胁痛(肋间神经痛)验方秘方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Post Reply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29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胁痛(肋间神经痛)验方秘方

Post by dreamsxin » Sat Jul 29, 2017 3:28 pm

[通治方]

陈士铎:人有两胁作痛,终年累月而不愈者,或时而少愈,时而作痛,病来之时,身发寒热,不思饮食。治法必须解其怒气,要在平肝,方用遣怒丹。

白芍60克 柴胡3克 甘草3克 乳香末3克 广木香末3克 白芥子9克 桃仁10粒 生地9克 枳壳0.9克

水煎服。

--《辨证奇闻》卷二

[辨证方]

1、寒 证

张仲景:附子粳米汤,治腹中寒气,雷鸣切痛,胸胁逆满,呕吐。

附子1枚(炮) 半夏 粳米各9克 甘草3克 大枣3枚

上5味,以水1600毫升,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200毫升,日3服。

--《金匮要略》卷上

2、热 证

梁子材:左金汤,治肝火胁痛。

白术(净) 陈皮各4.5克 黄连2.4克 吴茱萸(泡)1.2克

水煎服。

--《不知医必要》卷二

3、虚 证

陈土铎:人有贪色房劳,又兼恼怒,因而风府胀闷,两胁作痛,人以为色欲损肾,怒气伤肝,理当兼治,而不知兼治之中,尤当治肾也,方用填精益血汤。

熟地30克 山茱萸15克 白芍15克 当归9克 柴胡3克 丹皮6克 沙参9克 茯苓6克 地骨皮9克 白术9克

水煎服。1剂而肝气平,2剂而胁痛止,连服10剂痊愈。

--《辨证奇闻》卷二

4、实 证

张锡纯:金铃泻肝汤,治胁下掀疼,莫不随手奏效。

川楝子(捣)15克 生明乳香12克 生明没药12克 三棱9克 莪术9克 甘草3克

--《衷中参西》上册

张仲景:按之心下满痛者,此为实也,当下之,宜大柴胡汤。

柴胡15克 黄芩9克 芍药9克 半夏9克(洗) 枳实4枚(炙) 大黄12克 大枣4枚 生姜15克

上8味,以水2200毫升,煮取1200毫升,去滓再煎,温服200毫升,日3服。

--《金匮要略》卷上

钱峻:治胁痛。

红花1.5克 粉草6克 大瓜蒌1个(重30~60克 连皮捣烂)

1剂而愈,真神方也。

--《经验丹方汇编》

龚廷贤:疏肝散,治左胁下痛。肝积属血,或因怒气所伤,或跌扑闪挫所致,或为痛。

黄连(吴茱萸煎汁炒)6克 柴胡 当归各6克 青皮 桃仁(研如泥) 枳壳(麸炒)各3克 川芎 白芍各2克 红花1.5克

上锉l剂。水煎,食远服。

--《万病回春》卷五

黄永灵:余多年临床实践证明,丹脂息痛汤对于治疗肋间神经痛确有良好效果,且对于解除因慢性肝炎或早期肝硬化所引起的两胁疼痛和不适尚为满意。

丹参12克 炒灵脂10克 香附12克 当归10克 佛手12克 柴胡10克 三七粉3克(冲服) 白芍12克 玄胡12克 甘草6克

水煎服,每日1剂。

--《千家妙方》上册

梁子材:柴胡清肝汤,治肝实胁痛。

陈皮 川芎各3克 白芍(酒炒) 枳壳(面煨,去瓤)香附(杵) 柴胡各4.5克 甘草1.5克

--《不知医必要》卷二

[食疗方]

张锡纯:期颐饼,治老人气虚不能行痰,致痰气郁结,胸次满闷,胁下作疼。凡气虚痰盛之人,服之皆效。兼治疝气。(虚证)

生芡实180克 生鸡内金90克 白面250克 白沙糖不拘多少

先将芡实用水淘去浮皮,晒干轧细过罗;再将鸡内金轧细过罗,置盆内浸以滚水半日许;再入芡实、白糖、白面,用所浸原水和作极薄小饼,烙成焦黄色,随意食之。

--《衷中参西》上册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29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右脅痛

Post by dreamsxin » Sat Jul 29, 2017 3:34 pm

右脅痛為病證名。指右側脅痛。多由肝邪犯肺或氣滯、痰飲、食積引起。脅痛指一側或兩側脅肋部疼痛。《醫宗必讀·心腹諸痛》中以脅痛左痛多留血,右痛多痰氣[2]。腎虧氣虛亦可致脅痛。《醫學入門》卷四:“食積脅(右)下,如扛挭起一條作痛,神保丸、枳實煎湯下,輕者保和丸;痰飲流注肝經,喘咳引痛者,二陳湯加南星、蒼術、川芎、柴胡、白芥子或入青黛少許,姜汁二匙……七情凝滯,如有物刺痛,氣促嘔吐者,分氣紫蘇飲、流氣飲子、調中順氣丸。”《萬病回春·脅痛》:“推氣散治肝邪入肺,右脅痛甚,脹滿不食。”《慎齋遺書·脅痛》:“右脅痛為肺氣不降,血中之氣病也,宜芎歸芍藥湯加烏藥、青皮、肉桂、陳皮調之。”《古今醫徹·脅痛》:“右者肺也。肺主氣,性沉,喜清肅而下降,有以逆之,則肺苦氣上逆而為痛。治之宜降氣消痰,前、桔、枳殼、陳皮之屬;虛人歸脾湯去芪、術加延胡主之,以補其母;苦香燥破血之藥,非其治也。”《景岳全書·雜證謨》論脅痛不拘右肺左肝之說[1]。

參見左脅痛:左脅痛為病證名。指左側脅痛。多由氣滯血瘀、痰飲、食積、肝郁等所致。《醫學入門》卷五:“左為怒火與死血,大怒氣逆及謀慮不決,或外感風邪,皆令肝火動甚,脅痛難忍,古萸連丸、當歸龍薈丸,輕者小柴胡湯加黃連、牡蠣、枳殼。瘀血必歸肝經,夜痛或午后發者小柴胡湯合四物湯加桃仁、紅花、乳沒。”《古今醫徹·脅痛》:“左者肝也,肝藏血,性浮,喜條達而上升,有以抑之,則不特木郁而火亦郁,故為痛。治之宜疏肝清火理血,左金兼桃仁、紅花、鉤藤、青皮之屬。”亦可由肝虛所致。《證治準繩·脅痛》:“左脅偏痛久,宿食不消,并目,昏風淚出,見物不審……宜補肝散。”《景岳全書·雜證謨》:“有謂肝位于左而藏血,肺位于右而藏氣,故病在左者為血積,病在右者為氣郁。脾氣亦系于右,故濕痰流注者亦在右。若執此說則左豈無氣,右豈無血,食積痰飲豈必無涉于左乎?古無是說,此實后世之謬談不足憑也。然則在氣在血,何以辨之?但察其有形無形,可知之矣。蓋血積有形而不移,或堅硬而拒按;氣痛流行而無跡,忽倏聚而倏散。若食積痰飲皆屬有形之證。第詳察所因,自可辨識。”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29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脅痛

Post by dreamsxin » Sat Jul 29, 2017 3:38 pm

別名 季肋痛, 胠脇肋痛

【概念】

兩脇為足厥陰、足少陽經循行所過,故脇肋疼痛多與肝膽疾患有關。《靈樞.五邪》篇日:「邪在肝、則兩脇中痛」。《素問.繆刺論》曰:「邪客於足少陽之絡,令人脅痛不得息」。

《金匱要略.五臟風寒積聚病脈證并治》篇稱「脅下痛」。《丹台玉案》稱「季肋痛」,《雜病廣要》稱「胠脇肋痛」,皆屬脅痛範疇。

【證型治則】

邪在少陽:脅痛,往來寒熱,胸脅苦滿,口苦,咽乾,目眩,耳聾,不欲飲食,心煩喜嘔,舌苔白滑,脈弦。其發病原因有二:一為風寒之邪直犯少陽經,二為由太陽傳入少陽所致。少陽經脈布於兩脇,寒邪外襲,少陽經氣不利,邪居半表半裡。《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并治第六》:‥傷寒五六日中風,往來寒熱,胸脅苦滿,嘿嘿不欲食,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鞕…"。其辨證要點為脅痛、胸脅苦滿、往來寒熱。治宜和解少陽,方選小柴胡湯加減。
水飲內停:懸飲,胸肋脹痛,咳唾、轉側、呼吸疼痛加重,氣短息促,苔白,脈沉弦或沉滑。多因中陽素虛,復加外感寒濕,或為飲食勞傷,而使肺失通調,脾運轉輸無權,腎的蒸化失司,三者互為影響,水飲稽留,流注脅間,氣機升降失調,故胸脅疼痛。《金匱要略.痰飲咳嗽病脈證并治》:"飲後水流在脅下,咳唾引痛,謂之懸飲"脅痛為懸飲的主要症狀之一。其辨證要點有胸脅痛,氣短息促,咳唾、轉側、呼吸時脅痛加重。治宜攻逐水飲,方選葶藶大棗瀉肺湯、香附旋覆花湯,身體壯實者可用十棗湯。
肝氣鬱結:脅痛以脹痛為主,痛無定處,疼痛每隨情志的變化而增減,胸悶不舒、善太息,脘腹脹滿,飲食減少,舌苔薄,脈象弦。因情志不舒或暴怒傷肝,肝失條達,疏泄失職,而致肝氣鬱結。《證治匯補.脅痛》篇曰:〝因暴怒傷觸,悲哀氣結"。肝居脅下,其經脈布於兩脇,氣機鬱結阻於脅絡,則脇肋脹痛,其疼痛隨情志的變化而有所增減。以脹痛為主,疼痛游走不定,倏聚倏散,或見胸悶、善太息、情懷抑鬱不舒等肝氣鬱結的症狀,治療以疏肝理氣散結為主,宜柴胡疏肝散加減,脅痛甚者加青皮、白芥子、鬱金。
瘀血:脅痛如刺,痛有定處,入夜尤甚,脇肋下或有積塊,舌質紫暗或有瘀斑,脈澀。多因平素肝氣不舒或肝氣鬱結,病久入絡,血流不暢,則瘀血停著。《臨證指南醫案.脅痛》篇曰:"經主氣,絡主血,久病血瘀"。脅絡痹阻,則胸脅刺痛、固定不移。所以二證可以從病之在氣在血,疼痛性質,部位作為臨床的鑒別要點。多為刺痛,痛有定處,或見積塊,舌質紫暗有瘀斑等瘀血的症狀。治以活血化瘀通絡為主,方選膈下逐瘀湯,或復元活血湯。
肝膽濕熱:脅痛脹滿,口苦心煩,胸悶納呆,惡心嘔吐,目赤或黃疸,小溲黃,脈弦滑,舌苔黃膩。為實熱證,多因濕熱外侵或飲食不節,脾失健運,則生內濕,濕從熱化,侵及肝膽,使肝膽失去疏泄條達之功,而引起脅痛。《雜病源流犀燭》:"胠脇肋痛,肝經病也,蓋肝與膽二經之脈、布脇肋,肝火盛,木氣實,故流於胠脇肋間而作痛"。臨床多見脅痛劇烈,胸悶納呆,小便黃赤,舌苔黃膩,脈弦滑或弦數;治以清熱利濕為主,常用龍膽瀉肝湯。
肝陰虛:脇肋際痛,其痛悠悠不休,口乾咽燥,心中煩熱,頭目眩暈,或兩目昏花,視物不清,舌紅少苔,脈弦細而數。或因肝鬱化火傷陰,或由腎陰不足波及肝陰,或因血虛不能養肝,肝陰不足,肝絡失於濡養則導致脇肋隱隱作痛,《景岳全書.脅痛》篇曰:"內傷虛損,脇肋疼痛者,凡房勞過度,腎虛羸弱之人,多有胸脅間隱隱作痛、此肝腎精虛"。辨證要點:脇肋隱痛,其痛悠悠不休,舌紅少苔、脈弦細而數。或見有陰虛內熱,或陰虛陽亢(口乾咽燥、面部烘熱、顴紅、心中煩熱、頭眩耳鳴、視物昏花等)的症狀。以養陰柔肝法,宜用一貫煎為主方。

【辨證分析】

脅痛一症,病因有外感、內傷之分,病證有虛實之辨、病位有氣血之別。病變雖在肝膽,病機主要責之氣、血兩端。如《景岳全書.脅痛》云:「血積有形而不移,或堅硬而拒按;氣痛流行而無跡,或倏聚而倏散;若食積痰飲皆屬有形之證,第詳察其所因,自可辨識」。治療時根據「通則不痛」的原則,祛除病邪,調暢氣血,則自能取效。

氣滯與血瘀可以同時並存,《臨證指南醫案.脅痛》曰:「久病在絡、氣血皆窒」。亦可以先後出現、也可有所側重,如果脹過於痛,多偏氣鬱,如痛過於脹多屬血瘀。

【文獻別錄】

《景岳全書.脅痛》:「脅痛之病本屬肝膽二經、以二經之脈皆循脇肋故也,然而心肺脾胃腎與膀胱亦皆有脅痛之病,此非諸經.皆有此證,但以邪在諸經,氣逆不解,必以次相傳,延及少陽厥陰"乃致脇肋疼痛。故凡以焦勞憂慮而致脅痛者,此心肺之所傳也;以飲食勞倦而致脅痛者,此脾胃之所傳也;以色欲內傷,水道壅閉而致脅痛者,此腎與膀胱之所傳也。傳至本經則無非肝膽之病矣。」
《證治匯補.脅痛》:「因暴怒傷觸,悲哀氣結,飲食過度,風冷外侵,跌仆傷形,叫呼傷氣,或痰積流注,或瘀血相搏,皆能為痛。至於濕熱鬱火,勞役房色而病者、間亦有之。」
《臨證指南醫案.脅痛》:「雜證脅痛,皆屬厥陰肝經,以肝脈布於脇肋,故仲景旋覆花湯、河間金鈴子散,及先生辛溫通絡、甘緩理虛、溫柔通補、辛泄宣瘀等法,皆治肝著脅痛之劑,可謂曲盡病情,諸法畢備矣。然其症有虛有實、有寒有熱,不可概論,茍能因此擴充,再加詳審,則臨症自有據矣。」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29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右胁下痛

Post by dreamsxin » Sat Jul 29, 2017 3:40 pm

金某,男,47岁,2014年5月12日初诊。

主诉:右胁下痛3个月。患者右胁下疼痛,时有头晕,两目干涩,口干咽燥,晨时口苦,每因劳累或情志不遂而疼痛加重。曾先后去过多家医院就诊,经查各项理化检查均正常,西医诊断为“肋间神经痛”,服西药治疗其效不显。后来服用疏肝理气中药20余剂,初服疼痛缓解,继服疼痛如初。

刻诊:右胁下隐隐作痛,其痛绵绵不休。头晕,两目干涩,口干咽燥,晨时口苦,心中烦热,胃胀,大便干,数日一行。苔薄黄中剥,脉弦细数。

辨证:肝阴不足,血虚不能濡养肝络而致胁痛,再进疏肝理气,活血通络之剂,更耗气伤血,耗伤肝阴。治宜滋水涵木,以柔其刚。方以一贯煎加减。

组方:沙参15克,麦冬15克,当归15克,生地25克,枸杞子15克,川楝子15克,茵陈8克,生麦芽25克,莱菔子30克,代赭石30克,炙甘草10克。3剂,水煎,早晚温服。嘱其调情志,忌辛辣之味。

二诊:药后右胁下疼痛大减,口干缓解,大便通畅,饮食大增,诸恙亦平。舌红苔薄黄中剥,脉弦细数。患者阴虚伤津之象仍在,守方加减,再增清热养阴之品。

组方:沙参15克,麦冬15克,天花粉20克,当归15克,生地25克,枸杞子15克,川楝子15克,茵陈8克,生麦芽25克,炙甘草10克。5剂,水煎,早晚温服。

三诊:患者服用7剂,药后胁痛、胃胀、晨时口苦消失,口干大减,惟睡眠欠佳,舌红少苔,脉细数。继进原方,适加养血安神之品。

组方:沙参15克,麦冬15克,生地20克,当归15克,川楝子10克,天花粉20克,枸杞子15克,炒枣仁15克,柏子仁15克,五味子10克,炙甘草10克。5剂,每剂水煎早晚温服。

5剂药尽,患者诸症消失,饮食如初,入睡酣畅,精神备增,嘱其以膳食以善其后。

按:胁痛是以一侧或两侧胁肋疼痛为主要表现的病证。胁痛者多责之肝胆二经,以其二经之脉皆循胁肋故也。其治常以疏肝理气,活血通络,清热化湿为法。然其证病因不同,寒热虚实有别,且不可概论,临证当以辨其气血为关键。

本案患者乃阴虚血燥,经脉失养,脉络绌急而致胁下作痛。治宜滋水涵木,以柔其刚。医者不查虚实,反投疏肝理气,活血通络之剂,致使气血耗伤,虚者更虚。张山雷曾云:“但气之所以滞,本由液之不能充,芳香气药,可以助运行,而不能滋血液。且香者必燥,燥更伤阴,频频投之,液尤耗而气尤滞,而无不频频发作,日以益甚,而香药气药,不足恃矣。”

故重用生地滋阴养血,以补肝肾;沙参、麦冬、当归、枸杞子滋阴养血生津以柔肝;佐川楝子以疏泄肝木。更加天花粉以清热生津;茵陈“清肝胆之热,理肝胆之郁”,以升少阳之气;生麦芽“助肝木疏泄以行肾气”;代赭石、莱菔子降逆开壅,消胀除满,调畅脏腑之气化,使腑气得通,适得其平;后增养心阴,益肝血诸品以宁心安神。证因明辨,治有遵循,矢的相贯,药用清滋柔润,以驯其刚悍之气,故此案终以一贯煎加减,滋水涵木而收功。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29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胁痛——阳虚血瘀证

Post by dreamsxin » Sun Jul 30, 2017 5:54 pm

赵某,女,42岁。肝炎缠身多年,虽经多方医治,症状时轻时重,已步硬变之途。昨日求诊,右胁灼痛、刺痛,夜间尤甚,剧时难以入睡。体倦神疲,五心烦热,月经先期,量少黏稠。纳化呆滞,大便干涩,口干口苦,思饮欲冷。望其面色暗青,两颧微赤,舌红无苔,有紫斑片片。脉弦细数。
诊腹心下痞满,脾大肋下三指,脐周柔软,无压痛。肝功能检验:TTT19U,TFT+++,G PT160U。
证为阴津亏损,瘀蓄肝脾。《灵枢·五邪》云:“邪在肝,则两胁中痛,寒中,恶血在内。”化瘀逐恶,本属正治,然患者体弱,津液又亏损如此,单纯化瘀徒伤正气。
先贤周学海谓“血如舟,津如水”,水津充沛,舟始能行,此说是也。宜遵循之。拟增液汤加味:
生地15g 元参15g 麦冬15g 花粉15g 桃仁10g 红花10g 丹参30g 王不留行30g 柴胡12g 苏子15g 黄芩10g 三剂
二诊:症无明显变化,此阴液一时难复,瘀血短期不化故也。守方再服三剂。
三诊:胁痛略减,烦热亦轻。饮食增进。大便通畅。
舌质红赤,瘀斑依旧,脉象细数。遵原意拟:
生地15g 元参15g 麦冬15g 花粉15g 丹皮10g 丹参30g 桃仁10g 土元10g 柴胡10g 五剂
四诊:胁痛基本消失,诸症均减,精神大异往昔,脉仍细数,舌体瘀斑变化不大。以王道无近功,嘱守方续服。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