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发挥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6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薯蓣丸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an 18, 2017 3:34 pm

薯蓣丸《金匮要略》治疗脏腑明阳俱虚而受外邪侵袭,辗转反复,缠绵不愈的诸虚劳损疾患。
本方组成:薯蓣30份,当归、桂枝、神曲、生地、豆黄卷各10份,甘草28份,人参7份,川芎、白芍、白术、麦门冬、杏仁各6份,柴胡、桔 梗、茯苓各5份,阿胶7份,干姜3份,白敛2份,防风6份,大枣百枚为膏,共21味,炼蜜和丸,每丸重10克,早晚各一丸,黄酒送下,一百丸为一疗程。
方中以薯蓣为主药,善能调理脾胃,并益肺气,《药性论》一说:“补五劳七伤,去冷风,止腰痛,镇心神,补心气不足,患人体虚羸加而用 之。”又《本经》说:薯蓣:“主伤中补虚,除寒热邪气,补中益气力,长血肉,久服耳目聪明。”桂枝、柴胡、防风和营卫,散外邪,人参、白术、茯苓、干姜、 大枣助阳而补中益气,当归、川芎、白芍、生地、麦冬、阿胶滋阴养血;杏仁、桔梗、白敛理气开郁,豆卷、神曲除湿运痰。此方以阴阳兼补,既可以补正,又可以 法邪,补阳而不燥,补阴而不腻,补正而不留邪,祛邪而不伤正,诚为比较理想的强壮剂。
人体因内伤外感,挫伤正气,可虚而易罹外邪,复因外邪更伤正气,互为因果,辗转不愈。即所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极虚之处,正是 容邪之处”。如果气血充沛,阴阳平衡,外邪无可乘之隙,即“正气内守,邪安从来”。如日久气血亏耗,阴阳俱伤,脏腑经络皆为虚损,则生诸虚劳不足之证。脾 为后天之本,人体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其营养莫不来源于脾。如果脾胃的功能长期乖违,营养不能充分摄取,势必造成诸脏之虚损。或津液不能输布而化为痰涎, 壅塞中焦,阻碍气机升降,诸虚百损,由是而生。
本方治疗原则,侧重调理脾胃。脾胃健运,可以旺盛气血,营养五脏六腑。正气充沛,抗病力强,外邪不易侵袭。所以本方用于临床治疗各种久 治不愈的虚损疾患,有一定的作用。诸如:表虚不固,易着外邪和长期因虚劳不足的头晕、目眩、耳鸣、心悸不安、失眠、精神恍惚、神不守舍等证候,服此方一至 二个疗程,均有不同程度的效验。
典型病例:
冯XX,女,36岁,教师。患心悸、失眠、头晕、目眩数年,耳鸣,潮热盗汗,心神恍惚,多悲善感,智慧记忆锐减,食少纳呆,食不知味,食稍 有不适即肠鸣腹泻,有时大便燥结,精神倦怠,月经衍期,白带绵绵,且易外感,每感冒后即缠绵难愈。已经不能再坚持工作,病休在家。数年来治疗从未曾间断, 经几处医院皆诊断为神经官能症。1963年春天,患者病势日见增重,当时面色(白光)白、少华,消瘦憔悴,脉缓而无力,舌淡、质胖,舌光无苔。综合以上的 脉证,颇符合诸虚百损之虚劳证,投以薯蓣丸,治疗三个月之久,共服200丸,诸证如失,健康完全恢复,以后一直很好地工作着。
例二:
李XX,女,40岁。生产后曾连续数次感冒,以后即患头痛,经本单位医生治愈。从此即不断头晕、目眩,发作时天旋地转,不能起床,烦闷,恶 心,欲吐不得,耳鸣,耳聋,不思饮食。西医按美尼尔氏病治疗,中医以痰厥头晕治疗,皆无效验。数年以来病休在家,全身困倦无力,多眠嗜睡,若无人呼唤,一 直昏睡两天两夜都不醒,吐痰特别多,智慧、记忆明显衰退。有时心神恍惚,语无伦次,间或发生啼笑不常。治以薯蓣丸,服两个月后,诸证减去十分之七、八。宗 前方再服两个月痊愈。
结语
薯蓣丸一方,近人很少用以治疗虚损诸不足之证,大概是因方中滋补之药颇少,因而没有被人重视起来。但细析此方的药物组成,结合临床观察,对 于诸虚百损之证,效果明显。与其它单纯滋补药品相比较,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如冯案和李案均是数年之疾患,滋补昂贵药品服过无数,但是对病状改善不大,服本 方仅数月,诸证全失。本方之妙处,在于寓祛邪于补正中,使邪不干正,正气易于恢复。其次是药物平和价廉,药源丰富,适合于广大群众服用。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9 gu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