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鱼:聊聊经络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33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41 pm

诗,志也—《说文》。之也,志之所之也-《释名》。《诗》: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云,与曰音别义同-《正字通》。凡经史,曰通作云。又运也。山川气也,象回转形-《说文》。云:犹旋。旋归之也-《注》。又与芸同。俗作纭。

桃,果也-《说文》。又与惈通-《疏》。与裸通。裸,露。裸,人。桃枝四寸有节-《尔雅》。谓之楔-《尔雅》。楔,櫼也-《说文》。楔,荆桃-《尔雅》。楔,今櫻桃也-《郭注》。

夭,屈也-《说文》。早死。通妖,人弃常则妖兴-《左传》。巧也-《说文》。巧,能也、善也-《广韵》

叶,同汁-《正韵》。聚也-《博雅》。同协,和、共。

蓁,同榛,“木丛生曰榛”—《广雅》

于,於。居也,代也。

归,女嫁也-《说文》。不反之辞-《注》。合也。终也。通馈,赠送。

宜,所安也-《说文》。事也--《尔雅》。和顺之意-《传》。又通作义-《正字通》

兄,长也-《说文》。昆也-《玉篇》。兄与況同。況,滋也,大也。荒也,大也-《释名》

弟,第也,相次第而上也-《释名》

仪,偶也-《通雅》。通娥。娥,好也-《正韵》。好,善,孔。宜也。得事宜也-《释名》。宜,事。义,宜也-《释名》。义,与善同意-《释名》。宜、义、仪,三者相通。

“诗云,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宜其家人,而后可以教国人。”

发端气生(诗云),五数闰位(桃,裸,人)空空相继(夭夭,巧巧,空空),阴阳相合互通(其叶蓁蓁),阴中阳(子)归而生一(归),将一配与阳中阴(宜其家人)。这样,阳中阴得一反施(可),来补前五数原始位殆尽所失(可以教国人)。

宜,所安也-《说文》。事也--《尔雅》。和顺之意-《传》。又通作义-《正字通》

兄,长也-《说文》。昆也-《玉篇》。兄与況同。況,滋也,大也。荒也,大也-《释名》

弟,第也,相次第而上也-《释名》

“诗云宜兄宜弟。宜兄宜弟,而后可以教国人。”

发端气生(诗云),阴阳合而滋事(宜),本、体滋生而大(兄),正反皆次递而进(弟)。如此,则可补原始位所失(而后可以教国人)。

仪,偶也-《通雅》。通娥。娥,好也-《正韵》。好,善,孔。宜也。得事宜也-《释名》。宜,事。义,宜也-《释名》。义,与善同意-《释名》。宜、义、仪,三者相通。

忒,更也-《说文》。变也。

正,是也-《说文》。备也,足也。长也-《尔雅》

父,矩也-《说文》。矩,仪也-《增韵》。常也-《尔雅》。家长率教者。父,甫也-《释名》。甫,大也-《尔雅》;始也-《玉篇》;众也-《博雅》。始生已者。

子,息也-《广韵》。我国古代五等爵位中的第四等。又与慈通

“诗云其仪不忒,正是四国。其为父子兄弟,足法而后民法之也。此谓治国在齐其家。”

发端气生之位(诗云其仪)不变(不忒),但方向相反(不忒,反向更替)。犹归(正是)四周(子位),滋生一个原始位(国),反复正反(父子)相滋(兄)相继(弟),阴中阳先反行(足法),而后阳中阴再反行(民法,反反为正)。这就是得“一”来反补(齐其家)原始位(国)而生生不竭的道理(治国)。

看到“桃之夭夭”的解释,我想,那些配“桃木剑”来解灾的人,可以休矣。古人是以桃木四节代指犹归,以桃代五数之人,四节生果,果为人(五数,闰)。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34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42 pm

物不迁论

夫生死交谢,寒暑迭迁,有物流动,人之常情。余则谓之不然。

何者?《放光》云:法无去来,无动转者,寻夫不动之作,岂释动以求静,必求静于诸动。必求静于诸动,故虽动而常静。不释动以求静,故虽静而不离动。然则动静未始异而惑者不同。缘使真言滞于竞辩,宗途屈于好异。所以静躁之极未易言也。

何者?夫谈真则逆俗,顺俗则违真。违真则迷信而莫返,逆俗则言淡而无味。缘使中人未分于存亡,下士抚掌而弗顾。近而不可知者其唯物性乎。然不能自己,聊复寄心于动静之际,岂曰必然?

试论之曰:《道行》云:诸法本无所从来,去亦无所至。《中观》云:观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斯皆即动而求静,以知物不迁明矣。

夫人之所谓动者,以昔物不至今,故曰动而非静;我之所谓静者,亦以昔物不至今,故曰静而非动。动而非静,以其不来;静而非动,以其不去。然则所造未尝异,所见未尝同。逆之所谓塞,顺之所谓通。苟得其道,复何滞哉?

伤夫人情之惑久矣,目对真而莫觉!既知往物而不来,而谓今物而可往!往物既不来,今物何所往?

何则?求向物于向,于向未尝无;责向物于今,于今未尝有。于今未尝有,以明物不来;于向未尝无,故知物不去。复而求今,今亦不往。是谓昔物自在昔,不从今以至昔;今物自在今,不从昔以至今。故仲尼曰:回也见新,交臂非故。如此,则物不相往来,明矣。既无往返之微联,有何物而可动乎?然则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竞注而不流,野马飘鼓而不动,日月历天而不周。复何怪哉?

噫!圣人有言曰:人命逝速,速于川流。是以声闻悟非常以成道;缘觉觉缘离以即真。苟万动而非化,岂寻化以阶道?复寻圣言,微隐难测。若动而静,似去而留。可以神会,难以事求。是以言去不必去,闲人之常想;称住不必住,释人之所谓往耳。岂曰去而可遣,住而不可留邪?

故《成具》云:菩萨处计常之中而演非常之教。《摩诃衍论》云:诸法不动,无去来处。斯皆导达群方,两言一会,岂曰文殊而乖其致哉?是以言常而不住,称去而不迁。不迁,故虽往而常静;不住,故虽静而常往。虽静而常往,故往而弗迁;虽往而常静,故静而弗留矣。然则庄生之所以藏山,仲尼之所以临川,斯皆感往者之难留,岂曰排今而可往?是以观圣人心者,不同人之所见得也。

何者?人则谓少壮同体,百龄一质,徒知年往,不觉形随。是以梵志出家,白首而归。邻人见之曰:昔人尚存乎?梵志曰:吾犹昔人,非昔人也。邻人皆愕然,非其言也。所谓有力者负之而趋,昧者不觉,其斯之谓欤?

是以如来因群情之所滞,则方言以辨惑,乘莫二之真心,吐不一之殊教,乖而不可异者,其唯圣言乎!

故谈真有不迁之称,导俗有流动之说。虽复千途异唱,会归同致矣。而征文者,闻不迁,则谓昔物不至今;聆流动者,而谓今物可至昔。既曰古今,而欲迁之者,何也?是以言往不必往,古今常存,以其不动;称去不必去,谓不从今至古,以其不来。不来,故不驰骋于古今,不动,故各性住于一世。然则群籍殊文,百家异说,苟得其会,岂殊文之能惑哉?

是以人之所谓住,我则言其去;人之所谓去,我则言其住。然则去住虽殊,其致一也。故经云:正言似反,谁当信者?斯言有由矣。

何者?人则求古于今,谓其不住,吾则求今于古,知其不去。今若至古,古应有今;古若至今,今应有古。今而无古,以知不来;古而无今,以知不去。若古不至今,今亦不至古,事各性住于一世,有何物而可去来?然则四象风驰,璇玑电卷,得意毫微,虽速而不转。是以如来功流万世而常存,道通百劫而弥固。成山假就于始篑,修途托至于初步,果以功业不可朽故也。功业不可朽,故虽在昔而不化,不化故不迁。不迁故,则湛然明矣。故经云:三灾弥纶而行业湛然,信其言也。

何者?果不俱因,因因而果。因因而果,因不昔灭。果不俱因,因不来今。不灭不来,则不迁之致明矣。复何惑于去留,踟蹰于动静之间哉?然则乾坤倒覆,无谓不静,洪流滔天,无谓其动。苟能契神于即物,斯不远而可知矣。

原打算译《公孙龙子》了,后来想想,还是译一下释家的东西吧。

前边已经说过:儒道释易医,“通”吃,目前只有释家的典藉没有译过,就先译一下僧肇四论之一的《物不迁论》吧。

依然不看其他翻译,仅凭自己所理解的来。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35-136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44 pm

“诗云其仪不忒,正是四国。其为父子兄弟,足法而后民法之也。此谓治国在齐其家。”

发端气生之位(诗云其仪)不变(不忒),但方向相反(不忒,反向更替)。犹归(正是)四周(子位),滋生一个原始位(国),反复正反(父子)相滋(兄)相继(弟),阴中阳先反行(足法),而后阳中阴再反行(民法,反反为正)。这就是得“一”来反补(齐其家)原始位(国)而生生不竭的道理(治国)。

是故男教不修,阳事不得,适见于天,日为之食。妇顺不修,阴事不得,适见于天,月为之食。

----------------

“是”,为“昰”。“昰”,为“夏”,大屋。隐喻空位。故,事。男,五等爵位。四积一,闰,为“男”。积四小而成一大“事”,五数(男)补闰(教)反生反长(不修),继阳(阴中阳)反得一度(不得),由闰空位配给(适)继阳。阳(日)变成(为)阴反进所噬(食)。阴从(妇顺)反向(不)生长,阴中阳积的一(事),由反向填实而得,再由填实闰位通“用”反配给(适)阳中阴空位(天),阳中阴再反噬(食)。

《礼记》就是易学,自己看不明白,怨不得别人。

五百年必有王者兴

-------------------------

百,白,闰位

五数,四年加一闰。

1春2夏3秋4冬5春

1、5相同,为王。

每五年,就有一类事物兴旺,即民间的“大成”之年。与“五百年”有什么关系,是自己没看懂罢了。

“天人合一”

---------------------

人取五数,闰。闰五,空一度,为天。一度,为大,一大为“天”。

一大五数为人,所以“天人合一”

天地人三才

----------

四年一闰,积一度,一度一天,故“天成”;阴反填,四年填一度,一度一成,故“地就”。天地一度,皆以五数闰来互通,五数为人,所以天地,以“人”(闰)来通用。

天地互通以“人”(五数),五数抱人(闰)以通阴阳(天地),故曰“三宝”。宝即财,财即材,材即才。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37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44 pm

松子的价格是看年份,野生松树产松子每三年一小收、五年一大收,丰收的时候,产量是平时的一倍还多,价格也比平时低,一般非丰收年,市面上零售大概在五六十元一斤,丰收的时候大概在三十多一斤

---------------------------------------------------

山上的榛子,五年一大收。三年一小收。2012年,处暑这天,我到山上,到我熟知的榛子林中,没有采到多少榛子,今年不收山。市场上有榛子但不多。去年长的太多了,今年该喘口气,歇歇了。

--------------------------------------------------

谚语“桃三年,杏四年,想吃核桃十五年”,直接揭示了“水果好吃树难栽”的常理,从种树到第一届收采果实,桃要三年,杏要四年,核桃要十五年。

------------------------------------------------------

收山不收山在我的心里始终是件很玄妙的事情。老爸在的时候我就曾经问过。收山,有三年小收五年大收一说。什么都不收的年成,什么都收的时候都是极少的。大收的时候,是树都结果,是果都香甜。记得有一年收软枣猕猴桃,小城的一条街路延伸数里,几乎都是软枣猕猴桃。还有一年收山梨,整个小城都沉浸在山梨的清香和甘甜中。老爸说,大收之后隔年的收成是不能期盼的。收获季节,如伞的大树只有树叶轻飘飘张扬。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38-139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46 pm

总想知道五数是什么,说过n次了,就是四加一闰,不清楚吗?

加了一闰,二至阴阳就分开了,越来越远,就需要矫正,矫正的方法就是减一。一边是五数的“人”,一边是反五数的矫正“弗”,合起来,就是“佛”。佛就是闰的通用。上边那个练习什么破气功的,看清楚了。阳进成一,就是“神”;阴退成一,就是“灵”。哪个和鬼神扯了?通就是“用”,“用”就是“闰”,四年一闰,就是一天,一天四分。阴阳共用闰,就是“天”-“一”“人”为“大”,加一阴,二人为“天”。“通天”教主,难理解吗?一用二分,一阴一阳,一金一银,难解吗?五大类,五行,难解吗?“悲”,就是“痛”,“痛”为甚。“甚”,尤安乐也。出现大一空位,难解吗?哪个和鬼神有关了?

自己看不懂,瞎他妈的讲。

闰,是四加一,也是六减一。

有了加减,就有了阴阳的进退。

阳能进,一样能退;阴能退,一样能进。

一进一退,一空一实。

中医:间,病轻而兼证较多;甚,病重而兼证较少。

间,为隙,相当于**位。甚,为空,相当于脏腑。

隙为四一、四二、四三;甚,为四四、为空、为大、为一。

“药”,同“约”。

“约”,减。

“药王”,减四四之闰(王),即减“甚”的空位。

空位缩减,痛即减,病即减。

难解吗?和鬼神有关系吗?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40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47 pm

阳进阴退,阳生阴成。

万物的灵性,也是按这个规律变化的,所以万物不可能长生。

阴阳分离,阴性物质回归重新聚合,再与阳性物质相合而成物,所以万物不死。

不死的,不是“个体”,长生的,也不是“个体”。

全体无生无死,个体方生方死。佛亦死、神亦死、仙亦死、鬼亦死。执着“个体”,佛即凡人。

今天说多了。

孔子生鲁昌平乡陬邑。其先宋人也,曰孔防叔。防叔生伯夏,伯夏生叔梁纥。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祷於尼丘得孔子。鲁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生而首上圩顶,故因名曰丘云。字仲尼,姓孔氏。

----------------------------------------

孔,空。

鲁,同旅。“军之五百人为旅”,五空(百)。

昌,美言,大空。

平,和,五五聚。

乡,国之本。预留位。五州为乡。

陬,隅。五五聚居。

邑,人聚会之称。

宋,居。大辰之虚也。

防,大坟。空。

叔,善。

伯,通白。空。

夏,大。

梁,昴星,反食。

纥,大丝。

颜,色。色,五色。

野,同宇,覆蔽。

合,同,用。

祷,告事求福也。“福”,备,藏。

尼,阻而和。

丘,空。

襄,覆盖。

公,犹背也。

二,并列。

十,双五。

二,副,与正相对。

首,始。

圩,凹。同墟,空。

顶,对着。

故,事。

因,由,配。

云,四归。

字,配。

姓,人之所生。五五合生。

氏,生之分支,即五的分支。

连起来,看看是不是“十五数”的模型。

秦兴师临周而求九鼎,周君患之,以告颜率。颜率曰:“大王勿忧,臣请东借救于齐。”颜率至齐,谓齐王曰:“夫秦之为无道也,欲兴兵临周而求九鼎,周之君臣内自画计,与秦,不若归之大国。夫存危国,美名也;得九鼎,厚宝也。愿大王图之。”齐王大悦,发师五万人,使陈臣思将,以救周,而秦兵罢。

齐将求九鼎,周君又患之。颜率曰:“大王勿忧,臣请东解之。”颜率至齐,谓齐王曰:“周赖大国之义,得君臣父子相保也,愿献九鼎,不识大国何途之从而致之齐?”齐王曰:“寡人将寄径于梁。”颜率曰:“不可。夫梁之君臣欲得九鼎,谋之晖台之下,少海之上,其日久矣。鼎入梁,必不出。”齐王曰:“寡人将寄径于楚。”对曰:“不可。楚之君臣欲得九鼎,谋之于叶庭之中,其日久矣。若入楚,鼎必不出。”王曰:“寡人终何途之从而致之齐?”颜率曰:“弊邑固窃为大王患之。夫鼎者,非效醯壶酱甀耳,可怀挟提挈以至齐者;非效鸟集乌飞,兔兴马逝,漓然止于齐者。昔周之伐殷,得九鼎,凡一鼎而九万人輓之,九九八十一万人,士卒师徒,器械被具,所以备者称此。今大王纵有其人,何途之从而出?臣窃为大王私忧之。”齐王曰:“子之数来者,犹无与耳。”颜率曰:“不敢欺大国,疾定所从出,弊邑迁鼎以待命。”齐王乃止。

穆王將征犬戎〔一〕,祭公謀父諫曰:不可〔二〕。先王耀德不觀兵〔三〕。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四〕,觀則玩,玩則無震〔五〕。是故周文公之頌曰〔六〕:載戢干戈,載櫜弓矢〔七〕。我求懿德,肆于時夏〔八〕,允王保之〔九〕。先王之於民也,懋正其德而厚其性〔一0〕,阜其財求〔一一〕而利其器用〔一二〕,明利害之鄉〔一三〕,以文修之〔一四〕,使務利而避害,懷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一五〕。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41-142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50 pm

对于“悟”,佛家最有发言权。那么,我们就从他们的“修行”方法,般舟三味来讲。

此修法,载于《般舟三昧经》:修此三昧而得成就之人,能见十方诸佛立于面前。其修行时,不坐不卧,从早到晚,又由晚到天亮,不是走,就是立,以七天或九十天为一期,专念阿弥陀佛的名号。

果真如此就可以“见”到十方诸佛吗?得到“本原”吗?

先来看看“般舟”。“般”,象舟之旋-《说文》。还也-《尔雅》。又布也,同班。“舟”,同周。“昧”,蒙蔽,违背。

“般舟三昧”,就是旋行(般)周(舟)天,三次(三)反蔽(昧)。

立,为“成”。走,犹僕也。僕,徒也。徒,空也。

行周天,十二支三周,三空三成,这就是“从早到晚,又由晚到天亮,不是走,就是立”。

七,六加一,以六数置闰。九十天,是九、十天。这是天干的行周天方法。采用六数置闰,或者采用九数置闰,或者采用十数置闰,这时,阴阳相合(期,会)。

“专”,壹。聚集。“念”,为思。同“司”,嗣。

阿,大陵曰阿-《尔雅》。陵,空。

弥,犹遍也。

陀,不平。

现在可以看出来了,所谓的修行方法,就是以闰空来补四象行周天的“不足”。般舟三昧,就是一种形象的描述方法,而非真实。

般舟三昧解释过了,也就清楚所谓的“悟”是什么了。“悟”,就是忤,明白阴阳正反相错(忤)的生生之性(道),就是“悟道”。悟道的内容,就是清楚如何置闰。

十二年三闰,十五数。
-------------------------------------------
12+3=15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43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52 pm

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

------------------------------

当颜如玉成了女人的“代表”,真实义也就没人知道了。

燕,息也,安也。

赵,刺也,杀也。

佳,美,好。

阴阳尾处,相接处(燕赵),这是置闰的地方(佳人);空处的地方(美),正是五数(五色,顔)相合通用的位置(玉)。
闰的作用,说白了,就是太阳引力的力量大小和作用点,这是根本的东西。

在此基础上,如果能代入月亮这个因素,就非常理想,因为它们之间有力量的叠加作用。紫微斗数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采用阴历开局的模型。当然,采用阴历,不是以阴历为主,而是以阴历周期,套入阳历周期,取其共同周期节点。

天体的作用力,不会是一个,在它的对立方,一定还有一个,换句话讲:一周期内,必然有二个力量作用点。这二个点,每天以12度的速度在变化,每年就是60度整数,外加3度。四年,也就是240度,外加12度。反向的,正好是120度减12度,为108度。108度,取108年周期,为3个36年周期,共计3*3*3=27闰。或者取9个12年周期。

这个模型,目前看,应该是最为理想的,因为它代入了月亮这个因素。同时,它也是最为复杂的。

太阳对地球的引力最大,如果仅以回归周期建模,忽视月亮因素,这样,由于引力点的细微变化,叠加角度不同,“命运”也就发生变化。本来的最高点,可能因月亮的抵消作用变低了一些,当然,也可能会更高。

虽然力量的叠加作用是以太阳为主的,但月亮作为变量,是不得不考虑的。

同样,木星是排在第三位的力量,因为它的质量是行星中最大的。

将三者重叠力量精确化,这样,月亮和木星对回归周期的增减力,也就明确了。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44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52 pm

简易的模型,历史上也就十多种;复杂的模型,目前能见到的,也只有紫微斗数、太乙神数和七政四余。中等的模型,为六爻、奇门和六壬。四柱就是个大杂桧,算不上是模型。

每种模型的创建完善,都不是一人完成的,都需要经历漫长的传承过程和删减增加。

创建模型很困难,但最困难的,还是对易理的深入理解,这也是我还需要总结研究的东西。

前边提过六维立体画,如果以入门算开始,我现在也只是看到了第一、二层,虽然我知道余下的“应该”是什么。

我们习惯于一年365日的方法,但一定不要忘记了,古时还有一年366日的方法。

想解开经络和预测模型之谜,一定要研究清楚366日的用法。

由于366日,才产生了干支记年(与其他记年法相区别)。

清楚了日子与年之间的用法关系,才能深刻理解三合三会,这与单纯理解三合三会,有天地之别。

然后,需要理解六数用法置闰的那三个数,这三个数,有二种:一是十二支三闰,一是置闰中的日子的三个连续数。

理解了后一种三个数,会发现它统领十二支三闰,这样,才能知道什么是“三阴三阳”。

这个解决了,再将它与一年四时类应,才会出现十二经脉。

当然,如果以三个数与十二支三闰结合(每数统领三闰,三个数九闰,36年,代入四象之一,共计108年),会产生“九脉”,可惜,这种方法已经失传了(或者仅存于原始概念)。

由于目前还在理顺当中,那三个日子数是什么,暂时不公开。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45-146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54 pm

类法只需要反复理解“秋收冬藏,春生夏长”;如果愿意,再理解一下“落叶归根”,“徒长”。

找一下长得旺盛的植物,再找一下枯萎的植物,看看它们有什么不同。

岁月就是雕刻大师,它塑造了万物(这不是文学语言,需要反复理解)。

人道敏政,地道敏树。夫政也者,蒲卢也

-------------------------------------------

此句继上句而言。

“敏”为足大指;散布。“政”为徵,成也。“地”通“第”,次第。“树”,立。立,成也。

五数(人)生生不息之“道”,归根(敏,足大指)而成(政);所成次第(地)生生不息(道),散布(敏)周天而立(树)。

蒲,通敷,散布。卢,土黑曰卢-《释名》。“成”(政)的原因,是五行闰位(卢,土)的散布流行。

应qq留言而解。

请各位以后勿电话联系,我不太喜欢交流这些东西。

学中医和学易学一样,一定要清楚,五藏六腑,不是绝对概念,它们都是相对的。

将五藏六腑理解成实体器官,已经是中医没落的主因。

将五藏六腑理解成系统,但仅认为它们是有固定时位的,这只是普通中医理解的最高程度。

只有清楚五藏六腑,它们之间的阴阳通变,把握住通变的进退,这才是真正的中医。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