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Post Reply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发烧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un 21, 2017 2:59 pm

今日大众的观念,发烧是调节体温的中枢神经失控,或是外来的细菌、病毒侵入体内所引起而造成发烧。以中医的医学而论,这完全是错误的,因其错误的医疗、药物的伤害,乃造成脑炎、脑膜炎、小儿麻痹……等医疗错误的不良后果,为什么呢?

我们鼻子呼吸的空气是热热的,我们的皮肤亦在呼吸散热,排散水分——出汗。

呼吸、排汗所排出的热气,并非身体的发炎,乃是心肾——君火、相火上升所产生的体温,即消化营养,产生体能所产生的余热之排放。

体热排放不良,乃造成发烧,即余热被蓄积而成,故发烧的原因可列举如后:

1、感冒:

感冒发烧,因五脏调理五气产生体能而生体温,若五脏调理五气,热不能排,为皮肤毛孔被风、暑、寒、湿、燥火之气蔽塞,即肺金毛孔收敛(肺主皮毛),致体温、热气无法从皮肤毛孔排出——即是发烧的感冒为最多。

感冒发烧,不是外来的细菌或病毒侵入体内,更不是调节体温的中枢神经失控,只是身体的表皮、毛孔被蔽塞而已,分为伤风、伤寒、伤(中)暑、湿、热等中医学谓之表证,细菌、病毒根本未进入体内,经曰:寒邪外束,阳不得越,郁而为热(发烧)。

2、伤食:

饮食不当,脾胃虚弱致食物蓄积肠胃,无法消化在胃肠堆积发酵而产生热能的发烧,以婴幼儿为最多。此发烧四肢掌心热,不像感冒的四肢冷,消食即烧退而痊愈。

3、虚劳:

因身体虚,水火(心肾)不能即济,风木动摇,时憎寒壮热,乃体温外越,不能为身体产生体能,并非发炎,是今日妇女更年期,身体衰弱,故须辨别心虚发热、脾虚发热、肝肾虚发热而调治,不可退烧,是为虚损发烧。

4、瘀血:

受伤时因气血循环受瘀血阻滞,瘀积的瘀血将体温升高而发烧,只要化瘀血,发烧即可痊愈。许多受伤而成植物人者,乃因瘀血阻滞,或被用冰块冰瘀血致血凝不散,或被强力消炎,消炎即伤心、肾,因心肾同为少阴经,肾主骨、骨主髓、脑为髓海,受伤植物人的造成,乃因心、肾的衰弱,更被消炎而心的循环无力将瘀血排出,并非脑受伤害的问题,化瘀血烧即退,心肾补强,瘀血排出植物人亦能恢复健康。

许多十三、四岁的少女,月经初来时,被打德国麻疹疫苗,或感冒月经来,被消炎伤心肾,致经来不止,或经血逆行至鼻、齿流血,被止血致瘀血内结,复又感冒再被消炎,乃为今日十二、三岁学童血癌——瘀血发烧不退的主因。

5、出痘疹:

出痘疹发烧是在促使病毒产生免疫功能,如谷子、各种种子发芽时的产生温度,痘疹必发烧才能促使病毒发挥排除尽凈,产生免疫功能,使五脏调适五气不致产生障碍,故出痘疹发烧不须退烧,唯须注意发痘疹时的饮食,避免并发症之发生,痘疹发透烧即退而痊愈,身体免疫功能即建立而不易再生病。

6、药物中毒:

三合一疫苗造成的药物中毒、头痛、呕吐、发烧,西医称为“无菌性脑脊髓膜炎”或白血球升高至三、五万而烧不退为白血病,解毒烧即退,白血球数据亦降而康复。

7、孩子长牙齿发烧:

齿为骨之余气,而肾主骨,婴儿长牙齿时,脾土虚不能制肾水,土不能制水乃因脾虚而非感染(发炎),只要调理脾胃,发烧即可痊愈,不可消炎、退烧。

8、惊吓:

七情不顺,如孩子受惊吓而腹胀发烧,只要收惊即愈,情志不顺,抑郁忧思伤脾而发烧,消胀气烧即退。

9、妇女坐月子感冒:

妇女坐月子感冒,发烧称“月内风”,与一般感冒不同治,此时气血大虚,须调理气血兼祛风,退烧始痊愈,不可以感染(发炎)治。

10、不明原因的发烧:

医师自己不懂,或诊断错误,治疗错误,或不会治的发烧,今日皆称不明原因的发烧,万般皆有因,何以会有不明原因的发烧呢?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92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發熱、發燒之原因及種類及治驗實例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un 21, 2017 3:03 pm

發熱(發燒)的原因很多,並不是只有如上所述而已,還有很多原因會引起發燒,有許多時候的發燒病因並不是現代科學儀器可以測出的,是故中西醫學都能融會貫通最好,但要達到這種境界,是要花時間專心研究須下一翻功夫不行的。現代醫學與漢方醫學對發燒的看法並不相同,因此治療的方法上各有差異。現代醫學對發熱的看法認為;

1.急性感染症,例如濾過性病毒、細菌引起者,有流行性感冒、肺炎等。

2.細菌的二次感染引起者,例如咽頭炎、急性扁桃腺炎等。

3.高熱兼頭痛,例如日本腦炎、流行性髓膜炎等。

4.高熱兼耳痛,例如中耳炎等

5.高熱兼胸痛,例如胸膜炎、心膜炎等。

6.高熱兼腹痛,例如急性腸炎,食物中毒、腎盂炎…等

7.高熱兼腰痛、關節痛,如風濕關節炎。

8.由惡性腫瘍引起,如淋巴腫、白血病、其他血液疾患。

9.原因不明之疾患,例如膠原病、結節性動脈炎等。

漢方對發熱之看法不能只依賴體溫計來決定,必須由四診來綜合判斷,各種形式的發燒都有,其中以外感證引起者為最多,主要區分為:

1.外感:有外感風寒及外感風熱之分,又有陽虛外感。

2.內傷,有邪在少陽、陽明熱甚、熱結胃腑、陰虛生熱、陰盛格陽、蓄血之分等。



驗案舉例:〈雖然以下驗案是多年以前所記錄的,但確仍值得參考,考慮之後還是列出,因為中醫對於發燒、發熱的資料難以取得,絕大部分的發燒病人在得病的第一時間都找西醫去了,會來直接找上中醫的都是西醫那邊看沒效了才會輾轉過來,來的也是鳳毛菱角寥寥無幾,所以蒐集這樣的病例是耗費很多時間,非常不容易的,算起來資料是舊了點,但還是值得參考。〉

1、流行性感冒發燒

民國八十餘年時,有一位吳X霖小妹妹,77年次,住在土城市,經常感冒咳嗽流鼻水,有時便莫名其妙的喉嚨痛發燒,過去未來診所前每有冒病症皆是求治於西醫診所,因為體質較差的緣故,每次患病都要服藥甚久,把原本即虛弱的身體越搞越差,服藥後都會產生胃口不好及無精打彩的副作用,因此很希望能找一家可靠的中醫診所來換中藥調養,看看體質會不會改善,看看感冒次數會不會減少,於是她媽媽找上了我。我根據症狀,若急症則先治其標,標緩後方能圖治其本。慢慢的服藥調養後,體質漸有改善。有一次又似外感風寒,莫名其妙的喉嚨痛發燒,體溫已有三十九度以上,要我診治,當時流行性感冒正在流行,心想其發燒多少應與此有關,經檢查喉嚨顏色發現泛紅,其脈浮緊而數,當時開給清咽利膈湯與麻黃湯之合劑,屬其每隔一小時服用一包,直至中病後再把服藥之時間拉長,據言,此藥每服後即發汗,次日高燒即退,且次日起燒均不再發,之後,每遇有發燒之症即來看診取藥,皆能功成而退。

羅X佑小妹妹,78年次,住在土城市,於85年3月某日的晚上正值欲打烊之際,由其母帶著敲門前來,謂小孩發高燒,心急如焚,要求診治,症狀亦同吳小妹妹,亦開給前方相類似的藥,服法相同,次日,其母因腰酸前來復健推拿,帶著羅小妹妹同來,我量其體溫已恢復正常矣!

2、發燒兼有惡寒、一身酸軟無力

徐X雄先生,是我的姊夫,住在花蓮縣吉安鄉,73年5月28日來訴,有發熱惡寒的現象已經好幾天了,自訴聲音微啞,一身酸痛、軟弱無力,按其寸口脈浮緊數,知其為外感風寒,應用辛溫之劑散其表寒,則其病可癒,因給予下方:

荊防敗毒散6克、葛根湯6克

服兩日後,隨即恢復常人。

6月7日,徐姊夫又來找來,告訴我四天前因出公差到南部,回程中坐上冷氣車,由於冷氣過強,不一會兒即高燒近四十度,發燒的部位是從前額經腦頂延後循脊椎兩旁而下,順著兩腿後面至足小指外側出其端,奇怪的是前胸腹、前腿、及兩手足的內側均不發燒,小便赤澀量少,並無咳嗽流鼻水之現象,當即前往附近一家西醫診所求治,該西醫除給予打針之外,還驗其尿,認為是「腎臟炎」之故,乃屬其少吃鹹物,並應妥為休息一番。徐姊夫大為緊張乃遵照吩咐,不敢吃鹽,連續早晚打針吃藥三天,但令他懷疑的是,打了三天的針了,為何燒仍不退,小便仍然量少如故呢?故不得不於次日來診所問我,我診其脈浮而急,知風寒客於陽經之表鬱而化熱,此乃傷於足太陽膀胱經,足太陽膀胱經乃水臟,受熱薰蒸,故小便赤澀而量少,檢驗雖有發炎之現象,但此乃為假象,其治不在膀胱(或腎臟),應引藥入太陽膀胱經驅散其在表之寒邪,病方可癒,而不能把它當作腎臟發炎來治療,若客於陽經之寒邪久居不退,則恐有傳經之變,是故即以荊防敗毒散合葛根湯予服,次日復來,言腰以下已不燒,小便亦較舒暢,唯頭暈之感覺未消,改方以川茶調散合葛根湯予服,兩日後電告病已痊癒,小便亦恢復正常,此時已沒有「不准吃鹽」顧忌了,不治腎而腎病自癒,病之根本治癒,標病隨之消失,這就是中醫妙於西醫的地方。

徐姊夫以往是從不吃中藥的,認為中藥很慢沒有什麼效用,可是經過這一次的「教訓」之後,已開始對中藥另眼相看。

3、風寒外感微熱用葛根湯

陳X珠女士,28年次,住在板橋市漢生西路,85年2月4日來診謂罹患感冒,覺得全身骨酸無力、想睡,身微熱又有畏寒之狀,鼻塞、流鼻水,頭目昏重,按其脈浮有力稍數,開給葛根湯合川芎茶調散各八克的科學中藥,服一、二日即癒,3月26日又發生如前同樣之症狀,要求拿2月4日之感冒藥即有效不必更換,因症同,故照方給藥。亦兩日內痊癒。

葛根湯為中藥發汗解熱劑,對於脈實之外感無汗惡寒項背強急時甚為有效,它的功效介於麻黃湯與桂枝湯之間,與麻黃湯不同的是,麻黃湯不用葛根,乃未發熱時用之發汗者,葛根湯則必用於病人發熱後無汗而兼項強者,配合川芎茶調散之疏風解熱,以治療風寒外感所致之頭目昏重,鼻塞痰盛,故患者能一、二日內治癒。

4、少陽往來寒熱之發燒

記得民國七十二年,我代理陳理事長於他的板橋診所的時候,有一次,有一位年輕的小姐由其母親陪伴同來,事隔已久我早已記不得她的名字了,當時她向我訴說她發燒已經四天了,連換了兩位西醫,打針吃藥各兩天,但高燒仍然持續不退,問我有沒有中藥可以退燒?我說有,診其脈弦急,詢問之有嘔吐(一日數日)、口苦之症狀,自訴發燒的症狀乃是發燒與發冷交替,亦即發熱一陣子之後,隨即又一陣之發冷,很明顯的,這就是中醫傷寒論所謂的少陽往來寒熱,為外感寒邪排徊於半表半裡之症,與瘧疾不同,即給予小柴胡湯和解其表裡之邪,其母拿著中藥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離開了診所,兩天後,該患者及其母親來言,服藥後諸症均除,想再吃兩天,為的是以防再發,吾診其脈已復常態,慶幸當時初出茅盧的我並沒有漏氣。小姐的母親問我這是什麼病?我答說:「是少陽。」她奇怪的問;「什麼叫做少陽病?我怎麼沒有聽說過?為什麼西醫沒跟我說?」我答說:「少陽病就是邪在半表半裡之間的病,就是餘邪未如果西醫會跟妳說那是少陽病,今天妳也不用找我們中醫了。」她默默微笑者,含著感謝的眼光離去。

5、傷於暑、傷於食的發燒

有一小孩約八歲左右,我已忘記其名字,由其公公帶來看病,謂該小孩已發燒數日,西醫打針數次燒仍然不退,我把其脈數促,摸其額頭確有發燒的現象,因他是個小孩,小孩嘛總不免貪食涼飲,故細心訊問數日前有無發生過肚痛、拉稀、或嘔吐之症狀,小孩之公公言確曾有過此症狀發生,且伴有輕微咳嗽與納差的現象,詢問至此我大抵初步了解了大概的狀況,掌握了病機,我想這就是所謂的「腸胃型感冒」吧,因而給予藿香正氣散,日服四次,藥只給兩日份,一星期後該老人來言,藥未服完病就好了。

他日,另一小孩,名叫徐X雯者,才滿五歲,亦同患腸胃型感冒,亦發燒打針不退,同樣給予藿香正氣散,僅服一日份即癒泰半,其母來言該藥甚效。

從上例可知,中醫之治退燒不純為解熱發汗、見燒退燒而已,若為不同型態的發燒,還得變方不可,不能一味的只給退燒藥,中醫的變證實有其奧妙的理論存在。

6、不同類型發燒治驗

李x惠女士,43年次,住在土城市仁愛路,她一直都是我的老患者,跟著我已十餘年之久,對於她的體質算是相當的了解,十餘年之中,除了其他內科病症之外,在此斷續治療過程之中,卻也發生過多次不同類型的發燒不退症,每一次的發燒均給藥三日份科學中藥,還好都有效果,都能在三日份的中藥未服完之前即已基本穩定,現條例舉出分別說明:

(1)83年5月5日時,症狀是低熱不退,體溫老是37度3左右,自覺全身肌肉燒灼,時有畏風骨楚之感,頭部昏重,呼吸不暢,我給予感冒退熱沖劑8克、葛根湯8克,三日內熱退病癒。

(2)84年6月17日時,患流行性感冒、喉嚨痛、發燒,體溫約39度以上,頭痛體痛、骨酸欲吐,給予麻黃湯8克合清咽利膈湯8克、藥後隨即病癒。

(3)84年6月23日,患不明原因之低熱,體溫時高時低,有往來寒熱之現象,身有汗且畏風,給予柴胡桂枝湯16克,服完即癒。

(4)84年10月6日時,全身酸痛,發燒微有惡寒,口渴欲吐,肚痛泄瀉,給予葛根黃芩黃湯8克、腸胃散8克,三日內即熱去便順,此為太陽、陽明並病之熱痢,合腸胃散之原因乃在使其腸胃之積熱去盡,並寓有調整腸胃功能之意。

以上四例皆為使用中醫之觀點辨證論治治癒各種發燒之實例。值得一提的是,她在每次發燒時,皆已先服用西藥因都未效方才前來求診,因在她們的觀念裡總認為發燒當然要先服西藥比較快之故,這就是對中醫的缺乏認知。中醫中藥能在未有精密儀器的環境下治癒她各種不同類型的發熱,足見傳統醫學有其不可磨滅的價值,其特長應以保存並發揚光大。

7、有汗之發燒

王X霞小妹妹,76年出生,住土城市學府路一段256巷X號,84年11月6日來診,其母言,她女兒喉嚨痛發燒又全身是汗,服藥好久都沒有好,問我中醫有沒有藥能幫她女兒退燒,王小妹妹的脈是浮數無力,咽喉紅,身上是濕的,照漢方理論,太陽中風脈浮緩有汗惡風是用桂枝湯方,但她卻又是數脈,可見是在體弱的情況下得到上呼吸道感染等引起體內抗體之抵抗,因此應合清咽利膈湯方為對症,考慮結果,清咽利膈湯6克、桂枝湯6克,給方屬其頻服,複診時為11月10日,其母自訴女兒服上藥之後的次日即汗止燒退,現在轉為咳嗽,要求治療咳嗽,我開給止嗽散麥門冬湯的合方,不數日即癒。

桂枝湯可解有汗之發燒,但不能治上焦喉嚨痛,因此需借清咽利膈湯清熱之力,互補長短,故王小妹妹之病可癒。

8、濕邪留戀與膀胱結熱之發燒

宋x炎先生,38年次,住在台北縣新莊市,與我有遠房親戚之關係,小學、中學也同學過但一直沒有連絡,直至83年以後才知道我在土城市裕民路開業,至此之後,每有小疾則必來光顧。84年4月24日,不幸染患發燒不退之疾,症狀是人很疲倦一直想睡覺,身雖發燒卻時有惡寒,舌苔白膩,泛惡、納差、食不下飯,此症為何!現代醫學的科學儀器甚難測出,中醫則把它歸為溫病類,是濕邪留戀不去之病,據言,得此病之前,曾在外面工作十幾天,返家後才發現異樣,此應感受六淫之邪,夾雜水土不服之氣而發,應以芳香化濕,酌予清利濕熱,開方如下:

藿香正氣散5克、甘露消毒丹6克、佩蘭1克,4日份。

其夫人他日因某病前來看診,詢問之下,方知服藥後隨即病癒。服上藥之前,因認為發燒必找西醫,沒想到打針吃藥也沒有效,所以才決定於4月前來應診看看,沒想到藥一吃病便沒了,連稱開藥斷病準確如神。

又一次,時值85年1月11日,亦為出外工作回來之後發病,症狀為高燒不退,頭暈神疲、尿頻而量少,大便亦難出,身發熱惡風甚,其脈浮數促,先是就附近西醫診所看診,服藥數日病情並無轉佳之跡象,該醫師亦說不出發燒之原因為何?後由其夫人開車帶他前來看診,我根據其發燒之症狀,認為是風邪尚未表解而結熱膀胱所致,給予下方:

麻黃湯10克、八正散6克,三日份

據言,三日份之藥未服完即舒,服完藥後病癒,甚言中藥之奇妙。

發燒的原因甚多,總應以精確的辨證論治為依據,認證清楚,下藥就能準確,看了以上諸多例子,還說中醫不能退燒嗎?

9、感冒發燒喉嚨痛

蔡X順先生,25年次,住在土城市裕民路92巷X號,84年3月9日初診,症狀是發燒,喉痛、項強、骨酸、惡寒、無汗,脈象浮數有力,照理,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為太陽病,脈浮,雖然看起來,病與太陽病症狀頗為類似,但太陽病無脈數及無喉嚨痛,故若單用太陽之麻黃湯恐無濟於事,因本症除傷寒外感外尚有喉嚨痛,故應合清上焦之清咽利膈湯〈或任何清熱解毒的方藥〉以治之方有效,喉嚨痛為流行性感冒所稱之上呼吸道感染,容易併發高燒,中藥應用清熱解毒之劑,無汗、惡寒、項強、頭痛、骨酸則為傷寒外感之表徵,麻黃湯解表之邪熱從汗出而解,清咽利膈湯清治上呼吸道感染,合方當能治療本病。於是,開方如下:

清咽利膈湯8G、麻黃湯8G,共二日份,二小時吃一包

3月1日複診,言服藥後,熱已稍退,喉嚨痛亦減少,再予處方

清咽利膈湯7G、麻黃湯9G,二日份,二小時吃一包。

數日後,因他病來診,言上藥服後,病即自然痊癒,未再復發,此為應用中藥治療發燒之例。

10、扁桃腺炎高燒不退

洪x鴻,女性,24歲,住在台中市復興路一段X號。76年6月14初診,那時,我正在台中中國醫藥學院攻讀現代醫學班,原本我是住在花蓮的,因要來往台中唸書頗為不便,乾脆就在台中縣大里鄉的十九甲開業,這樣完成學業會比較方便。記得那天正好是星期日晚上,因為剛開業不久,那時又沒勞保,為了多賺點生活費,所以比較晚打烊。那天,洪小姐到本診所應診,她先是到隔壁的內兒科急診,但內兒科醫生看她發近39.5度,而且已好幾天,不敢接手,乃勸其到大醫院掛急診打點滴,無巧不巧,該患者因再過兩天就要結婚了,有很多事情要辨,嫌住院麻煩,又要人照顧,所以就想再找找看有沒有其他的診所會醫此病的,剛好我的診所就開在該內兒科的隔壁兩間,星期天晚上,大部份的診所都不開門的,沒有辨法,只好走進來看看中醫,碰碰運氣。她說她已經發燒好幾天了,每次都燒到39.5度C左右,有吃西藥,也有打針,總是燒退了下來不一會兒又燒,醫生檢查說是扁桃腺發炎,當時我量其體溫確實是三十九度半,按其脈象浮洪滑促,檢查扁桃腺紅腫甚,按理服西藥數日又有打針,又有吃藥扁桃腺及發燒應能控制才對,為何數日的治療會完全無效?因此以脈象言,應腑有積熱(邪已傳腑),乃問她排便情形,她回答說已數日未如廁,且口乾舌燥、咽痛不能眠,此症合中上二焦實熱之涼膈散症,乃急投涼膈散之加減方以瀉上中二焦實火,救肺存陰,方如下:

涼膈散6、石羔1.5、黃連1.0、元參1.0、結梗1.0、牛蒡子1.5、荊芥1.0、防風1.0,共二日份〈為什麼只開二日份而不開三日份呢?原因很簡單,因那時沒勞保,誰都不想花錢〉

次日接到電話,說服藥後排便許多,次日燒即明顯減退,還剩些微頭暈、鼻塞、流清涕、喉痛、咳嗽而已,不很嚴重,屬人再來取藥二日份,這次處方如下:

荊防敗毒散6、銀召散6、二日份,用科學中藥給的。

婚後不久曾介紹她的親戚來此,都說她的病如果沒有我可能就不能如期結婚。非常感謝我。

11、溫病高熱不退

先說明病情經過:

呂X良先生,54年次,住在中和市華福街42巷,於82年7月29日來診,當時的情形是,已連續發燒五天,在亞X醫院診治打點滴四次之外,尚有服用所開具之西藥,但就是燒不退,醫生說是喉嚨發炎,他本人甚為納悶,為什麼僅是喉嚨發炎就治不好呢?最後只好找中醫試試,他最後找到了我,他來時的脈象是浮數緊,觀其喉嚨紅腫乾甚,問大便已五日未行,有面紅赤之象,知為上中二焦實火,乃處方以清上中二焦積熱:

涼膈散7、石羔3、元參1、黃連1、桔梗1、牛旁子1、荊芥1、防風1,計三日份

次診言,服用上藥僅一日份便燒退喉不痛,連連稱讚中藥之效。

發燒一症,原因繁多,與感冒有關的發燒則是常與流行性病毒有關,按以上兩例,乃溫熱病中之時疫,在天氣急驟變化時最易發生,譬如說,早上天氣很好,中午悶熱,下午突然大雨傾盆,若在這個時候感受溫熱之邪,易導致咽喉疼痛,則很快併發高熱,若其人體質本為燥實,則易轉變為陽明腑熱,此症之治療法則除驅風清熱之外,當需泄腑熱使大便出,如此方可不治燒而燒自退,若一味的給予西藥的解熱鎮痛劑等的對症治標療法則有失偏頗,易導致失敗,這就是西醫上用藥的缺失,它的缺點也就是中醫的長處。

12、呈溫病型態之發燒

七十五年七月廿二日,我剛從台北回來,戴婦是我以前的老患者,她審審忙忙的抱著八個月大的小男孩走進診所來,神色緊張凝重,要我為他診斷治療。小孩的名字叫戴x辰,當時,小孩頭上還打著塑膠袋的點滴,看看當時的情況,我不免也有些緊張,據說,從發病起至今已有五天了,高燒老是不退,在花蓮的XX醫院住了兩天一夜,仍然找不出病因,聽到我回來的消息,便馬上辨理出院,要我替她的小孩診療,雖得她對中醫那麼有信心,祇好免為其難的接下這個棘手的小患者,同時我也有意想試試自己的實力。

首先,從望診上看,該小孩第一眼給人的印象是面色紅赤,同時整身的皮膚也都呈現紅赤之色,眼屎濃黃而粘,嘴唇上下周圍爛焦起泡,好似剛被火或開水燙到一般,其樣貌如照片所示,舌頭深紅色,口中發出一股燒焦的燥臭氣,甚是難聞,腹部扣診,有異常鼓聲,此是聞診,再從問診上得知,此小孩發燒已有五日,數日來皆不大便,口渴甚,小便深色,此直是腹實滿、胃津被劫、溫邪化熱、熱鬱化火之氣營兩傷之證,切診得知小孩脈洪數而實,摸其骨骼結實,應是可攻下之體,此四診所得知者。

小孩患病時間正是夏日炎暑,溫邪最易化火,綜合以上所述,當為溫邪傳入營分,使得氣營兩傷,治之之法,須用清熱解毒,養陰涼血,並酌予攻下,方能急救其標,胸中既已成竹,即謹慎給予處方:

清瘟敗毒散合清營湯之湯劑,每次服藥皆加五分重之犀角(當時未管制)沖服,我親自為他煎藥,晚七時服一次,夜十一時再服一次,藥味很苦,還好小孩大概口渴厲害也分不出苦與不苦,便一口一口的吞下去了,因為戴婦要求住在診所,以便照顧,也就答應她了。次日三時,也正是三更半夜時分,高燒仍然未退,我勸她稍為忍耐,只要有拉肚子,燒必然會退的,過不了一會兒小孩開始拉屎,都是一些臭穢的綠褐色糞便,我知這下必然有救,便安然的上床睡覺去了。次晨七時許,她告訴我,體溫已降到攝氏三十七點三度,我又叫她再喂小孩一次,直至中午,體溫即已完全恢復正常,看看肌膚的顏色也淺了許多,嘴唇周圍的爛水泡也開始結疤,小孩也比昨日頑皮活潑多了,因此我「准」其出院,不用說,戴婦高興之情不可言喻,第三天小孩的神態膚色更比以前不同,她拿了一個「紅包」送我,連聲謝謝,我推之不恭,只好收下了。她並說:「我就知道你能治好我小孩的病」,當醫師的人,能急時解除患者的痛苦,又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快樂呢。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2 gu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