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摘录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8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范中林六经辨证医案:太阳阳明证结胸

Post by dreamsxin » Fri Jul 14, 2017 7:11 am

钟××,男,45岁。成都市某厂工人。
【病史】有胃痛病史。月余前曾感受风寒,自觉身不适。面部及全身浮肿,皮肤明显变黄。胃脘及胸胁胀痛,大便秘结,曾按胃痛治疗,病势不减。1960年10月来诊。
【一诊】胸胁及胃脘疼痛,胸脘之间,触之微硬而痛甚,胸部如塞,呼吸不利,口渴不欲多饮,大便已三日未行。舌质红,苔白黄腻。此为太阳阳明证结胸,法宜泄热逐水,破结通腑,以大陷胸汤主之。
处方
大黄3克 芒硝3克 甘遂3克(冲服)
一剂,日分三服,得快利,止后服。
【二诊】服二次,得微利;三次后,得快利。胸胁及胃脘胀痛顿减,浮肿及余证明显好转。遂停服上方,少进清热、化湿之品,以善其后。约半月病愈。
半年后追访,身体已康复。
【按语】《伤寒论》关于阳明一证,曾有太阳阳明、正阳阳明、少阳阳明之分。历代医家对此分类,见解很不一致。通常认为,正阳阳明,为阳明自病;太阳阳明、少阳阳明,是太阳或少阳误治而来;其胃家实则一也。但据范老临床经验:太阳阳明、少阳阳明,不经误治,亦可传经转实。本例太阳阳明证,未经汗下,故属未误治之传经。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8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范中林六经辨证医案:少阳证发热

Post by dreamsxin » Fri Jul 14, 2017 7:11 am

杨××,男,54岁。成都市居民。
【诊治】1960年10月来诊。近两年来,每日早餐后发热,体温38。c左右,汗出较多,持续约两小时,热退汗止,即觉畏寒。每日如此。头晕眩,口苦咽干,胸胁满,心中烦躁。舌质红,苔白微黄腻,脉弦数。经××医院检查,发热原因不明,治疗未见好转。
此为少阳证发热,法宜和解少阳,以小柴胡汤加减主之。
处方
柴胡24克 黄芩10克 法夏15克 沙参15克 甘草10克 知母15克 石膏30克 牡蛎24克 陈皮9克 茯苓12克 一剂
上方服一剂,热退,诸证悉减。嘱其停药,调养数日而愈。其后,患者与范老常来往,知其病未复发。
【按语】此证口苦咽干,头晕眩,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心烦,脉弦,少阳脉证十分明显。病虽迁延两年,正如《伤寒论》所称“柴胡证仍在者,先与小柴胡汤”。又发热汗出,口渴,舌红,为兼有郁热之象,故去姜。枣,加知母、石膏以清之。又因胸胁苦满较甚,夹有湿邪,加牡蛎、陈皮、茯苓,以渗湿,化滞、散结。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8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范中林六经辨证医案:少阳证癫狂

Post by dreamsxin » Fri Jul 14, 2017 7:53 am

吴××,女,43岁。四川省郫县团结乡小学,教员。
【病史】长期失眠多梦,易动怒,多气郁,偶有神志惚恍之象。××医院曾诊断为“神经官能症”。
1974年9月,因工作与同志争吵,一怒之下,突然昏倒。苏醒后,神志不清,语言错乱,亲疏不分,见人詈骂不休。急来求诊,按少阳证癫狂论治,两诊而愈。
【初诊】刚进诊室,就将医生和病人大骂一通,语无伦次。胸满,阵阵呃气,眼神微呆滞,面赤,唇红,便秘。脉弦数,舌质红,苔微黄而腻。此为少阳证癫狂,法宜和解泄热,重镇安神,以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加减主之。
处方
柴胡12克 龙骨60克(先煎) 黄芩12克 党参12克 桂枝6克 茯苓12克 法夏12克 生大黄10克(后下) 牡蛎60克(先煎) 大枣15克 赭石60克(先煎)
【辨证】患者初起病轻,仅有失眠易怒,心神浮越,微现癫病之象。由于失治而病情加重:旰气郁结,热久化火;偶遇感情激动,胆火上冲;心气不镇,神志顿为之昏乱,遂发为癫狂。其面赤、舌红、脉弦数,参之上述诸证,可确诊无疑。
《伤寒论》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本用治太阳伤寒因误下后,胸满惊烦、谵语等证。后世常以此方,治狂痫诸病,今验之临床,确有效验。
【二诊】服两剂,夜可安睡,神志渐清,呃逆亦止。守原法加减续服。
处方
柴胡10克 龙骨30克(先煎) 黄芩10克 党参10克 茯苓12克 法夏12克 牡蛎30克(先煎) 赭石30克(先煎) 钩藤12克 枯花12克 甘草3克
上方服三剂,病愈。1979年7月24日追访:从病愈以来,再未复发。
【按语】《素问·通评虚实论篇》云:“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素问·宣明五气篇》云:“邪入于阳则狂……搏阳则为巅疾。”以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治癫痫狂证,历史久矣!过去有人认为:本方既有龙骨、牡蛎之收涩,复有大黄、茯苓之通利;又有大黄之攻,兼有人参之补;以其方意杂揉,疑其不可用,或谓系他方加龙牡之误。经临床实践检验,上说均不可信。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8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范中林六经辨证医案:太阳少阳证胁痛(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

Post by dreamsxin » Fri Jul 14, 2017 7:54 am

薛××,男,42岁。成都市某厂干部。
【病史】自1969年患慢性肝炎,1971年肝大肋下3厘米,剑突下5厘米,肝区胀痛,经治疗病情未控制。于1972年春,开始全休。同年5月27日来诊。
【初诊】肝区胀痛,食欲日益减退,进食后腹胀,坐立不安。腰部如重带紧束,难以蹲下。头疼恶寒,面色青黄,两颊瘦削,眼胞与双足微现浮肿。舌质暗淡,边缘稍红,苔淡黄夹白,根部稍厚腻。此为少阳证,兼太阳伤寒,宜先开郁闭,散寒除湿,以麻黄汤加味主之。
处方
麻黄10克 桂枝10克杏仁12克 炙甘草15克 法夏18克
服四剂后,头痛与肝区胀痛略减,余证无明显变化。为增强散寒除湿,通阳行气之力,继用甘草麻黄汤,再服五剂。舌质渐转红,苔腻稍退,现寒湿风热交织之象。为引邪外出,选用荆防败毒散,、去川芎、羌活、独活,酌加桑叶、黄芩、牛蒡等,辛温发汗与辛凉清解之品相配伍,服二十余剂。
【二诊】胁、腰部紧束沉重之感稍减,眼胞浮肿渐消,全身初觉松动。舌苔仍腻而紧密,根部较厚。
风寒湿邪积聚已久,蕴结于肝胃,气机阻滞,故胸胁中脘仍觉胀满。今乘表邪已解之机,又据邪实而主证在上之理,因势利导,“其高者,因而越之”,运用吐法,两月之内,先后用自制“二妙丹”引吐两次,呕出大量痰涎泫液,并配合服用针砂散。
处方一
“二妙丹” 绿矾3克 白矾3克 硼砂1克 炼制成丹,空腹用温开水送服1克 。
处方二
“针砂散” 针砂、硼砂、绿矾、白矾、神曲、麦芽、木通、广香、甘草各10克,共为细末。
第一周,每日晨空腹用米汤冲服一次,每次3克 ;其后,每三日服一次。
【三诊】自觉证状著减,纳增。活动时,肝区仍觉坠胀、疼痛。少阳证未解。以自制回生丹加味,配合针砂散疏肝行气,开窍止痛,缓缓服之。
处方
“回生丹”藿香丁香广香辽细辛巴豆牙皂雄黄朱砂白矾蟾酥麝香炼制成丸,如绿豆大,痛时服2—3粒,每日一次。针砂散每周服一次,每次服3克 。上方服用两月。
前后治疗五个月,病情基本好转。遂停服汤药,继服回生丹,针砂散,又调养五个月。重返工作岗位,坚持全日工作。
1978年12月,患者来信说:“六年来,一直坚守岗位,心情愉快。今年检查,肝肿大已消失,触肝肋下1.5厘米,剑突下2.5厘米,质软,基本上无痛感。即使繁重的工作也能胜任”。
【按语】根据范老临床经验,此种胁痛,单纯属少阳证者较少,而常见少阳与太阳伤寒相兼,互相交织.且多由外感风寒湿邪,反复缠绵,历久不解,邪传少阳,两经同病。又因寒湿积滞益深,更增气机郁结,肝失条达,日久则气滞血凝,阻塞胁络,以致变证丛生。因此,针对本案少阳之枢转无权,必须首开太阳,发表开闭,散寒除湿。太阳一开,邪有出路,然后根据病情轻重缓急,逐一突破,以竟全功。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8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太阴证寒呃(胃神经官能症)

Post by dreamsxin » Sat Jul 15, 2017 12:40 pm

原创 2017-07-15 范学文,徐长卿 经方家园

罗×,男,25岁。四川新津县某乡,农民。
【病史】1969年冬,时感胃脘隐痛,按之似包块。便秘而腹不满,未予治疗。翌年,胃脘持续疼痛,嗳气吞酸,呃逆气阻,暧出始舒。曾按“胃炎”治疗数年,后转成都××医院诊为“胃神经官能症”,后改由中医按“肝胃不和”等论治,时痛时缓,迁延至1973年冬,病情加剧。1974年4月初来诊。
【初诊】形体消瘦,面色不荣,阵阵呃逆,胃脘疼痛,遇寒加剧。数月来,只能食稀粥流质,饮入频频发呕,泛吐清涎。大便先结后溏,数日一次。舌质偏淡,苔白滑,脉沉。此为足太阴脾虚寒呃,法宜温中健脾,行气化浊,以理中汤加味主之。
处方
党参20克 干姜15克 白术15克 炙甘草6克 茯苓20克 砂仁12克 白蔻10克 法夏15克 三剂
【二诊】呃气减少,腹痛缓解,继上方加公丁香、吴茱萸,暖肝行气止痛,再服五剂。
【三诊】呃逆止,食欲增,大便畅,精神好转。嘱忌生冷。再将上方服十余剂。月余后患者来告,饮食如常,已参加农业劳动。
1979年7月20日追访:患者说,“现在身体健康,体力超过一般劳动力。”
【按语】呃逆一证,《素问·宣明五气篇》云:“胃为气逆、为哕”。《素问·宝命全形论篇》云:“病深者,其声哕”。《金匮要略》将此证分寒呃,虚热、实热。此例寒呃,证属足太阴。乃中阳不振,寒湿内聚,阴寒与胃气相搏于中脘,以致上逆而呃。故不宜见气逆即投降逆平冲之品。今用理中以温中行气,除湿化浊而获效。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088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痔疮中药熏蒸三方

Post by dreamsxin » Mon Jul 17, 2017 1:24 pm

方法一

1.药物组成与方法
以金银花50克、艾叶30克、川椒30克、芒硝30克为基本方,随症加减。湿热下注加黄柏15克,土茯苓15克; 热伤肠络加旱莲草15克,侧柏叶15克;气滞血瘀加赤芍15克。取上述中药用纯棉布包好,放入盆中,加入煮沸的热水1000毫升,用盖子盖住约5分钟。揭开盖子,用蒸气熏蒸臀部,待水温不烫手时,坐浴。凉后再加热水,一次坐浴60~120分钟。每天2次,7天为1疗程。

2.治疗效果
56例中,治愈29例,显效18例,有效5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93%。

3.典型病例
王某,男,46岁。自述因饮酒及食辛辣之物诱发痔疮发作,痔核脱出,不能自行回纳,内服药物及外用栓剂多日,无效,来院就诊。现症见: 痔核肿胀,疼痛,质硬,局部有溃疡。诊断: 痔疮(芋期)。建议选择手术治疗。

术后给予金银花50克,艾叶30克,川椒30克,芒硝30克,赤芍15克,外洗熏蒸。坐浴后疼痛明显减轻,患部渗出明显减少,手术后第7日伤口基本愈合,第10 日完全愈合。愈合时间较不予外洗剂治疗者缩短3~5 天。

4.讨论
熏洗过程产生的水蒸气直接熏蒸病灶部位,是一种很好的物理疗法。肛周毛细血管和黏膜丰富,药物可直接吸收,不经过肝脏的首过消除,直接发挥作用。对于手术患者,由于伤口位置特殊,极易造成伤口污染,又易摩擦产生疼痛,使伤口难以愈合。使用外洗制剂,既能清除便后污物,又能使药物直接作用于患部,缩短伤口愈合时间。

方法二

1.药物组成与方法
荆芥15克,蛤蟆草15克,马齿苋15克,透骨草15克,苏木15克,防风12克,金银花12克,连翘12克,苦参12克,槐角12克,生川乌10克,生草乌10克。中药置于砂锅,加水2000毫升,武火沸后转文火煎15分钟,倒入盆中,置于坐浴凳上,患者洗净患处后先用药液熏蒸10分钟,再坐浴20分钟,每日2次,坐浴结束后局部外涂熊胆消痔灵软膏,7天为1 疗程。

2.治疗效果
炎性外痔67例,显效50例,有效13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95%; 炎性混合痔27例,显效12例,有效14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96%。

3.讨论
中药熏蒸坐浴疗法是传统中医外治方法,特点是药物直接作用于痔疮部位,利用中药蒸气的温热作用,引起皮肤和患部血管扩张。促进局部和全身血液、淋巴循环,新陈代谢旺盛。改善局部组织营养和全身功能。增强机体免疫能力。促进药物渗透。发挥清热解毒、利湿消肿、抗感染、止痛收敛的作用。

方法三

1.药物组成与方法
大黄20克,黄柏20克,枯矾20克,地榆20克,姜黄20克,蒲公英20克,牡丹皮20克。将上药加水2000毫升,煮沸后再煮15分钟,将药液置盆中,先熏后洗,坐浴时间为10~15 分钟,每日1次,10 天为1疗程。

2.治疗效果
治疗组40例,治愈26例,好转14例,好转病例主要是嵌顿痔和血栓性外痔。

3.典型病例
患者,男,自述5天前开始肛门肿胀疼痛,肛内有物脱出不能回纳,行走坐卧不便,经抗生素治疗未见好转,近2天疼痛加剧。检: 肛门呈菊花状外翻,色紫红,上有瘀斑、破溃点,触之疼痛。中药外洗共5剂,每日1剂,先熏后洗。5日后复诊,自述疼痛减半,行走坐卧仍有异物感、摩擦感。检: 肛门外翻之内痔已缩小一半左右,触之疼痛感减轻。继续给予坐浴方5剂。三诊时: 患者述基本无疼痛,行走坐卧无妨碍。检: 肛门外未见外翻内痔,可见环状外痔,后经手术切除而愈。

4.讨论
肛周炎症虽与感染有关,但它的发生和血液循环不畅有很大的关系,特别是嵌顿痔,炎症使内痔肿胀充血。熏洗能有效改善局部血液循环,并使药力直达患处,西医的抗生素治疗不能有效缓解局部的血液循环不畅,所以疗效较差。外用药膏其药力渗透力较差,效果也不如熏洗法。

得了痔疮不可怕,中药熏蒸更健康哦~还有什么小妙招,快在留言处一起分享!

Post Reply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7 gu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