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

Moderators: dreamsxin, hmjliuliu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述而篇第七

Post by dreamsxin » Tue Dec 12, 2017 10:42 am

7.1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⑴,竊比於我老彭⑵。”

【譯文】
孔子説:“闡述而不創作,以相信的態度喜愛古代文化,我私自和我那老彭相比。”
【注釋】
⑴作,好古——下文第二十八章説:“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這個“作”,大概也是“不知而作”的涵義,很難説孔子的學説中没有創造性。又第二十章説:“好古敏以求之”,也可爲這個“好古”的證明。⑵老彭——人名。有人説是老子和彭祖兩人,有人説是殷商時代的彭祖一人,又有人説孔子説“我的老彭”,其人一定和孔子相當親密,未必是古人。大戴禮 虞戴德篇有“商老彭”,不知卽此人不。

PS:
“我老彭”这三字应该是并列的,意思是将“我、老、彭”三人相提并论。

7.2 子曰:“默而識⑴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⑵?”

【譯文】
孔子説:“[把所見所聞的]默默地記在心裏,努力學習而不厭棄,教導别人而不疲倦,這些事情我做到了哪些呢?”
【注釋】
⑴識——音志,zhì,記住。⑵何有於我哉——“何有”在古代是一常用語,在不同場合表示不同意義。像詩 邶風 谷風“何有何亡?黽勉求之”的“何有”便是“有什麽”的意思,譯文就是用的這一意義。也有人説,論語的“何有”都是“不難之辭”,那麽,這句話便該譯爲“這些事情對我有什麽困難呢”。這種譯法便不是孔子謙虚之詞,而和下文第二十八章的“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以及“抑爲之不厭,誨人不倦”的態度相同了。

7.3 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

【譯文】
孔子説:“品德不培養;學問不講習;聽到義在那裏,却不能親身赴之;有缺點不能改正,這些都是我的憂慮哩!”

7.4 子之燕居,申申⑴如也,夭夭⑵如也。

【譯文】
孔子在家閒居,很整齊的,很和樂而舒展的。
【注釋】
⑴申申——整敕之貌。⑵夭夭——和舒之貌。

PS:
“燕居”还是直接翻译成“闲居之所”比较好。

7.5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⑴!”

【譯文】
孔子説:“我衰老得多麽厲害呀!我好長時間没再夢見周公了!”
【注釋】
⑴周公——姓姬,名旦,周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父,魯國的始祖,又是孔子心目中最敬服的古代聖人之一。

7.6 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⑴。”

【譯文】
孔子説:“目標在‘道’,根據在‘德’,依靠在‘仁’,而遊憩於禮、樂、射、御、書、數六藝之中。”
【注釋】
⑴遊於藝——禮記 學記曾説:“不興其藝,不能樂學。故君子之於學也,藏焉,脩焉,息焉,遊焉。夫然,故安其學而親其師,樂其友而信其道,是以雖離師輔而不反也。”可以闡明這裏的“遊於藝”。

7.7 子曰:“自行束脩⑴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譯文】
孔子説:“只要是主動地給我一點見面薄禮,我從没有不教誨的。”
【注釋】
⑴束脩——脩是乾肉,又叫脯。每條脯叫一脡(挺),十脡爲一束。束脩就是十條乾肉,古代用來作初次拜見的禮物。但這一禮物是菲薄的。

7.8 子曰:“不憤⑴不啓,不悱⑵不發⑶。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譯文】
孔子説:“教導學生,不到他想求明白而不得的時候,不去開導他;不到他想説出來却説不出的時候,不去啓發他。教給他東方,他却不能由此推知西、南、北三方,便不再教他了。”
【注釋】
⑴憤——心求通而未得之意。⑵悱音斐,fěi,口欲言而未能之貌。⑶不啓,不發——這是孔子自述其教學方法,必須受教者先發生困難,有求知的動機,然後去啓發他。這樣,教學效果自然好些。

7.9 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

【譯文】
孔子在死了親屬的人旁邊吃飯,不曾吃飽過。

PS:
人家在伤心,作为朋友应该也会难过。

7.10 子於是日哭,則不歌。

【譯文】
孔子在這一天哭泣過,就不再唱歌。

7.11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
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⑴?”
子曰:“暴虎馮河⑵,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譯文】
孔子對顏淵道:“用我呢,就幹起來;不用呢,就藏起來。只有我和你才能這樣吧!”
子路道:“您若率領軍隊,找誰共事?”
孔子道:“赤手空拳和老虎搏鬥,不用船隻去渡河,這樣死了都不後悔的人,我是不和他共事的。[我所找他共事的,]一定是面臨任務便恐懼謹慎,善於謀略而能完成的人哩!”
【注釋】
⑴子行三軍,則誰與——“行”字古人用得很活,行軍猶言行師。易經 謙卦 上六云:“利用行師征邑國”,又復卦 上六:“用行師終有大敗”,行師似有出兵之意。這種活用,一直到中古都如此。如“子夜歌”的“歡行白日心,朝東暮還西。”“與”,動詞,偕同的意思。子路好勇,看見孔子誇獎顏淵,便發此問。⑵暴虎馮河——馮音憑,píng。徒手搏虎曰暴虎,徒足涉河曰馮河。“馮河”兩字最初見於易 泰卦 爻辭,又見於詩 小雅 小旻。“暴虎”也見於詩經 鄭風 大叔于田和小雅 小旻,可見都是很早就有的俗語。“河”不一定是專指黄河,古代也有用作通名,泛指江河的。

7.12 子曰:“富而⑴可求也,雖執鞭之士⑵,吾亦爲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譯文】
孔子説:“財富如果可以求得的話,就是做市場的守門卒我也幹。如果求它不到,還是我幹我的罷。”
【注釋】
⑴而——用法同“如”,假設連詞。但是用在句中的多,卽有用在句首的,那句也多半和上一句有密切的關連,獨立地用在句首的極少見。⑵執鞭之士——根據周禮,有兩種人拿着皮鞭,一種是古代天子以及諸侯出入之時,有二至八人拿着皮鞭使行路之人讓道。一種是市場的守門人,手執皮鞭來维持秩序。這裏講的是求財,市場是財富所聚集之處,因此譯爲“市場守門卒”

7.13 子之所慎:齊(1),戰,疾(2)。

【譯文】
孔子所小心慎重的事有三樣:齋戒,戰争,疾病。
【注釋】
(1)齊——同“齋”。古代於祭祀之前,一定先要做一番身心的整潔工作,這一工作便叫做‘齋’或者“齋戒”。鄉黨篇第十説孔子“齋必變食,居必遷坐”。(2)戰,疾——上文説到孔子作戰必求“臨事而懼好謀而成”的人,因爲它關係國家的存亡安危;鄉黨篇又描寫孔子病了,不敢隨便吃藥,因爲它關係個人的生死。這都是孔子不能不謹慎的地方。

7.14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爲樂之至於斯也。”

【譯文】
孔子在齊國聽到韶的樂章,很長時間嘗不出肉味,於是道:“想不到欣賞音樂竟到了這種境界。”

7.15 冉有曰:“夫子爲⑴衞君⑵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
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
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出,曰:“夫子不爲也。”

【譯文】
冉有道:“老師贊成衞君嗎?”子貢道:“好罷;我去問問他。”
子貢進到孔子屋裏,道:“伯夷、叔齊是什麽樣的人?”孔子道:“是古代的賢人。”
子貢道:“[他們兩人互相推讓,都不肯做孤竹國的國君,結果都跑到國外,]是不是後來又怨悔呢?”孔子道:“他們求仁德,便得到了仁德,又怨悔什麽呢?”
子貢走出,答覆冉有道:“老師不贊成衞君。”
【注釋】
⑴爲——動詞,去聲,本意是幫助,這裏譯爲“贊成”,似乎更合原意。⑵衞君——指衞出公輒。輒是衞靈公之孫,太子蒯聵之子。太子蒯聵得罪了衞靈公的夫人南子,逃在晉國。靈公死,立輒爲君。晉國的趙簡子又把蒯聵送回,藉以侵略衞國。衞國抵禦晉兵,自然也拒絕了蒯聵的回國。從蒯聵和輒是父子關係的一點看來,似乎是兩父子争奪衞君的位置,和伯夷、叔齊兩兄弟的互相推讓,終於都抛棄了君位相比,恰恰成一對照。因之下文子貢引以發問,藉以試探孔子對出公 輒的態度。孔子贊美伯夷、叔齊,自然就是不贊成出公 輒了。

7.16 子曰:“飯疏食⑴飲水⑵,曲肱⑶而枕⑷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譯文】
孔子説:“吃粗糧,喝冷水,彎着胳膊做枕頭,也有着樂趣。幹不正當的事而得來的富貴,我看來好像浮雲。”
【注釋】
⑴疏食——有兩個解釋:(甲)粗糧。古代以稻梁爲細糧,以稷爲粗糧。見程瑶田 通藝録 九穀考。(乙)糙米。⑵水——古代常以“湯”和“水”對言,“湯”的意義是熱水,“水”就是冷水。⑶肱——音宫,gōng,胳膊。⑷枕——這裏用作動詞,舊讀去聲。

7.17 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⑴,可以無大過矣。”

【譯文】
孔子説:“讓我多活幾年,到五十歲時候去學習易經,便可以没有大過錯了。”
【注釋】
⑴易——古代一部用以占筮的書,其中的卦辭和爻辭是孔子以前的作品。

PS:
既然以前孔夫子就做了卦辭和爻辭,那么应该早学了“易”了。
这里的应该断句为“加我數年,五、十以学,易可以無大過矣。”
译为:
再给我五年或十年的时间来学习,也可以没有大的过错了。

易应该解读为“亦”,论语全篇没有说到“易经”,所以这里单独谈到易经的可能性不大,而且易经作用这么大的话,应该在论语里会多次提到。

7.18 子所雅言⑴,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譯文】
孔子有用普通話的時候,讀詩,讀書,行禮,都用普通話。
【注釋】
⑴雅言——當時中國所通行的語言。春秋時代各國語言不能統一,不但可以想象得到,卽從古書中也可以找到證明。當時較爲通行的語言便是“雅言”。

7.19 葉公⑴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爲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⑵。”

【譯文】
葉公向子路問孔子爲人怎麽樣,子路不回答。孔子對子路道:“你爲什麽不這樣説:他的爲人,用功便忘記吃飯,快樂便忘記憂愁,不曉得衰老會要到來,如此罷了。”
【注釋】
⑴葉——舊音攝,shè,地名,當時屬楚,今河南 葉縣南三十里有古葉城。葉公是葉地方的縣長,楚君稱王,那縣長便稱公。此人叫沈諸梁,字子高,左傳 定公、哀公之間有一些關於他的記载,在楚國當時還算是一位賢者。⑵云爾——云,如此;爾同“耳”,而已,罷了。

7.20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譯文】
孔子説:“我不是生來就有知識的人,而是愛好古代文化,勤奮敏捷去求得來的人。”

7.21 子不語怪,力,亂,神。

【譯文】
孔子不談怪異、勇力、叛亂和鬼神。

PS:
乱:不应该翻译成叛乱,孔子写的春秋到处是叛乱,应该理解为一些天地异象比如洪水,日食,地震之类的现象。
比较合理的解释:怪異、玄力、亂象和神鬼

从孔子的该观点可以判断是否是伪儒:汉代大儒董仲叔在《春秋繁露》对春秋很多天地异象做过多的解释

7.22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⑴。”

【譯文】
孔子説:“幾個人一塊走路,其中便一定有可以爲我所取法的人:我選取那些優點而學習,看出那些缺點而改正。”
【注釋】
⑴子曰……改之——子貢説孔子没有特定的老師(見19.22),意思就是随處都有老師,和這章可以以互相證明,老子説:“善人,不善人之師;不善人,善人之資。”未嘗不是這個道理。

7.23 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⑴其如予何⑵?”

【譯文】
孔子説:“天在我身上生了這樣的品德,那桓魋將把我怎樣?”
【注釋】
⑴桓魋——“魋”音頹,tuí。桓魋,宋國的司馬向魋,因爲是宋桓公的後代,所以又叫桓魋。⑵桓魋其如予何——史記 孔子世家有一段這樣的記载:“孔子去曹,適宋,與弟子習禮大樹下。宋司馬桓魋欲殺孔子,拔其樹。孔子去,弟子曰‘可以速矣!’孔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

7.24 子曰:“二三子以我爲隱乎?吾無隱乎爾。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

【譯文】
孔子説:“你們這些學生以爲我有所隱瞞嗎?我對你們是没有隱瞞的。我没有一點不向你們公開,這就是我孔丘的爲人”

7.25 子以四教:文,行⑴,忠,信。

【譯文】
孔子用四種内容教育學生:歷代文獻,社會生活的實踐,對待别人的忠心,與人交際的信實。
【注釋】
⑴行——作名詞用,舊讀去聲。

PS:
行,我觉得应该指孔子自己在生活中的言行举止。

7.26 子曰:“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
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恆⑴者,斯可矣。亡而爲有,虚而爲盈,約而爲泰⑵,難乎有恆矣。”

【譯文】
孔子説:“聖人,我不能看见了;能看見君子,就可以了。”又説:“善人,我不能看見了,能看見有一定操守的人,就可以了。本來没有,却裝做有;本來空虚,却裝做充足;本來窮困,却要豪華,這樣的人便難於保持一定操守了。”
【注釋】
⑴有恆——這個“恆”字和孟子 梁惠王上的“無恆產而有恆心”的“恆”是一個意義。⑵泰——這“泰”字和國語 晉語的“恃其富寵,以泰於國”,荀子 議兵篇的“用財欲泰”的“泰”同義,用度豪華而不吝惜的意思。

PS:
译文过于具体了,“亡而爲有,虚而爲盈,約而爲泰”应该是一句非常概括性的话,很抽象,跟老子里的话有点像

7.27 子釣而不綱⑴,弋⑵不射宿⑶。

【譯文】
孔子釣魚,不用大繩横斷流水來取魚;用帶生絲的箭射鳥,不射歸巢的鳥。
【注釋】
⑴綱——網上的大繩叫綱,用它來横斷水流,再用生絲繫釣,著於綱上來取魚,這也叫綱。“不綱”的“綱”是動詞。⑵弋——音亦,yì,用帶生絲的矢來射。⑶宿——歇宿了的鳥。

7.28 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⑴。”

【譯文】
孔子説:“大概有一種自己不懂却憑空造作的人,我没有這種毛病。多多地聽,選擇其中好的加以接受;多多地看,全記在心裏。這樣的知,是僅次於‘生而知之’的。”
【注釋】
⑴次——論語的“次”一共用了八次,都是當“差一等”、“次一等”講。季氏篇云:“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這裏的“知之次也”正是“學而知之者,次也”的意思。孔子自己也説他是學而知之(好古敏以求之)的人,所以譯文加了幾個字。

7.29 互鄉⑴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與其潔也,不保⑵其往也。”

【譯文】
互鄉這地方的人難於交談,一個童子得到孔子的接見,弟子們疑惑。孔子道:“我們贊成他的進步,不贊成他的退步,何必做得太過?别人把自己弄得乾乾淨淨而來,便應當贊成他的乾淨,不要死記住他那過去。”
【注釋】
⑴互鄉——地名,現在已不詳其所在。⑵保——守也,所以譯爲“死記住”。

PS:
“難與言”的含义大概是说“互鄉”民风不良,难以教化;
“門人惑”的原因大概是因为“難與言”而且童子年纪尚轻,未必懂得道理。

7.30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譯文】
孔子道:“仁德難道離我們很遠嗎?我要它,它就來了。”

7.31 陳司敗⑴問昭公⑵知禮乎,孔子曰:“知禮。”
孔子退,揖巫馬期⑶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吴⑷,爲同姓⑸,謂之吴孟子⑹。君而知禮,孰不知禮?”
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過⑺,人必知之。”

【譯文】
陳司敗向孔子問魯昭公懂不懂禮,孔子道:“懂禮。”
孔子走了出來,陳司敗便向巫馬期作了個揖。請他走近自己,然後説道:“我聽説君子無所偏袒,難道孔子竟偏袒嗎?魯君從吴國娶了位夫人,吴和魯是同姓國家,[不便叫她做吴姬,]於是叫她做吴孟子。魯君若是懂得禮,誰不懂得禮呢?”
巫馬期把這話轉告給孔子。孔子道:“我真幸運,假若有錯誤,人家一定給指出來,”
【注釋】
⑴陳司敗——人名。有人説“司敗”是官名,也有人説是人名,究竟是什麽樣的人,今天已經無法知道。⑵昭公——魯昭公,名裯,襄公庶子,繼襄公而爲君。“昭”是諡號,陳司敗之問若在昭公死後,則“昭公知禮乎”可能是原來語言。如果他這次發問尚在昭公生時,那“昭公”字眼當是後人的記述。我們已無從判斷,所以這句不加引號。⑶巫馬期——孔子學生,姓巫馬,名施,字子期,小於孔子三十歲。⑷君取於吴——“取”這裏用作“娶”字。吴,當時的國名,擁有今天淮水、泗水以南以及浙江的嘉興、湖州等地。哀公時,爲越王 勾踐所滅。⑸爲同姓——魯爲周公之後,姬姓;吴爲太伯之後,也是姬姓。⑹吴孟子——春秋時代,國君夫人的稱號一般是所生長之國名加她的本姓。魯娶於吴,這位夫人便應該稱爲吴姬。但“同姓不婚”是周朝的禮法,魯君夫人的稱號而把“姬”字標明出來,便是很顯明地表示出魯君的違背了“同姓不婚”的禮制,因之改稱爲“吴孟子”。“孟子”可能是這位夫人的字。左傳 哀公十二年亦書曰:“昭夫人孟子卒”。⑺苟有過——根據荀子 子道篇關於孔子的另一段故事,和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對這一事“臣不可言君親之惡,爲諱者禮也”的解釋,則孔子對魯昭公所謂不合禮的行爲不是不知,而是不説,最後只得歸過於自己。

7.32 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

【譯文】
孔子同别人一道唱歌,如果唱得好,一定請他再唱一遍,然後自己又和他。

PS:
按照礼节,客人唱了一首歌,作为主人应该和一首,但是由于对方唱得太好,想再听一次,然后再和一首

7.33 子曰:“文,莫⑴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

【譯文】
孔子説:“書本上的學問,大約我同别人差不多。在生活實踐中做一個君子,那我還没有成功。”
【注釋】
⑴文莫——以前人都把“文莫”兩字連讀,看成一個雙音詞,但又不能得出恰當的解釋。吴檢齋(承仕)先生在亡莫無慮同詞説(載於前北京 中國大學 國學叢编第一期第一册)中以爲“文”是一詞,指孔子所謂的“文章”,“莫”是一詞,“大約”的意思。關於“莫”字的説法在先秦古籍中雖然缺乏堅强的論證,但
解釋本文却比所有各家來得較爲满意,因之爲譯者所採用。朱熹集注亦云,“莫,疑辭”,或爲吴説所本。

PS:
按照这里的翻译,然后觉得前后句没啥关系,不符合逻辑。
我的理解是:
在学问上我跟大家都差不多,但是在踐行君子之道上,那还没发现能与我比肩的。

7.34 子曰:“若聖⑴與仁,則吾豈敢?抑爲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譯文】
孔子説道:“講到聖和仁,我怎麽敢當?不過是學習和工作總不厭倦,教導别人總不疲勞,就是如此如此罷了。”公西華道:“這正是我們學不到的。”
【注釋】
⑴聖——孟子 公孫丑上載子貢對這事的看法説:“學不厭,智也;教不倦,仁也。仁且智,夫子既聖矣。”可見當時的學生就已把孔子看成聖人。

7.35 子疾病⑴,子路請禱。
子曰:“有諸?”
子路對曰:“有之;誄⑵曰:‘禱爾于上下神祇⑶。’”
子曰:“丘之禱久矣。”

【譯文】
孔子病重,子路請求祈禱。
孔子道:“有這回事嗎?”
子路答道:“有的;誄文説過:‘替你向天神地祇祈禱。’”
孔子道:“我早就祈禱過了。”
【注釋】
⑴疾病——“疾病”連言,是重病。⑵誄——音耒,lèi,本應作讄,祈禱文。和哀悼死者的“誄”不同。⑶祇——音祁,qí,地神。

PS:
从『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
可以看出孔子认为神明是正义的,所以只要自身行君子之道,那么神明必会保佑自身。
所以孔子在这里其实是要告诉子路,没有必要“請禱”,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躬行君子”即“請禱”。

7.36 子曰:“奢則不孫⑴,儉則固⑵。與其不孫也,寧固。”

【譯文】
孔子説:“奢侈豪華就顯得驕傲,省儉樸素就顯得寒傖。與其驕傲,寧可寒傖。”
【注釋】
⑴孫——同“遜”。⑵固——固陋,寒傖。

7.37 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譯文】
孔子説:“君子心地平坦寬廣,小人却經常局促憂愁。”

7.38 子温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譯文】
孔子温和而嚴厲,有威儀而不兇猛,莊嚴而安詳。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泰伯篇第八

Post by dreamsxin » Tue Dec 12, 2017 10:46 am

8.1 子曰:“泰伯⑴,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⑵讓,民無得而稱焉。”

【譯文】
孔子説:“泰伯,那可以説是品德極崇高了。屢次地把天下讓給季歷,老百姓簡直找不出恰當的詞語來稱贊他。”
【注釋】
⑴泰伯——亦作“太伯”,周朝祖先古公亶父的長子。古公有三子,太伯、仲雍、季歷。季歷的兒子就是姬昌(周文王)。據傳説,古公預見到昌的聖德,因此想打破慣例,把君位不傳長子太伯,而傳給幼子季歷,從而傳給昌。太伯爲着實現他父親的意願,便偕同仲雍出走至勾吴(爲吴國的始祖),終於把君位傳給季歷和昌。昌後來擴張國勢,竟有天下的三分之二,到他兒子姬發(周武王),便滅了殷商,統一天下。⑵天下——當古公、泰伯之時,周室僅是一個小的部落,談不上“天下”。這“天下”兩字可能卽指其當時的部落而言。也有人説,是預指以後的周部落統一了中原的天下而言。

8.2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⑴,慎而無禮則葸⑵,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⑶。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遗,則民不偷⑷。”

【譯文】
孔子説:“注重容貌態度的端莊,却不知禮,就未免勞倦;只知謹慎,却不知禮,就流於畏葸懦弱;專憑敢作敢爲的膽量,却不知禮,就會盲動闖禍;心直口快,却不知禮,就會尖刻刺人。在上位的人能用深厚感情對待親族,老百姓就會走向仁德;在上位的人不遗棄他的老同事、老朋友,那老百姓就不致對人冷淡無情。
【注釋】
⑴禮——這裏指的是禮的本質。⑵葸——xǐ,膽怯,害怕。⑶絞——尖刻刺人。⑷偷——淡薄,這裏指人與人的感情而言。

PS:
文言文中“偷、窃、盗、贼”的意义与现代文不同,,且它们之间也各不相同。初学者往往用现在的意思去理解这些字的古义,结果造成大错。
这几个词略作分析:
偷:文言文中,“愉一般不做偷窃”小偷”讲,特别是先秦时代,更没有这种用法.它主要是苟且,生括态度不严肃”的意思如李葭《答苏武书:“子卿税葭,岂偷生之士而惜死之人哉?…‘偷生就是不能严肃地对待死生问题,应该死而不死。
窃·盗:“窃”的本意是“偷窃”。如《韩非子·五蠹》楚之有直躬,其父窃羊而谒之吏”中,“窃为“偷窃。“盗的本义是“偷窃财货”。如《晏子使楚“何坐?坐盗中,盗”也是“偷窃之意。
可见,用作动词时,二者是同义词,都表示“偷窃”的意思,所以《晋公子重耳出亡》中有“窃人之财犹谓之盗”的说法。但二者又有不同。
其一,“盗”可以作名词,表示“小偷、强盗”一类的意思。如《论语·阳货》:“子日:‘色厉内茬,譬诸小人,其犹穿箭(挖洞)之盗也与?,”这里的“盗”指小偷。又如《项羽本纪·鸿门宴分:“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人与非常也。”“盗”是强盗的意思。“窃”没有这种用法。
其二,“窃可以用作表谦副词,如《论积贮疏》窃为大王惜之”,而盗没有这种用法。盗·贼:赋”的奉义是“伤害、残害。《苟子·修身》:害良日贼.《懦效》:故人无师无法,而知(智)则必为盗,勇刚必为贼。”可见,作动词时,·43·声明(shgming)——申明(shming)这两个词都是动词,都指说明情况、表明态度.但也有差别。声明”是公开表示态度或说明真相,重在公开说明、宣布一件事情。如:只有小李一个人声明退出这次竞选活动。“申明却是郑重说明的意思,重在“郑重”陈述主张、说明理由,叉含有解释或分辩的意思。如:我们的法律允许犯人申明冤情。另外,两个词的词性和用法也有不同之处。声明”除作动词外,也可作名词用如:外交部发表的声明,表明了我国的严正立场。消失(xiaoshr)——消逝(xi~oshi)这两个词都是不及物动词.不能带宾语,都有“没有了…不见了“不存在了的意思。都可以用于人、事物或现象,有时可以互换如:战士们划着船消失(逝)在湖面的烟波里但“消逝还能“盗”一般指偷窃,而“贼”指残害、伤害如《庄子·秋水》:“寒暑弗能害,禽兽弗能贼。”作名词时,“盗”一般指偷盗者,而赋剐是抢劫者,行凶作恶之人。盗贼二字的古代意义甩现代意义差不多正好相反,今天说的。贼”(小偷)在上古只叫“盗,今天说的“强·44·盗”,上古叫盗,也可叫“贼”。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古代统治阶级常用“盗贼来称呼起义的人民。如把古代起义领袖跖称为盗跖”;《史记·商君列传商君,秦之贼”,把商鞅说成犯上作乱的赋,这些都是诬称。

8.3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啓⑴予足!啓予手!詩云⑵,‘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⑶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

【譯文】
曾參病了,把他的學生召集攏來,説道:“看看我的脚!看看我的手!詩經上説:‘小心呀!謹慎呀!好像面臨深深水坑之旁,好像行走薄薄冰層之上。’從今以後,我才曉得自己是可以免於禍害刑戮的了!學生們!”
【注釋】
⑴啓——説文有“ ”字,云:“視也。”王念孫 廣雅疏證(釋詁)説,論語的這“啓”字就是説文的“ ”字。⑵詩云——三句詩見詩經 小雅 小旻篇。⑶履——易 履卦 爻辭:“眇能視,跛能履。”履,步行也。

PS:
这时的曾子病的手脚都不能动了,他引用诗经里的话,说做人,特别是做“躬行君子”的人,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可以“盖棺论定”了,所以他觉得自己终于圆满了,不用再战战兢兢了。

8.4 曾子有疾,孟敬子⑴問之。曾子言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⑵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⑶矣。籩豆之事⑷,則有司⑸存。”

【譯文】
曾參病了,孟敬子探問他。曾子説:“鳥要死了,鳴聲是悲哀的;人要死了,説出的話是善意的。在上位的人待人接物有三方面應該注重:嚴肅自己的容貌,就可以避免别人的粗暴和懈怠;端正自己的臉色,就容易使人相信;説話的時候,多考慮言辭和聲調,就可以避免鄙陋粗野和錯誤。至於禮儀的細節,自有主管人員。”
【注釋】
⑴孟敬子——魯國大夫仲孫捷。⑵暴慢——暴是粗暴無禮,慢是懈怠不敬。⑶鄙倍——鄙是粗野鄙陋;倍同“背”,不合理,錯誤。⑷籩豆之事——籩音邊,古代的一種竹器,高脚,上面圓口,有些像碗,祭祀時用以盛果實等食品。豆也是古代一種像籩一般的器皿,木料做的,有蓋,用以盛有汁的食物,祭祀時也用它。這裏“籩豆之事”係代表禮儀中的一切具體細節。⑸有司——主管其事的小吏。

8.5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⑴嘗從事於斯矣。”

【譯文】
曾子説:“有能力却向無能力的人請教,知識豐富却向知識缺少的人請教;有學問像没學問一樣,滿腹知識像空無所有一樣;縱被欺侮,也不計較——從前我的一位朋友便曾這樣做了。”
【注釋】
⑴吾友——歷來的注釋家都以爲是指顏回。

PS:
“犯”译为“欺侮”,在程度上加重了,这样就违背了“以直报怨”的准则。
“犯”译为“冒犯”即可,言语上的。

8.6 曾子曰:“可以託六尺⑴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譯文】
曾子説:“可以把幼小的孤兒和國家的命脈都交付給他,面臨安危存亡的緊要關頭,却不動摇屈服——這種人,是君子人嗎?是君子人哩。”
【注釋】
⑴六尺——古代尺短,六尺約合今日一百三十八釐米,市尺四尺一寸四分。身長六尺的人還是小孩,一般指十五歲以下的人。

8.7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⑴,任重而道遠。仁以爲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譯文】
曾子説:“讀書人不可以不剛強而有毅力,因爲他負擔沉重,路程遥遠。以實現仁德於天下爲己任,不也沉重嗎?到死方休,不也遥遠嗎?”
【注釋】
⑴弘毅——就是“強毅”。章太炎(炳麟)先生廣論語駢枝説:“説文:‘弘,弓聲也。’後人借‘強’爲之,用爲‘彊’義。此‘弘’字卽今之‘強’字也。説文:‘毅,有決也。’任重須彊,不彊則力絀;致遠須決,不決則志渝。”

PS:
这里的“士”翻译为读书人是不对的,在唐宋科举以后的“士子”才是专指读书人。
商、西周、春秋为贵族阶层,多为卿大夫的家臣。春秋末年以后,逐渐成为统治阶级中知识分子的统称。战国时的“士”,有著书立说的学士,有为知己者死的勇士,有懂阴阳历算的方士,有为人出谋划策的策士等。如:荆轲为燕太子丹刺秦王、冯谖客孟尝君、苏秦连横等。

8.8 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⑴。”

【釋文】
孔子説:“詩篇使我振奮,禮使我能在社會上站得住,音樂使我的所學得以完成。”
【注釋】
⑴成於樂——孔子所謂“樂”的内容和本質都離不開“禮”,因此常常“禮樂”連言。他本人也很懂音樂,因此把音樂作爲他的教學工作的一個最後階段。

PS:
孔子曾對伯魚說:「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
《禮記‧樂記》所言:「言之不足,故長言之;長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只要提到樂,必然包括詩,因為音樂當中的歌詞就是詩。而音樂裡頭也包含著禮,因為手之、足之、舞之、蹈之,即禮的動作,也就是當音樂詩詞演奏之際,人們還配上了動作,那這個動作就是舞蹈,而這個舞蹈在聖人的教化當中其實就是禮節的一個行持,因為它會配合歌詞的內容,音樂的節奏來引導身體的動作。
「成於樂」也就是說明音樂演繹的即是詩的歌詞,而聖人制禮作樂的目的就是以內聖外王的內涵作為引導,其舞蹈動作就是禮節的行持,讓人手足有所措。所以「成於樂」,當樂興起的時候詩、禮、樂即合而為一。
综合上面所说,所以这里孔子要表达的意思应该有以下两点:
1.描述一个人的学习过程,先学诗,再学礼,最后学乐
2.表示詩,禮,樂之间關係和历史渊源,也可以说是诗的发展过程
查看[url=http://www.myleftstudio.org/viewtopic.php?f=36&t=1933:20oj5g7t]從詩歌發展過程探討詩禮樂的關係[/url:20oj5g7t] 67bb5b3a4ee10bc63f04eb0d3b88d5ee 0 EA==

8.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⑴。”

【譯文】
孔子説:“老百姓,可以使他們照着我們的道路走去,不可以使他們知道那是爲什麽。”
【注釋】
⑴子曰……知之——這兩句與“民可以樂成,不可與慮始”(史記 滑稽列傳補所載西門豹之言,商君列傳作“民不可與慮始,而可與樂成”)意思大致相同,不必深求。後來有些人覺得這種説法不很妥當,於是别生解釋,意在爲孔子這位“聖人”迴護,雖煞費苦心,反失孔子本意。如劉寶楠 正義以爲“上章是夫子教弟子之法,此‘民’字亦指弟子”。不知上章“興於詩”三句與此章旨意各别,自古以來亦曾未有以“民”代“弟子”者。宦懋庸 論語稽則云:“對於民,其可者使其自由之,而所不可者亦使知之。或曰,輿論所可者則使共由之,其不可者亦使共知之。”則原文當讀爲“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恐怕古人無此語法。若是古人果是此意,必用“則”字,甚至“使”下再用“之”字以重指“民”,作“民可,則使(之)由之,不可,則使(之)知之”,方不致晦澀而誤解。

PS:
这个观点类似老子的观点“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养猪政策,但是要认清楚,养猪的目的,从总体上看,他们是要求统治阶级无为而治,所谓的“绝圣弃智”。

8.10 子曰:“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

【譯文】
孔子説:“以勇敢自喜却厭惡貧困,是一種禍害。對於不仁的人,痛恨太甚,也是一種禍害。”

8.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譯文】
孔子説:“假如才能的美妙真比得上周公,只要驕傲而吝嗇,别的方面也就不值得一看了。”

PS:
意译:假如有周公的才能,却没有周公德行,那么也就不值得一提了。(六六建议)

8.12 子曰:“三年學,不至⑴於穀⑵,不易得也。”

【譯文】
孔子説:“讀書三年並不存做官的念頭,這是難得的。”
【注釋】
⑴至——這“至”字和雍也篇第六“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的“至”用法相同,指意念之所至。⑵穀——古代以穀米爲俸禄(作用相當於今日的工資),所以“穀”有“禄”的意義。憲問篇第十四的“邦有道,穀;邦無道,穀”的“穀”正與此同。

8.13 子曰:“篤信⑴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⑵。天下有道則見⑶,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譯文】
孔子説:“堅定地相信我們的道,努力學習它,誓死保全它。不進入危險的國家,不居住禍亂的國家。天下太平,就出來工作;不太平,就隱居。政治清明,自己貧賤,是恥辱;政治黑暗,自己富貴,也是恥辱。”
【注釋】
⑴篤信——子張篇:“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爲有?焉能爲亡?”這一“篤信”應該和“信道不篤”的意思一樣。⑵危邦亂邦——包咸云“臣弒君,子弑父,亂也;危者,將亂之兆也。”⑶見——同“現”。

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譯文】
孔子説:“不居於那個職位,便不考慮它的政務。”

8.15 子曰:“師摯之始⑴,關雎之亂⑵,洋洋乎盈耳哉!”

【譯文】
孔子説:“當太師摯開始演奏的時候,當結尾演奏關雎之曲的時候,滿耳朵都是音樂呀!”
【注釋】
⑴師摯之始——“始”是樂曲的開端,古代奏樂,開始叫做“升歌”,一般由太師演奏。師摯是魯國的太師,名摯,由他演奏,所以説“師摯之始”。⑵關雎之亂——“始”是樂的開端,“亂”是樂的結束。由“始”到“亂”,叫做“一成”。“亂”是“合樂”,猶如今日的合唱。當合奏之時,奏關雎的樂章,所以説“關雎之亂”。

8.16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譯文】
孔子説:“狂妄而不直率,幼稚而不老實,無能而不講信用,這種人我是不知道其所以然的。”

8.17 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

【譯文】
孔子説:“做學問好像[追逐什麽似的,]生怕趕不上;[趕上了,]還生怕丢掉了。”

8.18 子曰:“巍巍乎,舜 禹⑴之有天下也而不與⑵焉!”

【譯文】
孔子説:“舜和禹真是崇高得很呀!貴爲天子,富有四海,[却整年地爲百姓勤勞,]一點也不爲自己。”
【注釋】
⑴禹——夏朝開國之君。據傳説,受虞舜的禪讓而卽帝位。又是中國主持水利工程最早的有着功勳的人物。⑵與——音預yù,參與,關連。這裏含着“私有”、“享受”的意思。

PS:
译为“令人敬佩啊,舜和禹虽然管理着整个天下,却从没有为了私利去索取什么。”

8.19 子曰:“大哉堯之爲君也!巍巍乎!唯天爲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譯文】
孔子説:“堯真是了不得呀!真高大得很呀!只有天最高最大,只有堯能够學習天。他的恩惠真是廣博呀!老百姓簡直不知道怎樣稱贊他。他的功績實在太崇高了,他的禮儀制度也真够美好了!”

8.20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亂臣⑴十人。”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唐 虞之際,於斯爲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⑵,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謂至德也已矣。”

【譯文】
舜有五位賢臣,天下便太平。武王也説過,“我有十位能治理天下的臣子。”孔子因此説道:“[常言道:]‘人才不易得。’不是這樣嗎?唐堯和虞舜之間以及周武王説那話的時候,人才最興盛。然而武王十位人才之中還有一位婦女,實際上只是九位罷了。周文王得了天下的三分之二,仍然向商紂稱臣,周朝的道德,可以説是最高的了。”
【注釋】
⑴亂臣——説文:“亂,治也。”爾雅 釋詁同。左傳 昭公二十四年引大誓説:“余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則“亂臣”就是“治國之臣”。近人周谷城(古史零證)認爲“亂”有“親近”的意義,則“亂臣”相當於孟子 粱惠王下“王無親臣矣”的“親臣”,雖然言之亦能成理,但和下文“才難”之意不吻合,恐非孔子原意。⑵三分天下有其二——逸周書 程典篇説:“文王合九州之侯,奉勤于商”。相傳當時分九州,文王得六州,是有三分之二。

8.21 子曰:“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⑴,卑宫室而盡力乎溝洫⑵。禹,吾無間然矣。”

【譯文】
孔子説:“禹,我對他没有批評了。他自己吃得很壞,却把祭品辦得極豐盛;穿得很壞,却把祭服做得極華美;住得很壞,却把力量完全用於溝渠水利。禹,我對他没有批評了。”
【注釋】
⑴黻冕——黻音弗,fú,祭祀時穿的禮服;冕音免,miǎn,古代大夫以上的人的帽子都叫冕,後來只有帝王的帽子才叫冕。這裏指祭祀時的禮帽。⑵溝洫——就是溝渠,這裏指農田水利而言。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子罕篇第九

Post by dreamsxin » Tue Dec 12, 2017 10:50 am

9.1 子罕⑴言利與命與仁。

【譯文】
孔子很少[主動]談到功利、命運和仁德。
【注釋】
⑴罕——副詞,少也,只表示動作頻率。而論語一書,講“利”的六次,講“命”的八、九次,若以孔子全部語言比較起來,可能還算少的。因之子貢也説過,“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公冶長篇第五)至於“仁”,在論語中講得最多,爲什麽還説“孔子罕言”呢?於是對這一句話便生出别的解釋了。金人王若虚(誤謬雜辨)、清人史繩祖(學齋佔畢)都以爲造句應如此讀:“子罕言利,與命,與仁。”“與”,許也。意思是“孔子很少談到利,却贊成命,贊成仁”。黄式三(論語後案)則認爲“罕”讀爲“軒”,顯也。意思是“孔子很明顯地談到利、命和仁”。遇夫先生(論語疏證)又以爲“所謂罕言仁者,乃不輕許人以仁之意,與罕言利命之義似不同。試以聖人評論仲弓、子路、冉有、公西華、令尹子文、陳文子之爲人及克伐怨欲不行之德,皆云不知其仁,更參之以儒行之説,可以證明矣”。我則以爲論語中講“仁”雖多,但是一方面多半是和别人問答之詞,另一方面,“仁”又是孔門的最高道德標準,正因爲少談,孔子偶一談到,便有記载。不能以記载的多便推論孔子談得也多。孔子平生所言,自然千萬倍於論語所記載的,論語出現孔子論“仁”之處若用來和所有孔子平生之言相比,可能還是少的。諸家之説未免對於論語一書過於拘泥,恐怕不與當時事實相符,所以不取。于省吾讀“仁”爲“ ”,卽“夷狄”之“夷”,未必確。

PS
有人认为“与”是赞同的意思,说
这里的“与”,意思是“许,赞同”,比如,“吾与点也”就是“我赞同曾点的看法”的意思。因此,“子罕言利与命与仁”。便是“孔子重命、重仁而轻利”的意思。
“吾与点也”言下之意是“我赞同曾点的看法”,而直译应该是 “我与点的观点是一样的”,
这里的“与”的本意并没有赞同的意思。

“子罕言利與命與仁”是孔子的弟子对其一生的一个总结。
孔子的一贯提倡用行动来实践君子之道,比如:
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所以他的弟子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告诉大家要“躬行君子”而不是“侃侃而谈”,比如后世的那么所谓的大儒。

9. 達巷黨⑴人曰:“大哉孔子!博學而無所成名。”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吾何執?執御乎?執射乎?吾執御矣。”

【譯文】
達街的一個人説:“孔子真偉大!學問廣博,可惜没有足以樹立名聲的專長。”孔子聽了這話,就對學生們説:“我幹什麽呢?趕馬車呢?做射擊手呢?我趕馬車好了。”
【注釋】
⑴達巷黨——禮記 雜記有“余從老聃助葬於巷黨”的話,可見“巷黨”兩字爲一詞,“里巷”的意思。

PS:
達巷這個地方的人說:「人們都說孔子很偉大!說他什麼都會;但是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在哪一方面專長特別出名啊!」意思應該是暗諷孔子「樣樣通、樣樣鬆」。
後來這段話傳到孔子的耳中,於是,他對門人弟子們說:「那我就選一項專長吧!選駕車呢?還是射箭呢?嗯,那我就選專長是駕車吧!」
這是孔子自嘲式的幽默。

9. 子曰:“麻冕⑴,禮也;今也純⑵,儉⑶,吾從衆。拜下⑷,禮也;今拜乎上,泰也。雖違衆,吾從下。”

【譯文】
孔子説:“禮帽用麻料來織,這是合於傳統的禮的;今天大家都用絲料,這樣省儉些,我同意大家的做法。臣見君,先在堂下磕頭,然後升堂又磕頭,這是合於傳統的禮的。今天大家都免除了堂下的磕頭,只升堂後磕頭,這是倨傲的表現。雖然違反大家,我仍然主張要先在堂下磕頭。”
【注釋】
⑴麻冕——一種禮帽,有人説就是緇布冠(古人一到二十歲,便舉行加帽子的儀式,叫“冠禮”。第一次加的便是緇布冠),未必可信。⑵純——黑色的絲。⑶儉——績麻做禮帽,依照規定,要用二千四百縷經線。麻質較粗,必須織得非常细密,這很費工。若用絲,絲質細,容易織成,因而省儉些。⑷拜下——指臣子對君主的行禮,先在堂下磕頭,然後升堂再磕頭。左傳 僖公九年和國語 齊語都記述齊桓公不聽從周襄王的辭讓,終於下拜的事。到孔子時,下拜的禮似乎廢棄了。

9.4 子絶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譯文】
孔子一點也没有四種毛病——不懸空揣測,不絕對肯定,不拘泥固執,不唯我獨是。

9.5 子畏於匡⑴,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⑵不得與⑶於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譯文】
孔子被匡地的羣衆所拘禁,便道:“周文王死了以後,一切文化遺產不都在我這裏嗎?天若是要消滅這種文化,那我也不會掌握這些文化了;天若是不要消滅這一文化,那匡人將把我怎麽樣呢?”
【注釋】
⑴子畏於匡——史記 孔子世家説,孔子離開衞國,準備到陳國去,經過匡。匡人曾經遭受過魯國 陽貨的掠奪和殘殺,而孔子的相貌很像陽貨,便以爲孔子就是過去曾經殘害過匡地的人,於是囚禁了孔子。“畏”是拘囚的意思,荀子 賦篇云:“比干見刳,孔子拘匡。”史記 孔子世家作“拘焉五日”,可見這一“畏”字和禮記 檀弓“死而不弔者三,畏、厭、溺”的“畏”相同,説見俞樾 羣經平議。今河南省 長垣縣西南十五里有匡城,可能就是當日孔子被囚之地。⑵後死者——孔子自謂。⑶與——音預。

9.6 太宰⑴問於子貢曰:“夫子聖者與?何其多能也?”子貢曰:“固天縱之將聖,又多能也。”
子聞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譯文】
太宰向子貢問道:“孔老先生是位聖人嗎?爲什麽這樣多才多藝呢?”子貢道:“這本是上天讓他成爲聖人,又使他多才多藝。”
孔子聽到,便道:“太宰知道我呀!我小時候窮苦,所以學會了不少鄙賤的技藝。真正的君子會有這樣多的技巧嗎?是不會的。”
【注釋】
⑴太宰——官名。這位太宰已經不知是哪一國人以及姓甚名誰了。

PS
这里可以看出孔子的弟子确实是没有从孔子那里学到多少东西。

又(六六)PS:
对于“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十三经注疏》之《论语注疏》邢昺的解释是:“大宰之意,以为圣人当务大忽小,今夫子既曰圣者与,又何其多能小艺乎?以为疑,故问於子贡也”。而朱子在《论语集注》中的解释是:“大宰盖以多能为圣也”,两者的意思正好相反。对于子贡说的“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两处的解释大同小异,邢昺说:“将,大也。言天固纵大圣之德,又使多能也”。朱子解释为:“纵,犹肆也,言不为限量也。将,殆也,谦若不敢知之辞。圣无不通,多能乃其余事,故言又以兼之”。

《论语》篇章的编排不是按照时间的顺序,子贡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或许已听孔子说过“君子不器”,还与孔子进行过这样一段对话:“赐也,汝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所以子贡知道“圣”与“多能”是两回事,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在回答太宰的问题时加了一个“又”字。但子贡作为孔子的门弟子,尚且认为孔子是“多学而识之者”,太宰在这个问题上又怎能比子贡高明?所以邢昺说:“大宰之意,以为圣人当务大忽小,今夫子既曰圣者与,又何其多能小艺乎?以为疑,故问於子贡也”,显然是曲解。太宰不是有疑问,而是赞叹,他的意思是:孔子大概是天生的圣人吧,怎能这么多才多艺呢?所以朱子的解释才是正确的。

邢昺错解了大宰之意,对于孔子说的“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也不可能作出正确解释:“孔子闻大宰疑己多能非圣,故云‘知我乎’,谦谦之意也。‘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者,又说以多能之由也。言我自小贫贱,常自执事,故多能为鄙人之事也。”其实“大宰知我乎”是反问,即“太宰哪能知道我呀”,因为太宰认为孔子是生而知之的圣者,所以才这么多能。“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如朱子所解释的:言由少贱故多能,而所能者鄙事尔,非以圣而无不通也。

对于“君子多乎哉,不多也”,邢昺说:“又言圣人君子当多能乎哉?言君子固不当多能也。今已多能,则为非圣,所以为谦谦也”。邢昺还认为这是孔子在自谦。朱子的解释是:“且多能非所以率人,故又言君子不必多能以晓之”。朱子认为君子不必多能,不必以多能作为表率,这在《论语》中好像也能找到根据,如樊迟请学稼、请学为圃,孔子不但不教授,还说:小人哉,樊须也。

但孔子这里说“君子多乎哉,不多也”,显然不是这个意思。子贡虽然知道孔子不是“多学而识之者”,能把“圣”与“多能”区分开,“圣无不通,多能乃其余事,故言又以兼之”,但并没有真正理解“吾道一以贯之”以及“下学而上达”的真正内涵。与佛道两家不同,儒家的功夫把博学于文的“下学”与约之于礼的“上达”真正地统一起来,如阳明子所谓“穷理是尽性的工夫,道问学是尊德性的工夫,博文是约礼的工夫,惟精是惟一的工夫”。孟子说:“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儒家的学问不是量上的积累,格物致知、博学于文其实就是反求诸己,所以能一以贯之。各种技能庞而不杂,即“道并行而不相悖”,不但不会影响心的虚灵,而且心能“具众理以应万事”,孔子是在这个意义上而说“多乎哉,不多也”。

例如孔子一方面说自己“多能鄙事”,又说:“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圣人多能而又“无知”,所以才能够“博学而无所成名”,程子说:“宁学圣人而不至,不以一善而成名”。《中庸》云“天地之道,可一言而尽也:其为物不二,则其生物不测”。圣人与天道合一,能“具众理以应万事”,所以能做到寂然不动,感而遂通。

参考这篇解说,应译为:
太宰问子贡:孔子是圣人吧,怎么就这能呢?子贡答:这么多才本是上天让他成为圣人,又使他多才多艺。孔子听说后,说:太宰怎么知道我呢,我小时候穷苦,所以学得了不少鄙贱的技艺。君子们要会那么多技艺吗?不需要多啊。

9.7 9.7 牢⑴曰:“子云,‘吾不試⑵,故藝。’”

【譯文】
牢説:“孔子説過,我不曾被國家所用,所以學得一些技藝。”
【注釋】
⑴牢——鄭玄説是孔子學生,但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無此人。王肅僞撰之孔子家語説“琴張,一名牢,字子開,亦字子張,衞人也”,尤其不可信。説本王引之,詳王念孫 讀書雜志卷四之三。⑵試——論衡 正説篇云:“堯曰:‘我其試哉!’説尚書曰:‘試者用也。’”這“試”字也應當“用”字解。

PS
试,可以延伸为,用处,或者说获取利益的手段,“术”。
所以“吾不試,故藝”可以理解为:
“因为不把它当成一种手段,故而才有更深理解。”
引用老子的话就是: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9.8 子曰:“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

【譯文】
孔子説:“我有知識嗎?没有哩。有一個莊稼漢問我,我本是一點也不知道的;我從他那個問題的首尾兩頭去盤問,[才得到很多意思,]然後儘量地告訴他。”

PS:
孔子说:“我真的什么都懂么?不是的。有个乡下人问了我一个问题,对于他说的东西我一点也不知道。我询问了其原委然后才得出了答案。”

9.9 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⑴,吾已矣夫!”

【譯文】
孔子説:“鳳凰不飛來了,黄河也没有圖畫出來了,我這一生恐怕是完了吧!”
【注釋】
⑴鳳鳥河圖——古代傳説,鳳凰是一種神鳥,祥瑞的象徵,出現就是表示天下太平。又説,聖人受命,黄河就出現圖畫。孔子説這幾句話,不過藉此比喻當時天下無清明之望罷了。

PS:
这句话的意思,大致是说,凤凰不出现,没有河图(圣明的君王),我(我们)已经没有希望了。
凤鸟:指凤凰,帝舜时和周文王时都曾出现,预示着时代的兴盛、事业的成功
河图:据记载,伏羲氏时代曾在黄河中出现一条龙马,背上有一张图,就是后来伏羲氏画八卦时所根据的“河图”,人们把这样的事看作是圣明君王出现的一种征兆
伏羲对日月星辰,季节气候,草木兴衰等等,有一番深入的观察。不过,这些观察并未为他理出所以然来。一天,黄河中忽然跑出了“龙马”,也就是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种强烈的精神震撼之中,深切地感到了自身与所膜拜的自然之间,出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和谐一致。他发现龙马身上的图案,与自己一直观察万物自然的“意象”心得暗合,就这样,伏羲通过龙马身上的图案,与自己的观察,画出了“八卦”,而龙马身上的图案就叫做“河图”。在“山海经”中说“伏羲得河图,夏人因之,曰《连山》”。 伏羲八卦源于阴阳概念一分为二,文王八卦源于天文历法,。但它的“根”是《河图》:
《易·系辞传上》:“是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汉·孔安国:“《河图》者,伏羲氏王天下,龙马出河,遂则其文以画八卦。《洛书》者,禹治水时,神龟负文而列于背,其数至九,禹遂因而第之,以成九类。”
唐·孔颖达《正义》:“《河图》有九篇,《洛书》有六篇。孔安国以为《河图》则八卦是也,《洛书》则九筹是也。”
出图:传说伏羲时,黄河里出了一匹神马,背上画着图,伏羲就照着此图,画出了八卦。河,指黄河。
洛出书:传说夏禹治水时,洛水出了个神龟,背上刻有文字,大禹就照此写出了《洪范·九筹》(治国的九种大法)。《尚书·洪范》:“天乃赐禹洪范九筹。”
圣人则之:指伏羲依(效法)《河图》画出了(得到了)八卦图,夏禹依(效法)《洛书》写出了(得到了)《洪范·九筹》。
《河图》《洛书》,过去认为很神秘,在今天看来,它们实际上只是数学中一个分支,通常叫它为幻方或魔方。南宋数学家杨辉称之为“纵横图”,国外则称之为幻方(magi Sar)。二者虽为幻方无疑,但它的意义却不能忽视。
《河图》《洛书》,究其本源,实为数学中的一支。先在它们的问世,被古人加以神化;后又在历史过程中,被《易》学们加入了五行、阴阳、四时和方位之说。一方面是科学内容丰富了,更能进一步说明节气、阴阳与万物生、壮、荣、衰的相互关系;另一方面,则使人恍惚迷离,陷入迷信的成分也加多了、加深了。有所得,也有所失,看来也是一条规律。

9.10 子見齊衰⑴者、冕衣裳者⑵與瞽者,見之,雖少,必作⑶;過之,必趨⑶。

【譯文】
孔子看見穿喪服的人、穿戴着禮帽禮服的人以及瞎了眼睛的人,相見的時候,他們雖然年輕,孔子一定站起來;走過的時候,一定快走幾步。
【注釋】
⑴齊衰——齊音咨,zī;衰音崔,ī。齊衰,古代喪服,用熟麻布做的,其下邊缝齊(斬衰則用粗而生的麻布,左右及下邊也都不縫)。齊衰又有齊衰三年、齊衰期(一年)、齊衰五月、齊衰三月幾等;看死了什麽人,便服多長日子的孝。這裏講齊衰,自然也包括斬衰而言。斬衰是最重的孝服,兒子對父親,臣下對君上才斬衰三年。⑵冕衣裳者——卽衣冠整齊的貴族。冕是高等貴族所戴的禮帽,後來只有皇帝所戴才稱冕。衣是上衣,裳是下衣,相當現代的帬。古代男子上穿衣,下着帬。⑶作,趨——作,起;趨,疾行。這都是一種敬意的表示。

9.11 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譯文】
顔淵感歎着説:“老師之道,越抬頭看,越覺得高;越用力鑽研,越覺得深。看看,似乎在前面,忽然又到後面去了。[雖然這樣高深和不容易捉摸,可是]老師善於有步驟地誘導我們,用各種文獻來豐富我的知識,又用一定的禮節來約束我的行爲,使我想停止學習都不可能。我已經用盡我的才力,似乎能够獨立地工作。要想再向前邁進一步,又不知怎樣着手了。”

9.1 子疾病,子路使門人爲臣⑴。病間,曰:“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爲有臣。吾誰欺?欺天乎!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無寧⑵死於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縱不得大葬,予死於道路乎?”

【譯文】
孔子病得厲害,子路便命孔子的學生组織治丧處。很久以後,孔子的病漸漸好了,就道:“仲由幹這種欺假的勾當竟太長久了
呀!我本不該有治喪的组織,卻一定要使人組織治喪處。我欺哄誰呢?欺哄上天嗎?我與其死在治丧的人的手裏,寧肯死在你們學生們的手裏,不還好些嗎?卽使不能熱熱鬧鬧地辦理喪葬,我會死在路上嗎?”

【注釋】
⑴爲臣——和今天的组織治喪處有相似之處,所以譯文用來比傅。但也有不同之處。相似之處是死者有一定的社會地位才給他組織治喪處。古代,諸侯之死才能有“臣”;孔子當時,可能有許多卿大夫也“僭”行此禮。不同之處是治喪處人死以後才组織,才開始工作。“臣”却不然,死前便工作,死者的衣衾手足的安排以及翦鬚諸事都由“臣”去處理。所以孔子這裏也説“死於臣之手”的話。⑵無寧——“無”爲發語詞,無義。左傳 隱公十一年云:“無寧兹許公復奉其社稷。”杜預的注説:“無寧,寧也。”

PS:
为臣:臣,指家臣,总管。孔子当时不是大夫,没有家臣,但子路叫门人充当孔子的家臣,准备由此人负责总管安葬孔子之事。
病间:病情减轻。
无宁:宁可。“无”是发语词,没有意义。
大葬:指大夫的葬礼。

孔子患了重病,子路派了(孔子的)门徒去作孔子的家臣,(负责料理后事,)后来,孔子的病好了一些,他说:“仲由很久以来就干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我明明没有家臣,却偏偏要装作有家臣,我骗谁呢?我骗上天吧?与其在家臣的侍候下死去,我宁可在你们这些学生的侍候下死去,这样不是更好吗?而且即使我不能以大夫之礼来安葬,难道就会死在野路上吗?”

[钱解]
孔子有言:“人而不仁,如礼何?”此章子路使诸弟子为孔子家臣,亦其平日尊亲其师之意,其心有仁,而终未达一间,则若不为仁而为诈。是亦所谓如礼何之一例。

9.1 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匵而藏諸?求善賈⑴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譯文】
子貢道:“這裏有一塊美玉,把它放在櫃子裏藏起來呢?還是找一個識貨的商人賣掉呢?”孔子道:“賣掉,賣掉,我是在等待識貨者哩。”
【注釋】
⑴賈——音古,gǔ,商人。又同“價”,價錢。如果取後一義,“善賈”便是“好價錢”,“待賈”便是“等好價錢”。不過與其説孔子是等價錢的人,不如説他是等識貨者的人。

9.14 子欲居九夷⑴。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⑵?”

【譯文】
孔子想搬到九夷去住。有人説:“那地方非常簡陋,怎麽好住?,”孔子道:“有君子去住,就不簡陋了。”
【注釋】
⑴九夷——九夷就是淮夷。韓非子 説林上篇云:“周公旦攻九夷而商蓋伏。”商蓋就是商奄,則九夷本居魯國之地,周公曾用武力降服他們。春秋以後,蓋臣屬楚、吴、越三國,戰國時又專屬楚。以説苑 君道篇、淮南子 齊俗訓、戰國策 秦策與魏策、李斯 上秦始皇書諸説九夷者考之,九夷實散居於淮、泗之間,北與齊、魯接壤(説本孫詒讓 墨子閒詁 非攻篇)。⑵何陋之有——直譯是“有什麽簡陋呢”,此用意譯。

9.15 子曰:“吾自衞反魯⑴,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⑵。”

【譯文】
孔子説:“我從衞國回到魯國,才把音樂[的篇章]整理出來,使雅歸雅,頌歸頌,各有適當的安置。”
【注釋】
⑴自衞反魯——根據左傳,事在魯哀公十一年冬。⑵雅 頌各得其所——“雅”和“頌”一方面是詩經内容分類的類名,一方面也是樂曲分類的類名。篇章内容的分類,可以由今日的詩經考見;樂曲的分類,因爲古樂早已失傳,便無可考證了。孔子的正雅 頌,究竟是正其篇章呢?還是正其樂曲呢?或者兩者都正呢?史記孔子世家和漢書 禮樂志則以爲主要的是正其篇章,因爲我們已經得不到别的材料,只得依從此説。孔子只“正樂”,調整詩經篇章的次序,太史公在孔子世家中因而説孔子曾把三千餘篇的古詩删爲三百餘篇,是不可信的。

9.16 子曰:“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⑴,喪事不敢不勉,不爲酒困,何有於我哉⑵?”

【譯文】
孔子説:“出外便服事公卿,入門便服事父兄,有喪事不敢不盡禮,不被酒所困擾,這些事我做到了哪些呢?”
【注釋】
⑴父兄——孔子父親早死,説這話時候,或者他哥孟皮還在,“父兄”二字,只“兄”字有義,古人常有這用法。“父兄”或者在此引伸爲長者之義。⑵何有於我哉——如果把“何有”看爲“不難之詞”,那這一句便當譯爲“這些事對我有什麽困難呢”。全文由自謙之詞變爲自述之詞了。

9.17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⑴晝夜。”

【譯文】
孔子在河邊,歎道:“消逝的時光像河水一樣呀!日夜不停地流去。”
【注釋】
⑴舍——上、去兩聲都可以讀。上聲,同捨;去聲,也作動詞,居住,停留。孔子這話不過感歎光陰之奔駛而不復返吧了,未必有其他深刻的意義。孟子 離婁下、荀子 宥坐篇、春秋繁露 山川頌對此都各有闡發,很難説是孔子本意。

9.18 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譯文】
孔子説:“我没有看見過這樣的人,喜愛道德賽過喜愛美貌。”

9.19 子曰:“譬如爲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⑴。”

【譯文】
孔子説:“好比堆土成山,只要再加一筐土便成山了,如果嬾得做下去,這是我自己停止的。又好比在平地上堆土成山,縱是剛剛倒下一筐土,如果決心努力前進,還是要自己堅持呵!”
【注釋】
⑴子曰……往也——這一章也可以這樣講解:“好比堆土成山,只差一筐土了,如果[應該]停止,我便停止。好比平地堆土成山,縱是剛剛倒下一筐土,如果[應該]前進,我便前進。”依照前一講解,便是“爲仁由己”的意思;依照後一講解,便是“唯義與比”的意思。

PS:
杨的白话文太烂了,没有很好的表达出他想表达的意思。
比较好的翻译
[7hn]孔子说:”好比堆土造山,只差一筐土便成山了,停止不做,这是自已主动停止的,又好比填平面,尽管则倒下一筐土,要继续往下倒,不得自己坚持下去。[/7hn]
孔子为了说明“仁者由己”这一道理,用了堆土为山的比喻。无论是功亏一篑还是只覆一篑还能前进都取决于自己,都是自己造成的。学习和修养也都是如此,都是靠自觉来完成的,外界不是关键决定因素。

摘自网络,我觉得说的也不错:
好比堆土成山,只差一筐就完成了,偏偏懒得去完成它。这样虎头蛇尾的事情我决不去做。
好比填平沟壑,才刚倒下第一筐土,可是下定了决心一定完成它。这样的心态才是我所追求的啊!
“吾止也”,“吾往也”表明的是对不同做法的选择态度。

还有人说:
《孟子》里说过:“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孔子也。”可以做这句话的注脚。
孔子是要说:如果需要放弃的时候,哪怕我已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也会毫不犹豫的就放弃;而需要努力的时候,哪怕需要我将要为此付出极大的艰辛,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简单的说就是,在应该面前,代价不是问题。

9.0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

【譯文】
孔子説:“聽我説話始終不懈怠的,大概只有顏回一個人吧!”

9.1 子謂顏淵,曰:“惜乎!吾見其進也,未見其止也。”

【譯文】
孔子談到顏淵,説道:“可惜呀[他死了]!我只看見他不斷地進步,從没看見他停留。”

9. 子曰“苗而不秀⑴者有矣夫!秀而不實者有矣夫!”

【譯文】
孔子説:“莊稼生長了,却不吐穗開花的,有過的罷!吐穗開花了,却不凝漿結實的,有過的罷!”
【注釋】
⑴秀——“秀”字從禾,則只是指禾黍的吐花。詩經 大雅 生民云:“實發實秀,實堅實好。”“發”和“秀”是指莊稼的生長和吐穗開花;“堅”和“好”是指穀粒的堅實和壯大。這都是“秀”的本義。現在還把莊稼的吐穗開花叫做“秀穗”。因此譯文點明是指莊稼而言。漢人唐人多以爲孔子這話是爲顏回短命而發。但顏回只是“秀而不實”(禰衡 顏子碑如此説),則“苗而不秀”又指誰呢?孔子此言必有爲而發,但究竟何所指,則不必妄測。

9. 子曰:“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譯文】
孔子説:“年少的人是可怕的,怎能斷定他的將來趕不上現在的人呢,一個人到了四、五十歲還没有什麽名望,也就值不得懼怕了。”

9.4 子曰:“法語之言,能無從乎?改之爲貴。巽與之言,能無説乎?繹之爲貴。説而不繹,從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譯文】
孔子説:“嚴肅而合乎原則的話,能够不接受嗎?改正錯誤才可貴。順從己意的話,能够不高興嗎?分析一下才可貴。盲目高興,不加分析;表面接受,實際不改,這種人我是没有辦法對付他的了。”

9.5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過则勿憚改⑴。”

【注釋】
⑴見卷一學而篇。

9.6 子曰:“三軍⑴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譯文】
孔子説:“一國軍隊,可以使它喪失主帥;一個男子漠,却不能强迫他放棄主張。”
【注釋】
⑴三軍——周朝的制度,諸侯中的大國可以擁有軍隊三軍。因此便用“三軍”作軍隊的通稱。

9.7 子曰:“衣⑴敝緼⑵袍,與衣⑴狐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⑶?’”子路終身誦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譯文】
孔子説道:“穿着破爛的舊絲綿袍子和穿着狐貉裘的人一道站着,不覺得慚愧的,恐怕只有仲由罷!詩經上説:‘不嫉妒,不貪求,爲什麽不會好?’”子路聽了,便老唸着這兩句詩。孔子又道:“僅僅這個樣子,怎樣能够好得起來?”
【注釋】
⑴衣——去聲,動詞,當“穿”字解。⑵緼——音運,ùn,舊絮。古代没有草棉,所有“絮”字都是指絲綿。一曰,亂麻也。⑶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兩句見於詩經 邶風 雄雉篇。

9.8 子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彫⑴也。”

【譯文】
孔子説:“天冷了,才曉得松柏樹是最後落葉的。”
【注釋】
⑴彫——同凋、凋零,零落。

9.9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譯文】
孔子説:“聰明人不致疑惑,仁德的人經常樂觀,勇敢的人無所畏懼。”

9.0 子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⑴;可與立,未可與權。”

【譯文】
孔子説:“可以同他一道學習的人,未必可以同他一道取得某種成就;可以同他一道取得某種成就的人,未必可以同他一道事事依體而行;可以同他一道事事依體而行的人,未必可以同他一道通權達變。”
【注釋】
⑴立——論語的“立”經常包含着“立於禮”的意思,所以這裏譯爲“事事依禮而行”。

9.1 “唐棣⑴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

【譯文】
古代有幾句這樣的詩:“唐棣樹的花,翩翩地摇擺。難道我不想念你?因爲家住得太遥遠。”孔子道:“他是不去想念哩,真的想念,有什麽遥遠呢?”
【注釋】
⑴唐棣……何遠之有——唐棣,一種植物,陸璣 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以爲就是郁李(薔薇科,落葉喬木),李時珍 本草綱目却以爲是扶栘(薔薇科,落葉喬木)。“唐棣之華,偏其反而”似是捉摸不定的意思,或者和顏回講孔子之道“瞻之在前,忽焉在後”(9.11)意思差不多。“夫何遠之有”可能是“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7.0)的意思。或者當時有人引此詩(這是“逸詩”,不在今詩經中),意在證明道之遠而不可捉摸,孔子則説,你不曾努力罷了,其實是一呼卽至的。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鄉黨篇第十

Post by dreamsxin » Tue Dec 12, 2017 10:55 am

10.1 孔子於鄉黨,恂恂⑴如也,似不能言者。
其在宗廟朝廷,便便⑵言,唯謹爾。

【譯文】
孔子在本鄉的地方上非常恭順,好像不能説話的樣子。他在宗廟裏、朝廷上,有話便明白而流暢地説出,只是説得很少。
【注釋】
⑴恂恂——恂音旬,xún,恭順貌。⑵便便——便舊讀駢,pián。

10.2 朝,與下大夫言,侃侃如也;與上大夫言,誾誾⑴如也。君在,踧踖如也,與與如也。

【譯文】
上朝的時候,[君主還没有到來,]同下大夫説話,温和而快樂的樣子;同上大夫説話,正直而恭敬的樣子。君主已經來了,恭敬而心中不安的樣子,行步安祥的樣子。
【注釋】
⑴誾——音銀,yín。

10.3 君召使擯,色勃如也,足躩⑴如也。揖所與立,左右手,衣前後⑵,襜⑶如也。趨進⑷,翼如也。賓退,必復命曰:“賓不顧矣。”

【譯文】
魯君召他去接待外國的貴賓,面色矜持莊重,脚步也快起来。向兩旁的人作揖,或者向左拱手,或者向右拱手,衣裳一俯一仰,却很整齊。快步向前,好像鳥兒舒展了翅膀。貴賓辭别後一定向君主回報説:“客人已經不回頭了。”
【注釋】
⑴躩——音矍,jué,皇侃 義疏引江熙云:“不暇閒步,躩,速貌也。”⑵前後——俯仰的意思。⑵襜——音幨,chān,整齊之貌。⑷趨進——在行步時一種表示敬意的行動。

10.4 入公門,鞠躬如⑴也,如不容。
立不中門,行不履閾。
過位⑵,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
攝齊⑶升堂,鞠躬如也,屏氣⑷似不息者。
出,降一等,逞顏色,怡怡如也。
没階,趨進⑸,翼如也。
復其位,踧踖如也。

【譯文】
孔子走進朝廷的門,害怕而謹慎的樣子,好像没有容身之地。
站,不站在門的中間;走,不踩門坎。
經過國君的坐位,面色便矜莊,脚步也快,言語也好像中氣不足。
提起下襬向堂上走,恭敬謹慎的樣子,憋住氣好像不呼吸一般。
走出來,降下台階一級,面色便放鬆,怡然自得。
走完了台階,快快地向前走幾步,好像鳥兒舒展翅膀。
回到自己的位置,恭敬而内心不安的樣子。

【注釋】
⑴鞠躬如——這“鞠躬”兩字不能當“曲身”講。這是雙聲字,用以形容謹慎恭敬的樣子。論語所有“□□如”的區别詞(區别詞是形容詞、副詞的合稱),都不用動詞結構。清人盧文弨龍城札記説:“……且曲身乃實事,而云曲身如,更無此文法。”
⑵過位——過舊音戈,平聲。位是人君的坐位,經過之時,人君並不在,坐位是空的。
⑶攝齊——齊音咨,zī,衣裳缝了邊的下襬;攝,提起。
⑷屏——音丙,又音并,bìng,屏氣卽屏息,壓抑呼吸。
⑸趨進——有些本子無“進”字,不對。自漢以來所有引論語此文的都有“進”字,唐石經也有“進”字,太平御覽居處部、人事部引文,張子正蒙引文也都有“進”字。

10.5 執圭⑴,鞠躬如也,如不勝⑵。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戰色,足蹜蹜如有循⑶。
享禮⑷,有容色⑸。
私覿⑹,愉愉如也。

【譯文】
[孔子出使到外國,舉行典禮,]拿着圭,恭敬謹慎地,好像舉不起來。向上舉好像在作揖,向下拿好像在交給别人。面色矜莊好像在作戰。脚步也緊湊狹窄,好像在沿着[一條線]走過。
獻禮物的時候,滿臉和氣。
用私人身分和外國君臣會見,顯得輕鬆愉快。
【注釋】
⑴圭——一種玉器,上圓,或者作劍頭形,下方,舉行典禮的時候,君臣都拿着。⑵勝——音升,shēng,能擔負得了。⑶足蹜蹜如有循——蹜音缩,“蹜蹜”,舉脚密而狹的樣子。“如有循”,所沿循的應當是很窄狹的東西,所以譯文加了“一條線”諸字以示意。⑷享禮——古代出使外國,初到所聘問的國家,便行聘問禮。“執圭”一段所寫的正是行聘問禮時孔子的情貌。聘問之後,便行享獻之禮。“享禮”就是享獻禮,使臣把所帶來的各種禮物羅列滿庭。⑸有容色——儀禮 聘禮:“及享,發氣焉盈容。”“有容色”就是“發氣焉盈容”。⑹覿——音狄,dí,相見。

10.6 君子不以紺緅飾⑴,紅紫不以爲褻服⑵。
當暑,袗絺綌⑶,必表而出之。
緇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⑷。
褻裘長⑸,短右袂⑹。
必有寢衣⑺,長一身有半。
狐貉之厚以居。
去喪,無所不佩。
非帷裳⑻,必殺之⑼。
羔裘玄冠不以弔⑽。
吉月⑾,必朝服而朝。

【譯文】
君子不用[近乎黑色的]天青色和鐵灰色作鑲邊,[近乎赤色的]淺红色和紫色不用來作平常居家的衣服。
暑天,穿着粗的或者細的葛布單衣,但一定裹着襯衫,使它露在外面。
黑色的衣配紫羔,白色的衣配麑裘,黄色的衣配狐裘。
居家的皮襖身材較長,可是右邊的袖子要做得短些。
睡覺一定有小被,長度合本人身長的一又二分之一。
用狐貉皮的厚毛作坐墊。
喪服滿了以後,什麽東西都可以佩帶。不是[上朝和祭祀穿的]用整幅布做的裙子,一定裁去一些布。
紫羔和黑色禮帽都不穿戴着去弔喪。
大年初一,一定穿着上朝的禮服去朝賀。
【注釋】
⑴紺緅飾——紺音赣,gàn;緅音鄒,zōu;都是表示顔色的名稱。“紺”是深青中透红的顏色,相當今天的“天青”;“緅”是青多紅少,比紺更暗的顏色,這裏用“鐵灰色”來表明它。“飾”是滚邊,鑲邊,緣邊。古代,黑色是正式禮服的顏色,而這兩種顏色都近於黑色,所以不用來鑲邊,爲别的顏色作裝飾。
⑵紅紫不以爲褻服——古代大紅色叫“朱”,這是很貴重的顏色。“紅”和“紫”都屬此類,也連帶地被重視,不用爲平常家居衣服的顏色。
⑶袗絺綌——袗音轸,zhěn,單也。此處用爲動詞。絺音痴,chī,細葛布;綌音隙,xì,粗葛布。
⑷缁衣羔裘等三句——這三句表示衣服裏外的顏色應該相稱。古代穿皮衣,毛向外,因之外面一定要用罩衣,這罩衣就叫做裼(音錫)衣。
這裏“緇衣”、“素衣”、“黄衣”的“衣”指的正是裼衣。缁,黑色。古代所謂“羔裘”都是黑色的羊毛,就是今天的紫羔。麑音倪,ní,小鹿,它的毛是白色。
⑸褻裘長——褻裘長爲着保暖。古代男子上面穿衣,下面穿裳(裙),衣裳不相連。因之孔子在家的皮襖就做得比較長。
⑹短右袂——袂,mèi,袖子。右袖較短,爲着做事方便。有人認爲衣袖一長一短,不大好看,孔子不會如此,於是對這一句别生解釋,我認爲那些解釋都不可信。
⑺寢衣——卽被。古代大被叫“衾”,小被叫“被”。
⑻帷裳——禮服,上朝和祭祀時穿,用整幅布做,不加翦裁,多餘的布作褶疊(褶疊古代叫做襞積),猶如今天的百褶裙。古代男子上衣下裙。
⑼殺——去聲,shài,減少,裁去。“殺之”就是缝製之先裁去多餘的布,不用褶疊,省工省料。
⑽羔裘玄冠不以弔——玄冠,一種禮帽。“羔裘玄冠”都是黑色的,古代都用作吉服。喪事是凶事,因之不能穿戴着去弔喪。⑾吉月——這兩個字有各種解釋:(甲)每月初一(舊注都如此);(乙)“吉”字誤,應該作“告”。“告月”就是每月月底,司曆者以下月初一告之於君(王引之 經義述聞、俞樾 羣經平議);兩説都不可信。今從程樹德 論語集釋之説。

10.7 齊,必有明衣,布⑴。
齊必變食⑵,居必遷坐⑶。

【譯文】
齋戒沐浴的時候,一定有浴衣,用布做的。
齋戒的時候,一定改變平常的飲食;居住也一定搬移地方[不和妻妾同房]。
【注釋】
⑴布——現在的布一般是用草棉(棉花)紡織的,但古代没有草棉,布的質料,王夫之 四書稗疏説:“古之言布者,兼絲麻枲葛而言之。練絲爲帛,未練爲布,蓋今之生絲絹也。清商曲有云:‘絲布澀難缝’,則晉 宋間猶有絲布之名。唯孔叢子謂麻苧葛曰布,當亦一隅之論。”趙翼 陔餘叢考説:“古時未有棉布,凡布皆麻爲之。記曰:‘治其絲麻,以爲布帛’是也。”
⑵變食——變食的内容,古人有三種説法:(甲)莊子 人間世篇説:“顏回曰:‘回之家貧,惟不飲酒不茹葷者數月矣。如此,則可以爲齊乎?’曰:‘是祭祀之齊,非心齊也。’”有人據此,便把“不飲酒,不茹葷(葷是有濃厚氣味的蔬菜,如蒜、韭、葱之屬)”來解釋“變食”。(乙)周禮 天官膳夫:“王日一舉……王齊,日三舉。”這意思是王每天雖然吃飯三頓,却只在第一頓飯時殺牲,其餘兩顿,只把第一顿的剩菜回鍋罷了。天子如此,其他的人更不會頓頓吃新鮮的。若在齋戒之時那就頓頓吃新鮮的,不吃回鍋的剩菜,取其潔淨,這便是“變食”。(丙)金鶚 求古録禮説補遺説,變食不但不飲酒、不食葱蒜等,也不食魚肉。
⑶遷坐——等於説改變卧室。古代的上層人物平常和妻室居於“燕寢”;齋
戒之時則居於“外寢”(也叫“正寢”),和妻室不同房。唐朝的法律還規定着舉行大祭,在齋戒之時官吏不宿於正寢的,每一晚打五十竹板。這或者猶是古代風俗的殘餘。

10.8 食不厭精,膾不厭細。
食饐而餲⑴,魚餒而肉敗⑵,不食。
色惡,不食。臭惡,不食。
失飪,不食。不時⑶,不食。
割不正⑷,不食。
不得其醬,不食。
肉雖多,不使勝食氣⑸。
唯酒無量,不及亂⑹。
沽酒市脯不食。
不撤薑食,不多食。

【譯文】
糧食不嫌舂得精,魚和肉不嫌切得細。
糧食霉爛發臭,魚和肉腐爛,都不喫。
食物顏色難看,不喫。
氣味難聞,不喫。烹調不當,不喫。
不到該當喫食時候,不喫。
不是按一定方法砍割的肉,不喫。
没有一定調味的醬醋,不喫。
席上肉雖然多,喫它不超過主食。
只有酒不限量,却不至醉。
買來的酒和肉乾不喫。
喫完了,薑不撤除,但喫得不多。
【注釋】
⑴饐而餲——饐音懿,yì;餲,ài;飲食經久而腐臭。⑵餒,敗——餒音“内”的上聲,něi,魚腐爛叫“餒”,肉腐爛叫“敗”。⑶不時——有兩説:(甲)過早的食物,冬天在温室種菜蔬,在漢書 循吏 召信臣傳和桓寬 鹽鐵論 散不足篇裏便稱爲“不時之物”。但在漢朝,也只有“太官園”和其他少數園圃才能供奉,也只有皇上和極爲富貴之家才能享受,而在孔子時,不但不必有温室種菜的技術,卽有,孔子也未必能够享受。(乙)不是該當吃食的時候。吕氏春秋 盡數篇:“食能以時,身必無災。”卽此意。⑷割不正——“割”和“切”不同。“割”指宰殺猪牛羊時肢體的分解。古人有一定的分解方法,不按那方法分解的,便叫“割不正”。説本王夫之 四書稗疏。⑸食氣——食音嗣,“氣”,説文引作“既”。“既”、“氣”、“餼”三字古書通用。“食氣”,飯料。⑹亂——高亨 周易古經今注云:“亂者神志昏亂也。左傳 宣公十五年傳:‘疾病則亂’。論語 鄉黨篇:‘唯酒無量不及亂’。易 象傳曰:‘乃亂乃萃,其志亂也。’得其恉矣。”

10.9 祭於公,不宿肉⑴。祭肉⑵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

【譯文】
參與國家祭祀典禮,不把祭肉留到第二天。别的祭肉留存不超過三天。若是存放過了三天,便不喫了。
【注釋】
⑴不宿肉——古代的大夫、士都有助君祭祀之禮。天子諸侯的祭禮,當天清早宰殺牲畜,然後舉行祭典。第二天又祭,叫做“繹祭”。繹祭之後才令各人拿自己帶來助祭的肉回去,或者又依貴賤等级分别頒賜祭肉。這樣,祭於公的肉,在未頒下來以前,至少是放了一兩宵了,因之不能再存放一夜。⑵祭肉——這一祭肉或者指自己家中的,或者指朋友送來的,都可以。

10.10 食不語,寢不言。

【譯文】
喫飯的時候不交談,睡覺的時候不説話。

10.11 雖疏食菜羹,瓜祭⑴,必齊如也。

【譯文】
雖然是糙米飯小菜湯,也一定得先祭一祭,而且祭的時候還一定恭恭敬敬,好像齋戒了的一樣。
【注釋】
⑴瓜祭——有些本子作“必祭”,“瓜”恐怕是錯字。這是食前將席上各種食品拿出少許,放在食器之間,祭最初發明飲食的人,左傳叫氾祭。

10.12 席⑴不正,不坐。

【譯文】
坐席擺的方向不合禮制,不坐。
【注釋】
⑴席——古代没有椅和櫈,都是在地面上鋪席子,坐在席子上。席子一般是用蒲葦、蒯草、竹篾以至禾穰爲質料。現在日本人還保留着席地而坐的習慣。墨子 非儒篇説:“哀公迎孔子,席不端,不坐。”以“端”解“正”,則“席不正”,是坐席不端正之意。然而漢書 王尊傳説,“[匡]衡與中二千石大鴻臚賞等會坐殿門下,衡南鄉,賞等西鄉。衡更爲賞布束鄉席,起立延賞坐……而設不正之席,使下坐上”云云,那麽,“席不正”是布席不合禮制之意。

10.13 鄉人飲酒⑴,杖者出,斯出矣。

【譯文】
行鄉飲酒禮後,要等老年人都出去了,自己這纔(cái)出去。
【注釋】
⑴鄉人飲酒——卽行鄉飲酒禮,據禮記 鄉飲酒義“少長以齒”。王制也説:“習鄉尚齒”。既論年龄大小,所以孔子必須讓杖者先出。

10.14 鄉人儺⑴,朝服而立於阼階⑵。

【譯文】
本地方人迎神驅鬼,穿着朝服站在東邊的台階上。
【注釋】
⑴灘——音挪,nuó,古代的一種風俗,迎神以驅逐疫鬼。解放前的湖南,如果家中有病人,還有僱請巫師以驅逐疫鬼的迷信,叫做“沖儺”,可能是這種風俗的殘餘。⑵阼階——阼音祚,zuò,東面的臺階,主人所立之地。

10.15 問⑴人於他邦,再拜⑵而送之。

【譯文】
託人給在外國的朋友問好送禮,便向受託者拜兩次送行。
【注釋】
⑴問——問訊,問好。不過古代問好,也致送禮物以表示情意,如詩經鄭風 女曰雞鳴“雜佩以問之”,左傳成公十六年“楚子使工尹襄問之以弓”,哀公十一年“使問弦多以琴”,因此譯文加了“送禮”兩字。⑵拜——拱手並彎腰。

10.16 康子饋藥,拜而受之。曰:“丘未達,不敢嘗。”

【譯文】
季康子給孔子送藥,孔子拜而接受,却説道:“我對這藥性不很了解,不敢試服。”

10.17 廄焚。子退朝,曰:“傷人乎?”不問馬。

【譯文】
孔子的馬棚失了火。孔子從朝廷回來,道:“傷了人嗎?”,不問到馬。

10.18 君賜食,必正席先嘗之。君賜腥,必熟而薦⑴之。君賜生,必畜之。
侍食於君,君祭,先飯。

【譯文】
國君賜以熟食,孔子一定擺正坐位先嘗一嘗。國君賜以生肉,一定煮熟了,先[給祖宗]進供。國君賜以活物,一定養着它。
同國君一道吃飯,當他舉行飯前祭禮的時候,自己先喫飯,[不喫菜。]
【注釋】
⑴薦——進奉。這裏進奉的對象是自己的祖先,但不能看爲祭祀。

10.19 疾,君視之,東首⑴,加朝服,拖紳⑵。

【譯文】
孔子病了,國君來探問,他便腦袋朝東,把上朝的禮服披在身上,拖着大帶。
【注釋】
⑴東首——指孔子病中仍舊卧床而言。古人卧榻一般設在南窗的西面。國君來,從東邊台階走上來(東階就是阼階,原是主人的位向,但國君自以爲是全國的主人,就是到其臣下家中,仍從阼階上下),所以孔子面朝東來迎接他。⑵加朝服,拖紳——孔子卧病在床,自不能穿朝服,只能蓋在身上。绅是束在腰間的大帶。束了以後,仍有一節垂下來。

10.20 君命召,不俟駕行矣。

【譯文】
國君呼唤,孔子不等待車輛駕好馬,立卽先步行。

10.21 入太廟,每事問⑴。

【注釋】
⑴見八佾篇。

10.22 朋友死,無所歸,曰:“於我殯⑴。”

【譯文】
朋友死亡,没有負責收斂的人,孔子便道:“喪葬由我來料理。”
【注釋】
⑴殯——停放靈柩叫殯,埋葬也可以叫殯,這裏當指一切喪葬事務而言。

PS:
只能说孔子够朋友,而且他也有这个财力去做这件事,如果没有财力,我想只有那种肝胆两相照的朋友,虽然没有这个财力,但是愿意用自己的双手去为自己的朋友送行。

10.23 朋友之饋,雖車馬,非祭肉,不拜。

【譯文】
朋友的贈品,卽使是車馬,只要不是祭肉,孔子在接受的時候,不行禮。

PS:
拜,代表着一种真正的尊重与敬意。

10.24 寢不尸,居不客⑴。

【譯文】
孔子睡覺不像死屍一樣[直躺着],平日坐着,也不像接見客人或者自己做客人一樣,[跪着兩膝在席上。]
【注釋】
⑴居不客——“客”本作“容”,今從釋文和唐石經校訂作“客”。居,坐;客,賓客。古人的坐法有幾種,恭敬的是屈着兩膝,膝蓋着地,而足跟承着臀部。作客和見客時必須如此。不過這樣難以持久,居家不必如此。省力的坐法是脚板着地,兩膝聳起,臀部向下而不貼地,和蹲一樣。所以説文説:“居,蹲也。”(這幾個字是依從段玉裁的校本。)最不恭敬的坐法是臀部貼地,兩腿張開,平放而直伸,像箕一樣,叫做“箕踞”。孔子平日的坐式可能像蹲。説見段玉裁 説文解字注。

10.25 見齊衰者,雖狎,必變。見冕者與瞽者,雖褻,必以貌。
凶服者式⑴之。式負版⑵者。
有盛馔,必變色而作。
迅雷風烈⑶必變。

【譯文】
孔子看見穿齊衰孝服的人,就是極親密的,也一定改變態度,[表示同情。]看見戴着禮帽和瞎了眼睛的人,卽使常相見,也一定有禮貌。
在車中遇着拿了送死人衣物的人,便把身體微微地向前一俯,手伏着車前的横木,[表示同情。]遇見背負國家圖籍的人,也手伏車前横木。
一有豐富的菜餚,一定神色變動,站立起來。
遇見疾雷、大風,一定改變態度。
【注釋】
⑴式——同“軾”,古代車輛前的横木叫“軾”,這裏作動詞用,用手伏軾的意思。⑵版——國家圖籍。⑶迅雷風烈——就是“迅雷烈風”的意思。

10.26 升車,必正立,執綏。
車中,不内顧,不疾言,不親指。

【譯文】
孔子上車,一定先端正地站好,拉着扶手帶[登車]。
在車中,不向内回顧,不很快地説話,不用手指指畫畫。

10.27 色斯舉矣,翔而後集。曰:“山梁雌雉,時哉時哉!”子路共⑴之,三嗅⑵而作⑶。

【譯文】
[孔子在山谷中行走,看見幾隻野雞。]孔子的臉色一動,野雞便飛向天空,盤旋一陣,又都停在一處。孔子道:“這些山梁上雌雉,得其時呀,得其時呀,”子路向它們拱拱手,它們又振一振翅膀飛去了。
【注釋】
⑴共——同“拱”。⑵嗅——當作狊,jù,張兩翅之貌。⑶這段文字很費解,自古以來就没有滿意的解釋,很多人疑它有脱誤,我只能取前人的解釋之較爲平易者翻譯出來。

PS:
动物界,雄性,都长漂亮,用外貌吸引雌性。
孔子这段话,应该是看到雄性野鸡正好在展现魅力“色斯舉矣,翔而後集。”,然后就对雌性野鸡说把握机会啊“山梁雌雉,時哉時哉!”,子路就上去凑热闹,往雄雉那边驱赶雌雉。

联想下“子见南子”、“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子疾病,子路请祷。”、“子畏于匡,颜渊后。”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先進篇第十一

Post by dreamsxin » Tue Dec 12, 2017 10:58 am

11.1 共二十六章(朱熹 集注把第二、第三兩章合併爲一章。劉寶楠正義則把第十八、第十九和第二十、第二十一各併爲一章。)

子曰:“先進⑴於禮樂,野人也;後進⑴於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

【譯文】
孔子説:“先學習禮樂而後做官的是未曾有過爵禄的一般人,先有了官位而後學習禮樂的是卿大夫的子弟。如果要我選用人才,我主張選用先學習禮樂的人。”
【注釋】
⑴先進,後進——這兩個術語的解釋很多,都不恰當。譯文本劉寶楠 論語正義之説而略有取捨。孔子是主張“學而優則仕”的人,對於當時的卿大夫子弟,承襲父兄的庇廕,在做官中去學習的情況可能不滿意。孟子告子下引葵丘之會盟約説,“士無世官”,又説,“取士必得”,那麽,孔子所謂“先進”一般指“士”。

PS:
“君子”一词在论语里已经转义成拥有美好品德的人,然而这里又用了原意,有点令人费解,而且春秋士大夫以上从小都是先学礼乐,然后才出来做官,野人是没地方学这些的。

孔子这里可能想说的是,他比较喜欢民间的礼乐,比较质朴,不是宫廷的礼乐,比较浮夸。从孔子的诗经中也可以发现他的这个倾向。
孔子推崇周礼,周礼是比春秋时期的质朴。

这里的“君子”、“野人”相当于形容词。

11.2 子曰:“從我於陳、蔡⑴者,皆不及門⑵也。”

【譯文】
孔子説:“跟着我在陳國、蔡國之間忍飢受餓的人,都不在我這裏了。”
【注釋】
⑴從我於陳、蔡——“從”讀去聲,zòng。史記 孔子世家云:“吳伐陳,楚救陳,軍於城父。聞孔子在陳、蔡之間,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將往拜禮。陳、蔡大夫謀曰:‘孔子賢者,所刺譏皆中諸侯之疾,今者久留陳、蔡之間,諸大夫所設行皆非仲尼之意。今楚,大國也,來聘孔子。孔子用於楚,則陳、蔡用事大夫危矣。’乃相與發徒役圍孔子於野。不得已,絕糧。從者病,莫能興。……於是使子貢至楚。楚昭王興師迎孔子,然後得免。”
⑵不及門——漢 唐舊解“不及門”爲“不及仕進之門”或“不仕於卿大夫之門”,劉寶楠因而傅會孟子的“無上下之交”,解爲“孔子弟子無仕陳 蔡者”,我則終嫌與文意不甚密合,故不取,而用朱熹之説。鄭珍 巢經巢文集卷二駁朱竹垞 孔子門人考有云:“古之教者家有塾,塾在門堂之左右,施教受業者居焉。所謂‘皆不及門’,及此門也。‘奚爲於丘(原作某,由於避諱故,今改)之門’,於此門也。滕更之‘在門’,在此門也,故曰‘願留而受業於門’(按上兩句俱見孟子)。”亦見朱熹此説之有據。

11.3 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⑴:子游,子夏。

【譯文】
[孔子的學生各有所長。]德行好的: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會説話的:宰我,子貢。能辦理政事的:冉有,季路。熟悉古代文獻的:子游,子夏。
【注釋】
⑴文學——指古代文獻,卽孔子所傳的詩、書、易等。皇侃 義疏引范寧説如此。後漢書 徐防傳説:“防上疏云:‘經書禮樂,定自孔子;發明章句,始於子夏”。似亦可爲證。又這一章和上一章“從我於陳 蔡者”不相連。朱熹 四書集注説這十人卽當在陳、蔡之時隨行的人,是錯誤的。根據左傳,冉有其時在魯國爲季氏之臣,未必隨行。根據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當時隨行的還有子張,何以這裏不説及?根據各種史料,確知孔子在陳絕糧之時爲魯哀公四年,時孔子六十一歲。又據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子游小於孔子四十五歲,子夏小於孔子四十四歲,那麽,孔子在陳、蔡受困時,子游不過十六歲,子夏不過十七歲,都不算成人。这麽年幼的人卽使已經在孔子門下受業,也未必都跟去了。可見這幾句話不過是孔子對這十個學生的一時的敘述,由弟子轉述下來的記载而已。

11.4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於吾言無所不説。”

【譯文】
孔子説:“顏回不是對我有所幫助的人,他對我的話没有不喜歡的。”

11.5 子曰:“孝哉閔子騫!人不間於其父母昆弟之言。”

【譯文】
孔子説:“閔子騫真是孝順呀,别人對於他爹娘兄弟稱贊他的言語並無異議。”

PS:
别人对他的评价跟他的父母兄弟对他的评价没有差异。

11.6 南容三復白圭⑴,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譯文】
南容把“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爲也”的幾句詩讀了又讀,孔子便把自己的姪女嫁給他。
【注釋】
⑴白圭——白圭的詩四句見於詩經 大雅 抑篇,意思是白圭的污點還可以磨掉;我們言語中的污點便没有辦法去掉。大概南容是一個謹小慎微的人,所以能做到“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5.2)

11.7 季康子問⑴:“弟子孰爲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

【譯文】
季康子問道:“你學生中誰用功?”孔子答道:“有一個叫顏回的用功,不幸短命死了,現在就再没有這樣的人了。”
【注釋】
⑴季康子問——魯哀公曾經也有此問(6.3),孔子的回答較爲詳细。有人説,從此可見孔子與魯君的問答和與季氏的問答有繁簡之不同。

11.8 顏淵死,顏路⑴請子之車以爲之⑵椁⑶。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鯉⑷也死,有棺而無椁。吾不徒行以爲之椁。以吾從大夫之後⑸,不可徒行也。”

【譯文】
顏淵死了,他父親顏路請求孔子賣掉車子來替顏淵辦外椁。孔子道:“不管有才能或者没有才能,但總是自己的兒子。我的兒子鯉死了,也只有内棺,没有外椁。我不能[賣掉車子]步行來替他買椁。因爲我也曾做過大夫,是不可以步行的。”
【注釋】
⑴顏路——顏回的父親,據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名無繇,字路,也是孔子學生。⑵之——用法同“其”。⑶椁——也作“槨”,音果,guǒ。古代大官棺木至少用兩重,裏面的一重叫棺,外面又一重大的叫椁,平常我們説“内棺外椁”就是這個意思。⑷鯉也死——鯉,字伯魚,年五十死,那時孔子年七十。⑹從大夫之後——孔子在魯國曾經做過司寇的官,是大夫之位。不過此時孔子已經去位多年。他不説“我曾爲大夫”,而説“吾從大夫之後”(在大夫行列之後隨行的意思)只是一種謙遜的口氣罷了。

11.9 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⑴!”

【譯文】
顏淵死了,孔子道:“咳!天老爺要我的命呀!天老爺要我的命呀!”
【注釋】
⑴天喪予——譯文只就字面譯出。

11.10 顏淵死,子哭之慟⑴。從者曰:“子慟矣!”曰:“有慟乎?非夫人之爲慟⑵而誰爲?”

【譯文】
顏淵死了,孔子哭得很傷心。跟着孔子的人道:“您太傷心了!”孔子道:“真的太傷心了嗎?我不爲這樣的人傷心,還爲什麽人傷心呢!”
【注釋】
⑴慟——鄭注:“慟,變動容貌”。馬融注:“慟,哀過也”。譯文從馬。⑵非夫人之爲慟而誰爲——“非夫人之爲慟”是“非爲夫人慟”的倒裝形式。“夫人”的“夫”讀陽平,音扶,指示形容詞,“那”的意思。“之爲”的“之”是專作幫助倒裝用的,無實際意義。這一整句下文的“誰爲”,依現代漢語的格式説也是倒裝,不過在古代,如果介詞或者動詞的賓語是疑問代詞,一般都放在介詞或者動詞之上。

11.11 顏淵死,門人欲厚葬⑴之。子曰:“不可。”
門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視予猶父也,予不得視猶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譯文】
顏淵死了,孔子的學生們想要很豐厚地埋葬他。孔子道:“不可以。”
學生們仍然很豐厚地埋葬了他。孔子道:“顏回呀,你看待我好像看待父親,我却不能够像對待兒子一般地看待你。這不是我的主意呀,是你那班同學幹的呀。”
【注釋】
⑴厚葬——根據檀弓所記载孔子的話,喪葬應該“稱家之有亡,有,毋過禮。苟亡矣,斂首足形,還葬,縣棺而封。”顏子家中本窮,而用厚葬,從孔子看來,是不應該的。孔子的歎,實是責備那些主持厚葬的學生。

11.12 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曰:“敢⑴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譯文】
子路問服事鬼神的方法。孔子道:“活人還不能服事,怎麽能去服事死人?”
子路又道:“我大膽地請問死是怎麽回事。”孔子道:“生的道理還没有弄明白,怎麽能够懂得死?”
【注釋】
⑴敢——表敬副詞,無實際意義。儀禮士虞禮鄭玄注云:“敢,冒昧之詞。”賈公彦 疏云:“凡言‘敢’者,皆是以卑觸尊不自明之意。”

11.13 閔子侍側,誾誾如也;子路,行行⑴如也;冉有、子貢,侃侃如也。子樂。“若由也,不得其死然⑵。”

【譯文】
閔子騫站在孔子身旁,恭敬而正直的樣子;子路很剛强的樣子;冉有、子貢温和而快樂的樣子。孔子高興起來了。[不過,又道:]“像仲由吧,怕得不到好死。”
【注釋】
⑴行行——舊讀去聲,hàng。⑵不得其死然——得死,當時俗語,謂得善終。左傳僖公十九年“得死爲幸”;哀公十六年“得死,乃非我”。然,語氣詞,用法同“焉”。

PS:
场景应该是这样的:大家都说“閔子侍側,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貢,侃侃如也。”孔子听了很开心,但是他转念一想,不由为子路担心,感叹的说了一句“像由这样,可能会不得善终啊”

11.14 魯人⑴爲長府。閔子騫曰:“仍舊貫,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譯文】
魯國翻修叫長府的金庫。閔子騫道:“照着老樣子下去怎麽樣?爲什麽一定要翻造呢?”孔子道:“這個人平日不大開口,一開口一定中肯。”
【注釋】
⑴魯人——“魯人”的“人”指其國的執政大臣而言。此“人”和“民”的區别。

11.15 子曰:“由之瑟⑴奚爲於丘之門?”門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⑵也。”

【譯文】
孔子道:“仲由彈瑟,爲什麽在我這裏來彈呢?”因此孔子的學生們瞧不起子路。孔子道:“由麽,學問已經不錯了,只是還不够精深罷了。”
【注釋】
⑴瑟——音澀,sè,古代的樂器,和琴同類。這裏孔子不是不高興子路彈瑟,而是不高興他所彈的音調。説苑 脩文篇對這段文字曾有所發揮。⑵升堂入室——這是比喻話。“堂”是正廳,“室”是内室。先入門,次升堂,最後入室,表示做學問的幾個階段。“入室”猶如今天的俗語“到家”。我們説,“這個人的學問到家了”,正是表示他的學問極好。

PS:
  瑟是一种乐器。瑟有易止而难进的意义。白虎通礼乐篇论五声八音说:“瑟者,啬也、闲也,所以惩忿窒欲,正人之德也。”因此,弹瑟时,要心平气和,表现闲啬之义。

  孔子认为音乐的曲调要合乎《雅》《颂》那样的中和之音,而子路鼓瑟却有“杀伐之声”(据《孔子家语》),因而孔子不满意,认为有悖于乐道,所以说了上面这番话。

  集解马注:“子路鼓瑟,不合雅颂。”雅颂之音,令人心气和平。子路性情刚勇,弹瑟或许欠缺和平的意味。说苑修文篇、以及孔子家语,都说子路鼓瑟有北鄙杀伐之声。所以孔子说:“在我门中的仲由,弹瑟为何弹出这样的音调。”门人不解孔子的语意,因此不敬子路,孔子再用比喻解释,仲由的造诣犹如已经升堂,尚未入室而已。

  孔门弟子求学,譬如入门、上阶、登堂、入室,由浅入深、程度不等。入室,如颜子,固然最难,子路升堂又何尝易得。圣人教育,步步引进,子路虽已升堂,但尚未能入室,所以论其弹瑟,正是期其续求深入。

11.16 子貢問:“師與商也孰賢?”子曰:“師也過,商也不及。”
曰:“然則師愈與?”子曰:“過猶不及。”

【譯文】
子貢問孔子:“顓孫師(子張)和卜商(子夏)兩個人,誰强一些?”孔子道:“師呢,有些過分;商呢,有些趕不上。”子貢道:“那麽,師强一些嗎?”孔子道:“過分和趕不上同樣不好。”

PS:
顓孫師:春秋末年陈国人。名师,字子张。为人勇武,性情偏激,但广交朋友。他主张“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子张》),重视自己的德行修养。
卜商:字子夏,春秋末年晋国温地(今河南温县)人,一说卫国人,“孔门十哲”之一,七十二贤之一,人称卜子。性格勇武,为人“好与贤己者处”。

11.17 季氏富於周公⑴,而求也爲之聚斂而附益之⑵。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

【譯文】
季氏比周公還有錢,冉求却又替他搜括,增加更多的財富。孔子道:“冉求不是我們的人,你們學生很可以大張旗鼓地來攻擊他。”
【注釋】
⑴周公——有兩説:(甲)周公旦;(乙)泛指在周天子左右作卿士的人,如周公黑肩、周公閱之類。⑵聚斂而附益之——事實可參閱左傳 哀公十一年和十二年文。季氏要用田賦制度,增加賦税,使冉求徵求孔子的意見,孔子則主張“施取其厚,事舉其中,斂從其薄”。結果冉求仍舊聽從季氏,實行田賦制度。聚歙,禮記 大學説:“百乘之家,不畜聚斂之臣。與其有聚斂之臣,寧有盗臣。”可見儒家爲了維護統治,反對對人民的過分剥削。其思想淵源或者本於此章。

11.18 柴⑴也愚,參也魯,師也辟⑵,由也喭。

【譯文】
高柴愚笨,曾參遲鈍,顓孫師偏激,仲由鹵莽。
【注釋】
⑴柴——高柴,字子羔,孔子學生,比孔子小三十歲(公元前521—?)。⑵辟——音闢,pì。黄式三 論語後案云:“辟讀若左傳‘闕西辟’之辟,偏也。以其志過高而流於一偏也”。

11.19 子曰:“回也其庶⑴乎,屢空⑵。賜不受命⑶,而貨殖焉,億則屢中。”

【譯文】
孔子説:“顏回的學問道德差不多了罷,可是常常窮得没有辦法。端木賜不安本分,去囤積投機,猜測行情,竟每每猜對了。”
【注釋】
⑴庶——庶幾,差不多。一般用在稱贊的場合。⑵空——世俗把“空”字讀去聲,不但無根據,也無此必要。“貧”和“窮”兩字在古代有時有些區别,財貨的缺少叫貧,生活無着落,前途無出路叫窮。“空”字却兼有這兩方面的意思,所以用“窮得没有辦法”來譯它。⑶赐不受命——此語古今頗有不同解釋,關鍵在於“ 命” 字的涵義。有把“命”解爲“教命”的,則“不受命”爲“不率教”,其爲錯誤甚明顯。王弼 江熙把“命”解爲“爵命”“禄命”,則“不受命”爲“不做官”,自然很講得通,可是子貢並不是不曾做官。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説他“常相魯衞”,貨殖列傳又説他“既學於仲尼,退而仕於衞,廢著鬻財於曹 魯之間”,則子貢的經商和做官是不相先後的。那麽,這一説既不合事實, 也就不合孔子原意了。又有人把“命”講爲“天命”(皇疏引或説,朱熹 集注),俞樾 羣經平議則以爲古之經商皆受命於官,“若夫不受命於官而自以其财市賤鬻貴,逐什一之利,是謂不受命而貨殖。”兩説皆言之成理,而未知孰是,故譯文僅以“不安本分”言之。

11.20 子張問善人之道。子曰:“不踐迹,亦不入於室⑴。”

【譯文】
子張問怎樣才是善人。孔子道:“善人不踩着别人的脚印走,學問道德也難以到家。”
【注釋】
⑴善人——孔子曾三次論到“善人”,這章可和(7.26)(13.11)兩章合看。

11.21 子曰:“論篤是與⑴,君子者乎?色莊者乎?”

【譯文】
孔子説:“總是推許言論篤實的人,這種篤實的人是真正的君子呢?還是神情上僞裝莊重的人呢?”
【注釋】
⑴論篤是與——這是“與論篤”的倒裝形式,“是”是幫助倒裝之用的詞,和“唯你是問”的“是”用法相同。“與”,許也。“論篤”就是“論篤者”的意思。

PS:
孔子說:“聽到人議論篤實誠懇就表示贊許,但還應看他是真君子呢?還是偽裝莊重的人呢?”

11.22 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
冉有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
公西華曰:“由也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赤也惑,敢問。”
子曰:“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⑴,故退之。”
【譯文】
子路問:“聽到就幹起來嗎?”孔子道:“有爸爸哥哥活着,怎麽能聽到就幹起來?”
冉有問:“聽到就幹起來嗎?”孔子道:“聽到就幹起來。”
公西華道:“仲由問聽到就幹起來嗎,您説‘有爸爸哥哥活着,[不能這樣做;]’冉求問聽到就幹起來嗎,您説‘聽到就幹起來。’[兩個人問題相同,而您的答覆相反,]我有些糊塗,大膽地來問問。”
孔子道:“冉求平日做事退缩,所以我給他壯膽;仲由的膽量却有兩個人的大,勇於作爲,所以我要壓壓他。”
【注釋】
⑴兼人——孔安國和朱熹都把“兼人”解爲“勝人”,但子路雖勇,未必“務在勝尚人”;反不如張敬夫把“兼人”解爲“勇爲”爲適當。

11.23 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爲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譯文】
孔子在匡被囚禁了之後,顏淵最後才來。孔子道:“我以爲你是死了。”顏淵道:“您還活着,我怎麽敢死呢?”

11.24 季子然⑴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
子曰:“吾以子爲異之問,曾由與求之問。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⑵。”
曰:“然則從之者與?”子曰:“弑父與君,亦不從也。”

【譯文】
季子然問:“仲由和冉求可以説是大臣嗎”
孔子道:“我以爲你是問别的人,竟問由和求呀。我們所説的大臣,他用最合於仁義的内容和方式來對待君主,如果這樣行不通,寧肯辭職不幹。如今由和求這兩個人,可以説是具有相當才能的臣屬了。”
季子然又道:“那麽,他們會一切順從上級嗎?”孔子道:“殺父親、殺君主的事情,他們也不會順從的。”
【注釋】
⑴季子然——當爲季氏的同族之人,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作“季孫問曰:子路可謂大臣與”,與論語稍異。⑵這一章可以和孔子不以仁來許他們的一章(5.8)以及季氏旅泰山 冉有不救章(3.6)、季氏伐顓臾 冉有 子路爲他解脱章(16.1)合看。

11.25 子路使子羔爲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
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禝焉,何必讀書,然後爲學?”
子曰:“是故惡夫佞者。”

【譯文】
子路叫子羔去做費縣縣長。孔子道:“這是害了别人的兒子!”
子路道:“那地方有老百姓,有土地和五穀,爲什麽定要讀
書才叫做學問呢?”
孔子道:“所以我討厭强嘴利舌的人。”

PS:
这就是说,有了人,有了土地(社)、粮食(稷),还读什么书?有饭吃就是“学”了。书能当作饭吃吗?这话是从一个人做官引起的,可见用意在于做官就是为学。

11.26 子路、曾晳⑴、冉有、公西華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⑵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
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爲之,比⑶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爾何如?”
對曰:“方六七十⑷,如⑸五六十,求也爲之,比⑶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
“赤!爾何如?”
對曰:“非曰能之,願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⑹,願爲小相⑺焉。”
“點!爾何如?”
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⑻,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⑼春者,春服既成⑽,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⑾,風乎舞雩⑿,詠而歸。”
夫子喟然歎曰:“吾與點也!”
三子者出,曾晳後。曾晳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爲國以禮,其言不讓,是故哂之。”
“唯⒀求則非邦也與

【譯文】
子路、曾晳、冉有、公西華四個人陪着孔子坐着。
孔子説道:“因爲我比你們年纪都大,[老了,]没有人用我了。你們平日説:‘人家不瞭解我呀!’假若有人瞭解你們,[打算請你們出去,]那你們怎麽辦呢?”
子路不加思索地答道:“一千輛兵車的國家,局促地處於幾個大國的中間,外面有軍隊侵犯它,國内又加以災荒。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光景,可以使人人有勇氣,而且懂得大道理。”
孔子微微一笑。
又問:“冉求,你怎麽樣?”
答道:“國土縱横各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小國家,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光景,可以使人人富足。至於修明禮樂,那只有等待賢人君子了。”
又問:“公西赤!你怎麽樣?”
答道:“不是説我已經很有本領了,我願意這樣學習:祭祀的工作或者同外國盟會,我願意穿着禮服,戴着禮帽,做一個小司儀者。”
又問:“曾點!你怎麽樣?”
他彈瑟正近尾聲,鏗的一聲把瑟放下,站了起來答道:“我的志向和他們三位所講的不同。”
孔子道:“那有什麽妨礙呢?正是要各人説出自己的志向呵!”
曾晳便道:“暮春三月,春天衣服都穿定了,我陪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個小孩,在沂水旁邊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風,一路唱歌,一路走回來。”
孔子長歎一聲道:“我同意曾點的主張呀!”
子路、冉有、公西華三人都出來了,曾晳後走。曾晳問道:“那三位同學的話怎樣?”
孔子道:“也不過各人説説自己的志向罷了。”
曾晳又道:“您爲什麽對仲由微笑呢?”
孔子道:“治理國家應該講求禮讓,可是他的話却一點不謙虛,所以笑笑他。”
“難道冉求所講的就不是國家嗎?”
孔子道:“怎樣見得横縱各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土地就不够是一個國家呢?”
“公西赤所講的不是國家嗎?”
孔子道:“有宗廟,有國際間的盟會,不是國家是什麽?[我笑仲由的不是説他不能治理國家,關鍵不在是不是國家,而是笑他説話的内容和態度不够謙虚。譬如公西赤,他是個十分懂得禮儀的人,但他只説願意學着做一個小司儀者。]如果他只做一小司儀者,又有誰來做大司儀者呢?”
【注釋】
⑴曾晳——名點,曾參的父親,也是孔子的學生。⑵居——義與唐、宋人口語“平居”同,平日、平常的意思。⑶比——去聲,bì,等到的意思。⑷方六七十——這是古代的土地面積計算方式,“方六七十”不等於“六七十方里”,而是每邊長六七十里的意思。⑸如——或者的意思。⑹端章甫——端,古代禮服之名;章甫,古代禮帽之名。“端章甫”爲修飾句,在古代可以不用動詞。⑺相——去聲,名詞,贊禮之人。⑻舍瑟而作——作,站起來的意思。曾點答孔子之問站了起來,其他學生也同樣站了起來可以推知,不過上文未曾明説罷了。⑼莫——同“暮”。⑽成——定也。國語 吴語:“吴 晉争長未成”,就是争爲盟主而未定的意思。⑾沂——水名,但和大沂河以及流入於大沂河的小沂河都不同。這沂水源出山東 鄒縣東北,西流經曲阜與洙水合,入於泗水。也就是左傳 昭公二十五年“季平子請待於沂上”的“沂”。⑿舞雩——水經注:“沂水北對稷門,一名高門,一名雩門。南隔水有雩壇,壇高三丈。卽曾點所欲風處也。”當在今曲阜縣南。⒀唯——語首詞,無義。⒁之——用法同“其”。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顏淵篇第十二

Post by dreamsxin » Tue Dec 12, 2017 11:02 am

12.1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爲仁⑴。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⑵焉。爲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顏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譯文】
顏淵問仁德。孔子道:“抑制自己,使言語行動都合於禮,就是仁。一旦這樣做到了,天下的人都會稱許你是仁人。實踐仁德,全憑自己,還憑别人嗎?”
顏淵道:“請問行動的綱領。”孔子道:“不合禮的事不看,不合禮的話不聽,不合禮的話不説,不合禮的事不做。”
顏淵道:“我雖然遲鈍,也要實行您這話。”
【注釋】
⑴克己復禮——左傳 昭公十二年説:“仲尼曰:‘古也有志:克己復禮,仁也。’”那麽,“克己復禮爲仁”是孔子用前人的話賦予新的含義。⑵歸仁——“稱仁”的意思,説見毛奇齡 論語稽求篇。朱熹 集注謂“歸,猶與也”,也是此意。

12.2 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邦無怨,在家⑴無怨。”
仲弓曰:“雍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譯文】
仲弓問仁德。孔子道:“出門[工作]好像去接待貴賓,役使百姓好像去承當大祀典,[都得嚴肅認真,小心謹慎。]自己所不喜歡的事物,就不强加於别人。在工作崗位上不對工作有怨恨,就是不在工作崗位上也没有怨恨。”
仲弓道:“我雖然遲鈍,也要實行您這話。”
【注釋】
⑴在家——劉寶楠 論語正義説:“在邦謂仕於諸侯之邦,在家謂仕於卿大夫之家也。”把“家”字拘泥於“大夫曰家”的一個意義,不妥當。

12.3 司馬牛⑴問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訒。”
曰:“其言也訒,斯謂之仁已乎?”子曰:“爲之難,言之得無訒乎?”

【譯文】
司馬牛問仁德。孔子道:“仁人,他的言語遲鈍。”
司馬牛道:“言語遲鈍,造就叫做仁了嗎?”孔子道:“做起來不容易,説話能够不遲鈍嗎?”
【注釋】
⑴司馬牛——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云:“司馬耕,字子牛。牛多言而躁,問仁於孔子。孔子曰:‘仁者其言也訒。’”根據司馬遷的這一説法,孔子的答語是針對問者“多言而躁”的缺點而説的。

12.4 司馬牛問君子。子曰:“君子不憂不懼。”
曰:“不憂不懼,斯謂之君子已乎?”
子曰:“内省不疚,夫何憂何懼?”

【譯文】
司馬牛問怎樣去做一個君子。孔子道:“君子不憂愁,不恐懼。”
司馬牛道:“不憂愁,不恐懼,這樣就可以叫做君子了嗎?”
孔子道:“自己問心無愧,那有什麽可以憂愁和恐懼的呢?”

12.5 司馬牛憂曰:“人皆有兄弟,我獨亡⑴。”
子夏曰:“商聞之矣: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

【譯文】
司馬牛憂愁地説道:“别人都有好兄弟,單單我没有。”
子夏道:“我聽説過:死生聽之命運,富貴由天安排。君子只是對待工作嚴肅認真,不出差錯,對待别人詞色恭謹,合乎禮節,天下之大,到處都是好兄弟——君子又何必着急没有好兄弟呢?”
【注釋】
⑴人皆有兄弟,我獨亡——自來的注釋家都説這個司馬牛就是宋國 桓魋的兄弟。桓魋爲人很壞,結果是謀反失敗,他的幾個兄弟也都跟着失敗了。其中只有司馬牛不贊同他這些兄弟的行爲。但結果也是逃亡在外,死於道路(事見左傳 哀公十四年)。
譯文姑且根據這種説法。但我却認爲,孔子的學生司馬牛和宋國桓魋的弟弟司馬牛可能是兩個不同的人,難於混爲一談。第一,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既不説這一個司馬牛是宋人,更没有把左傳上司馬牛的事情記載上去,太史公如果看到了這類史料而不採取,可見他是把兩個司馬牛作不同的人看待的。第二,説論語的司馬牛就是左傳的司馬牛者始於孔安國。孔安國又説司馬牛名犂,又和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説司馬牛名耕的不同。如果孔安國之言有所本,那麽,原本就有兩個司馬牛,一個名耕,孔子弟子;一個名犂,桓魋之弟。但自孔安國以後的若干人却誤把名犂的也當作孔子學生了。姑識於此,以供參考。

12.6 子張問明。子曰:“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明也已矣。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遠也已矣。”

【譯文】
子張問怎樣才叫做見事明白。孔子道:“點滴而來,日積月累的讒言和肌膚所受、急迫切身的誣告都在你這裏行不通,那你可以説是看得明白的了。點滴而來, 日積月累的讒言和肌膚所受、急迫切身的誣告也都在你這裏行不通,那你可以説是看得遠的了。”

12.7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1),民信之矣。”
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
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譯文】
子貢問怎樣去治理政事。孔子道:“充足糧食,充足軍備,百姓對政府就有信心了。”
子貢道:“如果迫於不得已,在糧食、軍備和人民的信心三者之中一定要去掉一項,先去掉哪一項?”孔子道:“去掉軍備。”
子貢道:“如果迫於不得已,在糧食和人民的信心兩者之中一定要去掉一項,先去掉哪一項?”孔子道:“去掉糧食。
[没有糧食,不過死亡,但]自古以來誰都免不了死亡。如果人民對政府缺乏信心,國家是站不起來的。”
【注釋】
(1)兵——在五經和論語、孟子中,“兵”字多指兵器而言,但也偶有解作兵士的。如左傳 隱公四年“諸侯之師敗鄭徒兵”,襄公元年“敗其徒兵於洧上”。顧炎武、閻若璩都以爲五經中的“兵”字無作士兵解者,恐未諦(劉寶楠説)。但此“兵”字仍以解爲軍器爲宜,故以軍備譯之。

12.8 棘子成(1)曰:“君子質而已矣,何以文爲?”
子貢曰:“惜乎,夫子之説君子也(2)!駟不及舌。文猶質也,質猶文也。虎豹之鞟猶犬羊之鞟。”

【譯文】
棘子成道:“君子只要有好的本質便够了,要那些文彩[那些儀節、那些形式]幹什麽?”
子貢道:“先生這樣地談論君子,可惜説錯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本質和文彩,是同等重要的。假若把虎豹和犬羊兩類獸皮拔去有文彩的毛,那這兩類皮革就很少區别了。”
【注釋】
(1)棘子成——衞國大夫。古代大夫都可以被尊稱爲“夫子”,所以子貢這樣稱呼他。(2)惜乎夫子之説君子也——朱熹 集注把它作兩句讀:“ 惜 乎 ! 夫 子 之 説,君 子 也。” 便應該這樣翻譯:“先生的話,是出自君子之口,可惜説錯了。”我則以爲“夫子之説君子也”爲主語,“惜乎”爲謂語,此爲倒装句。

PS:
子贡的境界就差了一个等级了,孔子讨论这个问题是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内心正直“粗野”总比虚伪“虚浮”的人好,所以质和文肯定不是同等位置的。

12.9 哀公問於有若曰:“年饑,用不足,如之何?”
有若對曰:“盍徹乎?”
曰:“二,吾猶不足,如之何其徹也?”
對曰:“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

【譯文】
魯哀公向有若問道:“年成不好,國家用度不够,應該怎麽辦?”
有若答道:“爲什麽不實行十分抽一的税率呢?”
哀公道:“十分抽二,我還不够,怎麽能十分抽一呢?”
答道:“如果百姓的用度够,您怎麽會不够?如果百姓的用度不够,您又怎麽會够?”

12.10 子張問崇德辨惑。
子曰:“主忠信,徙義,崇德也。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誠不以富,亦祗以異⑴。’”

【譯文】
子張問如何去提高品德,辨别迷惑。
孔子道:“以忠誠信實爲主,唯義是從,這就可以提高品德。愛一個人,希望他長壽;厭惡起來,恨不得他馬上死去。既要他長壽,又要他短命,這便
是迷惑。這樣,的確對自己毫無好處,只是使人奇怪罷了。”

【注釋】
⑴誠不以富,亦祗以異——詩經·小雅·我行其野篇詩句,引在這裏,很難解釋。程頤説是“錯簡”(别章的文句,因爲書頁次序錯了,誤在此處),但無證據。我這裏姑且依朱熹 集注的解釋而意譯之。

12.11 齊景公問政於孔子。
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得而食諸?”

【譯文】
齊景公向孔子問政治。孔子答道:“君要像個君,臣要像個臣,父親要像父親,兒子要像兒子。”
景公道:“對呀!若是君不像君,臣不像臣,父不像父,子不像子,卽使糧食很多,我能喫得着嗎?”

12.12 子曰:“片言可以折獄⑴者,其由也與?”
子路無宿諾⑵。

【譯文】
孔子説:“根據一方面的語言就可以判決案件的,大概只有仲由吧!”
子路從不拖延諾言。

【注釋】
⑴片言折獄——“片言”古人也叫做“單辭”。打官司一定有原告和被告兩方面的人,叫做兩造。自古迄今從没有只根據一造的言辭來判決案件的(除掉被告缺席裁判)。孔子説子路“片言可以折獄”,不過表示他的爲人誠實直率,别人不願欺他罷了。
⑵子路無宿諾——這句話與上文有什麽邏輯關系,從來没有人説得明白(焦循 論語補疏的解釋也不可信)。唐 陸德明 經典釋文云:“或分此爲别章。”

12.13 子曰:“聽訟⑴,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譯文】
孔子説:“審理訴訟,我同别人差不多。一定要使訴訟的事件完全消滅才好。”
【注釋】
⑴聽訟——據史記 孔子世家,孔子在魯定公時,曾爲大司寇,司寇爲治理刑事的官,孔子這話或許是剛作司寇時所説。

12.14 子張問政。子曰:“居之無倦,行之以忠。”

【譯文】
子張問政治。孔子道:“在位不要疲倦懈怠,執行政令要忠心。”

12.15 子曰:“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

【注釋】
⑴見雍也篇第六。

12.16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

【譯文】
孔子説:“君子成全别人的好事,不促成别人的壞事。小人却和這相反。”

12.17 季康子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

【譯文】
季康子向孔子問政治。孔子答道:“政字的意思就是端正。您自己帶頭端正,誰敢不端正呢?”

12.18 季康子患盜,問 於 孔 子 。 孔 子 對 曰 : “ 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譯文】
季康子苦於盜贼太多,向孔子求教。孔子答道:“假若您不貪求太多的財貨,就是獎勵偷搶,他們也不會幹。”

12.19 季康子(1)問政於孔子曰:“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對曰:“子爲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譯文】
季康子向孔子請教政治,説道:“假若殺掉壞人來親近好人,怎麽樣?”孔子答道:“您治理政治,爲什麽要殺戮?您想把國家搞好,百姓就會好起來。領導人的作風好比風,老百姓的作風好比草,風向哪邊吹,草向哪邊倒。”
【注釋】
(1)季康子——根據春秋以及左傳,季孫斯(桓子)死於哀公三年秋七月,季孫肥(康子)随卽襲位。則以上三章季康子之問,當在魯哀公三年七月以後。

12.20 子張問:“士何如斯可謂之達矣?”
子曰:“何哉,爾所謂達者?”
子張對曰:“在邦必聞,在家必聞。”
子曰:“是聞也,非達也。夫達也者,質直而好義,察言而觀色,慮以下人。在邦必達,在家必達。夫聞也者,色取仁而行違,居之不疑。在邦必聞,在家必聞。”

【譯文】
子張問:“讀書人要怎樣做才可以叫達?”
孔子道:“你所説的達是什麽意思?”
子張答道:“做國家的官時一定有名望,在大夫家工作時一定有名望。”
孔子道:“這個叫聞,不叫達。怎樣才是達呢?品質正直,遇事講理,善於分析别人的言語,觀察别人的顏色,從思想上願意對别人退讓。這種人,做國家的官時固然事事行得通,在大夫家一定事事行得通。至於聞,表面上似乎愛好仁德,實際行爲却不如此,可是自己竟以仁人自居而不加疑惑。這種人,做官的時候一定會騙取名望,居家的時候也一定會騙取名望。”

12.21 樊遲從遊於舞雩之下,曰:“敢問崇德,修慝,辨惑。”
子曰:“善哉問!先事後得,非崇德與?攻其惡,無攻人之惡,非修慝與?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親,非惑與?”

【譯文】
樊遲陪侍孔子在舞雩台下遊逛,説道:“請問怎樣提高自己的品德,怎樣消除别人對自己不露面的怨恨,怎樣辨别出哪種是糊塗事。”
孔子道:“問得好!首先付出勞動,然後收穫,不是提高品德了嗎?批判自己的壞處,不去批判别人的壞處,不就消除無形的怨恨了嗎?因爲偶然的忿怒,便忘記自己,甚至也忘記了爹娘,不是糊塗嗎?”

12.22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
問知。子曰:“知人。”
樊遲未達。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
樊遲退,見子夏曰:“鄉⑴也吾見於夫子而問知,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何謂也?”
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選於衆,舉皋陶⑵,不仁者遠⑶矣。湯⑷有天下,選於衆,舉伊尹⑸,不仁者遠矣⑹。”

【譯文】
樊遲問仁。孔子道:“愛人。”
又問智。孔子道:“善於鑑别人物。”
樊遲還不透澈瞭解。孔子道:“把正直人提拔出來,位置在邪惡人之上,能够使邪惡人正直。”
樊遲退了出來,找着子夏,説道:“剛纔我去見老師向他問智,他説,‘把正直人提拔出來,位置在邪惡人之上’,這是什麽意思?”
子夏道:“意義多麽豐富的話呀!舜有了天下,在衆人之中挑選,把皋陶提拔出來,壞人就難以存在了。湯有了天下,在衆人之中挑選,把伊尹提拔出來,壞人也就難以存在了。”
【注釋】
⑴鄉——去聲,同“嚮”。
⑵皋陶——音高摇,gāo yáo,舜的臣子。
⑶遠——本是“離開”“逋逃”之意,但人是可以轉變的,何必非逃離不可。譯文用“難以存在”來表達,比之拘泥字面或者還符合子夏的本意些。
⑷湯——卜辭作“唐”,羅振玉云:“唐殆太乙之諡。”(增訂殷虚書契考釋)商朝開國之君,名履(卜辭作“大乙”,而無“履”字),伐夏桀而得天下。
⑸伊尹——湯的輔相。
⑹“舉直”而“使枉者直”,屬於“仁”;知道誰是直人而舉他,屬於“智”,所以“舉直錯諸枉”是仁智之事,而孔子屢言之(參2.19)。

12.23 子貢問友。子曰:“忠告⑴而善道之,不可則止,毋自辱焉。”

【譯文】
子貢問對待朋友的方法。孔子道:“忠心地勸告他,好好地引導他,他不聽從,也就罷了,不要自找侮辱。”
【注釋】
⑴告——舊讀梏,gù。

12.24 曾子曰:“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

【譯文】
曾子説:“君子用文章學問來聚會朋友,用朋友來幫助我培養仁德。”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子路篇第十三

Post by dreamsxin » Tue Dec 12, 2017 11:04 am

13.1 子路問政。子曰:“先之⑴勞之。”請益。曰:“無倦⑵。”

【譯文】
子路問政治。孔子道:“自己給百姓帶頭,然後讓他們勤勞地工作。”子路請求多講一點。孔子又道:“永遠不要懈怠。”
【注釋】
⑴先之——就是下一章“先有司”之意。⑵無倦——也就是“居之無倦”(12.14)之意。

13.2 仲弓爲季氏宰,問政。
子曰:“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
曰:“焉知賢才而舉之?”
子曰:“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其舍諸?”

【譯文】
仲弓做了季氏的總管,向孔子問政治。
孔子道:“給工作人員帶頭,不計較人家的小錯誤,提拔優秀人才。”
仲弓道:“怎樣去識别優秀人才把他們提拔出來呢?”
孔子道:“提拔你所知道的;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别人難道會埋没他嗎?”

13.3 子路曰:“衞君⑴待子而爲政,子將奚先?”
子曰:“必也正名⑵乎!”
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
子曰:“野哉,由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錯⑶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

【譯文】
子路對孔子説:“衞君等着您去治理國政,您準備首先幹什麽?”
孔子道:“那一定是纠正名分上的用詞不當罷!”
子路道:“您的迂腐竟到如此地步嗎!這又何必糾正?”
孔子道:“你怎麽這樣鹵莽!君子對於他所不懂的,大概採取保留態度,[你怎麽能亂説呢?]用詞不當,言語就不能順理成章;言語不順理成章,工作就不可能搞好;工作搞不好,國家的禮樂制度也就舉辦不起来;禮樂制度舉辦不起來,刑罰也就不會得當;刑罰不得當,百姓就會[惶惶不安,]連手脚都不曉得擺在哪裏才好。所以君子用一個詞,一定[有它一定的理由,]可以説得出來;而順理成章的話也一定行得通。君子對於措詞説話要没有一點馬虎的地方才罷了。”

【注釋】
⑴衞君——歷來的注釋家都説是衞出公 輒。
⑵正名——關於這兩個字的解釋,從漢以來便異説紛紜。皇侃 義疏引鄭玄的注云:“正名謂正書字也,古者曰名,今世曰字。”這説恐不合孔子原意。左傳 成公二年曾經載有孔子的話,説:“唯器(禮器)與名(名義、名分)不可以假人。”論語這一“名”字應該和左傳的這一“名”字相同。論語中有孔子“觚不觚”之歎。“觚”而不像“觚”,有其名,無其實,就是名不正。孔子對齊景公之問,説,“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也就是正名。韓詩外傳卷五記載着孔子的一段故事,説,“孔子侍坐於季孫,季孫之宰通曰:‘君使人假馬,其與之乎?’孔子曰:‘吾聞:君取於臣曰取,不曰假。’季孫悟,告宰通曰:‘今以往,君有取謂之取,無曰假。’孔子曰:‘正假馬之言而君臣之義定矣。’”更可以説明孔子正名的實際意義。我這裏用“名分上的用詞不當”來解釋“名不正”,似乎較爲接近孔子原意。但孔子所要糾正的,只是有關古代禮制、名分上的用詞不當的現象,而不是一般的用詞不當的现象。一般的用詞不當的現象,是語法修辭範疇中的問題;禮制上、名分上用詞不當的現象,依孔子的意見,是有關倫理和政治的問題,這兩點必須區别開來。⑶錯——同“措”,安置也。

13.4 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
請學爲圃。曰:“吾不如老圃。”
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譯文】
樊遲請求學種莊稼。孔子道:“我不如老農民。”
又請求學種菜蔬。孔子道:“我不如老菜農。”
樊遲退了出來。孔子道:“樊遲真是小人,統治者講究禮節,百姓就没有人敢不尊敬;統治者行爲正當,百姓就没有人敢不服從;統治者誠懇信實,百姓就没有人敢不説真話。做到這樣,四方的百姓都會背負着小兒女來投奔,爲什麽要自己種莊稼呢?”

PS:
小人这里应该只是指志向小的意思,不然怎么解释的通。

13.5 子曰:“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⑴;雖多,亦奚以爲⑵?”

【譯文】
孔子説:“熟讀詩經三百篇,交給他以政治任務,却辦不通;叫他出使外國,又不能獨立地去談判酬酢;縱是讀得多,有什麽用處呢?”

【注釋】
⑴不能專對——古代的使節,只接受使命,至於如何去交涉應對,只能隨機應變,獨立行事,更不能事事請示或者早就在國内一切安排好,這便叫做“受命不受辭”,也就是這裏的“專對”。同時春秋時代的外交酬酢和談判,多半背誦詩篇來代替語言(左傳裏充满了這種記载),所以詩是外交人才的必讀書。
⑵亦奚以爲——“以”,動詞,用也。“爲”,表疑問的語氣詞,但只跟“奚”、“何”諸字連用,如“何以文爲”、“何以伐爲”。

13.6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譯文】
孔子説:“統治者本身行爲正當,不發命令,事情也行得通。他本身行爲不正當,縱三令五申,百姓也不會信從。”

13.7 子曰:“魯衞之政,兄弟也。”

【譯文】
孔子説:“魯國的政治和衞國的政治,像兄弟一般[地相差不遠]。”

13.8 子謂衞 公子荆⑴,“善居室⑵,始有,曰:‘苟合⑶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茍美矣。’”

【譯文】
孔子談到衞國的公子荆,説:“他善於居家過日子,剛有一點,便説道:‘差不多够了。’增加了一點,又説道:‘差不多完備了。’多有一點,便説道:‘差不多富麗堂皇了。”

【注釋】
⑴衞公子荆——衞國的公子,吴季札曾把他列爲衞國的君子,見左傳 襄公二十九年。有人説:“此取荆之善居室以風有位者也。”因爲當時的卿大夫,不但貪污,而且奢侈成風,所以孔子“以廉風貪,以儉風侈。”似可備一説。
⑵居室——這一詞组意義甚多:(甲)居住房舍,禮記 曲禮“君子將營宫室,宗廟爲先,廐庫爲次,居室爲後。”(乙)夫婦同居,孟子 萬章:“男女居室,人之大倫也。”(丙)漢代又以爲獄名,史記 衞青傳:“青嘗從入甘泉居室。”(丁)此則爲積蓄家業居家度日之義。“居”讀爲“奇貨可居”之“居”。
⑶合——給也,足也。此依俞樾羣經平議説。

13.9 子適衞,冉有僕⑴。子曰:“庶矣哉!”
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
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⑵。”

【譯文】
孔子到衞國,冉有替他駕車子。孔子道:“好稠密的人口!”
冉有道:“人口已經衆多了,又該怎麽辦呢?”孔子道:“使他們富裕起來。”
冉有道:“已經富裕了,又該怎麽辦呢?”孔子道:“教育他們”

【注釋】
⑴僕——動詞,駕御車馬。其人則謂之僕夫,詩 小雅 出車“僕夫況瘁”可證。僕亦作名詞,駕車者,詩 小雅 正月“屢顧爾僕”是也。⑵既富……教之——孔子主張“先富後教”,孟子 荀子也都繼續發揮了這一主張。所以孟子説“樂歲终身苦,凶年不免於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贍,奚暇治禮義哉?”(梁惠王上)也和管子 治國篇的“凡治國之道,必先富民”主張相同。

13.10 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⑴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譯文】
孔子説:“假若有用我主持國家政事的,一年便差不多了,三年便會很有成績。”
【注釋】
⑴期月——期同“朞”,有些本子卽作“朞”,音姬,jī。期月,一年。

13.11 子曰:“‘善人爲邦百年,亦可以勝⑴殘去⑵殺矣⑶。’誠哉是言也!”

【譯文】
孔子説:“‘善人治理國政連續到一百年,也可以克服殘暴免除虐殺了。’這句話真説得對呀!”
【注釋】
⑴勝——舊讀平聲。
⑵去——舊讀上聲。
⑶善人……去殺矣——依文意是孔子引别人的話。

13.12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

【譯文】
孔子説:“假若有王者興起,一定需要三十年才能使仁政大行。”

13.13 子曰:“苟正其身矣,於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譯文】
孔子説:“假若端正了自己,治理國政有什麽困難呢?連本身都不能端正,怎麽端正别人呢?”

13.14 冉子退朝。
子曰:“何晏也?”
對曰:“有政。”
子曰:“其事也。如有政,雖不吾以,吾其與聞之⑴。”

【譯文】
冉有從辦公的地方回來。
孔子道:“爲什麽今天回得這樣晚呢?”
答道:“有政務。”
孔子道:“那只是事務罷了。若是有政務,雖然不用我了,我也會知道的。”
【注釋】
⑴與聞之——與,去聲,參預之意。左傳 哀公十一年曾有記载,季氏以用田賦的事徵求孔子意見,並且説,“子爲國老,待子而行。”可見孔子“如有政,吾其與聞之”這話是有根據的。只是冉有不明白“政”和“事”的分别,一時用詞不當罷了。依我看,這章並無其他意義,前人有故求深解的,未必對。

13.15 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
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爲君難,爲臣不易。’如知爲君之難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
曰:“一言而喪邦,有諸?”
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爲君,唯其言而莫予違也。’如其善而莫之違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違也,不幾乎一言而喪邦乎?”

【譯文】
魯定公問:“一句話興盛國家,有這事麽?”
孔子答道:“説話不可以像這樣地簡單機械。不過,人家都説:‘做君上很難,做臣子不容易。’假若知道做君上的艱難,[自然會謹慎認真地幹去,]不近於一句話便興盛國家麽?”
定公又道:“一句話喪失國家,有這事麽?”
孔子答道:“説話不可以像這樣地簡單機械。不過,大家都説:‘我做國君没有别的快樂,只是我説什麽話都没有人違抗我。’假若説的話正確而没有人違抗,不也好麽?假若説的話不正確而也没有人違抗,不近於一句話便喪失國家麽?”

13.16 葉公問政。子曰:“近者悅,遠者來。”

【譯文】
葉公問政治。孔子道:“境内的人使他高興,境外的人使他來投奔。”

13.17 子夏爲莒父⑴宰,問政。
子曰:“無欲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譯文】
子夏做了莒父的縣長,問政治。
孔子道:“不要圖快,不要顧小利。圖快,反而不能達到目的;顧小利,就辦不成大事。”
【注釋】
⑴莒父——魯國之一邑,現在已經不能確知其所在。山東通志認爲在今山東 高密縣東南。

13.18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⑴之。”
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爲子隱,子爲父隱。——直在其中⑵矣。”

【譯文】
葉公告訴孔子道:“我那裏有個坦白直率的人,他父親偷了羊,他便告發。”
孔子道:“我們那裏坦白直率的人和你們的不同:父親替兒子隱瞞,兒子替父親隱瞞——直率就在這裏面。”
【注釋】
⑴證——説文云:“證,告也。”正是此義。相當今日的“檢舉”“揭發”,韓非子 五蠹篇述此事作“謁之吏”,吕氏春秋 當務篇述此事作“謁之上”,都可以説明正是其子去告發他父親。“證明”的“證”,古書一般用“徵”字爲之。
⑵直在其中——孔子倫理哲學的基礎就在於“孝”和“慈”因之説父子相隱,直在其中。

13.19 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⑴夷狄,不可棄也。”

【譯文】
樊遲問仁。孔子道:“平日容貌態度端正莊嚴,工作嚴肅認真,爲别人忠心诚意。這幾種品德,縱到外國去,也是不能廢棄的。”
【注釋】
⑴之——動詞,到也。

13.20 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
子曰:“行己有恥,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
曰:“敢問其次。”
曰:“宗族稱孝焉,鄉黨稱弟焉。”
曰:“敢問其次。”
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爲次矣。”
曰:“今之從政者何如?”
子曰:“噫!斗筲之人⑴,何足算也?”

【譯文】
子貢問道:“怎樣才可以叫做‘士’?”
孔子道:“自己行爲保持羞恥之心,出使外國,很好地完成君主的使命,可以叫做‘士’了。”
子貢道:“請問次一等的。”
孔子道:“宗族稱贊他孝順父母,鄉里稱贊他恭敬尊長。”
子貢又道:“請問再次一等的。”
孔子道:“言語一定信實,行爲一定堅決,這是不問是非黑白而只管自己貫徹言行的小人呀,但也可以説是再次一等的‘士’了。”
子貢道:“現在的執政諸公怎麽樣?”
孔子道:“咳!這班器識狹小的人算得什麽?”
【注釋】
⑴斗筲之人——斗是古代的量名,筲音梢,shāo,古代的飯筐(説文作),能容五升。斗筲譬如度量和見識的狹小。有人説,“斗筲之人”也可以譯爲“車载斗量之人”,言其不足爲奇。

13.21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⑴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爲也。”

【譯文】
孔子説:“得不到言行合乎中庸的人和他相交,那一定要交到激進的人和狷介的人罷,激進者一意向前,狷介者也不肯做壞事。”
【注釋】
⑴狂狷——孟子 盡心篇下有一段話可以爲本文的解釋,録之於下:
“孟子曰:‘孔子不得中道而與之,必也狂獧(同“狷”)乎!狂者進取,獧者有所不爲也。孔子豈不欲中道哉?不可必得,故思其次也。’‘敢問何如斯可謂狂矣?’(此萬章問詞,下同。)曰:‘如琴張、曾晳、牧皮者,孔子之所謂狂矣。’何以謂之狂也?’曰:‘其志嘐嘐然,曰:古之人!古之人!夷考其行而不掩焉者也。狂者又不可得,欲得不屑不潔之士而與之,是獧也,是又其次也。’”
孟軻這話未必盡合孔子本意,但可備參考。

13.22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⑴。’善夫!”
“不恆其德⑵,或承之羞。”
子曰:“不占而已矣。”

【譯文】
孔子説:“南方人有句話説,‘人假若没有恆心,連巫醫都做不了。’這句話很好呀!”
易經恆卦的爻辭説:“三心二意,翻雲覆雨,總有人招致羞恥。”
孔子又説:“這話的意思是叫無恆心的人不必去占卦罷了。”
【注釋】
⑴巫醫——巫醫是一詞,不應分爲卜筮的巫和治病的醫兩種。古代常以禳禱之術替人治療,這種人便叫巫醫。
⑵不恆其德——這有兩種意義:(甲)不能持久,時作時輟;(乙)没有一定的操守。譯文用“三心二意”表示“不能持久”,用“翻雲覆雨”表示“没有操守”。

13.23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⑴。”

【譯文】
孔子説:“君子用自己的正確意見來糾正别人的錯誤意見,使一切都做到恰到好處,却不肯盲從附和。小人只是盲從附和,却不肯表示自己的不同意見。”
【注釋】
⑴和,同——“和”與“同”是春秋時代的兩個常用術語,左傳 昭公二十年所載晏子對齊景公批評梁丘據的話,和國語 鄭語所載史伯的話都解説得非常詳細。“和”如五味的調和,八音的和諧,一定要有水、火、醬、醋各種不同的材料才能調和滋味,一定要有高下、長短、疾徐各種不同的聲調才能使樂曲和諧。晏子説:“君臣亦然。君所謂可,而有否焉,臣獻其否以成其可;君所謂否,而有可焉,臣獻其可以去其否。”因此史伯也説,“以他平他謂之和”。“同”就不如此,用晏子的話説:“君所謂可,據亦曰可;君所謂否,據亦曰否;若以水濟水,誰能食之?若琴瑟之專一,誰能聽之?‘同’之不可也如是。”我又認爲這個“和”字與“禮之用和爲貴”的“和”有相通之處。因此譯文也出現了“恰到好處”的字眼。

PS:
“和而不同”直接翻译为正确的意见来纠正别人的错误意见,直接毁了它的本意,“和而不同”有海纳百川,殊途同归之意,“和”就是最后的“道”,“不同”是走向到的方式。

13.24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
子曰:“未可也⑴。”
“鄉人皆惡之,何如?”
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譯文】
子貢問道:“滿鄉村的人都喜歡他,這個人怎麽樣?”
孔子道:“還不行。”
子貢便又道:“滿鄉村的人都厭惡他,這個人怎麽樣?”
孔子道:“還不行。最好是滿鄉村的好人都喜歡他,滿鄉村的壞人都厭惡他。”
【注釋】
⑴未可也——如果一鄉之人皆好之,便近乎所謂好好先生,孔 孟叫他爲“鄉愿。”因之孔子便説:“衆好之,必察焉;衆惡之,必察焉。”(15.28)又説,“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4.3)這可以爲“善者好之,不善者惡之”的解釋。

13.25 子曰:“君子易事⑴而難説也。説之不以道,不説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難事而易説也。説之雖不以道,説也;及其使人也,求備焉。”

【譯文】
孔子説:“在君子底下工作很容易,討他的歡喜却難。不用正當的方式去討他的歡喜,他不會歡喜的;等到他使用人的時候,却衡量各人的才德去分配任務。在小人底下工作很難,討他的歡喜却容易。用不正當的方式去討他的歡喜,他會歡喜的;等到他使用人的時候,便會百般挑剔,求全責備。”
【注釋】
⑴易事——説苑 雅言篇説:“曾子曰,‘夫子見人之一善而忘其百非,是夫子之易事也’。”這話可以作“君子易事”的一個説明。

13.26 子曰:“君子泰而不驕⑴,小人驕而不泰。”

【譯文】
孔子説:“君子安詳舒泰,却不驕傲凌人;小人驕傲凌人,却不安詳舒泰。”
【注釋】
⑴泰,驕——皇侃 義疏云:“君子坦蕩蕩,心貌怡平,是泰而不爲驕慢也;小人性好輕凌,而心恆戚戚,是驕而不泰也。”李塨 論語傳注云:“君子無衆寡,無小大,無敢慢(按:見20.2),何其舒泰!小人矜己傲物,惟恐失尊,何其驕侈,而安得泰?”譯文正取此義。

13.27 子曰:“剛、毅、木、訥近仁。”

【譯文】
孔子説:“剛强、果決、樸質,而言語不輕易出口,有這四種品德的人近於仁德。”

13.28 子路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
子曰:“切切偲偲⑴,怡怡⑵如也,可謂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譯文】
子路問道:“怎麽樣才可以叫做‘士’了呢?”
孔子道:“互相批評,和睦共處,可以叫做‘士’了。朋友之間,互相批評;兄弟之間,和睦共處。”
【注釋】
⑴切切偲偲——偲音思,sī。切切偲偲,互相責善的樣子。
⑵怡怡——和順的樣子。

13.29 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卽戎⑴矣。”

【譯文】
孔子説:“善人教導人民達七年之久,也能够叫他們作戰了。”
【注釋】
⑴卽戎——“卽”是“卽位”的“卽”,就也,往那裏去的意思。“戎”是“兵戎”的意思。

13.30 子曰:“以不教民⑴戰,是謂棄之。”

【譯文】
孔子道:“用未經受過訓練的人民去作戰,這等於糟踏生命。”
【注釋】
⑴不教民——“不教民”三字構成一個名詞語,意思就是“不教之民”,正如詩經 邶風 柏舟“心之憂矣,如匪澣衣”的“匪澣衣”一樣,意思就是“匪澣之衣”(不曾洗滌過的衣服)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憲問篇第十四

Post by dreamsxin » Tue Dec 12, 2017 11:07 am

共四十四章(朱熹 集注把第一章自“克、伐、怨、欲”以下别爲一章,把第二十章自“曾子曰”以下别爲一章,又把第三十七章自“子曰作者”以下别爲一章,所以題爲四十七章。)

14.1 憲問恥。
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爲仁矣?⑴”
子曰:“可以爲難矣,仁則吾不知也。”

【譯文】
原憲問如何叫恥辱。孔子道:“國家政治清明,做官領薪俸;國家政治黑暗,做官領薪俸,這就是恥辱。”
原憲又道:“好勝、自誇、怨恨和貪心四種毛病都不曾表現過,這可以説是仁人了嗎?”孔子道:“可以説是難能可貴的了,若説是仁人,那我不能同意。”
【注釋】
⑴可以爲仁矣——這句話從形式上看應是肯定句,但從上下文看,實際應是疑問句,不過疑問只從説話者的語勢來表示,不藉助於别的表達形式而已。這一段可以和“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8.13)互相發明。

14.2 子曰:“士而懷居⑴,不足以爲士矣。”

【譯文】
孔子説:“讀書人而留戀安逸,便不配做讀書人了。”
【注釋】
⑴懷居——懷,懷思,留戀;居,安居。左傳 僖公二十三年記載着晉文公的流亡故事,説他在齊國安居下來,有妻妾,有家財,便不肯再移動了。他老婆姜氏便對他説:“行也!懷與安,實敗名。”便和此意相近。

14.3 子曰:“邦有道,危⑴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⑵。”

【譯文】
孔子説:“政治清明,言語正直,行爲正直;政治黑暗,行爲正直,言語謙順。”
【注釋】
⑴危——禮記 缁衣注:“危,高峻也。”意謂高於俗,朱熹集注用之,固然可通。但廣雅云:“危,正也。”王念孫 疏證卽引論語此文來作證,更爲恰當,譯文卽用此解。
⑵孫——同遜。

14.4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譯文】
孔子説:“有道德的人一定有名言,但有名言的人不一定有道德。仁人一定勇敢,但勇敢的人不一定仁。”

14.5 南宫适⑴問於孔子曰:“羿⑵善射,奡⑶盪舟⑷,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
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⑸!”

【譯文】
南宫适向孔子問道:“羿擅長射箭,奡擅長水戰,都没有得到好死。禹和稷自己下地種田,却得到了天下。[怎樣解釋這些歷史?]”孔子没有答復。
南宫适退了出來。孔子道:“這個人,好一個君子!這個人,多麽尊尚道德!”
【注釋】
⑴南宫适——孔子學生南容。
⑵羿——音詣,yì。在古代傳説中有三個羿,都是射箭能手。一爲帝嚳的射師,見於説文;二爲唐堯時人,傳说當時十個太陽同時出現,羿射落了九個,見淮南子·本經訓;三爲夏代有窮國的君主,見左傳襄公四年。這裏所指的和孟子離婁篇所載的“逢蒙學射於羿”的羿,據説都是夏代的羿。
⑶奡——音傲,aò。也是古代傳説中的人物,夏代 寒浞的兒子。字又作“澆”。
⑷盪舟——顧炎武 日知録云:“古人以左右衝殺爲盪。陳其銳卒,謂之跳盪;别帥謂之盪主。盪舟蓋兼此義。”譯成現代漢語,就是用舟師衝鋒陷陣。
⑸君子……尚德哉若人——南宫适托古代的事來問孔子,中心思想是當今尚力不尚德,但按之歷史,尚力者不得善終,尚德者終有天下。因之孔子稱贊他。

14.6 子曰:“君子⑴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⑵而仁者也。”

【譯文】
孔子説:“君子之中不仁的人有的罷,小人之中却不會有仁人。”
【注釋】
⑴君子,小人——這個“君子”“小人”的含義不大清楚。“君子”“小人”若指有德者無德者而言,則第二句可以不説;看來,這裏似乎是指在位者和老百姓而言。

14.7 子曰:“愛之,能勿勞乎⑴?忠焉,能勿誨乎?”

【譯文】
孔子説:“愛他,能不叫他勞苦嗎?忠於他,能够不教誨他嗎?”
【注釋】
⑴能勿勞乎——國語·魯語下説:“夫民勞則思,思則善心生;逸則淫,淫則忘善,忘善則惡心生。”可以爲“能勿勞乎”的註脚。

14.8 子曰:“爲命⑴,裨諶⑵草創之,世叔⑶討論⑷之,行人子羽⑸修飾之,東里 子產⑹潤色之。”

【譯文】
孔子説:“鄭國外交辭令的創制,裨諶擬稿,世叔提意見,外交官子羽修改,子產作文詞上的加工。”
【注釋】
⑴爲命——左傳 襄公三十一年云:“鄭國將有諸侯之事,子產乃問四國之爲於子羽,且使多爲辭令,與裨諶乘以適野,使謀可否,而告馮簡子使斷之。事成,乃授子太叔使行之,以應對賓客,是以鮮有敗事。”可與論語此文相參校。左傳所講的過程和論語此文雖然有些出入,但主題是相同的,因此我把“命”譯爲“外交辭令”,不作一般的政令講。
⑵裨諶——音庇臣,bì chén,鄭國大夫,見左傳。
⑶世叔——卽左傳的子太叔(古代,“太”和“世”兩字通用),名游吉。
⑷討論——意義和今天的“討論”不同,這是一個人去研究而後提意見的意思。
⑸行人子羽——行人,官名,卽古代的外交官。子羽,公孫揮的字。
⑹東里 子產——東里,地名,今在鄭州市,子產所居。

14.9 或問子產。
子曰:“惠人也。”
問子西⑴。
曰:“彼哉!彼哉⑵!”
問管仲。
曰:“人也。奪伯氏⑶駢邑⑷三百,飯疏食,没齒無怨言。”

【譯文】
有人向孔子問子產是怎樣的人物。
孔子道:“是寬厚慈惠的人。”
又問到子西。
孔子道:“他呀,他呀!”
又問到管仲。
孔子道:“他是人才。剥奪了伯氏駢邑三百户的采地,使伯氏只能吃粗糧,到死没有怨恨的話。”
【注釋】
⑴子西——春秋時有三個子西,一是鄭國的公孫夏,生當魯襄公之世,爲子產的同宗兄弟,子產便是繼他而主持鄭國政治的。二是楚國的鬬宜申,生當魯僖公、文公之世。三是楚國的公子申,和孔子同時。鬬宜申去孔子太遠,公子申又太近,這人所問的當是公孫夏。
⑵彼哉彼哉——公羊傳 定公八年記載陽虎謀殺季孫的事,説陽虎謀殺未成,在郊外休息,忽然望見公斂處父領着追兵而來,便道:“彼哉彼哉!”毛奇齡 論語稽求篇因云:“此必古成語,而夫子引以作答者。”案:這是當時表示輕視的習惯語。
⑶伯氏——齊國的大夫,皇侃 義疏云:“伯氏名偃。”不知何據。
⑷駢邑——地名。阮元曾得伯爵彝,説是乾隆五十六年出土於山東 臨朐縣 柳山寨。他在積古齋鍾鼎彝器款識裏説,柳山寨有古城的城基,卽春秋的駢邑。用水經 巨洋水 注證之,阮氏之言很可信。

14.10 子曰:“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

【譯文】
孔子説:“貧窮却没有怨恨,很難;富貴却不驕傲,倒容易做到”

14.11 子曰:“孟公綽⑴爲趙 魏老⑵則優⑶,不可以爲滕薛⑷大夫。”

【譯文】
孔子説:“孟公綽,若是叫他做晉國諸卿趙氏、魏氏的家臣,那是力有餘裕的;却没有才能來做滕、薛這樣小國的大夫。”
【注釋】
⑴孟公綽——魯國大夫,左傳 襄公二十五年記载着他的一段事。史記 仲尼弟子列傳説他是孔子所尊敬的人。
⑵老——古代,大夫的家臣稱老,也稱室老。
⑶優——本意是“優裕”,所以用“力有餘裕”來譯它。
⑷滕、薛——當時的小國,都在魯國附近。滕的故城在今山東 滕縣西南十五里,薛的故城在今滕縣南四十四里官橋公社處。

14.12 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⑴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⑵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 亦可以爲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⑶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爲成人矣。”

【譯文】
子路問怎樣才是全人。孔子道:“智慧像臧武仲,清心寡慾像孟公綽,勇敢像卞莊子,多才多藝像冉求,再用禮樂來成就他的文采,也可以説是全人了。”等了一會,又道:“現在的全人哪裏一定要這樣?看見利益便能想起該得不該得,遇到危險便肯付出生命,經過長久的窮困日子都不忘記平日的諾言,也可以説是全人了。”
【注釋】
⑴臧武仲——魯大夫臧孫紇。他很聰明,逃到齊國之後,能預見齊莊公的被殺而設法辭去莊公給他的田。事見左傳 襄公二十三年。⑵卞莊子——魯國的勇士。荀子 大略篇和韓詩外傳卷十都載有他的勇敢故事。⑵久要——“要”爲“約”的借字,“約”,窮困之意。説見楊遇夫先生的積微居小學述林。

14.13 子問公叔文子⑴於公明賈⑵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
公明賈對曰:“以⑶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
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譯文】
孔子向公明賈問到公叔文子,説:“他老人家不言語,不笑,不取,是真的嗎?”
公明賈答道:“這是傳話的人説錯了。他老人家到應説話的時候才説話,别人不厭惡他的話;高興了才笑,别人不厭惡他的笑;應該取才取,别人不厭惡他的取。”
孔子道:“如此的嗎?難道真是如此的嗎?”
【注釋】
⑴公叔文子——衞國大夫,檀弓載有他的故事。
⑵公明賈——衞人,姓公明,名賈。賈音假,jiǎ。左傳 哀公十四年楚有蔿賈也音假。
⑶以——代詞,此也。例證可參考楊遇夫先生的詞詮。

14.14 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爲後於魯⑴,雖曰不要⑵君,吾不信也。”

【譯文】
孔子説:“臧武仲[逃到齊國之前,]憑藉着他的采邑防城請求立其子弟嗣爲魯國卿大夫,縱然有人説他不是要挾,我是不相信的。”
【注釋】
⑴臧武仲以防求爲後於魯——事見左傳 襄公二十三年。防,臧武仲的封邑,在今山東 費縣東北六十里之華城,離齊國邊境很近。
⑵要——平聲,音腰,yāo。

14.15 子曰:“晉文公⑴譎⑵而不正,齊桓公⑴正而不譎。”

【譯文】
孔子説:“晉文公詭詐好耍手段,作風不正派;齊桓公作風正派,不用詭詐,不耍手段。”
【注釋】
⑴晉文公、齊桓公——晉文公名重耳,齊桓公名小白。齊桓、晉文是春秋時五霸中最有名聲的兩個霸主。
⑵譎——音決,jué,欺詐,玩弄權術陰謀。

14.16 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⑴。”
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⑵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⑶。”

【譯文】
子路道:“齊桓公殺了他哥哥公子糾,[公子糾的師傅]召忽因此自殺,[但是他的另一師傅]管仲却活着。”
接着又道:“管仲該不是有仁德的罷?”孔子道:“齊桓公多次地主持諸侯間的盟會,停止了戰争,都是管仲的力量。這就是管仲的仁德,這就是管仲的仁德。”
【注釋】
⑴管仲不死——齊桓公和公子糾都是齊襄公的弟弟。齊襄公無道,兩人都怕牽累,桓公便由鮑叔牙侍奉逃往莒國,公子糾也由管仲和召忽侍奉逃往魯國。襄公被殺以後,桓公先入齊國,立爲君,便興兵伐魯,逼迫魯國殺了公子糾,召忽自殺以殉,管仲却做了桓公的宰相。這段歷史可看左傳 莊公八年和九年。
⑵九合——齊桓公糾合諸侯共計十一次。這一“九”字實是虚數,不過表示其多罷了。
⑶如其仁——王引之 經傳釋詞云:“如猶乃也。”揚雄 法言三次倣用這種句法,義同。

14.17 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
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⑴管仲,吾其被⑵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爲諒也,自經⑶於溝瀆⑷而莫之知也?”

【譯文】
子貢道:“管仲不是仁人罷?桓公殺掉了公子糾,他不但不以身殉難,還去輔相他。”
孔子道:“管仲輔相桓公,稱霸諸侯,使天下一切得到匡正,人民到今天還受到他的好處。假若没有管仲,我們都會披散着頭髮,衣襟向左邊開,[淪爲落後民族]了。他難道要像普通老百姓一樣守着小節小信,在山溝中自殺,還没有人知道的嗎?”
【注釋】
⑴微——假若没有的意思,只用於和既成事實相反的假設句之首。
⑵被——同“披”。
⑶自經——自缢。
⑷溝瀆——猶孟子 梁惠王的“溝壑”。王夫之 四書稗疏認爲它是地名,就是左傳的“句瀆”,史記的“笙瀆”,那麽,孔子的匹夫匹婦就是指召忽而言,恐不可信。

14.18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⑴僎與文子同升諸⑵公。子聞之,曰:“可以爲‘文’⑶矣。”

【譯文】
公叔文子的家臣大夫僎,[由於文子的推薦,]和文子一道做了國家的大臣。孔子知道這事,便道:“這便可以諡爲‘文’了。”
【注釋】
⑴毛奇齡 四書賸言云:“臣大夫卽家大夫也。”把“臣大夫”三字不分,今不取。後漠書 吴良傳 李賢 注説:“文子家臣名僎”云云,也可見唐初人不以“臣大夫”爲一詞。
⑵諸——用法同“於”。
⑶據禮記 檀弓,公叔文子實諡爲貞惠文子。鄭玄 禮記注説:“不言‘貞惠’者?‘文’足以兼之。”

14.19 子言衞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⑴不喪?”
孔子曰:“仲叔圉⑵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

【譯文】
孔子講到衞靈公的昏亂,康子道:“既然這樣,爲什麽不敗亡?”
孔子道:“他有仲叔圉接待賓客,祝鮀管理祭祀,王孫賈統率軍隊,像這樣,怎麽會敗亡?”
【注釋】
⑴奚而——俞樾 羣經平議云:“奚而猶奚爲也。”
⑵仲叔圉——就是孔文子。

14.20 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爲之也難。”

【譯文】
孔子説:“那個人大言不慚,他實行就不容易。”

14.21 陳成子⑴弑簡公⑵。孔子沐浴而朝⑶,告於哀公曰:“陳恆弑其君,請討之⑷。”公曰:“告夫三子!”
孔子曰⑸:“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
之三子告,不可。
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

【譯文】
陳恆殺了齊簡公。孔子齋戒沐浴而後朝見魯哀公,報告道:“陳恆殺了他的君主,請你出兵討伐他。”哀公道:“你向季孫、仲孫、孟孫三人去報告罷!”
孔子[退了出來],道:“因爲我曾忝爲大夫,不敢不來報告,但是君上却對我説,‘給那三人報告吧’!”
孔子又去報告三位大臣,不肯出兵。
孔子道:“因爲我曾忝爲大夫,不敢不報告。”
【注释】
⑴陳成子——就是陳恆。
⑵簡公——齊簡公,名壬。
⑶孔子沐浴而朝——這時孔子已經告老還家,特爲這事來朝見魯君。
⑷請討之——孔子請討陳恆,主要地由於陳恆以臣殺君,依孔子的學説,非討不可。同時孔子也估計了戰争的勝負。左傳記載着孔子的話道:“陳恆弒其君,民之不與者半。以魯之衆加齊之半,可克也。”但這事仍可討論。
⑸孔子曰——這是孔子退朝後的話,參校左傳 哀公十四年的記載便可以知道。

14.22 子路問事君。
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譯文】
子路問怎樣服侍人君。
孔子道:“不要[陽奉陰違地]欺騙他,却可以[當面]觸犯他。”

14.23 子曰:“君子上達⑴,小人下達⑴。”

【譯文】
孔子説:“君子通達於仁義,小人通達於財利。”
【注釋】
⑴上達下達——古今學人各有解釋,譯文採取了皇侃 義疏的説法。

14.24 子曰:“古之學者爲己⑴,今之學者爲人⑴。”

【譯文】
孔子説:“古代學者的目的在修養自己的學問道德,現代學者的目的却在裝飾自己,給别人看。”
【注釋】
爲己爲人——如何叫做“爲己”和“爲人”,譯文採用了荀子 勸學篇、北堂書鈔所引新序和後漢書 桓榮傳論(俱見楊遇夫先生論語疏證)的解釋。

14.25 蘧伯玉⑴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爲?”
對曰:“夫子欲寡其過⑵而未能也。”
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譯文】
蘧伯玉派一位使者訪問孔子。孔子給他坐位,而後問道:“他老人家幹些什麽?”
使者答道:“他老人家想減少過錯却還没能做到。”
使者辭了出來。孔子道:“好一位使者!好一位使者!”
【注釋】
⑴蘧伯玉——衞國的大夫,名瑗。孔子在衞國之時,曾經住過他家。
⑵寡其過——莊子 則陽篇説:“蘧伯玉行年六十而六十化,未嘗不始於是之,而卒詘之以非也;或未知今之所謂是之非五十九非也(六十之是或爲五十九之非)。”准南子 原道篇也説:“蘧伯玉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大概這人是位求進甚急善於改過的人。使者之言既得其實,又不卑不亢,所以孔子連聲稱贊。

14.26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⑴。”
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譯文】
曾子説:“君子所思慮的不超出自己的工作崗位。”
【注釋】
⑴見泰伯篇。(8.14)

14.27 子曰:“君子恥其言而⑴過其行。”

【譯文】
孔子説:“説得多,做得少,君子以爲恥。”
【注释】
⑴而——用法同“之”,説詳詞詮。皇侃所據本,日本足利本,這一“而”字都作“之”。

14.28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
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譯文】
孔子説:“君子所行的三件事,我一件也没能做到:仁德的人不憂慮,智慧的人不迷惑,勇敢的人不懼怕。”
子貢道:“這正是他老人家對自己的敍述哩。”

14.29 子貢方人⑴。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譯文】
子貢譏評别人。孔子對他道:“你就够好了嗎?我却没有這閒工夫。”
【注釋】
⑴方人——經典釋文説,鄭玄注的論語作“謗人”,又引鄭 注云“謂言人之遇惡”。因此譯文譯爲“譏評”。世説新語 容止篇:“或以方謝仁祖不乃重者。”這“方”字作品評解,其用法可能出於此。

14.30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譯文】
孔子説:“不着急别人不知道我,只着急自己没有能力。”

14.31 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

【譯文】
孔子説:“不預先懷疑别人的欺詐,也不無根據地猜测别人的不老實,却能及早發覺,這樣的人是一位賢者罷!”

14.32 微生畝 (1) 謂孔子曰:“丘何爲是 (2) 栖栖者與?無乃爲佞乎?”孔子曰:“非敢爲佞也,疾固也。”

【譯文】
微生畝對孔子道:“你爲什麽這樣忙忙碌碌的呢?不是要逞你的口才嗎?”孔子道:“我不是敢逞口才,而是討厭那種頑固不通的人。”
【注釋】
(1)微生畝——“微生是姓,“畝”是名。(2)是——這裏作副詞用,當“如此”解。

PS:
“固”一字,何晏將其解釋為固陋者,朱熹,將其解釋為執一不通。

孔子周遊列國闡述自己治國的理念,是想影響執政者,在當時墨子與老子的思想也具有很大的影响力。當時的諸侯既不信奉墨子的兼愛也不信奉老子的無為,他们信奉的是完全講求功利以圖霸業的思想,誰能提供他們兼併及掠奪的方法,就奉為上賓,所以無所謂固執一念,而是閉塞淺陋。
何謂閉塞淺陋?孔子所處的時代是各國大夫紛紛獨攬國政,譬如說當時的晉國已是六大家族分別掌政,魯國有三桓,齊國盡入田氏之手,鄭國則由子產當政。周天子不但不去維護封建傳統,反而一一承認這些諸侯國大夫取而代之的正統地位;諸侯們對於自己地位的不保,不思法統的樹立,反而混亂倫常,諸多廢嫡立庶,廢長立幼的事件層出不窮。孔子對於這種自己推翻自己賴以維繫的乖違現象,就稱之為“固陋”。

14.33 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

【譯文】
孔子説:“稱千里馬叫做驥,並不是贊美它的氣力,而是贊美他的品質。”

PS:
千里馬值得稱贊的不是它的力氣,而是它的堅韌不拔的品德。

14.34 或曰:“以德報怨 (1) ,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譯文】
有人對孔子道:“拿恩惠來回答怨恨,怎麽樣?”
孔子道:“拿什麽來酬答恩惠呢?拿公平正直來回答怨恨,拿恩惠來酬答恩惠。”
【注釋】
(1)以德報怨——老子也説:“大小多少,報怨以德。”可能當日流行此語。

PS:
「以直報怨」這個「直」的意思跟《雍也篇第六》里孔子說的:「人之生也直」人天生是正直的,「直」指而好義。
老子说的「以德」德是天真、無心,失德而後仁,德是無心,仁是有心。天道下來,道家說德,儒家說仁。老子认为德是無心,而仁是有心。

14.35 子曰:“莫我知也夫!”
子貢曰:“何爲其莫知子也?”
子曰:“不怨天,不尤人, 下學而上達 (1) 。知我者其天乎!”

【譯文】
孔子歎道:“没有人知道我呀!”
子貢道:“爲什麽没有人知道您呢?”
孔子道:“不怨恨天,不責備人,學習一些平常的知識,却透澈了解很高的道理。知道我的,只是天罷!”

【注釋】
(1)下學而上達——這句話具體的意義是什麽,古今頗有不同解釋,譯文所言只能備參考。皇侃義疏云:“下學,學人事;上達,達天命。我既學人事,人事有否有泰,故不尤人。上達天命,天命有窮有通,故我不怨天也。”全部意思都貫通了,雖不敢説合於孔子本意,無妨録供參考。

PS:
孔子因为自己的思想不能被執政者接纳进而实施,因此在这里发了牢骚,最后又自己排解了。

14.36 公伯寮(1)愬(2)子路於季孫。子服景伯(3)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於公伯寮,吾力猶能肆諸市朝(4)。”
子曰:“道之將行也與,命也;道之將廢也與,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譯文】
公伯寮向季孫毀謗子路。子服景伯告訴孔子,並且説:“他老人家已經被公伯寮所迷惑了,可是我的力量還能把他的尸首在街頭示衆。”
孔子道:“我的主張將實現嗎,聽之於命運;我的主張將永不實現嗎,也聽之於命運。公伯寮能把我的命運怎樣呢!”

【注釋】
(1)公伯寮——史記仲尼弟子列傳作“公伯僚”云“字子周”。
(2)愬——同“訴”。
(3)子服景伯——魯大夫,名何。
(4)市朝——古人把罪人之尸示衆,或者於朝廷,或者於市集。

14.37 子曰:“賢者辟(1)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子曰:“作者七人矣。”

【譯文】
孔子説:“有些賢者逃避惡濁社會而隱居,次一等的擇地而處,再次一等的避免不好的臉色,再次一等的迥避惡言。”
孔子又説:“像這樣的人已經有七位了。”

【注釋】
(1)辟——同“避”。

14.38 子路宿於石門(1)。
晨門曰:“奚自?”
子路曰:“自孔氏。”
曰:“是知其不可而爲之者與?”

【譯文】
子路在石門住了一宵,[第二天清早進城,]
司門者道:“從哪兒來?”
子路道:“從孔家來。”
司門者道:“就是那位知道做不到却定要去做的人嗎?”

【注釋】
(1)石門——後漢書張皓王龔傳論注引鄭玄論語注云:“石門,魯城外門也。”

14.39 子擊磬於衞,有荷( hè)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
既而曰:“鄙哉,踁(硁qìng)踁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1)。”
子曰:“果哉!末之難矣。”

【譯文】
孔子在衞國,一天正敲着磬,有一個挑着草筐子的漢子恰在門前走過,便説道:“這個敲磬是有深意的呀!”
等一會又説道:“磬聲踁踁的,可鄙呀,[它好像在説,没有人知道我呀!]没有人知道自己,這就罷休好了。水深,索性連衣裳走過去;水淺,無妨撩起衣裳走過去。”
孔子道:“好堅決!没有辦法説服他了。”

【注釋】
(1)深厲淺揭——兩句見於詩經邶風匏有苦葉。這是比喻。水深比喻社會非常黑暗,只得聽之任之;水淺比喻黑暗的程度不深,還可以使自己不受沾染,便無妨撩起衣裳,免得濡濕。

PS:
有心思啊,这个击磬之人,磬敲击得又响又急。既然人家不赏识你,那就算了吧!
果然,坚持到最后是很困难的啊。

14.40 子張曰:“書云:‘高宗諒陰(1),三年不言。’何謂也?”
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總己以聽於冢宰三年。”

【譯文】
子張道:“尚書説:‘殷高宗守孝,住在凶廬,三年不言語。’這是什麽意思?”
孔子道:“不僅僅高宗,古人都是這樣:國君死了,繼承的君王三年不問政治,各部門的官員聽命於宰相。”

【注釋】
(1)諒陰——居喪時所住的房子,又叫“凶廬”。兩語見無逸篇。

14.41 子曰:“上好禮,則民易使也。”

【譯文】
孔子説:“在上位的人若遇事依禮而行,就容易使百姓聽從指揮。”

14.42 子路問君子。子曰:“修己以敬。”
曰:“如斯而已乎?”
曰:“修己以安人(1)。”
曰:“如斯而已乎?”
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2),堯舜其猶病諸?”

【譯文】
子路問怎樣才能算是一個君子。孔子道:“修養自己來嚴肅認真地對待工作。”
子路道:“這樣就够了嗎?”
孔子道:“修養自己來使上層人物安樂。”
子路道:“這樣就够了嗎?”
孔子道:“修養自己來使所有老百姓安樂。修養自己來使所有老百姓安樂,堯舜大概還没有完全做到哩!”

【注釋】
(1)人——這個“人”字顯然是狹義的“人”(參見 1.5 注四),没有把“百姓”包括在内。
(2)修己以安百姓——雍也篇説:“博施於民......堯舜其猶病諸。”(6.30)這裏説:“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可見這裏的“修己以安百姓”就是“博施於民”。

14.43 原壤(1)夷俟(sì)(2)。子曰:“幼而不孫弟(3),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爲賊。”以杖叩其脛。

【譯文】
原壤兩腿像八字一樣張開坐在地上,等着孔子。孔子駡道:“你幼小時候不懂禮節,長大了毫無貢獻,老了還白吃糧食,真是個害人精。”説完,用拐杖敲了敲他的小腿。

【注释】
(1)原壤——孔子的老朋友,禮記檀弓記載他一段故事,説他母親死了,孔子去幫助他治喪,他却站在棺材上唱起歌來了,孔子也只好裝做没聽見。大概這人是一位另有主張而立意反對孔子的人。
(2)夷俟——夷,箕踞;俟,等待。
(2)孫弟——同遜悌。

14.44 闕黨(1)童子将命。或問之曰:“益者與?”
子曰:“吾見其居於位(2)也。見其與先生並行(3)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

【譯文】
闕黨的一個童子來向孔子傳達信息。有人問孔子道:“這小孩是肯求上進的人嗎?”
孔子道:“我看見他[大模大樣地]坐在位上,又看見他同長輩並肩而行。這不是個肯求上進的人,只是一個急于求成的人。”

【注釋】
(1)闕黨——顧炎武的日知録説:“史記魯世家‘煬公築茅闕門’,蓋闕門之下,其里卽名闕里,夫子之宅在焉。亦謂之闕黨。”案顧氏此説很對(閻若璩qú四書釋地的駁論不對),荀子儒效篇也有孔子“居於闕黨”的記載,可見闕黨爲孔子所居之地名。
(2)居於位——根據禮記玉藻的記載,“童子無事則立主人之北,南面。”則“居於位”是不合當日禮節的。
(3)與先生並行——禮記曲禮上篇説:“五年以長,則肩隨之”(“肩随”就是與之並行而稍後),而童子的年龄相差甚遠,依當日禮節,不能和成人並行。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衞靈公篇第十五

Post by dreamsxin » Wed Dec 13, 2017 4:14 pm

共四十二章(朱熹集注把第一、第二兩章併爲一章,所以説“凡四十一章”。)

15.1 衞靈公問陳(1)於孔子。孔子對曰:“俎(zǔ)豆(2)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明日遂行。

【譯文】
衞靈公向孔子問軍隊陳列之法。孔子答道:“禮儀的事情,我曾經聽到過;軍隊的事情,從來没學習過。”第二天便離開衞國。

【注釋】
(1)陳——就是今天的“陣”字。
(2)俎豆之事——俎和豆都是古代盛肉食的器皿,行禮時用它,因之藉以表示禮儀之事。這種用法和泰伯篇第八的“籩(biān)豆之事”相同。

15.2 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愠見曰:“君子亦有窮乎?”
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譯文】
孔子在陳國斷絕了糧食,跟随的人都餓病了,爬不起牀來。子路很不高興地來見孔子,説道:“君子也有窮得毫無辦法的時候嗎?”
孔子道:“君子雖然窮,還是堅持着;小人一窮便無所不爲了。”

15.3 子曰:“賜也,女以予爲多學而識之者與?”
對曰:“然,非與?”
曰:“非也,予一以貫之(1)。”

【譯文】
孔子道:“赐!你以爲我是多多地學習又能够記得住的嗎?”
子貢答道:“對呀,難道不是這樣嗎?”
孔子道:“不是的,我有一個基本觀念來貫串它。”

【注釋】
(1)一以貫之——這和里仁篇的“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4.15)的“一貫”相同。從這裏可以看出,子貢他們所重視的,是孔子的博學多才,因之認爲他是“多學而識之”;而孔子自己所重視的,則在於他的以忠恕之道貫穿於其整個學行之中。

15.4 子曰:“由!知德者鮮矣。”

【譯文】
孔子對子路道:“由!懂得‘德’的人可少啦。”

15.5 子曰:“無爲而治(1)者其舜也與?夫何爲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譯文】
孔子説:“自己從容安静而使天下太平的人大概只有舜罷?他幹了什麽呢?莊嚴端正地坐朝廷罷了。”

【注釋】
(1)無爲而治——舜何以能如此?一般儒者都以爲他能“所任得其人,故優游而自逸也。”(三國志吴志樓玄傳)如大戴禮主言篇云:“昔者舜左禹而右臯陶,不下席而天下治。”新序雜事三云:“故王者勞於求人,佚於得賢。舜舉衆賢在位,垂衣裳恭己無爲而天下治。”趙岐孟子注也説:“言任官得其人,故無爲而治”。

15.6 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dǔ)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子張書諸紳。

【譯文】
子張問如何才能使自己到處行得通。孔子道:“言語忠誠老實,行爲忠厚嚴肅,縱到了别的部族國家,也行得通。言語欺詐無信,行爲刻薄輕浮,就是在本鄉本土,能行得通嗎?站立的時候,就[彷彿]看見“忠誠老實忠厚嚴肅”幾個字在我們面前;在車箱裏,也[彷彿]看見它刻在前面的横木上;[時時刻刻記着它,]這才能使自己到處行得通。”子張把這些話寫在大帶上。

15.7 子曰:“直哉史魚(1)!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君子哉蘧(qú)伯玉(2)!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

【譯文】
孔子説:“好一個剛直不屈的史魚!政治清明也像箭一樣直,政治黑暗也像箭一樣直。好一個君子蘧伯玉!政治清明就出來做官,政治黑暗就可以把自己的本領收藏起來。”

【注釋】
(1)史魚——衞國的大夫史鰌(qiū),字子魚。他臨死時囑咐他的兒子,不要“治喪正室”,以此勸告衞靈公進用蘧伯玉,斥退彌子瑕,古人叫爲“尸諫”,事見韓詩外傳卷七。
(2)蘧伯玉——事可參見左傳襄公十四年和二十六年。

15.8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譯文】
孔子説:“可以同他談,却不同他談,這是錯過人才;不可以同他談,却同他談,這是浪費言語。聰明人既不錯過人才,也不浪费言語。”

15.9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譯文】
孔子説:“志士仁人,不貪生怕死因而損害仁德,只勇於犧牲來成全仁德。”

PS:
不會因貪生怕死而損害仁德,只會勇於犧牲來成全仁德。

15.10 子貢問爲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1)之仁者。”

【譯文】
子貢問怎樣去培養仁德。孔子道:“工人要搞好他的工作,一定先要搞好他的工具。我們住在一個國家,就要敬奉那些大官中的賢人,結交那些士人中的仁人。”

【注釋】
(1)士——論語中的“士”,有時指有一定修養的人,如“士志於道”(4.9)的“士”。有時指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如“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調士矣”的“士”(13.20)。此處和“大夫”並言,可能是“士、大夫”之“士”,卽已做官而位置下於大夫的人。

15.11 顏淵問爲邦。子曰:“行夏之時(1),乘殷之輅lù (2),服周之冕(3),樂則韶舞(4)。放鄭聲(5),遠佞(nìng)人。鄭聲淫,佞人殆。”

【譯文】
顏淵問怎樣去治理國家。孔子道:“用夏朝的曆法,坐殷朝的車子,戴周朝的禮帽,音樂就用韶和武。捨棄鄭國的樂曲,斥退小人。鄭國的樂曲靡曼淫穢,小人危險。”

【注釋】
(1)行夏之時——據古史記載,夏朝用的自然曆,以建寅之月(舊曆正月)爲每年的第一月,春、夏、秋、冬合乎自然現象。周朝則以建子之月(舊曆十一月)爲每年的第一月,而且以冬至日爲元日。這個雖然在觀測天象方面比較以前進步,但實用起來却不及夏曆方便於農業生產。就是在周朝,也有很多國家是仍舊用夏朝曆法。
(2)乘殷之輅——輅音路,商代的車子,比周代的車子自然樸質些。所以左傳桓公二年也説:“大輅、越席,昭其儉也。”
(2)服周之冕——周代的禮帽自然又比以前的華美,孔子是不反對禮服的華美的,贊美禹“致美乎黻(fú)冕”可見。
(4)韶舞——韶是舜時的音樂,“舞”同“武”,周武王時的音樂。
(5)放鄭聲——“鄭聲”和“鄭詩”不同。鄭詩指其文辭,鄭聲指其樂曲。説本明人楊慎丹鉛總録。清人陳啓源毛詩稽古篇。

15.12 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譯文】
孔子説:“一個人没有長遠的考慮,一定會有眼前的憂患。”

15.13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1)者也。”

【譯文】
孔子説:“完了吧!我從没見過像喜歡美貌一般地喜歡美德的人哩。”

【注釋】
(1)好色——據史記孔子世家,孔子“居衞月餘,靈公與夫人(南子)同車,宦者雍渠參乘出,使孔子爲次乘,招摇市過之。”孔子因發這一感嘆。

15.14 子曰:“藏文仲(1)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2)之賢而不與立(3)也。”

【譯文】
孔子説:“臧文仲大概是個做官不管事的人,他明知柳下惠賢良,却不給他官位。”

【注釋】
(1)臧文仲——魯國的大夫臧孫辰,歷仕莊、閔、僖、文四朝。
(2)柳下惠——魯國賢者,本名展獲,字禽,又叫展季。“柳下”可能是其所居,因以爲號;據列女傳,“惠”是由他的妻子的倡議給他的私諡(不由國家授予的諡號叫私諡)。
(3)立——同“位”,説詳俞樾羣經平議。

PS:
窃位——居位而不称,如盗取而窃据之。

15.15 子曰:“躬自厚(1)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

【譯文】
孔子説:“多責備自己,而少責備别人,怨恨自然不會來了。”

【注釋】
(1)躬自厚——本當作“躬自厚責”,“責”字探下文“薄責”之“責”而省略。説詳拙著文言語法。“躬自”是一雙音節的副詞,和詩經衞風氓的“静言思之,躬自悼矣”的“躬自”用法一樣。

15.16 子曰:“不曰‘如之何(1),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譯文】
孔子説:“[一個人]不想想‘怎麽辦,怎麽辦’的,對這種人,我也不知道怎麽辦了。”

【注釋】
(1)如之何——“不曰如之何”意思就是不動腦筋。荀子大略篇説:“天子卽位,上卿進曰,如之何,憂之長也。”則説如之何的,便是深憂遠慮的人。

15.17 子曰:“羣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

【譯文】
孔子説:“同大家整天在一塊,不説一句有道理的話,只喜歡賣弄小聰明,這種人真難教導!”

15.18 子曰:“君子義以爲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1),信以成之。君子哉!”

【譯文】
孔子説:“君子[對於事業],以合宜爲原則,依禮節實行它,用謙遜的言語説出它,用誠實的態度完成它。真個是位君子呀!’

【注釋】
(1)孫以出之——“出”謂出言。何晏論語集解引鄭玄注云:“孫以出之謂言語。”

PS:



01.合宜的事情。《論語•為政》:“見義不為,無勇也。”《淮南子•齊俗》:“為義者,布施而德。”
02.正道、正理。《孟子•公孫丑上》:“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是餒也。”
03.死節、殉難。《禮記•禮運》:“故國有患,君死社稷謂之義。”《宋史•卷四五○•忠義傳五•尹穀傳》:“尹務實,男子也,先我就義矣。”
04.法則。《呂氏春秋•孟春紀•貴公》:“無偏無頗,遵王之義。”
05.意思。如:“意義”、“字義”。漢•孔安國《尚書序》:“以所聞伏生之書,考論文義,定其可知者,為隸古定。”
06.功用。《左傳•昭公三十一年》:“故君子動則思禮,行則思義,不為利回,不為義疚。”
07.姓。如漢代有義縱。
08.合於正義的。如:“義民”、“義婦”、“義舉”。《書經•康誥》:“汝陳時臬事,罰蔽殷彝,用其義刑義殺,勿庸以次汝封。”
09.用來周濟公眾的。如:“義莊”、“義塾”、“義舍”。《三國志•卷八•魏書•張魯傳》:“諸祭酒皆作義舍,如今之亭傳。”
10.假的,有其名而非真﹑非親的。如:“義父”﹑“義子”﹑“義肢”﹑“義齒”。

15.19 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譯文】
孔子説:“君子只慚愧自己没有能力,不怨恨别人不知道自己。”

15.20 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稱焉。”

【譯文】
孔子説:“到死而名聲不被人家稱述,君子引以爲恨。”

15.21 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譯文】
孔子説:“君子要求自己,小人要求别人。”

15.22 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羣而不黨(1)。”

【譯文】
孔子説:“君子莊矜而不争執,合羣而不閙宗派。”

【注釋】
(1)羣而不黨——“羣而不黨”可能包含着“周而不比”(2.14)以及“和而不同”(13.23)兩個意思。

15.23 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譯文】
孔子説:“君子不因爲人家一句話[説得好]便提拔他,不因爲他是壞人而鄙棄他的好話。”

15.24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
子曰:“其恕(1)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譯文】
子貢問道:“有没有一句可以終身奉行的話呢?”
孔子道:“大概是‘恕’罷!自己所不想要的任何事物,就不要加給别人。”

【注釋】
(1)恕——“忠”(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是有積極意義的道德,未必每個人都有條件來實行。“恕”只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則誰都可以這樣做,因之孔子在這裏言“恕”不言“忠”。禮記大學篇的“絜矩之道”就是“恕”道。可是在階級社會裏,也只能是幻想。

15.25 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譯文】
孔子説:“我對於别人,詆毁了誰?稱贊了誰?假若我有所稱贊,必然是曾經考驗過他的。夏、商、周三代的人都如此,所以三代能直道而行。”

15.26 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譯文】
孔子説:“我還能够看到史書存疑的地方。有馬的人[自己不會訓練,]先給别人使用,這種精神,今天也没有了罷。”

【注釋】
“史之闕文”和“有馬借人乘之”,其間有什麽關連,很難理解。包咸的論語章句和皇侃的義疏都把它們看成兩件不相關的事。宋葉夢得石林燕語却根據漠書藝文志的引文無“有馬”等七個字,因疑這七個字是衍文。其他穿鑿的解釋很多,依我看來,還是把它看爲兩件事較妥當。又有人説這七字當作“有焉者晉人之乘”(見詁經精舍六集卷九方贊堯有馬者借人乘之解),更是毫無憑據的臆測。

15.27 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1),則亂大謀。”

【譯文】
孔子説:“花言巧語足以敗壞道德。小事情不忍耐,便會敗壞大事情。”

【注釋】
(1)小不忍——“小不忍”不僅是不忍小忿怒,也包括不忍小仁小恩,没有“蝮蛇螫手,壯士斷腕”的勇氣,也包括吝財不忍捨,以及見小利而貪。

15.28 子曰:“衆惡之,必察焉(1);衆好之,必察焉。”

【譯文】
孔子説:“大家厭惡他,一定要去考察;大家喜愛他,也一定要去考察。”

【注釋】
(1)必察焉——子路篇有這樣一段:“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13.24)可以和這段話互相發明。

15.29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1)。”

【譯文】
孔子説:“人能够把道廓大,不是用道來廓大人。”

【注釋】
(1)這一章只能就字面來翻譯,孔子的真意何在,又如何叫做“非道弘人”,很難體會。朱熹曾經强爲解釋,而鄭皓的論語集注述要却説,“此章最不煩解而最可疑”,則我們也只好不加臆測。漢書董仲舒傳所載董仲舒的對策和禮樂志所載的平當對策都引此二句,都以爲是治亂興廢在於人的意思,但細加思考,仍未必相合。

15.30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1)。”

【譯文】
孔子説:“有錯誤而不改正,那個錯誤便真叫做錯誤了。”

【注釋】
(1)是謂過矣——韓詩外傳卷三曾引孔子的話説:“過而改之,是不過也。”

15.31 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譯文】
孔子説:“我曾經整天不吃,整晚不睡,去想,没有益處,不如去學習。”

15.32 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禄在其中(1)矣。君子憂道不憂貧。”

【譯文】
孔子説:“君子用心力於學術,不用心力於衣食。耕田,也常常餓着肚皮;學習,常常得到俸禄。君子只着急得不到道,不着急得不到財。”

【注釋】
(1)禄在其中——這一章可以和“樊遲請學稼”章(13.4)結合着看。

15.33 子曰:“知及之(1),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涖(lì)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譯文】
孔子説:“聰明才智足以得到它,仁德不能保持它;就是得到,一定會喪失。聰明才智足以得到它,仁德能保持它,不用嚴肅態度來治理百姓,百姓也不會認真[地生活和工作]。聰明才智足以得到它,仁德能保持它,能用嚴肅的態度來治理百姓,假若不合理合法地動員百姓,是不够好的。”

【注釋】
(1)知及之——“知及之”諸“之”字究竟何指,原文未曾説出。以“不莊以涖之”“動之不以禮”諸句來看,似是小則指卿大夫士的禄位,大則指天下國家。不然,不會涉及臨民和動員人民的。

15.34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譯文】
孔子道:“君子不可以用小事情考驗他,却可以接受重大任務;小人不可以接受重大任務,却可以用小事情考驗他。”

15.35 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1)。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

【譯文】
孔子説:“百姓需要仁德,更急於需要水火。往水火裏去,我看見因而死了的,却從没有看見踐履仁德因而死了的。”

【注釋】
(1)甚於水火——孟子盡心上説:“民非水火不生活”,譯文摘取此意,故加“需要”兩字。

15.36子曰:“當仁,不讓於師。”

【譯文】
孔子説:“面臨着仁德,就是老師,也不同他謙讓。”

15.37 子曰:“君子貞(1)而不諒(2)。”

【譯文】
孔子説:“君子講大信,却不講小信。”

【注釋】
(1)貞——賈子道術篇云:“言行抱一謂之貞。”所以譯文以“大信”譯之。
(2)諒——朱駿聲説文通訓定聲説這“諒”字假借爲“勍”,猶固執也。則他把這“貞”字解爲僞古文尚書太甲“萬邦以貞”的“貞”,正也。似不妥。

15.38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1)。”

【譯文】
孔子説:“對待君上,認真工作,把拿俸禄的事放在後面。”

【注釋】
(1)而後其食——據宋晁公武郡齋讀書志的記載,蜀石經作“而後食其禄”。

15.39 子曰:“有教無類(1)。”

【譯文】
孔子説:“人人我都教育,没有[貧富、地域等等]區别。”

【注釋】
(1)無類——“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7.7),便是“有教無類。”

15.40 子曰:“道不同,不相爲謀。”

【譯文】
孔子説:“主張不同,不互相商議。”

15.41 子曰:“辭達(1)而已矣。”

【譯文】
孔子説:“言辭,足以達意便罷了。”

【注釋】
(1)辭達——可以和“文勝質則史”(6.18)參看。過於浮華的詞藻,是孔子所不同意的。

15.42 師冕(1)見,及階,子曰:“階也。”
及席,子曰:“席也。”
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
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
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

【譯文】
師冕來見孔子,走到階沿,孔子道:“這是階沿啦。”
走到坐席旁,孔子道:“這是坐席啦。”
都坐定了,孔子告訴他説:“某人在這裏,某人在這裏。”
師冕辭了出來。子張問道:“這是同瞎子講話的方式嗎?”
孔子道:“對的;這本來是幫助瞎子的方式。”

【注釋】
(1)師冕——師,樂師,冕,這人之名。古代樂官一般用瞎子充當。

User avatar
dreamsxin
Posts: 1554
Joined: Thu Oct 30, 2014 9:54 pm

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季氏篇第十六

Post by dreamsxin » Wed Dec 13, 2017 4:43 pm

16.1 季氏將伐顓臾(1)。冉有、季路見於孔子曰:“季氏將有事(2)於顓臾。”
孔子曰:“求!無乃爾是過(3)與?夫顓臾,昔者先王以爲東蒙(4)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爲?”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子曰:“求!周任(5)有言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顛而不扶,則將焉用彼相矣?且爾言過矣,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與?”
冉有曰:“今夫顓臾,固而近於費(6)。今不取,後世必爲子孫憂。”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7)曰欲之而必爲之辭。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當作貧而患不均,不患貧當作寡而患不安(8)。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夫如是,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今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於邦内。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内(9)也。”

【譯文】
季氏準備攻打顓臾。冉有、子路兩人謁(yè)見孔子,説道:“季氏準備對顓臾使用兵力。”
孔子道:“冉求,這難道不應該責備你嗎?顓臾,上代的君王曾經授權他主持東蒙山的祭祀,而且它的國境早在我們最初被封時的疆土之中,這正是和魯國共安危存亡的藩屬,爲什麽要去攻打它呢?”
冉有道:“季孫要這麽幹,我們兩人本來都是不同意的。”
孔子道:“冉求!周任有句話説:‘能够貢獻自己的力量,這再任職;如果不行,就該辭職。’譬如瞎子遇到危險,不去扶持;將要摔倒了,不去攙扶,那又何必用助手呢?你的話是錯了。老虎犀牛從檻里逃了出來,龜殼美玉在匣子裏毁壞了,這是誰的責任呢?”
冉有道:“顓臾,城牆既然堅牢,而且離季孫的采邑费地很近。現今不把它佔領,日子久了,一定會給子孫留下禍害。”
孔子道:“冉求!君子就討厭[那種態度,]不説自己貪心無厭,却一定另找藉口。我聽説過:無論是諸侯或者大夫,不必着急財富不多,只須着急財富不均;不必着急人民太少,只須着急境内不安。若是財富平均,便無所謂貧窮;境内和平團結,便不會覺得人少;境内平安,便不會傾危。做到這樣,遠方的人還不歸服,便再修仁義禮樂的政教來招致他們。他們來了,就得使他們安心。如今仲由和冉求兩人輔相季孫,遠方之人不歸服,却不能招致;國家支離破碎,却不能保全;反而想在國境以内使用兵力。我恐怕季孫的憂愁不在顓臾,却在魯君哩。”

【注釋】
(1)顓臾——魯國的附庸國家,現在山東省費縣西北八十里有顓臾村,當是古顓臾之地。
(2)有事——左傳成公十三年,“國之大事,在祀與戎。”這“有事”卽指用兵。
(3)爾是過——不能解作“爾之過”,因爲古代人稱代詞表示領位極少再加别的虚詞的(像尚書康誥“朕其弟小子封”只是極個别的例子)。這裏“過”字可看作動詞,“是”字是表示倒裝之用的詞,順裝便是“過爾”,“責備你”、“歸罪於你”的意思。
(4)東蒙——卽蒙山,在今山東蒙陰縣南,接費縣界。
(5)周任——古代的一位史官。
(6)費——音祕,bèi,魯國季氏采邑,今山東费縣西南七十里有費城。
(7)舍——同“捨”。
(8)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當作“不患貧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貧”和“均”是從財富着眼,下文“均無貧”可以爲證;“寡”和“安”是從人民着眼,下文“和無寡”可以爲證。説詳俞樾羣經平議。
(9)蕭牆之内——“蕭牆”是魯君所用的屏風。人臣至此屏風,便會肅然起敬,所以叫做蕭牆(蕭字從肅得聲)。“蕭牆之内”指魯君。當時季孫把持魯國政治,和魯君矛盾很大,也知道魯君想收拾他以收回主權,因此怕顓臾憑藉有利的地勢起而幫助魯國,於是要先下手爲强,攻打顓臾。孔子這句話,深深地刺中了季孫的内心。

16.2 孔子曰:“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自諸侯出,蓋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1)。天下有道,則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

【譯文】
孔子説:“天下太平,制禮作樂以及出兵都決定於天子;天下昏亂,制禮作樂以及出兵便決定於諸侯。決定於諸侯,大概傳到十代,很少還能繼續的;決定於大夫,傳到五代,很少還能繼續的;若是大夫的家臣把持國家政權,傳到三代很少還能繼續的。天下太平,國家的最高政治權力就不會掌握在大夫之手。天下太平,老百姓就不會議論纷紛。”

【注釋】
(1)孔子這一段話可能是從考察歷史,尤其是當日時事所得出的結論。“自天子出”,孔子認爲堯、舜、禹、湯以及西周都如此的;“天下無道”則自齊桓公以後,周天子已無發號施令的力量了。齊自桓公稱霸,歷孝公、昭公、懿公、惠公、頃公、靈公、莊公、景公、悼公、簡公十公,至簡公而爲陳恆所殺,孔子親身見之;晉自文公稱霸,歷襄公、靈公、成公、景公、厲公、平公、昭公、頃公九公,六卿專權,也是孔子所親見的。所以説:“十世希不失”。魯自季友專政,歷文子、武子、平子、桓子而爲陽虎所執,更是孔子所親見的。所以説“五世希不失”。至於魯季氏家臣南蒯、公山弗擾、陽虎之流都當身而敗,不曾到過三世。當時各國家臣有專政的,孔子言“三世希不失”,蓋寬言之。這也是歷史演變的必然,愈近變動時代,權力再分配的鬬争,一定愈加激烈。這却是孔子所不明白的。

16.3 孔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1)矣,政逮於大夫四世(1)矣,故夫三桓(2)之子孫微矣。”

【譯文】
孔子説:“國家政權離開了魯君,[從魯君來説,]已經五代了;政權到了大夫之手,[從季氏來説,]已經四代了,所以桓公的三房子孫現在也衰微了。”

【注釋】
(1)五世四世——自魯君喪失政治權力到孔子説這段話的時候,經歷了宣公、成公、襄公、昭公、定公五代;自季氏最初把持魯國政治到孔子説這段話時,經歷了文子、武子、平子、桓子四代。説本毛奇龄論語稽求篇。
(2)三桓——魯國的三卿,仲孫(卽孟孫)、叔孫、季孫都出於魯桓公,故稱“三桓”。

16.4 孔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1),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

【譯文】
孔子説:“有益的朋友三種,有害的朋友三種。同正直的人交友,同信實的人交友,同見聞廣博的人交友,便有益了。同諂媚奉承的人交友,同當面恭维背面毀謗的人交友,同誇誇其談的人交友,便有害了。”

【注釋】
(1)諒——説文:“諒,信也。”“諒”和“信”有時意義相同,這裏便如此。有時意義有别。如憲問篇第十四“豈若匹夫匹婦之爲諒也”的“諒”只是“小信”的意思。

16.5 孔子曰:“益者三樂,損者三樂。樂節禮樂,樂道人之善,樂多賢友,益矣。樂驕樂,樂佚遊,樂晏樂,損矣。”

【譯文】
孔子説:“有益的快樂三種,有害的快樂三種。以得到禮樂的調節爲快樂,以宣揚别人的好處爲快樂,以交了不少有益的朋友爲快樂,便有益了。以驕傲爲快樂,以遊蕩忘返爲快樂,以飲食荒淫爲快樂,便有害了。”

16.6 孔子曰:“侍於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

【譯文】
孔子説:“陪着君子説話容易犯三種過失:没輪到他説話,却先説,叫做急躁;該説話了,却不説,叫做隱瞞;不看看君子的臉色便貿然開口,叫做瞎眼睛。”

16.7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鬬;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1)。”

【譯文】
孔子説:“君子有三件事情應該警惕戒備:年輕的時候,血氣未定,便要警戒,莫迷愀女色;等到壯大了,血氣正旺盛,便要警戒,莫好勝喜鬬;等到年老了,血氣已經衰弱,便要警戒,莫貪求無厭。”

【注釋】
(1)孔安國注云:“得,貪得。”所貪者可能包括名譽、地位、財貨在内。淮南子詮言訓:“凡人之性,少則猖狂,壯則强暴,老則好利。”意本於此章,而以“好利”釋得,可能涵義太狹。

16.8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1),畏聖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

【譯文】
孔子説:“君子害怕的有三件事:怕天命,怕王公大人,怕聖人的言語。小人不懂得天命,因而不怕它;輕視王公大人,輕侮聖人的言語。”

【注釋】
(1)大人——古代對於在高位的人叫“大人”,如易乾卦“利見大人”,禮記禮運“大人世及以爲禮”,孟子盡心下“説大人,則藐之”。對於有道德的人也可以叫“大人”,如孟子告子上“從其大體爲大人”。這裏的“大人”是指在高位的人,而“聖人”則是指有道德的人。

16.9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爲下矣。”

【譯文】
孔子説:“生來就知道的是上等,學習然後知道的是次一等;實踐中遇見困難,再去學它,又是再次一等;遇見困難而不學,老百姓就是這種最下等的了。”

16.10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

【譯文】
孔子説:“君子有九種考慮:看的時候,考慮看明白了没有;聽的時候,考慮聽清楚了没有;臉上的顏色,考慮温和麽;容貌態度,考慮莊矜麽;説的言語,考慮忠誠老實麽;對待工作,考慮嚴肅認真麽;遇到疑問,考慮怎樣向人家請教;將發怒了,考慮有什麽後患;看見可得的,考慮我是否應該得。”

16.11 孔子曰:“見善如不及,見不善如探湯。吾見其人矣,吾聞其語矣。隱居以求其志,行義以達其道。吾聞其語矣,未見其人也。”

【譯文】
孔子説:“看見善良,努力追求,好像趕不上似的;遇見邪惡,使勁避開,好像將伸手到沸水里。我看見這樣的人,也聽過這樣的話。避世隱居求保全他的意志,依義而行來貫徹他的主張。我聽過這樣的話,却没有見過這樣的人。”

16.12 齊景公有馬千駟(1),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伯夷叔齊餓于首陽(2)之下,民到于今稱之。其斯之謂與(3)?

【譯文】
齊景公有馬四千匹,死了以後,誰都不覺得他有什麽好行爲可以稱述。伯夷叔齊兩人餓死在首陽山下,大家到現在還稱頌他。那就是這個意思吧!

【注釋】
(1)千駟——古代一般用四匹馬駕一輛車,所以一駟就是四匹馬。左 傳哀公八年:“鲍牧謂羣公子曰:‘使女有馬千乘乎?’”這“千乘”就是景公所遺留的“千駟”。鮑牧用此來誘勸羣公子争奪君位,可見“千乘”是一筆相當富厚的私產。
(2)首陽——山名,現在何地,古今傳説紛歧,總之,已經難於確指。
(3)其斯之謂與——這一章既然没有“子曰”字樣,而且“其斯之謂與”的上面無所承受,程頤以爲顏淵篇第十二的“誠不以富,亦祗以異”兩句引文應該放在此處“其斯之謂與”之上,但無證據。朱熹答江德功書云:“此章文勢或有斷續,或有闕文,或非一章,皆不可考。”

16.13 陳亢(1)問於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
對曰:“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聞斯二者。”
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

【譯文】
陳亢向孔子的兒子伯魚問道:“您在老師那兒,也得着與衆不同的傳授嗎?”
答道:“没有。他曾經一個人站在庭中,我恭敬地走過。他問我道:‘學詩没有?’我道:‘没有。’他便道:‘不學詩就不會説話。’我退回便學詩。過了幾天,他又一個人站在庭中,我又恭敬地走過。他問道:‘學禮没有?’我答:‘没有。’他道:‘不學禮,便没有立足社會的依據。’我退回便學禮。只聽到這兩件。”
陳亢回去非常高興地道:“我問一件事,知道了三件事。知道詩,知道禮,又知道君子對他兒子的態度。”

【注釋】
(1)陳亢——亢音剛,gāng,就是陳子禽。

16.14 邦君之妻,君稱之曰夫人,夫人自稱曰小童;邦人稱之曰君夫人,稱諸異邦曰寡小君;異邦人稱之亦曰君夫人(1)。

【譯文】
國君的妻子,國君稱她爲夫人,她自稱爲小童;國内的人稱她爲君夫人,但對外國人便稱她爲寡小君;外國人稱她也爲君夫人。

【注釋】
(1)這章可能也是孔子所言,却遺落了“子曰”兩字。有人疑心這是後人見竹簡有空白處,任意附記的。殊不知書寫論語的竹簡不過八寸,短者每章一簡,長者一章數簡,斷斷没有多大空白能書寫這四十多字。而且這一章既見於古論,又見於魯論(魯論作“固君之妻”),尤其可見各種古本都有之,決非後人所攙入。

Post Reply