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鱼:聊聊经络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03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11 pm

第三十一章

重新断句:

唯天下至,圣为能。

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

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溥博如天,渊泉如渊。

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

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

“唯天下至,圣为能。”

当三闰置闰完成后,通变(圣)就在空与空(能)之间进行了。以空用空,用不生起,这就是预测中空亡的道理。

虽空,但空中有物生。

“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

聪,《广韵》闻也,明也,通也,听也。《史记》:反听之谓聪,内视之谓明。

睿,智也,明也,圣也—《玉篇》。《书》思曰睿,睿作圣。

临,《博雅》临,大也。

宽,屋宽大也—《说文》。多;富裕。“以二人居室十间,公田一顷,宽然有余矣”—《治平篇》

裕,衣物饶也—《说文》。包众容物谓之裕—《贾子道术》

温,富足。“其温厚矣”—《荀子》。通“蕴”。蕴藏,蕴积。“饮酒温克”—《诗经》。柔,通輮。车轮的外周。“椎车无柔”—《盐铁论》

发,通拨,除去、错乱。“居干之道,菑栗不迤,则弓不发”—《周礼》。

强,有余,略多于某数。

刚,强也—《广韵》。正。

毅,强而能断也—《论语》

执,堵塞。“非敢必有功也,愿以间执谗慝之口”—《左传》

齐,并。

庄,草芽之壮也—《六书正伪》

理,治玉也。顺玉之文而剖析之―《说文》。理者,成物之文也。长短大小、方圆坚脆、轻重白黑之谓理―《韩非子》。《注》:理,正也。犹性也。分也。又《玉篇》文也。

密,假借为“比”。密,稠也,疏之对也—《增韵》。

察,复审也—《说文》。分辨,观物弗之察矣—《礼记》。注:“犹分辨也。”

此句讲大小之类形成空亡的道理。

聪,增长后(明,盟)就是睿,二者互通(大小相通相生,知),聪满(足)后,就会余出(有)“大一”(临);

宽,增长后(裕)就是蕴(温),二者互通(大小相通相生),宽满(足)后,就会余出(有)更大的范围,有如车轮的外周(柔);

除去(发)多余(强)的,补正(刚)而断(毅),满(足)后补正,就会出现余数(大余数,有)阻塞的现象(执);

并阴阳(齐),增长后(庄)得(中)正位(不偏),大余数(有)就会无余(敬,肃);

依文(纹)而反理(密、察),满后(足)出现大余数,阴阳分开(别)。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04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11 pm

“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溥博如天,渊泉如渊。”

溥,大也—《说文》。通普。普遍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诗》

博,大通也—《说文》

渊,回水也—《说文》。水出地而不流,命曰渊水—《管子》。人或物聚集的处所。“略茺裔之地,不如保殖五谷之渊”—《后汉书》

泉,“泉,水原也。象水流出成川形”―《说文》。又《尔雅》:滥泉正出。正出,涌出也。沃泉县出。县出,下出也。氿泉穴出。

此句讲大小相类。将通变扩大范围(溥),用于全体(博),这样,大小同类的事物,就如同渊与泉的关系,集小泉(小度数、小空位)为大渊(大余数,大空位)。这种变化,是时轮(时)作用(出)的结果。

将此通变(大同,大通),用于各种周期(天),渊亦如泉,渊泉为渊。

“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

大余数显(见),阴(民)的小度数就会理清(敬);空位(大余数,言)出现,是阴(民)的小度数使其伸(信,伸);大余数运行(行),是由阴(民)积成的小空位(说)形成的。

“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

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曰:配天”

洋,多也。——《尔雅》。注:“洋,溢也”

蛮,南方民族

貊,北方民族。

配,假借为“妃:。配偶,夫妻的称呼。后多指妻 。“遇其配主”―《易》。两性结合

声,代指空位。名,代指反蔽。

此句讲大小相类,大小相应,阴阳相施相合,时空一体,大同世界。

只要阴阳有余(血气),就会不断新生(亲)。续生,阴阳即合,所以称为“配天”。

第三十二章

重新断句:

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

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夫焉有所倚。

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

苟不固聪,明圣知。达天德者,其孰能知之?

诚,实。

经,通径,直。《传》经,度之也。经者:《疏》南北之道谓之经,东西之道谓之纬。

纶,《疏》:纶谓纲也,以织综经纬

“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

当氐宿(天)行至对立方(下),三闰,这时实(诚)化(为)虚(能),十五数,三度,成一。以所成的“一”(大)为纲(纶),氐宿不断绕转(经),完成万物类象的生化(天下之大)。

“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夫焉有所倚”

立,《礼》:立必正方。又成也。《释名》:立,林也。如林木森然,各驻其所也。立,建也。

知,通智。智,性也—《韩非子》

倚,依也―《说文》。偏斜。独,单个。

氐宿(天)绕转(经)对立方(下),十五数成“一”(大)而建(立)。以所得“一”为根(本),生(知)上一级同类之物(化),阴养(育)阳继(夫),上一级的小度数(有)又有了阳施(倚)。

“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

肫,禽类的胃

浩,陈竽瑟兮浩倡—《楚辞》。注:“大也”。远;无边无际。“心飞扬兮浩荡”—《楚辞》

人以胃(肫)容禽的胃(肫),相当于人吃鸡胗。渊容小渊,以“大”容“大”。同类之物,大小相包相容,互为仁,互为渊,互为天。

以大容小,这容易理解;但以小容大,这就需要智慧来理解了。

比喻一下:太阳每天在天盘行一度,这是大;每日天行一周,这是小。天行一度,就在日行一周之中发生变化,小中是容大的,只是这种变化,不被常人所察罢了。

“苟不固聪,明圣知。达天德者,其孰能知之?”

固,四塞也—《说文》

聪,《广韵》闻也,明也,通也,听也。聪作谋—《书》,通媒。

达,通也—《广雅》

“大”(不,丕,大)四塞,以空位(明,盟)通变(圣)来生生不息(知,智,性,生)。四塞,小类死,大类得“一”而新生。

通(达)阳施(天德)的方法,不知道空位(闰,能)来源与运行,怎么能通晓生生不息之道的生性(知)呢?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05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15 pm

明天即可译完全文,当然,中间少了一节,这节就留给大家来译吧,看看有没有人真理解了原义。少的这节是“哀公问政”。

《中庸》讲述得非常系统,从万物因何而生开始,引入以闰所得,再以阴阳绕闰,阴阳一体来阐述。通过阴阳正反运转相错,阳进阴退,阳中阳,阴中阴,阳中阴,阴中阳反复相续,三闰一周期。继而阐述闰闰之间的关系,再扩大到更大的范围。然后以同类大小之间的运转描述类与类之间的转化,继而上升到天下一体,大小互含的“大同”境界,完成“大一统”的论述。

换成佛家的话(其实是道家儒家的,被他们偷了):事事无碍的境界。

上边说被佛家偷了,有人可能不信。

来一小段大家非常熟悉的《心经》,重新断句,大家看看是不是这样: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阴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弗。

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

无觉,相何以故?舍利,弗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

心经版本很多,这一小段,是鸠摩罗什译的。与其说译,不如说是按易理编排的文字。大乘佛学,就是“大”的递进累加(乘),五数之“人”与反矫(弗)为“佛”,这正是易理的精华。帖子不想介入佛学和过多介入中医,信它们的人已经没有理智,疯掉了。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06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17 pm

上边提到了“大同世界”,世人皆以为这是孔子提出的“理想国”,其实,它就是我们的现实世界。

大同,就是大通。易理将隐性的万物生性提炼出来,物本身大小相通,物物之间大小相通;类本身大小相通,类类之间大小相通。

相通而相互无碍,大中含小,小中含大,大小一如。

华严宗将法界分为四个层次:事法界、理法界、理事无碍法界、事事无碍法界。大同,即为事事无碍。在这个层次上,哪有什么佛道之别,都是易理。

佛教的流弊,就是“抬高”了“空”,虽然它的精华也指出空不异色,色不异空,但因为“抬高”了“空”,给神棍以机会来利用“空”说教,骗人钱财,断人慧命。

空中有一得,这才是重点。不能仅说空,忘记了其中有一得。

因这一得,天下才能“大同”。现实世界,才是人间佛境。

大家可能还没理解什么是“空”。

“空”就是闰,因为它在立杆测影法中“不存在”,没有刻度与它对应,所以说闰是“空”,由此引出儒道释易医的以“空”说“法”。

一年四分变化,有一得;四年得一,空中生有。

四而一,即五,所以说:五行天下。

得一而生生不息,减一则方生方死。

唐僧有三个徒弟,悟空,悟能,悟净,悟的就是“吾”(阴阳同位)空得一(性,一为生性)。三个徒弟,就是三闰相递(弟)而空(徒)。“唐”是“空”的意思,僧为“和合众”,集有空一体,就是“唐僧”。

妖精想吃唐僧,就是指阴反减阳(吃),但总也吃不掉,因为空而有一得,所以不死(其实是死了,只是进“一”,“一”不死)。

反之,减一呢?“一”一级的死,下一级的“生”。去一而生四(生与成,四四相对,一空,共九)。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07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18 pm

第三十三章

诗曰:“衣锦尚絅,”,恶其文之著也。故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

诗云:“潜虽伏矣,亦孔之昭。”,故君子内省不疚,无恶于志。君子之所不可及者,其唯人之所不见乎。

诗云:“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故君子不动而敬,不言而信。

诗曰:“奏假无言,时靡有争。”,是故君子不赏而民劝,不怒而民威于鈇钺。

诗曰:“不显惟德,百辟其刑之。”,是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

诗云:“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子曰:“声色之于以化,民末也。”

诗曰:“德輶如毛”,毛犹有伦。“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

“诗曰:“衣锦尚絅,”,恶其文之著也。故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

衣,《白虎通》衣者,隐也。《释名》衣,依也。《礼》衣,正色。裳,闲色。依也。上曰衣,下曰裳。象覆二人之形-《说文》。《说文》襄色织文也。

尚,尚求其雌—《诗》,意为“摊开”,指展开翅膀羽毛,展示华丽颜色。通“上”,尚,上也—《广雅》。奉;承。“愿赐问而自进兮,得尚君之玉音”—《文选》 。娶帝王之女为妻。 “诸男皆尚秦公主”—《史记》。《说文》褧字解,褧 ,用麻布做的罩衫。如:褧衣(麻布罩衫)

著,明也—《小尔雅》

恶,过也―《说文》。厌恶。

闇,闭门也―《说文》。蒙蔽;遮蔽。“桑麻闇日”―《水经注》

章,乐竟为一章。从音从十。十,数之终也―《说文》。通彰,彰明,明显,显著。“平章百姓”―《书》

日,离为日,为火—《易》 。白天,白昼 。“夏之日”—《诗》

的,箭靶的中心。 表示相加。《说文》明也。《博雅》白也。又《增韵》实也。又《正韵》端的也。又马名,《易》其于马也为的颡。

亡,逃也—《说文》。丢失,丧失。“亡赵自危”—《战国策》

淡,薄味也―《说文》。淡也者,五味之中也―《管子》。大味必淡―《汉书》。注:“谓无主味也。”

厌,饱,满足。后作餍“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论语》。一物压在另一物上。

简,大。“吾党之小子狂简”—《论语》

衣,隐。穿着锦衣(锦),外边需要用麻布衫(緔)罩(衣)上(尚)。什么意思?阴阳分离,错开的纹路(已化为大),就需要反掩,否则就会越来越多地外露,这就是“恶其文之著”。君子(阳与继阳,指成闰)生生之道,因阴反掩(闇)而至阴阳分离越来越大(日,离),但成闰(君子)却越来越明显(章)。阴反掩阳(小人,消仁),却象马跑远一样(的),随着阴阳分离而丧失(亡)。置闰(君子),没有哪种五行为主(淡),皆以反向太一(丕,不,太一,大)重叠(厌)为主。小余数增大(简)后就需要以此(大余数)再反蔽(文),积聚(温,蕴)到“大”,再次反治(理)。

“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生性(知,智,性,生)远近一如,“生气”(风)原始返终(自),生性显微互转,这样,才算通晓阳所施阴所得,大小类互换的道理。

诗云:“潜虽伏矣,亦孔之昭。”,故君子内省,不疚无恶。于志,君子之所不可及者,其唯人之所不见乎。

潜,隐藏,秘密地

虽,虫大

伏,孵化,“雌鸡伏子”―《汉书》。《释名》伏者,金气伏藏之日也。金畏火,故三伏皆庚。四气代谢,皆以相生。至立秋以金代火,故庚日必伏。《注》:夏至后三庚为初伏,第四庚为中伏,立秋后初庚为末伏。

孔,《注》:空即孔。又空也。通也。

昭,彰明,显著。“所以昭炯戒”—《观巴黎油画记》。宗庙次序,始祖居中,二世、四世、六世位于始祖之左方。

内,通纳。亦泛称妻妾。

省,通眚,灾祸。减少,精简。“拜至献酬辞让之节繁,及介省矣”—《礼记》。注:“小减曰省。”

疚,缺陷。害,灾殃。“行刑不疚”―《国语》

志,《说文》:心之所之也。或作识(标记)。《汉书》:“有十志”。志,记也。积记其事也。《疏》:如射之有所準志,志之所主,欲得中也

隐藏(潜)的小虫子(虽)孵化(伏),因虫子反噬(代指阴反蔽),空位(孔)也越来越明显(昭)。这些空位积小而“大”,穴穴相排,亦昭(宗法之序)。

所以闰(君子)纳(内)阴减所失(省),成“大”(不,丕)而无害(疚)于阴减损小度数(无恶)所失。

所以,用标识(志)无法于分极(及)时测出闰(君子)的位置(所),这是因为五数(人)置闰的位置(所)不显现(置闰无位,土无位,空无位)的原故。

上段断句有些小问题,这里已经调整过来了。

诗云:“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故君子不动而敬,不言而信。

相,视。共也-《广韵》。交相也-《正韵》。七月为相。

尔,华盛的样子。“彼尔维何?维常之华”—《诗》。近,通迩,“戚戚兄弟,莫远具尔”—《诗》

室,实也—《说文》。注:古者前堂后室。释名曰:“室,实也,人物实满其中也。”男女同房,。“王氏陷贼中,贼欲逼室之,王氏骂贼,贼怒,遂支解之”—《金史》

愧,同媿。“小则如愧”—《礼记》 又《集韵》醜古作媿。《疏》醜,类也。《易》夫征不復,离众醜也。

屋,车盖,覆盖物:

漏,孔隙,孔穴;漏洞。“禹耳参漏”—《淮南子》。 通陋,狭小。“虽隐於穷阎漏屋”—《荀子》

闰而生,所继为子。阴阳相视(相)而近(尔),同室交(室)而生子为“大”(不,闰)。没有反蔽(屋),无余数而独露(离众醜)于外(漏)。闰(君子)因反蔽积(动)“大”(不)无余数(敬),“大”(不)空(言)而阳继伸(信)继长。

此段讲积小为大,得一后继生。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08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19 pm

诗曰:“奏假无言,时靡有争。”,是故,君子不赏而民劝,不怒而民威于鈇钺。

奏,进也—《说文》。

假, 通嘉。 嘉,善也—《尔雅》

时,《广韵》中也。代,朝 。“自云先世避秦时乱”—《桃花源记》

靡,无也—《尔雅》

争,争所有余—《墨子》。

赏,上报下之功也—《墨子》。通尚。尊重 。“其所赏者,明圣也”—《管子》

劝,进。“则楚之应之也,必劝”—《战国策》。通观,细看,看。“称德度功,劝其所能”—《管子》

怒,超过。“刑罚不怒罪,爵赏不逾德”—《荀子》

威,畏也―《说文》。避开,“客子常畏人”—《杂诗》

鈇, 铡刀,用以切草。古代也用为斩人的刑具。“此孰与身伏鈇质,妻子为僇乎?”—《史记》

钺,戉。戉,大斧也—《说文》。星名,即天枪三星,箕宿中。

小余数进(奏)而成闰(假,善,闰),此时无余数(无言)。无言的另一个意思是:“大”(不)又(有)出现空位(言)。反过来,代(时)无(靡),即上一级(代)消亡,小度数(有)又开始反蔽(争)。

日正(是)已过(故),闰(君子)消亡(不重不贵不关键,赏),阴(民)蔽则进(劝)。

“大”(不)超过(怒),但小余数(民)反蔽(避而反)而刑杀(鈇钺)万物。

诗曰:“不显惟德,百辟其刑之。”,是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

辟,开,与闭相对。“语毕而宫门辟”—《刘毅传》。通避

笃,马行顿迟也―《说文》。《尔雅》:“笃,困也”

恭,敬也—《尔雅》。通洪,大。通共,《左传》:“三命兹益共”

“大”(不)显露(显),这是德施(阳德)似虫(惟,唯,虽,虫)而大的功用。

闰(百,白,空位)避开(辟),使“大”免受刑灾。同时,闰(百,白,空位)开启(辟),阴刑杀(刑)万物。

日正(是)已过(故),闰(君子)困而不行(笃),阴中阳继此位(恭,共),这样,阴阳和(上下阴阳相平而非反错阴阳相平,如甲乙与甲庚。甲乙是相错而平,甲庚是上下相继而平)

诗云:“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子曰:“声色之于以化,民末也。”

予,同“余”,我。

怀,《注》:归之也。又来也。《书》:“荡荡怀山襄陵”,又藏也。又《尔雅》至也

以,通已,已经。

色,种类。颜气也—《说文》

末,木上曰末―《说文》

予,为小余数五行之一的代指。当它归位时(怀),阳施(德)阴得而成(不大)闰,空位(声,代指空,空而出声)换成(以)了上一级的五行之一(色)。

空与五行(声色)的变换(化),在阴(民)反蔽的末端(末)。

诗曰:“德輶如毛”,毛犹有伦。“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

輶,古代一种轻便车。轻、微

毛,五谷。又冒,双义

载,施行。“虎豹得幽而威可载也”―《管子》

臭,香与臭,代指五味。

阳所施德,轻微(輶)如五谷初生(毛)。五谷(毛)丰欠,按年年四分度(犹)而递进(伦)变化。闰(上,贵,关键)于周天的施行(载),没有空处(声),没有专一五行(臭,五味),它充满全部大小五行,全部种类。所以:至矣!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09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20 pm

因为找到的“碎片”太多,拼接时,我也会犯错误。

大体上的“断层”有如下几种:

一是以尾数5度和6度来解;

二是以144、216来解;

三是以日月会来解;

四是以周期旬的差数来解;

五是以216、144与四分度差数来解;

以上五种,是过程中受一些伪理论和错误传说误导所致。同时,我也错误的将真正悟出来的四分度与它们混在一起了。

不仅如此,即使是真正的四分度与闰起用,方法也不相同,这些本身就很容易混乱,加上前边的五种误区,若以排列组合的方式,可以算一下会发生多少错误:

真正的四分度与闰,它们大体上可以有1、直接连续进位(连山);2、以闰排列(归藏);3、一爻(小度数)动变;4、六爻(全体小余数)动变;5、五合六合法;6、三会法;7、三合法;8、反向动变(乾坤进位);9、九数法;10;三闰起用法;11、土寄法;12、五行法。

其他小方法不算,大体上也可归出这些类,它们都是真正意义上的以闰为用的方法。

这12大类,加上前边的五大误区,混在一起,决不是12*5=60这些,组合起来,会是个天文数字。

上边提到的这些,说实话,恐怕古今的易学大师,还没碰到边(当然,名称都在用,原理一概不知),更何况从中挑出正确的。

百家争鸣,“争”的就是能“鸣”的这个“空位”。诸子所论,就是不同的起用方法。

只有挖尽后,重新拼接完整,再从中挑出合理有效的,这才是“重建国学”。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0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22 pm

以前一位朋友做保险业务,找我当他们公司的老总,我没有去。我说:如果不说谎,不做假,卖不动(即使有关系)。朋友不承认。后来,她因为其他事情找我帮忙,说实话了:不骗赚不到钱。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知道真假,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不愿或者不敢承认罢了。

那些所谓的中医迷,易学迷,易医大师,他们何尝不清楚呢?

因为解释不了,所以他们宁愿自欺欺人。

帖子写到这里,又有几人愿意承认“闰”就是预测的根本,“空”就是穴位与经络呢?

写得倦了,看得倦了,休息休息。

检验,这就需要有“标准”,那么什么是验证易学的“标准”呢?

易学仅提供“模型”,不负责解释。解读的事情,是预测师和中医师来完成的。

水灾,对于居住在那里的人是“灾”,对于生产经营帐篷的人来讲,就不是灾,而是天大的喜事。

模型仅提供水的符号,客是水,主是水,对应于雨季,自然是水灾。在南方,这是灾;在内蒙古,它就不是灾,而是好事。

是好是坏,模型不提供结果。

正是因为这种原因,易学是“无法验证”的。同时,如果有经验,易学又是“有效”的。

所以,即使将全部的中医名词准确的加以概念,它也如同易学模型一样,是无法验证的。

在管理学上,有垂直和扁平化二种基础模型,它仅提供管理的模式。至于企业应用这二种模式之一是不是经营效益就好了,这不是模型本身能够提供答案的。

要求易学模型和中医模型本身提供答案,就是对什么是易学什么是中医不了解。

易学与中医学,一方面它用主客加临的符号来描述万事万物的周期规律,这是客观的;

另一方面,解读应用这些符号,却是主观的。

我们可以用刀来劈材切菜,也可以用它来杀人。

刀还是这把刀,它没有什么“好坏”。用它做什么,就有好坏之别了。我们不能要求“刀”本身来提供好坏这个答案!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1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25 pm

由类反推到象,这是需要前提条件的,即需要知道具体事情或者病人的具体情况。如果没有这个前提,只能采用模糊语言或者“二头堵”了。

比如昨天晚上有朋友找我帮她预测生意,把对方的生日给我,八字的用神在年支,年干七杀,官运的信息很明显。但这种“官运”,具象上就会有几种情况:一是他本身当官(用神);二是祖上当官(年为祖上),他借光;三是他与当官的走得近(用神在年支),利用当官的;四是本人不是官,但有官象。

很多预测师分不清楚这几种情况,一般以他是当官的来论。当然,这个八字,确实是当官的。如果玩手段,只需要判断一下问的人,就可以反推了。因为问我的人是富婆,她找人办事,自然身份不低,加上官运信息,直接就可以判断这个人是当官的。但可以明确的讲:这种方法,是加入了“富婆”问事这个辅助信息,如果不加这个,仅凭八字就断当官,会出笑话。以前在农村,经常碰到官运很旺的农民,他们仅是猪鸡鸭的“官”。

乾在测影法中,以它描述的是“开始”,置闰时,是“全体”,所以它代表“头”,人的行为需要“头”来支配,与乾一致。乾为阳方(阳中阳,阴中阳),主施,阴中阳有二种,一是“直”上的阴中阳方,二是地平下的阴中阳方。乾为“大始”,阴中阳继为“始”,所以,它又有“肺”(阴中阳,即金)和“肝”(地平下阳方,配与其他卦象,其实也可以配与乾)的象。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因为取五数还是取十数。如果取十数为“一周期”,则乾就会配与肺与肝;如果取五数,它只能配与“头”与“生殖器”,与肺与肝无关了。

这个道理清楚了,则中医里的“肺”有宣化的功用(始),也就清楚了。否则仅能理解它的“肃降”而理解不了“宣化”。

同样,不要仅理解“肺”与“大肠”的表里作用,它与“肝”的相互作用,也是同样重要的。因为在十数法中,“肺”与“肝”是相通的。

那么以什么为“标准”来对治呢?症状

肝病或者肺病(指中医里肝肺的症状而不是西医里实体器官的病变),治肝必考虑肺,治肺必考虑肝。

比喻一下:我种蘑菇时,需要发酵原料。当料不起温时,一是营养不够,二是气温过冷;三是水不够;四是水太多;五是通风不好。采用排除法:夏天,不用考虑外界气温,二排除;配方合理,不少蛋白质,一排除;看料内水份,少了补水,多了翻堆。以上这几种情况,如果采用“化验”的方法,也能检测出来。如果水多,则厌氧菌大量繁殖;如果少蛋白质,则菌群数量少;气温低,菌群也少。

西医走的就是后者化验的路子,中医走的是前者“症状”(象)的路子。

我没学过中医,理上就是这样,希望大家有所悟。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112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n 26, 2017 5:27 pm

比喻一下:在西医中,看到厌氧菌超出常规,就来杀死厌氧菌,其实这不是根本,因为“水多”氧气少才是病因。

同样,如果缺少氧气,“中医”的方法就是人工翻堆,而“西医”可以借助机械来翻,借助鼓风机来吹,借助保水剂来吸水,哪个又快又好呢?明显是“西医”。

所以,不同的路子,不要往一起比较。能借用的,一定要借用。

我从来不看“秘笈”一类的书。凡是打着“秘笈”旗号的,与骗子无异。

近几年,我只买过几本书,一本是《伏羲神话传说与信仰研究》,一本是中医小册子,一本是六壬预测内容的。第一本书卖不动的,没人看,也只有我这类无聊的人才能看进去;第二本只简单翻了一下,就看不进去了;第三本六壬内容的,细看了一下,里边很多造假的内容,虽然是古人写的,但可以肯定掺水了,不但古人掺了,现代人也掺了。

我们形容女人“窈窕淑女”,可什么样的女人是“窈窕淑女”呢?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答案。

同样,如何解决四进一这个问题,同样会有不同答案。

将不同的东西放一起,这个“淑女”,还是“淑女”吗?

每个部分都“美”,合一起,就不见得好看了。

刚才中央二台演的北京涮羊肉,调料每次都放在碟子里沾着吃,这叫“讲究”;把肉直接放调料碗里吃,这叫“将就”。换一下顺序和方式,就完全不同了。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3 gu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