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摘录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喉咙干痛发痒有痰

Post by dreamsxin » Mon Mar 19, 2018 9:15 am

桔梗10g,生甘草20g,
玄参30g,麦冬50g,制半夏10g。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望神诊法

Post by dreamsxin » Mon Mar 19, 2018 4:41 pm

望神,是通过对人体形色、目光、神志、呼吸、形态的观察,以了解有神、无神、假神和神乱等不同情况的方法。神的表现虽然是多方面的,但望神的重点在于目光、神志、面色的形态等。望神的内容具体分为:有神、少神、失神、假神、神志错乱等,所观察的内容及其意义又有区别,具体内容分述如下。

(一)有神 有神也称得神,是神气充足的表现。在病中,则虽病而正气未伤,属于轻病。望诊时可见其神志清楚,语言清晰;目光明亮,精彩内含;面色荣润含蓄,表情丰富自然;反应灵敏,动作灵活,体态自如;呼吸平稳,肌肉不削。凡临床观察属有神的表现,可见于健康人,揭示此人精气充足,健康无病,或者病情轻浅,预后良好。

(二)少神 少神也称神气不足,是最轻度的失神。望诊时仍遵上述重点,可见其精神不振,嗜睡倦怠,声低懒言,动作迟缓无力等,常见于疾病状态,是正气不足的表现。多见于心脾两虚、心肾阳虚等证,或者脏腑失和,气血不畅的病证。

(三)失神 失神又称无神,是精气亏损、神衰的表现。望诊可据不同表现,辨其五脏衰败情况。若见神识不清,精神萎靡,面色晦暗,表情淡漠者为心的精气衰败;若见目光黯淡呆滞,表情淡漠,动作失灵,强迫体位者,是肝肾精气衰败;若见呼吸异常,节律强弱不齐,形肉已脱,是肺脾精气衰竭;若见循衣摸床,撮空理线,神昏谵语,是邪陷心包,阴阳离决的危候。以上望诊所见,均为失神表现,反映脏腑功能衰败,预后不良。“失神”又分为“邪闭”“正衰”两种情况,若神识昏迷、语无伦次、循衣摸床、撮空理线者多为邪闭之证;若见猝然昏倒、目闭口开、手撒遗尿、气息微弱者,多为精气已脱,是失神重证。

(四)假神 假神是垂危病人出现精神暂时好转的假象,是临终前的预兆,并非佳兆。望诊时发现久病重病之人,本已失神,但突然精神转佳,目光转亮,言语不休;原来面色晦暗无荣,突然两颧发红如妆;或原来数日不食,突然饮食增加,古人谓之“除中”。这是精气衰竭已极,阴不敛阳,以致虚阳外越而出现一时“好转”的假象。 假神应与病情好转加以区别:假神是突然在某些方面出现一过性异于原来的表现,与危重的病情不相符,且持续时间短暂;病情好转则是逐渐的,病人各种表现由重渐轻,与整个病情发展一致。

(五)神志错乱 神志错乱也称“神乱”,以思维紊乱,行为怪诞,语无伦次为临床表现。神志错乱主要表现为狂、癫、痫几方面。望诊时重点观察其行为、语言、表情、目光等。具体内容参见癫、狂、痫病证诊法。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望色诊法

Post by dreamsxin » Mon Mar 19, 2018 5:19 pm

望色是通过肤色(主要是面色)的观察,了解内脏气血盛衰变化的方法。知常方能达变,故望色应先掌握正常的肤色特点。正常人的皮肤颜色是红黄隐隐,明润含蓄,是为有胃气有神气的常色。所谓有神气,即光明润泽;所谓有胃气,即隐约微黄,含蓄不露。由于体质和禀赋的不同,以及生理活动变化和外界条件的影响,面色都有相应变化,但都是常色而非病色。

(一)望色的注意事项

1.分辨主色与客色 由于有上述诸种因素的影响,所以临证时首先注意观察分辨常色中的主色与客色。
主色:一生中始终以一种色调为主的面色,即为主色。无论是遗传,或地区,或工作条件等因素造成某些人面色或白,或黑,或红,或黄,或青等,只要终生不变者,都是主色。
客色:由于生活条件的变动,人的面色、肤色也相应变化就叫客色。如昼夜四时、晴阴变化、四季气候变化时,人的面色肤色也相应变化。或因劳逸、饥饱、饮酒、运动等也会导致面色改变,这也是生理范围的,比较短暂,也属客色。

2.辨别色与泽的关系 要部位、色泽合参。部位有明堂周身部位相应、面貌分应脏腑、五官分应五脏;色泽则有五色分应五脏、五色交错合参、五色十诊合参等。将气血与部位合参,即可应用中医之理论,对错综复杂的病情进行多方面的分析。

3.进行远近动态观察 望色之始,先从远处作整体的全面观察,以便发现面部较突出的色泽和其他异常;再在近距离内,按脏腑相应部位的顺序,依次进行更详细的观察。

4.注意光线对色诊的影响 望色时尚需考虑光线的变化,避免因光源色彩对肤色的影响。

(二)望色十法

望色十法是《望诊遵经》根据《内经》理论,结合个人长期临床实践总结的望色纲要。

1.望浮沉,辨病位之表里 浮是色泽显露于皮肤之间,主病在表、在腑;沉是色泽隐约于皮肤之内,主病在里、在脏。初浮后沉是病由表入里;初沉后浮为病由里至表。

2.察清浊,辨病性之阴阳 清是色泽清润,主病为阳;浊是色泽暗浊,主病为阴。色从清转浊,是病由阳转阴;色从浊转清,是病由阴转阳。

3.观微甚,辨邪正之虚实 微是其色浅淡,多为正虚;甚是其色深浓,属邪实。若色由微变甚则表明病由虚致实;若色由甚转微,则是病由实转虚。

4.视散转,辨病程之长短 散是其色疏离散开,主病近将解;抟是色泽壅滞,主病久而转深。先散后抟,主病近而渐聚;先抟而后散者,虽病久而病情渐减。

5.别泽夭,辨预后之吉凶 泽是肤色润泽,气血未伤,主吉;夭是气血枯竭,气血严重受损,主凶。由夭转泽为精神复盛;先泽后夭,是病趋严重。

总之,望色十法可从总体上辨病之表里、阴阳、虚实、久近、吉凶成败,在望色诊法中有重要意义。

(三)望五色善恶顺逆法

这一诊法是通过对病色明润含蓄或晦暗暴露的观察,以及五色交错的察看,以判断疾病的轻重和预后吉凶的方法。

1.善恶 凡五色光明润泽者为善色,说明虽病而脏腑精气未衰,预后良好;凡五色晦暗枯槁者为恶色,说明脏腑已有衰败,胃气已竭,多预后不佳。显然,察五色善恶的要点是以病色明润含蓄还是晦暗暴露来区分的。五色均有善恶之分。《素问·五脏生成》和《素问·脉要精微论》形象描述了察五色善恶的模式,临证可作参考。若青如翠羽如苍璧之泽,赤如鸡冠如白裹朱,黄如蟹腹如罗裹雄黄,白如豕膏如鹅羽,黑如乌羽如重漆色,都是主生的善色。若青如草兹如蓝,赤如衃血如赭,黄如枳实如黄土,白如枯骨如盐,黑如炲如地苍等,都是主死的恶色。观察色之善恶时要注意体会古人所比拟的相关实物的色泽。

2.顺逆 主要通过五色交错的观察,判断病之吉凶。病与色相应为正病正色,若反见它色,病与色不相应,称为病色交错,又有相生相克的善恶关系,相生为顺,病情多不严重;相克为逆,证多凶险。例如肝病见青色,谓之相应,是正病正色,若见其他颜色便为不相应。其中若见黑色(水生木)或赤色(木生火),都是相生关系,称之为顺皆主吉;若见白色(金克木)或黄色(木克土),都是相克关系,属逆证,主病重。其他四脏可以类推。同时也可从望诊所见相兼之色推理。病人面部有时有相兼的颜色出现,相兼之色可以分见于不同部位,如白色兼黑色、兼黄色者为相生之色,若兼青色、兼赤白色者为相克之色,依旧相生为顺,相克为逆。临床上应灵活应用,不可过于拘泥。

(四)病色

病色即疾病状态下面部色泽的异常变化。病色的特征是色泽晦暗枯槁或显露,或独见一色而失红润。常反映机体脏腑功能失常,或气血阴阳失调,或精气外泄,或邪气内阻等病理变化。 五色即青、赤、黄、白、黑,五色变化见于面部,可反映不同脏腑的病变及病邪的性质。五色主病的具体内容如下。

(1)青色 主惊风、寒证、痛证、瘀血。为气血不通,经脉瘀阻所致。 主惊风:小儿于眉间、鼻梁、口辱四周出现青灰色,是惊风先兆或发作。 主寒、痛、瘀:面色多见青白、青紫或青黑晦暗。由于外感寒邪,寒性凝滞,气血不畅;或阳气亏虚,气血瘀滞,经脉不利。“不通则痛”,临床多伴有疼痛。

(2)赤色 主热证。为血液充盈于脉络所致。 面色红赤或满面通红,多见于外感发热或脏腑阳盛之实热证,热盛则血行疾速,脉络扩张充盈故见赤色;两颧潮红为阴虚阳亢之虚热证;若面色苍白,忽见颧红见妆,游移不定,多见于久病重病之人,为虚阳浮越于上的“戴阳”证,属危重证候。

(3)黄色 主虚证、湿证。与脾虚气血化源不足,或脾虚湿蕴有关。 面色淡黄无泽,枯槁无华,称为“萎黄”,是脾胃气虚,气血不足所致;面色黄而虚浮,为脾失健运,水湿泛溢肌肤所致,称为“黄胖”;若面目肌肤俱黄,称为“黄疸”,其黄色鲜明如橘皮者,属“阳黄”,是湿热熏蒸,胆汁外溢所致;黄色晦暗如烟熏者,属“阴黄”,为寒湿郁阻,气血不荣所致。

(4)白色 主虚证、寒证、失血证。为气血不荣,脉络空虚所致。 面色苍白无华,是失血证或血虚,因血脉空虚所致;面色晄白为气虚;面色白而无华略带黄色为脾虚,气血俱亏;若暴病突现面色苍白,常为阳气欲脱之象。寒证伴有剧烈疼痛时,亦可见面色苍白,是阴寒凝滞,经脉拘急所致。

(5)黑色 主肾虚、寒证、瘀血和水饮。是阳虚寒盛、气血凝滞或水饮停留所致。 面黑多属肾病。肾阳虚衰,则阴寒内盛、气血凝滞、血脉瘀阻、水饮停留而面见黑色。面黑而浅淡者,为肾阳衰微;面黑而干焦,多为久病肾精亏耗;面色黧黑、肌肤甲错属瘀血;目眶色黑,常为肾虚水泛之痰病,或寒湿下注的带下病。 五色主病,虽有上述规律,但临床不可过分拘泥。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形态望诊

Post by dreamsxin » Tue Mar 20, 2018 9:24 am

形是形体,态是姿态。望形态是通过观察患者之形体胖瘦强弱及动静姿态,以诊断疾病的方法。 人体是以五脏为中心内外相应的有机整体,形体强弱、动静变化均与脏腑精气盛衰及气血运行密切相关。内盛则外强,内衰则外弱。脏腑阴阳气血失常可表现为形态的异常,以此可作为诊断疾病的依据。不同的形态又能体现体质的差异,提示某些疾病的倾向性和证候的特异性。 望形态时应注意:整体与局部变化的联系,动作与姿态的动态变化,年龄、性别、职业对形态的影响等。

望形态包括观察形体和姿态两方面:

(一)形体望诊

望形体是指观察人形体之胖瘦强弱及体质形态等,以诊断疾病的方法。望形体时应注意观察形体的强弱胖瘦和体质的差别。

1.强弱胖瘦

(1)体强 即形体强壮。表现为筋骨强健、胸廓宽厚、肌肉丰满、皮肤润泽、精力充沛等。这是内脏坚实、气血充盛、阴阳和调的征象。身体强壮则抗病力强而少病,即或患病也易治疗,预后较好。

(2)体弱 即形体虚弱。表现为筋骨不坚、胸廓狭窄、肌肉瘦削、皮肤不荣、疲惫乏力等。这是内脏虚弱、气血不足、阴阳失衡的征象。身体衰弱则抗病力弱而易病,或病多虚证难治,预后较差。

(3)体胖 即形体肥胖,有常态和病态之分。若体胖能食、肌肉坚实有力、动作灵活者,为形气俱盛,身体健康的表现。若体胖超常、肌肉松弛、神疲乏力、动作笨拙者,为形盛气衰,这是阳气不足,或多痰多湿的表现,易生痰饮、中风、胸痹等病。

(4)体瘦 即体形瘦削,亦有常态与病态之分。虽体瘦,但筋骨肌肉坚实、精力充沛、食欲旺盛者,仍属健康。若体瘦无力、神疲倦怠者,是形气俱虚,多为脾胃虚弱,后天不充所致。形瘦而多食易饥,是中焦有热;形瘦颧红皮肤干枯,多属阴血不足,虚火内生;久病极度消瘦、骨瘦如柴,即“大肉已脱”,是气虚至极,津液干枯,脏腑衰败,神气欲脱之危候。

2.体质差别

体质是由先天遗传和后天获得因素所决定的,表现在形态结构、生理机能和心理活动等方面相对稳定的特性。体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机体脏腑经络、气血阴阳盛衰的禀赋特点。观察患者的体质形态,有助于了解不同个体对疾病的易感性及预后转归。体质形态可分为三种基本类型。

(1)偏阳质 形体机能特点呈阳偏旺而阴较亏的特征。如体形偏于瘦长、头长颈细、肩窄胸平、背微驼。平素性情开朗急躁、喜动好强、喜凉恶热、大便多干。易感阳邪,患病易出现从阳化热,或阳亢、阴虚病理变化。

(2)偏阴质 形体及机能特点呈阴偏盛而阳较弱的特征。如体形偏于短胖、头圆颈粗、胸厚肩阔、身体多呈后仰。性格多内向抑郁、喜静少动、喜暖怕冷。易感阴邪,患病易出现从阴化寒,或阴盛、阳虚、痰饮、瘀血等病理变化。

(3)阴阳平和质 形体及机能特点无阴阳偏颇,气血调匀,阴阳和谐,是大多数人的体质特征。其发病随邪气性质而变。

(二)姿态望诊

望姿态是通过观察患者的动静状态及肢体动作和体位,以诊断疾病的方法。不同疾病可表现出特有的动静姿态或动作体位,因此观察病人姿态,可以判断疾病的性质和邪正的虚实。 望姿态时主要观察病人的行、坐、卧、立时的动作与体态,并应结合其他诊法进行辨证。动静姿态与所患疾病密切相关,不同性质的疾病会表现出不同的姿态。

1.行 行走时以手护腹、身体前倾,多为腹痛;以手护腰、曲背弯腰、步履艰难,多为腰腿病;行走身体震动,或步态蹒跚,多为肝风内动,或筋骨受损。

2.坐 坐而仰首、胸满气急,多为痰壅气逆的肺实证;坐而俯首、气短懒言,多为肾虚或肾不纳气;坐而不得卧,卧则气逆,多为心阳不足,水气凌心;坐则昏眩、不耐久坐,多为肝风内动,或气血俱虚;坐时以手抱头为头痛;低头伏案、不欲言语,多为气郁痰结,情怀抑郁。

3.卧 卧时身重不能转侧、面常向里,多为阴证、寒证、虚证;卧时身轻自能转侧、面常向外,多为阳证、实证、热证。卧时蜷缩,多为阳虚恶寒;若伴呻吟不止,则多为剧痛之表现;喜加衣被,多为寒证;仰面伸肢,常欲揭衣被,多为阳盛之实热证。咳逆倚息不得卧,好发于冬季,多为内有痰饮;坐卧不安则为烦躁之征或腹满胀痛,或为心神不宁。

4.站 站立不稳,其态似醉,并见眩晕者,多属肝风内动,气血并走于上导致的上盛下虚证,或为饮邪上泛证;不耐久站,站立时常需它物支撑,多属气血阴阳虚衰,不能滋养筋骨肌肉所致;若以手护腹如怀卵物,为脘腹疼痛之征。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中风偏瘫方,临床多一汤

Post by dreamsxin » Tue Mar 20, 2018 10:13 am

作者/田丰辉

这个方子是笔者在成都帮老师坐诊时,一位患者的家属拿此方子来抓药,说是农村一老中医开的,治疗他父亲的卒中后遗症很有效。开始我没有在意,后患者家属连续来抓药3~4次,每次抓3剂,我才注意这个方子,并将其抄了下来。详细问及患者情况,他告诉我,他父亲于去年(半年前)冬季中风,当时医院诊断为脑梗死,给予住院治疗近1个月出院,出院后一直感左侧肢体无力,走路时需要人扶持,并伴左侧肢体疼痛,怕冷,尤以夜间为主。吃这个药后(大概1个月),疼痛缓解,肢体有力,能自己行走。

以前笔者临床上经常遇到中风后偏瘫患者,用补阳还五汤或镇肝熄风汤,或涤痰汤加减治疗,也多取效,但对于肢体疼痛治疗总不能收到较好疗效,今得此方,给临床多一条思路,治疗多一法尔。遂将此方笔录于此,并谈谈个人对此方的运用。

处方:羌活20g,独活20g,秦艽20g,木通30g,鸡血藤30g,当归20g,木瓜30g,怀牛膝20g,薏苡仁50g,大枣50g,枸杞子50g。水煎温服,每日3次。

功效:祛风湿,益肝肾,补气血。

主治:偏瘫,肢体疼痛、无力者效佳。

笔者用此方,以路路通易木通,效果不减。近日曾治疗从我院出院后的1例患者,病人因脑出血(小灶性)在我科治疗,病人因经济拮据而出院,出院时病人仍有偏瘫、言语謇涩、口角歪斜等症状。在我院门诊输液治疗,门诊医师给予“甘露醇、能量合剂”等药物输液治疗3天,症状无缓解。适遇我坐门诊,建议服用中药治疗,病人及家属同意。遂给予“大活络丸”口服,每天3次,每次1丸,并针灸7天,以观疗效,嘱病人服药后在住院部找我。大概10天后病人来了,说服用上药及针灸后稍有缓解,但效果不大。遂给予汤药治疗,停针灸。

刻诊:右侧肢体无力,能走路,爬楼梯时很费劲,并感怕冷、疼痛,以夜间疼痛为主,言语稍有不清楚、口角、舌歪斜。舌苔白,微腻,舌质淡红,脉沉弦而滑。遂处方为:

羌活20g,独活20g,秦艽20g,路路通20g,鸡血藤30g,当归20g,木瓜30g,怀牛膝20g,薏苡仁50g,大枣50g,枸杞子50g,黄芪50g,桂枝15g,伸筋草30g。

嘱服药5剂,以观疗效。病人服上方10天后复诊,诉疼痛症状明显缓解,但仍感右侧肢体无力,嘱继续服用上方,病人共服药2个月余,诸症若失。

本方取羌活、独活、秦艽、木瓜、路路通、薏苡仁祛风除湿,通络止痛用鸡血藤、当归大枣养血和血;重用枸杞子以补益肝肾。诸药合用,经络之湿邪得出、气血得养、肝肾得补,故而取效。

再看另一个方剂,桑枝酒。其组方为:炒桑枝100g,当归60g,菊花60g,五加皮60g,苍术30g,地龙30g,首乌藤30g,川牛膝25g,丝瓜络15g,木瓜12g,木通10g,炮附片10g,黄酒5000ml,密封浸泡10天后,将药渣取出,焙干研为细末,装入胶囊,每粒0.3g,每次3粒,每天3次,用桑枝酒15~20ml送服,2个月为1个疗程,以微微呈醉为度。上半身瘫痪者饭后服,下半身瘫痪者饭前服。本方为郑卓人所创,效果很好。

笔者于去年春节回老家时,一老年病人,男性,年60岁。自半年前因中风后感左侧肢体发麻、无力,行走困难,需拐杖勉强能行走,轻微言语謇涩、口舌略歪斜。问及发病及治疗情况,老人说自从半年前中风后,服了不少药,效果不好,今听说我回家,特来看我,并请我为其诊治。说着老人从衣兜里拿出一沓处方来,翻开一看,有补阳还五汤加味者,有镇肝熄风汤加味者,有温胆汤加味者,但服药后,收效甚微。

想来应用以上方剂应该有效,为何乏效呢?最后老人说,总觉得左侧肢体冰凉。查其色苔为白,微腻,脉沉细。现老人服用降压药控制血压。结合老人目前色脉及症状,给予上方治疗,嘱其服药2个月,以观察疗效。1个月后,笔者接到老人的电话,他很兴奋的告诉我,服药快2个月了,现左侧肢体不发麻,感觉有力,不需拐杖了,左侧肢体温度较前好转。我听了也很高兴,能为患者解除痛苦是为医者的最大的愿望,能听到患者说“好”是最大的欣慰。

《素问·刺节真邪》说:“虚邪偏客于身半,其入深,内居营卫,营卫稍衰,则真气去,邪气独留,发为偏枯。”后世称为中风者即是此病,治疗多以养血祛风、通经活络为主,本方取桑枝、五加皮、苍术、木瓜、牛膝、丝瓜络、木通、地龙、附片、菊花以祛风、散寒、利湿、通络;取当归养血活血,首乌藤通络祛风,更兼黄酒温通经络,故能收到良好的效果。当然,本方非为所有中风而设,但也为治疗本病找到又一方法也。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局部望诊法·头部望诊

Post by dreamsxin » Wed Mar 21, 2018 9:09 am

局部望诊法,也叫分部望诊法,是指医生在整体望诊的基础上,根据临床诊断的需要,对患者某些局部进行有重点地、深入细致地观察。望局部时,一定要熟悉各部位的生理特征及其与脏腑经络的内在联系,把病理体征与正常表现进行比较,再结合其他诊法,从整体角度对局部表现进行综合分析。 由于每一局部的望诊内容及其临床意义又有不同,因而局部望诊又分为头面五官望诊法、舌诊法、颈项胸腹望诊法、腰背四肢望诊法、皮肤及小儿食指脉络望诊法等内容。

一、头部望诊

望头部诊法是指病人头形、头态、头发、囟门的观察,作为临床诊病的方法。头为诸阳之会,是精明之府,内藏脑髓,为元神所居处。手足三阳经、督脉、任脉、足厥阴经皆上达于头,故望头部情况,可察脏腑精气盛衰,尤其是肾、脑的病变。望头部应着重观察头形、头态、头发及囟门的变化。

(一)头形望诊

所谓头形望诊,是指通过观察头之外形,以诊察脑及相关内脏病变的方法。头形望诊的重点是大小、形状、囟门(主要是小儿)、头部有无肿大、疮疡以及色泽等。 望头颅大小形态:若小儿头颅过大,为先天脑积水;头颅过小,为肾精不足,发育不良;头顶又尖又小,前额狭窄,为先天不足;方颅畸形,多见于佝偻病,属肾之精气不足。 望头面皮色:若头面皮色红而肿胀,色如涂丹而疼痛,称“抱头火丹”,多因风热火毒上攻所致;头面肿大如斗,面目肿盛,称“大头瘟”,系天行时毒,毒火上攻。

(二)头态望诊

所谓头态望诊法是指观察头部动静姿态的方法。 1.望头位之偏正 垂头倾斜,无力抬举者为头倾,若伴见面黄体弱,气短神疲,纳差便溏者为中气不足;若伴见耳鸣耳聋,腰膝酸软者为髓海不足;若仰头不下,目睛上吊者,常见于破伤风、小儿急惊风;若头偏一侧,向左右、向后转动艰难,多属扭伤,也见于瘿瘤或痈疽,或先天性斜颈,或一侧落枕。 2.望头之摇动 头不能自制或不自主地摇动者,多为风气内动;若头摇眩晕,面红口苦,多为风阳上扰之征;若头摇发于热病后期,伴见烦热盗汗,舌红少苔者为阴虚风动;年迈血虚,头摇不已者为血虚风动证。

(三)囟门望诊

囟门望诊,是观察幼儿囟门的发育及外形情况。正常之小儿后囟,在出生3~4个月闭合,前囟在12~18个月闭合。若小儿囟门迟闭,骨缝不合,称为“解颅”,多为肾气不足所致;囟门下陷者称“囟陷”,多属虚证,见于吐泻伤津,或气血不足,或脾胃虚寒,或先天不足,发育不良;囟门高突,称为“囟填”,多属实热证,多因外感时邪,火毒上攻所致。 (四)头发望诊 头发望诊是指通过头发色泽的观察,以了解肾之盈亏,血之盛衰的方法。主要观察头发的色泽、发质和脱发状况。

1.望发色 中老年头发斑白或全部白发者,或青少年白发,或老年发黑,若无其他病理表现者,均不以病变论之。若青少年发白,伴腰膝发软,头晕耳鸣者,为肾气亏虚;青少年发白,伴见心悸失眠,口干舌燥者,系营血亏虚,虚热上扰;短期内头发大量发白,烦躁易怒,面红目赤口若者,系肝郁化热,劫伤营阴之故。

2.望发泽 无论发色有何变化,若有光泽者,说明阴血充盛。若发黄干枯,系精血不足。

3.望发质及脱落 久病之后,头发脱落稀疏,多为气血亏损;头发稀疏而软,伴头晕眼花,腰膝酸软,多属精气亏虚;小儿发结如穗,形体赢瘦,腹胀肚大,多见于疳积。若突然斑片状脱发,痒如虫行,名曰“斑秃”,又叫“鬼剃头”,属血热生风所致;头发均匀脱落,日渐稀疏,发细软而干燥不痒,为气血两虚;头发部分或全部脱落,日久不长,面色晦暗、头痛,乃属瘀血阻滞。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皂荚丸治疗痰饮宿济案

Post by dreamsxin » Wed Mar 28, 2018 9:28 pm

《要略》曰:“咳逆上气,时时吐浊,但坐,不得眠,皂荚丸主之。”按射干麻黄汤证但云咳而上气,是不咳之时,其气未必上冲也。若夫本证之咳逆上气,则喘息而不可止矣。病者必背拥叠被六七层,始能垂头稍稍得睡。倘叠被较少,则终夜呛咳,所吐之痰黄浊胶粘。此证予于宣统二年,侍先妣邢太安人病亲见之。先妣平时喜进厚味,又有烟癖,厚味被火气熏灼,因变浊痰,气吸于上,大小便不通。予不得已。自制皂荚丸进之。长女昭华煎枣膏汤,如法昼夜四服。以其不易下咽也,改丸如绿豆大,每服九丸。凡四服,浃晨而大小便通,可以去被安睡矣。后一年,闻吾乡城北朱姓老妇,以此证坐一月而死,可惜也!

曹颖甫曰:有黄松涛者,住城内广福寺左近,开设玉器店,其母年七旬许,素有痰饮宿疾,数年未发,体甚健。某秋,忽咳嗽大作,浊痰稠粘,痛牵胸胁,夜不能卧,卧则咳吐,胀痛更甚,前所未见。病发三日,乃延余诊,其脉弦数,气急促,大便三日未行,力惫声嘶,喘不能续,证已危险。余乃告其家人曰,此属痰饮重证,势将脱,君不急救,再延片刻,无能为矣。于是急取控涎丹一钱五分,以开水冲元明粉三钱吞送。不久,咳减,气急稍定。至晚,大便下,作黑色,能安眠。达旦,诸恙尽失。于是始知控涎丹系十枣汤变其体制,用以备急者也。然考此病本皂荚丸证。金匮所谓咳逆上气,时时吐浊,但坐不得眠,皂芙丸主之是也。但此证来势暴厉,病体已不支,恐皂荚丸性缓,尚不足以济急耳。

门人卢扶摇之师曹殿光,芜湖人,年五十所,患痰饮宿疾,病逾十载,扶摇不能治,使来求诊,其证心下坚满,痛引胸胁,时复喘促,咳则连声不已,时时吐浊痰,稠凝非常,剧则不得卧。
余谓其喘咳属支饮,与《伤寒论》之心下有水气,《痰饮篇》之咳逆不得卧,证情相类,因投以小青龙汤,不效。
更投以射干麻黄汤,合小半夏汤,又不效。
而咳逆反甚,心殊焦急。更思以十枣汤攻之,而十枣又为胸胁悬饮之方。思以葶苈大枣降之,而泻肺系为肺胀肺痈而设,皆非的对之剂。
纵投之,徒伤元气,于病何补?因念其时吐痰浊,剧则不得卧,与《金匮》所载皂荚丸证,大旨相同。
遂以皂荚炙末四两,以赤砂糖代枣和汤,与射干麻黄汤间服之。
共八剂,痰除喘平,诸恙尽退。

余尝自病痰饮,喘咳,吐浊,痛连胸胁,以皂荚大者四枚炙末,盛碗中,调赤砂糖,间日一服。连服四次,下利日二三度,痰涎与粪俱下,有时竟全是痰液。病愈后,体亦大亏。于是知皂荚之攻消甚猛,全赖枣膏调剂也。夫甘遂之破水饮,葶苈之泻痈胀,与皂荚之消胶痰,可称鼎足而三。惟近人不察,恒视若鸩毒,弃良药而不用,伊谁之过欤?

曹颖甫曰:余治张大元喘咳,不得卧,亦用控涎丹法,一下而愈。近数年来大元染有烟癖,浓痰和水而出,一夜得一大玻璃杯。诸痰饮方绝无功用,皂荚灰亦无济。大约水气太甚者,既不当用涤除油垢之法,而中有浓痰者又非温药所能治乎?

郑(左住方浜路口年八十二岁) 湿痰之体,咳嗽,四肢浮肿,病情属溢饮,原当发汗利小便。但以浊痰阻于胸隔,咳而上气,但坐不眠,痰甚浓厚。病急则治其标,法当先用皂荚丸以下胸隔之痰,俾大小便畅行,得以安睡,方是转机。今按两脉结代,结代之脉,仲景原以为难治。药有小效,方议正治。

土皂荚(去黑皮去子去弦酥炙研细蜜丸如桐子大每服三丸日三服以黑枣二十枚浓煎去渣送丸)

拙巢注:病家将此方询诸他医,医以剂峻,劝勿服。其后究竟如何,不可得而知矣。

曹颖甫曰:皂荚丸之功用,能治胶痰,而不能去湿痰。良由皂荚能去积年之油垢,而不能除水气也。然痰饮至于嗽喘不已,中脘必有凝固之痰,故有时亦得取效。惟皂荚灰之作用乃由长女昭华发明。彼自病痰饮,常呕浓厚之痰,因自制而服之。二十年痰饮竟得劖除病根。予服之而效。曹殿光适自芜湖来诊,病情略同,故亦用之而效也。

【按】《金匮》本方云:“皂荚八两,刮去皮用,酥炙。右一味,末之,蜜丸,桐子大,以枣膏和汤,服三丸,日三,夜一服。”刮去皮用者,刮去其外皮之黑衣也。酥炙者,用微火炙之,使略呈焦黄即得,勿成黑炭也。服三丸者,每服三丸也。日三夜一服者,日中三服,夜间一服,竟日共四服,计十二丸也。故或云本药荡涤刺激之力甚大,一日用量不得过梧子大三丸者,非也。枣膏和汤者,言预用枣肉煎熬成膏,及应用时,取膏加热水,使混和成汤,送本丸也。尤氏云:饮以枣膏,安其本也。此说甚是。伸言之,即恐皂荚入胃,非但去浊痰,并将殃及胃中宝贵之津液,故必用枣膏以固护之,此吾友吴凝轩之说也。吾师代枣膏以砂糖,无非取其便捷,然其保津之功,恐不及枣膏远甚。顾二者皆属甘味,与甘草之安肠生津,饴糖之建中定痛,有异曲同工之妙。

综计以上本汤四案,第一案邢太安人先一日四服,共进如梧子大者十二丸,次一日共进如绿豆大者三十六丸。今案凡蜜丸如梧子大之丸药,每钱约得十余丸,则如梧子大十二丸者,量仅钱许耳。第二案曹殿光用皂荚末四两者,乃共八日间之总量也。即先一日服皂荚末一两,次日改服射干麻黄汤一剂,以后第三、第五、第七日同第一日,第四、第六、第八日同第二日。按每日服末一两较第一案之钱许量已大增,但此为皂荚焦黑之灰,彼为同品炙黄之质。黑者力微,黄者力巨,故其量为反比,而二者病情又有重轻之分,故量虽迥异,并非矛盾。第三案吾师自以皂荚大者四枚炙末,盛之得一小半碗。余尝试择大皂荚一枚,不去皮弦与子,衡之,得新秤一两许。又取大者二枚,炙之使焦,研之为末,衡之,得六钱许。是四枚末约为一两二钱许,与第二案所称之两许,亦尚相合。第四案如古法,与第一案同。按本药究属峻品,无经脸之医生初次试用,宁自每服五分递加,较为妥当。

又按用皂荚无非取其荡涤胶痰,而其能荡涤胶痰者,盖即赖其中含有石碱素。西医谓驱痰剂西药如西尼加根,中药如远志,桔梗,皂荚,中皆含有石碱素,所谓刺激性驱痰剂是也。故用牙皂之荚,可以代西尼加根云云。中西学说相通,信哉。

曹颖甫曰:除痰之药有碱性者为长,故咯痰不出者,用桔梗甘草汤,无不克日取效,以桔梗含有碱性故也。痰粘胸隔而不出,则用有碱性之桔梗以出之,所谓在高者引而越之也。胶痰在中脘,则用有碱性之皂荚以下之,所谓在下者引而竭之也。凡用药有彻上彻下之异,可因此而观其通矣。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射干麻黄汤治疗咳逆倚息案

Post by dreamsxin » Wed Mar 28, 2018 9:30 pm

冯仕觉(七月廿一日) 自去年初冬始病咳逆,倚息,吐涎沫,自以为痰饮。今诊得两脉浮弦而大,舌苔腻,喘息时胸部间作水鸣之声。肺气不得疏畅,当无可疑。昔人以麻黄为定喘要药,今拟用射干麻黄汤。

射干(四钱) 净麻黄(三钱) 款冬花(三饯) 紫苑(三钱) 北细辛(二钱) 制半夏(三钱) 五味子(二钱) 生姜(三片) 红枣(七枚) 生远志(四钱) 桔梗(五钱)

拙巢注:愈。

曹颖甫曰:有张大元者向患痰饮,初,每日夜咯痰达数升,后咯痰较少,而胸中常觉出气短促,夜卧则喉中如水鸡声,彻夜不息。当从金匮例投射干麻黄汤,寻愈。又有杨姓妇素患痰喘之证,以凉水浣衣即发,发时咽中常如水鸡声,亦用金匮射干麻黄汤应手辄效,又当其剧时,痰涎上壅,气机有升无降,则当先服控涎丹数分,以破痰浊,续投射干麻黄汤,此又变通之法也。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苓甘五味加姜辛半夏杏仁汤治疗咳时吐涎沫案

Post by dreamsxin » Wed Mar 28, 2018 9:31 pm

叶瑞初君(丽华公司化妆部)

初诊 (二月十七日) 咳延四月,时吐涎沫,脉右三部弦,当降其冲气。

茯苓(三钱) 生甘草(一钱) 五味子(一钱) 干姜(钱半) 细辛(一钱) 制半夏(四钱) 光杏仁(四钱)

二诊 (二月十九日) 两进苓甘五味姜辛半夏杏仁汤,咳已略平,惟涎沫尚多,咳时痰不易出,宜与原方加桔梗。

茯苓(三钱) 生草(一钱) 五味子(五分) 干姜(一钱) 细辛(六分) 制半夏(三钱) 光杏仁(四钱) 桔梗(四钱)

【按】叶君昔与史惠甫君为同事,患咳凡四阅月,问治于史。史固辞之,以习医未久也。旋叶君咳见痰中带血,乃俱而就师诊。服初诊方凡二剂,病即减轻。服次诊方后,竟告霍然。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47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泽泻汤治疗支饮案

Post by dreamsxin » Wed Mar 28, 2018 9:35 pm

管(右住南阳桥花场九月一日) 咳吐沫,业经多年,时眩冒,冒则呕吐,大便燥,小溲少,咳则胸满,此为支饮,宜泽泻汤。

泽泻(一两三钱) 生白术(六钱)

【按】本案病者管妇年三十余,其夫在上海大场莳花为业。妇素有痰饮病,自少已然。每届冬令必发,剧时头眩,不能平卧。师与本汤,妇服之一剂,既觉小溲畅行,而咳嗽大平。续服五剂,其冬竟得安度。明年春,天转寒,病又发。师仍与本方,泽泻加至二两,白术加至一两,又加苍术以助之,病愈。至其年冬,又发。宿疾之难除根,有如是者!

以上自小青龙汤至泽泻汤凡五证,皆治痰饮。小青龙汤以心下有水气为主,射干麻黄汤以喉中水鸡声为主,苓桂五味加姜辛半夏杏仁汤以吐涎沫为主,皂荚丸以胶痰为主,泽泻汤以眩冒为主,此其大较也。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