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鱼:聊聊经络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3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28 pm

“室为夫妇所居,家谓一门之内”—《诗》

男女夫妇,二犹相抱,四四而合。闰出空处,与四四之“室”,合称为“家”。即室为四数,家为五数。

犹相抱,必错而合。故子至午前,为巳;午至子前,为亥。故:巳亥为“轴”。巳亥为“轴”,则寅申平之。

儒者,濡也。借为堧,空地。“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司、徒者,空也。

“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君子儒,即文饰空位而阳继;小人儒,即空通(无)为阴反消。

儒重“文”,即饰;重“君子”之继(阳进)。

墨重民,即阴反生。

法重刑与平,即五数最后一位(刑)的继承关系(平)。

道重“一”之生性(和)。

“诸子百家”,即辨(诸)继者(子)与闰(百,白,空)共生共荣(家)的关系。

可以讲,先秦百家,即为一家,皆以天人合一引人事而说教。所用之理,即易理,因闰而变化(阴阳不测),如何“对治”(理)的学问。

祭、祀、儒、道、墨、医、兵、筮、巫、法、礼、纵横、阴阳,皆一家,皆一法。

用本贴的解法,全部的先秦“经典”,皆可以易理通之。

通,则国学重生。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4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28 pm

看到一些学中医的,甚至是为人师者,告诉学生:看《内经》与其他经典没用,因为全背下来也不会治病,不如研究秘方和古方。这些人,说难听的:该杀。

先秦百家,讲的都是“对治”的学问,即什么症状,用什么方法“对治”。这些方法,可以应用于社会不同层面,不同领域。

人生病,就会有“象”显现,不仅是中医里的叫“象”,化验中的细菌数量和种类,血液中的红白血球数量等等,这些都是“象”。依“象”的程度和变化(进退),进而采用模型的思维方式来“对治”,这才到了“方子”。不同的“象”,就会有不同对治手段,有 不同的“方子”。不研究模型的“对治”手段,只研究“方子”本身,舍本逐末。

就象别人打你脸,下次你就知道防脸;打屁股,就防屁股。一生也不知道如何让人家没机会打你。

由于先秦百家,已经将不同的模式融入人伦宗法,反推找出模式,也是非常复杂的事情。

二至五数皆不动,只有二分在变化,这样,就首先需要将不同的字的原义还原,找出它们对应的是二至还是二分,然后再理顺它们是代指五数、十数、十五数,还是十二数,三十六数,进而再以此扩展至月至年,这是一个庞大且复杂的系统工程。

我目前还在理顺。

看帖子的朋友总在想:哪个是“标准”答案呢?

一个简单的土豆,还有几十种做法,我们能说炒土豆片就比熬土豆汤好?土豆片与土豆汤,好的标准只有一个:五味调和。

没有耐心,仅想速成的,还是跳过此贴,看其他帖子吧。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5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29 pm

大学

大,《庄子》:不同同之谓大。同,为通-《正韵》。二犹(阴阳四分度)不通不合(同亦为合),使其互通,互通为“大”。

大,又长也。因阴阳互通而成,进位,故长。

大,同代,世代。代, 世系的辈分。世,一代或者三十代。进位,有四一度进位,有所积“一”的不断进位,以至无穷。

大,交换、置换。万物因“闰”而增长(大),亦因闰而阴阳互通互换。

大, 古通太。太,过分,过甚。记数有所超过称太。“汉有天下太半,而诸侯皆附之”—《史记》。每年四一度超出五日尾数,为“太”(大)。四一度进而为“一”时,亦有四一度新生,也称为“太”(大)。换句话讲:太、大不分家。

大,通泰。 泰,安也―《字汇》。因四一度进位,阴阳动态相平,故称为“安”。安,平也。

大,通台,泰阶,星名,即三台。又比喻三公。“是以玉衡正而太阶平也”—《汉书》。玉,成也。“玉衡”,即四一度积四归位,所以称为“正”。世人皆以璇机玉衡为天文器械或者北斗星之名,皆误。《尚书》,:“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璇,古星名。玑,小珠,即小孔。测影之小孔,可观察四一度变化,以“璇”于365或者366日过“玑”的小度数变化(相同时间来测),可得四年一归。“七政”,阴阳(日,月-肉,五行)。四年回归,置闰,五行阴阳重新开始,这称为“齐七政”。当阴“成”(玉)时,太一(大)进位(台-大,一年一阶而进)。石“成”为“玉”,石为“补天”之用,即“闰”(四象加一“石”,即“土”),故以补全空位,称为“玉”。不成为土石,成为“玉”。“玉”以外知里,为“通”意。故古人以玉为“美”(“羊”肥之意,阴成“未”实)。

学,识也—《广雅》。学的第一层涵义为“分类”。以四象及闰将万物分成五类,以类而“识”(分辨)

学,教也—《广雅》。“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礼记》。善,“善,德之建也”-《国语》。德,升也─《说文》。通得。取得,获得。《正韵》:“凡言德者,善美,正大,光明,纯懿之称也”。德,又《韵会》:四时旺气也(是四代-时的旺气,非一年四时)。又《玉篇》福也。《礼》:福者,备也。《韵会》备,成也。《疏》成,平也。《注》成,犹重也。学的第二层涵义是以所得补所失(以类补类),直至物“成”。学的第三层涵义是“成而平”。不断补所失,使失衡的阴阳再次趋于平衡,再次平衡时,二犹相叠(重),所以说:成,犹重也。

学,效法。积四分度而成“一”,再积“一”而成更大的“一”,反复采用这种方法,称为学(效法)。

大学,即因四分度超出,需要置闰,进而产生进位,于进位时,使阴阳趋于平衡,同时,再得四分度之一。效法此理,不断反复扩大,一一相生,上下相类,直至无穷,是谓“大学”。

现在我们再以此来解:学而时习之。

分类、补失、进位、增善(学),递增(而)然后进位(时,代,一)。习,为鸟飞。习,数飞也—《说文》。即四一度为“笼”,四四进位,闰空,得大一“出笼”,即飞。鸟为离,阴始之地。五数阴中阳继生,此时进一(闰),故有鸟(一)得空(闰)而飞(习)之意。

不断的重复(习)以上的补失增善(学)进位(时),这就是“学而时习之”。

第一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

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亲,亲誉日著-《孝经序》。亲,至也―《说文》

定,安也—《说文》

静,古同净,不混乱

安,平也

虑,谋思也─《说文》。思,容也—《说文》。容,言宽大包容—《汉书》。通司。司,空也。

因闰(大)而补而增(学)的生生不息的“道”,在阴阳共用之闰(明,通盟)的不断发展中变化(明,通盛)。

五数阳所得(德)的大一,在阴阳至极而分的四四进位(亲,至。四四为至)中产生。

阴四一反蔽(民),亦在阴阳至极而分的四四进位时产生(至)。

阴成(善)而生的大一及反蔽的四一(知,智,性,生),是在阴阳极而归时(至),阳通阴(后),阴生四一小数(有,余)。此时因置闰,阴阳平衡(定)。平衡时(定),预留的空位,转移到阴方(后),阴空(能)。

继阳(阴中阳)得一,四一度(阴)并与继阳,二者相合而不混乱,称为“静”(净)。

相合相继(静),四一四三,四二四二,四三四一,再置闰(后)而空(能),阴阳大一小一四四相平(安,平),阴阳平衡。

大小阴阳相平(安),此时出现大小二个空位(能),小空位嵌于大空位之内(容,思,虑),空空再闰,产生预留空位(原始位)并生四一(得)。

传统断句为:“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此句最容易被一些宗教人士宣传为“修行”的进展程度,愚人!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6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29 pm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物,物也者,大共名也—《荀子》

有,《玉篇》果也,得也,取也,质也

本,木下曰本—《说文》

末,木上曰末―《说文》

事,大曰政,小曰事

则,法也;则,常也—《尔雅》。常,下裙也―《说文》

近,附也—《说文》

四四而成一,称为物。物中有物,大小相类,大为本,小为末。

四四而成一,四一生,称为事。一中余有四一,四一中有一,大小相类,事事贯穿始终。

生性(知)的位置在前,继生的位置(所)也在前(先)。生而成一(闰),通变为阴(后),阴继阳(则,常,下),附(近)阳而行四一变化,这就是一而四一,四一而一的生生不息之“道”。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

古、故也—《说文》。事,事情。“昭伯问家故,尽对”—《左传》。天为古—《周书》

欲,欲者,情之应也―《荀子》。“以欲竭其精”―《论语》。注:乐色曰欲。情,人之阴气有欲者也—《说文》。情,性也—《吕氏春秋》。通诚。真诚,真实。“民之情伪尽知之矣”—《左传》

德,又《韵会》:四时旺气也(是四代-时的旺气,非一年四时)。又《玉篇》福也。《礼》:福者,备也。《韵会》备,成也。《疏》成,平也。《注》成,犹重也。

天,日者天之明-《周礼》。日,太阳之精也—《说文》。精,正也,善也,好也-《广韵》。熟也,细也,专一也-《广韵》。专,满。

下,减

先,前进也—《说文》

治,通殆通始。殆,危也—《说文》。“谓危亡也”。

其,其中,其中的。“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为学》

国,犹家乡。国,邦也—《说文》

齐, 通斋,肃敬。“而又能齐肃衷正”—《国语》。通脐,中央。“不知斯齐国几千万里”—《列子》。注:“齐,中也”。

家,室为夫妇所居,家谓一门之内—《诗》

修,通脩,致送师长的酬金。“降说屦,升坐修”—《礼记》。整饬。

身,身也者,亲之枝也—《礼记》。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礼记》

正,直也。“有绳不以正”—《吕氏春秋》 。纯正不杂。“古书之正”—《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箭靶的中心。“终日射候,不出正兮”—《诗》。嫡长子,与庶相对。“诸侯与正而不贤也”—《谷梁传》

心,心者,形之君也,而神明之主也-《荀子》。得氣之本也-《注》

诚,实

意,志也—《说文》。又与抑通。记,“《齐谐》者,志怪者也”—《庄子》。

致,送诣也—《说文》。求取;获得。“家贫,无从致书以观”。—《送东阳马生序》。施加;施行。“我乃明致天罚”——《书》。归还;交还。“惟臣寻事,自致房陵、上庸,而复乞身自放于外”—《三国演义》

阴阳所交而生的大一与四一(古,事)不断滋生(欲,闰中而生),大一与四一同类相合(明,盟)而盛(明,盛)。

大一之得(德),源于空位(天,大一也,五数所得之闰及原始空位)不断下减(下)。“先治其国欲”,四一进入(先)并继生(其)进而占有(治,殆)原始空位产生的闰位(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进占(治,殆)原始空位置闰产生的空位(国)后,再进而(先)肃清(齐)因四一进位置闰而生出的空位(家欲)-十五数。“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进占闰位(齐家)后,再进而整饬(修,去五数之“利”)十数(身)阴继产生的空位(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整饬(修)十数(身)后,进而再对核心(正)的五数(心)之闰(心欲)进占(先)。“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进占核心的五数(心)之闰后,进而(先)再填实(诚)原始空位(志,记,原始标记。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填实(诚)原始位(意,志,记),进而(先)获得(致)四一(大中的四一)的生性(知)。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7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30 pm

“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格,木长貌—《说文》。“亦谓树高长枝为格”。 通嘏,大。“孝友时格,永乃保之”—《仪礼》。又感通。“格于皇天”-《书》。栅栏。“连云列战格,飞鸟不能逾”—《潼关吏》。法式;标准;规格。“言有物而行有格也—《礼记》。阻止;搁置。“形格势禁,则自为解耳”—《史记》

“格”的内涵有四层:一是分类。此分类的标准是依“类”而分。二是长物,即大物。物生则长,长则“大”。三是因闰而止,长受阻,故有阻碍义。四是阴阳互通继生,有通义。

《大学》字义较《中庸》丰富很多,多为双义多重义,因为它论述的层次是“总体把握”,不同于《中庸》逐层论述。

生性(知)的了解,在于把握物如何“长大”(格)。“物格而后知至”,当物长大受阻(格)时,阴(后)的生性(知)就到了(至)。“知至而后意诚”,阴的生性(知)到来时(至),开始阴蔽(后)反填(诚)原始位及闰位(意)。“意诚而后心正”,填实(诚)原始位及闰位后(意)-阴阳平,阴蔽(后)的点位(心)移到“直”上(正)-由“平”而“准”。“心正而后身修”,点位(心)移到“准”(正),阴蔽(后)的功能才能因空得继(身修)。“身修而后家齐”,继生阴蔽产生置闰位(身修),男女之室得通(齐,中,闰)而成“家”。“家齐而后国治”,阴继用尽空位后(家齐,肃静),预留的空位也就用尽了(国治,国殆)。“国治而后天下平”,预留的空位用尽后(国治,国殆),点位由“准”转而为“直”,空位(天)下移(下),阴阳再次平衡(平)。

这里的几个概念:国,预留位;家,三个五数位;身,五继五之位;心,五数位;意,准平互换之位。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壹,专一也—《说文》。一样;等同;同一。“镇静者修之,则壹”—《国语》。合,“若琴瑟之专壹,谁能听之”《左传》

是,直也—《说文》。“立是废非”—《淮南子》。注:善也。同氏。

皆,偕

从(自)预留位置闰位(天),到阴继生位(子),及阴蔽空位(庶)乃至阴阳所合(人),它们虽然在不同层面,但它们的作用方式是相同的(臺)。以阴满置闰空位(善,是)伴同(皆)所继(修身)为根本。

“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在春秋中期,古汉字后、厚、觜三字并通。

起始阴阳不正合(乱),尾端(末)则不能清肃(治)空位,无法阴阳通变(否,不通)。

如果继生(厚,后)的阴阳不断增生(厚),则阴阳相分而相通(薄),而相通的位置(所薄),继生(厚,后)处会形成进位的空位(未,无,闰,空),同时继生四一(有)。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8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30 pm

帖子一直没提《尚书》,《尚书》也不是什么“上古之书”,讲古历史的,它也是一部人为编写的易理之书。

换句话讲:《书》中那些帝王“语录”,全部是假的。

现在可以确定为纯易理之书的“经典”有:《道德经》、《荀子》、《墨子》、《孝经》、《大学》、《论语》、《中庸》、《礼记》、《尚书》、《周礼》、《礼仪》、《公孙龙子》,由于精力有限,其他先秦著作,还有多少是易理之作,还待进一步研究确定。

其他有一些亦是易理之书,但因杂入其他内容,暂不列入。

“康诰曰克明,德太;甲曰顾諟,天之明命。帝典曰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康,乐也-《尔雅》。安也-《尔雅》。穅或省作康,又与漮通-《说文》。漮,虚也-《尔雅》

诰,教也-《广雅》。同告-《集韵》。告,上报。告,语也―《玉篇》。告,教也―《独断》。“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礼记》。通皓。皓,通昊,天也。

曰,发语之端也

克,肩也―《说文》。按,以肩任物曰克。物高于肩,故从高省,下象肩形。古文亦象肩形。克,能也—《尔雅》。克,胜也—《玉篇》。胜,任也―《说文》。任,犹抱也。“是任是负”—《诗》。亦作妊,“周后妃任成王於身”—《大戴礼记》。胜,克也―《尔雅》。胜,“莫之胜说”―《易?遯》。虞注:“能也”。

明,通盟通盛

太,大

甲,首位,第一位。古同胛,肩胛。又《尔雅》,甲,狎也。狎,交替,“自无令王,诸侯逐进,狎主齐盟,其又可壹乎?—《左传》

顾,古同雇,酬。顾,环视也—《说文》

諟,古同谛,审谛。正也。与是通-《广韵》

帝,上帝,天之神也—《字汇》。王天下之号也—《说文》。天 。德合天者称帝-《白虎通》

典,五帝之书也―《说文》。《注》:典,乐典也。又典守,犹主也

峻,是犹上高陵之颠堕峻溪之下而求生―《韩非子》。大也-《集韵》。通骏,大也。犹迅也-《疏》

皆,同也-《尔雅》。同,通。通偕。

自,始。用也-《传》

原始位(康,起于平)与带四一形成的“空”(诰,闰),它们是有区别的。一个为原始位(康),一个为置闰(诰,天。此处之“天”,为续之始)。二者发端(曰)结合为一体(克,犹抱。此处有四一余数)。阴阳合盛(明,盛)而生(德,得)大一与四一(太,大)。

“甲曰顾諟,天之明命”,如此交替为始(甲),如此发端(曰),直至十五数(顾,环,周)周尽而日正(諟),空处(天,第三闰)继续为阴阳共生处(明,盟),这样万物才能续存续生(命)。

“帝典曰克明,峻德。皆自明也”,以所得四一并与闰位(帝),合德共五(典,五帝,犹主)。阴阳大太五合(帝典)发端(曰)相合(克)而盛(明),形成更大周期的“大”一(峻)及更大周期的四一(德)。不同周期的不同万物续生续存,都是以闰通(皆)为始为共用(自)而发而盛(明)。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9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33 pm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汤,与阳同-《集韵》。四星若合,是谓大汤-《天文志》。荡也,荡,大-《传》。汤者,攘也,昌也-《风俗通》。荡, 清除。

之,《说文解字》:“之,出也。象草过彻,枝茎渐益大,有所之也,一者地也。”

盘,通磐,大石。“则国安於盘石”—《荀子》。《尔雅》:乐也。盘绕,屈曲。“增盘业峨”—《后汉书》

铭,“铭书于王之大常”—《周礼》。注:“铭之言名也。”《集韵》:志也。释文:“志,记也”

曰,发语之端也

苟,通亟,指气。《素问》:“阴者,藏精而起亟也”。

日 ,又《郊特牲》郊之祭也,迎长日之至也。日者天之明-《周礼》。君象也-《博雅》

新,砍伐树木。“取木也”—《说文》。更新,使之新。“如何新畲”—《诗》。初次出现。与旧相对。“于彼新田”—《诗》。开始的,“必为新圣笑矣”—《韩非子》。指刚收获的粮食或蔬菜等,“天子尝新”—《礼记》。通辛,“金曰从革,从革作辛”-《洪范》。通亲,犹自也-《注》

作,起也―《说文》。通诅,咒诅。“侯作侯祝”―《诗》。诅,詶也—《说文》。掌盟诅—《周礼》。注:“盟诅,主于要誓,大事曰盟,小事曰诅。”

诗,志也—《说文》。之也,志之所之也-《释名》。《诗》: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周,备也-《广韵》。犹终竟也-《注》

旧,故也-《广韵》

邦,大曰邦,小曰國-《注》

维,隅,角落。隅,陬也—《说文》。陬,聚居。与、和。维,车盖系也—《说文》。系。

“汤之盘,铭曰苟”,清除(汤)闰而归(盘),原始位(铭,记)发端(曰)气生(苟,气)。“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天(闰)盛长而成大一,归位后(新,亲,犹归),五行递换(日,君),新君(闰,大一)初生(新),再归,再换,“又日新”。

“康诰曰作新民”,原始位与原始位置闰位(康诰)发端气生(曰),以空位共起阴阳(作,起,盟),而下一五行的四一初生(新民)于此位。

“诗曰周虽旧邦”,原位(诗,记)气生(曰),气生处为原始位(周,犹终竟),但已经是大一所成(邦,原始位为“国”),四一似虫而大(虽)的位置,正好是原始位(旧)。

“其命维新”,日正与天之四维共取同一空位,大一与新生四一共用同一空位,这就是“维新”。其义一是犹归;二是下一五行之四一新生;三是新生四一与大一互抱;四是“日”正与“四维”共用同一空位。五是继生之阳与新生四一(阴)相合,反之亦然。

正是这五种功能与作用共同起用,万物的生命功能才得以延续(命)。

“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不,为丕,大,太一。

犹归日正已过(是故),与四维互换阴阳,事新生(故,事),阳与继生之阳(君子)因置闰而变化,没有固定位置(无所),下一五行(不,新君,大,太一)在阴阳行至分化时(及),以原始位的始、终起用(用)。

上边这段话,需要注意几点:

一、原始点,仅是上一周期的原始点,而非固定不变的原始位置;

二、新生四一与大一之间,是存在二种关系的,一是大一与四一的关系,一是大一中四一与递进四一的关系;一种是a附b的关系,一种是对等的关系;

三、日正与四维,也是因阴阳互换而变化的,并非“原地不动”。

四、每次“犹归”都是相同的,因置闰而生变化,取始取终交替,阴阳相反。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20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33 pm

诗,志也—《说文》。之也,志之所之也-《释名》。《诗》: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云,与曰音别义同-《正字通》。凡经史,曰通作云。又运也。山川气也,象回转形-《说文》。云:犹旋。旋归之也-《注》。又与芸同。俗作纭。

畿,古者王国千里曰王畿-《正字通》。“自是以往,每五百里为一畿,通天下为九畿”-《注》。封圻也。当作畿。圻,天子之地一圻-《左传》。界也,王畿千里为圻-《广韵》《集韵》《韵会》。

千,十百也-《说文》。百,白也,空也。

里,居也-《传》。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周礼》。故乡。通理。理,治玉也-《说文》。玉,成也。

维,隅,角落。隅,陬也—《说文》。陬,聚居。与、和。维,车盖系也—《说文》。维,系。

止,止,足也。古文止作趾-《郑注》。足,续也,言续胫也——《释名》。满也,止也-《广韵》。足,成也-《疏》。足,犹擁也-《注》。擁,抱也-《说文》。擁,肆余也-《疏》。擁,犹障也-《注》

缗,纶也-《尔雅》。盛也-《音义》。缗,泯合也-《音义》。泯,灭、尽。“泯然众人”—《伤仲永》

蛮,南夷名-《玉篇》。水兽名。

黄,君子黃中通理-《文言》。寿考之通称-《疏》。“凡男女始生为黄,四岁为小,十六为丁,六十为老”-《唐开元志》。“有骊有黄” -《诗》,马名。黄者中也—《礼记》

鸟,星名。人、畜的雄性生殖器

丘,“四井为邑,四邑为丘。丘,十六井也”-《法志》。“九州之志,谓之九丘。言九州所有,皆聚此书也”-《尚书序》。言万物得极其高大也。又大也。又空也。

隅,陬也—《说文》。陬,聚居。

“诗云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诗云缗蛮黄鸟,止于丘隅。”

四年及四年所成的大一所积之四,旋而回归(云),空位气生重新发端(诗云)。如此十数十闰(千,十百,十个空位,国而积邦,再积为畿。畿之数,因取用不同而不同),置闰时,皆是阴阳共用一位(维,陬,聚居。与、和),且阴(民)反发端(止,趾,从趾至头)于原位(里,故里)。

气生发端于闰位,气尽灭失于闰位(诗云),盛长与消亡(缗),都发生在阴阳交界的地方。蛮为南,鸟星为夏,亦为南。此处为阴阳交替之位,故称:蛮、鸟。气生于闰位,阴阳和合(黄,鸟);气尽于闰位,阴阳于此分开(缗,蛮),空。气尽于末端(趾),称为空(丘);气反生于末端(趾,趾至头反生),称为隅(维,陬,聚居)。

子,子者,人之嘉称,故凡成德,谓之君子-《顏师古曰》。我国古代五等爵位中的第四等。幼小的、稚嫩的。如:子鹅

于,往、去。“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诗》。相当于比。“甚于妇人”—《战国策》。于,於也。象气之舒-《说文》。于,曰也-《尔雅》。于,犹为也。宜之见为大矣-《注》。同吁,吐气。

如,与,和。如,从随也—《说文》

“子曰于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鸟乎?”

继生(子)之生气(曰),四数之变(于,犹变,闰)反生于末端(趾),原来的生性(知)到这里就结束了(止,至)。所积(可,善)五数(人)闰而为一(以,为,变),大一(不,丕)出空如鸟。同时,四一(不,太一,丕)新生,与大一相抱相合(如,附,随),亦如男女交合(鸟,雄性生殖器)。

在看谍战片:《大陆小岛》。

我才意识到:写中庸大学的人,比那些间谍厉害,不但能改历史,而且使用的“密码”超高级,破译它,累死人。

有种感觉:易理与刘向刘歆父子脱不了干系。百家之言,我看应该是他们父子之言。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21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34 pm

“诗云穆穆文王,於缉熙敬止。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

穆,宗庙次序。始祖居中,左昭右穆。父居左为昭,子居右为穆;一世为昭,二世为穆;三世为昭,四世为穆;五世为昭,六世为穆;单数世为昭,双数世为穆;先世为昭,后世为穆;长为昭,幼为穆;嫡为昭,庶为穆。 纯正

文,错画也。象交文。今字作纹—《说文》。“夫文,止戈为武”—《左传》。美,善 。通紊,紊乱的。“贵本之谓文,亲用之谓理。两者合而成文,以归太一,是谓太隆”-《史记》。《注》文,犹美也,善也。

王,大也,君也,天下所法-《广韵》。主也,天下归往谓之王-《正韵》。大,太。王,天子也—《释名》

於,于也-《博雅》。居也,代也-《广韵》。

缉,聚集。“甲辑而兵聚”―《韩非子》

熙,燥也—《说文》。熙,光也,与也—《尔雅》。兴盛,“熙朝之佚事,即衰世之危端”—《艺苑卮言》。和悦,“熙熙兮共乐人之臧也”—《荀子》。注:和乐之貌。通禧,幸福、吉祥。“忽乘青玄,熙事备成”。广也-《周语》。和也-《广韵》

臣,伏也-《广韵》

孝,善事父母者—《说文》。孝利亲也—《墨子》。孝,礼之始也—《左传》。

慈,爱也―《说文》。慈和遍服曰顺―《左传》。服注:“上爱下曰慈”。 柔也,善也,仁也-《增韵》。又石名。

交,交胫也—《说文》。易也—《尔雅》。交配,“虎始交”—《礼记》

信,言合于意也-《孟子》。信者,诚也。专一不移也-《墨子》。人之所助者,信也-《系辞》。四宿也,“有客信信”-《周颂》

继生之气反复(穆穆)发端于闰位(诗云),不断交替(文)而旺(王),居(於)聚(辑)于阴阳闰和(熙)之处。无余数(敬,静,净)反向发端于(止)通变闰位(为人君),始(止,足,从末到头)于阳合阴的和合(仁)之处; 若闰位继生于下(为人臣,阳中阴),则始(止)于伏(敬)处;若闰位续生(阴中阳,为人子),则始于反覆(孝,礼)处;

若闰位下移(为人父),则始于五行土填实之处(慈,石,土);若闰位和合于原始空位(与国人),则替换(交)五行,始于闰与原始位空处(信)。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83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22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36 pm

古易仅五数之变,刘歆改为十五数易学,自然违古义,遭到强烈反对。“奏歌改乱旧章,非毁先帝所立”。又因政治原因,他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来“传承”他的易学了。

十五数易:“《易》道深矣,人更三圣,世历三古”,上古伏羲、中古文王、下古孔子三位圣人,其实是五数、十数、十五数这“三代”(世),和活人没有什么关系。伏羲就是伏气,文王就是反蔽之气,孔子就是空位置闰之气,都是刘歆伪造出来的“圣人”。

因刘歆与王莽关系特殊,王莽所谓的“新政”遭到打击后,刘歆的十五数易,因违古义,一样受到打压,他自然需要用特殊的“密码”来写他的义理,这样才能传承下去。

此次翻译,颠覆的不仅是对这二部经典的传统理解,恐怕还要颠覆一部分历史,颠覆一部分中医原理,颠覆一部分易学“常识”。

做好心理准备吧,否则会疯的。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