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Post Reply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920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肺癌

Post by dreamsxin » Fri Feb 19, 2016 11:59 am

在中医学文献中,与肺癌类似的记载散见于“咳嗽”、“哮喘”、“痨瘵”、“咯血”、“胸痛”、“痰饮”、“积聚”、“肺积”、“息贲”、“肺痿”、“肺疽”等病症的资料中,尤与“肺积”、“息贲”相似。肺癌的成因乃外感六淫邪毒犯肺,内有七情饮食所伤,并脏腑正气虚损,则肺气郁,宣降失司,津液不布,积聚成痰,痰凝气滞,血行受阻,瘀血留结,积成息贲。因邪正盛衰有异,故宜详审。治宜攻补兼施,攻邪而不伤正,养正而不助邪,乃治积之要也。

先生治疗肺癌,临床上常根据不同的证型选用不同的药物。


1.气阴两虚型
症见:咳嗽胸痛,痰中带血,低热不退,精神萎靡,形体消瘦,面色如常或灰暗,头昏食少,口干欲饮,脉细弦数或沉细数,舌质红,苔薄白或舌红光剥;病理检查或见纵隔淋巴结转移。证属气阴两虚、热毒痰瘀,治宜益气养阴、清热解毒、化痰消瘀。

常用药物:大剂生黄芪(60g)、北沙参、五味子、秦艽、知母益气养阴、润肺除热;半枝莲、半边莲、白花蛇舌草清热解毒;瓜蒌薤白散合消瘰丸(玄参、牡蛎、贝母)加夏枯草、白芥子、昆布、海藻、杏仁、桔梗、郁金清热消痰、软坚散结;鸡血藤、仙鹤草补血行血、凉血止血。药中病机则热退血止、痰消肿散而愈。


2.肺脾两虚型
症见:面色萎黄,形体消瘦,呼吸气短,四肢倦怠,纳谷不香,咳嗽频作,胸闷气喘,甚则咳呛呕吐,痰红或略黄稠痰,或白黏痰,或痰中带血,舌质淡红,苔薄白或黄腻,脉弦缓无力,或濡滑,或沉细;病理检查或有纵隔淋巴结转移。此乃肺脾两虚、痰热蕴结之证,治以健脾清肺、清热化痰为主。

常用药物:北条参、冬虫夏草、人参、黄芪、土茯苓、白术等健脾补肺固其本;白英、土贝母、海蛤粉、白及、三七、莪术、木瓜、蒲公英、鱼腥草、夏枯草等清热化痰、散瘀止血而治其标。


3.阴虚痰热型
症见:持续发热,或低热缠绵,干咳,痰黏或黄,或咳嗽不止,痰多带血,胸闷胸痛,气急声嘶,形体消瘦,神疲无力,呈重病容,纳呆食少,便干溲赤,舌质红,苔薄白或黄燥,脉弦数,或弦滑,或脉弱无力;病理检查或有锁骨上淋巴结转移。此肺热壅盛,消灼肺阴,痰热互结所致。治以滋阴救肺、清热解毒、化痰散结之法,佐以凉血止血。

常用药物:沙参麦冬汤加百合、五味子、石斛滋阴救肺;加龙葵、半枝莲、白花蛇舌草、鱼腥草、水杨梅根清热解毒;加百部、薏苡仁、昆布、海藻、紫菀、橘络、杏仁、山慈菇化痰散结。上药可酌加高丽参、黄芪、蛤蚧、獭肝为丸,久服以冀益气增液,补肺扶正,正胜邪安而愈。


4.表里俱热型
症见:畏寒发热,体温较高,体温38℃以上,精神萎靡,面色微赤,咳嗽痰黄,痰中带血,舌质红或绛红,苔薄黄,脉弦数,两寸关脉洪。证属表里俱热,痰血瘀结,兼有阴虚,治以表里双清,化痰凉血,滋阴养肺。

方先用桑菊饮解表清热,加黄芩、枇杷叶、牛蒡子、瓜蒌、贝母、前胡、鱼腥草、黄芩以清肺化痰,生地、仙鹤草以凉血止血;待热降血止脉平,遂改弦易辙,去桑、菊,加白花蛇舌草、半枝莲、龙葵清热解毒,增紫草、白及、蒲黄凉血散瘀,百合固金汤以滋阴养肺而收全功。


5.腑结脾虚型
症见:发热起伏,咳嗽胸痛,痰血咯血,形体消瘦,呼吸气促,神疲乏力,不思饮食,腹胀便秘,舌红,苔黄腻,脉细滑数。此痰热壅肺,肺气不降则腑气不通,脾失健运。治以通腑泻浊、清热解毒、消痰软坚、健运中舟为法。

首用小承气汤以釜底抽薪;继以六君加沙参、石斛之属以健脾养胃;终以山海螺、半枝莲、白花蛇舌草、牡蛎、莪术合失笑散、石见穿等清热解毒、消痰软坚;再拟养正祛邪于一方,庶乎万全。


6.肺肾阴虚型
症见:咳嗽声嘶,痰少黏稠,痰中带血,面色无华,形体消瘦,肢倦乏力,语声低弱,口干咽燥,舌红少津,脉细数。证属肺肾阴虚,痰热互结。治以滋肾养肺、清热消痰之法,则可力挽危候。

常用方如麦门冬汤、百合固金汤、贝母瓜蒌散等。以麦冬、天冬、百合、熟地滋养肺肾之阴;党参、半夏益气化痰;黄芩、玄参、贝母、全瓜蒌、甘草开胸散结,清肺化痰。并可选用沙参、玉竹、天花粉等,以增养阴清热之力;紫花地丁、紫背天葵等,以加强解毒散结之功;咯血难止者加白茅根、仙鹤草凉血止血之属;低热盗汗者加地骨皮、白薇、五味子育阴敛汗之属,其他抗癌效药亦可酌选,以期佳效。


7.痰热血瘀型
症见:咳嗽胸痛,咯血不止,量少色暗,夹有膜状物,痰多黄稠而浑,面容苍晦,舌质暗红或有瘀斑,脉弦滑。证属痰热壅盛,瘀血凝结,治宜清热化痰、凉血祛瘀。

方用千金苇茎汤清肺化瘀、逐瘀排脓,加白花蛇舌草、土茯苓、野荞麦加强清热解毒之力;加紫草、羊乳根、丹参以增凉血活血、逐瘀祛痰之效,则痰热得清,瘀血得祛,咯血自止,肺积自消矣。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920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从一例肺癌的治疗,谈中医的思维过程

Post by dreamsxin » Sun Jan 08, 2017 9:01 am

作者/马新童

各位老师、同仁,大家晚上好。今天我们就以一例肺癌病人的诊治过程,来分析一下中医的思维过程。

丁某,男性,74岁。丙申年,三月初一,清明后第三天来就诊。他的主诉是“干咳、左胸部疼痛半年余,加重伴气短两月余”,患者于两个月前体检,行胸部CT,发现左肺上部肿物,考虑为肺Ca,就诊于我门诊。现在病人的主要症状是左前胸区疼痛非常剧烈,需要用止痛的药物来止痛,而且严重影响他的睡眠,人进行性的消瘦,越来越瘦。开始的时候有干咳、咳嗽,身体呈进行性的消瘦,所以就跑去做了个体检,体检以后考虑为肺Ca。现在PET-CT诊断意见是:1、左肺上叶肿物,伴代谢增高,考虑肺Ca;2、右肺下叶条索影,未见代谢增高,考虑慢性炎性条索,双肺肺气肿,气管右后方憩室;3、双肺门、纵膈多个淋巴结,伴代谢增高,考虑肉芽肿性病变,其中左肺门淋巴结不除外合并转移可能;4、左肾结节状凸起,未见代谢增高,请结合超声,部分肠管代谢增高,请结合临床并随诊;5、右侧腹股沟区类结节,伴代谢增高,术后改变可能大,请结合临床;6、部分骨骼高密度灶,未见代谢增高,考虑良性。7、右后腰部肌肉内脂肪瘤。

从西医的角度看,一共诊断了七点,他做了个PET-CT。好在哪里?这个病人没有进行放疗和化疗,因为这个岁数,他们家里面的人认为岁数比较大,而且身体进行性的消瘦,他不能够实行这个放化疗的治疗,因此到我们这儿来求诊。
我们任何一个病人来的时候,第一步不是开什么药,第一步是要诊断,那么他是什么样的病?首先,张仲景老先生告诉我们,要病脉证并治。来了以后,我们有的放矢,先把他的病搞清楚,那么这个病,西医诊断是肺Ca以及前面讲的这些。那么中医对病人诊断为啥?—肺脏结、肺积。那么这个诊断有什么意义?

我们下面看,当我们做出诊断的时候,我们摸他的脉,他右手的寸脉有结滞不畅的感觉,而且,他的左手的关脉,出现了结涩滞不畅的感觉,两个尺脉,有涩滞不畅的感觉,左手的关脉和右手的寸脉是最明显的。

中医角度来说,这是肝和肺之间的关系不协调导致的。对吧?我们摸他这个脉的是有余的脉?还是太过的脉?还是不及的脉?那么他是一个有余的脉,因此,像这种肿瘤类的疾病,它是形质上的病变,那么我们要想把这形质性的病变治好,需要先调他的气化,要想把气化搞好,要先调他的神。

我们通过摸脉,首先要告诉病人,这个问题不太大,别着急,治疗得需要一段时间。那么病人主要的症状,现来的症状,以疼痛为主,我们现在要把疼痛减轻,同时他消瘦,病人隐隐约约的也感觉到他的病可能会不太好,所以问我还能活多久?我们用了一个古方,王清任的癫狂梦醒汤合姚僧垣的温胆汤,我把这个合方称为开心汤。

我们现在把方子发上来,叫大家来看一下。

燀桃仁24g,醋香附9g,炒青皮9g,广陈皮9g,蜜桑白皮9g,清半夏9g,黑柴胡9g,生甘草15g,川木通6g,赤芍药9g,大腹皮9g,炒紫苏子12g,淡竹茹9g,麸炒枳壳9g,云茯苓9g。上十五味药,水煎服,日二次,7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4-7

这个方子重用桃仁、甘草,桃仁来活血祛瘀,所有这些脏结类的病,是关于气分,那么最核心的问题逃不过血,逃不过血证。这段文字在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当中的脏结篇写得非常的清楚,希望大家参考一下。

因此这个病人来的时候,我问旁边的学生,应该首先要用什么方子,他们说了好多方子,好多学生说老师,我们应该用肺脏结的方子。我说我们先用这个方子吧,为什么,先用这个方子来调一下他的气化。

服药一周以后,丙申年三月初八,是清明后十天,患者复诊来回报,他疼痛明显减轻,而且睡眠变好了。他的舌剥苔白腻,舌下络脉迂曲。因此14号来的时候,我们在这个原方的基础上,加了菟丝子、元胡,这两味药一方面有止痛的效果,另外一方面有补精的作用。病人睡眠好了,但是他还有起夜的毛病。我们用了90克的菟丝子,这是陈士铎的手法,用补精的方法来治疗他的起夜的问题。

处方:燀桃仁15g,醋香附10g,炒青皮10g,广陈皮10g,蜜桑白皮15g,清半夏10g ,生甘草10g,川木通10g,赤芍药30g,大腹皮10g,炒紫苏子15g,淡竹茹15g,麸炒枳壳15g,云茯苓15g,醋延胡索20g,醋柴胡15g,菟丝子90g。 上十七味药,水煎服,日二次,7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4-14

到了阴历的三月十五号,谷雨后两天,患者左胁疼痛消失了,起夜每天是两次,睡眠还不错。我们进行了一些调整,去了菟丝子加了益智仁、乌药、菖蒲和郁金,进一步来调整他的气化。

处方:燀桃仁15g,醋香附10g,炒青皮10g,广陈皮10g,蜜桑白皮15g,清半夏10g,生甘草10g,川木通10g,赤芍药30g,大腹皮10g,炒紫苏子15g,淡竹茹15g,麸炒枳壳15g,云茯苓15g,醋延胡索20g,醋柴胡15g,炒益智仁15g,台乌药15g,石菖蒲15g,广郁金15g。上二十味药,水煎服,日二次,7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4-21

蜜桑白皮15g,清半夏15g,黑柴胡15g,生甘草10g,赤芍药30g,大腹皮10g,炒紫苏子15g,淡竹茹15g,麸炒枳壳15g,云茯苓15g,醋延胡索30g,石菖蒲15g,广郁金15g,台乌药15g,炒益智仁15g,菟丝子30g。 上十六味药,水煎服,日二次,7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4-28

蜜桑白皮15g,清半夏20g,黑柴胡15g,生甘草15g,赤芍药30g,大腹皮10g, 炒紫苏子15g,淡竹茹15g,炒枳壳15g,云茯苓15g,延胡索15g,石菖蒲15g,郁金15g,台乌药15g,炒益智仁15g,菟丝子30g,醋香附15g,燀桃仁15g。上十八味药,水煎服,日二次,15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5-5

我们大家都知道,十二经的流注次序是肺大胃脾心小肠,膀肾包焦胆肝续,按照这个次序。那么肺和膀胱的关系,除了水之上源和下源这种关系之外,它还有一个都是空腔脏器,而且是六冲的方位。因此我们调整膀胱的气化同时,也可以调整肺的功能。那么肝与肺的关系是木与金之间的关系,金可以克木,现在我们调整了肝的功能,用桃仁、香附这类药物来进行调整,同时用桑白皮、苏子、青陈皮来调它的气机,这样的气血就双调,是把金和木之间的关系调平,这样子就截断它的传变,是从它所生的,和它所克的关系,这些都要去考虑,不是从一个角度去考虑。

病人服药以后,他的疼痛已经基本上没有了,那么他的睡眠得到了很好的改善,这个饮食也很好,晚上起夜也明显减轻。他的吃喝拉撒睡,这五个基本的生命的这个状态,得到了很好的改善。而且从第二次开始,人来的时候,他的精神面貌就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他疼痛的缓解,包括我们在开药时候相互的沟通,他造成一个感觉。唉呀,我这个病,其实没那么严重,因为他症状在缓解嘛!同时最可喜的一点在哪里?是他的体重开始逐步开始增加。他告诉我,他增加了两斤,过了两周以后,他说又增加了两斤。

这个病,他体重没有下降,反而在上升,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他病情在逆转,所以我们不用去做其他的检查,就知道他的脏腑的功能开始恢复,脏器的功能得到了很好的恢复,我们的这个症状,得到完全缓解。后面我们主要的方子,主要就是我们刚才讲的开心汤,这个癫狂梦醒汤合温胆汤的合方,到后面的时候我们又合了脏结汤,我们合脏结汤是干什么呢?现在他的气化调好了,马上要复他的形质,复形质,病才能得到彻底的根除,不是说症状缓解了,这个病人就好了,他的那个根没有去掉,根是什么呢?他的形质性病变。后面我们合了脏结的汤,大家看一下。

蜜桑白皮15g,清半夏20g,黑柴胡15g,生甘草15g,赤芍药30g,炒紫苏子15g,淡竹茹15g,麸炒枳壳15g,云茯苓15g,醋延胡索15g,石菖蒲15g,广郁金15g,菟丝子30g,醋香附15g,燀桃仁15g,全瓜蒌15g,净百合30g,玉桔梗10g,浙贝母15g。上十九味药,水煎服,日三次,15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5-19

大家可能会问,前面用的药不多,怎么越到后面反而用的越来越多了?我们是要在把气化调顺的基础上,维持他的气化功能的基础上,进一步去复形质,整个形质的变化,这样才能够防微杜渐,才能从根上把他们解决掉,否则你光治疗症状,你认为把他治好了,实际上呢?这个人有可能到最后死亡,咱们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因为咱们最关键的一条,他是形质性的病变我们没有进行复形质。

后面我们又用血府逐瘀汤合温胆汤,来进一步的调他的气化。请大家看一下:

燀桃仁10g,红花5g,酒当归10g,川抚芎10g,赤芍药10g,醋柴胡10g,麸炒枳壳10g,炙甘草10g,川牛膝15g,玉桔梗10g,生地黄15g,淡竹茹15g,云茯苓15g,广陈皮10g,法半夏15g。上十五味药,水煎服,日二次,15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6-2

后面他的症状基本消除的时候,我们调气化、复形质、调神都得一块做。这样就神气形同调,病脉证并治,还有天人地合参。这样的病人,他们在气候变化的时候,他有这样那样的不舒服,我们用升阳益胃汤合当归芍药散进行调整。

处方:生黄芪18g,生白术12g,川黄连3g,炙甘草6g,广陈皮9g,云茯苓9g ,建泽泻9g,青防风6g,西羌活9g,川独活9g,黑柴胡9g,生白芍9g,法半夏15g,生晒参9g(单煎),全当归9g,川抚芎6g,赤芍药9g,大枣4枚(擘)。上十八味药,水煎服,日二次,15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6-16

请大家看一下,这张方子是把李东垣和张仲景的方子打成一片,把外感式法和内伤式法打成一片,是通过调气机的方法和复形质的方法,从气分到血分全部打通,用这个方法来进行治疗。后面用了升阳益胃汤和桂枝茯苓丸,进一步进行巩固调整。最后一次的复诊是7月14号。

生黄芪18g,生白术12g,川黄连3g,炙甘草9g,广陈皮9g,云茯苓9g,建泽泻9g,青防风6g,西羌活9g,川独活9g,黑柴胡9g,生白芍9g,法半夏15g ,生晒参9g(单煎),赤芍药9g,桂枝尖9g,牡丹皮9g,燀桃仁9g。上十八味药,水煎服,日二次,15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6-30

生黄芪18g,生白术12g,川黄连3g,炙甘草9g,广陈皮9g,云茯苓9g,建泽泻9g,青防风6g,西羌活9g,川独活9g,黑柴胡9g,生白芍9g,法半夏15g ,生晒参9g(单煎),赤芍药9g,全当归9g,川抚芎9g,麸炒苍术9g,姜厚朴9g,生姜2片。上二十味药,水煎服,日二次,15剂。
马新童中医工作室
2016-7-14

我们从阳历的4月7号到7月14号,全部花了3个月的时间吧。3个月的时间,也就将近100天的时间,这类疾病要去复形质,最少得需要100天到半年的时间,而且初步算是一个疗程吧。他符合季节律,就3个月左右,像这样的病人,我们要明确的告诉病人,首先病人要认真吃药,要吃3个月左右,或者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一年。那么3个月,他符合季节律,生命是有节律的,现在这个病人所有的症状消除,症状缓解,我们从调神,调气化,后面到复形质完了以后,再掉过头来再调气化,使他的整个的脏器的功能恢复,后面收手的时候,我们用加减薯蓣丸善后。让患者再拿100天的药回去,巩固治疗,恢复他的气血。“大积大聚,其可犯也,衰其大半而止。”我们把他调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你再用药物,就灼伤他的正气了。这时候,打完仗以后,要恢复恢复他的正气,我们用薯蓣丸的加减做成药丸,那么汤剂就开始停了。而且我们,一直在观察这个病人,跟进病人,跟这个一周两周都进行一个沟通。

那么通过这个病例?大家可以看到一下,就是我们中医的思维是什么东西?我常常讲的就是第一个是病脉证并治的层面,第二个是神气形同调的层面,第三个是天人地合参的一个状态。天人地和参,是道的层面;神气形同调,是法的层面;病脉证并治,是术的层面。

我们许多时候治病,其实我们不是治病,我们好多是在治的是症状,那症状的来源有多种多样,有些症状你不治自然也会消除的,那我们干预到底是干预到病人的什么东西?那么他的病因,他的病位、病性、病机、病势,还有他的病理,我们是不是很清楚,是不是很清晰,那么我们选的方是不是很恰当,那么用药比例是不是非常的准确、适当,服药方法是不是如理如法,以及我们给病人的这个交代,是不是明确?病人的依从性如何都会影响到疗效。我们是学中医的人,不是学哪一个学派,某一个人的什么样的一个经验,每个医家的东西我们都要兼收并蓄,它都是我们中医药宝库当中的瑰宝。我们学习它合理的一些成分,积极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把它们全部融会贯通,服务于我们当下的这些患者,诊治当下的一些疾病,解除病人痛苦,结合现代科技的一些发展以及现代医学的一些认知。这样我们才能把我们的中医,更好的继承和发扬下去。

那么疗效的评定,有症状的评定,还有体征的一些改变,还有我们现代科技的佐证,以及一些实验室的检查,还有患者自身的评价,我们应该有一个综合的考评的标准,而不是说凭我们的一想,认为这个症状没有了,他的病就好了。我觉得这是对病人不负责任的一个态度。那么就是这个病人,我们说治疗了3个月左右,他只是治疗了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说把他治愈的话,我只能说他现在的状态是一个临床治愈的一个状态,不是说治愈了。那么我们还要过一段时间,还要做一些复查,这样的病人,我们还要看他的3年、5年、7年、10年的生存率。这个病不能治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带瘤生存,与病共舞?能不能提高我们病人的生命质量,能不能更好的生活?

我觉得我们中医在这方面有非常大的前景和前途,对肿瘤类的疾病,我们到底是消除的方法,还是控制的方法?其实我们的老祖先已经给我们很明确的方法,“大积大聚,其可犯也,衰其大半而止”是控制的思路,而不是消亡消灭的思路,所以说我们这么多年来想方设法想把它消除掉,这种思路,看来是越来越没有市场了,原因在哪里?当我们把所谓的病消除了以后,那么人的正气也受到了很大的挫伤,同时人这个护场也被破坏了。他的症状可能会消除,人也很快就死亡了,实际上我们不是治了病,我们是成了病的帮凶。所以希望大家进行一个深刻的思考和考虑。

好,谢谢大家的聆听。“医道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圣贤真实义。”谢谢大家。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7 gu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