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摘录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中医必背蓝宝书(2版)

Post by dreamsxin » Thu Apr 27, 2017 6:48 pm

桂枝汤(《伤寒论》)
桂枝汤治太阳风,
芍药甘草枣姜同,
解肌发表调营卫,
表虚自汗最宜用。

桂枝茯苓丸(《金匮要略》)
金匮桂枝茯苓丸,
芍药桃红共粉丹,
等分为末蜜丸服,
活血化瘀癥块散。

桃花汤(《金匮要略》)
赤石脂禹余粮丸(《伤寒论》)
桃花汤中赤石脂,
粳米干姜共用之,
石脂又与余粮合,
久痢脱肛正宜施。

桃核承气汤(《伤寒论》)
桃核承气五药施,
甘草硝黄并桂枝,
下焦蓄血小腹胀,
瘀热互结此方宜。

真人养脏汤(《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真人养脏木香诃,
粟壳当归肉蔻科,
术芍桂参甘草共,
脱肛久痢即安和。

真武汤(《伤寒论》)
真武汤壮肾中阳,
苓芍术附加生姜,
少阴腹痛寒水聚,
悸眩惕瞤急煎尝。

柴胡疏肝散(《证治准绳》引《医学统旨》方)
柴胡疏肝芍川芎,
枳壳陈皮草香附,
疏肝行气兼活血,
胁肋疼痛皆能除。

柴葛解肌汤(《伤寒六书》)
陶氏柴葛解肌汤,
邪在三阳热势张,
芩药桔甘羌活芷,
石膏大枣与生姜。

逍遥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丹栀逍遥散(《内科摘要》)
逍遥散中芍归柴,
苓术甘草姜薄偕,
疏肝养血兼理脾,
丹栀加入热能竭。

透脓散(《外科正宗》)
透脓散用生黄芪,
归芎山甲皂角齐,
水煎服时加白酒,
脓成难溃服之宜。

射干麻黄汤(《金匮要略》)
射干麻黄亦治水,
不在发表在宣肺,
姜枣细辛款冬花,
紫菀半夏加五味。

健脾丸(《证治准绳》)
健脾参术苓草陈,
肉蔻香连合砂仁,
楂肉山药曲麦炒,
消补兼施用之神。

凉膈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凉膈硝黄栀子翘,
黄芩甘草薄荷饶,
更加竹叶与蜂蜜,
中焦燥实服之消。

消风散(《外科正宗》)
消风荆防蝉牛蒡,
苦参胡麻归地苍,
知母石膏木通草,
风疹湿疹服之康。

海藻玉壶汤(《外科正宗》)
海藻玉壶带昆布,
青皮陈皮翘贝母,
独活甘草夏归芎,
散结消瘿宜常服。

桑杏汤(《温病条辨》)
桑杏汤中象贝宜,
沙参栀豉与梨皮,
温燥袭肺脉浮数,
辛凉甘润燥能医。

桑菊饮(《温病条辨》)
桑菊饮中桔梗翘,
杏仁甘草薄荷饶,
芦根为饮轻清剂,
风热咳嗽服之消。

桑螵蛸散(《本草衍义》)
桑螵蛸散用龙龟,
参苓菖远及当归,
尿频遗尿精失固,
补肾宁心法勿违。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丹溪祛湿

Post by dreamsxin » Tue May 09, 2017 6:27 pm

1
化湿温阳兼以开窍
浊主湿热,有痰、有虚。赤属血,白属气。

萆薢分清饮:治真元不足,下焦虚寒,小便白浊,频数无度,漩白如油,光彩不定,漩脚澄下,凝如膏糊。

——《丹溪心法·赤白浊》

丹溪认为,湿之为邪,其治自当化湿,化湿必当配伍温阳,温阳有利于助阳化湿。若在温阳之际,再配伍开窍,则治疗效果更好。其代表方剂是萆薢分清饮,主治病症是湿气留结、阳气被遏、寒气内生、浊气下注证。病小便频数,白如米泔,凝如膏脂,舌淡苔白,脉沉弱。方药配伍特点,一是因其病机为湿,其治以萆薢利湿化浊,使湿从下而去;但治湿必当温阳,益智仁温阳化湿,缩小便,止小便频数;温阳之中伍以散寒,则更有利于温阳化湿,以乌药增强益智仁温阳散寒,气化水液。二是温阳之中可气化水湿,若能伍以开窍,则能明显增强温阳之中使湿邪尽从下窍而出。伍以石菖蒲开窍泄浊,使湿浊得去,此为治湿浊之要药;并以食盐为引,使方药入肾而温阳化湿。可见,方药配伍在化湿中必当伍以温阳,温阳之中必当伍以开窍。诸药相伍为用,则肾阳得温,下窍得通而湿浊得去。正如仲景所言:“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

2
清热燥湿必配苦温
二妙散:治筋骨疼痛因湿热者,有气加气药,血虚者加补药,痛甚者加生姜汁,热辣服之。

黄柏炒,苍术米泔浸炒。

上二味为末,沸汤入姜汁调服。二物皆有雄壮之气,表实气实者,加酒少许佐之。若痰带热者,先以舟车丸,或导水丸、神芎丸下伐,后以趁痛散服之。

——《丹溪心法·痛风》

二妙散:治筋骨疼痛因湿者。

黄柏炒,苍术米泔浸炒。

上为末,沸汤入姜汁调服。二味皆雄壮之气,表实气实者加酒少许佐之。有气加气药,血虚加补血药,痛甚者加生姜汁热服之。

——《丹溪纂要·痛风》

湿留不去,久而化热,以成湿热。或热郁久而不散,扰乱气机而湿生。湿热为邪,善于下行下注。清热燥湿必伍苦温,代表方剂如二妙散。其主治湿热浸淫经脉,流注肌肉,客于阴部,留注带脉的病症。病以湿热带下色黄,阴部潮湿成湿疮,足膝红肿疼痛,筋骨酸痛灼热,小便黄赤,舌红苔黄或腻,脉滑等。方中黄柏寒以清热,苦以燥湿,长于祛除下焦湿热。治湿热,法当用苦寒,但因湿邪的特殊性,治热用寒而不利于祛湿。因此最佳方案是苦温。苦温之品,温有利于气机通畅,苦有利于燥湿。此治湿热必伍以苦温,使寒清热而不益湿,故以苍术苦温燥湿醒脾,使脾运化水湿,以绝湿邪变生之源。方药相互配伍,寒借温通,湿借温化,清而不凝,以建其功。正如《医方考》所说:“此方用苍术以燥湿,黄柏以祛热,又黄柏有从治之妙,苍术有健脾之功,一正一奇,奇正之道也。”

3
解郁理血必兼燥湿
气血冲和,百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火郁发之,当看何经。经曰:木郁达之,谓吐之令条达也。曰火郁发之,谓汗之令疏散也。曰土郁夺之,谓下之令无壅滞也。曰金郁泄之,谓渗泄、解表、利小便也。曰水郁折之,谓抑之制其冲逆也。此治郁大法,惟诸火所属不同,故曰看何经。

——《丹溪纂要·郁》

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人身万病皆生于郁,苍术、抚芎,总解诸郁,随证加入诸药。凡郁皆在上焦,以苍术、抚芎开提其气以升之,如食在气上,提其气,气升则食自降。余仿此。

——《丹溪治法心要·郁》

阴津由水液所化,且以气化为始,倘若人体气机失和而及血,气郁而不化津水,则易变生湿痰,湿痰内生又壅滞气血,以此来加重痰湿的病理病症。《丹溪心法》云:“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并认为气郁及血,则易于生湿蕴痰,更可变生火郁、食郁等病理特点,进而演化为脾胃气血郁滞、痰湿内蕴证。燥湿与解郁理血的代表方剂是越鞠丸,其主治病症是气血郁滞为主的湿、痰、火、食的病理,病以胃脘胀痛、胸膈痞满、嗳气吞酸、恶心呕吐、饮食不消、苔腻脉弦为特征。方中以香附行气解郁;川芎理血行气;因气血郁滞易于生痰,故必伍以燥湿之品,苍术苦温燥湿,使湿不得壅滞气血,以助解郁;栀子苦寒燥湿,泻火;消食能治湿,故以神曲消食。方中诸药相互为用,则气血调和,气能化湿,湿去则痰除。

4
消食祛湿兼以清热
伤食必恶食,气口脉必紧盛,胸膈必痞塞。亦有头疼发热者,但身不痛。恶食者,胸中有物。宜导痰运脾,用二陈汤加白术、山楂、川芎、苍术服之。闻食气即呕,二陈汤加砂仁一钱、青皮五分服之。

保和丸:治食积,脾胃虚者,以补药下之。山楂取肉二两蒸,神曲炒,半夏、茯苓各一两,萝卜子炒,陈皮、连翘各五钱

上为末,粥丸或以神曲为糊丸。加白术二两,名大安丸。

——《丹溪纂要·伤饮食》

胃为津液之府,脾主运化水湿,饮食积滞,脾胃气机受阻,水液不得气化而为湿痰,故饮食积滞而生热,极易引起湿、食、热的病理,而湿、食、热的病理又易加重饮食积滞。消食祛湿兼清热的代表方剂是保和丸,其主治饮食积滞、气机壅滞、湿浊内生而上逆下注的病症。病以脘腹胀满,嗳气吞酸,恶食呃吐,或大便泄泻,舌苔厚腻,脉滑等。方中山楂善消肉食油腻之积,消油腻必伍以燥湿渗湿之品,有利于脾胃气机升降,故伍以半夏燥湿醒脾健脾、茯苓渗湿和胃通降,脾健胃和则能消食;莱菔子行气、化食、泻湿以消痰食,神曲消食祛湿;食积易于生热,湿蕴易于化热,热扰气机则易加重食积,故必伍以连翘清热散结以防食积化热,为方中之要药。方中诸药相互为用,共奏消食和胃、祛湿化痰之效,如《成方必读》所说:“此为食积痰滞,内瘀脾胃,正气不虚者而设也。”

5
化痰止血必兼软坚
衄血、火升、痰盛、身热,多是血虚,四物汤加减用。戴云:咳血者,嗽出,痰内有血者是;呕血者,呕全血者是;咯血者,每咳出皆是血疙瘩;衄血者,鼻中出血也;溺血,小便出血也;下血者,大便出血也。惟有各名色分六,俱是热证,但有虚实新旧之不同。或妄言为寒者,误也。

——《丹溪心法·咳血》

肺为水道之源,水不行而为湿,湿聚而为痰,痰蕴而居肺,肝主升,肺主降,肝肺升降有序则病症不作。若肝盛而为火,火热之邪极易于上升行于肺,肺不得通调水道,于是痰邪而生,火热之邪又易于灼伤脉络,故易变生肝火犯肺咳血痰结证。化痰止血必软坚的代表方剂是咳血方。其主治肝火犯肺,咳血痰结证。方中瓜蒌仁清肺热,化肺痰,润肺以止咳。因肺中蕴痰被肝火所灼而胶结不解,故其治必当伍以海蛤粉软坚散结,清热涤痰,化痰止血,化痰之中必有软坚是药物的最佳配伍。青黛清肝肺之火热,泻肺中蕴热,栀子清热,以助青黛泻火止血;诃子收敛肺气,并能化痰止血。诸药为用,共奏清热泻火、化痰软坚散结之功。


以上五方,刘玉洁主任临床上经常使用,确有较独特的疗效。

除此以外,丹溪的左金丸治疗湿热吞酸证,胃苓汤治疗脾胃湿阻证,参芦饮治疗虚痰内结证,临床上也经常使用。由此可见,仅把丹溪看成是滋阴派是不全面的,以上这些方剂,这些思路,对我们现代的临床,仍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如临床上使用左金丸,体会到不论是寒性泛酸,还是热性泛酸,均可加减用之,而且屡验屡效。二妙丸,不仅用于湿热带下,而且凡是湿热在下焦者,痹证、痛风、痿证、腰疼、淋证等均可用之,而且有独特疗效。

刘玉洁主任对以上几个非滋阴方剂,临床用之较多,而且每每收效,通过这些方剂的运用,对丹溪更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更深刻体会到了“伤寒宗仲景,杂病用丹溪”之论。可见,丹溪是一位非常全面的医学大家。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养脾阴浅谈

Post by dreamsxin » Wed May 17, 2017 8:08 am

作者/陆寿康整理

滋养脾阴,人多忽之。或以脾胃相关,脾阳统胃阳,胃阴统脾阴混治之。我曰不然。脾阴之说由来已久,自明清之际,周慎斋、胡慎柔、吴澄、缪仲淳、唐容川等名贤,代有发挥。从临床实践看,脾阴虚弱也颇多见,从滋养脾阴着手常可得效。中医理论认为一切事物都具有阴阳对立两方面,脾脏自无例外。脾阳是脾脏运化水谷的生理功能,脾阴是脾脏运化水谷化生的营养物质,诸如营血、津液、脂膏等。从作用上脾阴有灌溉脏腑、营养肌肉、磨谷消食、濡润孔窍的作用。在病理状态下,诸如暑、燥、湿邪化热,耗津夺液;饮食偏颇,嗜食辛辣厚味;慢性消耗,特别是长期的脾胃病等,都可损耗脾阴,造成脾阴不足病证。

就临床证候而言,脾阴虚常见低热,不思食,或食入难化,腹胀,四肢无力,肌肉萎缩,口渴心烦,身时烘热,面色㿠白,但两颧潮红,大便溏薄,小便频数,唇舌红赤,脉象虚细无力等。从病机分析看,脾主健运需要阴阳二方面的配合,脾阳主温运,脾阴主融化。脾阴不足,运化失常,故不思食,食入难化,腹部胀满。脾阴不足,用阳失健,中气不足以升,故大便溏,小便频数。脾主肌肉,外合四肢,脾阴不足,水谷精微无以濡养肢体,故四肢无力,肌肉萎缩。脾为气血生化之源,脾阴不足,生化无由,气血不能上荣于面,故面色㿠白。

从证候鉴别看,脾阴虚和脾阳虚是不同的。脾阳虚,阳虚生外寒,故形寒肢冷,腹中冷痛,食入运迟,大便溏薄,口不渴,舌淡苔白,脉沉迟。脾阴虚,阴虚生内热,津伤则化燥,故颧红,口渴,心烦,脉细数,唇舌红。同时,脾阴虚和胃阴虚也不同。脾主运化,脾阴虚不足以运化,则腹胀便溏。胃主纳谷,胃阴虚不足以纳谷,则纳呆或知饥不食,干呕作呃,口干咽干,脉细数。因此脾阴虚从生理、病理、证候上是有其实际内容的。我常用补脾阴的方剂主要有。

1.吴澄《不居集》中和理阴汤(人参、山药、扁豆、莲肉、老米、燕窝)。

2.慎柔养真汤(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山药、莲肉、白芍、五味子、麦冬、黄芪,载于《慎柔五书·虚损门》)。

3.陈藏器《三因方》六神散(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山药、扁豆)。

4.《局方》参苓白术散(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山药、扁豆、苡仁、砂仁、莲肉、桔梗、陈皮)。

其中较常用的药物除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即四君子汤外,最主要的有山药、扁豆、莲肉。周慎斋说:“用四君加山药引入脾经,单补脾阴,再随所兼之证而用之,俟脾之气旺,旺则土能生金,金能生水,水升而火降矣”(《慎斋遗书·卷七·虚损门》)。缪仲淳说:“胃气弱则不能纳,脾阴亏则不能消,世人徒知香燥温补为治脾虚之法,而不知甘凉滋润益阴之有益于脾也。”(《先醒斋医学广笔记》)

可见,滋养脾阴,必须用滋润甘凉之品,取其甘以补脾,润以益阴,滋而不腻,运而不燥。余临床运用较多的是慎柔养真汤和陈氏六神散。

记得在江西永修临诊时,常见当地小儿于夏季,见发热、口渴、多饮、多尿、便溏、不思食,舌质红,脉虚细数等症,西医诊为小儿夏季热者,中医辨证属脾阴不足,投以上方有效。

目前大多数人认为参苓白术散是理脾阴正方,我以为其中砂仁、陈皮似嫌香燥,苡仁渗利,一般单纯脾阴虚者不宜。如脾阴虚兼水湿内停者,用此方较切。

山药的功用,李时珍《本草纲目》:“据吴绶云,山药入手足太阴,补其不足,清其虚热。”黄宫绣《本草求真》认为,山药补脾益气除热,能补脾肺之阴。近世张锡纯创一味薯蓣饮,单用山药一味,称其“能滋阴又能利湿,能滑润又收涩,是以能补肺肾兼补脾胃” (《医学衷中参西录》)。可见山药是补脾阴的良药,其性质和平,不似黄芪之温,白术之燥,故为常用。

胡慎柔在《慎柔五书》中,还详细介绍了补脾阴方药的煎法,认为应当去头煎不用,只服第二三煎。头煎燥气尚未除尽,二三煎则成甘淡,所谓淡养胃气,微甘养脾阴。诸此说法,可供参考。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浮脉类

Post by dreamsxin » Mon May 29, 2017 6:48 pm

浮脉类

浮脉类包括浮脉、洪脉、濡脉、散脉、芤脉、革脉。

浮(阳)
浮脉:举之有余,按之不足(《脉经》)。如微风吹鸟背上毛,厌厌聂聂(轻泛貌),如循榆荚(《素问》),如水漂木(崔氏),如捻葱叶(黎氏)。

浮脉法天,有轻清在上之象,在卦为乾,在时为秋,在人为肺,又谓之毛。太过则中坚旁虚,如循鸡羽,病在外也。不及则气来毛微,病在中也。《脉诀》言,寻之如太过,乃浮兼洪紧之象,非浮脉也。

【体状诗】

浮脉惟从肉上行,如循榆荚似毛轻。
三秋得令知无恙,久病逢之却可惊。

【主病诗】

浮脉为阳表病居,迟风数热紧寒拘。

浮而有力多风热,无力而浮是血虚。

寸浮头痛眩生风,或有风痰聚在胸。

关上土衰兼木旺,尺中溲便不流通。

浮脉主表,有力表实,无力表虚,浮迟中风,浮数风热,浮紧风寒,浮缓风湿,浮虚伤暑,浮芤失血,浮洪虚热,浮散劳极。

相类诗:浮如木在水中浮,浮大中空乃是芤。拍拍而浮是洪脉,来时虽盛去悠悠。浮脉轻平似捻葱。虚来迟大豁然空。浮而柔细方为濡,散似杨花无定踪。浮而有力为洪,浮而迟大为虚,虚甚为散,浮而无力为芤,浮而柔细为濡。

洪(阳)
洪脉:指下极大(《脉经》)。来盛去衰(《素问》)。来大去长(《通真子》)。

洪脉在卦为离,在时为夏,在人为心。《素问》谓之大,亦曰钩。滑氏曰:来盛去衰,如钩之曲,上而复下。应血脉来去之象,象万物敷布下垂之状。詹炎举言如环珠者,非。《脉诀》云:季夏宜之,秋季、冬季,发汗通肠,俱非洪脉所宜,盖谬也。

【体状诗】

脉来洪盛去还衰,满指淹淹应夏时。

若在春秋冬月分,升阳散火莫狐疑。

【主病诗】

脉洪阳盛血应虚,相火炎炎热病居。

胀满胃翻须早治,阴虚泄痢可愁如。

寸洪心火上焦炎,肺脉洪时金不堪。

肝火胃虚肝内察,肾虚阴火尺中看。

洪主阳盛阴虚之病,泄痢、失血、久嗽者忌之。《经》曰:形瘦脉大多气者死。曰:脉大则病进。

相类诗:洪脉来时拍拍然,去衰来盛似波澜。欲知实脉参差处,举按弦长愊愊坚。(洪而有力为实,实而无力为洪)

濡(阴)(濡即软字)
濡脉:极软而浮细,如帛在水中,轻手相得,按之无有(《脉经》),如水上浮沤。

帛浮水中,重手按之,随手而及之象。《脉诀》言:按之似有举还无,是微脉,非濡也。

【体状诗】

濡形浮细按须轻,水面浮绵力不禁。

病后产中犹有药,平人若见是无根。

【主病诗】

濡为亡血阴虚病,髓海丹田暗已亏。

汗雨夜来蒸入骨,血山崩倒湿侵脾。

寸濡阳微自汗多,关中其奈气虚何。

尺伤精血虚寒甚,温补真阴可起疴。

濡主血虚之病,又为伤湿。

相类诗:浮而柔细知为濡,沉细诸柔作弱持。微则浮微如欲绝,细来沉细近于微。浮细如绵曰濡,沉细如绵曰弱,浮而极细如绝曰微,沉而极细不断曰细。

散(阴)
散脉:大而散。有表无里(《脉经》),涣漫不收(崔氏),无统纪,无拘束,至数不齐,或来多去少,或去多来少。涣散不收,如杨花散漫之象(柳氏)。

戴同父曰:心脉浮大而散,肺脉短涩而散,平脉也。心脉软散,怔忡;肺脉软散,汗出;肝脉软散,溢饮;脾脉软散,肿,病脉也。肾脉软散,诸病脉代散,死脉也。《难经》曰:散脉独见则危。柳氏曰:散为气血俱虚,根本脱离之脉,产妇得之生,孕妇得之堕。

【体状诗】

散似杨花散漫飞,去来无定至难齐。

产为生兆胎为堕,久病逢之不必医。

【主病诗】

左寸怔忡右寸汗,溢饮左关应软散。

右关耎散胻胕肿,散居两尺魂应断。

相类诗:散脉无拘散漫然,濡来浮细水中绵。浮而迟大为虚脉,芤脉中空有两边。

芤(阳中阴)
芤脉:浮大而软,按之中央空,两边实(《脉经》)。中空外实,状如慈葱。

芤,慈葱也。《素问》无芤名。刘三点云:芤脉何似?绝类慈葱,指下成窟,有边无中。戴同父云:营行脉中,脉以血为形,芤脉中空,脱血之象也。《脉经》云:三部脉芤,长病得之生,卒病得之死。《脉诀》言:两头有,中间无,是脉断截矣。又言主淋沥、气入小肠。与失血之候相反,误世不小。

【体状诗】

芤形浮大软如葱,按之旁有中央空。

火犯阳经血上溢,热侵阴络下流红。

【主病诗】

寸芤积血在于胸,关内逢芤肠胃痈。

尺部见之多下血,赤淋红痢漏崩中。

相类诗:中空旁实乃为芤,浮大而迟虚脉呼。芤更带弦名曰革,血亡芤革血虚虚。

革(阴)
革脉:弦而芤(仲景),如按鼓皮(丹溪)。

仲景曰:弦则为寒,芤则为虚,虚寒相抟,此名曰革。男子亡血失精,妇人半产漏下。《脉经》曰:三部脉革,长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时珍曰:此即芤弦二脉相合,故均主失血之候。诸家脉书,皆以为牢脉,故或有革无牢,有牢无革,混淆不辨。不知革浮牢沉,革虚牢实,形证皆异也。又按:《甲乙经》曰:浑浑革革,至如涌泉,病进而危;弊弊绰绰,其去如弦绝者死。谓脉来混浊革变,急如涌泉,出而不反也。王贶以为溢脉,与此不同。

【体状主病诗】

革脉形如按鼓皮,芤弦相合脉寒虚。

女人半产并崩漏,男子营虚或梦遗。

相类诗:见芤、牢。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消栓振废汤治疗脑梗死

Post by dreamsxin » Wed May 31, 2017 7:52 am

口述/杨承岐、整理/杨丽萍

脑梗死可以说是现在的热门病。无论城市还是农村,不管在大街还是小巷,走路画圈、胳膊挎篮的脑梗死后遗症患者随处可见。

从中医学的角度来看,本病多在睡眠和安静状态下发病,且以中老年人为多见,故应考虑其为中焦运化不健,气虚无力推动血行所致;由于其严重时多见痰声辘辘,且常见有类似于痰蒙心窍的神志不清、记忆力衰退、思维迟钝等现象,所以又应考虑与痰湿阻滞、蒙蔽清窍有关。

由于其症状类似于中医学的“中风”,故应考虑与“风”有关。但它的“风”绝非六淫风邪为患,而属“内风”作祟,是人体气血运行紊乱的病理反映。加之患肢常有怕冷、发凉等症状,故应考虑本病为气机紊乱,血行不畅,经髓不通,经络难行温煦之职,肢体失于温养所致。

因此,该病的病机应概括理解为中焦运化不健,气虚推动无力,血瘀气滞,痰湿停滞,经髓不通,神明失养,肢体失于温煦。故而从益气破血、搜风活络、温经通脉、豁痰开窍的角度来探讨脑梗死的治疗原则,具有一定的临床意义。

消栓振废汤组成:

川芎30g,桂枝30g,黄芪30-120g,葛根15g,羌活15g,鸡血藤30g,当归15g,地龙10g,三棱(炒)10g,莪术(炒)10g,石菖蒲10g,乌梢蛇10g,白芍15g,甘草6g。

本方重用川芎活血熄风通络,取其“上行头目,搜风散瘀”之效,携诸药直达清窍,对脑血管有直接的扩张作用;重用桂枝温经通脉,与川芎相配可以增强本方的温经活血、熄风通络之功,能鼓舞血行,兴奋神经;重用黄芪配甘草健脾益气,推动血行,有利于血栓的消除和肢体功能的恢复。

配羌活、葛根祛风、解痉、通络;地龙、乌梢蛇疏筋活络;三棱、莪术行气破血,力促血行,二者炒用,破血之力稍缓,可防止出血;石菖蒲豁痰开窍;配当归、鸡血藤活血补血,使瘀血去而不伤新血;配白芍酸寒,监制川芎、黄芪的温燥之性,与桂枝相配调和营卫,促进经络正常运行,并取现代医学的调节神经和降压作用。诸药相合,共奏益气破血、温经通脉、豁痰开窍、熄风通络、消栓振废之功。

加减法:

头晕、肢麻、血压偏高者加天麻、石决明;

上肢瘫痪严重者加姜黄、桑枝;

下肢瘫痪严重者加川牛膝、杜仲;

口角㖞斜严重者加白附子、僵蚕;

语謇流涎严重者加胆南星、远志;

舌红无(少)苔者加生地黄、知母。

这个方子一般孕妇忌服,脑出血患者早期也忌服。

需特别说明的是脑梗死患者多数患侧手足肿胀。我认为系患肢活动不便,长期下垂,血液、淋巴液回流受阻所致,运用“消栓振废汤”可增强患肢的血液循环,促进血液回流,使手足肿胀早日消除。若症状较轻,手足不肿胀者,服用本方后因促进血液循环,而此时经脉功能未复,回流不利,起初也可发生手足肿胀。此时不必惊慌,应继续服用,以后随着肢体功能的恢复,肿胀自除。

病例1

1984年3月28日下午,本村69岁的男性患者王某突然口角㖞斜,语謇流涎,右侧上下肢瘫痪,平卧时稍能活动,但不能行走握物。头晕乏力,语怯声低,说话不着边际,神志不清,家属急邀我治疗。查其舌质红,舌体胖大,苔白腻,脉左弦实有力,右沉细无力。血压140/90mmHg。经与他医会诊,诊断为脑梗死。乃中气不足,推动无力,痰热瘀血阻于清窍,神明失养,贼风内动所致。经静脉滴注脉通、维脑路通7日,患者病情稳定,但肢体恢复不太明显。改用益气破血、豁痰开窍、熄风通络的消栓振废汤加减治疗。

处方:黄芪60g,桂枝、羌活、葛根各15g,川芎30g,地龙、三棱(炒)、莪术(炒)、石菖蒲、乌梢蛇、远志、黄芩、黄连、僵蚕各10g,川牛膝15g,甘草6g。同时服安宫牛黄丸,每日1丸。

服药5剂后,患者能自行下床活动,右手能握健身球在手中转动。但患者情绪郁闷,心烦易怒,齿龈肿痛,小便不利,大便干结。遂于原方去乌梢蛇、桂枝、僵蚕,加生石膏、栀子、木通、大黄各10g。服药5剂,齿龈肿便干诸症消失后,将黄芪加至90g,继服20余剂而愈。患者能参加正常体力劳动,骑自行车到户外活动,自觉四肢较病前更强壮有力,活动灵活。因而每隔两三个月都要求服消栓振废汤3-5剂,—直坚持两年有余。

病例2

1985年10月10日,北河乡患者张某在劳动后休息时突然感觉说话费劲,不一会儿就口角左歪,语謇流涎,紧接着右侧上下肢瘫痪,急送县医院,诊断为脑梗死,住院十来天,病情稳定而自动出院邀我治疗。

患者为年过四旬的中年汉子,素常体格健壮,很少打针吃药。突遭变故,他的心情正沉浸在无可奈何的痛苦之中,一见到我,痛哭流涕,情绪低落。我一面安慰患者,帮他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一面对他进行详细诊断:口角左歪,言语謇涩难以听懂,口角流涎,右侧上肢完全瘫痪,下肢稍能屈伸,家属说这几天情绪波动得相当厉害,常独自哭泣,见什么都烦,连他最疼爱的小孙子都不理不睬,基本上不怎么吃东西。血压146/94mmHg,舌质偏红,舌体胖大,苔黄腻,脉左侧弦滑有力,右侧沉细无力。

此气虚无力,肝阳上亢,痰热壅盛,虚实夹杂之中风后遗症,治疗实在棘手。我一面用西药为患者扩容、补充电解质和能量、抗凝溶栓,一面以消栓振废汤加减益气血、通经络、熄肝阳、清痰热、疏肝郁。

处方:黄芪100g,川芎30g,桂枝15g,羌活10g,葛根10g,地龙10g,石决明(捣,先煎)30g,胆南星10g,石菖蒲10g,大黄(酒浸)6g,白芍10g,香附10g,三棱(炒)12g,莪术(炒)12g,甘草6g,7剂。

10月28日余再次赴诊:患者情绪稳定,食欲基本正常,家属搀扶能下床活动,上肢平卧稍能活动,右手能握住健身球但不能转动。血压138/90mmHg,舌脉同前。原方去香附加赤芍15g,7剂,停止输液。

11月5日家属再邀我去,大见成效,患者虽步履蹒跚,右上肢挎篮,但还是能自己活动了,只是患侧手足都已肿胀,患者非常着急,我告诉他这是治疗过程中的正常反应,让他消除顾虑,再服几剂药肿胀就没事了,患者非常信服。舌质淡红,苔白,脉左侧弦滑,右侧沉细。原方去石决明、大黄、羌活,加水蛭10g、当归12g、鸡血藤30g。又服药30剂,基本恢复正常,能参加生产劳动。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肺炎漫谈

Post by dreamsxin » Wed May 31, 2017 7:55 am

作者/柴中元

肺炎是一个古老的常见病,我国人们很早就对它有了深刻的认识。

如现存最早的医方书《五十二病方》中虽未见有关肺炎的论述,但治疗肺炎的常用药黄芩、半夏等已见记载。 故《五十二病方》是可以见到有肺炎治疗药的最早古方书。

现存最早的理论性医著《内经》中虽未见有关肺炎治疗的记载,但有肺痹的论述,章太炎认为此肺痹即大叶性肺炎,故《内经》是可以见到有肺炎症状描述的最早古医书。

现存最早的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中虽无肺炎、肺痹等病名,但记载了不少治疗咳逆的药物,其中如麻黄、黄芩、石膏、半夏、桑皮等都是后世治肺炎的要药,故《神农本草经》是记载了许多治疗肺炎药物的最早古药书。

现存最早的医案性著作《诊籍》中虽乏肺炎诊治情况的完整记录,但淳于意治山跗肺消病是则肺炎医案,故《诊籍》是可以见到有肺炎医案的最早医案性著作。

现存最早的辨证论治专著《伤寒杂病论》中虽无论肺炎之专篇,但关于肺胀的许多条文都是讲肺炎的证治,如越婢加半夏汤对于气管肺炎、黄芩杏仁石膏甘草汤(见桂林古本)治疗大叶肺炎,都是很切实用的方子,其他如麻黄杏仁石膏甘草汤,白虎加人参汤,近人治疗肺炎,也頗为常用。故《伤寒杂病论》是最早较全面地总结了古人治疗肺炎经验的辨证论治专著。

《伤寒杂病论》成书后曾在战乱中散失,后经王冰、林亿等校刊,遂分为二,肺胀作为杂病之一种,被列入到《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

汉晋以降,肺炎的治疗,代有补充和发展,如钱乙所制的泻白散,《摄生众妙方》中的定喘汤,都是后人治疗肺炎常用的名方。

肺炎这个病,古人或称肺痹,或称肺胀,或称肺热,后人也有称为肺热痰喘的,至淸代之汪昂,始正式称为肺炎,故汪昂是最早提出肺炎这一病名的人,《汤头歌诀》是可见肺炎病名最早的书。

肺炎在叶天士之前,并不属于温病范畴,至叶氏论治肺炎,提出“温邪上受,首先犯肺”之说,称其为风温,从此,肺炎被列入到温病中,遂与古之温病相混淆。

诚如章太炎所说病之治疗,古今容或有异,若以病状定病名,此不能违古而妄更。”谢诵穆认为:“症状可复核,病名当统一。”然叶氏之后,肺炎与温病遂如油入面,不可复别,故他说“温病名实之混淆,叶天士为祸首。”故叶天士是最早称肺炎为风温的人。

叶氏所称之风温,主要是指肺炎;仲景所称之风温,考其症状,很难说是肺炎,研究温病者,当注意反此,不可因名而混实。但叶氏治疗肺炎,并不摒弃前人已效之成法,像泻白散等古方,他亦常取用以治疗肺炎,当然,叶氏运用杏仁、桑叶、贝母、黄芩、南沙参、薄荷、桔梗、花粉、连翘等清肺宣肺药来治疗肺炎初起,较之他的继承前人经验,运用古方是更为多一些。

叶氏这样治疗,亦是基于他自己的经验,从临床实际需要出发的,因为这本无标新立异,以此来替代古人治肺炎诸法之意,所以叶氏不摒弃古法,轻诋古方。

而就肺炎的治疗来说,叶氏轻凉清宣的治法,实是一种补充,也可以说是一种创新和发展,这在世医治肺炎多杂用消导,并常用治胃系温病的方药治肺炎的历史条件下,尤具其实际意义。

但惜乎他将伤风、肺炎等一些本不属温病范畴的疾病,统统揽入到温病的范畴中,从此造成了温病内容的日益扩大,后来又经吴鞠通等人的推波助澜。温病内涵更趋于庞杂。

因为温病四季都有发生,肺炎的症状表现在时令气候等因素的影响下,亦常有一定的差异,故近代常称发于春季者为风温,发于冬季者为冬温,发于秋季者为伏暑,发于夏季者或称风暑,或称风热,但称肺炎为春温的也有,或仍称肺胀,或肺热痰喘的亦复不少,而肺炎这个病名反被看作是现代医学病名,好像这个病名不是中医提出的,而到首先是西医提出的,这实在是一种误解。

吴鞠通虽然十分推崇叶氏,但对叶氏治肺炎的某些药法,却提出了异议。他认为桑皮、地骨皮这两味药,治内伤不妨用之,治外感则与实证用人参、中满用甘草同一弊,他特地写了“泻白敢不可妄用论” 一文,力陈用桑皮、地骨皮治外感咳嗽的弊害,对“虽明如王晋三、叶天士,犹率意用之”,表示惋借,并说外感咳嗽如用了这二味药,病就很难再治好。

至于黄芩,仲景治肺热病之黄芩杏仁石膏甘草汤是以之为主药的。李时珍曾患肺炎,用了许多药物治疗不效,后改用黄芩,遂获痊愈。叶天士治肺炎也常用黄芩,故后世以之为治肺炎之要药。但吴氏认为黄芩是中焦苦燥里药,他反复告诫,说病初起未至中焦,不得先用里药,以免犯中焦。

至于麻黄、半夏,他认为这种温燥药治温病尤为大忌,所以像越婢加半夏汤、泻白散一类方他绝不一用,连麻杏石甘汤都列入下焦篇寒湿门中,参之《吴鞠通医案》,麻杏石甘汤这张方子他也是用于治伤寒,不是用于治温病。

至于白虎汤,他又立了四禁。这样一来,桑皮、黄芩、石膏、麻黄、半夏等治疗肺炎的要药,都成了治肺炎不可轻用的忌药。但从他的一些有关治案来看,按照他的办法,用银翘散、桑菊饮、三仁汤这几张方子来治疗肺炎,实效并不好。关于这个问题,我已写了 “《吴鞠通医案》冬温门张姓案析评”与“《吴鞠通医案》伏暑门周姓案析评” 二文,详加讨论,故这里不再赘论。

从叶氏医案、吴氏医案中有关肺炎的医案来看,吴氏的医术同叶氏是不能比的。叶氏的长处是在于,他善于继承前人经验并不轻易摒弃前人已效之成法,而吴氏的不足是在于他忽视继承某些有效的方药,禁律设得太多,自缚了手足,用药路子变窄,所以就难免在实践中碰壁。这一认识,我是通过将叶、吴学说和他们的有关医案参合研究之后得出的。

至于叶氏的卫气营血辨证法,就肺炎治疗来说,现在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奉为临证之指导,一种则认为不必拘泥。前者认为肺炎的治疗,初起当宗“在卫汗之可也”法,宜辛凉宣散;气分药的运用,以“到气才可清气”为准则;如果热邪入营,“即撤去气药”;血分药当然不能用在未见血分证之时。后者则强调截断逆转,认为不必受“到气才可清气”的限制,应当先机而发,先证而治。

我是赞同后一种治疗主张的。我根据自己的临床体会,认为大叶性肺炎按照黄星垣研究员用淸热解毒为主,加用活血化瘀、化痰平喘之剂的治法,确是握要之术。此病如用麻杏石甘汤、芩杏石甘汤等方加人鸭跖草、鱼腥草等出入化裁,积极撤热,津即可保。

如果热盛正虚,用白虎加人参汤亦很有效。如热盛便闭,用白虎汤加瓜蒌仁、大黄很好。如初起有恶寒等卫分证,麻黄加之于清凉剂中亦是合拍。当然,其他辛凉宣肺药亦可参用,叶氏的治法也鉴,选方不必拘于麻杏石甘等几张经方。但如因见有卫分证而不恪守“到气才可清气”之说,或为防凉遏或为防治上犯中而不敢参用黄芩、鸭跖草之类,就难免轻描淡写、撤热不力之失。

就肺炎治疗来说,那种“用药越轻清平淡越好”的说法,是不合实际的。周姓、张姓二案之所以实效不佳,原因就在于起初用药平淡、撤热不力。痰、瘀、毒是肺炎发热后必有的病理产物,故消痰行瘀解毒之品亦可及早加入,不必一定要等到有血分证出现,才用血分药。

当然,卫气营血辨证法也是有参考价值的,有卫分证用卫分药,见血分证用血分药,所谓有是证用是药,这无可非议。但如果严分“四层”用药,忽视甚至排斥了先证而治,谓必待病到气分才可用清气药撤热、必待病入血,方可用凉血药行瘀,这样子去处理肺炎,实属治术之下驷。

支气管肺炎,辨证属于热饮者较多,故越婢加半夏汤使用机会不少。但如果发于麻疹后期,则又不可与发于支气管炎之后者相等视,凡此种种,则又非数言之可毕了。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论气虚血虚治法

Post by dreamsxin » Thu Jun 01, 2017 7:01 am

作者/陈士铎 翻译/黄山

天师说:虚证很多,我举一二个例子来概括其余。治虚损病,倘若不是气虚,多数乃血虚。气虚的话,这个人吃的不多,即便勉强吃下,也很难消化;而血虚者,面色黄瘦,或出汗盗汗,或夜眠常醒,这是因为他的血少,不能充养面部,也不足以养筋。

饮食入胃,必须胃气充足,才能化糟粕来生化津液,倘若气本身就虚弱,还如何能化饮食呢?方用:

人参二钱,黄芪三钱,白术三钱,陈皮五分,甘草一钱,麦芽五分,神曲五分,山楂五粒,炮姜一钱,茯苓三钱,水煎服。

此方参、苓、芪、术,纯是健脾开胃的药,又怕饮食难消化,再加山楂、神曲、麦芽之类,来消化饮食。那么胃气既旺,又何愁饮食不化,津液不生呢?

血虚自然当补血,四物汤是统摄血虚妙法,我现今不用四物汤,用:

麦冬三钱,熟地一两,桑叶一片,枸杞子三钱,茜草一钱,当归五钱,水煎服。

这方妙在用桑叶来补阴生血,更奇妙的是加入茜草,则血得活而更能生发,又用熟地、麦冬、当归,辅佐来共生血,那么血充足后,就会色润筋舒了,且外证既然改观,内在自然安稳熟睡,心气得以安养,又怎么会有盗汗发生呢?!这是治虚的妙法了。

张公说:治虚其实不止补气补血,但这两个方子,确实可统治。但还有加减法:
气虚方里,倘若伤于米食,加麦芽五分;
伤肉食,加山楂十粒;
伤面食,加萝卜子五分;
有痰,加半夏一钱,白芥子一钱;
咳嗽,加苏子一钱,桔梗二钱;
伤风,加入柴胡二钱;
夜卧不安,加炒枣仁二钱;
胸中若微疼,加枳壳五分。
血虚方中,和前加减法一样治疗。

华君说:我也有一个方子,也传给你了吧!假设有个气血两虚的人,吃不下饭,喝不下水,面色枯槁,如果你补气,那他血不是更燥?补血他的气不是更弱?补助胃气,他盗汗则难以止住,用滋阴药补血脉,就会阻隔在胸膈,应该气血同治。方用:

人参一钱,白术一钱,甘草八分,陈皮五分,茯苓二钱,当归二钱,白芍三钱,熟地三钱,川芎一钱,神曲五分,麦冬五钱,谷芽一钱,水煎服。

这方气血双补,和八珍汤同功,但这个方子比八珍更妙,妙处乃是:补虚之中,有调和之法啊。

《石室秘录》虚治法
黄山编译

原文:

天师曰:虚证亦多,我举一二以概其余。虚治者,非气虚,即血虚也。气虚如人不能饮食,食之而不能化者是;血虚者,面色黄瘦,或出汗盗汗,或夜眠常醒,不能润色以养筋者是也。盖饮食入胃,必须胃气充足,始能化糟粕而生津液,气既自馁,何能化饮食也。方用人参二钱,黄芪三钱,白术三钱,陈皮五分,甘草一钱,麦芽五分,神曲五分,山楂五粒,炮姜一钱,茯苓三钱,水煎服。此方参、苓、芪、术,纯是健脾开胃之品;又恐饮食难消,复加山楂、神曲、麦芽之类以消之。则胃气既旺,又何愁饮食之不化,津液之不生耶。

血虚自当补血,舍四物汤又何求耶。余今不用四物汤,用麦冬三钱,熟地一两,桑叶一片,枸杞子三钱,茜草一钱,当归五钱,水煎服。此方妙在用桑叶以补阴而生血,又妙加入茜草,则血得活而益生,又况济之熟地、麦冬、当归,大剂以共生之,则血足色润而筋舒也。外症既见改观,则内自安而寐适,心气得养,又宁有盗汗之生哉。此虚治之法也。

张公曰:虚治亦不止补气补血,盖此二方,实可统治之。甚矣,天师立方之妙也。别有加减之法:气虚方中,倘伤米食,加麦芽五分;伤肉食,加山楂十粒;伤面食,加萝卜子五分:有痰,加半夏一钱,白芥子一钱;咳嗽,加苏子一钱,桔梗二钱;伤风,柴胡二钱;夜卧不安,加炒枣仁二钱;胸中若微疼,加枳壳五分。血虚方中,亦同前加减法治之。

华君曰:尚有一方,并传子。有气血两虚之人,饮食不进,形容枯槁,补其气而血益燥,补其血而气益馁,助胃气而盗汗难止,补血脉而胸膈阻滞,法当气血同治。方用人参一钱,白术一钱,甘草八分,陈皮五分,茯苓二钱,当归二钱,白芍三钱,熟地三钱,川芎一钱,神曲五分,麦冬五钱,谷芽一钱,水煎服。此方气血双补,与八珍汤同功,而此更妙于八珍者也,妙在补中有调和之法耳。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治法(论阳虚下陷 阴虚下陷)

Post by dreamsxin » Thu Jun 01, 2017 7:03 am

作者/陈士铎 翻译/黄山

天师说:升提治疗,说的是气虚下陷,不能升提,用药使之升。大凡人因为饥饱劳役,就会损伤正气,以致气下,脾胃不能消化饮食,也没能力活动,往往会变成痨瘵。倘若医生怀疑饮食不进,是因为脾胃有火;或者怀疑肉黍所伤,说这是水谷停积。轻用砂仁、枳壳、山楂、麦芽之类,重则大黄、芒硝、牵牛、巴豆之品,夹杂乱用病人身上,必然导致鼓胀憋闷。倘若先用升提药治,如何会成为这等病症呢?方用:

人参一钱,黄芪三钱,柴胡一钱,升麻三分,当归三钱,陈皮一钱,甘草一钱,白术三钱治之。

东垣先生一生的学问,全在于此方啊!但凡人右手寸脉,大于左手寸口脉,无论他左右关脉,与左右肾脉之大与小、沉与浮,都能用此方,没有不立见神效的,因为右寸之脉大于左寸口,就是内伤病,而这方是针对内伤病而设。它奇妙在于用柴胡、升麻,加在参、芪、归、术之中,升提群药的至阳之气,不让药力下陷于阴分,尤为神妙的是加入甘草、陈皮于补药之中,那补不至于呆补,升也不至于下降,所以会下口安然,立即见效。

或许有怀疑参、芪用量太多,不妨略微减少,倘若认为补药不能马上加入,竟把参、芪去掉,那柴、麻哪有力量呢?譬如一根细小的绳索,想提升千斤重物,到达百丈高,实在是困难呀!或有人用参不用芪,或用芪不用参,那么功效必会减半。倘若以为升、柴提气,有怀疑清气不升,反而浊阴上腾的人,这一定是左手寸口之脉,大于右手寸口了。倘若不按右寸大于左寸这样诊断,必会耽搁病情。

张公说:讲补中益气汤,从来没有如此痛快,东垣得到如此褒扬,不得不说是他的幸运啊!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不过,阳虚下陷当如此升提,阴虚下陷,又用什么法来升提呢?天师没说,我应当补充加入。譬如一人阴虚脾泄,很多年没有止,或者吃饭却不能消化,或消化但总溏泄。方用:

熟地五钱,山茱萸五钱,北五味一钱,白术一两,山药三钱,车前子一钱,肉桂一钱,茯苓三钱,升麻三分,水煎服。(眉批:升阴汤。)

这方奇妙之处,在于大多数是补阴之药,加入升麻三分,以提升阴中之气,阴气升,则泻自然停止;而且又有温热药,来温暖命门,强健脾土,哪会再行溏泄呢?天师讲述了升阳气的议论,而我补充升阴气之方剂。这二个方子,实在可以并列不朽啊。


《石室秘录》升治法

原文
天师曰:升治者,乃气虚下陷,不能升而升之者也。凡人因饥饱劳役,内伤正气,以致气乃下行,脾胃不能克化,饮食不能运动,往往变成痨瘵。若疑饮食不进,为是脾胃之火;或疑肉黍所伤,谓是水谷之积。轻则砂仁、枳壳、山楂、麦芽之类,重则大黄、芒硝、牵牛、巴豆之品,纷然杂进,必致臌闷不已。倘先以升提之药治之,何成此等病症哉。方用人参一钱,黄芪三钱,柴胡一钱,升麻三分,当归三钱,陈皮一钱,甘草一钱,白术三钱治之。此方即补中益气汤,余为之增定其轻重,以为万世不删之定则。东垣一生学问,全在此方。凡人右手寸脉,大于左手寸口之脉,无论其左右关脉,与左右肾脉之大与小、沉与浮,即以此方投之,无不神效。盖右寸之脉大于左寸口,即内伤之症也,此方实为对病。妙在用柴胡、升麻二味,杂于参、芪、归、术之中,以升提其至阳之气,不使其下陷于阴分之间;尤妙加甘草、陈皮于补中解纷。则补者不至呆补,而升者不至偏堕,所以下口安然,奏功如响耳。或疑参、芪太多,不妨略减则可。倘以为补药不可骤,竟去参、芪,则柴、麻无力。譬如绳索细小,欲升千斤重物于百丈之上,难矣。或用参而不用芪,或用芪而不用参,则功必减半,然犹胜于尽去之也。倘以升、柴提气,或疑清气不升,反又浊阴之腾上者,此必左手寸口之脉,大于右手寸口,始可借言。苟或不然,杀人无算,必是此人创说也。余最恶此等似是而非,为吾道之乡,愿吾子尽辟之也。

张公曰∶讲补中益气汤,从无有如此痛快者,东垣何幸得如此之褒扬哉。余何言乎。惟是阳虚而下陷者,宜如是升提,阴虚而下陷者,又当何法以升提之乎?天师不言,予当增入。譬如人阴虚脾泄,岁久不止,或食而不能化,或化而溏泄是也。方用熟地五钱,山茱萸五钱,北五味一钱,白术一两,山药三钱,车前子一钱,肉桂一钱,茯苓三钱,升麻三分,水煎服。(眉批:升阴汤。此方之妙,不意张公见及。雷公曰:张公之方妙甚,真补天手也。)此方之妙,纯是补阴之药,惟加升麻三分,以提阴中之气,阴气升而泻自止;乃又有温热之味,以暖命门而健脾土,又何至再行溏泄哉,天师乃升阳气之论,而余乃补升阴气之汤也。有此二方,可与乾坤不老。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治疗食物中毒的验方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05, 2017 12:30 pm

作者/戴丽三

1960年,昆明市某厂,因饮食不慎,吃腐败猪肉,有部分职工发生中毒。症见呕吐,泄泻,烦闷,倦怠,头昏,或有欲吐不吐,欲泄不泄,胸腹满闷不爽等症状。予经验方藿香桂枝汤,煮大锅药,每人服100毫升,服药一至三次,均获痊愈。处方:

藿香10克,神曲20克,吴白芷10克,枳壳10克,法夏10克,茯苓15克,焦楂20克,苏叶6克,防风10克,桂枝10克,杭芍10克,甘草6克,生姜3片,大枣3个,陈皮10克

上方以十剂为一料,煎大锅药。

按:此方乃临床多年使用之有效方剂,系藿香正气散与桂枝汤合方化裁而出,以芳香化浊立法,用治外感风寒,内伤饮食,出现寒热、胸闷、吐泻等症,无不应验。

全方能升降气机,交通上下,蠲除肠中瘀滞,开郁、消痰食积滞而不伤正,化瘀而不伤血,畅通气血使邪从外散。凡食物中毒而出现前述症状者均可使用。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药选:祛湿药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un 07, 2017 12:15 pm

经曰:诸湿肿满,皆属于脾。是治湿,当以理脾为主也,明矣。然湿邪有夹风、夹寒、夹热之殊,治法亦有宜透、宜燥、宜利之别。则治湿之法,似又不专在理脾矣。大抵风湿多见于上,如头重头眩之类。湿热多注于下,如淋闭脚肿之类。寒湿多滞于中,如痞满腹胀之类。故其始也,在上宜透,在下宜利,在中宜温燥以化之。但亦有寒湿在下而宜温燥者,如鸡鸣散之治脚气是也。又有湿热在中而宜清利者,如五皮饮之治腹肿是也。此治湿所以分三大纲也。然又有水停于中未经酝酿而成湿者,则非温燥所能除,更非透利所能解,必用峻利猛烈之品,以决渎荡涤之,始克有济。此逐水所以宜极苦极寒之药,如大戟、芫花、甘遂、商陆之类是也。盖湿之生本乎水,水之化,仍为湿,湿性缓。故治之以缓, 顺其黏滞之性也。水性急,故治之以急,顺其奔流之性也。总之,不离乎因势利导之义耳。

透湿
浮萍发汗利水,祛风行湿。

生姜皮透风泄湿。

海桐皮祛风除湿,杀虫,能行经络,以达病所。

豨莶草祛肝肾之风湿。

苍耳子散风湿发汗。

威灵仙通行十二经,除风湿冷气。

独活祛少阴之风湿。

白鲜皮除湿热,行水道,通九窍,利关节。

大豆黄卷除湿解热。

燥湿
苍术升阳散郁,发汗燥湿。

白术补脾燥湿,止呕安胎。

草豆蔻除寒燥湿,开郁化食。

草果仁温胃逐寒,除痰燥湿。

石灰燥湿散血,定痛杀虫。

半夏除湿化痰,开郁下气。

白矾涩收燥湿,化痰解毒。

皂矾燥湿化痰,解毒杀虫。

川椒发汗散水,燥湿补火。

蛇床子补肾壮阳,祛风燥湿。

松节治骨节间风湿。

伏龙肝调中止血,燥湿消肿。

利湿
一、利湿清热
茯苓渗湿泻热。

猪苓解热除湿,通窍利水。

萆薢利湿热,理下焦。

王瓜泻热利水。

大腹皮利湿消胀。

薏苡仁渗湿清热,舒筋补脾。

扁豆补脾,祛湿热。

茵陈除湿热发黄。

赤小豆利湿行水,散血排脓。

泽泻利膀胱之湿热,泻肾经之火邪。

滑石上开腠理而发汗,下走膀胱而利水。

车前清肝肺风热,渗膀胱湿热。

木通上入心包而清热,下入小肠而利湿。

通草通胃气而上行,引肺热而下降。

芦根泻热利水,益胃止呕。

冬瓜清热解毒,消肿利水。

土茯苓除湿消肿,清热解毒。

白头蚯蚓清热利水。

刺猬皮和胃利尿,祛湿除热。

石燕利窍,除湿,解热。

木瓜利筋骨,祛湿热。

榆白皮利诸窍,渗湿热。

瞿麦泻火利水,为治淋要药。

石韦清肺金以滋化源,通膀胱而利水道。

地肤子泻血虚之湿热,利小便之淋闭。

萹蓄利水清热,除湿杀虫。

海金沙除小肠血分湿热,治五淋肿满茎痛。

鲤鱼利水消肿。

二、祛风利湿
汉防己外泄风湿,下行水道。

五加皮宜入透湿,逐肌肤瘀血,祛筋骨风湿。

金毛狗脊宜入透湿,温补肝肾,以除风湿。


逐水
葶苈大泻肺经水气,使从小便而出。

甘遂大泻胃经及经隧水湿,为下水圣药。

商陆入脾行水,有排山倒海之力。

大戟大泻脏腑水湿,行血发汗。

芫花通达水饮、痰癖、瘀血之处,使之从下而出。

荛花大泻里结水湿。

蝼蛄攻逐水气,消除壅肿。

紫贝利水通导,逐虫下血。

牵牛子泻气分之湿滞,通经隧之郁遏。

椒目专行水道。

泽漆利水消肿,消痰退热。

湿药比较
茵陈与大豆黄卷比较:茵陈发汗透湿,大豆黄卷健脾透湿。

甘遂与大戟比较:甘遂泄经逐之水湿,大戟泄脏腑之水湿。

芫花与荛花比较:芫花性温,多有达表行水之力;荛花性寒,多有入里走泄之能。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0 gu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