液黏度、升高红细胞表面电荷的作用,从而改变血液流动性,实现其活血化瘀的作用。动物实验亦证明补阳还伍汤可明显改善家兔脑膜微循环障碍,能持久地增加脑血流量、降低脑血管阻力。

眩晕方

[药物组成]熟地黄15g,山茱萸12g,桑寄生15g,杜仲、川续断、枸杞子、当归各12g,丹参20g,桃仁12g,水蛭、三七、甘草各10g
[随症加减]高血压者加石决明、天麻、黄芩;高脂血症者加泽泻、生山楂。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口服,早、晚各1次o1个月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益肝肾,活血化瘀。
[临床运用]治疗80例,痊愈
(眩晕及其他伴随症状基本消失)28例;显效
(眩晕程度明显减轻,发作频次减少60%以上,头微有昏沉或头晕目眩轻微,但不伴有自身或景物的旋转、晃动感,可正常生活和工作)33例,有效
(眩晕减轻,发作次数减少60%以下,仅伴有轻微的自身或景物的旋转、晃动感,生活和工作稍有影响)12例;无效
(眩晕等症状无改善或症状加重)7例。总有效率为91.3%。张某,女,56岁,因头晕半年加重1周就诊。主诉头晕、耳鸣、目糊、腰膝酸软、口干、大便偏干、舌苔红苔少、脉细弦;血压21.3/12.0kPa。三酰甘油l,71mmol儿,胆固醇5.6mmol/L儿TCD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颈椎片示颈椎肥大。证属肝肾不足,治拟补益肝肾兼以活血化瘀法。药用:熟地黄15g,山菜萸12g,桑寄生15g,杜仲、枸杞子、当归各12g,丹参20g,生石决明30g,明天麻、川芎各10g,桃仁12g,三七、水蛭各10g,生山楂12g,甘草10g。每日l剂水煎,分2次口服,早、晚各1次。复诊诉药后眩晕明显好转,又连服1个月,头晕、耳鸣诸症均消失,随访2年,头晕未再发作。
[经验心得]临证所见,眩晕以虚则居多,年老肝肾精血亏虚,脑失濡养,髓海不足则眩晕发作,证见头晕、耳鸣、腰膝酸软、失眠等,治以补益肝肾,结合脑供血不足之病理,兼以活血化瘀法,疗效颇佳。方中熟地黄、山茱萸、枸杞子、桑寄生、杜仲、川续断,皆为补肝益肾填髓益精之品;当归、丹参,补血活血;桃仁、三七,活血祛瘀;水蛭.破血逐淤,化瘀之力更强;川芎,活血通窍;甘草,调和诸药,以补益肝肾配伍活血化瘀,切中病机,疗效显著。

补十益气汤1

[药物组成]黄芪20~30g,白术10~15g,柴胡、升麻5~8g,炙甘草5~10g,天麻6~10g,党参10~15g,仙鹤草20~30g,陈皮6~10g,当归6—10g。
[随症加减]兼痰湿者加半夏;实热者加菊花、黄芩;颈项不适者加葛根。
[治疗方法]每日1剂,文火煎2遍,取汁500ml,分2次温服。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益气血,升举清阳,熄风止眩。马某,女,43岁。头昏晕近10年,夏季重,近2年常常处于卧床休息状态,不能从事家务劳动,起坐时即感头晕,重则目眩,偶伴有恶心、心悸、乏力、气短、思嗜,曾多次求医,行多种客观检查未见异常,服多种药物效差,痛苦异常。患者形体偏瘦,面色不华,精神倦怠,舌淡苔薄白略腻,脉沉细弱。测血压15.6/6.55kPa。辨证为气血亏虚,清阳不升,痰浊内阻。治以补益气血,升清止眩,化痰熄风。用补中益气汤加味治疗。处方:生黄芪、仙鹤草各30g,炒白术、半夏各12g,党参、菊花各15e,当归、陈皮、升麻、柴胡、炙甘草、天麻各10g。服药5剂后眩晕明显减轻,20剂后头昏晕感消失,维持治疗10天善后。半年后随访未再复发。
[经验心得]临床上功能性眩晕多因气血亏虚,中气不足,清阳不升,脑失所养所致。《灵枢·属问》曰:“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患者多伴有血压偏低,心率偏慢,夏季加重之特点,故治疗上当以补中益气,举清脑耳目,使患处的血运得到改善。补中益气汤中的黄芪补中益气,生用其性轻清而锐,轻清能升发清阳,气锐其补更速,通达内外上达,是为主药,伍以人参、炙甘草更增补益气血的功效。使用少量升麻、柴胡,可升举下陷之阳气,使水谷精微得以灌注内外上下,营养全身,不致聚湿为浊,阻碍气机的升清降浊。实验证明,本方对血管平滑肌兴奋和抑制有双向调节作用。因此,对颈部椎动脉供血障碍者同样起到调节和治疗作用。

补气祛淤方

[药物组成]黄芪30g,丹参20g,桃仁10g,川芎log,蜈蚣2条,当归10g,天麻10g,桑枝20g,炙甘草5g
[随症加减]血虚重者加熟地黄30g,何首乌20g;湿重者加羌活15g,苍术15g;恶心呕吐者加法半夏10g,藿香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2次温服。
[经验心得]方药中附子温壮真阳人参大补元气;黄芪补气升阳;丹参、桃仁、川芎、当归活血化瘀,川芎并能行血中之气及善行走于头面;天麻熄风止痉;桑枝祛风通络,善于上行;蜈蚣性善走窜入络,能搜剔通络、熄风止痉。

参芪地黄汤

[药物组成]人参10g,黄芪15g,熟地黄15g,淮山药10g,茯苓10g,山茱萸10g,泽泻10g,牡丹皮10g。
[随症加减]呕吐甚者加法半夏、砂仁;头痛甚者加川芎、白芷;虚烦不眠者加酸枣仁、柏子仁。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气阴双补,肝肾同治。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病。夏某,女,62岁。诉头晕,头痛,视物旋转3月余,现病情加重伴恶心呕吐1天;且四肢乏力,食欲下降,舌质淡,苔薄,脉沉细。颈椎CT示C4~5、C5~6、C6~7,椎间盘突出
(中央型),颈椎退行性变。TCD检查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处方:人参10g,黄芪15g,熟地黄15g,淮山药10g,茯苓10g,山茱萸10g,泽泻10g,牡丹皮10g,砂仁6g,川芎8g。水煎服,每日l剂,分2次服,并配合静脉滴注5%葡萄糖500ml加胞磷胆碱o.75g,每日1次。4剂后患者症状明显改善,2个疗程后治愈。随访1年来见复发。
[经验心得]颈性眩晕病多由于颈椎退行性变,颈部软组织劳损,椎动脉受到周围组织压迫及炎性刺激而发生痉挛,导致椎动脉供血不足所致,属中医“眩晕”范畴。眩晕之证,首见于《黄帝内经》。《灵枢·海论》云:“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这明确提出了“因虚致眩”之说。后世张景岳进一步认为“无虚不能作眩”。故本病临床上多见于年老体弱、肝肾亏虚、肾精不足、脾胃虚弱的患者。肾为先天之奉,藏精生髓,若肾精亏虚,无以养脑,脑失濡养则眩晕;或后天之伤致脾胃虚弱,生化之源不足,气血亏虚则清气不升,血不养脑,亦可引起眩晕。采用参芪地黄汤治疗本病,旨在益气养阴,滋补肝肾。方中熟地黄滋肾填精;山茱萸益肝肾而涩精;淮山药补脾肾之阴精;茯苓、牡丹皮、泽泻养阴而益脾;加人参、黄芪补气而养阴,使气行则血行,血行则精足。诸药配伍,共奏气阴双补、肝肾同治之功。柴胡加龙骨

牡蛎汤

[药物组成]柴胡15g,生龙骨、生牡蛎各20g,葛根、杭白芍各20g,生地黄、黄芩、枸杞子、半夏各10g,茯苓12g,菊花15g,甘草6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兼见头痛、心烦易怒者去茯苓、葛根,加龙胆草、石决明各15g,钩藤10g;痰浊中阻,兼见头重如裹、纳呆、胸闷者去生地黄、杭白芍,加陈皮15g,天麻10g:肝肾阴虚,兼见耳鸣、腰酸、精神萎靡者去茯苓、半夏、黄芩,加杜仲10g,龟板10g;气血两虚,兼见心悸、体倦、神疲、面色无华者去菊花、黄芩、生地黄,加黄芪30g,酸枣仁20g,当归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早、晚各服1次。
[功效主治]镇眩安神,滋阴柔肝。
[经验心得]中医理论认为:“头为诸阳之首”’“无虚不能作眩”,“无痰则不作眩”,且多由七情恼怒所诱发。眩晕一般以痰浊上蒙清窍,清阳不利,肝阳上亢为多见,故以平肝镇眩、清化痰湿治之。采用张仲景《伤寒论》中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化裁,取其和解、镇眩安神作用。柴胡、葛根疏肝升举阳气;生龙骨、生牡蛎平肝重镇安神;菊花、枸杞子清利头目;半夏、茯苓利湿化痰;生地黄、杭白芍滋阴柔肝。全方调节机体阴阳平衡,起到了调理神经系统空间整合功能作用,与扩张血管,镇静等常规治疗相比,有相对优势,治疗时间短,效果稳定。

清心莲子汤

[药物组成]莲子肉20g,山药15g,天冬10g,麦冬15g,远志15g,石菖蒲10g,酸枣仁10g,龙眼肉10g,柏子仁10g,黄芩15g,莱菔子10g,菊花10g。
[随症加减]如有头痛,目赤者加桔梗、升麻;腹痛时加使君子;胁痛时加白蒺藜;挟滞有淤象时加泽兰;痰喘时加款冬花、桑白皮;燥热时加葛根、大黄;泄泻时加薏米等。
[治疗方法]水煎2次,取汁500ml,分2次饭后服。2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清肺润燥,活血通络,镇静安神。朴某,男52岁。眩晕,头痛5年,近日项强加重,梦多、汗出、胸闷、时有肢体麻目、左侧耳鸣、口渴引饮、时有腹胀、大便秘结、舌红苔薄、脉沉细。血压21.3/14.okPa。治宜壮肺清热,通利血脉,佐以安神为主。药用:莲子肉15e,山药15g,天冬10g,麦冬10g,远志15g,石菖蒲15g,酸枣仁15g,天冬10g,柏子仁15g,黄芩15g,莱菔子15g,泽兰20g,葛根15g,龙骨15g,牡蛎15g,天麻15g。以上方加减每日l剂,共服42剂痊愈,随访近2年病未复发。
[经验心得]清心莲子汤出自《东医寿世保元》太阴人方剂。方中莲子肉为主药,主清心,固精,并能开肺之气而消食进食;山药、龙眼肉壮肺内守而益气;天冬、麦冬、黄芩、菊花能清肺、润燥,而清头目;远志、石菖蒲、柏子仁、酸枣仁能补益心脾而祛痰开窍,安神;莱菔子行气和痰,消食,泽兰活血通络;葛根生津止渴而解毒;天麻熄风解痉止痛;龙骨、牡蛎镇静安神,收敛固涩。诸药合用,标本兼冶,故而疗效显著。

川芎汤

[药物组成]川芎20g,桃仁、红花、天麻、丹参各15g,当归、白芍、甘草各10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钩藤;痰浊中阻者加半夏、白术;气血不足者加党参、黄芪;肾精不足者加熟地黄、山茱萸。
[治疗方法l每日l剂,早、晚煎服。
[功效主治]通络理气、涤痰熄风、补益气血。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80例,痊
[经验心得]川芎汤重用血中之气药川芎,走而不守,载诸药上行巅顶;以桃仁、红花、丹参活血通络,加入当归养血补血;白芍养血敛阴缓急解痉。当归性动,白芍性静,二药合用,可互补其偏,互助其用。钩藤更善清热平肝,熄风止痉;半夏、白术燥湿化痰,涤痰开窍;党参、黄芪补益气血;熟地黄、山茱萸滋补肾精。诸药合用,有通络理气、涤痰熄风、补益气血之功效。现代药理学研究证实、川芎、桃仁、红花、丹参均可降低血浆黏度。其中丹参可通过加快微循环血流速度,增加毛细血管网而使微循环改善;红花对脑缺血缺氧状态下呼吸中枢有一定的兴奋作用,能提高急性缺血缺氧组织血氧利用率;钩藤能抑制血管运动中枢,扩张外周血管。

通络活血汤

[药物组成]丹参15g,益母草15g,地龙20g,川芎30g,当归30g,郁金20g。
[随症加减]属气虚型者加黄芪、白术、云苓、升麻、木香、党参;属肾阴虚者加熟地黄、山茱萸、山药、枸杞子、菟丝子、生地黄,牛膝;属肾阳虚者加肉桂、附子、杜仲、生地黄、山莱萸、枸杞子、山药;属肝阳上亢者加天麻、钩藤、石决明、牛膝、黄芩、栀子、天麻、竹茹、生姜、大枣、陈皮、石菖蒲;若肌肤甲错,头刺痛,巩膜淤血斑,舌淡暗等淤血明显者,川芎加量为40g,地龙加量为30g,蜈蚣2条,乳香15g:若血压高于28.0kPa,给甘露醇250ml静点及其他降压对症治疗,若伴脑血栓、梗死等给予溶栓、脑细胞活化治疗。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
[功效主治]补血化痰,平肝潜阳,活血化瘀。
[临床运用]治疗老年性眩晕
[经验心得]方中益母草具有辛开苦泄之功,既能活血化瘀,又能清热解毒;红花秉辛散温通之性,一凉一温,一开一通,祛瘀又不伤正,生新作用强;川芎行血中气滞,气行血行则瘀化;若与当归合用更增活血之功;丹参一味功同四物,既能活血化瘀,又能养血安神;地龙有祛瘀通络,清热化痰之效。经临床与实验研究证明:活血化瘀方药具有抑制血小板功能,抗血液凝固,增强纤维蛋白溶解活性,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降低血脂、血黏度等综合作用。

大补元煎

[药物组成]西党参20g,熟地黄20g,拘杞子15g,当归10g,杜仲12g,山茱萸12g。
[随症加减]气虚甚者党参改红人参8g;头晕伴有掣感者加僵蚕10g,天麻15g;有跌仆外伤,淤阻脑络者加水蛭6g,丹参15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l剂。3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肾益髓。周某,男,51岁,教师。因反复出现头晕3年。自觉头晕乏力,有时站立不稳,记忆力减退,看书和思维时头晕加重。伴腰膝乏力,小便频数,舌淡苔薄白,脉沉细。经颅多普勒检查提示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辨证为精血亏损,髓海失充。用大补元煎加天麻、丹参、巴戟天,服15剂后症状减轻,再服15剂,已无头眩之感,能坚持工作。
[经验心得]大补元煎为《景岳全书》新方八阵第一方。张氏认为,五脏真阴受伤是致病之本,而年力衰迈,气血将离则积损为颓是发病之因。大补元煎为右归饮以附桂易参归,主治男妇气血大虚,为救本培元之方。用于肾精亏虚性眩晕,实与经旨相符,故用之辄效。

大柴胡汤

[药物组成]柴胡15g,黄芩、芍药、半夏、大枣各9g,枳实、生姜各12g,大黄6g。
[随症加减]肾虚者加热地黄、山茱萸各15g;脾气虚弱者加黄芪、党参各30g;肝阳上亢者加石决明30z,钩藤15g;痰浊中阻者加胆南星、竹茹各9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疏肝利胆.平肝潜阳,健脾益气,滋阴补肾。陈某,女,37岁。患者3天前突然出现头晕耳鸣,伴恶心呕吐。诊为内耳眩晕症,服西药无效而来诊。现症头眩欲仆,不欲睁眼,视物旋转,伴恶心呕吐、心烦口苦,不思饮食,便于尿黄,舌质红,苔黄厚腻,脉弦滑数。证属肝胆郁热,肝阳亢盛,胃失和降。治宜疏利肝胆,平肝清热,降浊和胃。方用大柴胡汤加龙胆草、郁金、竹茹、石菖蒲、钩藤。2剂后头晕明显减轻,恶心呕吐消失,饮食增加。继用前方去大黄,加麦冬、菊花、生地黄,又服2剂而愈。
[经验心得]内耳眩晕症以肝阳上亢、气血虚损及痰浊中阻为常见。前人所谓“诸风掉眩,皆属于肝”、“无痰不作眩”、“无虚不作眩”等,均为临床经验的总结。此病多系本虚标实。“实”指风、火、痰、瘀,“虚”则为气血阴阳之虚。其病变脏腑以肝、脾、肾为重点,三者之中,又以肝为主。大柴胡汤加减既能疏肝利胆、平肝潜阳、和胃降浊,又能健脾益气、滋阴补肾、清热化痰,故能取得佳效。

导痰定眩饮

[药物组成]泽泻、钩藤、石决明各30g,天麻、茯苓、白术各15g,制半夏、甘草、天南星、陈皮、威灵仙、生姜、甘草各12g,全蝎6g,白芥子4g,蜈蚣2条。
[治疗方法]上药先浸泡20分钟,煎煮20分钟,滤出;再加水煎煮20分钟,滤出。合并滤液服用。每日1剂,分2次服,6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健脾祛痰,熄风定眩。
[经验心得]导痰定眩饮以导痰汤
(陈皮、半夏、茯苓、天南星、生姜、甘草)合泽泻汤
(白术、泽泻)为主;佐以白芥子、威灵仙健脾祛痰。泽泻汤乃为痰饮而设之经方,尤再径曰:“水饮之邪上乘清阳之位,则为冒眩,冒者一昏冒而神不清,如有物蔽之也,眩者一目眩转而乍见眩黑也。泽泻泻水气,白术补土气以胜水也”。加天麻、钩藤、石决明平肝潜阳;蜈蚣、全蝎活血通络,熄风解痉。全方共用为健脾祛痰,熄风定眩之剂。

定眩丹

[药物组成]红参40g,天麻20g,川芎20g,葛根20g,胆南星20g,清半夏20g,丹参30g,全蝎20g,冰片1g。
[治疗方法]上药混合共为细末,制成水丸。每服6g,1日3次。半月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化痰熄风,益气化瘀,升清降浊。
[经验心得]定眩丹中天麻性平昧甘,具有熄风止痉、平肝潜阳之功效,且善除痰浊,通血脉;红参大补元气,补脾益肺,使中气足而运化健,痰源绝而清气升;川芎乃血中之气药,能上行头目,升清阳而开诸郁,散瘀血而疗晕痛;葛根可升阳发表,使清阳之气上奉元神之府;半夏燥湿化痰,降浊止逆,使浊阴之邪下行而出;胆南星清化热痰,熄风定惊;全蝎熄风止痉,通络止痛;丹参活血化瘀,养血安神;冰片开窍醒神,清热止痛。诸药合用,共奏化痰熄风,益气化瘀,升清降浊之功。从而使中气足,痰浊清,淤血散,清阳升,浊阴降,元神宁。现代医学认为,颈性眩晕的病理基础乃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治疗当以改善椎—基底动脉供血为主。而据现代药理学研究,天麻、川芎,葛根有增加脑血流量的作用;红参主要含有人参皂苷,有保护脑组织、提高脑细胞活性的作用;冰片口服有改善血脑屏障通透性作用。

定眩汤1

[药物组成]泽泻24g,白术12g,天麻10g,姜半夏9g,云茯苓15g,陈皮8g,白芍10g,葛根20g,川芎8g。
[随症加减]痰浊上蒙者重用泽泻30g,加苍术45g,豆蔻仁5g,石菖蒲45g,淡竹茹10g;风阳上扰者加菊花10g,珍珠母24g
(先煎),生龙骨25g
(先煎),生牡蛎25g
(先煎),怀牛膝12g;肝肾阴虚者去泽泻,加生地黄12g,山茱萸12g,怀牛膝12g,龟板10g
(先煎),知母10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
[功效主治]平肝熄风,健脾燥湿,活血化瘀。万某,女,52岁。患者2天前劳累后出现剧烈眩晕、视物旋转伴耳呜、听力下降及恶心、呕吐等,诸症活动后明显加重,不敢转侧。舌质红苔白腻而厚,脉弦滑。查体:血压17.6/10.1kPa,神清身软,倦卧,面色苍白,眼球呈水平震颤”b率每分钟102次,律齐,肢体肌力正常,神经系统检查无阳性征。辅助检查:头颅、颈椎MRI未见明显异常。中医诊断:眩晕,辨证为痰浊上蒙。西医诊断:内耳眩晕病。治疗:静脉滴注低分子右旋糖酐500ml,每日1次,能量合剂静脉滴注每日1次,对症止吐、维持电解质平衡等。中医处方:泽泻30g,白术12g,天麻9g,云茯苓15g,姜半夏9g,葛根20g,川芎8g,赤芍10g,石菖蒲5g,郁金6g,佩兰12g,豆蔻仁6g(后下),砂仁3g(后下)。上方服3剂后,诸症明显好转,舌苔渐干净。继服5剂后,症状、体征均无异常,治愈出院。
[经验心得]方中含经方泽泻汤、小半夏加茯苓汤、半夏白术天麻汤,佐入活血化瘀之品即葛根、川芎等。泽泻汤、小半夏加茯苓汤为仲景治痰
(饮)作眩名方。又组方中天麻为治诸眩要药;合白芍可平肝熄风;白术、陈皮健脾燥湿,使痰
(饮)源断;葛根升举阳气,使清气升,浊气自降,则清窍安;川芎引药上行,活血化瘀。据报道,葛根可明显改善头面部血流,与川芎等均具有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作用,其与现代医学对本类疾病治则不谋而合,足见其合理性、科学性。临床谨守病机,随症加减,中西医结合,疗效颇佳。

定眩汤2

[药物组成]葛根20g,天麻15g,半夏10g,陈皮10g,菊花10g,钩藤
(后下)18g,赤芍、白芍各15g,生g赭石24g,枳壳10g,桂枝10g,丹参30g,鸡血藤30g,白芷10g,威灵仙15g。
[随症加减]上肢麻木者加桑枝158;头晕乏力、气血亏虚者加黄芪40s,当归10g;兼腰酸痛者加杜仲18g,熟地黄15g,桑寄生24g;烦躁失眠者加酸枣仁20g,茯神15g;头晕头胀痛者加生龙骨24g,生牡蛎24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分服。
[功效主治]散寒除湿,活血通络,平肝熄风。寒除湿。葛根主要成分是葛根素,具有扩张冠状动脉及脑动脉、降低血黏度、改善微循环、缓解颈部肌肉痉挛的作用。赤芍、白芍、丹参、鸡血藤养血活血通络;天麻、钩藤、菊花平肝熄风;生代赭石、半夏、陈皮、枳壳降逆止呕。诸药合用,共同达到治疗颈性眩晕的目的。

定眩汤3

[药物组成]葛根30g,丹参20g,红花、炙甘草各6g,当归、川芎、天麻
(先煎)、钩藤
(后下)、石菖蒲、远志、茯苓、半夏、陈皮各10g。
[随症加减]伴有恶心、呕吐涎沫者加吴茱萸、生姜、旋覆花
(包煎)各10g;耳鸣如蝉者加蝉蜕10g,龙胆草6g,生龙骨、生牡蛎各15g;上肢麻木者加桑枝、桂枝、威灵仙、地龙各10g;痰热重者加黄连6g,全瓜蒌、胆南星各10g;淤血重者加水蛭6g,姜黄10g,重用丹参30g,形体肥胖者加焦山楂、泽泻、决明子各10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分服,每次服200ml。7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升清活血,祛痰镇静。张某,女,38岁。近日因工作繁忙时感颈部酸痛,今晨起床后突发眩晕,视物旋转,伴有呕吐恶心,不能睁眼,随即家人送来我医院门诊就诊。查体:痛苦病容,呕吐涎沫,眼不能睁,颈部活动受限,不能自如旋转,上肢发麻,舌淡红、薄白微腻,舌有紫气,脉沉。脑部多普勒检查示:椎—基底动脉狭窄,供血不足。颈椎侧位片示:第3、4、5颈椎骨质增生。西医诊断:颈椎病,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中医诊断:眩晕,证屑痰瘀内阻,清阳不升。处方:上方加桑枝、桂枝、威灵仙、地龙各10g。水煎服,早、晚各1次,服完7剂后眩晕止,其他症状也减轻,再服3剂以巩固疗效。随访6个月未复发,复查脑多普勒,脑供血改善。
[经验心得]颈性眩晕属中医“眩晕”范畴,好发于长期伏案的工作者。本人根据临床表现认为颈椎骨质增生致颈部气血运行受阻,头为清阳之会,营血不能上营头目则清阳上升受阻,头脑得不到充足的营血清气的供应,则眩晕旋转作矣;气血运行受阻,津液不能正常布输凝聚为痰,痰阻则清阳不升,故作眩晕,故有“无痰不作眩”之说。本方以葛根为君药升清阳,解肌。现代药理学研究葛根素能扩张脑血管,改善脑部血液循环,增加脑部血液供应。配丹参、红花、当归、川芎活血化瘀,改善椎—基底动脉血液循环,使之畅通,从而改善脑部气血供应;天麻、钩藤平肝熄风,解痉镇静作用;石菖蒲、远志化痰开窍,镇静作用;半夏、茯苓、陈皮健脾燥湿;炙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本方具有升清,活血,祛痰,镇静之功。

定眩汤4

[药物组成]黄芪50g,丹参、山茱萸、黄精各15g,淫羊藿12g,石菖蒲、桃仁、法半夏、制胆南星、当归各10g,生甘草6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天麻、白蒺藜、灵磁石;恶心、呕吐者加姜竹茹、干姜。
[治疗方法]每日l剂,早、晚分服。20剂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肾
(气)活血,化痰开窍。向某,男,75岁,反复头晕2个多月,以晨起及劳累时为甚,伴恶心、呕吐、耳鸣、腰痛等,经治疗
(具体用药不详)疗效不显而来诊。症状如前述,舌淡暗、苔微白腻,脉沉细。处方:定眩汤基本方,5剂,每日1剂,水煎2次,早、晚分服。服药后头晕、目眩及腰痛等好转,但仍感纳呆,原方加鸡内金10g,炒麦芽20g,继服5剂,诸症状明显好转。后以原方进退,共服20剂,症状全部消失,随访3个月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方中黄芪、淫羊藿、黄精、山茱萸补肾
(气)填精;丹参、桃仁、当归补血活血化瘀;石菖蒲、制胆南星、法半夏化痰开窍。该方总的性质补肾
(气)活血、化痰开窍,颇合老年性眩晕的病机,故疗效较好。

定眩汤5

[药物组成]党参30g,白术24g,茯苓30g,当归15g,川芎15g,泽泻18g,白芍15g,柴胡12g,半夏15g,陈皮9g,代赭石15g,荷叶15g,生龙骨30g,生牡蛎30g,甘草4.5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l剂。
[功效主治]健脾益气,祛湿化痰,升清降浊。
[临床运用]治疗脑动脉硬化性眩晕。患者,男,66岁。头晕、视物旋转20天。症见头晕眼花,视物旋转,心悸,健忘,伴恶心欲呕,劳累加重,神疲懒言,形体肥胖,舌质淡紫,苔白腻,脉弦滑。血脂:总胆固醇8.0mmol/L,三酰甘油2.62mmol/L。血液流变学检查结果:各项指标均增高,示高黏滞血症。眼底动脉硬化度。TCD检查示;脑动脉及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血管壁弹性减退,颅内血管壁硬化。西医诊断;脑动脉硬化症,高脂血症,高黏滞血症。中医诊断:眩晕。证屑气血两虚,脾失健运,痰浊上逆。给予定眩汤原方,水煎服,每日1剂。连服18剂,症状明显好转。又服12剂,症状消失,精神爽快,舌淡红,苔薄白,脉弦细。复查血脂、血液流变学,均属正常范围。TCD检查供血恢复正常。随访半年无复发。
[经验心得]定眩汤由六君子汤、泽泻汤、当归芍药散化裁而来。方中以党参、茯苓、白术、半夏、陈皮、甘草、当归、川芎、白芍健脾化湿、益气养血。肾得后天脾胃补养则生精填髓养脑,而达精生气、气生神之效。柴胡、荷叶、泽泻升清降浊;代赭石、生龙骨、生牡蛎育阴潜阳。诸药合用,具有健脾化痰、益气养血、升清降浊之效。清阳升、痰浊降、气血充、瘀血祛,脑脉畅,髓海得养,则诸症悉除。

定眩汤6

[药物组成]葛根30g,半夏10g,白术15g,天麻10g,川芎39g,牡蛎30g。
[随症加减]痰浊中阻者加陈皮10g,茯苓15g,藿香15g;瘀阻脑络者加丹参30g,莪术10g,蜈蚣2条;肝阳偏亢者加珍珠母15g,夏枯草15g,石决明15g;肾虚者加熟地黄15g,山茱萸10g,桑寄生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早、晚分服。3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活血通脉,补虚化痰,祛风定眩。.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缺血性眩晕
[经验心得]方中葛根通脉活络,有扩张心、脑及外周血管,改善心脑循环作用;川芎活血化瘀,上行头目,为血中之气药,能扩张脑血管、增加脑血流量、改善脑循环。天麻熄风通络,擅止头晕。《兰室秘藏¨胃:“眼黑头眩,虚风内作,非天麻不能除……”天麻有降低心脑、外周血管阻力,扩张小动脉及微血管,增加心脑血流量作用。白术健脾化湿,亦有扩张血管、抗凝血之功;半夏燥湿化痰,为风痰眩晕之要药,并能消除眩晕中的恶心呕吐。诸药合用,活血通脉,补虚化痰,祛风定眩,随症灵活应用,有较好地改善椎—基底动脉流速和供血的作用。

定晕汤1

[药物组成]天麻15g,半夏15g,白术12g,茯苓30g,泽泻30g,郁金12g,石菖蒲12g,丹参18g,车前子40g。
[随症加减]气虚者加党参12g,黄芪12g;肝阳上亢者加石决明30g,钩藤15g,白芍15g;呕吐痰涎者加用代赭石10g,竹茹12g;胃脘痞满者加砂仁9g,白蔻仁9g;痰饮内停者加制附子6g,葶苈子9g,白芥子9g;淤血者加桃仁10g,红花10g。
[治疗方法]以清水1000ml浸泡10分钟后煎煮30分钟,滤渣取汁300ml,分早、中、晚3次服,每日1剂。7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平肝熄风,健脾化痰,补气化瘀,滋阴固肾。周某,女,48岁。主诉头晕目眩,反复发作1年余,加重6天。刻下头晕目眩,呕吐痰涎,肢体沉重,四肢麻木。查神志清,精神不振,形体肥胖,舌质淡红,苔白腻,脉弦滑。血常规、心电图、颈椎X线摄片无特殊,头颅多普勒提示脑动脉硬化。中医诊断为眩晕<痰湿中阻型)。西医诊断为脑血管硬化。治以健脾化瘀,燥湿化痰。以定晕汤为主,重用茯苓、泽泻、白术、代赭石、桂枝以健脾化湿,降逆止呕;加用僵蚕、蝉蜕通络止麻。连续服用10剂后头晕呕吐诸症消失,精神转佳。续服5剂以巩固疗效。随访2年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定晕汤中用石菖蒲通窍,聪耳目,祛痰浊;郁金清心解郁活血,与石菖蒲合用对痰湿阻痹清窍之眩晕具有良好的功效;丹参活血化瘀,改善脑供血不足;茯苓、泽泻、半夏、白术以增强健脾除湿,祛痰之功,根治生痰之源;葛根升清阳,扩血管;天麻熄风,有镇静作用。本方集熄风、化痰、渗湿、补虚、通脉、化瘀为一体,对各种原因引起的眩晕,均可使痰饮除、脉络通、肝肾得补、气血流畅、阴阳平衡、脑窍得以充养,而眩晕症状得除而愈。

定晕汤2

[药物组成]天麻10g,钩藤20g,法半夏10g,白术10g,陈皮10g,茯苓10g,石菖蒲6g,葛根15g,川芎15g,丹参20g,当归10g,赤芍10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甚者加石决明30g
(先煎),夏枯草log;呕吐频者加旋覆花10g,代赭石30g
(先煎);阴血不足者加生地黄、熟地黄各log;失眠多梦者加夜交藤20g,枣仁10g。
[治疗方法]加水煎2遍,调匀,分2次温服,每日l剂。10天为1个疗程。合用脉络宁注射液20ml加入10%葡萄糖液250~500ml静脉滴注,每日1次,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平肝潜阳,健脾化痰,祛瘀通络。图、颈椎x线摄片无特殊,头颅多普勒提示脑动脉硬化。中医诊断为眩晕
(痰湿中阻型)。西医诊断为脑血管硬化。治以健脾化瘀,燥湿化痰。以定晕汤为主,重用茯苓、泽泻、白术、代赭石,桂枝以健脾化湿,降逆止呕;加用僵蚕、蝉蜕通络止麻。连续服用10剂后头晕呕吐诸症消失,精神转佳。续服5剂以巩固疗效。随访2年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定晕汤中用石菖蒲通窍,聪耳目,祛痰浊;郁金清心解郁活血,与石菖蒲合用对痰湿阻痹清窍之眩晕具有良好的功效;丹参活血化瘀,改善脑供血不足;茯苓、泽泻、半夏、白术以增强健脾除湿.祛痰之功,根治生痰之源;葛根升清阳,扩血管;天麻熄风,有镇静作用。本方集熄风、化痰、渗湿、补虚、通脉、化瘀为一体,对各种原因引起的眩晕,均可使痰饮除、脉络通,肝肾得补、气血流畅、阴阳平衡、脑窍得以充养,而眩晕症状得除而愈。

定卑汤2

[药物组成]天麻10g,钩藤20g,法半夏10g,白术10g,陈皮10g,茯苓10g,石菖蒲6g,葛根15g,川芎15g,丹参20g,当归10g,赤芍10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甚者加石决明30g
(先煎),夏枯草10g;呕吐频者加旋覆花10g,代赭石30g
(先煎);阴血不足者加生地黄、熟地黄各10g;失眠多梦者加夜交藤20g,枣仁10g。
[治疗方法)加水煎2遍,调匀,分2次温服,每日1剂。10天为1个疗程。合用脉络宁注射液20ml加入10%葡萄糖液250~500ml静脉滴注,每日1次,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平肝潜阳,健脾化痰,祛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张某,女,于就诊前4天起,头晕目眩,视物旋转,动则尤甚,恶心呕吐,耳鸣,颈部不适,时感上肢麻木,舌有紫气,苔白根腻,脉弦滑。近6年来常有类似发作,x线摄片诊断为颈椎病。脑血流图提示右侧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诊断为颈性眩晕。脉症合参,此届肝阳上扰头目,痰瘀痹阻脑络。治拟平肝、化痰、祛瘀。处方:天麻10g,钩藤20g,法半夏10g,白术10g,陈皮10g,茯苓10g,石菖蒲6g,旋覆花10g,葛根15g,川芎15g,丹参20g,当归10g,赤芍10g,水煎每日I剂,每日服2次。脉络宁注射液20ml加入10%葡萄糖液500ml中静脉滴注,每日1次。用药4天后,恶心呕吐已止,眩晕明显好转。原方去旋覆花,再服10剂,继用脉络宁注射液静脉滴注4天,诸症全部消除。随访半年来再复发。
[经验心得]方中天麻、钩藤平肝潜阳;法半夏、白术、陈皮、茯苓健脾化痰;石菖蒲豁痰开窍。葛根药性上行,能通阳解肌。《要药分析》载葛根入膀胱经,椎动脉位于足太阳膀胱经,药物归经,证药合拍。有关研究表明,葛根的提取物葛根素具有扩张心脑血管、降低脑血管阻力、改善微循环、降低血脂等作用。川芎活血行气,通脑利窍。《本草纲目》言;“此药上行,专治头脑诸疾”。现代药理学研究证明川芎有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抑制血小板聚集等作用,而且能通过血脑屏障,对急慢性缺血性脑血管疾病有肯定疗效。丹参、当归、亦芍祛瘀通络,现代药理学研究认为丹参具有抑制血小板聚集、抗凝、抗血栓作用,使黏度降低,血流加速,毛细血管网开放,微循环改善。另外,配合脉络宁注射液静脉滴注,效果相得益彰。

二陈汤加味

[药物组成]半夏12g,陈皮12g,茯苓15g,炙甘草6g,生姜9g,乌梅3g,天竺黄10g,芦荟3g,丹参9g。
[治疗方法]水煎取汁200mi,温服,每日2次。
[功效主治]化痰泻浊,升清宁晕。
[临床运用]治疗痰浊内阻型眩晕孙某,男,66岁。主诉:头晕2周,加重2天,伴视物不清,头重如裹,舌质暗淡,舌苔薄黄腻,脉象弦滑。辅助检查示:头颅CT示“脑干梗死”。中医诊断:眩晕。西医诊断:脑干梗死。辨证:痰浊内阻。治法:化痰泻浊,升清宁晕。方药:半夏12g,陈皮12g,茯苓15g,炙甘草6g,生姜9g,乌梅3g,天竺黄10g,芦荟3g,丹参9g.连服3周,每周复诊。其头晕,视物不清,头重如裹先后消失。辅助检查,头颅CT示未见异常。
[经验心得]二陈汤乃初载于《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以半夏、陈皮、茯苓、炙甘草、生姜、乌梅组成,是燥湿化痰,升清降浊之良方。加天竺黄,增其豁痰醒神之力;加芦荟、丹参,在其化痰泻浊基础上,突出蠲浊、行血、开结,令邪去而不伤正。合方共奏化痰泻浊,升清宁晕之功。祛痰止晕之法,乃依丹溪“无痰不作眩”而立。本组痰浊内阻型眩晕,以祛痰之祖方“二陈汤”加味治疗,获得满意疗效。本组56例,多因嗜烟酒肥甘厚味,而致痰浊内生、蒙蔽清窍,发作眩晕。

防眩汤

[药物组成]生地黄、熟地黄、白术、白芍、当归、党参各15~30g,山茱萸、川芎各10~15g,半夏、天麻各10g,陈皮30g。方中标明变量者,据症增减。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钩藤30g,鳖甲20g
(先煎),草决明30g。加减:气血亏虚者加龙眼肉15g,黄芪30g;痰浊中阻者加茯苓30g,竹茹10g,生姜10g;肾精不足者加鹿角胶10g,枸杞子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12剂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滋补肝肾,益气养血,健脾化痰熄风。石某,男,69岁。周期性眩晕2年余,加重10天。近2年多来,发作性眩晕,每月1次,2年中只间隔1个月未发作。发作时头晕目眩,恶心,呕吐涎沫,乏力纳差,不能站立与行走。每次经乡村医师肌内注射维生素B12500μg,每天1次,2—3天后逐渐好转。此次发作已10天,原法治疗无效,病情日渐加重,遂来求治。诊见形体偏瘦,苔白厚,寸脉沉弱,关尺脉弦滑。体温36~C,脉搏每分钟84次,呼吸每分钟26次,血压13.6~7.2kPa
(102/54mmHg)。精神萎靡,心肺腹、神经系统、五官科检查无异常。证属气血亏虚,肝肾不足,痰浊中阻之眩晕。治以益气养血,滋补肝肾,健脾化痰为法。处方:生地黄、熟地黄、白术、自芍、当归、党参各20g,山茱萸、天麻、川芎、半夏各10g,黄芪、陈皮各30g。3剂水煎服。复诊自述病去大半,苔白润,寸脉转有力,关尺脉变化不显。守方服3剂痊愈,无复发。
[经验心得l眩晕者以虚居多,虚者主要指肝脾肾、气血阴精不足;实者多为痰饮、风火为患。临床常出现虚实错杂并见之证。治宜滋补肝肾,益气养血,健脾化痰熄风.防眩汤综补血养肝的四物汤与滋肾添精的山茱萸及健脾益气、化痰熄风的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而为一方,再加上益气健脾之党参,实为一张治疗肝肾不足、气血亏虚、脾虚痰阻之眩晕的理想方子。随症化裁,使其疗效益彰。

扶正通络汤

[药物组成]炙黄芪30g,当归、川芎、石菖蒲各12g,赤芍、桃仁、红花、地龙、甘草各10g,鸡血藤、太子参、丝瓜络各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3次服。
[功效主治]补气活血,祛风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68例,痊愈
(眩晕及主症消失,停药1年后无复发)24例,显效
(眩晕及主症明显减轻,能正常生活及工作)28例,有效
(眩晕及主症明显改善或消失,停药后偶有轻度复发)14例,无效
(眩晕及主症无改善或加重)2例,总有效率为97.1%。王某.女,58岁。自诉有头晕反复发作病史5年,近半年来发作增多,症状加重。头晕如坐舟车.自感周围物体转动,耳鸣如蝉声,不敢睁眼,伴恶心欲吐,食欲缺乏,神疲乏力,面色苍白,脉弦细无力,舌质暗,苔薄黄。诊断为眩晕,辨证为气虚血瘀。冶以补气活血通络。方用扶正通络汤加半夏、竹茹各12g。服12剂后症状消失,惟食欲欠佳。上方加神曲、山楂各12g,继服s剂而愈,随访1年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祖国医学认为,眩晕症乃肝肾亏虚,脏腑气血亏损,痰浊内阻,痰热化火,风火上扰清空,或髓海不足所致。如《黄帝内经》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丹溪心法》曰:“无痰不作眩。”《景岳全书》载:“无虚不作眩。”中老年人阴阳皆虚,脏腑功能衰退,尤以气虚血亏者多。气虚则载血无权,血行无力,瘀阻经脉,脑失濡养而发眩晕,故治宜补气活血通络为主。活血通络汤由补阳还五汤原方加味而成。方中黄芪、太子参补气助阳,行血化瘀;赤芍、桃仁、川芎、红花活血化瘀;地龙、丝瓜络祛风通络;鸡血藤、当归尾行血补血、舒筋活络,配用石菖蒲可引药直达病所。诸药合用,祛瘀而不耗血,养血而不瘀络,血瘀消除,脉道通畅,脑腑得养,眩晕自除。

复方泽泻汤

[药物组成]泽泻20g,白术15g,陈皮12g,半夏10g,茯苓15g,山药30g,天麻10g,川芎15g,丹参15g,牛膝15g,葛根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早,晚2次温服。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燥湿健脾化痰,活血祛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老年脑性眩晕
[经验心得]方中泽泻为君药,利水渗湿泻热。现代药理学研究报道,泽泻有显著利尿作用,并有降压、降血糖、抗脂肪肝作用。半夏降逆止呕,陈皮理气健脾,合用则燥湿化痰;茯苓利水渗湿,以绝生痰之源;天麻熄风止眩以治其标;白术配天麻祛湿化痰止眩,又助山药健脾益气生血。佐以川芎行气活血通络,上行头目,下行血海,增加脑血流量。诸药合用,共奏燥湿健脾化痰、活血祛瘀通络之功,直中病机,使痰瘀化、气机畅、眩晕止。

千颓汤

[药物组成]生黄芪50g,当归10g,枸杞子10g,山茱萸10g,鹿角胶15g,乳香10g,没药10g。
[随症加减]颈项强痛者加葛根10g,羌活10g;风阳上扰者加生龙骨、生牡蛎各30g。
[治疗方法]鹿角胶打碎,黄芪先煎15分钟。纳入诸药水煎去渣,入鹿角胶烊化取汁300ml,分2次早、晚温服。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气养血,通经活络。
[临床运用]治疗脑供血不足眩晕刘某,女,52岁,患者5年来每因劳累或情绪波动时头晕目眩反复发作,曾经中西药治疗后好转。1周前复因情绪激动头晕目眩复作,伴恶心呕吐。于当地医院静脉点滴脉络宁注射液后症状不减而来我院,经脑CT检查及五官科检查均未见异常,经头颅多普勒检查示脑供血不足。诊断为眩晕。给予干颓汤加味治疗。处方:生黄芪50g,当归10g,枸杞子10g,山茱萸10g,鹿角胶15g,乳香10g,没药10g,葛根10g,羌活10g,生龙骨30g,生牡蛎30g。水煎服,每日1剂。10剂后眩晕止,临床症状消失,继服上方10剂以巩固疗效。1个月复查经颅多普勒示大脑供血明显好转。
[经验心得]千颓汤系张锡纯论脑贫血痿废所制方药,具有补气养血、通经活络之功效。方中重用黄芪以升补中气,且能助气上升达于脑中,而血液亦即可随气上注。惟其不良反应能透肌表,具有宣散之性,去渣重煎则其宣散之性减,专补气升气矣。当归为生血补血之主药,与黄芪并用,气旺血自易生;山茱萸通利九窍,疏通血脉,合枸杞子补肝肾,肝肾充足,元气必旺,上充于脑髓,二药又擅辅助当归生血;鹿角胶补脑生髓;乳香、没药疏通气血经脉,善开血痹,经通脉开,气行血畅,脑得血养,眩晕自停。

葛根川芎汤

[药物组成]葛根、川芎各30g,天麻、丹参各20g,红花15g,当归10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石决明、钩藤;痰浊中阻者加半夏、白术;气血不足者加太子参、黄精;肾精不足者加山药、山茱萸。
[治疗方法]每日1剂,分2次温服。
[功效主治]通络行气,涤痰熄风,补益气血,填精补髓。
[经验心得]葛根川芎汤重用葛根、川芎,具有养阴通络作用,走而不守,载诸药上行巅顶;天麻平肝滋肾,充养脑窍;丹参、红花、当归活血通络、养血敛阴、缓急解痉;钩藤清热平肝、熄风止痉;半夏、白术燥湿化痰、涤痰开窍;太子参、黄精补益气血;山药、山茱萸滋补肾精。诸药合用,有通络行气、涤痰熄风、补益气血、填精补髓之功效。现代药理学研究证实:葛根、川芎、丹参、红花均可降低血浆黏度;丹参可增加毛细血管通透性而使微循环改善;红花对脑缺血缺氧状态下呼吸中枢有一定的兴奋作用,能提高缺血缺氧组织的血氧利用率;川芎、葛根能抑制血管运动中枢,扩张外周血管。

葛根汤

[药物组成]葛根30g,鸡血藤30g,天麻12g,钩藤
(后下)15g,川芎15g,当归10g,何首乌12g,菊花15g。
[治疗方法]每剂水煎2次,取汁300ml,每日1剂,早、晚分服。
[功效主治]平肝潜阳,活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
[经验心得]由于老年人阴阳失调、肝阳偏亢,加之血流相对缓慢、气血失和,淤血阻滞于脑窍、脉络,气血不通所致。治宜平肝潜阳、活血通络。方中以葛根、鸡血藤、川芎、当归为主药,活血通络;并用天麻、钩藤、菊花平潜肝阳;何首乌滋补肝阴。从而调整阴阳、活血通络。

葛根天麻饮1

[药物组成]葛根15g,天麻10g,川芎10g,陈皮10g,半夏10g,茯苓10g,远志10g,石菖蒲15g,白芍15g,炙草10g。
[随症加减]血压高者加钩藤、菊花;上肢麻木者加桑枝、桂枝;恶心、呕吐者加竹茹;耳鸣如蝉者加蝉衣、生龙骨、生牡蛎;气虚者加党参、黄芪;肝肾亏虚者加枸杞子,泽泻。
[治疗方法]每日1剂,早、晚分服。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升清止眩,化痰祛瘀。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崔某,女,40岁。主诉发作性眩晕2年,长时间俯视作业,自觉颈部酸困疼痛不适,继而出现发作性眩晕,伴有左上肢麻木。近2天再发,伴头晕、恶心、呕吐、颈部活动受限,测血压14.7~9.3kPa
(110/70mmHg),舌质暗,苔薄白略腻,脉弦细。颈椎X线片显示第4、5、6颈椎骨质增生;颅TCD提示:椎—基底动脉痉挛,供血不足。西医诊断:颈椎病,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中医诊断:眩晕,证属清阳不升,痰淤内阻。治当活血祛瘀,通窍升清。处方:葛根、天麻、川芎、陈皮、半夏、茯苓、地龙、桑枝、石菖蒲、竹茹各15g,炙甘草5g。每日1剂,水煎,早、晚分服。服药3剂,眩晕症状减轻,呕吐止。上方去竹茹,加泽泻继服5剂,症状基本消失,上肢麻木明显好转。又服5剂症状完全消失。继续巩固调理2周,诸症痊愈。随访1年未再复发。
[经验心得]颈性眩晕多由颈椎骨质增生等病变造成。由椎—基底动脉狭窄、痉挛,引起脑部缺血所致,属祖国医学的“眩晕”范畴,好发于长期伏案、俯视的工作者。长期不正确的固定姿势,如看电视、打电脑、睡姿不良、枕头高低不适等,均可致颈椎病变,颈部气血运行受阻。中医认为,头为诸阳之会,气血运行受阻,营血不能上荣头目,津液不能正常输布,凝聚为痰,痰阻则清阳不升,头脑得不到充足的血供则眩晕作矣,因此,也有“无痰不作眩”之说。本方以葛根升清阳,解肌止痛;天麻平肝熄风,解痉镇静为治眩晕的要药;川芎、地龙化瘀通络;石菖蒲、远志化痰开窍;半夏、陈皮、茯苓健脾燥湿;炙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具有升清止眩、化痰祛瘀的功效。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
(《焦树德用药心得十讲》),葛根中提取的葛根素能明显扩张脑部微血管,增加脑血流量,改善脑供血。

葛根天麻饮2

[药物组成]葛根,丹参各30g,天麻
(先煎)、白芍、红花各9g,当归、远志、茯苓各15g,川芎、地龙、法半夏、陈皮、石菖蒲各12g,炙甘草6g。
[随症加减]血压高者加钩藤、菊花;上肢麻木者加桑枝、桂枝、威灵仙;恶心、呕吐者加旋覆花、竹茹;耳鸣如蝉者加蝉蜕、生龙骨、生牡蛎;气虚者加党参、黄芪;肝肾亏虚者加山茱萸、枸杞子;淤重者加桃仁、水蛭;形体肥胖者加焦山楂、泽泻、决明子。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2遍,于早、晚分服。1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升清止眩,化瘀祛痰。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王某,女,48岁。主诉发作性眩晕3年余。3年前冬天因天气寒冷,长时间伏案写作,自觉颈部酸困疼痛不适,继而出现发作性眩晕,伴左上肢麻木。近2天再发,头晕、恶心、呕吐、颈部活动受限。测血压15.7—9.3kPa
(118/70mmHg),舌淡暗,苔薄白略腻,脉弦细。颈椎X线侧位片显示:第3、4、5颈椎骨质增生。头颅多普勒
(TCD)检查提示:椎—基底动脉痉挛,供血不足。西医诊断:颈椎病,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中医诊断:眩晕,证属清阳不升,痰瘀内阻。治疗当以活血祛痰,通窍升清之法。处方:葛根、丹参各30g,天麻
(先煎)、红花、旋覆花
(包)各9g,川芎、地龙、桑枝、法半夏、陈皮、石菖蒲、竹茹各12g,当归、远志、茯苓各15g,炙甘草6g。每日1剂,水煎2遍,于早、晚分服。服药3剂眩晕症状明显减轻,呕吐止。上方去旋覆花、竹茹加泽泻继服6剂,患者症状基本消失,上肢麻木明显好转,又服6剂症状完全消失。继续巩固调理两周,患者临床诸症悉除而
[经验心得]中医认为,头为诸阳之会,营血不能上营头目则清阳上升受阻,头脑得不到充足的营血清气的供养则眩晕作矣。气血运行受阻,津液不能正常输布凝聚为痰,痰阻则清阳不升,故作眩晕,因此亦有“无痰不作眩”之说。本方以葛根为君药升清阳,解肌止痛;天麻平肝熄风,解痉镇静为治眩晕要药;当归、丹参、川芎、红花活血化瘀;地龙通络,白芍柔肝;石菖蒲、远志化痰开窍;半夏、茯苓、陈皮健脾燥湿;炙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具有升清止眩、化瘀祛痰之功效。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葛根中提取的葛根素能明显扩张脑微血管,增加脑血流量;丹参、当归、红花等具有增加血流量、改善脑血供功能;天麻具有显著的镇静作用。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眩晕的中医诊治精华(2)

Post by dreamsxin » Tue May 01, 2018 12:46 pm

葛根止眩汤

[药物组成]葛根30g,升麻10g,黄芪20g,丹参20g,当归尾、川芎、桃仁各12g,红花5g,石菖蒲10g,天麻10g,石决明30g
(先煎)。
[随症加减]恶心呕吐者加姜半夏、竹茹各12g;耳鸣者加蝉衣10g;颈肩强痛板滞不舒者加地龙、延胡索各12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l剂。
[功效主治]升清活血,镇静止眩。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88例患者,女,46岁。该患者3年前因年底工作紧张而觉颈酸痛,及突发眩晕、视物旋转、恶心呕吐而来本院急诊,以眩晕症收住人院。经查颈椎侧位片示:第3、4、5颈椎骨质增生;脑部多普勒检查示脑供血不足,诊断为颈椎病,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经治好转出院。间时有发作。今日起床时颈部酸痛板滞不舒,突发眩晕、视物旋转、恶心呕吐、不能睁眼,自服茶苯海明
(晕海宁),西比灵等无效而来就诊。脑部多普勒检查示:椎—基底动脉狭窄,供血不足,诊断如前。给予服葛根止眩汤,嘱静卧休息。服药5剂后眩晕止,再予10剂以巩固疗效,随访1个月未发,复查脑多普勒示脑供血改善。
[经验心得]本方以葛根为君药,查《伤寒论》葛根汤,以葛根为治疗项背强痛之要药,具升清阳、解肌之功能,现代药理学研究证实,葛根素能扩张脑血管,改善脑部血液循环,增加脑部血液供应。再配以黄芪、升麻以补气升清阳;配丹参、赤芍、当归尾、川芎、桃仁、红花活血化瘀,改善椎—基底动脉血液循环,使之畅通,从而改善脑部气血供应;石菖蒲引诸药走空窍;天麻、石决明具解痉镇静作用。故本方具升清、活血、镇静、止眩之功效。

葛蜈四白汤

[药物组成]葛根30~50g,蜈蚣1~2条,白芍30g,白蒺藜20g,白芷10g,白僵蚕10g,川芎20g,淮牛膝10g,甘草5g。
[随症加减]头痛易怒者加天麻10g,钩藤15g,菊花10g;气短、面色少华者加黄芪15g,党参15g,当归10g;腰痛,遗精者加熟地黄20g,山茱萸10g;咳嗽,痰多者加法半夏12g,陈皮10g;久病兼瘀者加郁金10g,红花6g。
[治疗方法]每日l剂,水煎,分2次口服。
[功效主治]疏肝祛风,化痰熄风,行气定眩。张某某,男,54岁。患眩晕症反复发作2年余,曾用异丙嗪等西药治疗效果欠佳。此次由情志不遂,恼怒而发,自觉头晕眼花,恶心欲呕,睁眼更甚。舌淡苔白腻,脉弦滑。血压16/10.6kPa。西医诊断:梅尼埃综合征。中医诊断:眩晕。证属肝风挟痰上扰清窍所致。拟葛蜈四白汤加味治疗。药用:葛根30g,蜈蚣2条,白芍20g,白蒺藜20g,白芷10g,白僵蚕10g,川芎20g,淮牛膝10g,法半夏10g,陈皮6g,天麻10g,甘草3g。每日1剂,水煎2次后分2次服。次日头晕明显减轻,连服3剂,眩晕消失,诸疾悉除,随访半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眩晕一症,前人论述颇多,有风、痰、虚、火诸说,以《素问·至真要大论》“诸风掉眩,皆属于肝”之论最为切要。们庙证指南医案·眩晕》诠释曰:“《经》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头为六阳之首,耳目口鼻皆系清空之窍,所患眩晕者,非外表之邪,乃肝胆之风阳上冒耳,甚至有昏厥跌仆之虞。”明确指出肝风上扰清窍为眩晕症的基本病因病机。葛蜈四白汤方中蜈蚣辛散,人肝搜经络之风;白蒺藜、白芷之辛温,疏肝祛风;白芍之酸甘,养血柔肝熄风;白僵蚕之辛平,平肝化痰熄风;川芎善通清窍,活血祛风;葛根之升,载诸药上行以祛风;牛膝之降,引气血下行以定眩;甘草调和诸药,使辛散适度。纵观全方,针对性强,升降相须,故效如桴鼓。

钩赭六君汤

[药物组成]钩藤,代赭石各20~30g,党参15g,白术、半夏、茯苓各10g,陈皮、甘草各5g,茯苓10g,陈皮、甘草各5g。
[随症加减]肝脉弦大,眩晕甚者加天麻、石决明;呕恶甚者加苍术15g,生姜10g;痰浊甚者加胆南星、石菖蒲;汗多心悸、面色咣白者加人参、煅牡蛎、煅龙骨;颈性眩晕者加枸杞子、山茱萸、巴戟天、白芍、全蝎、蜈蚣、葛根以补督通络;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者加水蛭、丹参、当归等。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取汁300ml,分2次服。
[功效主治]平肝熄风,健脾化痰。李某,女,70岁。头晕目眩3日,卧床不起,头部不能转侧,眼不能睁,否则觉天地旋转,不思饮食,食之尽呕。西医药治疗不效,转而求助中医治疗。脉右沉而左弦,舌苔薄白。辨证脾虚肝旺,胃气上逆,痰浊挟风上扰清窍。处方用钩赭六君汤:钩藤20g,代赭石20g,党参15g,苍术10g,茯苓15g,甘草6g,陈皮6g,半夏12g。针刺风池、印堂、神庭,症状当即减轻。服药5剂,症状大减,纳食正常,可下床行走,但行动较快或起床时仍稍作眩晕。守方又服lo剂而愈,随访10余年未发作。
[经验心得]钩赭六君汤中,钩藤为平肝熄风之晶,《本草纲目》载其主“大人头旋目眩”。《本草从新》谓其能“主肝风相火之病,风静火熄,则诸症自平。”代赭石为平肝降逆之品,用于眩晕急性发作有显著疗效,《医学衷中参西录》谓其:“能生血并能凉血,其质重坠又善能镇逆气、降痰涎、止呕吐、通燥结,用之得当,能建奇效……并其诚为救颠扶危之大药也。”方中二陈汤化痰,叫君子汤健脾。全方组合,融化痰、祛风、补虚、降逆之品于一体,故治眩晕甚为合拍。

归脾汤

[药物组成]黄芪50g,党参30g,白术15g,茯苓15g,当归10g,大枣10g,枣仁10g,龙眼肉25g,木香10g,炙远志10g,炙甘草10g,生姜2片。
[随症加减]若面色苍白者加熟地黄30g,阿胶30g;恶心呕吐者加法半夏10g,竹茹10g;脘胀纳呆者加枳壳15g,炒神曲、炒麦芽、炒山楂各15g;汗多者加浮小麦、龙骨、牡蛎各3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每日服1次。服10剂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健脾养心,益气活血。
[经验心得]归脾汤方中重用党参、黄芪补脾益气;当归、龙眼肉养血以生心血;茯苓、远志、枣仁养心安神;白术、大枣、炙甘草补脾和中;木香理气醒脾,以防补益之品滋腻滞气,共奏健脾养心、益气血之功。根据中医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的原则,选择具有升清阳和血养血的药物配入原方,从而取得了较满意的疗效。

桂枝茯苓丸

[药物组成]桂枝、茯苓、牡丹皮、桃仁、亦芍、白芍各10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天麻10g,钩藤20g,石决明30g,川牛膝20g,菊花10g;痰湿较甚者加陈皮、石菖蒲、半夏各10g;气血亏虚者加黄芪20g,当归10g;肝肾阳虚者加女贞子、早莲草各10g,枸杞子20g;恶心、呕吐者加旋覆花10g,代赭石30g;肢体麻木者加怀牛膝20g,稀莶草10g,广地龙10g;颈项不舒者加葛根20g,木瓜10g。
[治疗方法]水煎,分早、晚服,每日1剂。3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活血通脉,利水行瘀。
[经验心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多因椎—基底动脉血行不畅,脑失滋养所致。所以血淤阻络是本病的主要病因病机,当以化瘀通脉为治疗大法,采用桂枝茯苓丸加味治疗。方中桂枝辛温以活血、通血脉。现代药理学也证明桂枝有加强其他活血化瘀药的功效;水血同类,故用茯苓以利水行瘀、安正气;牡丹皮、桃仁活血化瘀;芍药调营阴,且桂枝、芍药一阴一阳,茯苓、牡丹皮一气一血,调其寒温,扶其正气;桃仁能破恶血。诸药合用,则瘀化脉通,脑脉通利,精血得以上注充养,脑缺血状态即可改善,恢复精明之府的功能,而眩晕可平。现代药理学研究也证明桂枝茯苓丸有改善血液流变性、抗血小板聚集等作用,从而可改善微循环。

化痰定眩汤

[药物组成]白术、茯苓、制半夏、郁金、陈皮、姜竹茹、石菖蒲、天麻、钩藤
(后下)各10g,泽泻15g。
[随症加减]脾肾阳虚者加党参10g,吴茱萸10g。肝阳上亢者加白蒺藜10g,石决明
(先煎)20g,兼有表证者加荆芥、防风各10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分2次服。2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调理脾胃,健脾助运,燥湿化痰。胡某,女,48岁。患者突发眩晕4天,伴恶心呕吐,以往有类似发病史10年,近2年来发作频繁,每年发作3—4次。查体:患者头晕目眩,视物旋转不能睁眼,恶心呕吐,胸闷,神疲乏力,左耳耳胀耳鸣,听力下降。检查:神志清楚,两耳鼓膜完整,眼球水平样震颤,电测听示左耳感应性耳聋,舌苔白腻,脉弦滑。诊断内耳性眩晕。证属脾虚湿困,痰浊中阻,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治以健脾助运化痰利水。给予化痰定眩汤,每日1剂,服用3剂后,症状明显缓解,头部可以转动。但多动时仍感头晕,耳鸣依旧,周身乏力。原方加党参los,连服用5剂后,诸症消失,惟听力未恢复,为巩固疗效,嘱患者原方服用1个疗程20剂。随访1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化痰定眩汤中用白术、茯苓、泽泻健脾助运,利水渗湿,湿去则无生痰之源,3药为本方主药。半夏、姜竹茹燥湿化痰,和胃止呕;石菖蒲化浊通窍。因气壅则痰聚,气消则痰消,方中加陈皮、郁金以理气化痰,使气顺痰消,则一身津液亦随气而顺;天麻、钩藤平肝熄风止眩。诸药合用,消补兼施,标本同治,共奏健脾助运、燥湿化痰、通窍利水之功,治疗耳源性眩晕,恰中病机,疗效满意。根据现代医药研究认为耳源性眩晕系各种原因致内耳膜迷路水肿,治疗主张镇静、扩张血管、脱水利尿改善内耳微循环为治疗原则。而药理学研究发现茯苓、泽泻、白术具有明显的利尿作用,且泽泻具有降低胆固醇及血糖作用,故可以改善局部微循环。天麻对中枢神经有镇静作用;半夏、竹茹对呕吐中枢有直接抑制作用而止呕吐,这与现代医学治疗原则亦有一定的共同之处。

化痰活血方

[药物组成]白术15g,法半夏15g,石菖蒲15g,竹茹10g,桃仁15g,丹参20g,葛根25g,红花6g,赤芍15g,川芎10g。
[治疗方法1水煎服,每日1剂,连服20天。
[功效主治]化痰活血,祛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眩晕
[经验心得]传统医学认为,眩晕的发生与痰的关系密切。朱丹溪云:“无痰不作眩。”但由于痰性黏滞,易阻碍气机,日久导致血瘀、痰瘀互结、壅塞脉道、清阳不升、脑府失养,发为眩晕。因此,结合病机及多年临床经验,在单一应用血管扩张药的基础上,配合中药化痰活血祛瘀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总有效率达89.6%。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丹参、桃仁、红花、赤芍、川芎可降低血液黏稠度,改善微循环;葛根有松弛血管平滑肌,扩张血管作用,可改善椎—基底动脉供血状态;半夏、石菖蒲等均有中枢镇静及止呕作用,对于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所致的呕吐、烦躁不安等自主神经功能紊乱的伴随症状有一定的效果。

化痰健脾方

[药物组成]泽泻30~60g,白术10~15g,姜半夏10g,陈皮10g,茯苓15g,牛膝15g,川厚朴6g。
[随症加减]眩晕较甚,呕吐频作者加竹茹、旋覆花、代赭石;肝阳偏亢者加天麻、钩藤、菊花、石决明;肝郁不疏者加柴胡、郁金、香附;肾阳虚者加肉桂、桂枝等。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400mi,早、晚2次分服。
[功效主治]化痰健脾,利水除痰。患者,女,50岁。患者眩晕反复发作十余年,经西医诊断为“内耳眩晕症”。近1周以来,病情复发,曾静脉滴注能量合剂、维生素C、维生素B6及口服甲氧氯普胺
(胃复安)、地西泮
(安定)等药治疗疗效差,故求治于中医。诊时患者头晕目眩,如物裹头、耳鸣、恶心呕吐,自觉视物旋转,不敢移动体位,动则晕甚,胸I:q纳少,舌苔白厚腻,脉弦滑。证届脾虚水湿不运,清阳受阻,拟化痰健脾为法。方药:泽泻30g,白术15g,姜半夏10g,陈皮10g,天麻10g,茯苓15g,怀牛膝15g,生代赭石30
(先煎)。每日1剂,水煎400ml,早、晚2次分服。服药5剂后,眩晕症状大减,呕恶已止,惟脾虚之象不能速愈,舌苔仍白腻,脉弦滑,用上方加减共服20剂,病获痊愈。随访1年眩晕未见再作。
[经验心得]随着现代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尤其是一些中老年妇女平素嗜食辛辣肥甘之品,伤于脾胃,健运失司,以致水谷不化精微、聚湿化痰、痰湿中阻、清阳不升,浊阴不降、蒙蔽清窍,故而引起眩晕。《金鉴》曰:“眩晕者,痰因火动也,盖无痰不作眩。”指出了其病因在痰。穷其生痰之源,当责之于脾。针对本病的病机,当以化痰健脾为法,故选用泽泻汤为主方加减治疗取得了较为满意的疗效。方中重用泽泻30~60g,利水除痰,白术补脾制水,从而使痰清湿化,临证时再结合舌苔脉症辨证施治,在上方的基础上灵活加减化裁,每获良效。

化痰开窍方

[药物组成]半夏、陈皮、荷叶、竹茹、天麻、防风各10g,茯苓、石菖蒲、菊花、牡蛎各15g,胆南星、人参各5g,泽泻20g。
[治疗方法]水煎20分钟,取200ml;人参另煎25分钟取汁50ml与其他药汁混合,共取250ml温服,每剂药煎2次,每日1剂,1周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健脾化痰开窍,平肝祛风定眩。李某,女,58岁。患者其子来院要求出诊。主诉:间断性头晕目眩,视物旋转伴恶心,呕吐3月余,加重3天。患者于3月前,不慎受凉引起发热发冷,即在当地诊所输液治疗
(具体用药不详)2天,发热发冷消失,但出现头晕房屋转动恶心呕吐
(呕吐物为胃内容物伴白色黏痰),双耳胀闷,胃脘胀满不适。曾住院治疗,出院后1周,复感外邪,前症再次诱发。在当地诊所治疗2天无效,要求中药治疗。现症:头晕目眩,恶心呕吐,呕吐物为白色黏液,耳内胀闷,动则加重,平卧则减,纳差,脘胀,舌质淡红、苔白腻,脉滑略细。查体:血压15.6/9.6kPa,神清语利,平卧于床,瞳孔等大等圆,双眼球运动正常,可见水平眼震,闭目难立症阳性,余未见异常。心电图、头颅CT均未见异常。TCD提示:椎—墓底动脉血流速度增快。电测听正常。根据脉症及病史,中医诊断为眩晕,证属脾虚湿停,痰浊内生,复感外邪,外风挟痰并走于上,上扰清窍,诱发眩晕。西医诊断为前庭神经元炎。中药治疗为化痰开窍,健脾和胃,祛风定眩。方药:半夏、竹茹、陈皮、荷叶、防风、天麻各10g,茯苓、石莒蒲、牡蛎、菊花各15g,泽泻、山药各20g,胆南星、人参
(另煎)各5g,生姜6g,砂仁8g。以上中药水煎15分钟后将砂仁放入再煮5分钟,取汁250ml温服。水煎2次,每日1剂。服用3天眩晕明显减轻,恶心呕吐止,效不更方,再进3剂,症状消失,已能下床活动,1年后随访,未再复发。
[经验心得]眩晕病机不外乎为风、痰、火、虚。病变与肝脾肾有主要关系。脏腑功能失调,如肝的疏泄功能失常,影响脾的运化功能,肾气不足,温煦失常,气不化水,湿停痰饮内生,久则化热,痰火挟内外之风并走于上,上扰清窍,则发眩晕。其中痰虚是发生眩晕的主要原因。故治宜健脾化痰开窍,平肝祛风定眩。正如《丹溪心法·头眩》说:“痰挟气虚并火上行,以治痰为主,挟补气及降火药。”方中半夏、陈皮、茯苓、生姜、竹茹、胆南星、泽泻以健脾化痰和胃止呕;石菖蒲、荷叶化痰开窍醒脾;天麻、牡蛎、防风、菊花平肝祛风定眩;用小剂量人参以补气健脾化湿,且防止胆南星苦寒伤胃。若有阴虚较盛者加生地黄20g。综观全方,具有健脾化痰开窍、平肝祛风定眩作用。使脾气健运、湿邪化、痰无化生之源,清阳之气上充于脑,脑腑清静,眩晕自去。

化痰潜阳方

[药物组成]天麻15g,半夏10g,陈皮15g,龟板15g,钩藤15g,胆南星6g,云苓15g,山茱萸10g,熟地黄15g,甘草6g。
[随症加减]伴头痛者加石决明20g,夏枯草20g;伴呕吐者加代赭石10g;肝火旺盛者酌加菊花20g,龙胆草6g;肝胆上亢、眩晕较甚者加鳖甲15g,牡蛎20g;脾虚纳呆者加党参30g,白术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平肝潜阳、化痰利湿。
[临床运用]治疗高血压性眩晕患者,男,48岁。自诉头痛、头晕3年余,加重伴呕吐1天。27日晚因情绪激动而突感旋转性头晕,伴恶心、呕吐胃内容物,当时测血压28/16.6kPa
(210/125mmHg),于当地肌注利血平后来我院就诊。急诊给予甘露醇及硝苯地平
(心痛定)、卡托普利治疗。拍颈椎X线片未见异常,排除颈椎病。查体:神志清,头晕不能站立,倦怠乏力,视物模糊,恶心未再呕吐,血压23.3/14kPa
(175/105mmHg),纳呆,睡眠差,二便调,舌质淡红,苔白腻,脉弦。中医诊断为眩晕,证属肝阳上亢、痰浊上蒙。治宜滋阴潜阳,清化痰浊。用基本方加代赭石10g,党参30g,白术15g。水煎服,每日l剂,连服3剂。继服硝苯地平
(心痛定)10mg,卡托普利12.5mg,每日3次。患者头晕明显减轻,测血压20/12kPa
(150/90mmHg),已能站立,仍乏力,舌质淡红,苔白,脉弦。停服西药,上方去代赭石再加鳖甲15g、牡蛎20g,以增强育阴潜阳之力,再服6剂,头晕尽除,可下地行走,胃纳好转,测血压19.3/12kPa
(145/90mmHg),痊愈出院。
[经验心得]眩晕是临床常见病,高血压导致的眩晕占相当大的比例。其病因多为肝阳上亢,阴不敛阳或痰浊壅遏、化火上蒙;因肝阴亏虚、肝火旺盛亦可炼液成痰,二者常兼有。临床所见多为虚实夹杂证。《素问·至真要大论》曰:“诸风掉眩,皆届于肝。”《丹溪心法·头眩》则指出:“无痰则不作眩。”《景岳全书·头眩》强调:“无虚不能做眩”。所以,临证治疗中应滋阴潜阳不忘化痰。方中天麻、钩藤可平肝熄风。《本草纲日》曰:“天麻为治风之神药……”熟地黄、山茱萸、龟板滋阴潜阳;半夏、陈皮、胆南星燥湿化痰;云苓健脾利湿;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共奏平肝潜阳、化痰利湿之功。

化痰枯淤方

[药物组成]黄芪15g,白术15g,甘草6g,半夏12g,陈皮12g,茯苓15g,泽泻12g,石菖蒲12g,郁金9g,远志12g,白芍12g,当归12g,怀牛膝12g,川芎9g,葛根12g,鸡血藤15g。
[随症加减]若脘闷纳呆者加白豆蔻仁、砂仁;恶心呕吐者加代赭石、旋覆花、竹茹;胸闷心悸者加瓜蒌、薤白;腰膝酸软、四肢不温者加附子、桂枝、杜仲。
[治疗方法]水煎,每日1剂,早、晚温服。3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健脾利湿化痰,活血化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
[经验心得]颈性眩晕属于中医“眩晕”范畴。中医认为“无痰不作眩”,饮食劳逸失当,伤于脾胃;或脾气呆滞,健运失司,以致水谷不化精微,聚湿生痰,痰湿中阻。则清阳不升,浊阴不降,蒙蔽清窍,发为眩晕。痰湿壅盛,病久痰阻血瘀,淤血阻络,使病情加重而缠绵难愈。故应“痰瘀同治”,治宜健脾利湿,化痰祛痰。方中黄芪、白术、甘草健脾运湿;半夏、陈皮、茯苓、泽泻利湿化痰;石菖蒲、郁金、远志化痰开窍;白芍、当归养血活血,使利湿不伤阴;怀牛膝、川芎、葛根、鸡血藤活血祛瘀,疏通经络。诸药相合,健脾利湿化痰,活血化瘀通络,使痰湿去、脾气健运、升清降浊,经脉畅通,脑髓得以充养,眩晕诸症自愈。

化痰止眩汤

[药物组成]天麻、白术、泽泻各15g,半夏12g,胆南星、陈皮各10g,茯苓30g。
[随症加减]肝阳偏亢者加钩藤、白芍、珍珠母;恶心者呕吐加代赭石、竹茹;耳鸣无产者加石菖蒲、郁金。
[治疗方法]水煎,每日1剂,分2次服。
[功效主治]熄风止眩,健脾化湿。吴某,女,52岁。反复头晕10余年,每因疲劳或情绪刺激而发,每年均发作1~2次。近几年发作较前频繁,每年3~4次,西医诊断梅尼埃病。现又头晕目眩,视物旋转,睁眼更甚、闭目稍安,耳鸣如潮,胸闷恶心,呕吐频作,形体肥胖,苔白腻,脉弦滑。辨证属痰浊内阻,蒙蔽清阳。治宜健脾化湿,祛痰降浊。以化痰止眩汤加味:天麻、白术、泽泻各15g,姜半夏12g,胆南星、陈皮、石菖蒲、姜竹茹各10g,茯苓、代赭石
(先煎)各30g。服3剂后头晕减轻,呕吐止。原方去代赭石,继用5剂,症状消失,继以六君子汤调理.随访1年未再发作。
[经验心得]化痰止眩汤为半夏天麻白术汤合泽泻汤加减而成。方中天麻熄风止眩,半夏、陈皮、胆南星燥湿祛痰;白术、茯苓健脾化湿;泽泻利水渗湿。诸药合用,使痰湿得化、清阳自升,眩晕可止。

化痰逐淤汤

[药物组成]黄芪、丹参各30g,天麻、赤芍、法半夏各10g,川芎、泽泻、党参各12g,何首乌、龙骨、珍珠母、葛根各20g。
[治疗方法]每天1剂,水煎服。1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熄风化痰,活血化瘀。
[临床运用]治疗气虚痰淤型眩晕症35例,痊愈(眩晕症状消失)14例,显效(眩晕明显减轻,可正常生活及工作)9例,有效(眩晕减轻,闭目即止,虽可坚持工作,但生活和工作稍有影响)9例,无效(眩晕无改善或加重)3例,总有效率为91.4%。
[经验心得]化痰逐淤汤方中以天麻、半夏熄风化痰,川芎、丹参、赤芍活血化瘀为主药;并重用川芎取其善走头面之性,以泄标实,正本清源;党参、黄芪补脾益气;何首乌滋肾,以治本虚,扶正气;葛根升举清阳;龙骨、珍珠母镇潜浮阳。诸药合用,痰瘀除,脉道通,正气充,清阳升,浊阴降,脑腑得养,眩晕悉平。

化痰逐瘀通窍汤

[药物组成]天麻、丹参,茯苓、葛根各15g,法半夏、炒白术各12g,石菖蒲、地龙、川芎各9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钩藤12g,焦山栀子、川楝子各9g;气血亏虚者加黄芪30g,升麻6g,当归12g;肾精不足者加山茱萸9g,怀牛膝、枸杞子各12g;痰湿重者加白芥子9g,宣木瓜12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服。半个月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健脾和胃,活血祛瘀通络。陈某某,女,48岁。1年内头昏目眩反复发作7次,多伴有恶心,且于劳累、情绪波动或失眠后发作。发作时轻则头昏头重,倦怠纳少;重则天旋地转,不能动弹,恶心呕吐清水痰涎。望诊见其形体偏胖,苔白腻,脉弦滑。曾查头颅CT、颈椎X线片、颈椎CT等均正常,每次发作时静脉滴注山莨菪碱、能量合剂或丹参针后可略缓解,但仍遗有轻度的头昏头重,口服西比灵胶囊或尼莫地平胶囊效果不明显,故来我处就诊。四诊合参,当后中医“眩晕”范畴,证属痰湿瘀滞,清窍失养,治拟健脾祛痰,活血通络。给予化痰逐瘀通窍汤加减:天麻、茯苓、炒白术各15g,法半夏、白芥子、宣木瓜、陈皮、胆南星各10g,地龙、川芎各9g,葛根、丹参各12g。水煎服,每日1剂。7剂后,自觉头昏头重减轻,继服2个疗程后,自觉症状完全消失,且随访1年多,再无复发。
[经验心得]眩晕的成因,历代有主风,主火、主虚、主痰之说,但对于反复发作的顽固性眩晕,多与痰、淤有关。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肥甘厚味太过,损伤脾胃,导致痰湿内生;此外,随着生活压力的不断增大,忧思多虑,肝郁乘脾,脾胃运化失职而致痰浊内生,复加久病失治,久而人络,脑之脉络失畅,妨碍气血运行,致使清窍失养,故反复发作眩晕。化痰逐瘀通窍汤以半夏、白术、天麻、茯苓、石菖蒲健脾和胃,燥湿祛痰,配以丹参、地龙,川芎、葛根以活血祛瘀通络。

黄连温胆汤

[药物组成]黄连、竹茹、炙甘草、生姜各6g,法半夏、枳实、陈皮、茯苓,降香(后下)各9g,白僵蚕、天麻、川芎各15g,防风、蔓荆子各10g,丹参30g。
[随症加减]伴有高血压者加用石决明、珍珠母各30g;伴有耳鸣,重听者加郁金、石菖蒲各15g;伴有脘闷,纳呆,腹胀者加白豆蔻仁、砂仁各9g,焦三仙12g;伴有颈项强硬者加白芍30g。
[治疗方法]水煎3次后混合,每日服3次,每日1剂。
[功效主治]健脾理气,清热化痰,清窍定眩。张某,女,68岁。患者眩晕反复发作3年,此次发作3天。患者于前日晨5点左右突起眩晕,不能张目,不能坐立,起即景物旋转,呕吐,口干口苦,大便日1次。血压:17.3—10.7kPa(130/80mmHz),舌红、苔薄黄,脉弦。诊断中医:眩晕;西医:梅尼埃综合征。中医辨证属痰热中阻,上扰清窍。遂投本方加石决明、珍珠母各30g治疗。服用1剂后能起床做家务,5剂后诸证消失,继服2剂巩固疗效。
[经验心得]中老年人体质虚弱,中气不足,脾失健运,痰浊内生,加之肾气日衰,肝阳偏亢,痰浊易于郁而化热,痰火上扰清窍,则头目眩晕,视物旋转;痰浊中阻,胃失和降,故恶心呕吐。《丹溪心法》:“头眩,痰挟气虚并火,治痰为主,挟补气药及降火药,无痰则不作眩,痰因火动。”故治疗采取健脾理气,清热化痰,清窍定眩法,用黄连温胆汤加味可收良效。方中半夏、竹茹清热化痰止呕;枳实、陈皮、茯苓、防风健脾理气胜湿,以杜生痰之源;白僵蚕、天麻熄风化痰;丹参、川芎、降香活血化瘀,以增强祛痰之功;川芎、蔓荆子引药上行,清利头目;甘草、生姜、大枣调和药性。诸药合用清化痰热,健脾定眩。

黄芪桂枝天麻汤

[药物组成]黄芪60g,桂枝10g,天麻12g,川芎15g,葛根20g,赤芍12g,地龙10g,法半夏12g。
[治疗方法]水煎,每日1剂。14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活血,化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
[经验心得]黄芪、桂枝、川芎有抗凝血、抗血小板聚集的作用,能使升高的血黏度降低,增强血管内皮抗血栓形成,扩张血管,缓解血管痉挛,降低血管阻力,提高脑组织供血、供氧能力;天麻有降低脑外周血管阻力、扩张小动脉及微血管、增加心脑血流量作用;葛根有扩张心脑及外周血管、改善心脑循环作用;地龙有抗凝血、抗血栓、降脂作用,可增加脑血流量;法半夏能抑制呕吐中枢,有利于消除眩晕证中的恶心呕吐症状。诸药合用,有利于消除椎动脉痉挛、缓解对交感神经的刺激、扩张脑动脉,从而改善基底动脉。

活血化瘀方1

[药物组成]丹参30g,川芎、当归各20g,桃仁、鸡血藤各15g,生甘草6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钩藤、夏枯草、天麻、菊花;痰浊中阻者加天麻、半夏、白术、茯苓;气血亏虚者加太子参、黄芪;肾精不足者加山茱萸,枸杞子、女贞子等。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
[功效主治]活血化瘀。仝某,男,65岁,农民,主因间断头晕3年,加重伴肢体麻木10天,于1998年6月12日人院。患者自1995年以来无明显诱因间断出现头晕,近lo天来头晕症状加重,动则更甚,恶心欲吐,伴肢体麻木、失眠少寐、倦怠乏力,舌质暗、舌边有瘀点、舌苔薄白,脉细涩。血压20/12kPa
(既往高血压病史12年,平时间断口服复方降压胶囊)。颈颅多普勒提示:脑动脉硬化,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证属气虚血瘀,治宜活血化瘀、益气通络。处方:黄芪、丹参各30g,川芎、当归各20g,桃仁、鸡血藤各15g,夜交藤、远志、牛膝各12g,竹茹10g,桂枝、生甘草各6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温服。另外,用5%葡萄糖注射液30ml、脉络宁注射液20ml,每日1次,静点。治疗10天,头晕症状基本消失,停静脉输液,继以上方调服月余,诸证消失,临床治愈出院,随访半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血瘀致眩晕的观点,早在明·虞抟就已提出,但未引起后人足够重视。祖国医学的眩晕与现代医学的脑动脉硬化、脑血管痉挛、颈椎骨增生所致的眩晕,病机基本相似,均屑淤血凝滞、闭阻脑之络脉,使血液运行缓慢、脑髓失养所致。现代医学已经研究证实,活血化瘀药物具有扩张周围血管、增加血流量、降低血管阻力、降低血液黏度、改善微循环及心脑血管流量等作用。因此,采用活血化瘀法治疗本病,颇合病机,瘀祛晕自止。

活血化淤方2

[药物组成]川芎15~30g,牛膝12g,蒲黄、羌活、广地龙各9g,益母草20g,水蛭5g。
[随症加减]
①肝风致瘀型;头晕耳鸣,急躁易怒,目赤口苦,大便干结者加钩藤、天麻;
②痰阻致瘀型:头晕如坐舟车,目不能睁,胸闷作恶,呕吐痰涎者加半夏、僵蚕;
③虚损致瘀型:头晕,神倦乏力,注意力难以集中,心悸失眠者加党参、当归。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
[功效主治]活血化瘀。
[临床运用]治疗37例,23例痊愈
(眩晕症状消失,有关实验室检查基本正常),9例有效
(眩晕症状减轻,实验室检查有改善),5例无效
(眩晕症状无改善),总有效率为86.4%。孙某某,男,70岁。头晕反复发作已4~5年。3日前再发,舌体发硬,言语含浑欠清,口角向右喁斜,流涎,肢麻,不寐。头部CT检查:右侧基底区腔隙性梗阻;颈椎X线摄片:C3~C4、c5~C6椎间盘突出。实验室检查:总胆固醇4.42mmol/l三酰甘油2.61mmol/L。舌苔薄白、根腻、舌左侧见瘀点,脉沉弦。用丹参注射液16ml静滴,每日1次,共10天。同时服中药:川芎15g,牛膝10g,蒲黄、羌活、制半夏、地龙各9g,益母草20g,茯苓、钩藤各12g,水蛭5g。7天后,眩晕大减,口角已正,舌体渐软,言语清楚,川芎减量为10g。继服7剂,眩晕除,血压稳定,复查三酰甘油降至1.8mmol/I。,头部CT示右侧基底节区陈旧梗阻。随访至今,眩晕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眩晕从淤血论治,重用川芎者,取其辛香走窜,善走头面,为血中气药;牛膝能使上逆之气血下行;益母草、羌活、地龙、水蛭、蒲黄化瘀以通脑络;且蒲黄、羌活、水蛭能降低血液凝固性及黏稠度,改善微血流及微血管形态。丹参注射液能扩张血管,与中药煎药合用,相得益彰。本方川芎量大,高血压患者应慎用。

活血涤痰眩晕方

[药物组成]川芎15g,赤芍20g,丹参20g,葛根30g,半夏15g,胆南星15g,石菖蒲15g,僵蚕10g。
[随症加减]属于肝肾阴虚,肝阳上亢者配合天麻钩藤饮;气血亏虚者配合归脾汤;痰浊中阻者配合半夏白术天麻汤。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2次,早、晚各服1次。1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行气活血,通脉祛瘀,温经升阳。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
[经验心得]方中丹参、赤芍、川芎,行气而活血,通脉而祛瘀;葛根、石菖蒲可温经升阳,通络开窍,使清阳得升,浊阴得降;半夏为治痰湿首选药物;僵蚕为燥湿化痰,温行血脉之品;胆南星既可行血祛痰,又能化痰消积;且葛根、石菖蒲可温经升阳,通络开窍,使清阳得升,浊痰得除,且葛根所含的葛根酮可改善心脑血液循环。上述化痰祛痰诸药相配,能行气化瘀,使痰瘀化散、气血流通,病症得解。

活血通络汤

[药物组成]当归25g,桃仁10g,红花12g,丹参20g,水蛭3g,白芍12g,川牛膝15g,降香12g。
[随症加减]肝肾阴亏者加生地黄、熟地黄各20g,枸杞子12g,生山药18g,女贞子15g,天冬12g;肝阳上亢者加代赭石25g,生龙骨15g,生牡蛎15g;气血亏虚者加党参15g,生黄芪30g,阿胶12g;痰浊上蒙者加天麻9g,制半夏12g,茯苓20g,陈皮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2次分服。10剂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活血通络,益气养血。
[临床运用]治疗老年性眩晕杨某某,女,62岁。患者头目眩晕?天余,时轻时重。伴心悸气短,神疲肢倦,面色黯滞不华,舌质黯红有瘀斑,脉细涩。中医辨证:眩晕。证属瘀血阻络,气血不布,脑失所养。治以活血通络,益气养血。方药:当归20g,桃仁10g,红花18g,丹参20g,水蛭3g,白芍12g,降香12g,川牛膝15g,党参15g,生黄芪30g,熟地黄15g,阿胶12g,炙甘草6g。上药服5剂后头晕目眩症状缓解,余证减轻;照上方续服5剂,症状消失,病告痊愈。随访至今未复发。
[经验心得]对于瘀血阻络型老年性眩晕,在临证时还须辨明虚实不同而分别治之。实者系血瘀日久生热、生痰,痰瘀阻塞清窍,治宜活血通络、清热化痰;虚者系淤血阻滞经脉,气血不能上达,脑失所养,治宜活血通络、益气养血。而上述基本方药重在活血通络,故在具体应用时还应根据病情虚实之不同,酌情配伍相应药物,达到标本兼顾、药证相宜,方能收到理想的效果.

活血逐淤祛湿化庆汤

[药物组成]葛根30g,丹参30g,木瓜20g,红花10g,鸡血藤30g,川续断15g,桑寄生15g,穿山甲
(代)20g,刺蒺藜10g,菊花15g,半夏10g,茯苓15g,天麻10g,陈皮10g,川芎10g,甘草10g。
[随症加减]颈项头痛加姜黄10g,呕吐加竹茹10g;气血两虚加当归15g,黄芪30g。
[治疗方法]诸药用40~C温水加高度白酒浸泡2小时后煎服,每日l剂。7~14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活血逐瘀,祛湿化痰,清阳升,浊痰清,补气养血。
[临床运用]治疗血瘀痰湿型眩晕300例,痊愈
(眩晕消失)268例,显效
(眩晕减轻,闭目即止,间断发作)32例,总有效率为100%。张某,女,60岁。头晕,视物旋转,颈项转侧加重,伴恶心,无耳鸣及听力下降,无视物成双,无肢体活动障碍。口淡无味,头重昏蒙,倦怠嗜卧,舌淡润有齿痕,苔白腻,脉弦滑。血压16/10kPa(120/75mmHg)。头颅CT未见异常。心电图正常。血流变提示高黏血症。脑血管超声提示:左侧椎动脉流速偏低。西医诊断为椎动脉型颈椎病。中医诊断为眩晕,属痰瘀互结,壅滞血脉,脑腑失养。治宜祛湿化痰,活血逐瘀。治以活血逐瘀祛湿化痰汤加减:葛根30g,丹参30g,菊花15g,陈皮10g,半夏10g,茯苓20g,木瓜20g,刺蒺藜10g,天麻10g,川续断15g,桑寄生15g,穿山甲(代)20g,红花10g,鸡血藤30g,当归10g,黄芪30g,川芎10g,甘草10g。全药加入100ml高度白酒,40°C温水加到超过药面,浸泡2小时,煎煮20分钟取汁400mi,每次服200ml。共服10剂痊愈。随访1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眩晕患者以本虚标实多见,本虚以脾肾亏虚为主,标实以风、痰、瘀为着。人至中老年,各脏腑功能趋于衰退,脾肾亏虚,加之饮食不节,七情劳伤,均可导致健运失职,而痰浊内生、阻滞脑脉、痰阻血瘀、清阳不升、脑腑失养发为眩晕。治宜标本兼治,以利湿化痰、活血祛瘀为大法,兼以补气养血、补脾益肾。采用自拟活血逐瘀祛湿化痰汤治疗。头为诸阳之总会,项为诸阳之通道,故用葛根升举清阳;丹参、红花、川芎、鸡血藤活血化瘀;陈皮、茯苓、木瓜、穿山甲、天麻熄风化痰祛湿;川续断、桑寄生补脾肾益精髓;黄芪、当归补气养血,血随气行,瘀去新生,脉道通;刺蒺藜、菊花明日清头风而止眩晕;甘草甘缓调和。诸药合用,活血逐瘀,祛湿化痰,清阳升,浊痰清,补气养血,瘀去新生,脑以养经脉通而眩晕止。本方剂中所用葛根、丹参,经现代药理学研究其有效成分难溶于水,而易溶于乙醇,为充分发挥其疗效,故将全药用40~C温水加100ml高度白酒浸泡约2小时煎煮后服用,临床效果会更好。

加味半夏白术天麻汤

[药物组成]半夏15g,天麻15g,茯苓2g,泽泻20g,白术20g,陈皮15g,桂枝15g,柴胡15g,葛根15g,党参20g,石菖蒲15g,甘草log。
[随症加减]眩晕重者加天南星、白附子;气虚神疲欲睡者加黄芪;脾阳虚者加附子、干姜¨S吐频繁者加生姜、代赭石;胸闷不除者加瓜蒌、薤白;头痛女0刺或抽掣作痛者加全蝎、延胡索、蔓荆子。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
[功效主治]温运中阳,和胃降逆,振奋中阳。
[经验心得]加味半夏白术天麻汤由半夏白术天麻汤与苓桂术甘汤加减而成,其功效温运中阳而化饮,和胃降逆而止呕,振奋中阳而痰饮自除,切中眩晕之病机。正如《脾胃论》云:“是太阴痰厥头痛,非半夏不能疗:眼黑头眩,风虚内作,非天麻不能除。”二者合用为治风痰眩晕之要药。茯苓、党参、白术健脾利湿,可杜痰之源;桂枝通阳化气,以行痰饮水湿杜饮之根;半夏降逆止呕;泽泻利水而不伤阴;葛根、柴胡、石菖蒲开窍而升清阳。清阳升而浊阴自降,眩晕乃愈。治疗中还发现,此方对于湿痰咳嗽、脾虚带下症也有很好的疗效。

加味补血汤

[药物组成]生黄芪30g,当归15g,龙眼肉15g,真鹿角胶15g,丹参30g,明乳香9g,明没药9g,甘松6g,葛根30g。
[随症加减]脉弦、面红、大便干、血压高者加生大黄6g,钩藤60g,菊花15g,川牛膝15g;舌质暗、脉涩弱、面色黄屑气虚血瘀者加黄芪60~90g,水蛭6g,地龙10g,川芎15g;口黏腻,舌苔厚腻者加天麻10g,泽泻15g,胆南星15g,茯苓20g;口干、舌苔少、脉弦、耳鸣者加生地黄20~30g,山茱萸10g,桑椹子10g。
[治疗方法]水煎日1剂,分早、晚2次口服。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养血,滋补肝肾,活血祛瘀。
[临床运用]治疗中老年人眩晕
[经验心得]祖国医学对本病论述颇多,《灵枢·口问》篇曰:“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灵枢·诲论》云:“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张景岳强调“无虚不作眩”。他说:“眩运一症,虚者十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倡导在治疗上应以治虚为主。人到中老年,则气血不足、肾虚髓少,出现椎动脉供血不足、脑动脉硬化及椎—基底动脉系统血管痉挛、狭窄等病理改变,均可引起眩晕。用加味补血汤加减,有益气养血、滋补肝肾、活血祛瘀、缓解血管痉挛、改善血流的作用,药证相符,故疗效显著。

加味补中益气汤

[药物组成]炙黄芪25g,全当归12g,炒白术9g,广陈皮9g,炙升麻9g,软柴胡9g,潞党参15g,紫丹参12g,炙地龙9g,炒白芍12g,何首乌、何首乌藤各15g,生甘草9g。
[治疗方法]每日l剂
(煎2次,均浓缩成约150ml,分2次口服),连续服用4周。
[功效主治]益气补血,升清养脑,健脾化痰湿。
[临床运用]对用加味补中益气汤治疗的400例颈性眩晕
[经验心得]治疗椎动脉型颈椎病、颈性眩晕患者的气血不足、清阳不升、脑失所养是致眩晕的根本。其病本于虚,可兼有痰湿瘀阻或肝阳偏亢者,故治法当以益气补血、升清养脑为主,健脾化痰湿为辅。从400例椎动脉型颈椎病、颈性眩晕患者资料看,失眠多梦伴有率相对较高。伴有失眠多梦者可在基本方中酌加酸枣仁、炙远志以养心安神;如其相火偏旺者可酌加川黄连、龙骨、牡蛎、天麻、钩藤;伴有恶心呕吐者可酌加旋覆花;若纯为肝阳上亢而眩晕者宜选镇肝熄风或羚角钩藤汤等。

加味龙胆泻肝汤

[药物组成]龙胆草20g,柴胡、车前子(单包)、续断、泽泻、益母草、夏枯草各15g,木通、生地黄、栀子、黄芩、甘草各10g。
[随症加减]头胀面红者加菊花、钩藤;失眠多梦者加酸枣仁、夜交藤;腰酸膝软、夜卧不安者加桑寄生、牛膝;脑血栓形成者加桃仁、地龙、全蝎;心绞痛者加丹参、延胡索。
[治疗方法]每日1剂,每剂水煎2次,将2次药液混合后分早、晚2次温服。1个月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泻肝火,利湿热,补肝肾,降血压。
[经验心得]方中龙胆草苦寒泻肝火,除下焦湿热;栀子、黄芩苦寒泻火;木通、车前子、泽泻清利湿热;续断、生地黄滋补肝肾,使邪去而不伤正;夏枯草清肝火;益母草活血;柴胡调达肝气;甘草健中缓肝急,诸药配用泻肝火,利湿热,补肝肾,降血压。现代药理学研究证明夏枯草、益母草有良好的降压作用,车前子、木通、泽泻有增强利尿之作用,故又可通过利尿而降压。

加味痛泻要方

[药物组成]白术30g,白芍24g,陈皮20g,泽泻30g,珍珠30g,防风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健脾化痰、消饮除湿、育阴平眩、熄风潜阳。
[临床运用]治疗耳源性眩晕
[经验心得]痛泻要方本是治疗肝强脾弱之腹痛、泄泻证。但耳源性眩晕在临床表现上既有脾虚的一面,又有肝旺的一面,二者在病机上极有相似之处。根据异病同治的原则,故将本方用于眩晕之治疗。方中以大剂量白术健脾运中,燥湿利水,扶土培本,以绝生痰之源;重剂泽泻淡渗利湿,行水消痰,祛除停积之饮;陈皮燥湿化痰,理气调中,降逆止呕。上药相合,脾健,湿除,痰消,饮泄,呕止,特为中州痰湿而设。风阳所作,当责之于肝,故重用白芍养肝阴,柔肝体,平肝亢,调和肝脏之阴阳,使风阳收敛而自降;珍珠母咸寒清热,平肝潜阳,以重镇亢逆之风阳;防风为风药之润剂,取其祛风平眩,调畅肝气之功。上药相伍,阴复,阳潜,风熄,火清,眩平,是为潜熄风阳而用。综上所述,本方补泻兼施,标本同治,肝脾两调,药切病机,共奏健脾化痰、消饮除湿、育阴平眩、熄风潜阳之功,故用于耳源性眩晕,疗效显著。

加味温胆汤1

[药物组成]法半夏12g,陈皮9g,茯苓12g,甘草3g,枳实10g,竹茹9g,黄连6g,泽泻12g,白术12g,生姜3片,红枣3枚。
[随症加减]伴口苦心烦者加山栀子;晕动旋转甚者加天麻;耳鸣重听者加石菖蒲¨区吐频繁者加代赭石。
[治疗方法]每日l剂,水煎2次取汁300ml,分2次内服。连服1周,待症状完全控制后改服六君子汤。
[功效主治]燥湿祛痰,健脾和胃,清中化浊。
[临床运用]治疗内耳性眩晕症
[经验心得]本病的病因虽有风、火、痰、瘀及虚、实等不同,但多见痰浊中阻或郁而化热、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清窍蒙蔽,故症见头目眩晕、视物旋转、轻者闭目则止,甚者如坐舟车,重则仆倒。伴见恶心,呕吐痰涎,胸闷纳呆,眼球震颤,耳鸣耳聋;重者汗出,面色苍白,苔白腻或黄腻,脉弦滑或细滑。而加味温胆汤即以黄连温胆汤加白术、泽泻组成。方中二陈汤加白术燥湿化痰,健脾和胃;加入竹茹、枳实涤痰降逆;泽泻助茯苓利水化浊;黄连清热除烦。全方共起燥湿祛痰、健脾和胃、清中化浊之效,使清升浊降,眩晕自除。

加味温胆汤2

[药物组成]法半夏10g,枳实10g,茯苓12g,陈皮10g,姜竹茹10g,炙甘草3g,天麻10g,珍珠母30g(先煎),蔓荆子10g,菊花10g,生姜3片,大枣4枚。
[随症加减]气血两虚者加黄芪12g,当归12g;耳鸣、耳聋者加石菖蒲20g;肾阴不足者加女贞子15g,枸杞子10g;心烦失眠者加炒枣仁20g;头痛者加川芎12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7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健脾祛湿,涤痰化饮,理气和中止呕,平肝熄风。
[临床运用]治疗内耳性眩晕症谢某,女,39岁。患者诉头晕间断发作2年余,复发并加重3天。患者头目眩晕,视物旋转,耳鸣如蝉,不敢言动,需闭目静卧,伴恶心呕吐,汗出,听力渐进性减退。舌苔白厚腻,脉濡滑。听力检查重振试验阳性,声反射有重振。甘油试验阳性.脑电图及颅脑CT检查正常。西医诊断为内耳性眩晕症,中医诊断为眩晕,证后痰浊内蕴,风痰上扰,胃气上逆。治以燥湿化痰、健脾和胃。处方:法半夏10g,枳实10g,茯苓12g,陈皮10g,姜竹茹10g,炙甘草3g,天麻10g,珍珠母30g
(先煎),蔓荆子10g,菊花10g,生姜3片,大枣4枚。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服药3剂后眩晕、耳鸣、呕吐即止,能起床活动。效不更方,再服5剂,听力恢复,随访2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温胆汤是由二陈汤化裁而来,名为温胆,实为清胆,方由半夏、陈皮、茯苓、炙甘草、竹茹、枳实、生姜、大枣八味药组成。方中半夏燥湿化痰、降逆和胃;陈皮理气化痰;茯苓健脾渗湿,湿去则痰消;竹茹清热化痰,和中止呕;枳实行气消痰,使痰随气下;姜、枣、甘草益脾和胃。诸药合用可理气化痰,清胆和胃,再加治眩之要药天麻以平肝熄风。珍珠母平肝定眩;蔓刑子、菊花清肝经风热,清利头目。本方具有健脾祛湿、涤痰化饮、理气和中止呕、平肝熄风的作用。使脾健痰消、气机复常,而眩晕可定。临床上随症加减,使药证相合、切中病机,遂获良效。

加味小半夏加茯苓汤

[药物组成]制半夏、泽泻、茯苓各30g,生姜25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天麻、钩藤、菊花等;肝肾阴虚者加熟地黄、女贞子、枸杞子等;肾阳不足者加仙灵脾、肉桂、怀牛膝等;气血亏虚者加黄芪、党参、当归、阿胶等;兼有淤血者加桃仁、红花、川芎、川牛膝等。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服。5剂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利湿化痰,平肝潜阳,补养气血。患者,女,43岁。主诉:反复发作性眩晕5年,再次发作4天。5年来眩晕症状经常发作,平均2个月即发作1次,频发时几乎每周1次。每次发作时大多采用西药静滴能量合剂、甘露醇等治疗,效果均不理想。就诊时自述眩晕、胸闷、心慌、恶心、纳呆,活动后诸症加剧,伴体倦无力,四肢懒动,动则汗出。3年前被确诊为颈椎病,无高血压、冠心病史。辨证屑脾气虚弱,气血不足。治拟健脾助运,补益气血。处方:炙黄芪、制半夏、茯苓、泽泻、熟地黄、生薏苡仁各30g,白术、白芍各12g,当归15g,党参、川芎、桂枝各10g,生姜25g。每日1剂,水煎服。药服5剂后,眩晕症状即已缓解,精神体力明显好转,诸症减轻。守上方继服10剂,诸症皆除,随访3个月,眩晕未再复发。
[经验心得]不论何种证型的眩晕,其病机多携痰挟水兼湿。古人云:“无痰不作眩”即是此理。如肝中阴津亏虚,虚火上炽、灼伤阴液,即凝炼成痰,虚阳挟痰热上扰清窍而成眩晕;若气血丐虚,脾失健运,肺失肃降,水湿滞留,聚湿生痰,而成眩晕;又如饮食不节,湿痰之邪壅阻中焦,皆可导致清阳不升,头脑失于温煦而成眩晕;若肾中阴精不足,阳气失于依附濡养,而又使元气亏乏.脾肾虚弱,水津代谢不能正常进行,易生痰湿之邪,以致阻遏气机而成眩晕。因此,治疗应在结合分型施治的基础上,皆于方中重用半夏、泽泻、茯苓、生姜诸药,以期达到利湿化痰、祛除病邪的作用。

加味泽泻汤1

[药物组成]泽泻30g,漂白术12g,云苓12g,炙桂枝9g,甘草6g,天麻10g,法半夏10g。
[治疗方法]水煎,口服,每日1剂,分2次煎服。连服7天。同时给予利多卡因50~80mg加入50%葡萄糖液50ml中静脉缓慢注射。
[功效主治]健脾温阳,利水化饮,降逆止呕。章某,女,40岁。晨起突然出现头晕,视物旋转,如坐舟车,双目紧闭,水平位眼颤,恶心呕吐,持续右侧耳鸣,面色苍白,头面自汗,睁眼及挪动肢体即诱发呕吐,发作2小时未缓解而求诊。查体”b肺无异常。1984年以来有类似发作,逐渐加重,右耳听力减退,本次发作时间最长,舌体胖大、质淡红,苔薄白,脉弦滑。诊断:梅尼埃综合征,中医辨病为眩晕,证属脾胃阳虚、痰饮上犯。治宜健脾温阳,利水化饮,降逆止呕。方法:立即给予利多卡因200mg,加入5%葡萄糖液500ml中静脉滴注,每分钟40滴,并肌内注射山莨菪碱lOmg,30分钟后自觉症状明显改善,3天后起床活动,同时给予加味泽泻汤。处方:泽泻30g,漂白术12g,云苓12g,炙桂枝9g,甘草6g,天麻10g,法半夏10g,代赭石30g。水煎服,每日1剂,3天后诸症消失,再服4剂停药,随访3年未见发作。
[经验心得]加味泽泻汤是泽泻汤、苓桂术甘汤和半夏白术天麻汤的合方
(前2方出《金匮要略》,后者出《医学心悟》),三方均为治眩经典名方,尤以泽泻汤为殊。《类聚方广义》云:“支饮冒眩者,其剧者,昏昏摇摇,如居暗室,如坐舟中,如步雾里,如升空中,居屋床褥,回转如走,虽瞑目敛神,复然,非此方则不能治。”对脾胃阳虚,痰饮眩晕之证,使用泽泻汤,重用泽泻至30g,伍以温阳化饮之苓桂,佐以降逆止呕、燥湿化痰之半夏,以及祛风定眩之要药天麻,每获良效。急性发作配合利多卡因,有明显协同作用,取效快捷,无不良反应,近期和远期疗效均佳,是一种及时控制症状和预防复发的有效治法。利多卡因抗眩晕与其镇静药理有关。它具有通过抑制前庭神经兴奋而表现抗眩晕和调整自主神经功能失衡作用。山莨菪碱为一种抗胆碱药,具有调节自主神经功能和扩张小血管作用,能解除内耳血管痉挛,改善血供,促进迷路淋巴液产生和回流,从而消除水肿,改善眩晕症状,伍以利多卡因有明显协同作用。

加味泽泻汤2

[药物组成]泽泻)8g,白术12g,法半夏12g,陈皮8g,石菖蒲6g,丹参10g,茯苓15g,黄连6g,吴茱萸3g。
[随症加减]兼脾虚者加党参15g,薏苡仁15g,生甘草5g;兼肝肾不足者加枸杞子10g,女贞子12g,旱莲草12g:兼郁热者黄连加倍,加胆南星6g,山栀子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
[功效主治]活血祛瘀,养血安神,健脾利水胜湿。
[临床运用]治疗内耳眩晕症患者,女,45岁,因头晕目眩反复发作20余年,再发3天来诊。3天前患者因工作繁忙,休息不佳又出现头晕目眩、恶心呕吐、耳鸣,听力下降,经服山莨菪碱
(654—2)、西比灵及输液等治疗,诸症未见明显好转,而来我处求诊,来诊时被家属抬入诊室,患者闭目平卧、面色苍白、表情痛苦,双目震颤不已,舌淡红、苔腻黄、脉濡缓。查体:体温36.50c,脉搏每分钟62次,血压12/8kPa睑结膜红润,颈项软,心音略低钝,律齐,无病理性杂音,双肺(一),神经系统(一),余无异常体征。实验室检查:心电图、脑电图均无异常,三大常规正常。拟诊“内耳性眩晕”。中医诊断为“支饮冒眩”。症属痰饮内停,上蒙清窍,兼有郁热,方拟加味泽泻汤倍黄连,加胆南星6g,山栀子10g,3剂,水煎服。二诊,渚症明显好转,舌淡红,苦微黄腻,再服5剂。三诊,头晕目眩等来时诸症基本消失,患者略感乏力,纳差,痰热之邪已祛,但脾虚之象渐显,拟加味泽泻汤去黄连、吴茱萸,加条党15条,薏苡仁15g,生甘草5g,服5剂。四诊患者头晕偶作,纳食增加,精神尚可,夜寝欠安,腰酸软、舌红、苔少。脉细弦,为病之痰热之邪尽祛,肝肾不足之象渐显。改投加味泽泻汤去黄连、吴茱萸、石菖蒲,加枸杞子10g,旱莲草12g,女贞子12g,条党15g,服5剂。五诊,患者无何不适感,形如常人,嘱其继服上方20余剂以巩固疗效,随访5年至今眩晕等症状未再发作,食佳体强,精神良好。
[经验心得]加味泽泻汤中,重用泽泻,以利水除饮。白术补脾制水,二者为治“心下支饮”之要药,陈皮、法半夏、茯苓为二陈汤,其亦为治“痰饮”之常用效方。黄连配吴茱萸,辛开苫降,清火散郁,调畅气机,尤其对恶心呕吐剧烈者效佳;石菖蒲具有化湿豁痰,辟秽之效,可祛蒙清窍的痰浊之邪;丹参具有活血祛瘀,养血安神之功,可助前述之药祛除痰饮之功。诸药配用,可使停于心下之水饮祛除,升清降浊而“冒眩”之病清除。党参、薏苡仁、生甘草具有健脾利水胜湿、脾之健运得司,则痰饮之邪无从以生;枸杞子、女贞子、旱莲草同用,共奏滋补肝肾,滋水涵木之功,以补其肝肾之不足,则肝阳得抑,髓海得充而无作“冒眩”。山栀子可除三焦之郁火;胆南星具有清热化痰熄风之功;黄连重用。此三者可协同清郁热、泄痰饮之功,故适用于兼有郁热之“冒眩”。

健脾化痰汤

[药物组成]杜仲30g,仙茅30g,仙灵脾30g,葛根30g,天麻20g,茯苓20g,白术15g,桑寄生208,法半夏10g,黄芪30g,当归15g,川芎15g,甘草10g。
[随症加减]伴有头目胀痛、耳鸣等肝阳上亢表现者加生石决明30g,钩藤15g;伴有形寒肢冷、健忘恍惚、智力减退等肾精不足表现者加熟地黄30g,山茱萸15g,菟丝子15g;伴有胸腹满闷、恶心欲呕等痰浊壅盛表现者加制胆南星10g,白豆蔻仁10g;伴舌质紫暗、淤血明显者加赤芍10g,地龙10g。
[治疗方法]每日l剂,分2次服。7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健脾补肾,活血化痰。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
[经验心得]历代医家治眩多从痰从虚论治,以化痰补虚为法,而痰之来源多责之于脾,脾为生痰之源,患者多为年老久病之人,脏腑亏耗,脾肾不足,脾虚失运,痰湿中阻,肾虚不能温煦,痰湿不化,痰浊阻滞,血行不畅,淤血内停。脾肾亏虚、痰瘀内阻是本病基本病机,治疗上要健脾补肾,活血化痰。治疗本病药物剂量宜偏大,温通为主,否则难以取得满意的疗效。葛根素是一种野生葛根的提取物,能够阻断β受体,降低血中儿茶酚胺的含量,具有扩张冠状动脉和脑血管的作用,可明显改善椎·基底动脉血流量,与中药煎剂并用可明显改善椎动脉供血,迅速缓解临床症状,对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具有良好疗效。

健脾祛淤熄风方

[药物组成]丹参25g,党参、黄芪各20g,何首乌18g,白术、茯苓、法半夏、葛根各15g,天麻10g,炙甘草6g。
[随症加减]偏痰浊壅盛者加竹茹15g,陈皮8e;偏气滞血淤甚者加川芎20g,当归12g;阴虚者加白芍、生地黄各15g:腰膝酸软者加杜仲、山茱萸各15z;伴手足麻木、颤动者加鸡血藤、威灵仙各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活血、祛瘀熄风,健脾化痰。林某,女,53岁。头晕反复发作1年,伴恶心呕吐。曾摄X线片和做心电图,未见异常。MRI诊为脑动脉硬化。TCD提示为椎—基动脉系统供血不足。就诊当日上午,突发旋转性眩晕,不能睁眼,恶心呕吐,纳呆,面色萎黄,神疲乏力,胸闷气短,双上肢颤动,舌淡暗、苔薄白,脉细涩。血压18/10.5kPa。西医诊为脑动脉硬化症,椎—基动脉供血不足。中医诊为眩晕,证属气血亏虚,痰瘀阻络,肝风内扰,脑腑失养,拟健运脾胃,化痰祛瘀熄风为法。方用丹参25g,党参、川芎、黄芪各20g,何首乌18g,鸡血藤、法半夏、白术、茯苓、葛根各15g,当归12g,天麻10g,炙甘草6g。每日1剂,水煎服,连服5剂。二诊:眩晕明显减轻,呕吐止,纳可,口苦,腰膝酸软,舌脉同前,于前方再加山茱萸、白芍各15g,服5剂。三诊:症状基本消失,自觉乏力神疲,上方加重北黄芪、党参各30g,川芎减至10g,连服15剂调理巩固疗效。1个月后行TCD检查,大脑动脉及椎—基动脉供血基本正常,随访1年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方中四君子汤健运脾胃,“脾为后天之本”,治本应以此为根据,黄芪益气生血,何首乌滋肾,以治本虚,扶正气;天麻、法半夏熄风化痰;重用丹参,取其为活血化瘀之要药,能抗凝,抑制动脉粥样斑块的形成;葛根升举清阳,现代药理研究学证明葛根能扩张脑血管,增加脑血流量,能较好改善脑部微血液循环。诸药合用,药精效专,痰瘀风悉除,脉络通,生化之源足,清阳升,浊阴降,脑腑得养,眩晕则平,故能收到满意疗效。

健脾活血汤

[药物组成]半夏、云苓、白术、陈皮、天麻、川芎、当归、红花、丹参、葛根、甘草。
[随症加减]若有口苦而干者酌加黄连、竹茹;若呕吐频作者加代赭石、姜竹茹;若耳鸣重者加郁金、石菖蒲。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健脾祛湿,活血化瘀。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
[经验心得]本病的主要病机为脾虚痰阻血瘀,基于此,以健脾活血为论治准则。选用半夏白术天麻汤为基础组方,方中二陈健脾燥湿祛痰;天麻既为熄风要药,又有通经活络之功;川芎、当归、红花、丹参活血化瘀;葛根引诸药直达病所,则眩晕自愈。

降压汤

[药物组成]菊花、白芍、黄芩各12g,石决明(先煎)、牡蛎(先煎)各30g,何首乌、夏枯草、熟地黄、生杜仲各12g,甘草10g。
[治疗方法]石决明、牡蛎先煎2小时后与余药共煎l小时,每日1剂,分2次温服。1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滋肝阴、平肝阳。
[临床运用]治疗高血压眩晕
[经验心得]肝阳上亢型高血压患者,患者肝肾阴虚为病理基础,肝阳上亢,阳热上扰,出现头晕、头胀、头懵等症状。根据治病必求于本的原则,治疗时应滋补肝肾,在此基础上平肝潜阳,以求阴阳平衡,达到平肝潜阳的目的。本方来源于《医学衷中参西录》中的镇肝熄风汤,其功能镇肝熄风、平肝潜阳,主治肝阳上亢、气血并走于亡的眩晕、头胀、头懵。方中熟地黄、何首乌滋补肝肾;菊花、石决明、牡蛎平肝阳熄肝风;黄芩与夏枯草清肝热;石决明平肝效果颇佳。黄芩经现代药理学研究证明有扩张血管作用;生杜仲有降血压作用。诸药合用具有滋肝阴平肝阳的功效,治疗肝阳上亢型高血压效果显著。

解痉止眩汤

[药物组成]当归20g,葛根20g,白芍30g,天麻10g,钩藤(后入)12g,骨碎补10g,茯苓10g,水蛭粉(吞服)3g。
[随症加减]伴胸闷恶心加陈皮、姜半夏;伴耳鸣加桑寄生、怀牛膝:口渴不欲饮,倦怠困重加桂枝、苍术;伴上肢麻木加细辛、苏木。
[治疗方法]上药水煎服,每日1剂,煎2次分服。
[功效主治]行血活血,补肾养肝熄风,化痰定眩。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
[经验心得]方中当归养血兼能行血活血,配合水蛭活血化瘀通络,能直接扩张血管,降低血管阻力及血黏度,增加血流量,对局部缺血有明显的改善作用。葛根引清降浊,升发清阳。现代药理学研究认为其含葛根素,主要成分为单一的4,7—二羟基8—2—D葡萄糖黄酮苷,具有。受体阻滞药作用,可缓和地降低血压、减慢心率、扩张脑血管、改善缺血组织的供血。本晶还能降低胆固醇和血液黏稠度,抑制血小板聚集,改善心、脑、肾等重要脏器的微循环。白芍调肝脾和营血,缓解痉挛,配骨碎补、天麻补肾养肝熄风;茯苓健脾化痰定眩;钩藤平肝潜阳,配合天麻增强熄风之功。

解郁定眩伙

[药物组成]柴胡、防风、陈皮、法半夏、白芍、川芎、郁金各10g,生牡蛎20g,炙甘草、薄荷各6g
[随症加减]口苦者加黄芩10g;恶心呕吐甚者加生姜10g,茯苓12g;兼肝阳上亢者加天麻、钩藤各10g,兼痰湿中阻者加天麻.炒白术各10g;兼痰热中阻者加竹茹15g,胆南星10g;兼肾阴亏者加女贞子、旱莲草各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温服,1日2次。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疏肝行气,解郁化痰,和胃降逆。
[临床运用]治疗椎动脉供血不足眩晕李某,女,54岁。近来工作紧张。发作性眩晕5天,时有恶心欲吐,伴见口苦,不欲饮食,寐差,两便调,舌淡苔薄,脉弦滑细。既往有血压偏高史,间断服珍菊降压片。神清,面少华,双眼球向左视有水平眼震,神经体征
(-),心率每分钟74次,律齐。TCD示椎动脉痉挛。中医诊为眩晕。西医诊为椎动脉供血不足。给予解郁定眩饮,加黄芩、天麻、钩藤各10g。水煎温服。服药5剂后眩晕明显好转。服lo剂后,症状消失。遂再服5剂巩固疗效。随访半年,眩晕未见发作。
[经验心得]肝木失调、气机郁滞是椎动脉供血不足的基本病机。解郁定眩饮方中柴胡疏肝理气;郁金行气解郁;陈皮理气化痰;法半夏和胃降逆;芍药平肝缓急;川芎活血行气;防风疏调肝木;生牡蛎平肝潜阳;防风配生牡蛎一升一降调畅气机;薄荷疏解肝郁;炙甘草调和诸药。全方有疏肝行气、解郁化痰、和胃降逆之功,故治疗椎动脉供血不足眩晕有较好疗效。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眩晕的中医诊治精华(3)

Post by dreamsxin » Tue May 01, 2018 12:46 pm

颈复汤

[药物组成]桃仁、红花、川芎、木瓜、陈皮各10g,赤芍、白芍、当归、枸杞子、羌活各15g,熟地黄、僵蚕各20g,葛根30g,全蝎6g
[治疗方法]水泡浓煎取汁300ml,分2次服用,每日1剂。
[功效主治]养血活血,化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眩晕
[经验心得]以头晕为主症的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屑中医“眩晕”范畴。中医认为,其病位在脑,与肝脾肾相关。人到中老年,气血生化之源不足,精亏血少,血脉充盈不足;加上脏腑、经脉功能衰减,必致血滞脉中、气血不旺、髓海空虚、脑失所养,而致眩晕。临床上虽有寒热虚实之分,但均有不同程度血虚血瘀。因此,治疗关键在于活血养血。颈复汤中桃仁、红花、赤芍、川芎活血化瘀;当归、熟地黄、白芍、枸杞子养血敛阴;全蝎、僵蚕、木瓜、羌活、葛根化瘀通络。全方共奏养血活血、化瘀通络之效,从而使血充脉通、脑髓得养,故眩晕当愈。

颈脉通汤

[药物组成]小红参20g,黄芪40g,当归20g,续断15g,淡大芸15g,牛膝10g,杜仲10g,木瓜10g,红花10g,丹参30g,蜈蚣3条,全蝎10g,土鳖虫10g,川芎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煎取汤汁300ml,分3次温服。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滋补肝肾,活血化瘀,祛风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韩某,女,58岁。症见头晕目眩,转侧尤甚,反复发作3年,再发加重伴头痛、耳鸣、体倦乏力2天,舌质淡暗,苔白,脉细弱。查体:颈4~6棘突旁压痛,叩顶试验、臂丛神经牵拉试验均为阳性。X线撮片示:C4、5、6椎间隙变窄,椎体边缘骨质增生,双侧椎间孔变小。中医诊断为眩晕,气虚血瘀、痹阻经脉。用颈脉通汤治疗10天,诸症缓解出院。
[经验心得]颈性眩晕离不开“虚”与“瘀”,可归结为肝肾亏虚、气血运行不畅所致,故治当补肝肾、活血化瘀为主,兼以祛风通络。颈脉通方中小红参、黄芪、当归、续断、淡大芸、杜仲、木瓜同补肝肾,强筋健骨;红花、丹参、牛膝、川芎活血化瘀,改善循环;蜈蚣、全蝎、土鳖虫则祛风通络。头晕药为蔷薇科水杨梅属植物南水杨梅的全草,贵州赤水河一带的布依族用于治疗头晕,效果显著,头晕药味微苦香,性子,功能补虚益肾、平肝解郁、活血解毒、祛风除湿。主治头晕目眩,四肢无力,高血压病,体虚咳嗽,风湿腰腿痛等。全方配伍标本兼治,收到满意疗效。

颈宁晕停汤

[药物组成]黄芪、党参、白术、当归、桂枝、升麻、葛根、防己、白芍,甘草。
[随症加减]少气懒言、中气不升者以黄芪、升麻为主;乏力,面色咣白、气血亏虚者重用黄芪、当归,复加全蝎;纳呆、便差、脾胃偏虚者以党参、白术为主,加陈皮;手肩麻木、脉络失司者以葛根、当归为君药,加桃仁、红花、地龙;头重臂麻木酸胀、颈痛且转动不利、寒湿痹阻者加川草乌、羌活;头痛、颈项疼痛、手臂拘紧、风寒阻络者加乳香、没药、地龙、僵蚕。
[治疗方法]上药每日l剂,煎汁200ml,分2次口服。7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中益气,健脾化湿,祛风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
[经验心得]方中黄芪补中益气,化湿升阳;党参、白术、甘草,益气和中,健脾化湿,宣通荣卫经络之痹阻,清阳得展;升麻,升提清阳,止眩散麻;桂枝,解肌止痛,温阳散寒,引邪外出,清窍通达,眩晕自散;葛根,解肌止痉,濡养筋脉,祛除项背强急;当归,养血活血,化散经脉淤塞,络气畅达,上荣脑髓,濡养肢节;防己,祛风湿通经络利关节。此方中应注意白芍之妙,既养肝柔肝,筋有所生,肝有所养,乃治本也,又通利脉络,缓急化痉,止颈痛头晕,是为治标。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白芍配甘草可解除中枢性、末梢性肌肉痉挛及其引起的疼痛麻木。白芍味酸性敛,桂枝辛温性散,收而不留邪,收敛阴液而不留湿浊蒙蔽清窍,散而不伤阴,升举
(清)阳气而不耗伤肝肾阴分。临证时根据分型属性,再施以加减,师经方而不拘泥古,体现了中医辨证施治观。诸药配伍,中焦得补,清阳得升,养血柔肝,筋脉濡润,津液得滋;而又风散湿除寒祛,筋骨肌肉得以气血温阳,清窍通泰,经络调和,络脉通畅,通则不痛,颈项疼麻、头晕目眩可自解也。

颈眩汤

[药物组成]葛根、白芍、木瓜各30g,全蝎6g,当归、威灵仙、川芎、钩藤各10g,补骨脂15g,甘草6g。
[随症加减]凡老年体弱,兼有腰酸、神疲、肢冷、滑精、舌淡、脉细属肾阳不足者,宜补肾阳,调气血,主方加杜仲、川续断、怀牛膝、菟丝子各15g,熟地黄12g,仙灵脾30g;属肾精不足,髓海空虚者,当兼滋补肾阴,主方加女贞子、旱莲草、熟地黄、何首乌各12g,桑椹子15g;若兼见头痛、颈肩酸痛、拘急强直、恶风寒等届脾虚寒湿,主方加云苓30g,茵陈、防风各12g,泽泻、片姜黄各10g散寒化湿通络之品;若兼脾虚痰湿较盛者,可在主方基础上加党参、石菖蒲各15g,云苓、郁金、僵蚕、苍术各10g等化痰开窍之药;若兼烦躁、面红耳赤及舌红、苔薄黄等肝火之象,可酌加菊花、竹叶、夏枯草、黄芩、山栀子各10g;若兼见眩晕欲仆、颈僵、肢麻等水不涵木、肝风内动之证,可加熟地黄、天冬、龙骨、牡蛎各15g,天麻10g,滋肾养血、平肝熄风之剂。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分2次服。30天为1个疗程,并将药渣加适量食醋炒热后,外敷颈部;同时可配合推拿按摩、颈疗、火罐等方法。
[功效主治]养阴柔肝,祛风活血。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
[经验心得]祖国医学认为本病的病因病机属本虚标实,以肝、脾、肾的虚损为本,以风、湿、寒、痰、瘀等实邪阻滞经络为你。《黄帝内经》云:“诸风掉眩,皆届于肝……脑为髓之海,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说明肝肾不足是导致颈性眩晕的根本原因。而风寒湿痰淤等实邪阻滞肌肉经络,导致气血失和、经络失养等诱发或加重本病。在治疗本病时,首先要抓住本病的肝脾肾之不足这一根本,详细审查眩晕之性质、程度及伴随症状,辨明本病虚实主次、标本缓急,辨清是否挟风寒湿痰瘀等邪气,并明了西医对颈椎病判断属型,灵活加以治疗。

抗眩止晕汤

[药物组成]熟地黄、茯苓、丹参、续断、牛膝、党参、黄芪各15g,山茱萸、牡丹皮、泽泻、川芎、杜仲、当归、白术各10g,山药20g。
[随症加减]偏于肝肾阴虚、肝阳上亢者去杜仲、续断、黄芪、党参,加旱莲草、女贞子、龟板
(先煎)、石决明
(先煎)各15g;若有阳极化风者,再加天麻20g,钩藤15g
(后下),羚羊角3g
(另煎调服);偏于肾阳虚衰者,加鹿角胶
(另冲服)、巴戟天各15g,肉苁蓉10g;偏于心脾两虚、气血不足者,加白术、何首乌、酸枣仁、柏子仁各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2次合并,分2次服。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气血,益肝肾,养脑髓。
[临床运用]治疗老年性眩晕陈某,男,79岁。患者自诉眩晕反复发作15年。发病开始时眼花,渐出现时有眼前发黑,视物模糊,甚至出现视物旋转、站立不稳。曾住院行CT检查示:老年性脑改变。诊为:脑动脉硬化症、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老年性脑改变、高脂血症。曾予葛根素、丹参注射液、脑活素静脉滴注,配合尼莫地平,倍他司汀
(培他定)和西比灵口服治疗,疗效欠佳。故求服中药治疗。刻诊:眩晕、心悸失眠、面色苍白、纳呆、寐差、腰膝酸软、舌质嫩红少苔、脉弱。诊为眩晕,证属心脾两虚,气血不足,肾精亏虚。治以补气血、益心脾、养脑髓,以佐活血化瘀通络。投以自拟抗眩止晕汤,每日1剂,水煎2次,分2次服。10天后复诊诉症状明显减轻,予再服2个疗程。来复诊时诉诸症消失。再于3日服1剂,共2个月以巩固疗效。随访1年未再复发。
[经验心得]祖国医学认为,眩晕多由风、火、痰、瘀、虚等引起。证后本虚标实。实指风、火、痰、瘀;虚则为气血阴阳亏虚。老年人常气血亏虚、肝肾不足,若兼挟风、火、痰、瘀则易致眩晕。故治疗上,以补气血、益肝肾、养脑髓为法,佐以平肝潜阳、祛瘀生新、燥湿祛痰。方选六味地黄汤合归脾汤加减化裁而成的自拟方抗眩止晕汤。方中六味地黄汤养肝肾;杜仲、续断、牛膝温补肾阳;黄芪、党参、白术、当归补益气血;牡丹皮、丹参、川芎活血化瘀通络。诸药合用,共奏补气血、益肝肾、养脑髓之功。

苓桂术甘汤合真武汤

[药物组成]茯苓30g,桂枝、生姜各10g,炒白术15g,甘草、黑附子各6g。
[随症加减]气虚加人参、黄芪;心悸失眠者加炒枣仁、龙齿;口干心烦者加麦冬、元参;大便干者加火麻仁、草决明;呕吐重者加砂仁、陈皮、丁香。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
[功效主治]温脾行水,温肾化气,理气降逆。
[临床运用]治疗内耳眩晕刘某,女,45岁,于3天前突然出现头晕,恶心呕吐清涎,耳鸣,视物旋转,卧床不起,闭目,稍有活动或睁眼则头晕呕吐更甚,全身汗山,饮食欠佳,二便正常。查:血压为16/10kPa,眼球震颤,给予输液,镇静止吐无效,邀请中医治疗。患者面色微白,出汗,二目欲合,不敢睁眼,声音低微,呼吸气短,脉沉细弱。中医诊断为“眩晕”辨证为脾肾阳虚,水气内停。西医诊断为“内耳眩晕病”。治法:温肾健脾,化气行水。处方:茯苓30g,桂枝、生姜、陈皮各10g,黑附子、砂仁、甘草、丁香各6g。水煎为400ml,每日2次分服。服1剂后,眩晕明显好转,恶心呕吐基本消失,次日又服1剂后,能下床活动,饮食渐增;但口干欲饮,遂将原方去附子,加麦冬、元参各10g,又服2剂后,症状完全消失,病愈出院,追访1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苓桂术甘汤源于《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症治》篇,其主治证为“心下有痰饮,胸胁支满,目眩,苓桂术甘汤主之”。“夫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利之,苓桂术甘汤主之”。《伤寒论》云:“伤寒若吐若下后,心下逆满,气上冲胸,起则头眩,脉沉紧,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摇者,苓桂术甘汤主之。”真武汤来源于《伤寒论·太阳篇》,其主治症为“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高注金匮要略》说:“以淡渗去饮之茯苓为君药,佐以辛甘之桂枝以行阳,甘温之白术以培土,然后用甘平之甘草为使药,所高托诸药,而令其徐徐下渗之意,此苓桂术甘汤为诸饮之要剂也。”《伤寒贯注集》云:“阳虚者,但须四逆以复阳,此兼水饮,故必真武汤镇水。方用白术云苓之甘淡,以培土而行水;附子生姜之辛散,以复阳而散邪……使泛滥之水,尽归大壑而已耳。”本方为苓桂术甘汤合真武汤去白芍,加陈皮、砂仁、丁香而组成。取苓桂术甘汤温脾行水,真武汤温肾化气,加陈皮、砂仁、丁香理气降逆,调中和胃。故以两方合并化裁,达到标本并治。

苓桂术甘汤

[药物组成]茯苓15g,桂枝9g,白术20g,炙甘草6g。
[随症加减]脾胃气虚重者加党参15g,黄芪30g;痰浊壅盛者加陈皮15g,半夏10g;脾肾阳虚者加附子10g,干姜10g:兼汗出恶风表虚者加黄芪30s,防风15g;兼头痛者加川芎15g,白芷12g;兼恶心呕吐者加旋覆花
(包煎)15g,代赭石30g;兼项背部沉困不适或疼痛者加葛根20g,羌活15g;兼上肢麻木、酸困疼痛者加桑枝15g,秦艽15g,威灵仙15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
[功效主治]升清降浊,水湿布运。
[临床运用]治疗痰湿内停型颈性眩晕李某,女,40岁。发作性眩晕1年余。晨起时突感头晕目眩加重,只能侧卧位,时有恶心,呕吐1次。由家人背入诊室。自诉平素乏力气短,时有自汗出。查心肺未见异常,转颈欠灵活,左右旋转头部眩晕加重。医生托其枕颌部稍用力顺势牵引,眩晕顿感减轻。舌淡苔白腻,脉小滑。颈椎X线正侧位片示:C4~6椎体前后缘骨质增生,颈椎生理曲度变直。脑血流图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诊断:颈性眩晕。证屈痰湿内停。治宜益气健脾,温阳化湿。方用苓桂术甘汤加味:茯苓15g,桂枝9g,白术20g,炙甘草6g,黄芪30g,防风15g,陈皮15g,旋覆花
(包煎)15g,代赭石30g.7剂,水煎服,每日1剂。颈椎牵引,每日1次。治疗7天后,眩晕基本消失,仅有头部沉重感,已无恶心及呕吐,可自行下地活动。继用上法治疗1个疗程后,复查x线颈椎片示生理曲度已恢复正常。诸症消失,病告痊愈。随访2年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苓桂术甘汤乃医圣张仲景所创,具有温阳利水、健脾化湿之功效。方以茯苓甘淡健脾渗浊为主药;桂枝辛温化气通阳,温化水湿;白术健脾燥湿;炙甘草健脾益气,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升清降浊,水湿布运正常,气机条达而诸症悉除。该方组方严谨、用药简洁,被后世医家推崇为治疗眩晕之圣方。“心下有痰饮,胸胁支满,目眩,苓桂术甘汤主之”,为后世医家治疗眩晕提供了理论依据,经临床观察同样适用于颈性眩晕。

凌霄花汤

[药物组成]凌霄花、丹参、党参各15g,黄芪20g,川芎、白芷各10g,甘草6g。
[随症加减]痰浊上泛者加法半夏、陈皮、竹茹;肝肾阴虚者加熟地黄、枸杞子、山茱萸;阴虚火旺者加知母、黄柏;肝阳上亢者加天麻、钩藤、牛膝;血虚者加当归、白芍;脾虚失运者加白术、砂仁;脉络不通,肢体麻木者加僵蚕、地龙;素体阳气偏盛者酌加栀子、黄芩等。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温服,每日服3次,每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气活血,祛痰化瘀。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王某,女,4l岁。因反复发作眩晕1年余,加重1周入院。患者1年前不明原因发作头晕,头重脚轻,站立不稳,伴恶心欲吐,神疲乏力,气短懒言。在我院查血压为18一11.3kPa
(130/85mmHg),三大常规、血脂、颈椎CT均未见异常,血液流变学全血黏度
(低切)、红细胞聚集指数明显高于正常参考值,TCD诊断: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先后静脉滴注能量合剂、脑活素、复方丹参注射液等半月余,眩晕缓解出院。其后头晕仍反复发作,1周前因过度疲劳,眩晕再发并加重,家属急送我院就诊。在神经内科住院7天,眩晕改善不明显,乃转中医治疗。查见舌质淡红有齿痕,尖边有少许瘀点,脉缓弱。中医辨证为气虚血淤兼肝阳上亢,遂用自拟凌霄花汤加天麻、钩藤、代赭石等治之。服药3剂后头晕减轻,继用10余剂后诸症消失。随访半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凌霄花汤中,补气升阳药党参、黄芪、甘草,与活血祛瘀药凌霄花、丹参、川芎合用,共收补气活血通脉之效。方中凌霄花味酸微寒,入肝经,轻清上行,可达巅顶行血通经。《本草汇言》称其为“行血闭,通血络之药也”。可“治热风身痒,游风风疹”
(《日华子》)。凌霄花既是血药又是风药,在治疗中能产生“风去血自通”的效果,故为方中主药。临床实践证明,风与瘀是相互关联的,风药畅气行血,在血淤证治疗中常能明显增加活血化瘀效果,某些特殊作用非活血化瘀药所能代替。白芷亦为风药,具轻扬升散之性;川芎有祛风散寒之功,是公认的“血中气药”。此二药与凌霄花配合,既能调畅气血,又能引导活血化瘀药物上行。黄芪、党参补气升阳,促进血行。诸药合用,不仅可以减轻或消除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的症状,还能减少或控制复发,故能取得较好的疗效。

六味地黄汤加味

[药物组成]熟地黄、炙黄芪、枸杞子各24g,泽泻、云茯苓、牡丹皮、粉川芎各9g,山茱萸、淮山药各12g。
[随症加减]伴头昏、耳聋耳鸣者加知母、黄柏;伴失眠健忘者加柏子仁、炒枣仁;伴头痛者加天麻、蔓荆子;伴腰膝酸软者加杜仲、牛膝;伴出汗、盗汗者加白术、防风、煅龙骨、煅牡蛎
(先煎)。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2次,早、晚各1次,口服。1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滋补肝肾,益气养血,调畅气机。
[临床运用]治疗排尿性眩晕
[经验心得]中医学认为,排尿性眩晕主要为肝肾不足,气虚瘀阻,上下不畅;或中气下陷,清阳不振,脑海空虚,排尿时气机逆乱,气随津泄而致。六味地黄汤由钱仲阳从《金匮要略》的肾气九减附子桂枝而成。原为主治小儿“五迟”症而设,现广泛用于肝肾亏虚的各种病症。早在《素问·至真要大论篇》Bp有“诸风掉眩,皆属于肝”之说,《景岳全书·眩运》也云:“眩运一证,虚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强调了当以滋补肝肾为主。滋补肝肾之剂,又首推六味地黄汤。众所周知,六味地黄汤中熟地黄、山茱萸、淮山药,补肝脾肾三不足以治本;泽泻、牡丹皮、云茯苓,泻湿浊平其偏胜以治标。全方配合,三补三泻,以补为主。另外,黄芪具有强心,调整脏腑功能,提高免疫力,增强代谢,恢复神经功能的作用;川芎有增加脑血流量,减轻脑水肿,扩张外周血管功能,并能引诸药上行;枸杞子具有非特异性免疫作用,能显著增强实验动物网状内皮系统的吞噬功能,对正常小鼠的造血功能有促进作用。诸药合用,共奏滋补肝肾、益气养血、调畅气机之功效,切中肯綮,故其效佳。

麻赭汤

[药物组成]天麻10g,代赭石30g,钩藤10g,白蒺藜10g,法半夏10g,柴胡8g,泽泻15g。
[随症加减]肝火眩晕症者加生龙骨、生牡蛎、生栀子、生石决明、夏枯草;阴虚阳亢症者加山茱萸、白芍、枸杞子、知母、黄柏;风痰眩晕症者加白术、陈皮、豆蔻仁;气血亏虚症者加黄芪、党参、熟地黄、当归;劳倦眩晕证者加升麻、党参,黄芪;脾阳不足症者加吴茱萸、党参、干姜、白术、云苓;淤血眩晕症者加桃仁、红花、丹参、枳实。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
[功效主治]平肝熄风,化痰止晕。李某,女,4l岁,职员,已婚。素体虚弱,眩晕、耳鸣、呕吐反复发作已2年余。当地某医院诊断为梅尼埃综合征,经用西药效果不著。近日眩晕欲倒,恶心呕吐,两耳如蝉鸣,伴胸闷痞塞、纳少、失眠。诊见:血压14.7~10.1kPa
(110/76mmHg),体胖,面色灰黯,舌淡红、边有齿印,苔白腻,脉沉滑。此为痰湿壅聚,蒙蔽清窍所致。治以化湿祛痰,调气降逆为法。方以自拟麻赭汤加味:天麻10g,代赭石30g,双钩藤10g,法半夏10g,柴胡10g,泽泻30g,白蒺藜10g,陈皮10g,云苓10g,豆蔻仁8g,枳壳10g。服药5剂后,症状即见减轻,连服10余剂后,症状消失。继以云苓、白术、陈皮、扁豆类收功。
[经验心得]眩晕一证以内伤为主,本虚标实,肝胆之风阳上冒,并有挟痰、挟火、中虚、下虚之不同。实指风、火、痰、瘀之邪,虚指气血阴阳之虚,病变脏腑以肝为主,兼及脾肾及脑,且多虚实夹杂,并互相转化。肝为刚脏,主升主动,体阴而用阳,如因七情内伤、郁怒伤肝、肝失条达、肝气郁结或气郁化火,肝火上扰发为眩晕;脾主运化水谷精微,脾失健运以致水谷不化精微,聚湿生痰,痰湿中阻,升降气机为之闭塞则清阳不升,浊阴不降发为眩晕,若脾胃虚弱,气血生化之源不足,气血亏虚,脑失所养而眩晕;肾为先天之本,藏精生髓,脑为髓之海,肾精不足,则脑髓亏虚,发为眩晕,且肾阴不足,水不涵木致肝阳上亢,亦可发为眩晕。故主方中以天麻、双钩藤、白蒺藜平肝熄风止晕;代赭石镇逆平肝,能制肝木之横恣,使其气不上干,引浮越之相火下行,且药性平和而不伤正,虚症、实症均宜;泽泻利湿降浊;法半夏化痰和中;柴胡疏肝解郁。全方共奏平肝熄风化痰、止晕之效。

培土滋木止眩汤

[药物组成]墨旱莲15g,党参12g,茯苓、白术、制何首乌各15g,山药30g,山茱萸、半夏、天麻、僵蚕、陈皮、葛根各10g,丹参15g,石菖蒲10g,紫河车粉15g,甘草6g。
[随症加减]高血压者加石决明30g,钩藤15g,川牛膝10g,代赭石15g,血脂高者加生山楂30g,川芎10g;耳鸣者加蝉蜕10g,磁石15g;呕吐者加竹茹10g,旋覆花6g;失眠者加夜交藤、合欢皮各15g,龙骨20g
(糖尿病者加天花粉15g,玄参12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早、晚2次温服。
[功效主治]调补肝肾,益气健脾,祛瘀化痰。
[临床运用]治疗中老年椎—基底动脉缺血性眩晕张某,男,54岁。眩晕伴有呕吐1天。患者自1天前在工作中突然转头时晕倒,继而伴有恶心,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不能睁眼,食欲缺乏,左上肢麻木。急来我院就诊,经做头颅CT未发现异常,脑彩超示椎-基底动脉缺血,收入院治疗。查体:体温36~C,脉搏每分钟80次,血压22/12kPa,患者神志清,精神差,双侧瞳孔等大等圆,对光反射存在,无口角歪斜,颈软,变换体位眩晕加重,心肺无异常发现,神经反射正常,X线拍片颈,—:椎体骨质增生,脑彩超提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舌质黯苔薄,脉沉细无力,诊为椎—基底动脉缺血性眩晕。辨证:患者已届花甲之年,平素有眩晕病史6年,久病体弱,脾肾二脏俱虚,痰浊瘀阻,清窍失荣,虚风上扰而至眩晕,法当培补脾气以扶中焦之土,滋肾水以养精髓培真元,祛瘀化痰而止眩。给以培土滋水止眩汤加减,药用:党参12g,茯苓、白术、何首乌各15g,山药30g,墨旱莲15g,山茱萸、半夏、天麻、僵蚕、陈皮、葛根各10g,丹参15g,石菖蒲10g,紫河车粉15g,甘草6g。水煎服,每日1剂,分早、晚2次服。服10剂后症状明显减轻,调理1个月痊愈。随访1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方中墨旱莲、紫河车、制何首乌、山茱萸为方中主药能调补肝肾,益气养精血,用于眩晕耳鸣;配党参、白术,山药,三药能益气健脾、燥湿;茯苓、半夏、陈皮、能健脾宁心,利水渗湿,燥湿化痰,降逆止呕,用于治风痰眩晕,佐以僵蚕祛风定惊;葛根、石菖蒲前者能解颈项强痛,后者化瘀开胃;丹参,祛瘀止痛,活血通络,使甘草凋和诸药。据现代药理学研究,活血祛瘀药能扩张心脑血管促进血液运行,改善脑缺血及微循环的作用。临床实践证明,本方具有调补肝肾、益气健脾、祛瘀化痰的功效。

平肝潜阳方

[药物组成]煅龙骨、牡蛎
(均先煎)各20g,天麻、钩藤(后下)、牛膝、黄芩、山栀子、生地黄、泽泻各10g,石决明(先煎)、竹茹各15g,甘草6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早、晚2次服。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熄风潜阳,滋阴清火。
[经验心得]《素问·至真要大论》谓:“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肝为风木之脏,性刚劲,喜条达,恶抑郁。若性情急躁,则致肝阳上亢而发眩晕。方用天麻、钩藤平肝风;龙骨、牡蛎、石决明潜浮阳;牛膝引浮阳下行;黄芩、山栀子、生地黄滋肝阴清肝火。渚药共奏熄风潜阳、滋阴清火之效,故获较好疗效。

平胃散合二陈汤

[药物组成]苍术9~12g,厚朴6~9g,陈皮9~12g,半夏9~12g,茯苓9~15g,甘草6g。
[随症加减]伴恶心欲吐者加代赭石、竹茹,和胃降逆止呕;伴脘闷、纳呆、腹胀者加白豆蔻仁、砂仁等;若痰浊郁而化热、痰火上犯清窍、苔黄腻、脉弦滑者加黄连、黄芩。
[治疗方法]每日1剂,分2次服用。10剂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燥湿运脾,行气和胃。
[临床运用]治疗脑血管病眩晕温某,男,40岁,主因“左上肢活动不利,言语謇涩,眩晕”收住院。伴恶心欲呕,胃脘不适,舌苔黄腻,脉弦滑。查:神清,言语不利,理解力、记忆力、计算力正常,颅N(一),左上肢肌力Ⅲ级,肌张力不高,左hoffman征(十),其余肌力、肌张力、腱反射正常,病理征(一)。头颅CT示:右侧基底节区脑梗死。入院后中医辨证属痰热中阻,给予以苍术10g,厚朴6g,陈皮10g,甘草6g,半夏12g,茯苓12g,栀子10g,竹茹9g,黄连9g,全瓜蒌30g,丹参18g。2剂后眩晕症状即改善。1个疗程后,左上肢恢复至V级,言语流利。
[经验心得]卒中病急性期多为本虚标实,而以标实为主。其病机为脏腑功能失调,痰瘀互阻而中焦气机紊乱,气机升降失常,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浊邪上犯清窍而致眩晕。多数脑血管患者发病后多活动受阻,胃肠蠕动减慢,而致食停胃脘,进一步加重了清阳的不升。平胃散合二陈汤能燥湿运脾,行气和胃,使湿浊得化,气机调畅,气顺而痰消;脾气健运,胃得和降,清升浊降,则眩晕自除。从现代药理学的角度看,厚朴对肠管有兴奋作用,能够促进肠蠕动;半夏能抑制呕吐中枢而止呕;陈皮中所含的黄酮苷有维生素P样作用,能增强纤维蛋白溶解,抗血栓形成,改善卒中症状。临床实践表明,血流运行一经改善,眩晕即可改善,血流在运行状态、方式、性质、成分、比例、速度、方向相互关系的改变,均可生成痰浊,导致高凝状态,影响微循环。“无痰不作眩”,高凝常伴血瘀。方中半夏、苍术、茯苓可化痰浊,化痰即可化瘀,从而达到痰瘀同治、脑供血改善、眩晕好转的目的。

平眩汤

[药物组成]钩藤20g,黄芪20g,天麻10g,葛根25g,丹参15g,山楂15g,川芎10g,石菖蒲15g,党参15g。
[随症加减]痰甚者加胆南星10g,半夏15g;偏血瘀者加桃仁10g,红花10g,全蝎6g;偏气血虚者加当归10g,茯苓15g。
[治疗方法]水煎至300ml,早、晚各服150m1,每日1剂。
[功效主治]益气活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
[经验心得]方中以钩藤、天麻、石菖蒲平肝熄风、镇惊止眩;黄芪、党参益气补血通脉,以助血行;丹参、山楂、川芎活血行气、疏通脑窍、散瘀结;配以葛根解肌祛邪、舒缓痉挛。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钩藤有明显的镇静作用,能扩张周围血管、降低血压;川芎能改善脑膜和外周的微循环、增加脑血流量;丹参有扩张血管、降低血液黏稠度、改善微循环的功能;葛根含有黄酮苷,能扩张脑血管和心血管,增加脑血管与冠状动脉的血流量。本方切合病机,诸药配伍共奏益气活血通络之功效。

芪葛止眩汤

[药物组成]黄芪15g,葛根50g,当归10g,红花5g,鸡血藤25g,白术15g,法半夏15g,泽泻25g,丹参15g,土鳖虫3g,川芎10g,石菖蒲15g,甘草5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天麻、钩藤;肾精不足者加山茱萸、菟丝子,牛膝。
[治疗方法]每日l剂,水煎服。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气健脾,化湿祛痰,活血化淤。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
[经验心得]方用黄芪补气;白术健脾化湿;泽泻渗湿利水,祛其水湿以消除痰饮之源;石菖蒲通阳开窍,化湿祛痰;法半夏燥湿化痰;当归、丹参、鸡血藤、红花、川芎养血活血化瘀;土鳖虫可增强通经活络之力;方中重用葛根,实验证明葛根能扩张脑血管,增加脑血流量,改善椎—基底动脉的供血情况,与黄芪配伍,能增强黄芪益气升阳之功。在临床应用中结合辨证,给予适当加减,故能取得良好疗效。

芪校汤

[药物组成]黄芪、桑椹、天花粉、三棱、水蛭。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天麻、钩藤、石决明、生牡蛎;风痰阻络者加胆南星、法半夏、竹沥;气血虚弱者加太子参、龙眼肉;兼腑实者加用生大黄
(后下);兼恶心呕吐者加竹茹、生姜;兼腹满纳呆者加白豆蔻仁、石菖蒲。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早、晚分服。14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养阴,活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
[经验心得]中老年人多肝肾阴亏、阴液不足,血液相对黏滞、运行不畅而产生瘀血。瘀血形成后,血流缓慢,全身各脏腑、组织因得不到足够血液包括津液的滋养,久之而形成阴虚之证。瘀血形成后,必使血行受阻,气机郁结,导致气不化津,或络破血瘀或瘀久化热,使阴血津液耗伤更重。因此,养阴法在“瘀血证’,的治疗中有重要的意义。现代实验研究也已经证明了具有养阴作用的中药和方剂可有效抑制全血黏度和血浆黏度的升高,增加红细胞变形能力,降低血小板聚集,改善血液瘀滞状态,恢复正常的血液供应。在运用益气活血法的基础上,加“增液行舟’’之意,创芪棱汤
(黄芪、桑椹、天花粉、三棱、水蛭等)用以治疗椎—基底动脉缺血性眩晕。芪棱汤方中用黄芪大补脾胃之元气,令气旺血行,淤去络通,为君药;重用桑椹、天花粉滋阴生津,增液以行舟,令气行血运,为臣药;三棱活血祛瘀、水蛭通经活络,均为佐药。诸药合用以达到益气养阴、活血通络的功效。本方配伍特点为补气药与大量滋阴药相配,并佐以少量活血药,共起益气养阴活血之功。

清灵定眩汤

[药物组成]半夏12g,茯苓60g,天麻18g,白术30g,党参30g,石菖蒲12g,白蒺藜15g。
[随症加减]若淤象明显可加葛根30g,丹参3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取汁早、晚分服。1周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固本、熄风涤痰。
[经验心得]清灵定眩汤在半夏白术天麻汤基础上重用茯苓、白术、党参三味药加强了健脾固本之功以绝痰浊之源,气机升降失常得以调节,运化回复;同时加用石菖蒲、白蒺藜针对眩晕发作时风痰标实之象突出的特点加强熄风涤痰,使全方标本兼顾,共奏益气固本、熄风涤痰之功,从而使临床诸症得以明显改善。

清眩汤1

[药物组成]天麻15g,橘红15g,半夏10g,云苓15g,钩藤15g,胆南星6g,龟板15g,熟地黄15g,山茱萸10g,白术10g,甘草6g。
[随症加减]伴头痛者加夏枯草20g,石决明20g;伴呕吐者加鲜竹茹10g,代赭石10g;肝火旺盛者加龙胆草10g,槐米10g:肝胆上亢、眩晕较甚者加鳖甲15g,龙骨15g,珍珠母15g;脾虚纳呆者加党参20g,山药2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平肝熄风,滋阴潜阳,健脾化痰。
[临床运用]治疗高血压性眩晕患者,男,49岁,自诉头痛、头晕3年余,伴呕吐加重1天。“日晚少饮白酒加情绪激动而突感头晕,当时血压为28.0~16.7kPa
(2lo/125mmHe),急来我院就诊。给予甘露醇、硝苯地平
(心痛定)、卡托普利降颅压、降血压治疗;颈椎X线未见异常,排除颈椎病。查体:头晕站立不稳,周围物体旋转,神志清,倦怠乏力,恶心干呕,纳呆,睡眠差,舌质淡红,苔白腻,脉弦滑,血压24.O~14.7kPa
(180/110mmHg),体质指数32。中医诊断为眩晕,证届肝阳上亢、痰浊蒙蔽清窍。治宜平肝潜阳,化痰降浊。用基本方加代赭石10g,竹茹log,党参25g。每日l剂,连服3剂。继服硝苯地平lOmg,卡托普利12.5mg,每日2次。患者头晕明显减轻,测血压20.0~12.0kPa
(150/90mmHg),已能站立,仍乏力,舌质淡红,苔白,脉弦。上方去代赭石,竹茹,加鳖甲15g,珍珠母15g,以增强育阴潜阳之力。再服6剂头晕尽除,下地行走自如,胃纳好转,测血压18.4~11.5kPa
(138/86mmHg)。嘱其注意饮食调理,适当运动,控制血压,以资巩固。
[经验心得]眩晕是临床常见病,由高血压引起的居多,其病因多为肝阳上亢,阴不敛阳或脾虚生痰,化火上蒙;或因肝阴亏虚,肝火旺盛亦可炼液成痰,风痰上蒙清窍,临床所见多为虚实夹杂证。《素问·至真要大论》曰:“诸风掉眩,皆属于肝。”《丹溪心法·头眩》则指出:“无痰则不作眩。”《景岳全书·头眩》强调:“无虚不能做眩。”所以临证多以风、痰、火、虚立论,治疗应滋阴潜阳,平肝熄风,健脾化痰。方中天麻、钩藤平肝熄风。《本草纲目》曰:“天麻为治风之神药”。熟地黄、山茱萸、龟板滋阴潜阳;半夏、橘红、胆南星燥湿化痰;白术、云苓健脾化湿;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共奏平肝熄风、滋阴潜阳、健脾化痰之功。临证灵活加减可以收到满意疗效。

清眩汤2

[药物组成]丹参30g,姜半夏10g,白术10g,天麻10g,泽泻20g,石决明10g,龙胆草6g,栀子6g,菊花10g,生龙骨15g,生牡蛎15g,甘草3g。
[随症加减]肝阳亢盛者加大石决明、龙胆草、菊花的用量¨区吐者加竹茹、生姜;气血虚弱者加生黄芪、党参、当归;耳鸣耳聋者加磁石、石菖蒲;有瘀血者加川芎、赤芍。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虚化瘀,健脾化湿、化痰祛风。
[临床运用]治疗内耳眩晕症
[经验心得1祖国医学认为,眩晕的病因不外虚、火、痰、瘀诸因素。验之临床,患者或因情志不畅,郁怒伤肝,化火生风,上扰清窍,发为眩晕;或因思虑劳倦,欲食不节,脾虚失运,痰湿不化,清阳不升,浊阴不降,眩晕逐至;或因素体虚弱,因虚致瘀,淤血阻于脑络而致眩晕,多为综合因素致病。方中丹参补虚化瘀;半夏、白术、天麻、泽泻健脾化湿,化痰祛风;石决明、龙胆草、栀子、菊花清肝明日;生龙骨、生牡蛎镇肝潜阳;甘草调和诸药。

清眩止卓汤

[药物组成]天麻15g,丹参20g,川芎20g,牛膝15g,枸杞子15g,杜仲15g,白术15g,茯苓20g,地龙10g,珍珠母30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型加石决明、白芍、龙骨、牡蛎、黄芩;气血亏虚型加党参或人参、黄芪、当归、熟地黄;痰浊中阻型加半夏、陈皮、胆南星、厚朴、石菖蒲;肾精不足型加熟地黄、山茱萸、紫河车、龟板。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
[功效主治]益气补肾,利湿化痰,搜风通络,活血化瘀。
[经验心得]老年眩晕其病理主要有气虚、痰阻、血瘀、肾精不足等本虚标实之象。在临床实践中自拟清眩止晕汤,即针对以上4种病理变化而应用。其中丹参、川芎为活血化瘀的主药,抗血小板聚集,抑制凝血,扩张脑血管,增加脑血管血流量,降低血液黏滞度,防止毛细血管内凝血。因此,丹参、川芎通过其活血化瘀的作用,改善了脑血管的血流动力学障碍,促使脑部血氧供应及脑部新陈代谢,扩张脑血管,从而恢复脑的正常功能。天麻、珍珠母为辅,化痰熄风,平肝潜阳;白术、茯苓健脾益气利湿。以上4味药共奏熄风、利湿、化痰浊功效,助主药发挥其活血化瘀的作用。枸杞子、牛膝、杜仲补益肝肾;地龙搜风通络止痉,利水,降低颅内压。因此,把益气补肾、利湿化痰、搜风通络、活血化瘀药熔于一炉,标本兼治。再根据临床辨证分型的不同,灵活加减治疗,故能收到良好的疗效。

枯凡定眩汤

[药物组成]白术、茯苓、半夏、川芎各10g,钩藤12g,陈皮9g,天麻、龙骨(先煎)、牡蛎(先煎)、生姜各20g。
[随症加减]恶心呕吐重者加竹茹;耳鸣耳聋者加磁石、石菖蒲;失眠梦多者加酸枣仁、合欢皮;气血两虚者加党参、当归、黄芪;瘀血阻络者加桃仁、红花;阴虚阳亢者去陈皮、半夏,加珍珠母、生地黄、稀莶草;肾精不足者去陈皮、半夏,加熟地黄、女贞子。
[治疗方法]每日l剂,水煎,分早、晚2次服。7天为1
[功效主治]健脾燥湿,祛风化痰,降逆止呕。麻某,女,67岁,已婚,因头晕、目眩,间发6年余,复发并加重2天,于2002年9月14日上午入院。此次发作是由于家庭琐碎事不顺心,而突然头晕,视物旋转、恶心呕吐。舌淡,苔白滑腻,脉弦,体温36.5~C,脉搏每分钟68次,呼吸每分钟18次,血压14/7kPa,两肺未闻及湿性杂音,腹软,肝脾未触及,双眼球水平震颤试验阳性,辅助检查均屑正常。西医诊断为美尼尔综合‘征。中医诊断为眩晕.证属痰浊中阻,风痰上扰,胃气上逆,脾失健运。治以健脾燥湿化痰,降逆止呕。处方:茯苓、白术、半夏、川芎各10g,陈皮9g,钩藤12g,龙骨(先煎),牡蛎(先煎),天麻、生姜各20g。2剂,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头晕眼花减轻,呕吐已止,能进食,情绪稳定,能起床活动,原方再服4剂而愈,随访1年余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祛风定眩汤具有健脾燥湿、祛风化痰、降逆止呕的作用。方中二陈汤
(白术、茯苓、半夏、陈皮)健脾燥湿,理气化痰;生姜和中止呕;天麻为治眩要药,具有熄风镇晕之殊功。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天麻具有明显抗阵挛性惊厥和中枢镇静及镇痛作用,并能增加脑血流量。至于对痰浊重、气血虚、阴虚阳亢、淤血阻络等兼夹证在用药上略作加减,收到了很好的临床疗效。

枯邪扶正方

[药物组成]天麻10g,姜半夏10g,白术10g,葛根30g,川芎10g,细辛5g,白芍10g,地龙10g,淫羊藿30g,熟地黄30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石决明30g,钩藤10g(后下);肝肾阴虚者加山茱萸10g,女贞子10g;气滞血瘀者加三七参5g,鸡血藤30g;肾阳亏虚者加锁阳15g,鹿角胶5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l剂。
[功效主治]益气健脾,温补元阳,活血祛瘀。李某,女,58岁,患者因眩晕呕吐2小时收住入院。2小时前患者因情绪波动开始出现头晕,恶心,呕吐,颈项痛,胸闷心悸,视物模糊,旋转,上肢麻木。既往无高血压、冠心病、美尼尔综合征等病史。检查血压20/11kPa,心率每分钟80次,律齐,神经反射正常,双侧瞳孔等大,光反应存在。心电图示窦性心律。眼底检查:眼底动脉硬化I期。X线颈椎片示c5~c6椎体骨质增生。颈椎CT示C5~C6椎间盘变性。舌暗红有瘀点,苔薄白,脉弦涩。诊断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治以祛邪扶正,育阴潜阳,平肝熄风。处方:天麻log,姜半夏10g,炒白术10g,葛根30g,川芎10g,细辛5g,白芍10g,地龙10g,淫羊藿30g,熟地黄30g。每日1剂,水煎服。服药2剂,眩晕明显减轻,颈项仍有牵扯感,无恶心呕吐,纳食增加,二便调,舌暗苔薄,脉沉弦。继续服药5剂,诸症消失,病愈出院。随访半年来发作。
[经验心得]本病是由于正气虚弱、风寒湿邪凝结日久、痰瘀交阻所致,治疗应以扶正祛邪为主。白术益气健脾;淫羊藿温补元阳;白芍、熟地黄滋补肝肾;天麻、葛根、细辛、地龙祛风湿、通经络、解表邪、舒项背;姜半夏化痰浊、止呕吐;川芎活血祛瘀。天麻和白芍还具有平肝熄风之功,对肝风挟痰上扰清窍之眩晕亦有治疗作用。诸药合用,标本兼顾,可谓应证方药。

生脉散

[药物组成]人参10g,麦冬15g,五味子6g。
[随症加减]体胖痰多者加半夏10g,胆南星6g,茯苓15g;体瘦不思饮食者加鸡内金10g,砂仁6g;眩晕欲睡者加石菖蒲10g,益智仁12g;头部空清冷感、面色苍白者加炙附子10g,黄芪15g,当归10g。
[治疗方法]常规煎服,每日1剂。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生津,敛阴固脱。
[临床运用]治疗低血压眩晕45例,治愈25例,占张某,女,42岁,经常头晕目眩1年,加剧20天。患者因头晕目眩不能劳动,于3个月前曾在某市级医院住院10天,经检查排除内耳性眩晕及脑动脉硬化,贫血等病,诊断为“低血压
(原发性)头昏”,给服西药
(药名不详)至今无好转。现在症见:头晕眼花,甚至不能站立,胸中上泛欲呕,神疲乏力,面色苍白,食少便溏,形体瘦弱,舌淡苔白,脉细弱,血压10.9/7.2kPa
(82/54mmHg)。嘱其停服西药,用生脉散加减,人参10g,麦冬15g,五味子6g,当归10g,炮姜6g,砂仁6g,炙甘草3g,煎水内服,每日1剂。服药2天,测血压升至12.3/8kPa
(92/60mmHg),9天后诸症消失,步行回家,继服上方10剂加以巩固。5个月后随访,自诉再无反复。
[经验心得]眩晕的发生其表是肝风内动,其本则属虚。因阴精不足无以养阳则肝风内动,如血少则脑失所养,精亏则髓海不足,均易导致眩晕。虽痰浊壅遏、气机不畅亦可形成眩晕,则属本虚标实之证,用药时稍加治标之药即可,治本则应生精补阴为主。生脉散为益气生津,敛阴固脱之要方。方中人参补气生津;麦冬养阴生津,兼清虚火;五味子敛阴生津。三药合用为益气养阴,生津止渴而清虚火,故用本方加减治疗阴虚阳亢的眩晕症能收奇效。在治疗低血压眩晕时尤须注意补阴,阴足则阳自潜,阴平阳秘,眩晕则愈。

守中汤

[药物组成]党参10g,白术10g,麦冬10g,山茱萸10g,枸杞子10g,菊花10g,生地黄15g,茯苓15g。
[随症加减]瘀象者加川芎、赤芍;有湿象者加半夏、泽泻;肝郁者加柴胡、郁金;气虚甚者党参改人参,并加黄芪、淮山药;阳亢之象者加天麻、珍珠母;肾虚甚者加龟板、墨旱草。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早、晚服。
[功效主治]补虚化痰,平肝活血。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血循环障碍性眩晕64例,
[经验心得]眩晕是中医脑病中的常见疾病。按其标本亦不外虚实两类,实则风火痰湿,气郁血瘀;虚则以脾、肝、肾亏虚为主,多见虚多实少、虚实夹杂之候。治拟健脾益肾、熄风止眩,方以守中汤为主。此方最早见于《圣济总录》,用于治疗“风头眩,脑转目系急,忽然倒仆”。方中党参、白术、茯苓健脾化湿,以杜生痰之源;麦冬、山茱萸、枸杞子、生地黄滋阴益肾,兼清虚热;菊花清热熄风。临证灵活加以化痰、解郁、平肝、活血之品,达到以补虚化痰、平肝活血等多种功效,临床用于中老年眩晕,每获良效。

舒颈汤

[药物组成]葛根12g,胆南星9g,白芥子10g,地龙12g,僵虫10g,川芎12g,当归12g,郁金12g,土鳖虫12g。
[随症加减]中青年患者以痰浊瘀血为主者宜加天竺黄9g,浙贝母10g,水蛭9g,红花10g;老年高龄患者以肾虚血瘀为主者宜加女贞子30g,杜仲12g,桑寄生30g;伴肝火上炎症候者加牡丹皮10g,栀子10g;有气虚症候者加黄芪30g,党参12g;血压高者加钩藤30g,石决明30g;血糖高者加玄参1gg,山药30g,麦冬12g;高脂血症者加茯苓15g,山楂30g,泽泻10g。
[治疗方法]每日l剂,水煎服。
[功效主治]活血化瘀,化痰开窍,祛风解痉。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
[经验心得]方中葛根具有扩张冠状血管及脑血管,降低血黏度,改善微循环,缓解颈肌痉挛的作用;胆南星化痰开窍;白芥子豁痰利气,以解因痰浊瘀阻而致的经脉挛急;地龙熄风活络,抗凝、溶栓;僵虫祛风解痉,化痰散结,以抗颈部肌肉挛急;川芎、当归、郁金、土鳖虫活血化瘀,扩张椎—基底动脉血管,并根据患者的年龄、症候、合并症随症治疗,收到满意疗效。

四君子汤

[药物组成]党参30g,茯苓24g,磁石30g,代赭石15g,菊花12g,钩藤15g,石菖蒲12g,枸杞子12g,生白术18g,牡丹皮12g,半夏12g,泽泻18g,山茱萸18g,甘草6g,大枣15g。
[治疗方法]每日l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健脾燥湿、平肝降逆。
[临床运用]例l张某,男性,54岁。患阵发性眩晕,伴恶心、呕吐、耳鸣6年余,近2年来病情加重,发作频繁。发作时头晕头痛,呕吐,听力减退,耳鸣,视物旋转,烦躁,恶热口干,体胖面红。舌苔薄黄,脉弦滑细无力。诊为内耳眩晕症。给服上方3剂后头晕呕吐减轻,继用原方5剂,头晕呕吐基本消失,但仍耳鸣。原方去石菖蒲加龙胆草9g,继服6剂,头晕呕吐耳鸣症状减轻,随访至今未复发。例2孔某,女性,52岁。患者有眩晕史4~5年,每年发作5~6次。此次突然发病,眩晕仆倒伴恶心呕吐,心悸耳鸣,卧床不起,不能睁眼,动则加重。诊见舌质淡红,苔白腻,脉滑细无力。即予上方加远志12g治疗。服5剂后呕吐止,但仍头晕耳鸣心悸,上方去代赭石、石菖蒲,加龙眼肉30g、冬虫夏草9e,继服12剂后症状消失。随访至今未复发。
[经验心得]治疗内耳眩晕症,应本着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的原则。方中党参、茯苓、泽泻,石菖蒲、代赭石、半夏益气健脾燥湿化痰平肝而降逆;钩藤、菊花、磁石平肝潜阳纳肾气;枸杞子、牡丹皮补肝肾,凉血活血;炙甘草,大枣补中益气安神,缓和药性。诸药合用共奏健脾燥湿、平肝降逆之功效。

桃红四物汤

[药物组成]桃仁15g,红花20g,生地黄9g,赤芍15g,当归10g,川芎10g,葛根15g,三七粉
(冲服)10g,黄芪15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天麻15g,生石决明15g
(均先煎);痰浊中阻型者加姜半夏10g,石菖蒲3g;气血不足型者加党参15g,鸡血藤15g,黄芪增至30s;高脂血症者加生山楂30g,泽泻15g,绞股蓝30g;血压显著偏高者适当减黄芪、红花剂量。
[治疗方法]每天1剂,2次分早、晚服。
[功效主治]行气养血,活血散瘀。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73例,治
[经验心得]方中桃仁、红花、当归活血散淤,补血养肝;生地黄滋阴补血,凉血散瘀;赤芍养血活血;川芎活血行气,畅通气血;葛根是豆科植物,野葛干燥根经提炼后,总黄酮从中分离,纯化而得到单一成分葛根素,葛根素具有扩张冠状动脉和脑动脉、降低心肌耗氧量、改善微循环等作用。三七粉有扩张脑血管、增加脑血流量的作用,显著降低全血黏度、血浆黏度、血细胞比容及纤维蛋白原
(凝血因子1)含量。气为血帅,血为气母。黄芪与当归合用意在“气行则血行”,二者合用,共奏行气养血之功。如肝阳上亢加平肝潜阳药;痰浊中阻加豁痰开窍药;气血不足加养血益气药。

天根地黄汤

[药物组成]天麻、熟地黄、生山药、枸杞子各20g,葛根、半夏、钩藤、胆南星、泽泻、升麻、甘草各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文火煎煮,分2次温服。
[功效主治]补肝益肾,祛风化痰,升清降浊。
[临床运用]治疗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85例,
[经验心得]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最典型的主诉为头位快速改变或某一特定位置出现短暂眩晕,其发病机制为椭圆囊退变的碎片脱落后黏附到半规管的壶腹嵴或在半规管内淋巴中自由浮动,往往受累的为后半垂直规管,前垂直半规管及水平半规管易可受累。本病属中医“眩晕”范畴,基本病机为风、虚、痰。所谓:“无风不作眩”、“无虚不作眩”、“无痰不作眩”,多数病位在清窍,由脑髓空虚,清窍失养,或风阳痰火上逆,扰动清窍,与肝、脾、肾三脏功能失调有关,发病以虚证居多。故以熟地黄、生山药、枸杞子补肝益肾,滋阴补髓;以半夏、天麻、钩藤、胆南星祛风化痰;以葛根、泽泻、升麻升清降浊。诸药共用虚得以补,风得以熄,痰得以化,窍得以养,眩则得止。

天麻钩藤饮1

[药物组成]天麻9g,钩藤12g,石决明18g,栀子9g,黄芩9g,桑寄生15g,杜仲15g,茯苓9g,怀牛膝12g,益母草9g,夜交藤12g。
[随症加减]恶心呕吐者加半夏12g,白术12g:肝肾阴虚、头晕遇劳加剧者去栀子、黄芩,加枸杞子12g,何首乌12g;肝火偏旺者加龙胆草12g,牡丹皮12g;眩晕急剧伴手足麻木震颤、有肝阳动风之势者加龙骨、牡蛎、珍珠母等以镇肝熄风。
[治疗方法]文火水煎约300ml,早、晚2次分服,每日1剂,7天为1个疗程。女,48岁。主诉:头晕目眩半月余。患者于半月前恼怒后出现眩晕、耳鸣如蝉、失眠多梦、心烦易怒,服用地芬尼多
(眩晕停)等药对症治疗无效。素有高血压病史5年,查血压22.1/13.3kPa,颈椎X线片未见异常,头颅CT未见异常,经颅多普勒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舌红苔黄,脉弦细。中医诊断:眩晕。辨证为肝肾阴虚、肝阳上亢。治以平肝潜阳、滋养肝肾。天麻钩藤饮加减:天麻9g,钩藤12g,石决明9g,栀子9g,桑寄生15g,杜仲15g,茯苓12g,怀牛膝12g,夜交藤9g,拘杞子12g,菊花12g。水煎服,每日1剂。服药3剂症状明显减轻,再服3剂症状消失。
[功效主治]平肝潜阳、滋养肝肾。
[经验心得]眩晕与肝有着密切的关系,若素体阳盛,肝阳上亢;或长期忧郁恼怒,气郁化火,暗耗肝阴,风阳升动,上扰清窍,或肾阴素亏,水不涵木,肝失所养以致肝阴不足,肝阳上亢,皆可发为眩晕。天麻钩藤饮加减运用以平肝潜阳、滋养肝肾,达到标本兼治之目的。本方对治疗高血压、脑动脉硬化、内耳性眩晕符合以上中医症候者,皆可收到满意疗效。

天麻钩藤伙2

[药物组成]天麻15g,钩藤15g,法半夏15g,泽泻15g,白术15g,白芍15g,丹参15g,甘草5g,陈皮5g,僵蚕12g。
[随症加减]口干苦者加菊花15g,生地黄30g;头痛者加石决明30g,颈椎病者加葛根20g,怀牛膝15g;高血压者加杜仲20g,桑寄生15g,毛冬青30g;脾虚者加党参30g,茯苓15g;血虚者加当归15g,熟地黄15g。
[治疗方法]文火煎30分钟,取汁300ml,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平肝熄风,健脾化痰祛瘀。
[临床运用]治疗老年人眩晕
[经验心得]中医认为眩晕多因脑髓空虚、清窍失养或痰火上逆,扰动清窍而致。故本病与肝脾肾三脏关系密切,病性以虚居多,但临床所见多为虚实挟杂证。天麻钩藤饮中天麻、钩藤平肝熄风;白术健脾;僵蚕、半夏,陈皮燥湿化痰;丹参活血化瘀;白芍养血柔肝;泽泻可泻肾火;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共奏平肝熄风、健脾化痰祛瘀之功效,临症灵活加减,取效甚捷。

天麻五子定眩汤

[药物组成]天麻10g,石决明30g,枸杞子15g,桑椹子15g,制女贞子12g,菟丝子15g,五味子6g。
[随症加减]兼气血亏虚者酌加党参、白术、黄芪、当归;兼肝火偏旺者酌加焦栀子、牡丹皮、钩藤;兼痰湿者酌加苍术、陈皮、厚朴、半夏;兼便秘者酌加大黄、肉苁蓉、锁阳。
[治疗方法]上药先用冷水浸60分钟后,煎30分钟取汁,分2次服,每日1剂。
[功效主治]补肝肾,潜肝阳,疗眩晕。
[临床运用]治疗肝肾不足型眩晕张某,女,58岁。患者素有头晕病史3年。经头颅CT、颈椎X线摄片均未发现异常,脑彩超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证属肝肾不足,气血两亏。治宜补肝滋肾,益气养血。方用自拟天麻五子定眩汤加减:天麻10g,石决明30g,枸杞子15g,桑椹子15g,制女贞子12g,菟丝子15g,五味子6g,炒党参15g,炙黄芪15g,焦白术12g,炒当归10g。上药用冷水浸泡60分钟,煎30分钟取汁,分2次服,每日1剂。8天后复诊,服药7剂,头晕、目眩、耳鸣已消,乏力改善,食欲好转,舌苔薄白,脉稍软。上方续服5剂,随访6个月未复发。
[经验心得]天麻五子定眩汤方中石决明味咸,性寒,人肝、肾二经,其潜降之功甚强,可使肝火、肝阳下降,以达平肝阳、熄肝风之用。药理学研究认为,石决明含碳酸钙和少量的镁、铁、磷酸盐及精氨酸、甘氨酸、天冬氨酸等10多种氨基酸,能降低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性,对眩晕有明显的镇静、调节自主神经的作用。天麻味甘,性微温,为肝经气分之药,既可熄风止痉,又可镇静平肝,对肝虚、肝风所致的眩晕效果十分满意。现代药理学研究,天麻的有效成分乙酰天麻素可拮抗5—羟色胺引起的椎—基底动脉致痉作用,对高钾和去甲肾上腺素所致的动脉血管平滑肌有松弛和解痉的作用。枸杞子性平,味甘,有祛虚劳、补精气之功,其水提取物有降压作用;桑椹子入肝、肾二经,有补肝益肾、滋阴熄风之功;女贞子微苦,性平,能安五脏、养精神;菟丝子味辛,性平,有填精益髓之功;五味子味酸,性温,李时珍谓其能“入肝而补肾”,还有养心安神之能。诸药合用,共奏补肝肾、潜肝阳、疗眩晕之功。

天麻芎龙汤

[药物组成]明天麻12g,川芎10g,干地龙10g,生地黄10g,姜半夏10g,白术8g,炙甘草5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者加钩藤、石决明、生龙骨、生牡蛎;痰浊内阻者加茯苓、陈皮、藿香、竹茹、胆南星;瘀血内阻者加桃仁、红花、赤芍、桂枝;气血不足者加党参、黄芪、升麻、葛根;肾精亏虚者加枸杞子、何首乌、山茱萸、鹿角胶等。
[治疗方法]中药每日1剂,水煎服125ml,每日2次,上、下午分服。
[功效主治]熄风止痉,平肝活血,通络化瘀。
[经验心得]方中天麻、川芎、干地龙三味乃本方之主药。天麻性甘平,专人肝经,既能熄风止痉,祛外风、通经络,又长于平肝而为治肝阳眩晕之要药。现代药理学研究证明天麻有镇静、镇痛作用,能够解除脑动脉痉挛,有利于改善微循环。川芎味辛,微苦,微甘,气香窜,性温。《神农本草经》载其“主中风人脑,专治头脑诸疾”,内能活血行气,通脑利窍。《医学衷中参西录》中言“其特长在能引人身清轻之气上至于脑”。现代药理学证明川芎有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抑制血小板聚集等作用。地龙咸寒,善于走窜入络通利,搜剔瘀滞,有破血化瘀之能。现代药理学认为地龙有溶血栓作用,能改善微循环,且有持久的降血压效能。以此3味中药为主药组成的天麻芎龙汤,具有平肝、活血、通络、化瘀之功,符合中医理论;同时根据不同证型临症裁减,调理阴阳,改善机体整体功能。因此,其在临床运用中获得较好疗效。

通窍活血汤

[药物组成]桃仁、红花、川芎、赤芍各10g,丹参、山楂各15g。
[随症加减]
①肝阳上扰型:眩晕耳鸣,头痛且胀,常因烦劳恼怒而诱发或加重,性情急躁。舌红苔黄,脉弦。治宜化瘀通脉,平肝潜阳。用通窍活血汤加天麻、钩藤、石决明、珍珠母、牛膝、白蒺藜;如肝阳化风,风阳上扰,酌加龙骨、牡蛎、地龙。
②痰浊中阻型:眩晕耳鸣,头重如裹,胸脘满闷,甚至恶心,呕吐痰涎。舌苔腻,脉滑。治宜祛瘀通窍,化痰和中。用通窍活血汤加半夏、白术、茯苓、泽泻、葛根、石菖蒲,陈皮。
③气虚血瘀型:头晕眼花,神疲纳呆,心悸少寐,劳累后症状尤著,舌淡质暗或有瘀斑,脉沉细涩。治宜化瘀通脉,补益心脾。用通窍活血汤加党参、黄芪、白术、当归、白芍、茯神。
④肾精不足型:头晕耳鸣,视物昏花,不耐劳累,神疲健忘,腰膝酸软。见于眩晕久发之人。舌质暗,脉沉细弱。治宜化瘀通络,补益肾精。用通窍活血汤加熟地黄、山药、山茱萸、枸杞子、何首乌、桑寄生、煅磁石。⑤血瘀阻络型:眩晕持续不已,并有头痛,痛有定处,心悸胸闷。舌紫苔薄腻,脉沉迟涩,治宜活血化瘀通脉。用通窍活血汤加当归、枳壳、葛根、石决明。
[治疗方法]以上方药水煎服,每日1剂。
[功效主治]调肝健脾,理气化痰,补肾填精,活血化瘀。
[经验心得]老年性眩晕的病机为本虚标实,虚实挟杂。老年人脏腑功能减退,气血生成不足,精亏血少,血行艰涩,脉络淤阻。故治疗应在调肝健脾、益气养血、理气化痰、补肾填精的同肘,活血化瘀,方能收到满意疗效。

通淤荣血汤

[药物组成]人参20g,黄芪40g,当归、川芎、红花、天麻各10g。
[随症加减]风阳上扰加钩藤、石决明各10g;痰浊上蒙加半夏、陈皮、竹茹、胆南星各10g;肝肾阴虚加熟地黄、沙参、麦冬、玄参各10g
(气血亏虚加鸡血藤30g,阿胶10g。
[治疗方法]水煎至300ml,每日1剂,分2次口服。
[功效主治]健脾补肺,益气生津,补血止血,滋阴润肺。
[经验心得]通淤荣血汤中人参能补五脏,安精神,健脾补肺,益气生津,大补元气。经现代药理学研究证实,人参能增强大脑皮质兴奋过程的强度和灵敏性,提高对复合刺激的分析能力,从而增强条件反射,并能使身体对多种致病因子的抗病力增强,改善食欲和睡眠,还有强心、降低血糖、抗病毒、提高对缺氧的耐受性等作用。黄芪有补气升阳,益气固表,托毒生肌,利水退肿之功效,并含有糖类、胆碱、叶酸、数种氨基酸、β—谷甾醇,能兴奋中枢神经系统,增强网状内皮系统的吞噬功能,提高抗病能力,对正常心脏有加强其收缩的作用,并能降血压,改善血液微循环。当归补血调经,活血止痛,润肠通便,并含挥发油、亚叶酸、烟酸、蔗糖、β—谷甾醇、维生素B12,有抗恶性贫血、保护肝脏、防止肝糖原减少、镇痛和消炎作用。川芎有活血行气、祛风止痛作用,内含挥发油、生物碱、阿魏酸、四甲吡嗪,有镇痛、镇痉等功用,能兴奋延髓呼吸中枢、血管运动中枢,直接扩张周围血管,使冠状动脉血流量和下肢血流量增加。川芎嗪具有扩张血管、增加冠状动脉血流量、改善微循环及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且能通过血脑屏障,在脑干分布较多,对急、慢性缺血性脑血管病有肯定疗效。红花活血祛淤,通经,含红花苷、红花黄色素、红花油,有扩张冠状动脉、降低血压作用,对缺血缺氧性脑损伤有保护作用;天麻熄风,平肝,含生物碱、苷类、香荚兰醇、维生素A、黏液质,有镇静、镇痛、抗惊厥、抗癫痫和促进胆汁分泌作用;鸡血藤有补血行血、舒筋活络作用;阿胶有补血止血、滋阴润肺作用,含明胶朊、骨胶朊,水解后产生赖氨酸、精氨酸、组氨酸及胱氨酸,井含钙、硫等。诸药合用,有降血压、扩张周围血管、改善脑供血供氧、调节中枢神经系统、镇静等作用,从而达到解晕定眩,镇惊安神的目的。

温胆汤1

[药物组成]半夏15g,竹茹10g,天麻15g,茯苓15g,猪苓10g,泽泻10g,石菖蒲10g,白术15g,桂枝6g,黄芪15g,党参15g,陈皮10g,焦三仙各10g,甘草3g,生姜10g。
[随症加减]伴耳鸣、失眠者加熟地黄、菟丝子、远志、龙骨;伴头痛、烦躁者加川芎、菊花;伴乏力、面色淡白无华,女性月经不调者加当归、生地黄、川芎。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用。1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健脾益气,化痰逐饮、利水渗湿、和胃降浊。
[临床运用]治疗气虚挟痰之眩晕31例,治愈13例,占患者,女,48岁。患者有“美尼尔综合征”病史5年,反复发作,经久不愈。半月前因劳累诱发宿疾,证见眩晕,不能转侧,动则加剧,恶心呕吐,神疲乏力,纳呆,面色苍白,舌质淡、苔白腻,脉滑略沉。中医诊断:眩晕。证属气血亏虚,痰湿中阻,治宜健脾益气,化痰利湿。处方:半夏10g,天麻10g,竹茹10g,党参15g,黄芪15g,白术15g,茯苓15g,猪苓10g,泽泻10g,陈皮10g,桂枝6g,焦三仙各10g,甘草3g,生姜10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服3剂后,诸症稍减,继服3剂,渚症大减,再服4剂,则诸症消失,观其舌脉、舌质仍淡、边无齿痕、苔薄微腻,脉沉略滑。守方继进5剂,巩固疗效。随访2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眩晕之证,其病机往往虚实挟杂,且相互影响,转化,如嗜酒肥甘,饥饱劳倦,伤于脾胃,运化失司,水谷不化,则聚湿生痰;气虚水湿不化,亦可生痰成饮,痰湿中阻,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本病虽有本虚,但以标实为急,所以治疗上宜攻补兼施、标本兼治;化痰利湿以祛邪,健脾益气以扶正。朱丹溪云“无痰不作眩”,此“痰”字实为痰饮、水湿、胃浊之总称,故以温胆汤为主加减组方,兼取半夏白术天麻汤、五苓散、苓桂术甘汤、四君子汤之义,辅之焦三仙消食化积,共奏健脾益气、化痰逐饮、利水渗湿、和胃降浊之效。

温胆汤2

[药物组成]半夏、陈皮、白术各10g,竹茹15g,茯苓12g,枳实、炙甘草、天麻、黄连各6g,生姜3g。
[随症加减]气虚或有低血压病史者去天麻,加升麻6g,党参10g,黄芪15g;去枳实,加枳壳6;g血虚者加当归10g,阿胶10g,熟地黄12g:有高血压病史者加牛膝10g,丹参15g,钩藤10g:肾阳虚者去黄连加附子3g,肉桂、枸杞子各68;肾阴虚者黄连改为3g,加熟地黄、山药各10g及山茱萸6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
[功效主治]理气化痰,清胆和胃,祛湿化痰。
[临床运用]治疗耳源性眩晕45例,治愈39张某,女,32岁。患者于夜间睡眠翻身时,突然发生眩晕,晨起后,不能站立,身不能转,转则愈甚,伴有旋转型眼震,恶心欲呕,倦怠乏力,肢体困重。血压12/6.7kPa(90/50mmHz),舌苔滑腻,脉滑无力。属于位置性眩晕,辨为痰浊上犯,清窍被扰。治以理气化痰,升清降浊。处方;陈皮,半夏、茯苓、白术各10g,竹茹、黄芪各15g,炙甘草、枳壳、升麻各6g。每日1剂,水煎服。服药3剂,渚症均除,嘱其续服3剂,以防复发。
[经验心得]耳源性眩晕症,是由多种原因引起的一类疾病。临床上以美尼尔氏病为多见,膜迷路积水为其主要病理表现,属于祖国医学“痰饮”范畴。胆届木为清净之府,喜温和而主升发,失其常则木郁不达,胃气因之不和,脾的运化必受影响,于是水液不化,聚而成湿,停而为痰,留而为饮,积而成水。本类病症,病位在耳,病因在胆胃,又因足少阳胆经分支从耳后入耳中,故选用理气化痰、清胆和胃之温胆汤,直达病所,消除病因,以除病症。加用天麻、白术可协同君药半夏以达祛湿化痰、止眩之功。

温胆汤3

[药物组成]半夏、川芎各12g,枳实、竹茹、陈皮、天麻、泽泻各10g,茯苓15g,甘草6g。
[随症加减]兼有失眠症者加生龙骨、生牡蛎、夜交藤、朱砂等;高血压患者加菊花、白芍,钩藤等;情志抑郁不欢者加郁金、薄荷、合欢花等。
[治疗方法]水煎2次后混合,日服2次,每日1剂。
[功效主治]健脾化痰、活血通络。朱某,女,29岁。婚后2年未孕,近期因月经不调而焦躁忧愁,睡眠不安,胸闷,口苦痰多,头昏乏力,渐至多梦易惊;甚至夜不能寐,头昏目眩,烦躁易哭。曾多方治疗不效。诊见面色萎黄,舌体胖大,苔厚微黄,脉滑。内科及妇科查体未获阳性体征。辨证属中医痰热胆虚之眩晕不寐证。给予温胆汤加味:半夏、竹茹、泽泻、生龙骨、生牡蛎各12g
(先煎),茯苓15g,陈皮、枳实、郁金、川芎、合欢花各10g。连服5剂,头晕有减,纳食增加,睡眠尚无明显改善。上方去竹茹、枳实,加夜交藤15g,天麻10g。再服1月,眩晕愈,每晚能睡6~7小时。停药1年后随访无复发。
[经验心得]眩晕临床多见,中医辨证多属风、火、痰、虚等。临证所见,以痰浊中阻、痰热内扰为多。脏腑失调、气血不和、阴阳失衡则是发病的关键,以阴虚阳亢为主要病机。眩晕既可单独发病,也可与不寐、郁证、心悸、心痛等症兼挟互见。温胆汤出自《干金方》,由半夏、茯苓、陈皮、甘草、竹茹、枳实组成。于方中加川芎行气活血;泽泻清泄湿浊;天麻健脾化痰。共奏健脾化痰、活血通络之功。临床根据证情,再配以解郁之品,或清泄之药,或化瘀之剂,或安神之方,灵活运用,随症加减,每获良效。

消眩汤

[药物组成]黄芪30g,天麻18g,葛根、地龙、白术各15g,三七3g,半夏、川芎各12g,桂枝、穿山甲(代)各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补气活血,通络化痰。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
[经验心得]痰浊为阴邪,易阻气机,损伤阳气,留滞经络,气虚气滞加痰浊必然血瘀。故治以攻补兼施,标本兼顾。消眩汤方中,黄芪大补元气,气旺则血行,用量独重;天麻平肝熄风,为治眩晕之要药。二味共为君药。三七活血养血,川芎活血祛风,为血中之气药,以活血化瘀行气。半夏、白术健脾燥湿化痰,以绝生痰之源。以上共为臣药。葛根、桂枝温通经脉,使痰湿之邪得温则行;地龙、穿山甲
(代)通经活络。以上共为佐使药。诸药共奏补气活血、化痰之效。

消眩饮

[药物组成]茯苓、薏苡仁、车前子各30g,白术15g,半夏9g,泽泻24g,橘红12g,天麻9g。
[随症加减]年老体弱、肝肾亏虚者加生地黄30g,枸杞子15g;血脂高或痰瘀互结者加焦山楂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功效主治]健脾祛湿化痰。
[经验心得]方中重用茯苓健脾益气祛湿;更加白术,薏苡仁健运中阳以化痰湿,杜绝生痰之源;半夏燥湿化痰和胃;天麻为熄风定眩之要药。《医学心悟》曰:“有湿痰壅塞者”……书云:“头旋眼花,非天麻、半夏不能除是也。”方中还重用泽泻。《本草正义》曰:“泽泻,最善渗泄水道,专能通利小便,其兼能滑痰化饮者,痰湿亦积水停湿为病,惟其滑利,故可以消痰。”更加车前子渗泻水湿,二者相配,使痰湿从下而出。橘红行气化痰。《药品化义》曰:“橘红,辛能横行散结,苦能直行下降,为利气要药,善治痰须理气,气利痰自愈,故用人肺脾,主一切痰病,功居诸药之亡。”古人云:“盖病久未愈,未有不肾水亏损者,非肾水上泛为痰,即肾火沸腾为痰。”故久病及年老体衰者,多肝肾亏虚,可加生地黄、枸杞子滋补肝肾。焦山楂具有祛脂化痰之功。

逍遥散

[药物组成]柴胡、当归、白芍、薄荷、白术、茯苓、半夏、僵蚕、石菖蒲、钩藤各10g,葛根、白蒺藜、石决明各30g,甘草6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l剂。4周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疏肝健脾,养血活血,化痰通络,熄风止眩。张某,女,56岁。患者眩晕反复发作3年,此次发作1周。自述近3年来经常头晕,常因工作紧张、劳累发生头晕,1周前起床后又出现头晕,伴恶心,烦躁失眠,头昏乏力,耳鸣,纳差,大便不爽。查体:血压:16.9/lo.6kPa,舌质暗淡、苔白,脉弦细。神经系统未见明显阳性体征,颈椎x线拍片提示颈椎病。经头颅多普勒检查提示:
①双侧椎动脉供血不足;
②脑动脉硬化。中医诊断:眩晕。西医诊断:
①颈椎病;
②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中医辨证肝郁脾虚,痰凝血瘀。给予基本方加黄芪30g,桃仁、红花各10g。服用3剂后,症状明显减轻,5天后痊愈,继服5剂,巩固疗效,随访1年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方中柴胡、白芍、当归、薄荷舒肝养血。伍茯苓、白术,甘草健脾益气。既有舒肝健脾之功,又具有益气养血之力。半夏、石菖蒲健脾化痰开窍;石决明镇肝潜阳.以补肝阴,僵蚕、钩藤平肝熄风,又能舒散因久虚停瘀之热;葛根、白蒺藜疏风清热,清化清窍络之浊气,驱之外释。诸药合用,共奏疏肝健脾、养血活血、化痰通络,熄风止眩之功。切中病机,故收良效。

芎葛归芪汤

[药物组成]川芎9g,葛根18g,当归10g,黄芪15g,丹参30g,天麻10g,姜半夏10g,枳实10g,厚朴10g,丝瓜络9g,地龙15g,枸杞子15g,炒白芍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2周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气行气,化痰祛瘀,通络熄风。患者,女,47岁,患者反复头晕目眩10余年,本次发作已7天,伴恶心欲呕,脉弦细滑,苔薄腻质偏紫。经TCD检查:右侧椎—基底动脉血流速度减慢。头颅磁共振检查显示腔隙性脑梗死。实验室检查示血脂偏高。辨证为气虚血瘀,风痰上扰。给予芎葛归芪汤7剂水煎服,每日2次,并嘱饮食上注意少荤多素。服药l周后症状明显减轻,连续治疗2个疗程后,眩晕等症状消失,至今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中医认为本病的病理基础主要在于虚、风、痰、淤。古圣贤云“无虚不作眩”、“无痰不作眩”。又《医灯续焰》云:“眩晕者,多属诸风,又不独一风也,有因于痰者,有因于死血者,有因于虚者。”阐明有痰淤互结,脉络瘀阻,髓海空虚等导致眩晕;有风痰互结、肝风内动上扰清窍导致眩晕。芎葛归芪汤正是基于这一理论而设。方中黄芪、川芎、葛根、当归补气、行气,活血化瘀;川芎引领诸药,是进入血脑屏障的导向药;葛根益气生津。另据现代医学研究,其葛根素具有扩张脑血管、改善脑供血、降低血胆固醇及血液黏稠度和抑制血小板聚集的作用;半夏、枳实、厚朴行气化痰,降逆止呕;丝瓜络、地龙化瘀通络;炒白芍、枸杞子、天麻调肝养肝,以熄肝风、宁风痰。全方组合,补气行气,化痰祛瘀,通络熄风,故能获得较好疗效。

虚晕汤

[药物组成]生地黄、熟地黄、生牡蛎各15g,炒党参、炒白芍、制半夏、当归、茯苓各12g,焦白术9g,陈皮、川芎、天麻各6g,炙甘草3g。
[治疗方法]上方各药头煎加水300ml,煎取150ml,二煎加水200ml,煎取100ml,2次药液混合,早、晚温服,每日1剂。5剂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气益血,熄风化痰。患者,女,48岁。主诉:头晕目眩反复发作5年。患者5年前始觉头晕目眩,发则眩晕如坐舟车,泛泛作恶,时有呕吐、视物旋转。西医诊断为美尼尔综合征。曾服茶苯海明
(晕海宁)糖浆、西比灵等药物,无效。近2周来旧疾又燃,刻诊神疲乏力,面色咣白,体态丰腴,气短懒言,劳则晕甚,甚而作恶,胃纳欠佳,舌淡红,苔白腻,脉细弦而滑,大凡肥人多痰,尚为痰湿实证,久延气血俱虚,虚谷生风,鼓痰上盛,蒙蔽清阳。治当益气血治其本,熄风化痰治其标,随投虚晕汤,连服5剂,眩晕得平,诸症皆除,病乃告愈,年后随访未曾复发。
[经验心得]眩晕一证,历代文献论述颇多,治法也各异,《内经》谓“诸风掉眩皆属于肝”。丹溪有“无痰不作眩”,提出治痰为先。景岳指出“无虚不作眩”当以治虚为主。顾师尊古而不泥古,认为眩晕一证,多属本虚标实,其本虚在于脏腑气血不足,标实则为风痰上扰。若单纯补虚则反碍其邪,使痰更盛、风更肆;或单纯攻邪,则更伤其正,使气日虚,血更亏。故自拟“虚晕汤”。乃由八珍汤合半夏白术天麻汤化裁而成,熔补气益血,熄风化痰于一炉。方中党参、白术、茯苓、甘草益气健脾,脾健则痰无从生;当归、川芎、熟地黄、白芍补血养肝,肝血足,则头目得以涵养;天麻、牡蛎平肝熄风;半夏、陈皮燥湿化痰,降逆止呕。诸药相伍,各司其职,养正蠲邪,邪去不复,故获佳效。

瓜蒌薤白白酒汤

[药物组成]瓜蒌壳10g,薤白15g,半夏10g,桂枝10g,鸡血藤20g,丹参10g。
[治疗方法]饮酒者以药酒治疗,按处方比例取总药量约500g,加入5000ml的高度白酒中,浸泡10多天,尔后每日服2~3次,每次服50~100ml。不饮酒者以汤剂治疗,按处方比例配药,先以白酒浸透,然后加水覆盖药物,文火久煎,每日1剂,煎2次,混合药液,分早、晚2次服。
[功效主治]燥湿化痰,温经通络,活血化瘀。
[临床运用]治疗颈椎病源性眩晕黄某,男,56岁。因头晕及晕厥6年,加重3个月。患者6年前开始出现头晕,偶有晕厥。6年来曾求治于多家医院,但疗效不显。于]991年6月开始病情不明原因的加重,头晕,频繁晕厥,每日5~8次,短者约为1分钟,长者7~8分钟,头晕似与颈椎活动有关但晕厥无明显诱因,平素自觉颈部发僵,常有持物坠落现象无颈肩部疼痛,但上肢呈放射痛。现症见:舌暗红,苔白厚脉弦。查:上下肢腱反射正常,x线片结果C4~5骨质增生明显C5~7及T1轻度骨质增生。诊断为颈椎病源性眩晕。以瓜蒌薤白白酒汤加味治疗。处方:瓜蒌壳log,薤白15g,半夏log,桂枝log,鸡血藤20g,丹参10g。将上药处方比例取500g,浸入30°以上的白酒5000ml中,10天后服用。1周后,患者晕厥得到控制,继将5000ml药酒服完已不头晕。尔后继用上述处方浸酒内服以此巩固疗效,随访4年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颈椎病的基本病机也是阳气不展。由于张仲景治疗胸痹是采取通阳的方法来治疗的,故借用张仲景治疗胸痹之法,以瓜蒌薤白白酒汤通颈部之阳,并加半夏、桂枝、鸡血藤、丹参以燥湿化痰、温经通络、活血化瘀,以此达到治疗本病的目的。

旋覆代赭石汤

[药物组成]旋覆花15g,代赭石30g,半夏10g,生姜25g,人参15g,炙甘草10g,大枣12枚。
[随症加减]阴虚阳亢者加玄参、天冬、生地黄各20g,生石决明30g;痰独阻滞壅盛者加陈皮10g,茯苓24g,胆南星log;气虚者加黄芪30g,白术15g,升麻6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
[功效主治]化痰降浊,益气和中。
[临床运用]治疗35例,
①痊愈:症状消失14例;
②显效:眩晕明显减轻可正常工作9例;
③有效:眩晕减轻,但仍感头晕发沉,工作稍有影响9例;
④无效:眩晕无改善或加重3例。总有效率为91.4%。贺某,男,38岁,头晕反复发作半年,但能坚持工作,近3天症状加重,头晕为旋转性,伴有恶心呕吐,耳鸣轻,平卧闭目减轻,伴有面色潮红及阵发性面部发热,身体偏胖,平时痰多,舌边尖红,苔白腻,脉弦。血压2l/16kPa。查头颅CT,心电图以及耳科检查均未发现异常。诊断为高血压型眩晕。中医辨证属痰浊阻滞兼阴虚阳亢。治以化痰降浊兼滋阴潜阳。方取旋覆代赭石汤加味:旋覆花15g,代赭石30g,党参20g,制半夏15g,生姜25g,玄参30g,夏枯草30g,葛根30g,生石决明30g,菊花10g,生龙骨、生牡蛎各30g,天冬20g,每日1剂,水煎服。服2剂后症状减轻,5剂后眩晕呕吐止,去代赭石,加白术15g,天麻10g,继服10剂巩固疗效。
[经验心得]中医对眩晕的病机记述颇详,总括其病因不外因风、因痰、因虚三个方面,眩晕患者
(大多为)以本虚标实之症为多,痰浊阻滞,清阳不升浊阴不降引起眩晕。如《丹溪心法·头眩》说:“头眩痰挟气虚并火,治痰为主,挟补气药降火药。”“无痰不作眩”,提出治痰为先等方法,经临床观察疗效确切可行。本方出《伤寒论》,主治首选胃气上逆而致呕恶,其次是眩晕痰浊上逆者。方中代赭石平肝气之横逆,且质重,镇冲气之上逆;生姜、半夏、旋覆花化痰降其浊阴;人参易党参益气,气旺则清气自升浊阴自降,佐甘草、大枣益气和中。方中代赭石、半夏、旋覆花量宜重。随症加减:有肝阳上亢者宜加龙骨、牡蛎、石决明、玄参,天冬、夏枯草,滋阴潜阳;有痰浊者宜加陈皮、茯苓、胆南星等化痰涤饮;有气虚者则加黄芪,白术;加葛根取其升举清阳。诸药合用,可使痰浊除、脉道通、正气充、清阳升、浊阴降、脑腑得养、眩晕自止。

眩晕汤

[药物组成]黄芪、赤芍、葛根、钩藤各20g,天麻12g,鸡血藤12g,川芎、半夏、白术、石菖蒲各12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取400m1,早、晚2次分服,2周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活血通脉,补虚化痰,祛风定眩。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
[经验心得]眩晕汤方中黄芪、天麻健脾益气、熄风定眩为君药;川芎、赤芍、葛根、鸡血藤活血通络为臣药。其中川芎活血祛风,上行头目,为血中之气药;半夏、白术、钩藤祛风涤痰降浊为佐药。而半夏燥湿化痰,为治风痰、湿痰、眩晕之要药,并能消除眩晕、恶心、呕吐等症状;石菖蒲引药上行以通脑窍,为使药。诸药合用,共奏活血通脉、补虚化痰、祛风定眩之功。现代药理学研究证明,黄芪有扩张脑血管、增加脑血流量、改善微循环等作用;天麻有降低心脑、外周血管阻力和扩张小动脉及微血管、增加心脑血流量等作用;川芎能扩张脑血管,增加脑血流量,改善微循环及抗血栓;赤芍、葛根、钩藤、白术等药亦均有抗血栓、抗凝血、改善心脑循环等作用。本观察显示,眩晕汤可消除或减轻患者症状,并有改善血液流变学及椎—基底动脉血流速度等作用,是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的有效方药。

血府逐淤汤1

[药物组成]桃仁12g,红花9g,当归15g,生地黄15g,白芍12g,川芎20g,桔梗9g,牛膝12g,枳壳6g,柴胡9g,葛根15g,丹参20g,甘草5g。
[随症加减]兼气虚者加黄芪,宜重用30~60g;兼寒凝者加桂枝12g,附子6g;兼阴虚骨蒸劳热者重用生地黄30g以上,去柴胡、枳壳,加黄柏、知母各15g;兼恶心呕吐者加代赭石15e,竹茹6g,厚朴12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7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活血化瘀,行气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缺血性眩晕84例,痊愈53患者,李某,男性,43岁。眩晕反复发作2年,间断口服尼莫地平、盐酸氟桂嗪、地芳尼多(眩晕停)及静点盐酸倍他司汀(培他啶)等药治疗,效果不佳。于3天前因劳累而眩晕发作,伴视物旋转,不敢睁眼”心慌恶心,舌质红,苔白,脉沉而涩。检查:TCD检查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颈椎X线片示3—7椎体后缘增生。西医诊断: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中医诊断:眩晕,证属气虚血瘀。治疗以益气活血化瘀为法。投以基础方加黄芪40s。服药3剂,眩晕及伴随症状明显减轻。继续服用15剂,渚症消失,复查TCD未见异常,随访1年余无复发。
[经验心得]血府逐淤汤为王清任逐淤五方之一,方以桃红四物汤加丹参活血化瘀而养血;四逆散行气和血而舒肝;桔梗开宣肺气,载药上行,合枳壳升降上焦之气;葛根升发清阳;再配以牛膝通利血脉,引血下行,升中有降,降中有升。诸药合用,活血化瘀而不伤血,行气通络而不耗气。现代药理学研究发现:葛根能扩张脑血管,使异常的脑循环正常化;阿魏酸、丹参酮、川芎嗪和白芍水煎剂能抑制血小板聚焦,抗血栓形成,降低血液黏度;川芎嗪、丹参酮、芍药苷和生地黄水煎剂均能解除血管平滑肌痉挛。上述研究结果及临床实践均说明血府逐淤汤具有改善微循环、增加脑血流量的作用。

血府逐淤汤2

[药物组成]红花、牛膝、当归、川芎、赤芍、桔梗、柴胡、甘草各10g,枳壳、桃仁各15g,生地黄20g。
[随症加减]气虚、肢体软瘫乏力、舌淡者加黄芪50g;肝肾阴虚、腰膝酸软者加熟地黄20g,山茱萸10g;心肝火盛、心烦口苦等加黄连10g,菊花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2次共300ml,分2次服。
[功效主治]补血益气,滋养肝肾。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80例,治
[经验心得]血府逐淤汤出自《医林改错》。本方能活血化瘀,行气止痛,临床常用于治疗胸中血瘀、血行不畅所致的胸痛底、头痛且久不愈者。可用本方为主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引起的头目眩晕。临床上多见气虚和肝肾阴虚而肝阳上亢的表现。气虚则无以推动血液运行。使血瘀更甚,治疗时加用黄芪,益气以助血液运行;肝肾阴虚则肝阳上亢,上扰清窍而致脑府气血逆乱,治疗时生地黄、熟地黄并用可加强滋养肝肾之力;用黄芩、菊花抑过亢的肝阳,使疗效更佳。川芎,走而不守,载诸药上行巅顶。本方中丹参、桃仁、赤芍、红花、川芎均可降低全血黏度。其中丹参还可通过加快微循环血流速度,增加毛细血管网而使微循环改善;红花还对脑缺血缺氧状态下的呼吸中枢有一定的兴奋作用,对急性缺血缺氧组织提高存活率,提供了依据。从现代医学角度而言,血府逐淤汤治疗眩晕的机制可能是:
①降低血黏度,加快微循环血流速度,从而改善微循环;
②解除血管痉挛,增加脑血流量,改善脑循环;
③抑制血小板聚集,降低血小板活性,并使已聚集的血小板发生解聚,抗血栓形成,增加脑血流的供应;
④脑缺血缺氧状态下兴奋呼吸中枢,提高急性缺血缺氧组织血氧利用率。

养血止眩汤

[药物组成]黄芪30g,党参20g,当归10g,丹参20g,川芎20g,葛根30g,酸枣仁30g,甘草6g。
[治疗方法]水煎,分3次温服,每日1剂。
[功效主治]养血活血,气血双补。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40例,显
[经验心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属中医“眩晕”范畴,多因气血不足,脑失濡养所致。养血止眩汤以黄芪、党参、当归、丹参养血活血,气血双补为原则。方中川芎主要成分川芎嗪易透过血脑屏障,使脑搏动性血容量增加,抑制血小板聚集和血栓形成;当归亦有抑制血小板聚集,抑制血栓形成作用;丹参可抗凝,促进纤维蛋白溶解,改善脑微循环;葛根中葛根素和总黄酮可明显扩张脑部血管,解除脑血管痉挛,增加脑供血。故养血止眩汤可扩张血管,提高椎—基底动脉的供血量,从而缓解或消除眩晕症状。在观察中我们发现患者存在着血液流变学异常,表现为全血黏度、血浆黏度、红细胞压积、纤维蛋白原增高,血流处于高凝状态,而服用养血止眩汤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善高凝血状态,以期延缓或预防卒中的发生和发展,提高老年人生存时间和生活质量。

益气聪明汤

[药物组成]黄芪30g,人参10g,川芎10g,山楂15g,白芍15g,葛根15g,升麻6g,蔓荆子10g,炙甘草5g。
[随症加减]形寒怕冷、夜尿增多、舌淡胖苔滑者加鹿角霜15g,桂枝10e;兼血瘀阻络或血压偏高者,去升麻,加丹参、牛膝各15g
[治疗方法]每天1剂,水煎,分2次服,每次煎至300~400ml。连服15剂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补气升气,益脑活络。黄某,女,63岁。患者3天来眩晕反复发作,每当劳累或头部突然转动时诱发,发作时如乘舟车,旋转不定,卧床不起,伴有恶心呕吐。平素常自感头晕乏力,颈项酸,左肩痛。曾摄颈椎X线片,提示C4~C6骨质增生。就诊当日上午10时许突发头晕昏眩,站立不稳,不能睁眼,恶心呕吐,面色苍白,冒汗,视力减退,耳鸣.舌淡红胖嫩,苔薄腻,脉细弱。中医诊为气虚眩晕,症属元气亏虚,髓海不足,脉络失和。治宜补气升气,益脑活络。用益气聪明汤加减治疗,连服5剂。二诊,眩晕大减,呕吐止,能起床活动,效不更方,再进7剂。三诊,症状基本消失,自觉体弱神疲,连服14剂调整及巩固疗效,随访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中老年人体质虚弱,中气不足,脾失健运,以致清气不能上升,载血不能上奉于脑,则头目眩晕、视物旋转。就此病因病机而采取补气、升气、益脑、通络法,标本兼治,用益气聪明汤治疗收到较好的效果。方中以黄芪大补元气、生津,利四肢头目;葛根、升麻,蔓荆子共引药上达;白芍补血平肝;川芎活络以行气血;山楂散瘀活络,配甘草并可和中。诸药合用能补气、升气、益脑、活络,改善脑部血循环和供氧,达到治疗眩晕目的。益气定眩汤
[药物组成]炙黄芪30g,人参(另煎)、赤芍各10g,当归15g,川芎18g,三七粉(冲服)5g,葛根20g。
[随症加减]兼阴虚者加麦冬、沙参各15g;伴有高血压,加天麻、钩藤(后下)各15g,生石决明(先煎)30g。
[治疗方法]水煎服,每日1剂。
[功效主治]活血祛瘀,补气生血。
[临床运用]治疗老年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性眩晕
[经验心得]人到老年,肾气虚衰,精血不足,髓海空虚,气虚血瘀,瘀阻脑络,产生眩晕。虚瘀错杂,病程缠绵,迁延难愈。在治疗上若单纯活血则元气难复,以益气活血、标本兼治,而使元气得复、瘀血祛除、髓海得充、眩晕乃除。方中人参、黄芪大补元气,使气旺以促血行。川芎、三七、赤芍活血祛瘀。三七还能补气生血,对老年眩晕有卓效。葛根主升,引气血上行。诸药合用,补气而不滞血,活血而不伤正。现代药理学研究证实,川芎、三七、赤芍可降低血液黏稠度、解除血管痉挛、改善脑循环;葛根能增加脑血流量、降低血管阻力。三七主要成分三七总皂苷具有抑制血小板聚集、扩张脑血管并增加脑血流量及有抗血栓、抗凝血作用。

益气活血补肾方

[药物组成]黄芪30g,当归、杜仲、枸杞子、赤芍、地龙、天麻、生地黄、熟地黄各12g,防风、川芎、菊花各9g,鹿角胶、红花各6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服。
[功效主治]益气活血,益肾填髓。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综合征
[经验心得]《景岳全书·眩运》曰:“眩运一症,虚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强调了无虚不能作眩。治疗眩晕之方药体现了补法主旨,益气而活血化瘀,益肾而补骨填髓,采用益气活血补肾中药结合常规西药,其疗效较单纯西药治疗明显提高,而对血液流变学指标的改善更为显著,说明益气活血补肾中药能显著地降低血黏度,增加头颈部微血管床的血氧灌注改善高黏血症,从而消除临床症状。

益气活血方

[药物组成]党参30g,黄芪30g,白术12g,茯苓15g,当归12g,赤芍15g,川芎12g,丹参30g,桃仁10g,牛膝10g,泽泻10g,炙甘草5g。
[随症加减]兼肝阳上亢者加天麻、钩藤、菊花;兼痰浊中阻者加陈皮、制半夏;肝肾不足者加枸杞子、热地黄、山茱萸、菟丝子。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
[功效主治]补气益中,活血化瘀。王某,女,57岁,患者3天前因劳累而发病,就诊时头晕目眩、稍动尤剧、恶心呕吐、神疲懒言、纳差、面色苍白、舌质淡脉细。TCD检查显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颈椎正侧位片示颈椎骨质增生.诊为颈源性眩晕。中医辨证为气虚血瘀,治以益气活血。拟方如下:党参30g,生黄芪30g,白术12g,茯苓15g,当归12g,赤芍15g,川芎12g,丹参30g,牛膝10g,泽泻10g,鸡内金6g,炙甘草5g。5剂,水煎2次,早、晚服,药后头晕好转,恶心呕吐消失。但仍纳呆原方加焦楂曲各30g,继服5剂,诸症明显好转。后以原方加减共服20剂,症状全部消失,随访3月未见复发。
[经验心得]气为血帅,气行则血行,气虚则运血乏力,血脉淤滞,致脑供血不足,从而引发本病。虚者补之,塞者通之。方中党参、黄芪皆为补气之要药。现代药理学研究,党参对心脏、脑血管有调节作用,增强心肌收缩力,提高排血量,从而改善脑供血。黄芪有兴奋中枢系统、扩张血管、降低血压等作用。当归、赤芍、川芎、丹参等活血化瘀。现代药理学研究,它们能改善脑血流量与脑微循环、扩张血管、降低血压、抑制血小板聚集等作用,故益气活血方可以有效地改善脑部循环、扩张血管、调节血压、防治血栓形成,治疗眩晕颇合病机,疗效满意。

益气活血清眩汤

[药物组成]黄芪、熟地黄各30g,党参、白术、当归、川芎、赤芍、升麻、柴胡各15g,桃仁、红花各10g,甘草6g。
[随症加减]痰浊重者加胆南星、陈皮各12g;瘀血重者加丹参15g;耳鸣、耳聋者加石菖蒲10g:疼痛者加葛根、羌活各15g;神疲乏力重用黄芪至40g,党参至2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早、中、晚3次服。15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活血,化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颈性眩晕
[经验心得]益气活血清眩汤是在补中益气汤和血府逐瘀汤基础上加减而成,既取其两大名方之药,又取其益气活血之法。方中黄芪、党参、白术、升麻、柴胡补中益气以复头之清阳;桃仁、红花、川芎、牛膝活血化瘀通络;当归、熟地黄补血而使活血无耗血之虑,理气而无伤阴之弊;甘草和中,调和诸药。全方共奏益气活血、化瘀通络之功药,能明显改善眩晕等症状。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桃仁、红花、牛膝、当归等中药含有血栓溶解因子(BDF),能有效地改善全血黏度及血凝度,促进血流;能解除椎动脉的痉挛,改善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的现象,促进脊髓、大脑的血液循环,促进神经前体细胞和类神经元的分化,使神经细胞得到充分的血液供应,改善相应组织的微循环,从而达到治疗眩晕的目的。益气健脾通络汤
[药物组成]葛根40g,生黄芪15g,党参10g,川芎6g,泽泻30g,生白术10g,全蝎粉(吞)2g,蜈蚣粉(吞)1g,钩藤(后下)15g,怀牛膝10g,猪苓30g,茯苓30g,刘寄奴15g,旋覆花(包)10g,生龙骨(先煎)30g,制大黄6g。
[随症加减]耳蒙者加桑叶10g,灵磁石(先煎)30g;口苦口干者加百合30g,夏枯草15g,生地黄20g;目胀者加青葙子15g,木贼草10g;身痛肢倦腰酸者加生薏苡仁30g,仙灵脾10g,川柏10g,鸡血藤30g,锁阳20g;寐逊者加酸枣仁(杵)30g,珍珠母(先煎)30g;苔黄腻者加砂仁(后下)6g,川石斛3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2次,总200ml,分早、晚2次温服。服药30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健脾,祛风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眩晕48例,治愈
[经验心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眩晕,一般认为是由于血流动力学改变或由于微栓子导致脑血液循环障碍所致,多见于中老年人。中医认为,本病属眩晕范畴,根据“从虚论治”、“从痰论治”、“从肝风论治”、“从淤论治”等观点及“气虚血瘀”、“久病人络”等论述,结合临床体会,重用葛根为君药,升举阳气;党参、生黄芪益气;泽泻配白术为合泽泻汤之意,二者用量一般为3:1;刘寄奴、川芎活血化瘀;猪苓、茯苓健脾利湿;钩藤祛风;生龙骨镇惊;制大黄通腑祛痰;旋覆花降逆止呕。值得一提的是全蝎、蜈蚣二味药,研粉吞服,一般用量1~3g,祛风通络作用尤为明显。全方合用共奏益气健脾通络之功,故取得了较为满意的疗效。

益气清脑汤

[药物组成]黄芪30g,当归15g,葛根12g,天麻12g,川芎12g,丹参12g,何首乌10g,桑寄生10g,水蛭(研末分服)O.6g,甘草3g。
[随症加减]风阳上扰者加钩藤10g,地龙10g;痰浊上蒙者加胆南星10g,半夏10g;肝肾阴虚者加龟板15g,黄精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每日2次。连服2周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活血化瘀,平肝熄风,滋补肝肾。
[临床运用]治疗气虚血瘀型眩晕。程某某,男,6l岁。主诉:头晕反复发作半年余,加重1周。近日因劳累、失眠引起眩晕发作,伴恶心眼花,胸闷气短,周身乏力感,活动后症状加重。曾用维脑路通、西比灵等西药治疗,疗效不明显。查体:舌质暗红,苔薄白,脉沉细,血压11.6/8kPa。经颅多普勒超声检查:椎—基底动脉及右侧椎动脉血流速度减慢。西医诊断:脑供血不足。中医诊断:眩晕;气虚血瘀型。治则:益气通络。处方:黄芪30g,当归15g,葛根12g,天麻12g,川芎12g,丹参12g,何首乌10g,桑寄生10g,水蛭(研末分服)0.6g,甘草3g。每日1剂,水煎服,每日2次。治疗1周后眩晕明显减轻,继续服药1周,诸症消失。
[经验心得]应用益气清脑汤治疗气虚血瘀型眩晕,系根据“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的原则,气血同治。方中黄芪益气生津,气充则血活;当归意在活血同时辅以养血,以达祛瘀生新之效,乃活中寓养;丹参、川芎、葛根增强活血化瘀之力。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3味药都具有扩张周围血管作用。川芎能降低机体耗氧量,提高机体对缺氧的耐受力,降低血脂,能使血液黏滞度降低,血流加快,并有抗血小板凝聚作用;葛根有改善脑血循环的作用,使处于异常状态的血管功能恢复到正常水平。天麻平肝熄风,改善减轻眩晕症状。桑寄生滋补肝肾,现代药理学研究本品有明显的抗血栓形成的作用,其活性成分是水溶性很强的物质。何首乌对老年动脉硬化,肝肾两虚,头晕眼花有明显的治疗作用,药理作用可降血脂、抗动脉硬化;水蛭药理作用抗凝血。改善微循环,乃补中寓通。

益气升阳活血汤

[药物组成]黄芪30g,葛根30g,桂枝12g,仙灵脾30g,当归15g,川芎15g,桃仁12g,红花15g,赤芍15g,白芍15g,天麻15g,乌梢蛇30g。
[随症加减]伴有恶心呕吐等症者加半夏、茯苓、陈皮;疼痛甚者加延胡索、全蝎;下肢困重者加杜仲、桑寄生;气虚乏力甚者加人参;失眠、多梦者加龙骨、酸枣仁。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服。15天为1个疗程,连服3个疗程。
[功效主治]益气升阳,活血通络。
[临床运用]治疗颈椎性眩晕
[经验心得]颈性眩晕的病机重心在于气虚无力推动血行,气虚清阳不升,血淤又有碍于清阳之舒展,以致眩晕时时发作,故治以益气升阳,活血化瘀并用,二者相得益彰,使气盛血行、清阳得升、眩晕止而痹症除。方中黄芪益气升阳,葛根性善升达,《神农本草经》谓其“除诸痹”,是临床医家治诸项背肩臂痛之要药,二药合用益气升阳力宏。桂枝辛温通阳,仙灵脾温阳除痹,助黄芪、葛根益气升阳除痹之力。合诸活血化瘀之品,共奏益气升阳、活血通络之功,故能取得较好的临床疗效。

泽苓汤

[药物组成]泽泻15g,茯苓30g,猪苓12g,白术12g,天麻9g,甘草6g,龙骨30g,牡蛎30g。
[随症加减]肝阳上亢、头痛、耳鸣者加钩藤15g,夏枯草10g,珍珠母30g;眩晕较甚、恶心呕吐者加制半夏9g,代赭石30g,竹茹9g;头重胀痛、心烦者加黄连12g,远志9g,石菖蒲9g;气血亏虚、神疲乏力者加党参30g,黄芪30g,阿胶10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7天为1个疗程。
[功效主治]燥湿祛痰,平肝熄风,镇静安神。王某,女,55岁。患者素体虚弱,时感头晕3年余。5天前因劳累引起头晕加重,脑转耳鸣,全身乏力,动则加重,伴纳差、恶心、口干。诊见患者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细。诊断为眩晕。给予泽苓汤加西洋参10g
(另煎),黄芪30g,阿胶10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7天后眩晕基本消失,饮食增加,尚稍有恶心。仍予泽苓汤加制半夏9g,竹茹9g,砂仁9g,3剂后痊愈。随访1年未复发。
[经验心得]中医认为眩晕的发生多因风、火、痰、虚,故有“无痰不作眩”、“无虚不作眩”之说。由于肝阳上亢、肝阴暗耗,或痰湿中阻,清阳不升,或气血两虚、脑失所养,或肾精亏虚、髓海不足等,均可导致眩晕。但在临床中多见本虚标实者。因此,对其治疗多以熄风潜阳、化痰祛湿为准则。泽苓汤,方中用泽泻、茯苓、猪苓等以利水燥湿祛痰;白术健脾化湿;天麻平肝熄风;龙骨、牡蛎皆有平肝潜阳、镇静安神之功效。天麻为治头晕常用药,现代药理学研究证明其有扩张小动脉及微血管、增加心脑血流量的作用。以上诸药配伍,随症加减,用之临床疗效显著。

真武汤

[药物组成]炮附子(先煎)、茯苓、川芎各10g,白术、白芍、葛根各15g,生姜6g。
[随症加减]呕吐较剧者加半夏10g,代赭石30g;痰多者加海浮石15g。
[治疗方法]每日1剂,水煎至300ml,早、晚分服。
[功效主治]温肾助阳,化气生精。
[临床运用]治疗椎—基底动脉缺血性眩晕48例,痊愈22
[经验心得]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临床上主要表现为反复发作性眩晕、面色苍白、舌淡脉缓、或伴恶心,呕吐、肢体麻木等症状,属于传统医学的“眩晕”范畴。其临床辨证,尤以虚寒居多。肾阳虚衰、水气内动、浊阴上逆是其主要病机,故应以温肾助阳为治疗原则。真武汤方中以附子为君药,味辛热以温肾阳;白术为臣药,甘苦微温,燥湿健脾;生姜辛温而散,助附子以温阳;茯苓淡渗利水,佐白术以健脾;白芍酸苦微寒,敛阳和营又制附子、姜之辛燥;更配川芎活血行气;葛根解肌滋筋脉。诸药伍用,共奏温肾助阳、化气生精之功。二子元肉汤治秋燥眩晕:入秋之后,不少人容易出现眩晕眼花,这是由于燥邪消耗肝肾精血,不能充养头目所致。大家不妨用二子元肉汤来缓解,取杞子20克、莲子20克、元肉(龙眼肉)30克,加水1000毫升煎汤,30分钟后放入适量红糖,溶开即可饮汤食渣。分早晚2次服用,每周2次,连服3周。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平臥則安,起則眩暈

Post by dreamsxin » Tue May 01, 2018 6:47 pm

浙江紹興市中醫院主任 董漢良

趙X X,男74歲,退休幹部,1992年4月就診。

患者長期臥床已有年餘,前醫按中風後遺症、心力衰竭、冠心病、高血壓等中西醫論治,收效甚微;經人介紹來我處求診。心電圖檢查提示:冠狀動脈供血不足。腦電圖檢查提示:腦供血不足。B超肝、膽、腎無異常。血壓不穩定,時高時低。平臥則安,坐起則頭暈目眩,噁心,甚者嘔吐;故用雙輪平板車平臥送來求醫,又因不能起坐,家屬要求車邊應診。

症見:患者仰臥,面色皓白,神志清楚,對答滿意,納差懈怠,四肢無力,口淡無味,大便不暢行,小便能自控,四肢能隨意活動,無半身不遂之象,未見明顯消瘦,令家屬扶持起坐,片刻,即頭暈目眩,移時泛泛欲吐,隨即予以平臥,臥後諸症漸消。脈遲緩,舌淡苔白、膩。血壓11.6∕6.6kPa,心律齊,心跳60次∕分,偶有早搏,腹平軟,肝脾未及,無腫塊觸及。下肢按壓不凹陷。

證屬:「眩暈」無疑。雖西醫診為諸多老年病,然從脈證所見為高年肝腎虧虛,氣血不足,痰瘀內結,清陽不升之侯。宜養肝益腎,補氣升陽治其本;治痰化瘀,疏導經絡治其標。用東垣補中益氣湯合景岳貞元飲加減出入。處方:葛根30g,黃耆30g,白朮10g,升麻10g,水蛭10g,熟地30g,當歸15g,川芎10g,荷葉30g,炙甘草5g。1日1劑,連服5劑,以觀療效。

5劑後,由其子代訴傳方,據云藥後精神好轉,納食漸香,大便暢行,扶持坐起,眩暈不立即發生。藥中肯繁,效不更方。前方加仙靈脾30g,仙茅10g,繼進5劑。

10天後,「起則眩暈」症狀明顯減輕,但因有恐懼「眩暈」的心理,不敢久坐,能起坐5~10分鐘即平臥。即以前方增刪調治20劑,若大便秘結3~5天加大黃5g,蓯蓉10g;納食不香加炒生山楂(各)30g,生穀芽30g;腹脹加大腹皮10g;苔根膩加澤瀉15g胸悶不暢加全瓜蔞10g,薤白10g等。1日後,「起則眩暈」基本控制,但不能下床行動,只能半臥或端坐。配以灸百會,用麥粒大小艾柱,直接灸7壯,經內外合治後,效果顯著,頭暈目眩已平,且能下床柱杖行走,患者及家屬甚為驚喜,藥治亦因之停止,囑其飲食調養,蓮子湯、百合湯常服,飲食清淡,少進脂肪、糖類。現已康復如常人。

【學生甲】請問老師,本證「眩暈」無疑,何以方中不用天麻、鉤藤之屬,願聞其故。

【老師】天麻、鉤藤本是祛風止暈之良藥,如天麻鉤藤飲,半夏白朮天麻湯之類,為治眩暈之要方。眩暈一證,多責之於肝,《內經》有「諸風掉眩,皆屬於肝」之說;天麻、鉤藤平肝潛陽,為治療肝陽上亢所致眩暈之佳品,故常用之;但臨床並非皆然,歷代醫家對眩暈的論說也頗多,如朱丹溪提出「無痰不作眩」,張景岳認為「無虛不能作眩」,徐春甫以虛實分論,陳修園按風、火、痰、虛論治,虞搏補充「瘀血致眩」。故眩暈一證,按虛實分,風、火、痰、瘀致眩暈者為實;氣血陰陽虧虛致暈者為虛。而臨證所見,無純虛純實之侯,多為虛中挾實,或本虛標實之證。本案患者高年肝腎虧虛,作強無能,故長期臥床,懈怠無力;氣血不足,則面色皓白,納鈍口淡;脾虛氣弱,清陽不升,痰瘀阻絡,氣血不能上榮故平臥則安,起則眩暈。所見為本虛標實之象,治當補氣升陽取用東垣補中益氣湯之意(黃耆、白朮、當歸、升麻、炙甘草);益氣養血,滋補肝腎選用景岳貞之飲(熟地、當歸、炙甘草)。並加葛根、川芎、水蛭活血化瘀,直趨頭項;荷葉升清降濁,降脂杜痰,合而祛絡中痰瘀,使標本同治,絡道暢行,氣血上榮,則不用天麻、鉤藤而眩暈自除。

【學生乙】請問方中所加之品(葛根、水蛭、川芎、荷葉),老師有何應用心得,望能賜教。

【老師】方中所加的葛根、水蛭、川芎、荷葉4味藥,對此病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雖為治標之品,然與補虛固本之劑起著相輔相成的作用。葛根據傳統治療「頭項強痛」(張仲景)的經驗,現代藥理研究證實,葛根具有擴張血管,解除血管痙攣,降低血壓,祛除瘀滯,調暢血行的作用。故有人將葛根移作活血藥應用於臨床療效卓然。所以凡頭、項血運不暢的腦部、頸項、頸椎的病變皆可用之。有人報導葛根30g加入辨證施治方中治療腦血流圖異常,有明顯作用。對於腦血栓形成、偏頭痛、頸椎骨質增生症等皆有治療作用。本案中就取用葛根的這種特殊性,而葛根又有升陽上達的功效,能升提中氣,有助於補氣養血之品上榮腦部。水蛭為筆者常用之品,該品雖歷代中藥專著中認作有毒,但據臨床實踐證明,不但無毒,且有「血肉有情」之功;其活血破瘀之力甚著,能在多種疾病中配伍應用,張錫純認為「破瘀血而不傷新血」,「純係水之精華生成,故最宜生用,甚忌火炙」,筆者甚為讚賞;本品除祛瘀外,尚有利水化瘀之功,因此是痰瘀同治之佳品,為高血脂、肺心病、老慢性支氣管炎、腦血管病均可配伍應用,絲毫無毒,放膽用之!荷葉升清降濁,古有清震湯,能降脂杜痰,對老年性代謝障礙之心腦血管病可隨症加用,此晶最宜用鮮品,有清香悅脾,芳香醒腦之功。川芎,古有「頭痛用川芎」之說,能直趨靈虛,王清任之通瘀活血湯也用川芎之趨腦之性,最大劑量可用15~30g,但因此藥辛渴偏燥,故量大時需配滋潤之品,如製首烏、杞子之屬。

【學生丙】患者經治月餘,已見效驗,何以老師還要灸百會,請釋其義。

【老師】「病久入絡」,「久病致虛」,對於慢性病,必須時時認識這兩方面的變化。灸百會通過經絡的作用達到升提元氣的目的。據報導,灸百會可治各種虛性眩暈。筆者經驗,在70年代曾治70歲老婦貧血性眩暈,用單純灸百會而痊。當時山區缺醫少藥,經濟貧困,對於因氣血不足所致眩暈,用補氣養血之劑,條件不許可,因此用灸百會收到同樣效果。故由鑒於此,配合灸百會以增強療效,調節自身抗病能力。同時於慢性、久治不愈的痼疾,筆者重視中醫的綜合性治療,開拓臨床思路,如內病外治,針藥配合,食養食療,氣功療法,心理治療等,灸百會也是出於此種治療思路。

百會穴除治療眩暈外,還可治療小兒脫肛,婦女子宮脫垂,痔瘡出血等人體下部病變,即所謂「下病上治」之意;百會有補虛強壯的作用,上述諸症皆因氣血不足所致病證;灸百會最有效是用艾絨直接灸,次數越多越有效,但以能忍耐為度。若不耐疼痛,可用穴位藥貼方法,取斑蝥1只研細,調敷穴上,同樣能發泡刺激穴位。這些方法都是臨床用之確鑿的療法,且藥簡效宏,值得提倡。

黄连温胆汤
天麻饮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美尼尔氏综合症「耳眩暈」

Post by dreamsxin » Fri May 04, 2018 11:37 am

梅尼埃病(美尼尔氏综合征)又称膜迷路积水,是由于内耳膜迷路水肿而致发作性眩晕、波动性耳聋和耳鸣为主要表现的内耳疾病。一般为单耳发病,青壮年多见。美尼尔氏综合症怎么治疗?中医疗法对本病的治疗颇有经验心得,现分享验方5则如下。

1、白姜散

药物:白果仁,干姜。

用法:上药烘干共研末,分成8份,每份9克每天早晚饭后以红枣12克,黄芪20克煎水各服1份。体虚不甚者用温开水送服也可疗效:治疗美尼尔氏综合症有效。

2、天麻,绿茶

天麻切成薄片,干燥储存,备用。每次取天麻片与茶叶放入杯中,用刚沸的开水,冲泡大半杯,立即加盖,5分钟后可以饮服。饭后热饮,头汁饮完,略留余汁,再泡再饮,直至冲淡,弃渣。

本方平肝熄风,潜阳定惊,适用于耳性眩晕症。

3、独活,鸡

将药加水共煮,蛋熟去壳再煮15分钟,使药汁渗入蛋内,去汤及药渣,单吃鸡蛋,每次2只,每天2次,3天为1疗程,连用2--3个疗程。

本方祛风补脑,适用于美尼尔氏综合征。

4、五味子、酸枣仁、怀山药,当归,龙眼肉

水煎,每日1剂,分2次服。

本方适用于美尼尔综合征。

5、仙鹤草

水煎、频服,连续3-4天。

本方适用于美尼尔综合征。

6、生南星、半夏,茯苓,白术,泽泻、桂枝,猪苓

水煎服,每日1剂。本方适用于内耳眩晕日久不愈者。

中医辨证治疗美尼尔氏综合症的方法我们都很清楚了,美尼尔氏综合症会给我们的听觉带来严重的伤害,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会出现很多的并发症,当出现美尼尔氏综合症时不妨试一试小编为大家介绍的方法。

中醫妙方治療美尼爾氏綜合徵(眩暈)

國學大師啟功先生填詞寫眩暈

我國著名書法大師啟功先生,常以通俗易懂的白話形式,用白描筆法和幽默詼諧風趣戲謔的語言,把自己所患的疾病,描繪得惟妙惟肖、生動真實、妙趣橫生,讀後令人忍俊不禁,回味無窮。 現將他寫的詞兩首,抄錄如下:

第一首:【沁園春 美尼爾氏綜合徵】

“夜夢初回,地轉天旋,兩眼難睜。忽翻腸攪肚,連嘔帶瀉;頭沉向下,腳軟飄空。耳裡蟬鳴,漸如牛吼,最後懸錘撞大鐘。真要命,似這般滋味,不易形容。
明朝去找醫生,服'苯海拉明''乘暈寧'。 說腦中血管,老年硬化,發生阻礙,失去平衡。 此症稱為,美尼爾氏,不是尋常暑氣蒸。 稍可惜,現藥無特效,且待公薨。 ”

第二首:【漁家傲 就醫】

“眩暈多年真可怕,千般苦況難描畫。動脈老年皆硬化,瓶高掛,擴張血管功勞大。
七日療程滴液罷,毫升加倍齊輸納。 瞎子點燈白費蠟,剛說話,眼球震顫頭朝下。 ”

詞中說的“美尼爾氏綜合徵” ( 現稱梅尼埃病 ) 又稱內耳眩暈病或眩暈綜合徵,由法國醫生梅尼埃首先報導,故命名。 此病是因負責人體平衡的內耳器官———“迷路”受到損害所致。

本病多見於老年人,最常見的表現是:眩暈發作突然,睜眼時感覺房子和周圍景物在移動,閉眼時則感覺身體在旋轉,試圖走路時身體向一側傾斜或前後左右搖擺,有時可跌倒在地。 發作期間病人睜眼或轉動頭部則眩暈加重,故常閉目靜臥,頭部及軀體均不敢轉動。 半數病人在眩暈發作時出現耳鳴和耳聾。 發作時還常伴噁心、嘔吐、腹瀉、頭痛,以及面色蒼白、出汗、脈搏忽快忽慢、血壓忽高忽低等自主神經功能紊亂症狀。 眩暈可持續數分鐘、數小時乃至數日。 間歇期長短不一,可以數月至數年。 隨著發作次數增多和時間延長,眩暈程度減輕而耳聾逐漸加重。

發作時應臥床休息;要鎮靜安定,千萬不可驚慌失措;飲食宜清淡少鹽;病情嚴重者,可用冰袋或冷水浸過的毛巾敷在額頭;用藥要有醫生指導,可選用乘暈寧、苯海拉明、眩暈寧、賽庚啶、非那根、東莨菪鹼以及維生素 B 族等口服,或靜脈點滴擴張血管的藥物,以改善“迷路”供血供氧;也可用中藥辨證施治;發作頻繁,嚴重影響工作和生活質量者,可考慮手術。 本病無特效藥,一般也無生命危險。 ( 張禹 )

中醫治療美尼爾氏病

耳源性眩暈 ( 即美尼爾氏病 ) 是臨床上常見的一種病症,其臨床表現為突然發病,發病時感覺頭目眩暈,耳鳴如坐舟車,周圍景物圍繞自己旋轉,不能站立,被迫平臥,身體動時即出現噁心、嘔吐,不敢睜眼視物,常反復發作。

美尼爾氏病屬中醫學 “ 眩暈 ” 範圍,其發病原因是由於肝腎兩虛、水不涵木、肝風內動、痰濕阻逆、脾不健運、水液失運、導致人體臟腑或某一部位水腫而致病。 目前臨床上對本病治療方法雖多,但效果不甚滿意。 《千金方》記載的澤瀉湯加味治療美尼爾氏病,經臨床驗證,取得滿意療效。

其組方用藥為:建澤瀉 18 克、炒白朮 15 克、幹鉤藤 12 克、明天麻 6 克、川牛膝 12 克、五味子 10 克、生荊芥 6 克、關防風 6 克、生大黃 6 克、熟棗仁 30 克、女貞子 10 克、石菖蒲 10 克、代赭石 30 克、醋磁石 30 克。 每日一劑,分兩次煎湯溫服, 10 天為一療程。

該方藥具有活血通絡、健脾益腎、平肝熄風、鎮靜安神、利水消腫以及消炎、抗病毒、抗過敏的作用,對改善血液循環和促進耳蝸循環解除迷路積水有比較顯著的功效。 同時,在日常生活中宜節制肥膩酒食、忌辛辣、戒躁怒、節房事,適當增加體力活動、鍛煉身體,方能藥到病除。

大黃巧治美尼爾氏病

別看美尼爾氏病非索命之疾,但發起病來令人難受之致。 據多年臨床實踐,以中藥大黃配甘草治之,嘔停暈止,效奇。

用法:取生大黃、生甘草各1克,水煎片刻或以滾燙開水沖泡,藥液以一小湯匙為宜,不可過多,涼至30℃以下速服。

大黃性味苦寒,瀉下攻積,清熱解毒,並無止吐作用,但可能與大黃氣味質量有關。 《藥品化義》中云: “ 大黃氣味熏濁,直降下行,走而不守,有斬關奪門之功。 ” 而嘔吐一症,無論病因如何,總不離胃失和降,氣逆上湧,急用大黃可頓挫上逆之氣,嘔吐自然停止;又因藥液之少是其優點,故立顯效。

此方尤適應於水米入口即吐,藥食不得入腹者。

獨活煮雞蛋治美尼爾氏綜合徵

取獨活 50 克,雞蛋 10 枚,同入鍋內加適量水煮之;待雞蛋熟後,將蛋殼打破繼續煮(如燒茶葉蛋),使藥液浸入蛋內。 煮好後棄去湯及藥渣,只吃雞蛋。 每日 1 次,每次 2 枚,連吃 5 天,有較好療效。

現代藥理研究認為,獨活具有鎮靜、催眠、鎮痛、抗炎等作用。 中醫認為,雞蛋黃性味甘平,善養心安神,補脾胃,可治胃逆嘔吐等。 獨活烏雞蛋合用,平肝熄風、化痰利濕、鎮靜止吐的功效更佳。 此法為治美尼爾氏症綜合徵之良方。

止暈驗方

筆者臨證 30 餘年來,總結一經驗方,但見以自身或周圍景物旋轉性平衡感覺失常為突出症狀,辨證屬痰飲內停,上蒙清竅者,服之即見效。 經常用來治療美尼爾氏病等耳性眩暈及腦性眩暈、眼源性眩暈、頭部外傷後眩暈。

組成:半夏 10 克,陳皮 12 克,雲苓 15 克,桂枝 10 克,生白朮 10 克,炙甘草 10 克,澤瀉 24 克,生龍骨 24 克,生牡蠣 24 克,石菖蒲 12 克,菊花 10 克,生薑 12 克。 若遇痰鬱化火者,可加龍膽草 12 克同煎。 便秘者,加生大黃 6 克(後下)煎服。

用法:水煎 45 分鐘,頻頻溫服。 伴嘔吐甚者,可把生薑切片,頻擦舌尖 3 分鐘再服。

方解:本方實乃二陳湯、苓桂術甘湯、小半夏加茯苓湯、桂甘龍牡湯及金匱澤瀉湯等方復合而成。 《金匱要略 · 痰飲咳嗽病脈證並治第十二》雲: “ 病痰飲者,當以溫藥和之。心下有痰飲,胸脅支滿,目眩,苓桂術甘湯主之。 ”“ 心下有支飲,其人苦冒眩,澤瀉湯主之。 ” 本方去石菖蒲、菊花,乃趙錫武先生治療美尼爾氏病經驗方,筆者用之,確實有效。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美尼尔氏综合症「耳眩暈」辩证

Post by dreamsxin » Fri May 04, 2018 11:37 am

梅尼埃病属于中医“耳眩晕”病的范围。中医认为眩晕一证,虚者居多。再有,肝火上扰,痰湿内停也可引起眩晕。故从治疗方法上以虚则补之,实则为泻之的原则。

辩证分型

【肾精不足证】症见眩晕发作频繁,发作时伴有较严重的耳鸣、听力减退,平素尚有精神萎靡,腰膝酸软,心烦失眠、五心烦热,舌色红,舌体瘦小,苔薄,脉弦细数。因肾开窍于耳,肾精不足,耳窍失养。治以滋阴补肾,益精填髓为法。

【肝阳上亢证】症见眩晕反复发作,伴有耳鸣、听力减退,而且眩晕发作多与情绪激动有关。平素急躁易怒,头昏头胀,面红目赤,口苦咽干,胸胁苦满,舌红苔黄,脉弦数。因风阳上扰耳窍所致。治以滋阴潜阳,平肝息风为法。

【气血亏虚证】症见眩晕时发,面色苍白,伴有耳鸣、听力减退,平素患者神疲思睡,表情淡漠,心悸气短,动则益甚,舌淡苔薄,脉细弱。因气血亏虚,耳窍失养。治以气血双补,益气养血为法。

【痰浊中阻证】症见眩晕反复发作,伴有恶心,呕吐痰涎,耳鸣,听力减退,头重如裹,胸闷不舒,胃纳欠佳,舌淡,苔白腻,脉弦滑。因痰浊阻塞耳窍所致。治以燥湿化痰,健脾和中为法。

【寒水上犯证】症见眩晕时作,伴耳鸣,听力减退,心下悸动,恶心,呕吐流涎,畏寒肢冷,腰膝酸软,精神萎靡,舌淡,苔白而且水滑,脉沉细弱。因肾阳不足,水寒凝滞耳窍所致。治以温阳化水,散寒利湿为法。

五则美尼尔氏综合症验方

「验方一」:

陈小云经验:银杏叶适量,制成银杏叶注射液。取银杏叶注射液5mL,加入5%葡萄糖注射液250mL,每日1次,静滴。治疗梅尼埃病。临床治疗40例患者,以治疗前后临床症状、血液流变学为指标。结果完全控制5例,显效19例,有效14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5%(38/40)。(银杏叶注射液治疗梅尼埃病40例【J】.中国中医急症,2011年第12期)有研究,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治疗梅尼埃病患者,每日给予70mg静脉滴注并与对照组比较,7天为1疗程。结果治疗组痊愈26例,好转14例,总有效率为93%对照组总有效率为74%,两组比较有显著差异组(P〈0.05)。(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治疗梅尼埃病43例【J】,时珍国医国药,2008年第7期)

有研究,银杏叶注射液能清除体内自由基,抑制血管壁通透性亢进,改善及抑制水肿,还具有降低全血黏稠度,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治疗梅尼埃病43例【J】,时珍国医国药,2008年第7期)

「验方二」:

范喜军、范晓亮经验:泽泻30~50g,白术12~20g。每天1剂,水煎2次,取汁400mL,每服200mL,分2次温服。重症每次200mL,分3次温服。治疗梅尼埃病。临床用上述方法治疗72例梅尼埃病患者,结果治愈51例,好转17例,未愈4例,总有效率94.4%,其中41例在1疗程内治愈,10例在2
疗程内治愈,17例在2疗程内好转。治愈病例疗程最短3天,最长18左,平均疗程为9天随访3月,48例无复发,3例复发后再用上述方法治疗仍有效。

案例:治疗一位女性梅尼埃病患者,38岁,2001年7月8日初诊。间断头晕伴旋转感,恶心、耳鸣2年,曾2次住院治疗,经查X线颈椎摄片末见异常经颅多普勒检查大脑中动脉、椎——基底动脉血流指数正常。西医诊断为梅尼埃病。给予10% GS及山莨菪碱静脉滴注,眩晕时轻时重。转中医诊治诊见头晕伴旋转感,恶心呕吐,耳鸣,舌体胖、苔白腻,脉滑中医诊断眩晕,痰浊中阻型。给予泽泻50g,白术20g,每天1剂,水煎2次,取汁400mL,分2次温服。连服10剂,眩晕治愈,随访1年无复发。(泽泻汤治疗梅尼埃病72例【J】,新中医,2004年第4期)

「验方三」:

莫礼滨经验:天麻适量,提取其有效成分,制成天麻索注射液。取天麻索注射液穴位注射(毎支2mL,每支药物含量0.2g),痰湿中阻明显者取足三里、丰隆穴,伴有脾胃虚弱或气血亏虚者取足三里、三阴交,每个穴位注射液1mL。治疗梅尼埃病。美尼尔氏病,属祖国医学眩晕范畴,《素问·至真要大论》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症并治》云“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丹溪心法·头眩》强调“无痰不作眩”,可见,脾失健运,痰浊中阻或风阳夹痰,上扰清空或肝肾阴亏、阳亢于上均可发为眩晕天麻素注射液的主要成分天麻,既熄肝风又平肝阳,足三里为足阳明胃经之合穴,有健脾化湿之效,丰隆为足阳明胃经之络穴,有清热化痰、宁神安志之效,三阴交属足太阴脾经,为肝脾肾三经交会穴,有健脾和胃、补益肝肾之效。因此,使用天麻索注射液配合穴位注射治疗美尼尔氏病则能共奏平肝潜阳、熄风止眩、健脾化湿祛痰之功,对眩晕、耳鸣、听力下降等美尼尔病症状均有明显疗效。临床治疗40例梅尼埃病患者,结果治愈26例(65%),有效9 (22.5%),无效5例(12.5%),总有效率为87.5%。疗效显著。(天麻索注射液穴位注射治疗美尼尔氏病临床观察【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年第4期)

「验方四」:

张亚平经验:仙鹤草每天200g,加水500mL,煎煮30min,分三次服用。治疗梅尼埃病。有研究,仙鹤草小剂量有收细血管作用,主要用于止血;大剂量时能扩张血管,缓解迷路血管痉挛,改善毛细血管通透性,调节植物神经功能,并有消炎抗菌之功效。因而,大剂量仙鹤草临床应用后能迅速解除内耳迷路水肿,从而快速控制梅尼埃病的临床症状。临床用仙鹤草治疗梅尼埃病患者,观察100例,治疗结果经治疗1疗程后治愈82例,43例服药后第1天症状体征即消失,少数患者服药30min后症状体征减轻。好转16例,总有效率为98%。对临床症状体征未愈者再给第2疗程治疗,症状体征消失14例,2例原无效者症状体征减轻,2疗程后总治愈率为96%。

案例:治疗一位女性梅尼埃病患者,56岁。反复眩晕、耳鸣、听力减退3天,加重伴呕吐、视物旋转2小时入院。查体T 37℃,P 85次/min、R20次/min,BP120/78mmHg。颈软。心、肺、腹阴性。神经系统检査无异常,X线颈椎正侧位摄片正常,诊断为梅尼埃病。即给予仙鹤草200g,加水600mL水煎30min后分3次口服。第1次服药30min后,眩晕,耳鸣明显减轻,呕吐停止。第2次服药后眩晕、耳鸣消失,下床活动自如。再服第3次药后上述症状未再发生,以后未给任何治疗,观察2天治愈出院。(大剂量仙鹤草治疗梅尼埃病100例【J】.新中医,2008年第5期)

「验方五」:

郑成丽经验:灯盏花适量,制成灯盏花素注射液。取灯盏花注射液12~16mL(1mL含总黄酮4.5 mg)稀释于500mL低分子右旋糖酐溶液,静脉滴注,40~50滴/分,每日一次。治疗梅尼埃病。有药理研究,灯盏花注射液是通过改善脑血流循环,促使内淋巴的产生和吸收的平衡,迷路的水肿和内淋巴的压力得以改善,使缺氧变性的内耳末梢器向好的方向转归,从而使症状缓解或消除。治疗一位女性患者,50岁,1995年1月21日恶心、呕吐、眩晕2天,曾有反复美尼尔氏病发病史,服用烟酸、安定、新B1、ATP等疗效不佳,因症状加剧而由家人陪同来院就诊,确诊为美尼尔氏病后,以灯盏花注射液16mL静滴。输液至300mL时,患者自觉症状明显好转,输液结束症状基本消失。患者自述以前每次发病病程少则四五天,多则十几天,用药效果不佳,使用灯盏花恢复的速度令人感到意外。(灯盏花治疗美尼尔氏病四例报告【J】,杭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5年第1期)

日常生活调理

1、保持情绪稳定,切忌烦躁、焦虑,树立信心,战胜疾病。

2、饮食宜清淡,不宜咸食;尽量少喝水。

3、注意调摄情志,忌大喜大怒,惊恐悲观。

4、起居有常,保证睡眠充足,勿劳力或劳神过度。

5、平时注意适当锻炼身体,增强体质。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美尼尔氏综合征中医辨证治疗67例临床观察

Post by dreamsxin » Fri May 04, 2018 11:38 am

美尼尔氏综合征,亦称内耳性眩晕病,系由内耳迷路水肿所引起的以自身和周围景物旋转性平衡感觉失常为主的疾病。临床表现为反复发作的眩晕、耳鸣、耳聋、恶心呕吐、头痛等,重者如坐舟中,临床发病率较高,以40~60岁之间患者多见,男性发病率较高。现代医学认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可能为致病之主要原因,还与下列因素有关:变态反应性疾病、身体水分新陈代谢紊乱、维生素B缺乏、感染病灶引起等。在临床中,多见情绪波动为此病诱因。美尼尔氏综合征属中医的“眩晕”范畴,我们在临床中采用中医辨证分型治疗,疗效明显,现总结如下:

1 临床资料

本组67例患者,其中男性36例,女性31例;最小26岁,最大65岁,平均46岁;初次发作28例,2次以上发作39例。全部病例均符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临床疾病诊断依据治愈好转标准》。

2 分型治疗

痰饮上犯型 27例,证见眩晕,动则加重,甚至如坐舟中,耳鸣,恶心,饮水则吐,舌淡苔白,脉弦滑或弦迟。治宜祛痰化饮,温阳化气,方用五苓散加味。五苓散加半夏、生姜、陈皮,加强除湿散饮之力。

邪滞少阳型 21例,证见眩晕,耳鸣,耳聋,口苦,咽干,不思饮食,心烦喜呕,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或弦细。治宜和解少阳,通利经脉,方用小柴胡汤加活血化瘀之品。小柴胡汤加丹参、桃仁、赤芍、红花等。

肝肾阴虚型 19例,证见眩晕日久,两目干涩,心烦口干,耳鸣,神疲乏力,腰膝酸软,舌红,苔薄,脉弦细。治宜滋补肝肾,方用杞菊地黄丸加减。若兼见恶心、呕吐,可加半夏、陈皮,和胃止呕;若眩晕耳鸣较甚,头痛且胀,肝阳上亢者,可加天麻、钩藤、白芍,平肝熄风潜阳;若失眠多梦,心肾不交者,可加阿胶、酸枣仁、柏子仁,养心安神。

3 治疗结果

全部病例服药最少4剂,最多50剂。疗效判断标准参照如前。完全控制39例,占58.21%,大部分控制15例,占22.39%,部分控制10例,占14.93%,未控制3例,占4.48%。

4 典型病例

李某,男,50岁,干部,2000年3月20日初诊。主诉:眩晕间断发作3年余,加重1天。患者症见:目眩,如坐舟中,不能转侧,恶心呕吐,耳鸣,左耳失聪,口苦咽干,胸闷不适,不思饮食,舌淡黯,苔薄白,脉弦细。体查:血压18/10kPa,心肺未见阳性体征。经耳鼻喉科电测听检查为:左耳感音性听力减退。诊断为美尼尔氏病,证属少阳相火上炎,经脉不利,治以和解少阳,通利经脉。方用小柴胡汤加减:柴胡12g、黄芩10g、党参15g、半夏12g、陈皮10g、生姜6g、大枣4枚、竹茹10g、丹参20g、桃仁10g。水煎服,每日1剂。服药4剂后症状明显减轻,上方去竹茹,继服1周,诸症基本消除,仅感轻微头晕,乏力,继以小柴胡汤丸调理半月,诸症全消,随访2年未见复发。

5 体会

美尼尔氏综合征为临床常见病,本病的痰饮病机与西医之膜迷路积水相似,临床辨证多为痰饮上犯型,故多运用中医痰病学理论指导治疗本病,以化痰祛饮、利水为主。但在临床尚可见到其他证型,如邪滞少阳、肝肾阴虚等,所以不能一概以痰饮论治,临证须辨证分型,对证用药,方可收到良好的效果。这也充分体现了中医辨证论治的特点。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美尼爾氏病的中醫診治

Post by dreamsxin » Fri May 04, 2018 11:41 am

作者:陳志芳

關鍵詞:美尼爾氏病、耳眩暈

前言

美尼爾氏病(Méniére’s disease),中醫學稱為「耳眩暈」,為內耳膜迷路積水所致,臨床表現以發作性眩暈伴耳聾、耳鳴、噁心及自發性眼震為特徵;本病是因法國醫師Méniére于1861年首次報告而得名。國內外資料顯示,本病占眩暈病人的60%,近年來國內發病率有增高趨勢,老人及小孩的患病率極低,多見於青壯年(以女性居多,好發於30至40歲,且有遺傳傾向),病人大多在就業且以易於受到精神壓力的人為多。大部份病人會因為熬夜或壓力太大,或吃太鹹的食物以及咖啡、巧克力、喝酒、抽煙等,而使病情惡化或發作。此外,血壓低的人也容易得此病。

病因病機

現代醫學認為當出現耳鳴、重聽、眩暈發作時,就叫做美尼爾氏症候群,除了已知病因的疾病(如內耳出血、內耳梅毒)外,祇要出現耳鳴、重聽伴有內耳性眩暈發作時,就叫做美尼爾氏病(大陸稱為梅尼埃病)。美尼爾氏病有真假之分:真性美尼爾氏病,或稱典型美尼耳氏病,有內耳性重聽,而眩暈反覆發作。假性美尼爾氏病,或稱眩暈症,有眩暈發作,但沒有聽力障礙。

耳的解剖,分為外耳、中耳、內耳。內耳位在最深處,為顳骨內的空腔,是由充滿外淋巴液的骨質迷路與充滿內淋巴液的膜質迷路所形成。本病病機是由於內淋巴液生產過剩,或吸收障礙所引起的內淋巴水腫。美尼爾氏病是一種病因不明的疾病,病因一般以為是外界壓力造成自律神經系的機能異常,蝸牛血管條(stria vascularis)的循環異常,因此內淋巴液生產過剩,形成水腫。其他,以內耳血管機能異常的原因,有過敏性說;鼓索神經和鼓室神經叢病變說;以膜迷路內壁皰疹為原因的濾過性病毒說;水腫的原因,有鹽分水分代謝異常說。
中醫認為美尼爾氏病以內傷為主,多屬風、火、痰、虛為患,與肝、脾、腎之臟關係最為密切。病因病機略述如下……

(一)髓海不足

先天不足,或勞倦所傷,病後失養,以致肝腎不足,精血虧耗,髓海空虛,耳竅失養,平衡失司而發為本病。

(二)上氣不足

耳竅賴上焦心肺之清氣灌溉,脾氣主升清,若思慮過度,心脾受傷,氣血虧少,脾失升清,清氣不能上奉頭部,即上部氣血不足,遂生眩暈耳鳴之症。

(三)寒水上泛

腎主水液,脾主運化,腎陽虛衰,不能溫化水液,脾虛則水液停聚,寒水互結,上泛清竅,平衡失司發為本病。

(四)肝陽上擾

平素情志不舒,肝氣鬱結化火生風,風火上擾,或暴怒傷肝,怒則氣上,上擾清竅,而有眩暈之症。

(五)痰濁中阻

脾胃素虛,或飲食不節,勞倦所傷,脾失運化,水濕內停,或飲食不節,勞倦所傷,脾失運化,水濕內停,阻遏陽氣,蒙蔽清竅,平衡失司,發為眩暈。

臨床表現

美尼爾氏病發作的症狀,有耳鳴、重聽伴有迴轉性眩暈;也有噁心嘔吐出冷汗、平衡障礙的現象,但不會有意識障礙。發作的時間,大約為數分鐘到數小時,而且是連續的地反覆發作,有人一星期內發作幾次,有人幾個月才發作一次。耳鳴、重聽的症狀大多是單側的,有的成為發作前的前驅症狀,有的伴隨發作同時產生。眩暈的發作一旦停止,重聽也恢復正常;但每一次發作後聽力會逐漸惡化,最後往往變成高度性重聽。(按:腦幹內前庭核與迷走神經核相鄰,前庭核電位的變化常會影響到迷走神經核,引發迷走神經之興奮,因此也會產生噁心、嘔吐、出冷汗之迷走神經的症狀。)

鑒別診斷

(一)前庭神經原炎

病毒感染所致,表現為突發眩暈、惡心、嘔吐,有向健側的自發性眼震,而無耳鳴和聽力障礙。

(二)突發性耳聾

聽力損害快而重,以高頻為主,不波動,約半數患者伴有眩暈與惡心。

(三)位置性眩暈

系在特定頭位或頭位變換時發生的眩暈,伴有眼震而無耳鳴、耳聾。

(四)迷路炎

有化膿性中耳炎和迷路炎病史。

(五)Hunt綜合症

常有耳鳴、耳聾、眩暈,耳聾呈感音聾,但耳廓及周圍皮膚可見帶狀泡疹與周圍性面癱,可資區別。

辨證論治

西醫常採用前庭神經抑制劑、血管擴張劑、抗膽鹼能藥、利尿脫水劑治療,並予臥床、低鹽、高蛋白、高維生素飲食配合。中醫分證治療對本病緩解症狀,預防複發有較好的療效。常見的分型辨治如下……

(一)髓海不足

症狀:素有耳鳴,眩暈屢發,尚見心煩不眠、多夢健忘、耳鳴重聽、精神萎靡、腰腳痠軟、遺精滑洩、五心煩熱,舌紅苔少,脈弦細數。
治法:滋陰補腎,填精益髓。
方劑:杞菊地黃丸(《醫級》)加味。
組成:枸杞子、菊花、熟地黃、山茱萸、山藥、澤瀉、牡丹皮、茯苓。加白芍、首烏以養肝益血,加生石決明、牡蠣以滋陰潛陽。

(二)中氣不足

症狀:眩暈,尚見臉白唇淡、唇甲不華、心悸少寐、神疲懶言、畏寒肢冷、食少腹脹、大變溏軟、舌淡白,脈細弱。
治法:補益氣血,健脾安神。
方劑:歸脾湯(《濟生方》)加減。
組成:白朮、茯苓、黃耆、炙甘草、龍眼肉、酸棗仁、人蔘、木香、當歸、首烏、白芍、白蒺藜。若脾虛清陽不生者,可用補中益氣湯或益氣聰明湯加減。

(三)寒水上泛

症狀:眩暈,尚見心下悸動,咳嗽,咯痰稀白,腰痛,背冷,肢體不溫,夜尿頻而清長,舌質淡胖,苔白潤,脈沉細弱。
治法:溫腎壯陽,散寒利水。
方劑:真武湯(《傷寒論》)加味。
組成:附子、白朮、茯苓、生薑、白芍。若背冷肢體不溫,夜尿頻而清長者,加桂枝、細辛、巴戟天、川椒以增溫陽散寒之效。

(四)肝陽上亢

症狀:眩暈,甚或眩暈欲仆、泛泛欲嘔、語言不利、肢麻振顫,尚見煩躁易怒、失眠多夢、頭脹頭痛、耳鳴目赤、面紅口苦、胸脅滿悶、便秘尿褐、舌紅苔黃、脈弦數。
治法:平肝熄風,滋陰潛陽。
方劑:天麻鉤藤飲(《雜病證治新義》)加味。
組成:天麻、鉤藤、生石決明、梔子、黃芩、川牛膝、杜仲、益母草、桑寄生、夜交藤、硃茯神。若眩暈較重者,加龍骨、牡蠣以鎮肝熄風;若面紅口苦便秘之火熱證較重者,加丹皮、龍膽草、大黃等以清肝火瀉腑熱;若口舌乾燥脈細數之陰虛重者,加元蔘、生地、白芍以養肝陰。

(五)痰濁中阻

症狀:眩暈,尚見頭重多寐、胸悶不舒或心下逆滿、心悸怔忡、噁心嘔吐、時吐痰涎、少食腹脹、舌淡苔白膩,脈濡或滑。
治法:健脾燥濕,滌痰熄風。
方劑:半夏白朮天麻湯(《醫學心悟》)加減。
組成:半夏、白朮、天麻、茯苓、橘紅、甘草、生薑、大棗。若濕濁較重,加藿香、佩蘭、澤瀉以化濁利水,倍半夏助燥痰濕;若風重而暈甚,則加膽南星、殭蠶、白芥子;若痰濕挾熱而見口苦、苔黃膩者,加黃芩、梔子、竹茹、枳實以清熱除痰;若氣虛之症明顯者,可酌加黃耆、人蔘以益氣健脾。

針灸療法

內服藥物治療之外,搭配針灸治療,效果更佳。

1.灸百會穴

眩暈發作時,直接灸30~50壯,或懸灸15~30分鐘,每日1~2次,對上氣不足、寒水上泛證型患者,療效尤佳。

2.體針

取穴:百會、頭維、風池、神門、內關為主穴。肝陽上亢者,配行間、俠溪、太衝;痰濁中阻者,配中脘、豐隆、解溪;脾虛者,配脾俞、足三里、氣海;腎虛者,配三陰交、關元、腎俞、命門。每天主穴取2~3穴,加配穴,針刺。手法:實證用瀉法,虛證用補法。

3.耳針

取穴:額、心、神門、胃、腎、內耳、腦等。手法:每次2~3穴,中強刺激,留針20~30分鐘,間歇捻針,亦可用王不留行籽貼壓治療。

4.頭皮針

取暈聽區、平衡區,針刺,日一次。

案例舉隅

中醫治療本病,其效果並不亞於西醫,茲舉二例驗案以資明證,並就教於諸位前輩先進。

案例一

黃女士,三十六歲,居桃園縣。810519初診:主訴罹患眩暈症有三年之久,平素不發作時但覺頭腦昏沉、頸項僵硬,發作則天旋地轉,站立不穩,並有耳鳴、惡心、嘔吐、盜汗、虛脫等現象。此病一個月內發作二三次,幾乎無法工作,曾到大醫院求診(被診斷為美尼爾氏症),經治療後症狀雖改善,但容易復發,如此反覆三年之久。

經過仔細診斷,發現該患者體型瘦弱、臉無血色,少氣懶言、納呆腹脹、經少質淡、白帶清稀、舌淡無苔有齒印、脈來沉緩無力。辨證屬氣虛濕困眩暈,治法採補益脾氣、濕燥通竅,處方以蔘苓白朮散加天麻、半夏,藥給十五天量;810608複診時表示改善許多,同方再給十五天量;810622回診表示持續好轉中,不更方再給十五天份;810711回診表示幾乎痊癒,又依前方給十五天份;820405又來拿藥。之後,即不見回診,一直到今8704 17再來,表示多年前服藥後,症狀已然痊癒,不料近日家事操勞,又稍覺頭暈,於是想趕快吃藥治療,以免再產生類似上次的大發作。望聞問切四診合參之後,仍照原方,再給十五天藥。

《萬病回春》以「四君子湯」治氣虛濕痰頭眩,其方組成為人蔘、白朮、茯苓、黃耆、陳皮、半夏、天麻、川芎、當歸、白芷、桔梗、甘草、生薑、大棗等藥,即四君子湯(和劑局方)與半夏天麻白朮湯(醫學心悟)之加味;而黃女所服之處方─蔘苓白朮散加天麻、半夏,則亦有異曲同工之妙,除治療眩暈症之外,尚可調經理帶。

案例二

徐先生,民國49年出生,居台北市。920724初診:身高170公分,體重74公斤,個性忠厚內向。主訴五個月前眩暈發作(自言長服蔬菜湯所致),作時胸悶心悸、噁心欲嘔、右耳耳鳴(聽力未減);經西醫治療後,今仍頭腦昏暈(後腦杓重重)、胸悶心悸、神乏體倦、雙腳無力,缺乏性慾。見其舌淡苔白、脈沈滑弦,斷為氣鬱痰濁之證。處方:柴胡舒肝湯7.5公克、半夏白朮天麻湯7.5公克、天麻1.0公克、銀杏葉1.0公克(3x15 pc),加針百會、四神聰、風池、太衝。方中柴胡舒肝湯以疏理肝氣、半夏白朮天麻湯以燥濕化痰,加天麻以增平肝息風之效、銀杏葉以活血。

920806二診:頭暈稍緩,胸悶略舒,耳鳴減輕,仍疲勞倦怠、雙腳無力(午後或緊張時,較會頭暈腳軟),舌淡苔無,脈沈微滑弦;前方加黃耆以健脾益氣(3x15 pc),並針百會、四神聰、風池、太衝。920826三診:頭暈改善(近一週來頭已不暈),耳鳴變小,雙腳較有力,也較不會緊張;仍宗前方(3x15 pc),加針百會等穴。920909四診、920925五診:服藥期間只幾天頭微不適,其餘都好;仍與前方(3x15 pc),加針百會等穴,矚其頭如不暈就不用再來拿藥。

診治心得

功利社會精神壓力大,人際關係愈來愈疏遠,天天戴著假面具生活(逢人只說三分話),過度勞心勞累、心情壓抑的結果,容易因肝氣鬱結,或因之導致肝陽上亢,而發眩暈。又功利社會追求物質的享受,多食美食,生冷不忌,加上缺乏運動,痰濁中阻致病的亦不少。總之,臨床四診合參,對證下藥,就有療效。眩暈很容易復發,勸患者注意起居飲食,避免過度疲勞,情志盡量開朗,以減少復發機會。

參考書目

楊怡和:小耳鼻咽喉科書,合計圖書出版社,臺灣,1994:207~11。
王德鑒,高等中醫藥研究參考叢書─中醫耳鼻喉科學,知音出版社,臺灣,1994:88~94。
上海中醫學院附屬曙光醫院,現代中醫內科手冊,江蘇科學技術出版捨,大陸,1995:389~91。
鹿道溫,現代中西醫診療叢書─中西醫臨床耳鼻咽喉科學,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大陸,1998:528~36。
干千,干氏耳鼻咽喉口腔科學,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大陸,1999:140~1。
韓明向、田金洲,現代中醫臨床辨病治療學,人民衛生出版社,大陸,2001:1611~3。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