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論一百一十三方臨床使用經驗精要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5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燒揮散方第一百一十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an 18, 2017 2:53 pm

[方義]
此治陰陽易的通用方。
[主治]
熱性病後,房事過早,症見頭重不欲舉,熱上沖胸,少腹裡急,或引陰中拘攣,眼中生花,膝脛拘急者。
[藥品]
褌襠一塊,約四五寸(近陰處的褲襠布,舊者良。男病用女襠,女病用男襠)。
[制服法]
把揮襠布燒灰存性,每服一錢,日三服,開水送服。或用青竹茹煎湯送下,或用其他適應證的藥品煎湯送下。服後小便利,陰頭腫則愈。
[禁忌證]
本方並無禁忌證。若無男女勞複的事實,雖有類似症狀,也沒有使用本方的必要。
[用藥大意]
取彼之餘氣,祛彼之餘邪。邪毒從陰部入者,複使從陰部出也。
整理者按:由劉渡舟先生主編、光明日報出版社1987年3月出版的《傷寒論講解》第461頁有這樣一段記述,值得參考: “關於陰陽易之病是否存在,燒褌散是否有效,歷代醫家都有所探討,至今也未成定論。據山西省中醫研究所已故名醫李翰卿先生1963年介紹,此病確有,用本方也確有療效。李老以典型病例六七例,說明本病臨證特點有三:一是頭抬不起來,即‘頭重不欲舉’;二是少腹拘攣疼痛並牽引外陰拘攣;三是全身乏力,倦怠少氣。治療使用燒桿散, 皆已獲效。李老的經驗之談,很值得重視。”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5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枳實梔子豉湯方第一百一十一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an 18, 2017 2:54 pm

[方義]
此導滯清熱,治勞複、食複之方。
[主治]
傷寒大病瘥後,因過勞或傷食致身熱,心煩不眠,心下拒按。但必須根據過勞或傷食的事實,以定勞複、食複或勞而兼食之名稱,根據脈象的浮、沉、虛、實決定諸藥的運用輕重或取棄標準。因為單純勞覆沒有心下拒按之證,即沒有使用枳實的必要。
[藥品]
枳實錢半至二錢半 梔子二至三錢 豆豉二至三錢
[加減法]
宿食較重者,如臍部拒按、大便不利,加大黃一至二錢。
[煎服法]
用水三茶杯。煎至半茶杯,去滓溫服。
[用藥大意]
梔子、豆豉清表裡之虛熱;枳實導腸胃之積滯;大黃推陳致新,通利大便。
[禁忌證]
身熱、心煩、腹拒按三種症狀缺一則不可使用本方。脈較弱者枳實、大黃宜慎用。
[類似方劑參考]
小柴胡湯:此治病後更發熱之方。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5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牡蠣澤瀉散方第一百一十二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an 18, 2017 2:54 pm

[方義]
此滋陰清熱、逐水消腫之峻劑。
[主治]
熱性病後,腰以下發腫。但必須具有大小便不利、形氣較實、脈象有力,喜冷性飲食等現象,方宜用之,否則即會犯虛虛之戒。慎之,慎之!
[藥品]
牡蠣 澤瀉 蔞根 蜀漆(暖水洗去腥) 炒葶藶子炒商陸根 海藻(洗)各等份
[制服法]
共研細末,每服一錢,米湯送下。小便利者止後服.
[用藥大意]
牡蠣、蔞根滋陰清熱,其餘諸藥逐水消腫。
[禁忌證]
病後飲食減少,大便溏瀉,腰困腿酸,脈象無力,喜溫惡寒,為脾腎虛寒之證,雖同樣的發腫,絕不可服。不可與有甘草的藥同服,因甘草與海藻相反也。
[類似方劑參考]
(1)金匱腎氣丸:此治腰酸腿困、喜溫惡寒、腎陽虛發腫之方。
(2)四君子湯加減:此治飲食減少、大便溏稀、脾虛發腫之方。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5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竹葉石膏湯第一百一十三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an 18, 2017 2:54 pm

[方義]
此治病後熱邪未盡,津液已傷,氣逆欲吐,補虛降逆、清熱生滓之方。
[主治]
熱性病後,身熱不退,欲嘔。但必須具有口渴、喜冷、脈虛等症狀。
按:此證之身熱,與使用小柴胡湯及枳實梔子豉湯之身熱完全不同。後二方之身熱,都是熱止後復發之證,此證之身熱,系病雖減輕但身熱綿綿不休。
[藥品]
竹葉二至三錢 生石膏二至三錢 半夏錢半至二錢半人參一至二錢 甘草五分至一錢 粳米一至三錢 麥門冬一至二錢
[煎服法]
水三茶杯,煎至半茶杯,去滓溫服。
[用約大意]
竹葉、石膏、麥冬清熱生津;半夏降逆止吐;人參、粳米、炙草補中氣之虛。
[禁忌]
凡沒有身熱、口渴、喜冷、脈虛、嘔吐等任何一症者不可使用原方,應隨症加減。
[類似方刑參考]
(1)小柴胡湯:此治熱病後身熱欲嘔,偏於和解外邪之方。
(2)六君子湯:此治沒有熱證而虛羸少氣、欲吐之方。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5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李翰卿語錄220則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an 18, 2017 2:55 pm

病機挈要
1.燥證,喻氏謂屬熱,沈氏講屬涼,其實,他們所說到的都是燥證的一個方面。故吳鞠通、俞根初都指出,燥有熱燥、涼燥之分。其機理喻以蒸籠,如水火不偏,則薰蒸而無燥;如火盛水少,則無氣為熱燥;水多火微,蒸不起氣來為涼燥。臨證必須有此兩種概念,則易分析,但仍憑見證為依據,方能無誤。
2.四損者,氣虛、血虛、陰虛、陽虛是也。楊栗山所謂氣血兩虛、陰陽並竭是也。大勞、大欲、大病、久病、老人、產後、先天不足、後天失調是其因。氣虛者。真氣不足也,其症氣不足以息,言不足以聽,或欲言而不能;血虛者,真血不足也,其症通身萎黃,兩唇白,或素有失血之證;陰虛者,真陰不足也,其症肌膚甲錯,五液乾枯;陽虛者,真陽不足也,其症厥逆,下利,肢體畏寒,口鼻氣冷。單虛者單治,兼虛者兼治,虛而兼寒者溫而補之,虛而兼熱者清而補之,虛而兼實者須審其標本、先後、緩急、多少隨機而治之。
3.仲景說:太陽病欲解時從巳至未上。巳至未就是北京時間上午9時至下午3時。這個時間正是陽氣最盛的時間。太陽病本來是風寒損傷了衛陽的證候,故遇陽盛之時衛陽有所幫助,故能自愈。我的看法,這不是絕對的,不可完全依靠,只可作為治療本病的有利條件之一。
4.虛熱證是虛而兼熱或兼火的證候,亦稱之為虛火,非單指陰液不足,陽氣相對偏盛的虛性亢奮病理狀態。其形成,或因虛而生熱,或熱久致虛,或體虛兼患熱證。臨證證候與火熱證相同,其主症為煩熱,口渴喜冷飲,但服清涼瀉火藥不效或反加重,只有用滋陰養血生津,引火歸原,或甘溫除熱之法方效。如傷寒後期竹葉石膏湯證,陽明經病人參白虎湯證,口糜齦爛之甘露飲證及十味地黃湯證,咽痛之養陰清肺湯證等。
5.頭不痛項不強,便知非太陽證;但頭痛不項強也非太陽證,如項強痛反不惡寒,脈不沉,不可謂非太陽病。太陽病以頭項強痛為提綱。
6.結胸是傷寒誤用下藥而成的胸腹硬痛的證候,分為大、小、寒、熱、水、血、痰、食八種。其中胸腹不按自痛,按之更痛者,為大結胸;心下按之則痛,不按不痛者,為小結胸;兼不熱、不渴,小便清白,為寒結胸;兼煩渴便閉,為熱結胸;兼怔忡,頭汗,無大熱,揉之有水聲,為水結胸;兼漱水不咽,喜妄如狂,大便黑,小便利,為血結胸;兼脈滑喘嗽,為痰結胸;兼氣口脈大,為食結胸。
7.人參白虎湯之“背微惡寒”、“時時惡風”,非謂之表不解,乃因內熱太盛,自覺室溫較低而有背微惡寒或時時惡風之感覺。
8.胸背腰痛,皆有因痰者。痰者,痰飲也,為水濕不能吸收所致,脈多帶滑象。同時,痰飲在胃即嘔,在上則眩,在心則悸,在背則冷,在脅則脹,在肺則咳喘,在胸膈則滿悶短氣,鬱於經絡則麻木偏枯。若忽患腰背胸脅牽引痛,走而不守者,即可考慮痰。但痰與風要加以鑒別,從體質上、脈象上和患者每感痛處有寒涼重著的感覺等,稍加留意,不難辨認。
辨證心法
9.辨證要結合整個證候群進行綜合分析,不要單憑某一症狀。如傷寒的證候群和溫病的證候群好辨,假如單憑一“惡寒”症,究竟屬風、屬寒、屬濕、屬熱,如何能認清呢?因此,辨證一定要注意四診合參,綜合分析,方不致誤。
10.若表裡證俱在時,症狀是區別表裡多少的關鍵;虛實證俱在時,脈色、腹診相結合是區別虛實多少的關鍵;但對大實如羸狀或至虛有盛候的患者必須按腹,若腹滿硬痛拒按則為實,腹軟喜按者為虛。
11.寒熱真假之辨別關鍵,一在於舌苔的乾燥與否,二在於口渴喜冷與否。真熱假寒,必見舌苔乾燥,口渴喜冷;真寒假熱,則舌苔多潤滑,口雖渴而不喜冷飲。當明辨之。
12.虛火上逆(炎)有兩種情況,一是陰虛,須用滋陰降火;二是陽虛(虛陽外越),須用引火歸原。陰虛水不濟火而致虛火上炎者,小便必黃赤,脈必兼數,兼見面赤、唇紅或口鼻出血、齒痛、齒衄等症;如系虛陽外越者,為陰盛龍雷之火浮越,亦現面赤、口渴、煩躁等熱象,但口雖渴而不欲飲,小便必清長,脈沉小兼遲或浮大無根(尤其須注意右遲之脈),更有下肢發涼的見症。二者性質不同,當明辨之,不可誤人。
13.傷寒是百病的基礎,傷寒之方,通治百病,善治傷寒者,雜證自易,確實如此。例如,承氣湯不是單純治傷寒的,當歸四逆湯也不是單純治傷寒的。曾用承氣湯治腹瀉、痢疾、失眠、昏迷、咳嗽、發熱、鬱證、蟲證、瘀證、痰證、火證、濕證等病證,均取得良效,特別是一些危急重證,用之更是得心應手,往往一劑承氣,即可救危難於既倒,使病人轉危為安。日人用當歸四逆湯治療凍瘡,我曾用桃仁承氣湯治療宮外孕一一均說明一個道理,即傷寒為百病之基礎,傷寒方通治百病,關鍵在於掌握傷寒每一方劑之功能、主治病證和應用規律,臨證運用,才會得心應手。
14.小兒之熱,如手心熱盛,多為腸胃積滯,每以保赤萬應散開泄之而愈;如手背熱,多系(或兼)表證,宜疏風清熱。發散清解之。
15.高熱證要注意其兼表、兼裡各個方面。兼表者,多無汗,間有惡寒;兼裡者,必大便秘,腹脹痛拒按。前者宜汗,後者宜下,看證無誤,才能取得效驗。
16.戰汗一症,多出現於外感熱病病程中,為邪盛正虛之時,突然出現戰慄,繼而全身汗出,是正邪交爭之象。有戰後脈靜身涼而愈者,此為正盛邪去,有戰慄而不汗出者,或戰而汗出不澤者,或戰而汗出太過者,均屬正虛之危象。若戰而汗出太過,來複湯、既濟湯可急用之;戰而不汗者,可啜溫水以助之,必要時可助以強心劑;汗不止,脈仍大者,以葡萄糖之類輔佐之。熱性病過程中,若突然肢冷、脈伏,即應考慮戰汗之先兆,做好救治準備。
17.濕,有寒濕、濕熱,有在表、在裡,有在上、在下之分,但都必須以濕為主,寒熱只屬兼證,居從屬地位。如若熱勝於濕,寒勝於濕,則不在濕證範圍。必須明辨其主次,這是診斷中的一個關鍵之處。
18.痰證,要辨別寒熱虛實。熱痰黃而.口渴,溺赤,用竹瀝、膽星有效。若病垂危之喉間痰鳴者,忌之。此屬虛痰、寒痰之屬,因三焦火衰,土崩水泛所致,《醫學從眾錄》中風篇曾論及,可參閱之。
19.太陽頭痛大部分為後頭部疼痛,但根據臨床,也有前頭部痛者,因為太陽經脈起於目內眥,上額交巔也,但必須具有發熱惡寒、項強脈浮等方能正確,因為這是感冒風寒的表證。
20.陽虛兼外感風寒者,宜用麻黃附子細辛湯治之。但要考慮夾雜的主次,是陽虛為主稍感風寒呢,還是外感為主稍兼陽虛。前者附子多用,麻黃用量宜少;後者,則按麻黃附子細辛湯原比例用之。如病情稍久,可改用麻黃附子甘草湯,必要時還須加人人參。所以臨床必須細心體會分析,方能用之妥當。
21.循衣摸床,撮空理線,也屬於肝風內動之範圍,有實有虛,從全身證候、舌苔脈象綜合分析,實者宜下,虛者大小定風珠之類可選用。
22.亡陽有二,一種為亡陽厥逆,一種為陽氣飛越。亡陽驚狂,臥起不安者,屬於後者。這種陽氣飛越,以陰虛不能潛陽者為多見,臨床見症,必須有脈數、喜冷之陰虛現象,如屬下寒迫陽上越者,必須從實際證候上體驗才對。
23.腹滿身重,難以轉側,有屬濕者,也有屬熱者。如陽明篇內白虎湯證,即有腹滿身重難以轉側,必須綜合舌苔脈象及全身症狀分析,才能診斷無誤。
24.吐衄為熱傷陽絡所致,但熱須辨實熱、虛熱。如突然發病者,體壯實者,脈象有力者,夏季之時發者等,多為實熱,症見舌苔黃、口苦、便秘等,便為確據。另一種,久病者,或熱病之後期者,脈虛數者,乎素有陰虛情況者,即應以虛火淪治。
25.升陽之藥,什麼時候可用呢?如帶證、崩漏、腹瀉日久,導致清陽下陷者。又治頭部之病,用升陽藥的機會多,但腦充血者忌用。用藥方面,都要抓住它的適應證和禁忌證,才有把握。
26.喘無善證。喘之陳發者,以虛證為多。
27.費繩甫有一治胃火鬱結之案,甚佳,當細心留意體會。臨床上遇到口吐冷沫之症,當然應以寒斷之,可問題在於用溫藥而更盛,此時又不能用苦寒,所以滋胃陰以清胃火,實屬良法。但我們不能因為有此案而懷疑吐冷沫之症。開始用藥寒熱亂投,常致影響以後用藥,所以開始用藥不宜太亂,用量不宜過大,即是這個道理,當注意之。
28.消化性潰瘍,一般應採取芍藥甘草湯加減治療。曾治一例,因其遇冷即發,用芍藥甘草附子湯好轉。所以,臨證用藥,不能拘于常法,而應細心辨證。
29.曾治一西醫認為是麻痹性腸梗阻之病人,經診為虛寒夾實之證,融合黃龍、溫脾、大承氣之意,一劑即減輕。再診,右脈稍有力,左脈沉,此為兼有鬱結,再加香附,一劑則梗阻現象基本解除。
30.痢疾初起兼熱者,多為表熱,葛根等為必用之藥。曾治一小孩,9歲,患暴發型痢疾,因兼表熱,給以葛根芩連湯加銀花、連翹,一劑即熱退。一般如系熱痢、白痢,用白虎湯,赤痢用白頭翁湯(不兼表證)加減。便澀的加大黃以疏通之,亦為治痢之要則。
31.凡瀉證,瀉前即痛,瀉後痛止者,此為有夾實的徵象,治宜補中寓瀉。如系胃苓湯證,亦須少加入大黃、枳實方可。
32.曾遇一例再障貧血,審其證系肝氣鬱結,用逍遙散治之好轉。凡遇再障貧血,應從肝、脾、腎三個方面辨治。如脾的方面,血為水穀之精氣,由脾胃所化生,若脾胃傷,何以生?但導致脾胃受傷不能生血的原因又是什麼。需要進一步辨識,找准這個原因,即可治好。上述從肝論治用逍遙散,僅系一個方面。
33.曾治一失眠患者,多時不愈,診之發現下腹部有壓痛,考慮為瘀血,用桃仁、赤芍、棗仁、茯神等,予數劑,顯著好轉。此失眠之由於瘀血所致也。
34.痹證晝輕夜重者,陰邪在陰分也。遇風雨陰晦而甚者,此陰邪犯陽分之證也。得暖遇熱而甚者,此濕熱傷陰之火證也。體重者,為感濕之著痹證也。用散風除濕之行痹方而不效者,屬寒濕之證。痛處發紅,按之熱者,為風化為熱之證也。
35.痹證,其在皮脈者易治,在筋骨者難已。五痹日久入髒,其人中虛者,難治多死;五痹日久,不見五臟痹之症狀者,為髒實不受邪,易治。
36.痹證大抵知痛知癢者易治,不痛不仁者難醫。入髒者死,留連於筋骨之間者,痛久難愈,留於皮膚之間者易治。
37.虛勞須分陽虛與陰虛,其共同點為盜汗、脈數、經閉、咳嗽等症,不同點為陽虛畏寒,不喜熱飲,陰虛畏熱,口千口渴,喜飲,當辨別清楚。
38.數脈有虛有熱,數而無力為虛,虛勞之證脈皆數,其中數而有熱象為陰虛,數而無熱象為氣虛。臨證遇數脈,宜詳辨之。
39.大脈屬虛(大虛有盛候),當結合病史及臨床見症加以分析,如屬熱盛者,即白虎湯證的一面,當不難辨認。這種脈象,老年患者居多,或久病之後亦可見到,不論陽虛、陰虛都有,尤當細加辨之。
40.真武湯,用治喘證、咳嗽、氣短、心臟病等,辨證著眼點在於有水氣而屬寒性者,用之即效。本方為治陽虛不能化水而設,虛者應加人參,臨床如見浮腫不得臥,小便不利,畏涼喜熱者,皆可用之。
41.烏梅丸證之特徵即上熱下寒,如發現嘔吐蛔蟲,心中痛熱,氣上沖胸,並有腹瀉,即屬此證,細心體會,不難辨識。久痢之寒熱夾雜者,亦可用之。曾治一膽道蛔蟲症,療效很好,但必須符合上述證候特徵,才會有效。
42.傷寒論小建中湯小柴胡湯條,陽脈澀,陰脈弦,法當腹中急痛者,先予小建中湯不瘥者,小柴胡湯主之。這兩種證候常易混淆,示人以腹痛脹之證候,須先分清這兩個方面,前者屬於虛寒,後者屬於肝氣不舒,即小柴胡湯去黃芩加芍藥之意,非叫人先用小建中試之,而後再用小柴胡也。
43.補中益氣湯治中氣下陷變生諸證,問題在於什麼是中氣下陷,我們如何去辨識它,只有辨清是中氣下陷,用之才效。如臨床見到久瀉、久痢、脫肛、子宮脫垂、胃下垂、崩漏不止、白帶日久而多、小便多而頻等,都可首先考慮是否中氣下陷,再審其全身症狀,必有倦怠懶言,多汗,氣短,脈虛,或大而無力,則不難辨識。
44.礞石滾痰丸主治頑痰怪證,應用目標為體格壯實,有熱,口苦,痰粘稠,便秘者,脈象必沉滑而有力,舌苔粘膩。至於控涎丹,為逐飲之劑,無此證之熱象,痰為清稀者宜之。
45.升麻葛根湯,宜於麻疹將出未出之際,而伴有腹瀉者宜之。其表證常兼有目痛鼻幹不得眠,口稍渴。陽明熱甚者禁用。無下陷之機者,亦勿用。至於發斑者,宜犀角化斑湯,勿須透表。疹則必須透達,故多宜升散之劑。
46.月經痛連乳脹痛者,多屬肝經,兼腰困者,多屬腎。前者逍遙散加減,後者川斷、杜仲等選用,但臨床多混合出現,孰輕孰重,用藥當權衡之。
47.曾治一女性患者,嘔吐較劇,飲食人口即吐,伴有月經過多疾患,左脈沉,已20天,胃部尚有拒按、便秘。此病為肝鬱導致胃氣不降,為寒熱虛實夾雜之證。仿乾薑黃芩黃連人參湯之意,加半夏、當歸、大黃、旋覆花、代赭石等品,效果很好。
48.白帶一證,總的來說不外濕熱、寒濕鬱結幾個方面,問題在於我們如何辨其性質,這就需從全身症狀來鑒別。如兼胸滿、脅脹、噯氣、寒熱,脈沉弦(尤其左脈),即可考慮肝鬱的一面,同時肝鬱可影響心,又可影響脾,臨床務須隨機應變。例如,用逍遙散時,如有心悸失眠、血虛諸症之時,可合歸脾;有肝熱之征時,宜加丹梔;如日久,又兼腎虛者,可合六味。必須是審證明確用之才有效,否則亂用妄用是不會有效的。
49.黃帶,為婦科常見的證候。傅青主有易黃湯的方子,然黃帶也有不同情況,究竟哪一種黃帶適用易黃湯呢?以藥測證,當為子宮有濕熱,兼脾腎兩虛者,可以用之。同時,不是脾陽虛而是脾陰虛的情況下可用,症見帶如濃茶,氣味臭穢,飲食減少,不喜燥熱,腰困帶多。
50.病情是複雜的,寒熱虛實常交互出現,臨床須在這些方面多留意。如曾治一婦女產後之病,表現為嘔吐、腹瀉、口苦、胃脘有壓痛,平素是虛寒體質,當然產後為虛,腹瀉為虛象,兼有體質偏寒,拒按為實,口苦為熱,證情是複雜的,給以人參補虛,乾薑溫中祛寒,半夏止嘔,大黃去其實兼清泄其熱,一劑即愈。
51.一產後病患者,系剖腹產,產後腹脹,經西醫檢查,為繼發性腸梗阻。經會診,發現兩個特徵:一是吐痰清稀量多;二是腹雖脹,無明顯拒按,鼓腸較劇,微熱。擬方二陳湯加萊菔子、大腹皮、柴胡、桃仁、益母草等,服後即減輕。又治一例產後鼓腸,審證系瘀血,擬歸、芎、桃仁、乳、沒、腹皮、台參,亦治癒.因無明顯寒熱,故藥亦不用溫涼之品。總之,必須抓住主要環節,用藥恰如其分,自然見效。
治法撮要
52.治病必須找到其根源,不能頭痛醫頭,足痛醫足。如一人舌質紅,用滋陰之法而不愈.珍之脘腹拒按。並無其他陰虛症狀,以消導之法即愈,一月經閉止者,曾用大承氣而愈,一神昏譫語者,亦以承氣而愈等等,均是認定病因均在腸胃,所以取效的。
53.對一症的治療,必須瞭解它的產生原因。如治療發燒,不能單純退燒,要瞭解燒是怎樣發生的,如系表熱,則予解表即愈,如系陰虛,則必須滋陰才會取效。假如一味地退熱,不究其原因,就達不到治癒的目的。《內經》言:“治病必求其本。”即是這個意思。
54.治病要結合病機,關注病變趨勢。病情向縱深發展者,可以阻截之;向愈的階段,可以誘導之。如肝炎久治不愈,即有向肝硬化轉變的趨勢。為什麼會硬化呢?因津液受傷,脈絡阻滯的結果。如何阻截呢?滋陰養血通絡等法是也。考慮其腎虛者,更當滋腎,當然亦須避免色欲,戒酒,以免重傷其陰。
55.治病當結合氣候環境不同而施治。例如在久旱無雨的乾燥氣候下,明明需要宣透,但用藥就不能過分溫燥;反之,在淫雨纏綿的濕潤氣候之中,縱然需要滋陰,用藥也不必過度濡潤,否則對於疾病是有害的。
56.表證,遇有表寒、表熱不明顯,或似是而非之際,用藥寧可偏其涼而不可偏其溫。
57.溫病邪在衛分的主要治法是辛涼解表,但在惡寒重、發熱輕、無汗、頭身痛、舌苔白、口渴不甚的情況下,亦有用辛溫解表的時候。例如春溫之用荊防解表湯,陰暑之用三物香薷飲,涼燥之用杏蘇飲等。
58.表證汗解是千古不易的定法,但不管內部有無兼證,片面地進行發汗,不但不能達到應有的效果,反而有汗不出或使病情加劇的可能,所以發汗之法也必須根據一定法則,不是隨便使用的。
59.傷寒病癒後氣虛滓液朱複,餘熱未盡,而有喜冷、少氣、欲嘔等現象吋,最忌一般溫補藥品,如人參、黃芪等藥。因為這些藥品雖能補虛,但不能清熱,最易留邪為患。
60.傷寒病解後,周身發熱,汗出即解,須臾又熱而汗,如此多次,汗出如洗,目上竄不露黑睛,寒熱往來,氣喘,怔仲,氣虛不足以息,以及左脈微細,按之即無,屆肝膽虛極,肝風將動,元氣欲脫之證,藥重用山萸肉30~60克,方用來複湯.
61.治內傷吋要考慮到有無外感,治外感時要考慮到有無內傷。如有夾雜,要考慮其孰輕孰重,孰賓孰主,治法上或先表後裡,或表裡兼顧。只有辨清夾雜,審清其主次量比,對證下藥,才能得當。
62.甘溫除大熱,其熱為內傷熱,而非外感熱,內傷與外感之區別,均可作為其鑒別的依據。又,甘溫所除之熱為虛熱,而非實熱,其脈象以虛而大為特點,手心燒(應與陰虛、停食之手心熱相區別),伴有倦怠(須與清暑益氣湯證區別,從時令上區別)等特徵。須綜合分析,細心體會,方不致誤。
63.滋陰劑應用一個階段後,須回頭用補陽之法一二次,然後再繼續用滋陰,則陰複反能增速。同理,回陽劑用一個階段之後,改用滋陰劑一二次,再接著用回陽之法,則陽升更旺。此陽生陰長、陰陽互根之意也。
64.熱自足直沖股內,上入腹中,為腎經火旺證,治宜滋腎丸或知柏地黃丸。
65.氣有餘便是火,故理氣可治火證。
66.眼花,兩目乾澀,屬肝傷血少證者,治宜和肝養血,方取逍遙散。
67.高血壓,肥人,可考慮痰的一面。遇有熱象,用寒藥而無好轉者,應考慮滋陰的一面。肺氣清肅,腎水充足,方能涵木,肝火之逆自可好轉,故治之法,當滋腎水、平肝木、利肺氣。便秘者,須兼瀉法,避免精神刺激,忌食辛辣之品。
68.治痢久滑脫、脫肛.雖有膿血,但無裡急後重者,治宜溫中補虛.澀腸上瀉,方用《局方》真人養髒湯,很有效。但對初期之痢,不宜早用補澀,應推蕩之,同時要注意表證之有無,如有表證,必須先解表。治白痢須從氣分用藥,治赤痢須從血分用藥.
69.脈與證不合.而欲吐不吐,欲瀉不瀉,腹中絞痛劇烈者,委中、曲池放血,放十宣,很有效。
70.痹證當早治,不當遲治,遲則易成為入髒之死症。
71.痹證初起,三氣未行熱化者,仍按治三氣之法治之。治行痹。以散風為主,禦寒利濕輔之,再參以補血之劑。蓋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也。治痛痹,以散寒為主,疏風燥濕輔之,再參以補火之劑,蓋非大辛大溫之品,不足以釋其凝寒也。治著痹,以利濕為主,祛風解寒仍不可缺,再參以補脾補氣之劑,因脾強可以勝濕,氣足自不頑麻。
72.痹證失治,邪鬱病久,風變為火,寒變為熱,濕變為痰。又當於通經活血疏散邪滯劑中,再參以降火清熱豁痰之品。
73。治痹總以通經活血、疏散邪滯之品為主,隨所感之氣、邪之輕重及見症之寒熱虛實,而加以對證的藥品。
74.雖雲痛無補法,然病久痛,傷及元氣,非補氣血不可。參芪術地,隨證用之,不必拘於痛無補法。
75.初潮提前屬先天稟賦薄弱.血未充盛。氣不攝血者,用人參養榮丸。
76.產婦乳頭生瘡,汗出疼痛難忍者,名垢乳,用鹿角9克,甘草3克,共為細末,用雞子黃和之,置銅器內炙熱,敷於乳頭並固定,每日2次。
77.治產後青腫,以幹漆、大麥芽等份為末,鋪於青瓦中,幹漆一層,麥芽一層,如此重複至滿,鹽泥封瓦,煆赤。研末,酒送服6克,並治產後諸證。
78.產後血暈預防:妊娠五月、七月服安胎飲,至八月、九月再加大腹皮、黃羊腦,元氣虛弱者服八珍湯,臨產服保生無憂散,或預燒紅炭投醋內置產床,以醋塗口鼻。
79.久病有邪者正必有虛,不攻其邪正氣必傷,故攻邪為治久病邪實者之要法,然攻之太過則正必不支,故攻邪時應務求其緩。如氣虛而有風邪外客之久病者,欲用防風3克時,只可用至O.6~O.9克;大便秘結者,若欲用大黃9克時,只可用至1~2克。否則非但邪氣不除,亦且正傷,病邪難除耳。所以,治久病邪實者,只可求其緩。
80.濕性趨下易襲陰位,故濕邪為病在婦科可見帶下量多,經前泄瀉,經前後浮腫等。濕證與熱證兼見者為濕熱證,其治法為清熱除濕,分別濕與熱之輕重主次不同,清熱除濕偏重不同。除濕有健脾燥濕、溫陽化濕、利水滲濕之分,溫陽化濕為寒濕證治法,然對於濕熱證之濕邪偏重者,以祛濕為主,清熱為輔。祛濕之中溫陽化濕不可或缺,因濕為陰邪,易阻遏氣機,損傷陽氣,況清熱藥必寒涼,而溫陽化濕則有助於濕祛從速,並可防寒涼太過。
方藥心得
81.凡用藥之前,首先應該一分為二地考慮其效果,即既要考慮到其正面作用,亦要考慮其負面作用,究竟會否發生別的問題。如果用熱藥,寒證雖宜,但容易傷陰,或引致肝陽上逆;用寒藥,熱證雖宜,卻易傷人之陽。因此,不要因某藥有效而過量或連續多用,而應掌握好度,中病即止,見好就收,方不致出現負面作用。
82.藥品的作用必須弄清楚,用量也是治療的關鍵,同樣的病證,同樣的處方,有的見效,有的無效,就是用量上的問題。所以要學習,須從頭做起,先弄清藥物的性味功效、用法用量及配伍規律,庶幾臨床加減應用,心中有數,頭頭是道也.
83.用藥須考慮三個方面,一是正面作用;二是反面作用,也就是用藥後有什麼副作用,有多大,如何補救和防上;三是和同用藥的關係,有無矛盾和相互影響。用方也是一樣,同樣要注意三個方面,即主要作用、方中藥物配伍的相互作用、副作用。只有掌握了所用方藥的上述三個方面,應用才能正確無誤。
84.驅邪藥能除邪,補虛藥能扶正,然藥皆有毒,過則生病,故《內經》有“無使過之,傷其正也,氣增而久,夭之由也”的警句。至若病久,虛實寒熱夾雜證尤多,或寒,或熱,或補,或瀉,用藥稍有不慎則過之,故不可亂施藥餌.若少服或間斷服用,針對其虛、實、寒、熱治之,候其氣之來複,自然可愈也。
85.補藥之用,如異功散之有陳皮,歸脾湯之用木香,意在行補藥之滯。所以,用補藥時,一定要注意反佐.些行氣之品,以防滯膩。
86.治外感病,每用荊、防、羌、獨。一般發散用荊、防為主,身痛者以羌、獨為主,上半身痛用羌,下半身痛多用獨,惡寒無汗而喘者,用麻、杏,兼熱者加生行膏。如需用辛涼解表,只要無汗,也可以用荊、防,不過須結合連翹、薄荷、竹葉等同用之。麻黃、石膏配伍,亦成辛涼,如大青龍湯都屬之。又如虛者無汗,配合黨參用之。總之,用藥當靈活掌握之。
87.童便,鹹寒,滋陰降火,凡屬各種上行之出血,由陰虛所致者,皆可用之。如系實火,類似於瀉心湯用大黃之意。
88.白術為補脾之正藥,陳氏說過,術能補脾之陰,又 能益脾之陽。欲補脾陽宜炮用,補陰可用生術,欲補氣白術合黨參,欲勝濕白術合雲苓,欲行氣白術合陳皮,所以,四君子湯既為補氣藥,又為補脾方也。
89.石膏之清熱,為清燥熱,厭煩口渴飲冷之證宜用。芩連之清熱,為清濕熱,大熱、口不太乾燥而口苦、苔稍膩若為宜。
90.甘草有和胃、解毒、瀉火、補中等功用。遇用藥時,需顧護胃氣者,可炙用;需瀉火解毒者,可生用。,
91.紫河車本身偏於補腎陽,如欲其滋腎陰,則必須配伍滋陰之劑,如麥味地黃丸、知柏地黃丸等.
92.海螵蛸之止崩漏,當注意以下問題:①因血熱妄行所致者,不宜用;②因氣虛不能攝血所致者,用之無效;③因瘀滯所致者,不宜用。其所適應者,為肝腎陰虛,沖任不固之崩漏。宜合茜草用之。海螵蛸又有去寒濕之作用,故又用於帶下之證屬寒濕者.
93.天麻治眩暈證多用之。但眩暈的原因不同,如血虛之暈,宜養血平肝;陰虛肝陽上升者,應滋陰平肝;如邪熱熾盛,引起肝風者,又須清熱降火。惟肝風夾痰濕者,天麻始為相宜。天麻辛燥,功能祛風燥濕化痰。所以火盛者、陰虛者均應慎用。
94.有寒熱往來之症,不一定完全用柴胡,但用柴胡時,必須以寒熱往來為主症。如桃仁承氣湯之用於熱入血室,可以將桂枝改為柴胡,效果很好。所以必須細心辨證及掌握方劑之主要精神,臨證才能運用自如。又如用柴胡時,夏季多並用連翹、銀花,或者不用柴胡。瘧疾夾痰濕者,用柴胡于平胃散中很好。
95.山萸肉主治之證有八:①肝腎不足,腰酸眩暈,陽痿遺精,小便頻數。②女子月經不止。③大汗亡陽虛脫。④止老人尿不節。⑤大能收斂元氣。⑥肝虛自汗。⑦肝虛脅痛腰痛。⑧肝虛內風萌動。
96.丹參主治之證有十:①月經困難。②經閉癥瘕。③產後惡露不盡及瘀滯作痛。④消腫止痛。⑤乳癰初起紅腫疼痛。⑥熱病傷營,心煩不寐。⑦腰脊強。⑧腳痹。⑨破宿血,生新血。⑩安生胎,落死胎。
97.麻黃發汗解表,醫家言其為諸藥之首,然其用於臨床亦有不見發汗者,亦有少量用之而大汗不止者,綜其原因有三:①新鮮者發汗作用強,陳久者發汗作用弱,甚或無發汗作用。②氣虛、陰虛證發汗作用強,風寒閉鬱至甚者發汗作用弱。③熱證發汗作用強。
98.麻黃宣肺定喘,醫家言其為諸藥之首,然其用於臨床有有效者,有加劇者,綜其原因有二:①風寒閉鬱,肺氣不宣之咳喘其效甚佳。②腎不納氣之喘和肺氣虛的喘用之必甚。曾治一咳喘難止之患者,先予諸種定喘止咳方無效,後邀餘治,診為腎不納氣,予金匱腎氣加蛤蚧,某醫恐其無功酌加麻黃無效,及至改為去麻黃後愈。
99.白術:有健脾燥濕、補氣安胎之功,為補脾正藥,臨證用之,欲運多於補則生用,欲補多於運則炒用。本品不宜炒焦,炒焦則傷脾增脹。
100.西洋參:苦、微甘,寒,補肺胃之陰,降火生津,凡肺胃津虛有火者用之。可用人參配麥冬或生石膏代之有同樣效果。
101.百草霜:止血消積,主治吐衄、外傷出血、鹵衄、髒毒下血、婦人崩中、食積泄痢及腸鳴泄瀉。本品能止血但無益腸胃,救標則可,治本則非,故不宜多用。
102.澤蘭:活血化瘀,通經利水,能舒肝脾之鬱,不寒不燥,行而不峻,為婦科調經之要藥。
103.膽礬:酸、辛,寒,有毒。用本品治重證沙眼時,以本品小塊平面快速擦過,隔日1次,3次即愈。
104.玳瑁:甘、鹹,寒,可解嶺南百藥毒、蠱毒及一氧化碳中毒。
105.黨參:補中益氣,生津養血,健脾運而不燥,滋胃陰而不濕,潤肺而不犯寒涼,養血不偏滋膩,鼓舞清陽,振動中氣,而無剛燥之弊。凡表證未解,中滿邪實者忌用。
106.草蔻、草果:二藥辛溫,皆治寒濕,草蔻偏補,用之不宜過多,恐助脾熱,傷肺損目,草果偏消。
107.桂枝:能升能降,升大氣,降逆氣,孕婦慎用,因胎前多熱,恐胎墮。
108.荊芥:風邪鬱於上之頭痛多用穗,炒炭入血分止血,單用治風在皮裡膜外,症見肌膚門熱,頭目昏眩,咽喉不利,身背疼痛,與防風同用兼治風入骨肉。
109.防風:通治一切風邪,為風病之主藥。臨床常與多種藥物配伍,治療各種風證.與南星同用,能治破傷風,如本事玉真散。與荊芥同用,能治時疹血風和皮裡膜外、骨肉全身之風,如荊防敗毒散及其他一切散風之方,不過兼寒者,配合蘇葉等辛溫之品,兼熱者,配合連翹、薄荷、桑葉等辛涼之品,兼食滯者,配伍神曲、麥芽等消食之品,兼痰者,配伍陳皮、半夏等祛痰之品,兼瘡毒腫癰者,配伍銀花、連翹等解毒之品,更為有效,如不謝方“風寒溫散劑”、“風熱涼散劑”、“風寒夾食劑”、“風寒夾痰劑”、“連翹敗毒散”等方劑,都屬這一類的例證.與蒼術、白術、防己等藥同用,能治風邪兼濕之證,如海藏神術散、白術散、不謝方“風寒夾濕方”等即是。與黃芪同用,能治衛虛兼風之自汗證,如玉屏風散便是。與羌活同用,能散太陽經之風寒,治頭痛項強,一身疼痛.發熱惡風寒,或有汗或無汗,如九味羌活湯等方即是。
110.黃芪:補氣升氣,止痛生肌。氣陷者生用或伍升麻、柴胡;中虛者炙用或伍人參、白術;虛甚者配人參,防熱則再伍知母。
111.升麻:透疹解毒宜多用,升陽舉陷宜少用.
112.柴胡:和解寒熱,升舉陽氣,疏肝解郁,可解傷寒少陽旺,熱入血分之寒熱如瘧證,及小兒食積、午後發熱等證。退實證寒熱宜多用,升陽解鬱宜少用.
113.桑葉:疏風清熱,涼血明目,並滋腎陰,故可用治肝陰不足之眼目昏花,寓肝腎同源之意,並治勞熱咳嗽,
114.白芍:苦酸微寒,養血斂陰,柔肝止痛,平抑肝陽,酒炒可使上升,醋炒入肝去瘀。泄瀉腹痛宜酒炒,失血 醋炒,大便燥、肝陽上逆者宜生用。
115.生薑:與大棗同用調和營血,生用發散之力強,煨用溫中之力大,治脾胃虛寒證,浸汁點赤眼,搗汁與竹瀝 同用,既制竹瀝之陰寒,更借辛溫之力以暢達其葯性。炮薑、乾薑守而不走,治胃中寒,薑炭溫經止血,用於寒性出血。
116.大黃:苦、寒.峻下宜生用,緩下宜熟用,瀉頭目之火宜酒制,破瘀血宜醋制。凡血中無鬱熱,腸胃中無積滯,及婦女胎前產後、月經期、哺乳期均應慎用,否則出血 不止,泄瀉不止,或胎墮,或斷乳。
117.生地:多液,性凝滯,胃氣弱者服之恐傷胃,宜酒炒,忌鐵。
118.豬蹄:補血生乳,解百藥毒,煎湯煎藥或單眼。
119.當歸:補血和血,調經止痛,潤腸通便,活血用酒洗,止血用頭,補血用身,行血用尾,通絡用須,和血全用。多生用,炒炭則具止血之效。
120.炒三仙:為消食藥品,於脾虛證少用,如脾虛兼停食則須與參、術、苓等藥相伍,方能有利無弊。
121.砂仁、藿香:二藥利氣行滯,化濕開胃,與熟地、人參、黃芪等補益藥同用能防止其雍滯影響食欲之性。
122.馬檳榔:常嚼二枚水送服,久則子宮冷而不孕,臨產細嚼數枚町治難產、,
123.黃柏與知母同用滋陰降火,與蒼術同用清熱除濕。
124.治病當處處吻合病機.曾治一腹脹滿因數氣鬱,但系久病體弱,仿厚姜半甘參之意,用人參、厚樸,酌加香附、木香以疏其氣,半夏、茯苓以燥濕利水,應手而效。如果單純疏氣或單純補虛,都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
125.暑邪最易傷氣耗沖,傷氣則氣短、倦怠,耗津則汗出、口渴、心煩,暑傷肺則咳,可以人參、麥冬、五味子為治.徐洄溪說:“麥冬、五味,咳者忌用,不咳之暑證可用。”我認為,因寒之咳,忌用麥味,而暑證之咳為熱,又無痰,用之無妨,但須注意夏季貪涼而感寒咳嗽者多,用時必須辨明。
126.心臟病如引起氣短、浮腫,兼有畏寒喜溫的情況,可酌用真武湯治之。虛者,可加人參。
127.肝炎,用逍遙散時,須用赤芍;肝區疼痛時,可酌用郁金、薑黃、乳香、沒藥;肝炎初期,不必加補藥;食欲不振者,可以調理脾胃為主;憋脹甚者,可以加青皮、枳殼、香附等品;兼見口苦、舌黃、脈弦數者,可加丹皮、梔子、龍膽草等。
128.月經過多服他藥而無效者,可用紅棗,不拘多少,燒服之,每驗。
129.病後虛煩不眠,心中懊(忄農),梔子豉湯吋,如有嘔吐者,可加人生薑,少氣者,加甘草,腹脹滿者,加枳實、厚樸,腹瀉者,加乾薑,這是梔子豉湯應用的加減法則,本系仲景之意也。
130.疣子,以薏米煮粥食之有效。
131.胃脘壓痛,可用枳實,脹滿可用厚樸,便秘加大黃,燥用芒硝,兼虛者,輔以參歸,兼鬱者,加入香附,兼寒者,酌加姜桂。用瀉下法必須如此,可觸類引申,靈活掌握。
132.根據我的經驗,無腹脹滿症,雖大便不通,也不用枳樸,有脹滿症,即使是泄瀉症也可用之。仲景曰: “傷寒吐後,腹脹滿者,與調胃承氣湯。”(《傷寒論》第249條)我認為凋胃承氣湯中(大黃、甘草、芒硝)沒有除脹滿的藥品,本條當是小承氣湯(大黃、枳實、厚樸)的適應證。
133.痛痹,若初感寒即痛者,可用桂枝及酒煎熨治,寒化為熱禁用。
134.痹證見筋脈拘滯,屈伸不利者,此血虛血燥之證,非養血養氣不可。
135.痛風,痛久邪必入絡,如木通、刺蒺藜、紅花、銀花、鉤藤之類,最能入絡,可隨宜加之。
136.痹證不愈,久痛必夾郁,郎而成熱,熱盛則生痰,如南星、半夏、瓜蔞根、黃柏、郁金、川貝、竹瀝、薑汁之類,都能解鬱清熱化痰,可隨宜加入。
137.痛痹,凡用烏附辛桂之藥而不效者,宜用葳蕤、麥冬、桑葉、生芪、菊花、蒺藜、阿膠、甘草之類為膏,柔潤熄風之法。
138.閃挫扭傷所致腰背肢體疼痛者,可用活血通絡之品,酌加麝香效果較好。麝香有活血通絡之功,可入丸劑,如入湯劑,可沖服之,用量0.03~0.06克即可。
139.關節炎之急性者,用少量醋柳酸,每次O.2克,1日3次。有熱者,加生石膏效果很好,用量不宜多。
140.藥物配伍,要注意有機配伍,而不是隨意堆砌。如厚樸配人參,用於虛脹;厚樸配枳實、大黃,用於腹脹滿而拒按;厚樸配乾薑,用於寒脹;厚樸配梔子,用於煩滿等。還有一種配伍為複用,可增強其同類作用。如敗毒散中的羌活配獨活,柴胡配前胡,清肺湯中的麥冬配天冬等,雖然作用有所差異,但大的方面作用還是一致的,互相配合,協同應用,取其力量增強之意。如無機地配合,則沒有什麼意義,也難以取得較好療效。
141.白虎湯用治燥熱之證,不論舌苔黃黑或絳,只要是乾燥者,即可用之。曾治一例因注射606後發熱者,午前熱盛,午後熱漸減,口燥舌幹。考慮其為辛苦熱毒之劑,給以白虎湯而愈。又治一熱病,舌幹口渴,但兼腹瀉,予白虎湯粳米易薏米加蒼術而愈。
142.達原飲治濕盛之濕溫證可用,若熱偏盛者,下宜用。
143.生脈散為清暑之劑,暑傷元氣用之為宜。清暑益氣湯宜用於虛多而夾濕之暑證。六一散為清暑之輕劑,白虎加人參湯為清暑之重劑。臨證斟酌選用。
144.遠血用黃土湯時,方中附子可易為薑炭,量也不宜多用,因此證濕熱者多。如便血多者,再加些椿皮為佳。
145.逍遙散為疏肝解鬱之劑,其治療目標為:鬱怒傷肝,肝血虛少,寒熱如瘧,暮熱朝涼,五心煩熱,鼻咽乾燥,頭暈眼花,兩目乾澀,肢體疼痛,嗜臥少食,月水不調,或少腹重墜,水道澀痛,或腫痛出膿,或遍身瘙癢,赤白遊片,或瘰鬁痰核等。
146.理中湯所主之虛寒證,為吐瀉而腹痛者,若無吐瀉,甚則便秘,審系虛寒者,小建中湯主之。臨床須細心加以區別。
147.炙甘草湯之應用,應以脈結代、心動悸為主症,脈兼細小而數,不任循按,常致心悸不寐,常出虛汗者,本方桂枝可用4.5~7.5克,生地須18克左右,便秘者加火麻仁適量。甚者加入大黃,便溏者,去麻仁,失眠者,加炒棗仁、朱砂,如熱者,去桂姜,加白芍,複脈湯之意也。
148.金鈴子散治心腹痛之非寒涼性者皆效,張壽甫加入乳香、沒藥用之亦佳。
149.芍藥湯中之肉桂為治濕而設,蓋痢兼濕熱,純用苦寒,熱去而濕不去,仍不愈,必加肉桂以佐之,庶幾濕與熱可盡化耳,但須少量為妥。
150.治痰飲用乾薑苓術湯為主,乾薑之意在於溫脾陽,脾陽得複,水飲白化。咳者,乾薑細辛五味也,有痰者,屬寒者宜之,臨床夾雜者多用,量不宜大,必要時口苦伍黃芩,口渴熱甚者,伍石膏,隨症加減方有效。
151.四逆之與附子理中,一是溫法,一是溫補法。如大吐瀉之後發厥,四逆湯加人參以補之,因虛故也。又從病的日期及平素病人體質來看,如有虛弱情況,都可酌加補藥,總之,必須吻合病情病機,才會取效。
152.玉樞丹芳開之力不及蘇合香丸,凡中暑穢濁、中濕嘔吐、腹瀉等均可用之。又可用於夾有癘氣之喉痛.
153.桂枝附子湯是治療陽虛兼風寒濕性身體疼痛之方,症見身體煩疼,不能自轉側,不嘔不渴,脈浮虛而澀。此方必須具有不喜冷性飲食的症狀,單不渴一症,不能說明沒有內熱現象。
154.除內濕羌活湯(羌活、防風、柴胡、槁本、蒼術、升麻、生薑)是治療風濕在表的方子,症見一身盡痛,日晡發熱。使用此方必須沒有喜冷現象方能合拍,並治兼有大便溏症最效。
155.桔梗湯是治療咽痛的普通方劑,熱輕者用之固佳,有膿欲潰時用之更好,但桔梗必須重用。
156.甘草乾薑湯中乾薑溫中治厥,炮黑變辛為苦,使回陽而不傷陰,倍用甘草更從中以控制之。乾薑一藥對於此證不用不行,用之又嫌燥熱太過,對於咽幹煩躁之陰虛現象確實不利,故炮黑使用,方才穩妥.
157.《金匱要略》腎著湯(甘、薑、茯、術)主治寒濕在腎之經絡諸證,因此證寒濕不在腎臟,故不宜用桂附。恐傷腎陰。
158.使用桂枝湯吋必須具備汗出、脈浮、不喜冷性飲食三個主症,否則就會出現醫療事故或輕病致重或重病轉危。這三個主症當中不喜冷性飲食一症更為重要,臨床體會使用桂枝湯不一定都有汗,但不喜冷性飲食一症卻是絕對不可缺少的。
159.桂枝加葛根湯的主症是項背強直,余如桂枝證即太陽有汗之證,沒有喜冷現象。桂枝湯是太陽有汗惡風之專方;葛根退熱,生滓潤燥,是治項背強幾幾之專藥。
160.溫經湯加減可治宮寒不孕,月經不調,或前或後,或逾期不止,或一月再行,傍晚發熱,手心煩熱,唇口乾燥,或少腹冷痛諸證。
161.九痛丸乃溫中散寒、導滯攻下之方。善治寒實結滯、脘腹劇痛、按之更甚、舌苔薄白、大便秘結之急腹症,如胰腺炎、腸梗阻等。
方證(病)治驗
162.濕溫初期,須發汗時,以藿香、紫蘇為宜,兼見胸痞悶,選用三仁湯加減治之。
163.濕熱證,身熱、脈洪、口渴、自汗,此屬熱重之白虎湯證;若兼身重、胸痞,為熱中夾濕。濕熱夾雜時,如熱重濕輕,則白虎湯少加蒼術、厚樸即可;如兼腹瀉,石膏即不宜用,改為滑石,再加薏仁;如熱不減而胸痞,蔻仁可以用,為藿朴夏苓湯之意也。
164.暑傷氣分,熱甚煩渴,倦怠氣短,多汗,食欲不振,有時大便溏瀉,清暑益氣湯主之。
165.一位經常感冒經久不愈的患者,遍用玉屏風、補中益氣等方藥數百劑無效。經過認真觀察,發現其病多發在夏季,苔黃厚舌質紅,脈滑,為三焦鬱火熏肺,肺被火灼,衛外失固,予牛黃上清丸而愈。
166.一例頭暈患者,久治無效,經診察症見頭暈噁心,食欲不振,心神不寧,失眠,脈緩,予以二陳加天麻、白術、龍骨、牡蠣、石決明。3劑即顯著好轉。複診仍照原方略有加減,漸愈。
167.治牙齦出血,全身紫斑,曾用考的松即可,但離不了,停藥即復發如初,化驗為血小板減少,給以犀角地黃湯而愈。
168.曾遇一證,舌腫滿口而硬,不能言語,以針刺廉泉、玉英二穴出血,以生蒲黃細面摻之,內服黃連瀉心湯而愈。此心經實火也。
169.治喉證,兼外感者,酌用荊防或銀翹散治之;無表證之實火,以三黃湯治之;陰虛者,養陰清肺湯加減治之。
170.一喑啞患者,因素體有火,又加過食生冷,導致寒中包火之喑啞證,仿麻杏石甘湯之法,加薄荷、牛子、連翹、蟬蛻、膨大海,1劑即顯著好轉。由其他原因致喑啞者,不宜用此方。
171.治一咳嗽患者,平時不咳,每於下午即咳,久不愈,給以麥味地黃丸而愈。
172.曾治一例咳嗽,病已遷延20餘天,症見咳嗽,兩脅脹滿,痰多,易咯,咽幹口苦,不喜飲,兼頭痛。此屬肝氣鬱結,上熱下寒之證,給以貝母、桑皮、柴胡、香附、橘紅、半夏、茯苓、乾薑、黃芩等劑,以清肺化痰解鬱,平調其寒熱,一劑即見好轉,3劑而愈。此證關鍵點在於寒熱夾雜,用藥特點也在於寒溫並用.
173.肺氣腫如審其屬虛寒者,薯蕷丸很好。如兼腎虛者。方中可加入紫河車。原方以分計量,每分折為二錢半。用此藥時,應注意起火。
174.曾治一喘者,病勢已危,患者喘不得臥,呼吸促迫,脈數無力,微有熱,苔白,脘腹拒按,即以真武湯為主,加人人參,另少加麻黃1.5克以祛其表熱,萊菔子以去其脘腹痛,一劑即好轉。說明用藥須靈活掌握,才能收到良效,死搬硬套不行,無的放矢也不行。
175.呃逆,有一種因陰虛大逆而發者,其聲長,患者自覺有氣由臍下上沖咽喉,町用知柏地黃丸治之。
176.腹中氣痛上沖,俗稱腎氣,即痃癖、奔豚等證。臨床上大體可分為三類:一屬寒者,宜桂枝加桂湯加減:二屬熱者,宜奔豚湯加減;三屬寒熱夾雜者,宜黃連湯加減。具體應用仍須辨別虛實情況和兼證而定。又,奔豚湯從藥味分析,主藥芍藥、甘草以止痛,歸芍以養血,姜夏止嘔,芩葛李根白皮分解內外之熱,是以奔豚證,兼血虛內外有熱,上沖又兼嘔逆者用之為宜。寒熱夾雜者,黃連湯或烏梅丸均可隨證選用。
177.曾治一初期肝硬化患者,以逍遙散為主,柴胡少量用之,疼痛加入乳香、沒藥、郁金、薑黃,偏脹又加厚樸、青皮、香附,如肝區熱痛,加元胡、川棟子,如發熱有塊者,加鱉甲、丹皮。治療中時時應注意。
178.痹證寒濕勝,手臂、肩腫痛,用散風除濕之行痹方,不效者,用草烏、蒼術、白術、當歸、乳香、沒藥。
]79.痹證風勝者,治當行散,宜敗毒散、烏藥順氣散之類治之。兼火者,大秦艽湯或九味羌活湯主之。
]80.痹證寒勝,察其表裡俱無熱證者,宜五積散或小續命湯、甘草附子湯主之。
181.痹證濕勝,疼痛重著,小續命湯倍防己主之,增損五痹湯亦主之.
182.一例腰椎結核患者,前醫以陽和湯治之不效.余審其面色姚白,脈滑數,診為氣血俱虛,熱毒壅滯,予黃芪15克,當歸9克,赤芍6克,銀花9克,連翹9克。40劑獲愈。
183.水腫一證,用五皮飲是一般方劑,必須辨證加減,始為恰當。如上腫,宜汗,酌加麻桂;下腫,則酌加滲利之品;實者,酌加消導之品;虛者,酌加參術;寒者,酌加桂附;熱者,酌加滑石、木通之品。必須如是用之。又,茯苓導水湯為實證相宜,虛者不宜用。
184.痢證兼發熱,葛根、連翹等可酌用之。如屆熱痢,葛根芩連湯主之.
185.一慢性痢疾久治不愈的患者,曾用補法、瀉法及攻補兼施,但3年多療效不顯,餘審其症見裡急後重,便痢膿血,脘腹脹痛,按之更甚,脈弦而細,子附子1.5克,木香4.5克,焦山楂10克,山藥]5克,大黃3克,1周1劑,僅服4劑便愈,其效甚佳。關鍵在於祛邪不傷正,謹候其氣之來複,病自愈。
186.大便不利,屬於肝氣不舒的,芍藥、香附即可治癒。
187.一老年男性,患腸梗阻腹痛不止,用複方大承氣湯治之而腹痛加重,餘審其腹脹尚濡軟,脈微而肢厥,神倦欲寐,舌質淡苔白,診為中氣大衰,先宜樞利,予厚樸生薑半夏甘草人參湯一劑而愈。
188.痿證,在我區以濕熱者居多,好發于夏秋之季,清燥湯治之較好。見症必須有口粘膩、胸滿悶、午後身熱等濕熱症狀。用時尚需隨症加減。
189.治狂證,用防風通聖為主,加用鎮靜之品,有良效。
190。休克。病血壓降低,脈微欲絕,似應屬虛,然臨床聽見非盡屬虛,至其治法亦應虛實有分,寒熱有別,經絡必分。若大實者雖承氣亦不可缺,若陽虛者雖四逆亦不可少,至如氣脫者莫若人參,陰脫者生脈可為佳方,腎脫者可考慮山茱萸,血脫者可考慮當歸補血等。
191.努傷證,胸中刺痛,憋脹,有吋夾痰,常用旋覆花、茜草伍以靈脂、郁金、瓜蔞、半夏、蔥白,效果很好。此即旋覆花湯、失笑散之意。
192.升陽散火之證,以發熱較著、不惡寒、無汗、無舌苔、脈沉數為特徵。究其原因,為陽鬱於脾,由於過食辛涼所致也。其邪熱用辛涼、寒涼均不能退,可予升陽散火湯,效果很好。
193.一西醫診斷為脈管炎患者,症見右下肢膝以下自覺發憋發涼,無浮腫疼痛,其他無明顯徵象。給以活絡效靈丹加牛膝、肉桂、麝香,外用蔥熨法而愈。
194.曾治一婦人寒熱如瘧,一日二三度發,病已半年之久,諸藥不效。餘診其脈虛而數,舌色如常,用補中益氣湯去升麻、陳皮,加白芍、熟地,氣血雙補而愈。這也可說是少陽類似證之一。
195.曾治一梅核氣患者,過去經醫用半夏厚樸湯無效,透視檢查亦未見實質性病變。診之屬痰熱鬱結之證,給以王節齋化痰丸而愈。
196。一例功能性子宮出血久久不愈的患者,輸血、中藥、刮宮等措施均效果不著,視其症除面色胱白、息短語微、兩脈沉細外,並見舌苔黃燥,腹滿硬痛,便秘溲赤。脈證相參,診為內有實熱之證,方用生地10克,白芍10克,丹皮7.5克,焦梔子10克,大黃10克。1劑崩血止,6劑即愈。
197.月經過多一證,原因很多。如屬虛證者,每以歸脾湯加入雞冠花治之,效果很好。若虛甚者,原方黨參易人參。
198.溫經湯,為婦科常用而有效之方,其著眼點為寒熱夾雜證的情況,用之為宜,而非單純的寒證。
199.帶證,清帶湯最宜,可以作為治帶證之基礎方。寒者加桂、薑,熱者加黃柏或苦參,氣虛者加黃芪,血虛者加歸芍,肝氣不舒者加香附、柴胡,有瘀滯者加桃仁。臨證須活用之。
200.妊娠因負重傷胎而脹痛者,保生無憂散效果較好,如下血者,酌加阿膠。
201.九痛丸(附子、狼牙、巴豆、人參、乾薑、吳茱萸)對胃痛拒按、不喜冷性飲食者有效,為溫開之法。曾用治宮外孕患者,胃痛拒按,脈沉而似有力,無表證,無熱象者,取效甚驗。方中人參應用高麗參,狼牙可改用狼毒,劑量仍以原方比例為准。應預製備用。
202.升降散有升清降濁之功,曾用於大頭瘟,效果很好。《寒溫條辨》的15個方劑都很好。曾用其中增損大柴胡湯、增損三黃石膏湯等方劑分別治療乙型腦炎、重症肺炎等,都收到了出奇的效果。
203.大柴胡湯為陽明少陽合併之證,柴胡加芒硝為誤下之後,柴胡證仍在而有便燥,為虛中夾實之疾。用時須加以區別。
204.當歸四逆湯是治寒邪直中厥陰之方(麻黃附子細辛為寒邪直中少陰之方)。曾治一證,由於冬季早晨室外勞動,突然發現下腹部疝痛,抽掣睾丸痛,四肢發涼,脈沉細,給以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即愈。 日人用此方治凍瘡,有效。如單純內寒之證,不可用,恐陽氣被散而虛脫也;陽氣被鬱之四肢厥逆,不可用(宜宣達陽氣)。方中通草,陳氏意見,應改為木通。本方即桂枝湯之變方,凡桂枝證兼血分閉塞者,可以用之,為溫中散寒、宣通血絡之法也。凍瘡之紅腫癢痛,予本方四五劑即效。
205.白通湯和通脈四逆湯之用蔥白,對格陽證來說,是不適當的,因為蔥白總是散的藥品,以不用為妥,如系寒邪直中,可以酌用。至於加豬膽汁,有認為系從治法,對格陽證可用;有認為陰陽兩虛,膽汁系治陰虛的一面,也不妥。陰陽兩虛,系用四逆加人參,豬膽汁有通便的作用,對通脈四逆證也不相宜。如系因格拒,用量不必多。
206.玉女煎,治因牙痛而牽引頭痛者,有效。患者自覺有氣自頰車上沖頭部而痛,不沖則頭不痛,上證用之有效。但要注意,本方是適用於表裡氣血皆熱之清熱滋陰劑,用時必須體會到這一點。,207.三甲複脈、大定風珠之類方劑,為滋剛熄風之劑,溫病後期,腎水虧不能涵養肝木,致肝風內動者宜之。臨床必兼舌紅、口幹之象,根據臨床經驗,應加人參為佳.
208.增液湯所治之便秘,為無水停舟,腹痛尤壓痛,如兼拒按,則屬增液承氣之適應證。
209.九種心痛丸,有止痛攻積、除寒殺蟲補虛的作用, 雖治幾種心痛,但主要治胃部拒按,屬寒屬實之心痛,主治中惡腹脹,口不能言,連年積冷流注,心胸痛,冷氣攻沖,落馬墜車,血疾等。
210.桂枝芍藥知母湯所主力曆節,遊走性關節劇痛。曹穎甫曰:“曆節證起於風寒外感,汗出不暢,濕流關節,脈遲而滑,屬寒濕。輕者宜本方,劇者宜烏頭湯。”可作參考。又受風邪,於某一處疼痛,麻杏薏甘湯很好,但遊走而遇陰雨風冷反復發作,久延不愈者,服桂枝芍藥知母湯,效果很好。
治學方法
211.讀古人之書,尤其是醫書,不可拘於章句,應分別地加以選擇,進行歸類分析,然後根據實踐加以條理化。古人的東兩,應該經過我們的再實踐加以驗證,有效的加以肯定,無效的給以否定,未經驗證過的,不能否定,留待今後實踐之。既不可教條地迷信古人,也不可無原則地一筆抹煞,因為社會是發展的。一切事情都不能割斷歷史,都是從古至今逐漸地發展起來的,我們今天的各種總結,也是為後人奠定基礎的.
212.學習古典醫學,要重點記憶,全面理解,融匯貫通,並通過臨床實踐加以驗證.以便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推陳出新,補充完善.
213.作為一個醫生,必須具備辨證的基本功。例如望神,什麼是神,如何體現,正常人喜怒憂思,表情各有不同,可以從望而知之。這就是基本功,沒見過瀕死狀態的人,病已垂危而不自知,這就是基本功的問題。所以,平時對各方面要多加留意,久之自然通達,這就是經驗,這是書本上找不到的,
214.要想做到方藥絲絲入扣,必須熟記數千方,數百藥,否則是難以達到這一要求的
215.研究處方,以胃苓湯為例,要注意它的配伍應用。方中之厚樸有人認為足通陽,那麼要問:通陽為什麼要用厚樸?用其他藥行不行?根掘經驗,厚樸的主要作用是除脹滿,問題在於厚樸有降的作用,對泄瀉不宜,故用量宜小。假如腹脹拒按,則不妨多用,甚則枳實、大黃亦可加入。如虛的方面顯著。則白術須多用,甚則還須加人參。寒的方面較著,則桂枝可多用,甚則還須加乾薑。這樣研究,處處結合實際,一通八達,又易理解,又易記憶,而且實用。
216.學習方劑,不但要從其正面、反面體會,而且要注意區別同類方的細微差別.舉承氣為例,研究大承氣時,必須把小承氣、調胃承氣的應用一同加以區別,更須把備急、溫脾的區別弄清楚,進一步再弄清黃龍湯、增液承氣湯的不同用法,然後才能應用自如,取效如響。
217.研究藥物,應從它的實際性能作用上入手,從它與其他藥物的配伍上深究。這也是臨床應用的關鍵。如人參配當歸以補血,配黃芪以補氣,配石膏、知母治熱盛傷津,配乾薑、附子治氣虛亡陽,配厚樸治虛脹等等。只要把這種精神掌握住,臨床應用還有什麼問題呢?
218.下利一症,有需利尿法治之,有需消導疏通法,有需開提法。究竟什麼情況下應使用哪種方法,這就要從正確的診斷上,從藥物的選擇上分析之。如因表證失於表散而有內陷之機引致的下泄,必須用升提之法;如腹痛拒按,有積滯者,必須兼用疏通之法。餘者類推,可於臨床上體會其精神。閱書時,亦須處處以臨床應用的觀點去體會之。
219.認真地作科學檢查對於診斷是最正確的一種方法,對於治療也有很大的幫助,不然的話,治好了病也拿不出成績來。
220.繼承老中醫的經驗,不僅是要記住老中醫幾個秘方、驗方,更重要的是要學習老中醫的治學方法與診療思路,臨床上如何辨證,如何分析病情,如何處方用藥,甚至於在用藥的劑暈上、服用方法上,都應細心留意,才能達到真正繼承其學術經驗的目的。因為寶貴的經驗並不在幾個所謂的秘方、驗方上面。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165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後記

Post by dreamsxin » Wed Jan 18, 2017 2:55 pm

李翰卿先生(1892~1972)離開我們已經整整28年了。對於其學術經驗的全面整理、專冊出版這還是第一次。此次整理發端於中國中醫藥出版社《中國百年百名中醫臨床家叢書》的世紀性選題。李翰卿資料的整理受到山西省衛生廳、山西省中醫藥研究院的高度重視,責成山西省中醫藥研究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具體承擔完成。此次整理的基礎有三:
一、李翰卿現存於山西省中醫藥研究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的資料筆記等總凡277冊(其中包括1960年《傷寒論一百一十二方臨床使用經驗》的手稿,由於體例、字數所限,這部分內容以“精要”的形式出現,全書留待日後出版)。應當說明的是,這些資料僅是李翰卿當年為完成其“病證方藥醫學體系”而搜集的全部資料的一小部分,而大部分資料在文革中散失了、文革末期原基本理論研究室賈得道主任責成陳重光先生專職整理李翰卿遺稿,十年磨一劍,稿成盈尺,然未能出版,事亦中輟,實為遺憾。需要說明的是,陳重光先生對當時所能徵集到的李翰卿資料進行了全面細緻的分類編號,這是佔有和駕馭資料的基礎性工作,對維護李翰卿現有資料的完整什和條理性起別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份珍貴的遺產是此次整理的主要依據。
二、1992年山西省衛生廳主編的《山西名老中醫經驗彙編》,該情收錄了山丙近現代中醫名家38人的臨床經驗,其中首位為李翰卿,由朱進忠撰文;1995年朱進忠主編的《山兩省中醫藥研究院名醫精華匯萃》 (又名《中醫精粹匯 集》),該書收錄了山西省中醫藥研究院14位名老中醫的學術思想,其中第3篇為“宮外孕非手術療法的創立者、內科醫家李翰卿”,由朱進忠、平全意、楊鳴一撰文.以上二書均部分收載李翰卿先生的學術思想和臨床經驗,但因字數、體例所限,僅能窺其一斑。以上二篇雖未能反映出李老學術經驗之全貌。但此次整理於其間論說可取之處酌情採錄,特此說明,並對原作者喪示感謝.此外,前人撰寫、見諸報刊雜誌的相關文章,此次整理也有部分引用,但由於年代久遠、收集未全。暫不附其洋細名目。
三、一年多來專程採訪知情人士瞭解的情況和收集的資料。由於人已隔代,多所不便,此間委曲,難以盡述,但更多的是無私幫助、慷慨奉獻,這讓我們無法忘懷。謹將主要訪詢過程羅列如下:
1999年10月30日下午拜訪陳重光(以後曾多次拜訪)。
1999年lO月31日下午拜訪李翰卿之女李映貞(以後曾多次拜訪)。
1999年~2000年間多次拜訪李翰卿的弟子平全意、王立華主任醫師。
1999年~2000年間多次拜訪歷史見證人馬甯啟老先生。
2000年2月16日請侯振民來講述有關情況。據侯老雲李翰卿關於內科、婦科和中草藥方面已經有成文的資料(內科、婦科資料今未見)。侯老並提供《雜病百證舉要》(新擬名)的手抄本。(以後曾多次拜訪。)
2000年3月9日下午到北京拜訪安邦煜。安提供1963年4月15日中醫帶徒調查登記表一份,表中說明1959年安邦煜拜李翰卿為師,主攻內科、婦科。
21)00年3月13日到北京拜訪金赫炎。金給于載畿教授寫信推薦造訪。
2000年3月15日上午拜訪於慎中。於提供中國中西醫結合研究會科普委員會1984年12月出版的內部參考“機密”資料《全國中醫中西醫結合科研成果彙編》(第一集),其中第95篇論文為李翰卿、於載畿、藥朝昕等11人合作撰寫的“中西醫結合非手術方法治療宮外孕的研究”。
2000年3~4月間門診上拜訪陳友葵大夫。陳談當年宮外孕研究小組合作情況。
2000年3月21日第一次拜訪于載畿教授。于講李老生平故事和合作經過.
2000年4月4日第二次拜訪于載畿教授。於講宮外孕的治療並提供病案7則。
2000年4月18日朱進忠提供山西醫學院中醫教研組1974年9月油印的《中醫臨床資料》,其中有李翰卿的5份文稿:關於陽虛、我對陰虛病的研究、不寐的原因、瀉下劑應用的經驗、雜病百證舉要(凡164條)。
2000年6~7月間到李老原籍靈丘縣調研,縣醫院中醫科劉志偉大夫提供《靈丘民間故事》《靈丘縣縣誌》等二書,其中有李翰卿資料若干。
2000年8月20日拜訪韓履祺大夫。韓無償提供1959年1月山西省中醫研究所內部出版的油印本《傷寒一百一十三方使用法》一書。
2000年9月9日拜訪張才。張說李翰卿有關於傷寒用藥的專稿,曾經出版有“非手術治療宮外孕”的一個小冊子。
2000年1O月10日拜訪李翰卿之四子映源。
2000年10月18日拜訪山西省政協原副秘書長賀德宏老先生,核准部分歷史年代。賀老提供《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山西省委員會歷屆常委簡志》,該書60頁有李翰卿簡介。
此次整理。山西省衛生廳廳長李俊峰任名譽主編,原山西省衛生廳廳長趙震寰、山西省中醫藥學會秘書長齊炳義任顧問,山西省中醫藥研究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名譽所長朱進忠、山西省中醫藥研究院副院長李先榮任主審,山西省中醫藥研究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所長王象禮、山西省中醫藥研究院院長趙通理任主編.喬連厚、文淵、任光榮任副主編。具體分工如下:王象禮整理大部分雜病、語錄、診餘漫話,並為全書統稿;任光榮整理部分雜病及語錄等;王紅梅整理宮外孕、濕病、溫病等;趙懷舟整理傷寒部分;薛勤梅整理婦科部分;何小明起草醫家小傳,並整理部分語錄、專病等;李庭凱整理陰虛、陽虛等;李映貞負責年譜和後記的審閱。此外,山西省中醫藥研究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許逸民大夫參與了李翰卿部分資料的收集和歷史照片的複製,付出了辛勤的勞動,特此致謝。
在此還需要說明的是,書中所涉及藥物計量單位,除《傷寒論一百一十三方臨床使用經驗》精要及部分原方敘述等處維持原貌,仍使用兩、錢、分等計量單位外,餘皆按一錢相當於3克進行了統一換算,這是符合李老用藥習慣的。另外,基於尊重原始資料的考慮,書中犀角、虎骨等現在禁用的藥品仍有出現,請讀者留意這些藥品,臨證時注意使用代用品。回顧一年多來經歷的坎坷挫折,不免感慨萬千.實際上這短短一年的上溯路程凝聚了整整28個春秋的因緣。親眼目睹了多少白髮老人的默默奉獻,親耳聆聽了多少醫學前輩的奮鬥經歷,親身感受了多少是是非非的悲壯淒涼,一位名醫的百年歷史漸漸清晰,一位智者的言談舉止漸漸生動,一位老人的血肉情懷漸漸豐滿,一位學者的思想智慧漸漸重現,唯獨他視之重於生命的書籍和手稿散失較多,未及充分利用。實為憾事。此次整理雖極盡搜求之勤,且集眾人之力,然掛一漏萬,在所難免。懇請知情者不吝賜教,庶幾一家之學粗完。是為後記。
編者2000年12月12日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9 gu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